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05|回复: 7

[每周一词(诗)] 经典文学每周一词(诗)2021第四季度作品【点评】精选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12-27 14: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经典文学每周一词(诗)2021第四季度作品【点评】精选

(点评老师:马林、范让能、龚旭)


惜黄花·回故乡随笔
作者:月满西楼时

洁云苍昊。雁声林杪。
越君山,访横塘、旧踪稀少。
梁栋燕泥新,庭院梧桐老。问银杏、别来还好?

人同滩沼。事如鸿爪。
惜曾经,恨时迁、水淹风扫。
折柳赠芳樽,吹笛欣红蓼。让绮梦、尽随烟袅。

【马林点评】此篇写的是游子归乡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由而对世事无常、物是人非的所感所叹。整词先扬后抑,间景间情,章法绵联,意境融彻。其中上片后三韵拍“越君山,访横塘、旧踪稀少。梁栋燕泥新,庭院梧桐老。问银杏、别来还好?”气脉贯达,较有次第。不过,仅就技法抑或语法上而论,起首两句与其它各句相比似偏弱了些:一个是首四字句作为独立一拍,展现的意境略显空泛;二是接拍“雁声林杪”若描述的是林外之“雁声”,则寓意模糊,若指树稍之“雁声”,则两者难以关联。另外,按出题要求此二句应对偶。


惜黄花·中秋无语
作者: 范让能(忘年天马)

姮娥幽府。中秋寒露
甚佳期,被清辉、卜归南浦。
天际月窥人,地陌花无主。漫忘却、向时来去。

曾经风雨。相依朝暮。
几多情,几多情、为谁空许。
恨只恨难逢,愁也愁难诉。梦不得、雁行低处。

【马林点评】此调特点之一就是首四字句为独立一拍,造境须有涵盖性。就笔法上看,上片发端借用典故引领全篇,委婉含蓄,思味隽永。二三两拍点题,转接自然,辞义融彻。第四拍触事兴咏,开阖抑扬,颇具爆发力。前结按惯常做法声情放缓,沈郁顿挫,明练通微。下片(过片)以“曾经”勾连,其它各句紧承上意抒情,余怀切切,素心依依,如慕如怨,如泣如诉。尤以“几多情,几多情、为谁空许。恨只恨难逢,愁也愁难诉。”两拍较佳。整篇文笔流畅,意境清新,理法晓达,句炼韵响。可酌处在于用典和意象略显宽泛,加之表达方式以议论为主,读来些许茫然。倘若考虑到词题“无语”二字,亦可视作有意为之。


荷叶杯·满院杏花初绽
作者:范英民

满院杏花初绽。争看。笑东风。
一双新燕似相识。春日。几重逢。

【马林点评】此为春日怀人之作。当满院初放的杏花告诉你春天已经来临的时候,同般传递着万物争春也已拉开了帷幕,还暗示着它即将完成自己的使命。“笑东风”表达的应是这样一种感慨和无奈。燕子跟随着春的呼唤,抒发着春的情怀,寄托着春的希望,象征着春的美好。此等景象以“似相识”“几重逢”表达情感,应是隐寓着惜春之意。全词以一静一动两种物象造思,文笔畅顺,扬抑谐婉,场景清晰,饶有别趣。相商处有二:一是从两种物象造境看,这“春日”二字不仅意有犯复,且过于表象化,余味大减。二是收结之“几重逢”与前者“似”字语意稍有犯别(不确定与确定的关系)。


荷叶杯·一夜冷霜寒雾
作者:范让能(忘年天马)

一夜冷霜寒雾。愁绪。锦衾封。
玉人犹自听孤雁 。魂断。梦成空。

【马林点评】此阕描述了因寒夜而触发的一个心理瞬间。己之“愁绪”,她之“魂断”,一“空”字了结。笔法上,言简意赅,脉络清晰;起端工稳,转接有致,句断意连,尾煞情出。尤以两个二字句、两个三字句相互映衬,况味殊长。但就理意上而言,“玉人”句稍有费解处,根据“雁”之习性,夜间罕有其踪,“听孤雁”则给人以莫名的感觉。不过,若因“愁绪”难“封”而惊动了“孤雁”,表现手法上亦合乎逻辑。比如宋代黄庭坚的《喝火令·见晚情如旧》之摊破句“星月雁行低度”,近千年来解析者一直颇为所惑:一般来说这段时间是见不到雁飞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受到惊吓或受伤,通过联系承句之“愁”“禁”,可喻此时作者的心情和受伤雁一样。两者异曲同工。


荷叶杯·旷野暮林云断
作者:南山

旷野暮林云断。风乱。一山愁。
小窗寒夜苦滋味。无寐。望西楼。

【马林点评】前三句以“断、乱、愁”述景,第四句以“苦”字接转抒情,尾两句意在言外,句结情出。整篇文脉明晰,韵脚畅顺,景情谐婉,绰有余味。单就造思上看,“风乱。一山愁。”两拍之炼字敲句,均达化境,是此词成功的紧要所在。微憾处则为首起造境上,与下文所表达的意象略有犯别:“旷野”指空旷的原野(“原”乃宽广平坦之地),“一山愁”来得便突兀了些,更何况“小窗”“西楼”乎!这显然不在一个意象群。小令常用来描述某个特定场景的某个瞬间心理,进阶要快,中情不露,忌用并列模式描写两个或多个与主旨相映的情景。


离亭宴·叹东君意懒
作者:范让能(忘年天马)

叹东君意懒。风雨过、红残绿暗。
零落成泥闺蜜散。况又是、蝶蜂幽怨。
暮霭欲留花信,朝雾总迷春眼。

纵有桃林杏苑。却负了、芳心一片。
沧海曾经情缱绻。从别后、星移斗转。
枕上梦魂依旧,槛外归舟难见。

【马林点评】此为春日怀人之作。借风雨过后红花零落、绿荫幽暗的景象(此般景象多出现在暮春,但与第五句“花信”及过变“桃林杏苑”相联系,则应在雨水、惊蛰时节),以映衬和抒发作者之情感,重在表达对“红残”之怨尤。上片感念时光流逝,好景不再,空有一片痴心而无所寄托。下片眷恋曾经岁月、慨叹离别相思之苦。技法上先景后情,具象清透;过处承上引下,衔接自然;前结对偶齐整,语气稳切;煞尾主旨凸显,言辞恳直。其中上片“暮霭”“朝雾”两句与下片“纵有桃林杏苑。却负了、芳心一片。沧海曾经情缱绻。从别后、星移斗转。”四句一气呵成,文脉畅达,甚妙。上片第三句嵌入词语“闺蜜”以人喻物,颇为形象生动。尾句之“归舟”,与上出景象少有关联,遣词上略显突兀。总的看,此作通首浑成,立意新巧,文句清通,笔势夭斜,悠扬婉转,情韵俱佳。


东坡引·秋思
作者:风翻麦浪

丹枫摇静月。黄菊露秋靥。
南飞大雁何曾歇?霜浓风更冽。

清秋踏破,怨笛吹绝。景常在、时更迭。
那堪岁月如翻页。匆匆人远别。

【马林点评】上片切题之“秋”,下片发题之“思”,过处承上引下,两结景情呼应。首起一、二两句几于客观描述,后接三、四两句杂以主观感受,谋篇有致,理法自然。换头两句一“破”字参透,一“怨”字指尽。下接逗字句稍作铺垫,蓄势以待。“那堪”句及煞句颇具张力,极言时光之易逝,人生之无奈,是别绪的流露,情感的喷发。此二句作旨收结,恰似横截急流,强勒奔马;出笔洒洒,余响袅袅。唯憾处,中有两“月”字、两“秋”字重出,特别是过变“秋”字平白冗复。虽词中不避重字,但若非不得不重,究以不重为佳。


东坡引·茶凉叹
作者:范让能(忘年天马)

秋寒惊白露。茶凉嗟迟暮。
兰台走马谁相与。风高云黯处。

桃源雾失,痴心背负。伤季子、吟梁甫。
求田问舍君何苦。华年空自许。

【龚旭点评】此作品为暮秋之作,首拍就交待了秋寒惊白露。下拍直点主题,人一走茶就凉。第三拍兰台走马岀自李商隐无题,“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兰台在汉朝为中央档案典籍处,由御史中丞管理,也叫御史台,此喻走马上任公职。仕途风高云黯,不是一帆风顺的。
下阕笔峰一转写感悟。首拍引自秦观的踏莎行,“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陶令所指的桃花源在哪呢?痴心背负,一片迷茫。伤季子,吟梁甫。引进典故苏秦,字季子,“壮怀空投班超笔,久客谁怜季子裘”。未实现抱负时,连裘衣都要卖掉。在挂六国相印前,曾多次劝说秦王,不为所用,后倡合纵术以抗秦。“伤季子”即有抱负不为所用之意,与放翁 :“尘暗旧貂裘”。皆含悲切失意之音。梁甫吟据说为诸葛亮之作,李白有诗云:“余亦南阳子,时为梁甫吟”。有宋人王质过隆中村时写到:“有客吟梁甫,何人表出师”。该乐府诗从望汤里三座坟写起,坟主人被逸言遭杀害,点出施毒计之人。也就是仕途凶险。看透了一切买田置屋又有何意?华年也只能空自许了!
全篇引进多个典故,串连的一气呵成,用典无痕。体现作者把握文字的高超能力,词作遣词优美,立意新颖,结构通畅。在一阕小令中有哪么丰富的内涵,确为一篇佳作,值的赏读。



东坡引·相看君不语
作者:葛宗社

花飞香不聚。春归燕离去。
飘红满径情何许。空山啼杜宇。

蜻蜓点水,杨花起舞。芳草地、天涯路。
追风玉蝶知何处。相看君不语。

【天马点评】:这是一首借物抒情的感时之作。上片“花飞”、“春归”点明时令。作者齐逼抓住花飞香散、春归燕去的暮春景象,给人以惆怅、失落之感。接着用“飘红满径”承接飞花句,以“空山啼杜宇”承接燕离春归句,一实一虚,进一步渲染春归“情何许”的愁绪。其中,“空山啼杜鹃”化用宋人赵彦龄《题巾山》“一夜空山闻杜鹃”句,飞、归、离、飘、啼,几个动词连缀把,地上、天上的画面凸显在读者眼前。与宋·张炜 “花飞梁苑春消后,月落秦楼夜断时。一点不如归去恨,阿谁说与杜鹃知”的描写有异曲同工之妙。过片承上用点水的蜻蜓,吹绵的杨花,空自多情,自然联想到“天涯芳草无归路”春怨情怀。最后用玉蝶追风无所踪,发出 “相看君不语”人生感喟。这个“无语”的空灵定格,突然将前面一系列动态描摹戛然煞住,其引发的连锁效应是:“君不语”饱含多少言外之意,是离愁,闺怨,还是情场失意?诗无达诂,读者自行想象罢。
王国维先生《人间词话》有云:“昔人论诗,有景语情语之别,不知一切景语皆情语也。”品味这话的含意,不外乎两点:一是一切环境描写的文字都是作者表情寄意的载体,都必须为文章所要表达的情感服务,二是一切景物又必然引起作者情感波动,进而付诸文字,形成景语。景与情,情与景,二者相因相成,不可分离。读是词,可知所言非诳也。这首小词上下片各四仄韵,韵脚绵密,能使气韵贯通,作者较好的把声情与表意相契合,意境显得高旷清古。然则,是词选材老旧,多步前人窠臼,故难出新意。此外,过片蜻蜓句略显突兀,如何做到与上结“似断非断”,似可再酌。



东坡引·何妨长袖舞
作者:南山

何人寻陌路。秋风扫枯树。
荒郊野岭寒鸦顾。独怜斜日暮。

孤舟自酌,数鸭携渡。待夜色、寻烟雨。
纵歌且在无人处。何妨长袖舞。

【马林点评】以设问开头是诗词创作中常用的八法之一,好处是既可引起悬念,又可使之跌岩起伏,避免单调、平铺直叙。此词开端连发两问:“何人”在“陌路”上“寻”找(什么)?下接二、三两句引而不发,欲扬先抑,给出的是秋日满目凄凉景象。准备过片上应下衬:“独怜”这傍晚西斜将尽的太阳。此与尾二句“纵歌且在无人处。何妨长袖舞。”相映成趣,殊妙。全篇文笔流畅,技法练达,画面灵动,卓有余韵。相商处有二:一是所采意象略乱:比如前结  “斜日暮”与下片之“寻烟雨”;上片第三句“荒郊野岭”与过变之“孤舟”。由于缺乏铺垫,致两般景象较难勾连。二是“何”“人”“寻”三字以不重复为好。


望远行·眉头才下两重天
作者:风翻麦浪

露重霜浓紫菊残。游园惊梦夜阑珊。
轩窗半闭似从前。楼空人去又经年。

清秋里,幔亭边。昔时欢纵剩云烟。
红笺心字锁清寒。眉头才下两重天。

【马林点评】此调设定的七个七言句句法结构差别不大,声情有所单一。是故,创作时需适当注意韵字的阴阳二声及句尾三字的节奏变化。这也是检验作品是否成功的因素之一。总的看,此阕敲字推词精到细致,窜句造意通达融炼,铺述议论顿挫抑扬,动静疏密参差错落。尾二句“红笺心字锁清寒。眉头才下两重天。”颇为响亮,所造境、势、思俱佳。过变“清秋”二字甚是紧要,窃以为酌改为上:一是首起造境所指时节已十分明了,意有犯复;二是“紫菊”大都分布于江南地区,9至11月份开花,残落多已初冬,与之犯别;三是与倒二句“清寒”,不仅“清”字重复,且意思相近;四是两个三字句要求对仗,“清”字与“幔”字,前者与“秋”组词作形容词,后者为名词,两个三字句虽结构相同,但词性不一致,欠工。另外,关于词题的惯常起法,此前点评时曾提出过,要么取首句为题(作标记用),要么另起题目(表明事件),两相权衡,当以后者为佳。


望远行·雪山冰雨
作者:刘延臣

域雪空临大自然。山溪泉下水潺潺。
无须月色照如前。从今闲境看蛙眠。

潇湘曲,北疆弦。和来云卷雨连绵。
游方仙客正行间。莹光冰阙夜中天。

【马林点评】此篇将景情较好地融合在了一起,几无斧凿之痕,文辞明透顺畅,表意清新自然,景象参差灵动,构思别具匠心。从给出的标题看,应是某地雪山的冰雨景象,意境上当为一体,但内容表达的“雪山”与“冰雨”却是分开的(上片无冰雨,下片无雪山)。一般地说,词题为旨,多应主之。潜在及由此引发的问题:一是首起及通篇未将事件发生地交代清楚,易产生歧义,直接影响了“真情”的表达,为诗文一忌。二是所谓“冰雨”(雨落即结冰),当是气温在零度以下形成的自然现象。上片第二句描述的“泉下”及“山溪水”,前者词意通常是指死人埋葬之地,(与尾结“冰阙”相联系)若喻溪水在雪洞抑或冰洞里流动,此等景象为雪融化所致,与词题之“冰雨”少有关联。再是前结“看蛙眠”,(水里的)“蛙”这种冷血动物,温度在零上五度左右业已冬眠,“冰阙”里的流水温度也高不到哪儿去,什么“闲境”什么人看到过蛙在睡觉(大概率是死蛙,俗称“睡着了”)?这般景象,恐有些想当然了。夸张需有凭。


望远行·百转千回不了情
作者:范让能(忘年天马)

百转千回不了情。天涯孤旅别长亭。
倾觞折柳暗愁生。萧萧班马路难行。

参商怨,海山盟。可怜花月梦三更。
衡阳归雁信无凭。涛声依旧雨霖铃。

【马林点评】此作表达了彼此别离之苦。首起直抒胸臆,词旨彰显,一“不了情”通贯全篇,其愁肠百结,万千感慨,一语道尽。下接各句以追叙补叙之笔,娓娓言之。以“涛声依旧雨霖铃”顺势收束,堪为点精之笔。整词文笔顺畅,气脉清透,谋篇有致,技法娴熟。文中的几个典故,恐不知其所以然者众多,需借助百度才可了解大概:(1)“班马”,为离群之马,古为两人的并称,出自《左传·襄公十八年》,如唐·李白《送友人》诗句“萧萧班马鸣”。(2)“参商”,喻亲友隔绝,不能相见,如南朝梁吴均《闺怨》诗句“参商书信难”。(3)“海山盟”,即海誓山盟,出自明·王雅宜《二犯桂枝香·题情》曲。(4)“衡阳归雁”,见唐·杜甫的《归雁二首》,借离雁抒发难以排遣的愁绪乡思。(5)“雨霖铃”,原唐教坊曲,后用作词调,唐玄宗作此曲以寄思念之情、死别之恨。关于用典,历来多有诟病,用则须要与史相关,典必有据,重在约定性。忌堆砌,忌累赘,忌生僻,忌减省,忌误解,忌编造。今借用陶老师前期的一句评语:“用典是否有必要?”可谓金石之言,细思则明。


望远行·月下弄琴
作者:南山

陋室窗寒月色明。疏枝清影弄琴声。
吟猱绰注惹伤情。高山流水曲难成。

灯花落,夜虫鸣。拂轮勾剔已三更。
繁华归去莫相争。柴门书院一孤僧。

注:(1)吟猱绰注,拂轮勾剔:古琴指法。(2)高山流水:古琴名曲。

【马林点评】起首二句开宗明义,时间、地点、事件清微通澈,一“寒”一“明”、一“疏”一“清”,抑扬结合,参差错落。第三、四两句顺流而下,所出情境,一“惹”字一“难”字道尽。过处紧承上意,一“落”一“鸣”当是心态使然。接句“已三更”更进一阶,是倾诉,是慨叹,难以尽言。尾二句作旨并呼应词题,韵味浓郁。整阕文脉章法较有次第,构思亦有独到之处。常见问题:一是开端“陋室窗寒”与煞尾之“柴门”,“月色”与第二句之“清影”意有犯复。二是上片一、二两句及换头第一句皆已点明为夜间场景,“夜虫鸣”之“夜”字,字意无外,字面多余。这里虽不以瑕疵论之,但有必要说明的是,大凡名家遣词,一概不会出现此等重复现象。三是注(1)中的古琴指法,其意无非是上片第二句已表明的“弄琴声”罢了,与句后三字所表达的情绪并无多少关系;然两次提及指法,不仅浅尝辄止,且文字上就占了小词1/7的篇幅,尤显堆砌。另外,注(2)中的曲子名称,纵是借意言怀,亦觉索然。类此,诗词创作中除典故须慎用外,凡固定词语、俗语、成语,皆有特定含义,难以再有想象空间,易导致深味不足,应以不用或少用为宜。用之,当在不得不用时。


望远行·晚秋赊冬
作者:未泯

一夜寒潮带雪花。窗棂霜雾裹浓纱。
枯藤瘘叶落荒葭。凄风声里听残鸦。

冰云暮,冷阳遮。晚秋何故把冬赊。
泥炉烟火煮时嗟。倾杯偏见旧春茶。

【天马点评】这是一首感慨“冬天未到晚秋赊”的咏怀之作。开篇直入主题,”一夜寒潮带雪花 ”后,连窗纱都被一片迷蒙的霜雾包裹着似的。接着展开想象,已虚应实: 凄风呼啸,把枯藤、败叶, 吹落到远方与荒葭(枯萎的芦苇)为伴,又仿佛隐隐听到树上残鸦的凄切悲鸣。 作者通过带、裹、落、听四个动词,极力渲染寒潮的迅猛与凄厉。荒葭,典出元梈《引儿湾晚泊》:“夕阳明细雪,秋树拥荒葭。”下片转写屋内词人的感受与联想。 过变三字句用“冰云暮,冷阳遮。”承上写傍晚时分,冰云遮住毫无暖意的夕阳,然后宕开一笔,突然发问“晚秋何故把冬赊。” 是啊,你为啥让初冬的天气提前到来,这不是向冬天赊欠吗?接下第三句又转回眼前: 唉,无奈只好用“泥炉烟火”驱赶寒意。如果说“煮时嗟”,用语新奇,那么,尾韵更具想象力:“倾杯偏见旧春茶。”  正想炉边倾杯饮酒, 怎么杯中的酒仿佛就是从前我沏泡的一杯春茶呢?这个收官之笔,给读者留下一片苦寒思春的遐想。与宋人杨万里 “畏暑长思雪绕身,苦寒却愿柳回春 ” 的感受相较,更具视觉冲力。

全词上景下情,虚实并举,立意新颖,浮想联翩,语言饶有情趣。从意境的创设上, “晚秋何故把冬赊。”之问和“倾杯偏见旧春茶”的联想,无疑为作品增添不少辞色。通观全篇,下片优于上片。上片从写景的切入点看,视角略显局促。过变三字句对仗稍欠工稳(毕竟暮与遮词性不一)。个别用语如 “瘘叶” 、“浓纱”显生涩,欠精准。



望远行·邀月
作者:常青树(内蒙古)

意入浮云任远游,辞袪尘事免筹谋。
风花本是悦心由,偏生寒露落残秋。

箫笙彻,鼓琴休,两杯琼釀可忘忧。
何须烦事眼中收,邀来明月醉高楼。

【龚旭点评】这是一阕暮秋的远游之作。游子的心意像浮云一般飘忽不定,将尘事了却,一切事务都无需筹划。走马亭台,风花雪月本是一件赏心悦目之事,但时令寒露秋残,百花凋零难免心生愁怅。“辞祛”两字用的很妙,有一股空灵感。首联七字句采用七律的手法写成对偶句,把出游需做的事交待的很清楚。
下阕"箫笙彻,鼓琴休"。从字面上看对偶很工整。但鼓琴出自诗经:小雅,鹿鸣“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是弹琴的意思,从意思来讲有可酌之处。南唐元宋帝诗人李璟在摊破浣溪沙中有“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的诗句,彻是吹到最后一遍。唯有杜康可解忧愁!此处作者忧什么呢?远游是一件美事,是因为伤秋吗?还是把一切烦恼事抛到脑后吧,邀来明月醉高楼。邀月伴酒有李白的“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苏轼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同是孤寂,同是望月怀人,作者运用形象描绘手法,勾勒岀一种皓月当空,亲人千里,孤高旷远的意境和氛围。全词最出彩之笔也押题就是邀月。
箫笙彻,鼓琴休。欢娱之时何需借酒消愁未能交待清楚。借酒消愁,愁更愁。总之这是一篇佳作,从谋篇,立意,遣词,意境都很精美,读完有一种淡淡的忧伤感。


望远行·泗水采风一日
作者:月满西楼时

日暖风柔泗水滨。烟笼堤柳气氤氲。
莺啼燕舞竞撩人。秋千贪色拽红裙。

持金盏,赏冰轮。夜阑吟咏酒重温。
归来唯恐惹眉顰。罗衫轻解振芳尘。

【龚旭点评】此篇词作开篇就将时间地点作了交待,地点是山东泗水是孔子讲学传道之处。时间是日暖风柔,烟笼堤柳的春日。与朱熹的春日篇写的是同一位置和时间,描摹的是同一个胜景。到处莺啼燕舞,景色撩人,
美丽的佳人在春风中荡着秋千,拽起的红裙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杨柳郁氤氲,金堤总翠氛。作者从“竞”到“拽”两个动词用的非常妙。此景物让人想到苏轼蝶恋花中:“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烟红露绿晓风香,燕舞莺啼春日长”。贪色的何止是秋千,秋千彩索眩斓斑。
下阕首联持金盏,赏冰轮。夜色阑珊吟咏华章。不知不觉酒又凉了,重新温来,与明月对话。归来唯恐惹眉颦。“颦”皱眉,上片的景色消魂,下片的月色消魂。无处不令“我”回思春景和往日的温馨。罗衫轻解振芳尘。与李清照的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一曲同工,将归来的一片芳尘除去。
从谋篇上采风一日过的非常精彩,唯一就是唯恐惹眉颦一事可酌,从赏景,赏月,饮酒都过的非常开心,难道又被酒勾起不快,烦心之事了!作品意境优美,立意新颖,语言流畅,文笔精练,是难得的佳作。



万年欢·瘦菊无言
作者:王善伟

瘦菊无言。任霜清露冷,干挺花繁。
野径荒坡,山脚湖岸舒颜。
香馥幽幽暗溢,凝望处、簇簇笼烟。
清姿曳、宛若娥仙,伴风起舞翩然。

秋深暗自惆怅,叹西风忽转,物候徐寒。
惯看疏林凋敝,水瘦沙滩。
世事沉浮若此,苦无计、满腹心酸。
凭谁问、愁上眉端,愁落虚弦。

【马林点评】此词通过描述野外瘦菊之清姿,联系到稀疏的林木和沙滩消损的水流,从而感叹世事无常、岁月沧桑。首起以“瘦菊无言”统领全篇,尾拍以“凭谁问、愁上眉端,愁落虚弦。”煞收,颇有意境。两“愁”字实虚结合,“虚弦”二字更是余音绕梁,让人浮想联翩。作品抑扬顿挫,景情互映,读来顺畅,思之有味。相商处有三:(1)谋篇上,上下片写了两种境象,类此所采抑扬、反衬手法,虽有利于深化主题,表达情绪,但两个意象群如何跳脱剪接,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则需要真功夫,否则易失之散乱。(2)练字上,“瘦、无、清、风、暗、若”等非必要重复字,避之为佳(这与尾二句的两个“愁”字不同)。再是换头句“秋”字,上下所出境象俱已明了这一时节,复用为赘(此类字,用在开端可统揽全篇,用在句末有时表意不同,如辛弃疾的《采桑子》“却道天凉好个秋”之“秋”字,其他位置则大都无实质意义)。(3)句法上,非押韵处一般不用韵字(韵母相同),以免影响声情节奏,如“仙、转、端”。


万年欢·小院风光
作者:莹洁

小院风光。记竹幽居翠,瓦舍青堂。
夜静阴浓,门前井水清凉。
明月当空皎洁,红石榴、叶嫩花香。
葡藤蔓、隐映萦纡,闹喳雀鸟归藏。

依依忆景生情,叙故人往事,欲寄柔肠。
久别离愁回首,何处吾乡。
独坐寻思展转,孰知道、梦寐无方。
层楼上、重结寂寥,相望迷茫。

【马林点评】此作格式规范,韵脚流畅,主题明确,文字平顺。前段写景,后段抒情,先扬后抑,层次清晰。对于初级词者而言,组织一篇百字长调,能够写出真感情、真意境实属不易。为相互学习,相互勉励,现就作品中所涉技法及语法上的几个问题,循次提出以供参考:(1)上景择象过于冗杂。一定要突出重点,展现出来的画面,皆应有所指有所托,而不是若干景物的堆积,忽略其“特定”性。(2)前段二、三句一字领两个四字句,按要求应对偶(结构一致,词性相同),欠工。(3)“门前井水清凉”,略显主观。(4)“明月当空皎洁”,此“当空”用在“明月”后,抒情有意义,述景无意义;此“皎洁”用在“明”月后,意有犯复。(5)过变“忆景生情”,不可直言。(6)“久别离愁回首”,遣词稍显生硬;上已有“叙故人往事”句,无须再“回首”。(7)倒二句“层楼上”与上片第三句“瓦舍青堂”(即“青堂瓦舍”:青灰砖砌的堂屋,灰瓦盖顶的住房。指大瓦房),两相犯别。
    要写好长调,除不犯常识性错误、精于布局谋篇外,还应注意创作技巧。此前点评时已提到过,简言之:一是铺叙渲染。就是说铺叙需要抓住重点,而重点则要渲染。二是衔接转折。就是要处理好韵与韵之间的领格字和过渡词。三是回还照应。就是对多次出现的相似内容或表达方式,要做到前后呼应。四是跳脱剪接。就是要处理好“时间”的过渡和“空间”画面的两相衔接。五是抑扬顿挫。就是要把握好贬与褒的节拍缓急,“抑扬”与“顿挫”一体两面,各臻其妙又相得益彰。当然,仅凭这些既笼统又零碎的知识,是很难实现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飞跃的。建议诗词爱好者报名参加“经典文学第16期格律诗词高级研修班”,有名师指导,必事半功倍。


石州慢·冬阳偏雪
作者:刘延臣

苍叶分空,荒野释然,候鸟飞绝。
疏林柳迹残枝,星点牧羊明月。
黉门终学,贺坠三尺冰花,多情此是初时结。
相忆忘年华,借冬阳偏雪。

宣帖。抚弦吟梦,行路归魂,碧瑶通彻。
旧域新朋,尤幸蓬山龙穴。
比天不老,拓筑仙境桃源,八千岁后应参谒。
日日换新符,对灵宫春阙。

【龚旭点评】此篇词作写于北方的雪后,候鸟都飞绝了。上篇描写初冬的景象,疏林柳迹残枝,星点牧羊明月。作者用了对偶的手法,柳迹与牧羊对偶显然欠工。牧羊在此有歧意,晚上牧羊?学业终结时正好赶到冬季,借冬阳偏雪,来相忆哪段美好的旧时年华,三,四拍描摹的景中有画,显示作者高超的文笔功底。
下阕感到是梦吟,到仙境桃源,有仿太白梦吟天姥留别的词风。可酌之处,比喻失切,行路归魂,八千岁后应参谒。参谒谁?
宣帖后的三个四字句除魂字外写的比较精彩,用对偶之手法处理。结尾拍,日日换新符,对灵宫春阙。结的比较好。谋篇上除个别词语给人造成费解有理顺的空间。总之该词在起承转合,过篇上都很到位。



留春令·乡思
作者:葛宗社

故园东望,一弯新月,数声啼鸟。
悄立江楼寄离思,雁声远、烟波杳。

往事空怀萦梦绕。忆天涯芳草。
杯酒无言对长庚,楚江阔、关山老。

【马林点评】思乡是人类共有的一种情结,放眼当下,有多少人为了梦想而背井离乡,又有多少人在怀念家乡那一草一木。此阕主要抒发了游子漂泊无依、凄凉孤寂的情感,由而产生了对家乡亲人的深切思念。可谓“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北宋苏轼《赤壁赋》句),令人读之动容。整篇遣词及韵脚颇为流畅,文句较为平实自然,未用僻字僻典,乃“非由雕琢而得”(清代黄周星《唐诗快》)。其中“悄立江楼寄离思,雁声远、烟波杳。”“杯酒无言对长庚,楚江阔、关山老。”两拍甚佳。首拍亦妙。相商处有二,(1)造思上:不论是借景言情还是感今追往,在时空及场境等方面,中小词创作一定要紧凑(即不可顾左右而言他)。比如,上片起首为“东望”,下片第三句则是西望(“长庚”即傍晚出现在西方天空的金星)。又如,上片表明的是夜间(见第二句“新月”),下片则是傍晚。再如,夜里“数声啼鸟”尚可,而“雁声”则罕有(此前点评已提及);另,“啼鸟”已包含隔句之“雁声”。(2)炼字上:一是换头句之“萦梦”(萦回于梦中),无须后加一“绕”字(属凑韵),这里“萦梦”与“梦绕”两个词语体现的是一个意思,可改作“尘梦绕”或“香梦绕”等较妥;二是换头句既已表明“往事”,下接句则不宜再用“忆”字,犯复。三是填词虽不避重字,终以不重为好,如“声”、“江”等。四是从词题及发句看,主旨应为游子思乡,“忆天涯芳草”句则与之犯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12-27 15:52:33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点评,楼主汇总辛苦了,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12-27 16: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诗词学院老师们的精彩点评。于作者和读者帮助完善或学习相关知识极为重要。为你们辛勤耕耘和无私奉献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2%

发表于 2021-12-28 03: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辛苦了,希望下次也被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8 20: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入2021年12月29日中华文艺微信平台发布,微信公众号:QQ2282205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2-1-4 12: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点评,楼主汇总辛苦了,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2-1-4 17:34:15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点评,汇总辛苦了,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2-1-5 06:24:20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点评,汇总辛苦了,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苏ICP备19050466号-1 )

GMT+8, 2022-1-22 13:57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