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14|回复: 20

[诗歌赏析] 经典文学第十五期现代诗歌高级研修班学员优秀作品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6-5 23: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蓝雪花 于 2021-6-5 23:59 编辑

                      文道,剑心
                      文/蓝雪花


如果时间是一把无影剑,文学就是书生迎向它的剑意。
如果具体的生活就是在人造丛林里行走,文学不是柴刀,而是柔肠百结并一往无前的,剑心。
                                    ——题记

2020年,佛陀和上帝杳无踪影。医道仿佛玻璃脆。
人们深知一粒药背负毒性,是因为它饱含救死扶伤。它缓释疼痛和恐惧,却难医,装睡的人性。

如果弃医从文的那个背影,像摇起井水的辘轳,迎向一双醒世目光——岁月迢迢,谁又在封喉处奋笔,每个字都怀揣剑气:
过去心不可得——小舟一叶载满露珠,时间为证。
现在心不可得——阴晴交织,空山明月仿佛亘古碑文。
未来心不可得——即使天命凛凛,亦不可阻挡文心剑意奔赴满目星辰。

人们活着,也许就是在心里建一口井。有时舀一瓢苦水,看它既使暗哑却依然闪动的部分;有时容一杯酒,任它烈以焚心。

举起火把的人,必是草木的子民。即使迷雾铺天盖地,也会有楷书挽起剑花——落地的何止假面——那些嫁接气象的金边儿胜过政客——黑白寻常,栅栏奇诡。

缝隙里来来去去,风沙本无意,但见“美玉的德行、豹子的勇武、文采——这些多出来的——帮凶”①。

纸上穿行,书生“怀抱五味,单调在一只夜色瓦罐里,垫一丛火②”,“用耳朵在天空搭一座声音的房子③”,“省略闪电,省略犹豫的空间④”,“我以为我看见了,其实没有。那缭绕,那悠扬,那袍袖间不可测的空阔与玄机⑤”。

浮生转瞬,人们漂流成一些碎笔划。过错与错过都被套种法则,像怜悯泛滥,像劫匪把持秤砣。

这冷硬的世道,注定有侠客甘于江湖相忘,置身剑诀处的光与爱,只为横平竖直地,被星空埋葬。

那些起伏如天涯之外的剑意仿佛呼吸,仿佛一个人率领母语,颠覆尘世这浩大荒原的暗许。

那些方块字,注定是铀矿,文人履行它浓缩威力的天职,也恪守它消解与新生的初衷,横穿天地。

注:①孤城《羔裘》②孤城《中药铺》③孤城《空房子》④孤城《省略》⑤孤城《文印庵》


                  仅以此文记经典文学第15期现代诗歌高级研修班
                           二〇二一年六月六日




梦梅
文/宝石花


永不辞程的梦,氤氲在我冰冷的季节
飞雪不是留白,黑夜不是苍茫
每一根虬枝,都在诉说来时路
你的绽放,踩疼我的思绪
万里征程中,风刀刺骨
缝合崖壁的血色针脚
是一枚枚五角勋章,在青石板上
熠熠生辉


记世界环境日
文/高永祥


天空映照大地,才有意义
像你温暖手掌,抚摸流浪
孤寂的弦,才开花

轻轻唤醒,春天,爱,僵硬
土地的眼睛,如此酥软
适合种植繁荣

身体是世界的一部分
融进绿色,有希冀
融进溪流,有沸腾

心中有鸟鸣,森林万马欢腾
沙尘,褪去羽毛
从低处,蜷回原形



放马坪·高原怀想
文/王长贵


贵州兴仁市境,有4A级景区,谓放马坪。明末清初,河山始易,族怨堵淤。土司龙氏,又名马乃,窃为时势。招聚诸雄,仗势依险,震撼乡野,以谋宏业。犯卧榻忌者,必遭忌者剿。经事五六年,绝于放马坪。
——题记


1
高山之巅大风起兮
穹宇之下苍然漫坡
七月微凉
可是彝家子裔的酒气歌韵
依然如旧时悍烈

行者的路在脚下
我在放马坪
你在哪里

2
三百年故事

三千年咒语
三万亩气场
帝王传说的结局
让百里乡土变得诡异神秘
却被农夫用筷子
在拿起和放下之间
成为笑谈

阴阳大师武功盖世
把天下风水藏在嘴里
暝眼也能

洞穿前后五百年的柴米油盐
和风云大事
唯一看不透
自己那双翻来复去
又形影不离的掌纹

撒豆成兵的十八个柜子

只有打开了
马乃才知道
那就是欲望的底牌

命里的那朵石莲花
何时才开

3
古兵营
这些巨石与茅草
谁能见证今昔过往的轻与重
在头顶徘徊的山鹰
可否给远古的亡灵
捎去致慰与安息

如果有盛世和太平
又怎么会有这些山头

和刀光剑影的江湖

英雄迟暮把酒
美人憔悴当歌

那些最坚固的城池和意志
最后总是崩溃于方寸之内
在汉子的眼里
生死成败都是浮云
只有苏钢钵
你才是我最好的兄弟

4
一座传说中的坟
谁也没有见过的魅影
谶言在时光里斑驳退色

就算世上有最好的阴阳地
你的守候
可有千年的耐心

5
大尖山上的雪
雪空上月儿轻清
那里面居住着谁的春梦仙女
和雪一样纯洁的爱情

所有的开始原本都很简单

因为山太高路太陡
人心和天气一样脆弱
结局才出乎我们的意料

当冰雪融化时
春天的风
又将抚摸哪一朵花蕊

6
洗马塘的水
巅峰上的一块甜心
我是马乃家真正的饮食男女
渴望幸福,
和平与爱情

只要源头鲜活
那怕在最高最贫瘠的山顶上
日出日落
我依然是你最美的那道风景

就算奔波是我的宿命

这一生
只要在你怀中洗礼一次
我的马儿就可以涅槃
就可以在天空中
翱翔不息


乞讨的人
文/李春玲


迎面传来歌声
沙哑的嗓音唱着凄凉
我和小外甥经过,眼神向一个方向
笨重的上身如一摊泥,蹲坐在轮椅上
两旁的路人来来往往,瓷缸里的钱缥缈
我从斜挎包内挑出二十元递给小外甥
耷拉的口罩拉回鼻梁,外甥转身把钱投进瓷缸
歌声停下,他说谢谢。寒风里不停的鞠躬
他拿着的麦克风摇晃,一下一下刺破空气
余光扫过斜挎包,脸有些发烫
他鞠躬的样子像极了我在外打工的这些年
不一样的是,我伸出瓷缸
他们投我以钢镚。叮当,叮当


最大化的虚拟
文/宋建奎


金属的折射似阳光耀眼
等待和相思凄美
让人误以为君子兰落泪

记忆的花
开出江南画舫
琴声悠扬

那朦胧的水面划过铜板
我的心跌跌撞撞

风,吹得红尘
面目全非


雨读
文/苏胜希


中午,突然下起了暴雨
像一道帘子将光明隔开成灰暗
一些耽搁的人和事物
凭空生出些许的愁与兴

阻碍了计划的外出
有的能侥幸宅家倘佯虚拟网络
又生出一些另外的是是非非
此刻,时空是漫长的郁闷的

这是一场心雨
透过了遮风挡雨的家
喜的脆弱与忧的清晰都不是想要的
碎雨也能炼洗凡尘

无聊的傍徨让我棒起一本旧书
屏蔽新诱惑也屏蔽了这场风风雨雨
不知不觉天放晴了
手中的阅读已然不愿放下


恍惚
文/倪建丽


五月的枝头
栀子花正在盛装开放
故事在季节的路口
书写清凉

半生浅行,梦里
只将宋词披在身上
绣花鞋踩不住
满垄沧桑

一场生活的谈判
春天埋怨夏天唐宋状告今朝
风穿上西装假冒法官给予宣判
眼神凌厉

抬眼
一袭汉服在风中摇曳
卸下伪装,恍惚
轻柔是那一片栀子花的青芬
潜入心底氤氲不散


致高考学子
文/韩国清


和盛夏的风一起
迎接这壮丽的六月
挥手与青涩告别


仰望星空
抱一团大地的火
成长的岁月如歌

蓬勃的季节
如夏日的浓绿
彩虹般的梦


如潮。问

谁是,浪涛中的蛟龙


老家的枣树
文/李秀粉


​老家的枣树,紧挨着爹娘昼夜不停,亲手盖起来的平房。
斗转星移,​历经风雨。

枣树花开花落,枣儿鲜红透亮,甜透人的心。

三十多年过去 ,物是人非。平房已换成高楼洋房。

枣树依然耸立。与高楼洋房并起。茂密的枝叶,嫩黄而细碎的枣花,铺满地。

父母的音容笑貌,永远定格在农家院里。


晒被单
文/李夕玲


直到夜幕了,还能听到水响
一天的劳累牵动不了阳光
我只好抱回冰冷和黑暗
那洗不掉的气息
我只闻到了一半



那一时的离别
文/张绍林


离别是一种强大力量
大到你 感受不到
就像天上的月亮

或许,眼底的湖水留不住
一串涟漪
这也只是顽皮孩子
扔出了一枚石子

倘若,你只是

岸边偶尔经过的风
时而传来,关于一支箭的迷途

我也只是那棵桂树
站在你的屋顶圆起一轮明月
每一次闪烁都是星河上挂着的吊坠
在夜的耳垂上摇曳

每一次划过你的城市
都有一种金属声音


雨的感悟
文/肖治


在天和地之间
雨 是情的相思
雨 是爱的缠绵

在我和世界之间
雨 是万物之灵
是 天地循环
上善若水的生命源泉

翻开历史的典籍
雨 是将军舒眉的润滑
雨 是谋士自侮的运笔
雨 是君王息怒的诱惑
雨 是英豪冷静、侠客止步
是 战鼓停息、骏马回槽的缘由

在时光深处
雨 是刀刃入鞘、奏章中断
是 敕令收回、船楫下锚
是 酒气消退、狂欢消解
是 呼吸匀停、心律平缓的诱因

气势磅礴
恢宏的暴雨
不知 你改变了多少历史进程
也不知损毁了
多少非同凡响的人生


差别
文/袁杰


把距离留给了家乡
我们来到远方
两边的树木河流山川村庄
匆匆而见,匆匆而别
串成长卷印在母子脑海

妈妈
突然吓得抱紧我
是旁边两车相向飞过
啸叫、振动、惊悚、摇晃一起来了

速度之歌
是一样的曲调
而我,像在时光之外


你的眼神
文/蒋湘渝


像和暖的春风
像轻飘的细雨
像冬日暖阳
像遍地姹紫嫣红

遇见你的时刻

让心湖荡起涟漪
让心绪长上翅膀
让人一会儿傻一会儿痴
一会儿狂
      

不明物体
文/薛媛


麻团儿前无从下刀
炊烟多么无奈
暮色再深一点,就是天涯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21-6-5 23: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雪花 于 2021-6-5 23:50 编辑

感谢经典文学总编陶士凯先生!祝贺各位同学!愿诗歌之旅一路同行!

u=2205965598,138400406&fm=27&gp=0.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6-6 04: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6-7 09:3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时间是一把无影剑,文学就是书生迎向它的剑意。
如果具体的生活就是在人造丛林里行走,文学不是柴刀,而是柔肠百结并一往无前的,剑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6-7 09:37: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心不可得——小舟一叶载满露珠,时间为证。
现在心不可得——阴晴交织,空山明月仿佛亘古碑文。
未来心不可得——即使天命凛凛,亦不可阻挡文心剑意奔赴满目星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6-7 09:38: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心不可得——小舟一叶载满露珠,时间为证。
现在心不可得——阴晴交织,空山明月仿佛亘古碑文。
未来心不可得——即使天命凛凛,亦不可阻挡文心剑意奔赴满目星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6-7 09: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们活着,也许就是在心里建一口井。有时舀一瓢苦水,看它既使暗哑却依然闪动的部分;有时容一杯酒,任它烈以焚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6-7 09:4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浮生转瞬,人们漂流成一些碎笔划。过错与错过都被套种法则,像怜悯泛滥,像劫匪把持秤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6-7 09: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起伏如天涯之外的剑意仿佛呼吸,仿佛一个人率领母语,颠覆尘世这浩大荒原的暗许。

那些方块字,注定是铀矿,文人履行它浓缩威力的天职,也恪守它消解与新生的初衷,横穿天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6-7 09:4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拜读刘老师大作,在厚重深邃中觅得亮光,感受闪电,开拓前行之路。祝佳作连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7.1%

发表于 2021-6-9 16:3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时间是一把无影剑,文学就是书生迎向它的剑意。
如果具体的生活就是在人造丛林里行走,文学不是柴刀,而是柔肠百结并一往无前的,剑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入2021年6月18日中华文艺微信平台发布,公众号:QQ2282205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昨天 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时间是一把无影剑,文学就是书生迎向它的剑意。
如果具体的生活就是在人造丛林里行走,文学不是柴刀,而是柔肠百结并一往无前的,剑心。
                                    ——题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昨天 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心不可得——小舟一叶载满露珠,时间为证。
现在心不可得——阴晴交织,空山明月仿佛亘古碑文。
未来心不可得——即使天命凛凛,亦不可阻挡文心剑意奔赴满目星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昨天 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举起火把的人,必是草木的子民。即使迷雾铺天盖地,也会有楷书挽起剑花——落地的何止假面——那些嫁接气象的金边儿胜过政客——黑白寻常,栅栏奇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昨天 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浮生转瞬,人们漂流成一些碎笔划。过错与错过都被套种法则,像怜悯泛滥,像劫匪把持秤砣。

这冷硬的世道,注定有侠客甘于江湖相忘,置身剑诀处的光与爱,只为横平竖直地,被星空埋葬。

那些起伏如天涯之外的剑意仿佛呼吸,仿佛一个人率领母语,颠覆尘世这浩大荒原的暗许。

那些方块字,注定是铀矿,文人履行它浓缩威力的天职,也恪守它消解与新生的初衷,横穿天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昨天 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永不辞程的梦,氤氲在我冰冷的季节
飞雪不是留白,黑夜不是苍茫
每一根虬枝,都在诉说来时路
你的绽放,踩疼我的思绪
万里征程中,风刀刺骨
缝合崖壁的血色针脚
是一枚枚五角勋章,在青石板上
熠熠生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昨天 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山之巅大风起兮
穹宇之下苍然漫坡
七月微凉
可是彝家子裔的酒气歌韵
依然如旧时悍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昨天 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忆的花
开出江南画舫
琴声悠扬

那朦胧的水面划过铜板
我的心跌跌撞撞

风,吹得红尘
面目全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昨天 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时光深处
雨 是刀刃入鞘、奏章中断
是 敕令收回、船楫下锚
是 酒气消退、狂欢消解
是 呼吸匀停、心律平缓的诱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苏ICP备19050466号-1  

GMT+8, 2021-6-21 14:06 , Processed in 1.23144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21 Comsenz Inc. Licensed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