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48|回复: 106

[记叙散文] 曾叔寻母记

[复制链接]

升级   0.11%

发表于 2020-9-16 17: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王勤1 于 2020-9-17 12:29 编辑

                       

曾叔寻母


文/王 勤

        

      曾叔寻母的事,虽已过去许多年。为这,他说他了却了他人生中一大憾事。
    曾叔去上海寻母的时候,邻居都说:“他是个老实人,到了上海恐怕东西南北的方向总弄不清楚,好的是他的儿子陪他一道去的,愿他能如愿地找到生母。”
    从我记事的时候就听人说曾叔是个孤儿,我从小就没见过他家来过亲戚,只晓得他有个叔叔老常来,曾叔是他叔叔领养大的。有一天,曾叔的叔叔拄着拐杖来告诉他,说他母亲还健在,问他想不想找她。曾叔没考虑说:“只要母亲健在,我就要找到她。”
    曾叔的叔叔来过没几天,我记得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曾叔带上简单的行李,在20多岁儿子的陪同下登上了高港班轮船,开始了他的寻母之旅。
    那时乘高港班轮船要三天才能到达上海,曾叔和儿子带了几斤大麦焦宵做路粮,就这样登程了。
    50多岁的曾叔从没出过远门,最远的就是到县城。外面的世界怎样他一无所知。他儿子和我是发小好朋友。曾叔寻母之旅,他儿子全程记录。他的故事,是他儿子向我讲述的。
    因到高港要两天一夜时间,曾叔坐在船上,不知是盼母心切,还是船舱里闷人,嘴里老是念叨,这船舱不透气,坐着不舒服,老往船舱外头跑,出去一会儿又回到船舱内,除非困了坐着睡一会儿,在高港班轮船上两天一夜,曾叔睡的时间很少,他就船舱内外不停地走动,那时一路去高港,要经过兴化高邮湖荡,曾叔对这些毫无兴趣,他说坐这船如坐针毡。第二天下午五点左右轮船到了高港,换乘渡江轮船,那船高大无比,轮船两三层楼。曾叔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轮船,他见了十分惊叹,他喃喃自语道:“不是寻母,我能乘上这么大的轮船,这是母亲带给我的福音。母亲真好。”
    曾叔登上渡江大轮,他的心情如同这波涛滚滚的长江一样,起伏不平。虽时间已是夕阳西下,可晚霞烧红了天,曾叔盼母相见已经指日可待。大轮沿江而行,江涛推着江轮向上海方向行进,曾叔心情不安地在灯火通明的船舱里来回地踱步,儿子叫他到座位上坐坐,他说:“老坐屁股疼,走动走动倒舒服。”江轮从晚上启航沿江行驶到早上快五点钟时,同船的人说,马上就到上海了,曾叔有些迫不及待地问:“现在能看到吗?”
    “能看到上海的灯光。”同船人说。
     曾叔走出船舱,来到大轮外的甲板上,迎着江风朝着同船人手指的上海方向眺望,点点灯火是娘的召唤,那里就是娘的住所。曾叔急切的无语盼望,眼眶里充满思母的泪水。可他不知道娘的模样,他满脑子的娘的模样猜测。
     曾叔三岁时,父亲病故。那时正是兵荒马乱时期,不久他娘由于生计出走他乡。从此,就音信全无。
     解放后,曾叔一直想寻找亲娘,就是无处可寻,他的叔叔也四处托人为他寻母。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的一天,他的叔叔从一熟人口中得知,曾叔母亲的弟弟住地,便专程登门拜访,才得知他娘现居上海,并告之了住地地址。随后,曾叔的叔叔便赶来把此情况告诉曾叔。
     思母心切的曾叔,此时的心潮就如这江涛一样澎湃,江轮靠岸前的几十分钟,比他与母亲分离这么多年还难熬。
     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江轮靠上码头,曾叔像孩子似的,拉住儿子的手直朝岸上奔,儿子挣开他的手说:“别急,我们要和人家一道走。”
    “人家去的地方,又不是和我们去的同一个地方。”他说。
    “人家和我们是同去的一条路,他知道怎么走。”儿子说。在江轮上儿子就向周围人打听,他奶奶住地的同路人,巧的是就碰上这么一个人。人家说"这地方我每年来一次熟得很,你跟我走,一定把你们带到那条路上,只要你把门牌记住就不会错。"
     到了上海,到处高楼大厦,满眼看不到草屋,处处瓦楼房。曾叔长这么大人,从没见过这么富裕的地方,他感觉母亲住的地方真好。曾叔从没乘过公共汽车,他随儿子上了公交车,望着这么大个能带人行走的大箱子,他惊呆了,喃喃道:“上海还有这样的活宝。”
     他随儿子,转乘了几路车,转悠了一个多小时。曾叔头一次乘车,加上晕车,东南西北真的全然不知。他父子俩随同路人,到达了目的地路段下了公交车,儿子搀扶着他,朝着同路人指点的方向,一路问街坊问警察,曾叔在昏昏糊糊中随儿子一路寻找母亲的门牌号码。在那条路上他们足足转了一个小时,父子俩在一幢楼的一楼找到了老人的住处,按响门铃,屋里人寻问是谁,便开门。开门的是位慈祥的老奶奶,一见门外人,便说:“你们是苏北人吧,找谁?”曾叔便说:“我来找母亲,我的乳名叫‘学子’。”
    “ 你是学子?”母亲问。
    “是的,我就是学子。”曾叔答道
    “从苏北来的?”母亲问。
    “是的。”曾叔答说。
    “快进来。孩子,你是怎么摸来的?”曾叔母亲问。
    “你就是我妈!妈,我想你好苦呀。”曾叔上前搂住母亲,母亲也紧紧地抱着他,母子俩抱头痛哭了一阵子,各自诉说了衷肠。原来曾叔的母亲为了母子生活想找份活干,不料被人骗到了上海,因她年轻丧夫,没人看得起,就在上海一家小饭馆做杂活,没有工资,就混口饭吃。想要回家身无分文,三年后嫁了一个穷汉子,生活过得很艰难,也没有孩子,老头子没解放就死了,她说她没脸回去见儿媳,就一人在上海生活,解放后她成了五保户。儿子孙子找上门来,她惊呼没想到。
    曾叔找到生母后,要母亲与他们一起居住,可老母亲长期一人生活习惯了,他只是常去探望,老母临终前,他把老母接到身边,尽了孝,送了终。
    曾叔认回了老母,了却了出生以来思母寻母的心愿。87岁那年,他无憾地走完了人生之路。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0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叔寻母的事,虽已过去许多年。为这,他说他了却了他人生中一大憾事。

点评

谢谢易水老师关注临帖.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7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叔去上海寻母的时候,邻居都说:“他是个老实人,到了上海恐怕东西南北的方向总弄不清楚,好的是他的儿子陪他一道去的,愿他能如愿地找到生母。”

到了上海恐怕东西南北的方向弄不清楚   ------   到了上海恐怕东西南北的方向弄不清楚

点评

谢谢老师指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7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我记事的时候就听人说曾叔是个孤儿,我从小就没见过他家来过亲戚,只晓得他有个叔叔老常来,曾叔是他叔叔领养大的。有一天,曾叔的叔叔拄着拐杖来告诉他,说他母亲还健在,问他想不想找她。曾叔没考虑说:“只要母亲健在,我就要找到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叔的叔叔来过没几天,我记得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曾叔带上简单的行李,在20多岁儿子的陪同下登上了高港班轮船,开始了他的寻母之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乘高港班轮船要三天才能到达上海,曾叔和儿子带了几斤大麦焦宵做路粮,就这样登程了。

焦宵  ----  没理解是什么食物?

点评

大麦焦宵 一一就是把大麦放锅里炒了有点焦,再用磨孑磨成面,要吃时用开冲泡了吃,这种面我们这里都叫它焦宵.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3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50多岁的曾叔从没出过远门,最远的就是到县城。外面的世界怎样他一无所知。他儿子和我是发小好朋友。曾叔寻母之旅,他儿子全程记录。他的故事,是他儿子向我讲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萧^易水 于 2020-9-16 20:16 编辑

因到高港要两天一夜时间,曾叔坐在船上,不知是盼母心切,还是船舱里闷人,嘴里老是念叨,这船舱不透气,坐着不舒服,老往船舱外头跑,出去一会儿又回到船舱内,除非困了坐着睡一会儿,在高港班轮船上两天一夜,曾叔睡的时间很少,他就船舱内外不停地走动,那时一路去高港,要经过兴化高邮湖荡,曾叔对这些毫无兴趣,他说坐这船如坐针毡。第二天下午五点左右轮船到了高港,换乘渡江轮船,那船高大无比,轮船两三层楼。曾叔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轮船,他见了十分惊叹,他喃喃自语道:“不是寻母,我那能乘上这么大的轮船,这是母亲带给我的福音。母亲真好。”

船舱内外不停地走动,   -----    他就在船舱内外不停地走动,
能乘上这么大的轮船  ----   能乘上这么大的轮船

点评

谢谢老师指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7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叔登上渡江大轮,他的心情如同这波涛滚滚的长江一样,起伏不平。虽时间已是夕阳西下,可晚霞烧红了天,曾叔盼母相见已经指日可待。大轮沿江而行,江涛推着江轮向上海方向行进,曾叔心情不安地在灯火通明的船舱里来回地踱步,儿子叫他到座位上坐坐,他说:“老坐屁股疼,走动走动倒舒服。”江轮从晚上启航沿江行驶到早上快五点钟时,同船的人说,马上就到上海了,曾叔有些迫不及待地问:“现在能看到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叔走出船舱,来到大轮外的甲板上,迎着江风朝着同船人手指的上海方向眺望,点点灯火是娘的召唤,那里就是娘的住所。曾叔急切的无语盼望,眼眶里充满思母的泪水。可他不知道娘的模样,他满脑子的娘的模样猜测。

想念母亲的心情可想而知,一切都融化在此时此刻的情感抒发中

点评

谢谢老师点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7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叔三岁时,父亲病故。那时正是兵荒马乱时期,不久他娘由于生计出走他乡。从此,就音信全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解放后,曾叔一直想寻找亲娘,就是无处可寻,他的叔叔也四处托人为他寻母。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的一天,他的叔叔从一熟人口中得知,曾叔母亲的弟弟住地,便专程登门拜访,才得知他娘现居上海,并告之了住地地址。随后,曾叔的叔叔便赶来把此情况告诉曾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思母心切的曾叔,此时的心潮就如这江涛一样澎湃,江轮靠岸前的几十分钟,比他与母亲分离这么多年还难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江轮靠上码头,曾叔像孩子似的,拉住儿子的手直朝岸上奔,儿子挣开他的手说:“别急,我们要和人家一道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家去的地方,又不是和我们去的同一个地方。”他说。
      “人家和我们是同去的一条路,他知道怎么走。”儿子说。在江轮上儿子就向周围人打听,他奶奶住地的同路人,巧的是就碰上这么一个人。人家说"这地方我每年来一次熟得很,你跟我走,一定把你们带到那条路上,只要你把门牌记住就不会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上海,到处高楼大厦,满眼看不到草屋,处处瓦楼房。曾叔长这么大人,从没见过这么富裕的地方,他感觉母亲住的地方真好。曾叔从没乘过公共汽车,他随儿子上了公交车,望着这么大个能带人行走的大箱子,他惊呆了,喃喃道:“上海还有这样的活宝。”

到处高楼大厦   -----    到处高楼大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他随儿子,转乘了几路车,转悠了一个多小时。曾叔头一次乘车,加上晕车,东南西北真的全然不知。他父子俩随同路人,到达了目的地路段下了公交车,儿子搀扶着他,朝着同路人指点的方向,一路问街坊问警察,曾叔在昏昏糊糊中随儿子一路寻找母亲的门牌号码。在那条路上他们足足转了一个小时,父子俩在一幢楼的一楼找到了老人的住处,按响门铃,屋里人寻问是谁,便开门。开门的是位慈祥的老奶奶,一见门外人,便说:“你们是苏北人吧,找谁?”曾叔便说:“我来找母亲,我的乳名叫‘学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27:22 | 显示全部楼层
“ 你是学子?”母亲问。
       “是的,我就是学子。”曾叔答道
       “从苏北来的?”母亲问。
       “是的。”曾叔答说。
       “快进来。孩子,你是怎么摸来的?”曾叔母亲问。
       “你就是我妈!妈,我想你好苦呀。”曾叔上前搂住母亲,母亲也紧紧地抱着他,母子俩抱头痛哭了一阵子,各自诉说了衷肠。原来曾叔的母亲为了母子生活想找份活干,不料被人骗到了上海,因她年轻丧夫,没人看得起,就在上海一家小饭馆做杂活,没有工资,就混口饭吃。想要回家身无分文,三年后嫁了一个穷汉子,生活过得很艰难,也没有孩子,老头子没解放就死了,她说她没脸回去见儿媳,就一人在上海生活,解放后她成了五保户。儿子孙子找上门来,她惊呼没想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2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叔找到生母后,要母亲与他们一起居住,可老母亲长期一人生活习惯了,他只是常去探望,老母临终前,他把老母接到身边,尽了孝,送了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6 20:2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叔认回了老母,了却了出生以来思母寻母的心愿。87岁那年,他无憾地走完了人生之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苏ICP备19050466号-1  

GMT+8, 2020-9-24 18:35 , Processed in 1.196289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Licensed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