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94|回复: 237

[记叙散文] 开枝散叶的故乡

  [复制链接]

升级   0.18%

发表于 2020-9-2 15: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风萧^易水 于 2020-9-3 16:40 编辑

开枝散叶的故乡

文/驼影润沙


    我很少用笔尖触摸故乡。
    这是因为,我怕自己被世态浸泡的笔尖,刺痛了它。


    一
    每年的春节,是要踏上这块叫做李堡的土地。它不仅印记着我的童年和少年,也记录着父亲因受不白之冤迁徙后的喜怒哀乐、母亲因生活突遭变故的含辛茹苦。最要紧的,是奶奶的坟茔尚在当年属于自家的自留地里,至今被乡亲们保护得草丰树茂、修葺得井然整齐。
    今年的春节也是,少不了趁每年回家探母的机会前去给奶奶做了一番祭奠,又一次身临其境。
    这座村子,在西北地区可以称之为一个村落了。昔年我们落户的时候,大约有两百余户、一千七百多人,东西比邻有王堡和王湾,翼翼地拱卫着它的前世今生。村前有一条唤作西河的小河,记忆中的它春秋清澈见底、夏天浊浪滔天,而在寒冷的冬季,则如同一条银蟒,肥肥胖胖地匍匐向东、一路蜿蜒到渭河最大的支流葫芦河;而今,由于雨水连年不济,过去时而美丽、时而任性的西河,多半的日子就像细细的根脉,撑起着故乡的记忆、汲取着思乡的营养。
    村后便是绵延得不见尽头的大山了,它是我儿时最好的去处之一。那时不论寒暑,我会和小伙伴们一起,上山给猪去拔青草、去捡暖炕的枯草和干透的牛羊粪。嬉戏疯玩在山岭之间,往往会忘记时间的,往往会在早饭后出去、晚饭前头顶星星回家,当然也少不了母亲的一番数落:山上有吃小孩的狼、有咬人的野狗等诸如此类的一番话……
    因是地处黄土高原,大山和布满它胸膛的沟壑,自然是极具标识的地貌。而这种地貌,会影响着人们对世界的感知,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属的粗犷与豪放、不拘与疏狂。当然还有贫瘠和落后,以及衣服布满补丁、动辄席地而坐、七零八落手捧粗瓷大碗狼吞虎咽着五谷杂粮的人文风景。这样的风景,填充在被风水侵蚀的、大山的褶皱当中,刻录在岁月的岩壁上,它们是故乡的性格,更是故乡的灵魂。
    临近中午,下得山来跨过河床站在对面的大路上,看着熟悉的、鸡肠般纠缠不清的山径,看着渐次叠摞的层层梯田,看着临冬休养生息的桃园和苹果园,看着山脚下土坯的房屋被形状规正的二层小楼即将尽数淘汰,我便觉得有些自豪了——故乡没有顽冥不化,故乡也在变化着,它正从一位村姑变成一位大家闺秀,知道画眉修身、淡妆春秋了。


    二
    说实话,我从心底里一直把故乡定位在李堡,而不是出生的秦安古城。这里有生活和成长的烙印,即便风华不再、寒来暑往,任随岁月变迁、物是人非,只要活着,它便有着灌进骨子里的亲切。这种感受,随着年岁的增长与日俱增、不曾衰老。
    车子是开不进故乡的小巷的,因为曲折和狭窄,也因为逼近胸膛的、怕被认为显摆的误会,我清楚那会是一架陡峭的悬崖绝壁,不能触碰。故而,每次我会将车子停在与故乡隔河相望的大路上,让它静瞅着我的身影由大变小、由小变大。我还有一个习惯,那便是每每亲临故乡临别时总会在车子旁驻足一会儿,静静地、不被任何人打扰地在远处再看看它,努力地记住它一年来变化的点点滴滴。这个念想,已经附着在筋骨上,已经盘根错节在行动中。
    “又给奶奶上坟了?到我家里坐坐啊,喝口茶!”地道的乡音,突兀地破空而来。只见耕田老哥停下他的电奔子,凑到我跟前笑着说道。许多年未见,年逾七十的他竟还是那样的健硕,花白的须发配上风霜扎营的脸庞,有一种天然的雕塑感。
    “不去了,中午还有点儿事。你给我照张相吧,背景就是咱们的村子。”我把手机递了过去
    “站好了,要半身还是全身的?”
    “你退后一点,来一张全身的,把村子照全一点。”我把双臂交叉到胸前,摆了个自以为是的姿势。
    “你等一小会儿。按照咱们老家的习俗,我们一家子每年大年初四到正月十五期间要到城里看望张家姨,你总是初三就回西安了,见不到你。今儿个碰上了,我到家里拿 一块猪后臀,你给张家姨带回去。”他嘴中的张家姨是我的母亲,今年虚跨九十五岁的高龄了,精神依然矍铄、思维依然清晰。她老人家也会在每年的除夕之夜,数叨着乡亲们的好、数叨着他们亲人一般淳朴如故的零零碎碎。
    我毫不客气地应允了,心里面没有一丝儿生分和违和感。
    记得当年这个村庄有六个小队,我家搬迁过来时被分到二队。而耕田哥,则是我大哥无话不谈的棋友,象棋水平甚是了得,丝毫不亚于城里那些吆五呼六的“油饼皮儿”(注:老家农村人对城里人的谑称)。我们家回迁县城后,二队的乡亲们已然是我们家的亲戚了。逢年过节,或者逢集赶城,他们就会到家里来坐坐,陪母亲唠唠家常,说一说谁家的孩子又有出息了、谁家的孙儿考上大学了,果园今年的收入、庄稼的长势以及谁又得病去世了这样一些每次重复、但母亲百听不厌并经常关心的话题。末了,他们也会问及我和二哥在外工作的情况、堂前侍母的三哥他的生意是好是坏等等……
    不一会儿,耕田将一块几十斤的猪后臀拿了过来,并一再交代明年一定要在他家坐坐,喝两杯。
    其实,我并非忘记了根本,而是怕骚扰乡邻平和的环境。我不想自己的造访,引发大家的“连锁反应”,搅和得他们不得安宁。


    三
    人在异乡,但对故乡不会淡忘。
    这里有我储藏的山水,储藏的童年和少年。特别是有我的亲人,包括昔年接纳我们全家的那些乡亲们!我需要在这块安静的土地,播种我所有的记忆,任凭百年后长出与我有关抑或无关的参天大树、田畦小草。
    回首三十多年来披荆斩棘的人生旅程,当奋斗的激情被时光在一轮轮四季里逐段剪开,我着实厌倦于职场打拼的尔虞我诈、是是非非了。
    我时常在想,也许在退休后便会义无反顾地回归故乡的。倘能如愿,就在李堡村租一块宅地,修一院雅居,门前栽种修竹数丛、院内根植几树牡丹和石榴、墙外再环绕一圈不惧风霜的洋槐,从此净得天真颐养天年、从此不再深陷红尘患得患失。
    我坚信故乡不会在历史中变老。它会如同老屋门前那片黄土地里春天的韭菜,割掉一茬还有更为葱郁的生命成长。
    行笔至此,我倏忽放宽了心态。故乡不老,故乡也不会老去,它会驮起我所有的故事,走向另一块人生的绿洲。
    故乡,等着我。说不准哪天会回来不走呢!

                                          
                                                                                                草稿于2020年9月·西安

升级   80.5%

发表于 2020-9-2 17: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坚信故乡不会在历史中变老。它会如同老屋门前那片黄土地里春天的韭菜,割掉一茬还有更为葱郁的生命成长。
    行笔至此,我倏忽放宽了心态。故乡不老,故乡也不会老去,它会驼起我所有的故事,走向另一块人生的绿洲。
佳作点赞!

点评

感谢老师首赏鼓励。刚才潦草时一个字用得不是很准确:把“驮”用成“驼”了。看到老师的摘录才发现有点儿不妥,已修改。 ——遥祝好,并秋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17: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18%

 楼主| 发表于 2020-9-2 17: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开唐 发表于 2020-9-2 17:00
我坚信故乡不会在历史中变老。它会如同老屋门前那片黄土地里春天的韭菜,割掉一茬还有更为葱郁的生命成长。 ...

感谢老师首赏鼓励。刚才潦草时一个字用得不是很准确:把“驮”用成“驼”了。看到老师的摘录才发现有点儿不妥,已修改。
——遥祝好,并秋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少用笔尖触摸故乡。
    这是因为,我怕自己被世态浸泡的笔尖,刺痛了它。

点评

感谢易水老师临帖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年的春节,是要踏上这块叫做李堡的土地。它不仅印记着我的童年和少年,也记录着父亲因受不白之冤迁徙后的喜怒哀乐、母亲因生活突遭变故的含辛茹苦。最要紧的,是奶奶的坟茔尚在当年属于自家的自留地里,至今被乡亲们保护得草丰树茂、修葺得井然整齐。

点评

再谢老师摘句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42: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的春节也是,少不了趁每年回家探母的机会前去给奶奶做了一番祭奠,又一次身临其境。
    这座村子,在西北地区可以称之为一个村落了。昔年我们落户的时候,大约有两百余户、一千七百多人,东西比邻有王堡和王湾,翼翼地拱卫着它的前世今生。村前有一条唤作西河的小河,记忆中的它春秋清澈见底、夏天浊浪滔天,而在寒冷的冬季,则如同一条银蟒,肥肥胖胖地匍匐向东、一路蜿蜒到渭河最大的支流葫芦河;而今,由于雨水连年不济,过去时而美丽、时而任性的西河,多半的日子就像细细的根脉,撑起着故乡的记忆、汲取着思乡的营养。

情景交融

点评

记忆中的情景,写下来,留作今后临屏重温!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4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村后便是绵延得不见尽头的大山了,它是我儿时最好的去处之一。那时不论寒暑,我会和小伙伴们一起,上山给猪去拔青草、去捡暖炕的枯草和干透的牛羊粪。嬉戏疯玩在山岭之间,往往会忘记时间的,往往会在早饭后出去、晚饭前头顶星星回家,当然也少不了母亲的一番数落:山上有吃小孩的狼、有咬人的野狗等诸如此类的一番话……

点评

写到此处的时候,满是幸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4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因是地处黄土高原,大山和布满它胸膛的沟壑,自然是极具标识的地貌。而这种地貌,会影响着人们对世界的感知,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属的粗犷与豪放、不拘与疏狂。当然还有贫瘠和落后,以及衣服布满补丁、动辄席地而坐、七零八落手捧粗瓷大碗狼吞虎咽着五谷杂粮的人文风景。这样的风景,填充在被风水侵蚀的、大山的褶皱当中,刻录在岁月的岩壁上,它们是故乡的性格,更是故乡的灵魂。

刻画细腻

点评

感谢易水老师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44: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临近中午,下得山来跨过河床站在对面的大路上,看着熟悉的、鸡肠般纠缠不清的山径,看着渐次叠摞的层层梯田,看着临冬休养生息的桃园和苹果园,看着山脚下土坯的房屋被形状规正的二层小楼即将尽数淘汰,我便觉得有些自豪了——故乡没有顽冥不化,故乡也在变化着,它正从一位村姑变成一位大家闺秀,知道画眉修身、淡妆春秋了。

点评

这些年故乡的变化,很是令我欣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45:14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我从心底里一直把故乡定位在李堡,而不是出生的秦安古城。这里有生活和成长的烙印,即便风华不再、寒来暑往,任随岁月变迁、物是人非,只要活着,它便有着灌进骨子里的亲切。这种感受,随着年岁的增长与日俱增、不曾衰老。
    车子是开不进故乡的小巷的,因为曲折和狭窄,也因为逼近胸膛的、怕被认为显摆的误会,我清楚那会是一架陡峭的悬崖绝壁,不能触碰。故而,每次我会将车子停在与故乡隔河相望的大路上,让它静瞅着我的身影由大变小、由小变大。我还有一个习惯,那便是每每亲临故乡临别时总会在车子旁驻足一会儿,静静地、不被任何人打扰地在远处再看看它,努力地记住它一年来变化的点点滴滴。这个念想,已经附着在筋骨上,已经盘根错节在行动中。

点评

情至落笔,不甚些许感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当年这个村庄有六个小队,我家搬迁过来时被分到二队。而耕田哥,则是我大哥无话不谈的棋友,象棋水平甚是了得,丝毫不亚于城里那些吆五呼六的“油饼皮儿”(注:老家农村人对城里人的谑称)。我们家回迁县城后,二队的乡亲们已然是我们家的亲戚了。逢年过节,或者逢集赶城,他们就会到家里来坐坐,陪母亲唠唠家常,说一说谁家的孩子又有出息了、谁家的孙儿考上大学了,果园今年的收入、庄稼的长势以及谁又得病去世了这样一些每次重复、但母亲百听不厌并经常关心的话题。末了,他们也会问及我和二哥在外工作的情况、堂前侍母的三哥他的生意是好是坏等等……

点评

朴实的他们,用行动证明着朴实!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一会儿,耕田将一块几十斤的猪后臀拿了过来,并一再交代明年一定要在他家坐坐,喝两杯。
    其实,我并非忘记了根本,而是怕骚扰乡邻平和的环境。我不想自己的造访,引发大家的“连锁反应”,搅和得他们不得安宁。

点评

彼此之间均是真实的想法。特别与我,实不想干扰他们的生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在异乡,但对故乡不会淡忘。
    这里有我储藏的山水,储藏的童年和少年。特别是有我的亲人,包括昔年接纳我们全家的那些乡亲们!我需要在这块安静的土地,播种我所有的记忆,任凭百年后长出与我有关抑或无关的参天大树、田畦小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首三十多年来披荆斩棘的人生旅程,当奋斗的激情被时光在一轮轮四季里逐段剪开,我着实厌倦于职场打拼的尔虞我诈、是是非非了。
    我时常在想,也许在退休后便会义无反顾地回归故乡的。倘能如愿,就在李堡村租一块宅地,修一院雅居,门前栽种修竹数丛、院内根植几树牡丹和石榴、墙外再环绕一圈不惧风霜的洋槐,从此净得天真颐养天年、从此不再深陷红尘患得患失。

点评

抒发了一下自己的情怀,呵呵!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行笔至此,我倏忽放宽了心态。故乡不老,故乡也不会老去,它会驮起我所有的故事,走向另一块人生的绿洲。
    故乡,等着我。说不准哪天会回来不走呢!

点评

感谢易水老师细阅,辛苦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少用笔尖触摸故乡。
    这是因为,我怕自己被世态浸泡的笔尖,刺痛了它。

开篇引人入胜,欣赏

点评

感谢叶子老师光临提阅!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5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萧^易水 于 2020-9-3 16:41 编辑

拜读欣赏润沙老师佳作,文笔朴实,层次清晰,触景生情,情景交融,乡情、乡思,乡愁溢于言表,浓情的乡土气息感染着读者,分享精彩。

精华共赏,隔屏远握,问候润沙老师秋安。遥祝润沙老师秋祺笔丰

点评

感谢易水老师提醒。 未曾细阅发帖要求,信笔写来,兴尽而止,以后练笔一定会有所注意。 对老师的细阅和雅评鼓励很是感谢,遥致辛苦了!远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临近中午,下得山来跨过河床站在对面的大路上,看着熟悉的、鸡肠般纠缠不清的山径,看着渐次叠摞的层层梯田,看着临冬休养生息的桃园和苹果园,看着山脚下土坯的房屋被形状规正的二层小楼即将尽数淘汰,我便觉得有些自豪了——故乡没有顽冥不化,故乡也在变化着,它正从一位村姑变成一位大家闺秀,知道画眉修身、淡妆春秋了。

文词优美,欣赏

点评

感谢叶子老师摘句雅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开枝散叶的故乡

喜欢题目

点评

一个题目就是文章布局的索引,感谢老师提读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 18: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当年这个村庄有六个小队,我家搬迁过来时被分到二队。而耕田哥,则是我大哥无话不谈的棋友,象棋水平甚是了得,丝毫不亚于城里那些吆五呼六的“油饼皮儿”(注:老家农村人对城里人的谑称)。我们家回迁县城后,二队的乡亲们已然是我们家的亲戚了。逢年过节,或者逢集赶城,他们就会到家里来坐坐,陪母亲唠唠家常,说一说谁家的孩子又有出息了、谁家的孙儿考上大学了,果园今年的收入、庄稼的长势以及谁又得病去世了这样一些每次重复、但母亲百听不厌并经常关心的话题。末了,他们也会问及我和二哥在外工作的情况、堂前侍母的三哥他的生意是好是坏等等……

情景交融,耐人寻味,欣赏

点评

再谢叶子老师圈阅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 20: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苏ICP备19050466号-1  

GMT+8, 2020-9-21 13:58 , Processed in 1.158203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Licensed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