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4|回复: 13

前世今生(小说)

[复制链接]

升级   0.01%

发表于 2019-10-18 21: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一、

   雪柔前世生在翰林世家。父母只有她一个女儿,家里有丰厚的财产。她从小学得琴棋书画,多才多艺,人也生得漂亮,日子过得殷实。在女孩16岁的时候,媒婆多得简直要把她家的门槛给踩烂了,但她一直不想结婚,因为她觉得还没见到她真正想要嫁的那个男孩。好在父母见她还小,婚事也不着急,便由着她了。
  有一天,她同母亲去庙会散心,于万千拥挤的人群中,看见了一个年轻的男人,那一刻,女孩怦然心动,女孩觉得那个男人就是她苦苦等待的结果了。可惜,庙会太挤了,她无法走到那个男人的身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消失在人群中。
后来,女孩四处去寻找那个男人,但这人就像蒸发了一样,无影无踪。
女孩每天都向佛祖虔诚祈祷,希望能再见到那个男人。
有一天,她的诚心打动了佛祖。于是,佛祖显灵了。
佛祖说:“你想再看到 那个男人吗?”
女孩说:“是的!我只想再看他一眼!”
佛祖又 说:”你能够情愿放弃你现在的一切, 包括爱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吗?”
女孩说:“我能放弃!”
佛祖说:“你还必须修炼五百年道行,才能见他一面。你不后悔么?”
女孩说:“我绝不会后悔!”
  于是,女孩变成了一块大石头,躺在荒郊野外, 四百多年的风吹日晒,苦不堪言,但女孩都觉得没什么,难受的是这四百多年都没看到一个人,看不见一点点希望,这让她都快崩溃了。
  最后一年,一个采石队来了,看中了她的巨大,把她凿成一块巨大的条石,运进了城里,他们正在建一座石桥,于是,女孩变成了石桥的护栏。
  就在石桥建成的第一天,女孩就看见了,那个她等了五百年的男人!他低着头行色匆匆,像有什么急事,很快地从石桥的正中走过了,当然,他不会发觉有一块石头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男人又一次消失了,再次出现的是佛祖。
佛祖说:“你满意了 吗?”
女孩说:“不!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桥的护栏?如果我被铺在桥的正中,我就能碰到他了,我就能摸他一下!”
佛祖:“你想摸他一下?那你还得修炼五百年!”
女孩:“我愿意!”
佛祖又 说:“你吃了这么多苦,不后悔?”
女孩:“不后悔!”
  女孩变成了一棵大树,立在一条人来人往的官道上,这里每天都有很多人经过,女孩每天都在近处观望,但这更难受,因为无数次满怀希望的看见一个人走来,又无数次希望破灭。
  不是有前五百年的修炼,相信女孩早就崩溃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女孩的心逐渐平静了,她知道,不到最后 一天,他是不会出现的。又是一个五百年!最后一天,女孩知道他会来了,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动。
  来了!他来了!他还是穿着他最喜欢的白色长衫,脸还是那么俊美,女孩痴痴地望着他。这一次,他倒是没有急匆匆的走过,因为,天太热了。 他注意到路边有一棵大树,那
浓密的树荫很诱人。
  休息一下吧,他这样想。 他走到大树脚下,靠着树根,微微的闭上了双眼,他睡着了。女孩摸到他了!他就靠在她的身边!
  但是,她无法告诉他,这千年的相思。她只有尽力把树荫聚集起来, 为他挡住毒辣的阳光。
  千年的柔情啊!
  男人只是小睡了一刻,因为他还有事要办,他站起身来,拍拍长衫上的灰尘,在动身的前一刻,他抬头看了看这棵大树,又微微地抚摸了一下树干,大概是为了感谢大树为他带来清凉吧。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就在他消失在她的视线的那一刻,佛祖又出现了。
  佛祖:“你是不是还想做他的妻子?那你还得修炼……”
女孩平静地打断了佛祖的话:“我是很想,但是不必了。”
佛祖:“哦?”
女孩:“这样已经很好了。爱他,并不一定要做他的妻子。”
佛祖:“你确定?”
“确定!”
“那么,来世你和他不是夫妻。因为这千年的缘分,你们将非常相爱,这份爱超越亲情。但是,你们每年只有一天的相会。你愿意吗?”
“我愿意!”
佛祖的脸上绽开了一个笑容,隐约而逝。
不用说,这一袭白衫的男人就是今世的程风。而那经越千年修炼的女孩就是今天和程风邂逅的雪柔。

  二、

无数个梦里梦见自己前世是石头,是桥栏杆,是一棵树。梦见歇息在树下的男子,今天终于与他邂逅。这是偶然的巧合吗?
月华如水,雪柔躺着床上,想起白天的一幕:在那条古道上遇到的他,如此面熟,可是到了跟前,却叫不出名字,他竟和自己一样满脸惊喜却张口结舌。他也不知自己是谁。冥冥之中真的有前世今生之缘吗?
之后,雪柔知道了,他叫程风,他身上散发的气息令雪柔激动。情不自禁,两人从黄昏谈到日落,从日落谈到月亮升起。结果,那么多玄机,令雪柔惊异。
程风深深吸引了雪柔,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感觉,雪柔知道,从此放不下他,但又必须将他放下。
一想到程风必定就是树下那个男子,雪柔的心又因要放下他,隐隐作痛。
她想不明白,程风的前世的前世一定是海变的吧?
无数次这样想过。
雪柔是那么的钟情大海。
程风也夜不能眠。他对于今天的神奇邂逅,更是激动不已。雪柔!雪柔! 程风喃喃自语。莫不是女神下凡,见到她,浑身无数细胞都在跳跃,热血沸腾。从没有过的感觉,令自己心速以每分钟120的频率激跳。更为惊奇的是交谈中,雪柔说了那么多玄机,但却不对自己说出谜底。令自己更加痴迷,都是什么玄机呢?
渴望着一种机缘:悬宫、红酒、烛光,那时候,雪柔会不会对自己阐释所有的玄机呢?夕阳下,雪柔对自己说她已有家庭。说这句话的时候,细心的程风看到一丝暗淡的光从雪柔眼睛中一闪就消失了。那道光令程风心里痛了一下。
雪柔就换了话题。
程风不好多问,一种无奈,如江水在心里缓缓流过。
雪柔不能做自己的妻子。
还有来世姻缘吗?
这一天,程风为情所困,提笔做词两首:
《忆秦娥》:
雨淅沥,丝丝点点晶莹滴。晶莹滴,凭窗牵挂,凭谁敲击!
天罗地网缘交织,长亭古道曾相识。曾相识,心窗还闭,秋声孤寂。
《念奴娇 思》
千言万语,却匆匆、错失无缘倾说。游客满街人满路,不敌寸心空缺!
难发消息,难通电话,难耐芳踪灭。天涯寻梦,九天玄女宣泄
回味相遇时光,痴狂如醉,逗得红颜悦。醒后饱尝离恨苦,更那堪清秋节。
越是佳期,越逢假日,越要长相别!问谁与我,精神一齐分裂?
雪柔几天来寝食难安。
她曾写道:
几度玄机几层迷?此情难聚康桥西。
草色柔波篙行处,长亭古道断肠肌。
西窗新月似兰勾,半绾离绪半绾愁
无期相聚凭遥看,长亭古道冷落秋
心似浮沉千层锁,情若空悬一帘幽
可怜常若天涯雁,何时与君共兰舟?
于程风而言,雪柔在他生活中成了一个秘密、一个女神、一个梦……
于是,程风努力想着自己的前世。
这夜,程风在梦里再现了与雪柔共同经历的林林总总……


  三、
这个日子让程风刻骨铭心!
那一年,公元某年的一月五日!恶梦一样情形,在程风心底像帷幕一般被缓缓拉开,他的眼前再现了那样一般风景:
北国的清晨,飘着清雪,雪柔和一个同事去市里办事,上午九点多,事情办好雪柔将同事打发走,绕路来看自己。见面就是一番殷殷絮语。这时程风有事要办,雪柔便相伴同行。
那一天,新年刚过,人们还没从元旦的气氛中走出来,路上车多人也多。
那时候他们都年轻,雪柔穿一件长长的浅色毛呢大衣,长长的咖啡色毛围巾缠绕在脖子上,末端长长甩在后面,那时就是喜欢那份飘逸。程风呢,一件大红羽绒服,将他自己炫耀得朝气蓬勃。就这样,他们的色彩和青春气息使得洁白冰雪世界越发明艳起来。
那时雪柔还不惧车,随着程风,行走在落下一层清雪显得很滑的马路上,小心地横穿马路。
那个路段是最繁华的闹市,对面就是市场,偏偏没有红绿灯,交通十分的混乱。
他们小心地走到路中间,就看到西面蛮横地冲过来一辆中巴,他们吓得站住了,看着路上车水马龙,他们马上向后退,就在这时,一辆中巴忽然从他们东面停住的一辆大巴后面窜出,向着直冲过来。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双双倒下了……
一时间双双没了记忆。
朦胧中,雪柔感到坐到车上了。身边是昏过去的程风。他们两个紧挨着坐在一辆车里,好像听见了车里有人说:“快!直接去总医院。”
到了医院,车停了。混乱中雪柔逐渐清醒,也觉得头晕,右手臂痛。这时,就看到很多人跑过来,听到惊呼:天啊,两个人身上都是血!交通肇事?程风还没清醒,就被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扶着雪柔,一路来到急诊。听见医生对护士说:“两个人头上可能都有伤,快!先清洗伤口。”接着两个护士分别为雪柔和程风清洗头面部的血迹。
雪柔不知道自己什么样子,可是看到程风头上的血顺着脸往下流,吓得大气不敢喘,一时也忘记了自己的疼痛。可是洗着洗着,就听给雪柔清洗伤口的护士说:这个人脸上、头上都没伤,那血哪来的?她又反复擦拭几次都没找到伤口,医生看了看就知道了。
原来是雪柔脸上头上的血都是程风的,他们在车上坐在一起,头挨头,结果程风头上一直流着的血就流在雪柔的头上、脸上以及呢子大衣和咖啡色围巾上。两人一成了血人。
这里医生看着没有伤情的雪柔问道:“你哪里疼?”这时雪柔这才反应过来,觉得右手臂很疼很疼。之后,几个人将程风抱起来放在手术车上,扶着雪柔,一起去了X光室。接着就是拍片等一系列检查。程风的伤很重,脑震荡,头上有外伤。而雪柔右臂肘关节软组织损伤。惊魂未定中上了药,雪柔就在医院陪着清醒过来、痛苦万状的程风,看着他的痛苦,雪柔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后来程风家人赶来了,在他家人的再三说服下雪柔才离开医院,打车去了妈妈家里。
晚上,妈妈帮雪柔洗了围巾,结果洗的水都是红色的。那大衣却一直没洗,那血迹一直在上面,后来成了淡淡的。再后来雪柔来到了南方,那大衣就永远留在北方了。
之后,就是几个不眠之夜。闭上眼睛就是一辆大车直面扑来。雪柔每每吓得一身冷汗,再也不敢闭眼。从那时起,雪柔过马路一直胆战心惊,直到如今。
那一天,雪柔和程风一起和死亡擦肩而过。
之后程风就是接受没完没了的腰椎穿刺、拍片检查、各种治疗,脑震荡一直恢复到春天。雪柔的伤情不重,休息一周就是寒假了,刚好那年当选了局先进,就申请一张疗养票,到广州疗养了。在疗养院也整天被噩梦缠绕着,也时常惦记着远在北方医院继续治疗的程风,默默为她祈祷……
两个月后,雪柔从广州疗养回来。
几个月后程风也痊愈了,这场车祸的代价就是程风额头上的疤痕以及迫使他离开心爱的记者行列。
雪柔对程风说:“幸亏你活过来了,不然,我非疯掉了不可!”
程风对雪柔说:“大难不死,我们必有后福!”
是的!这场车祸使他们原本亲密的友情更加深厚。这份厚重他们将自己用一生来体味!元月五号――成了他们共同的生日。
学生时代的共同爱好使他们有了友情,这场车祸使他们情意更深。他们一起畅想未来,他们从同学到朋友,再到知己,共同走过一段难忘的人生旅途。然而,他们仍然走不到婚姻的殿堂。
也许,前世今生,他们只能做知己!
程风说:“无论哪一个有了痛苦,遭遇了麻烦,我们都知道还有一个知己和自己站在一起!”。
是的,知道这一点,他们就不会孤独。
现在,又要到1月5号了。
雪柔不会忘记这个日子了。其实她又何尝忘记过?原本过马路不怕车的她,现在异常怕了。那个阴影,已经印在脑海里。
他们差一点点就把:“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变成现实。
程风和雪柔,不知该不该相信前世今生,却深深相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四、

  如果往事都是前世,那么,雪柔下乡、参加高考、与程风同学,该都是今生经历吧?
那一年九月,天阴沉沉的。一辆大解放,拉着铁路大院九名应届高中毕业生,来到离家十多公里的农村,那里有一个很祥和的名字:安乐村。
雪柔就在其中。
三个月后,在一望无际的田野里,雪柔听到农村的高音喇叭里传来高亢刺耳的广播,具体说了什么话雪柔已经记不清了,大意是:……被停止了十多年的高考制度,又恢复了。听了广播,雪柔心里动了一下,仅仅一下而已。因为十年文革成就了她整个小学直到高中毕业。这十年,雪柔到底学到多少知识,她心里清楚。哪有胆量去参加高考呢?
如果不是雪柔高中班主任再三通过仍在母校读书的妹妹传话给母亲,如果不是母亲听到消息三次让当时才十四岁的妹妹步行十多公里,前往她下乡的青年点拉她回城,雪柔不敢想象,她怎么会如期坐在了高考的考场,又怎么会一举通过了第一届高考,回到城里坐进明亮的教室,重新成为一名学生!
   不敢回想,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如果,雪柔今生的路又该是怎样的呢?

   那一年,雪柔十七岁。
     她静静的坐在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高考考场里,面对着第一场考试——语文。
  这是她最有信心的一科了。至今她还还能记得的是作文题:《当我填写报考志愿的时候》。
  这个题目令她兴奋。无缘由的。之后她反正挥笔而就了。看看表,还有40分钟。于是,雪柔向监考老师要了张草稿纸,偷偷快速地将作文抄了一遍,藏进口袋里。之后交给了她的班主任—语文老师。老师看了后,高兴的说:我给你这篇作文打90分。
  三十多年过去了,每每想到这一幕,雪柔仍有一种幸福感和满足感。

  第二年春天。
  那一年,雪柔十八岁。
   她幸福地坐在了师范大学的课堂里。
  班级一共36名同学,年龄参差不齐。
   最大一个是老高三,33岁了,班上同学都叫他老大哥。他是浙江杭州人,下乡到了东北,这次成了他们的同学。程风比雪柔大五岁,也坐在同一个班里。其他多数同学都是不同届高中毕业生,年纪也在25、26、27、28岁不等。除此之外,还有四个同学和雪柔同龄的应届高中生,都是19或18岁。
无疑,雪柔就是班级最小中的一个了。
   那一年,刚刚高中毕业,下乡三个月又重返校园,雪柔的阅历、情感都无疑还是一片空白。每天和几个同龄的应届毕业生打成一片,嘻嘻哈哈学习着,快乐着。无需怎么用功,也没有怎样努力,雪柔每次考试的成绩都在班级前几名。另外就是年纪最大的老大哥,他底蕴很深,阅历丰富,成绩自然也名列前茅。
开学两个月后,老大哥向班主任请缨,主动利用晚饭后时间,给同学们义务教俄语。老大哥有很多封面破旧颜色暗黄的书,偶尔他会拿出几本向同学们炫耀,但是,他轻易不借给同学们的,大家只有羡慕着。
   雪柔看过老大哥拿到教室里几本《基督山伯爵》、《子夜》、《安娜·卡列尼娜》、《复活》,爱书如命的她恨不得马上得到它们。
   那天老大哥补课结束,雪柔故意走慢几步,等着一向最后走的老大哥锁好门,在走廊上,雪柔试探着问:“老大哥,你的书,借我一本看看,行吗?”
  “行啊,为什么不行?”
   雪柔高兴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心想:谁说老大哥吝啬,谁说他的书难借,这不,轻而易举嘛。
   于是,雪柔乐颠颠的,双手捧着《子夜》、《安娜·卡列尼娜》、《复活》、《战争与和平》向宿舍跑去。到了宿舍门口,雪柔刚想开门,突然,他想起老大哥的嘱咐:“别让同学们看见。快点看,看完来换”。雪柔赶紧将书藏在书包里,才开门回到宿舍,等同寝的同学都睡了以后,拿着手电筒在被窝里偷偷看起来。

   五、遭遇“爱情”
  那个学期好像特特别漫长。
   盛夏时节的北方,早晚很是清凉。雪柔手里有那么多老大哥偷偷借给她的小说,所以,每天清晨6点,雪柔就悄悄起来,一个人跑到校园的湖边石头上读一会,估计大家起来了,她再回去,收拾洗漱,和她们一起去食堂早餐。因为老大哥不让告诉同学,雪柔虽然觉得这样做不好,但是看书心切,也无暇理会其他了。
   因为这些小说,深深吸引了雪柔,让雪柔看得废寝忘食、如饥似渴。当然忽略了任何事情。包括程风对雪柔的频频关注。
   也正是那一段日子,被雪柔冷落的程风,接受了另一个女同学抛来的绣球。
   而痴迷小说的雪柔,竟全然不知。
   那一段日子,雪柔看完了老大哥幸存的很多世上难得看到的小说,中国的,外国的,古代的,现代的。雪柔不知道他怎么会有那么多珍贵的书。
   直到有一天,老大哥说:“这个周末,到你家串个门,好不好?”
   雪柔家在本市市区,离他们学校大概十多公里路程。每个周末雪柔都回家度周末。老大哥是杭州的,雪柔知道他周末没事喜欢到本市同学家串门,已经去了全部半数以上的同学家了吧。因此雪柔没多想就答应了。
   周六晚上回到家,雪柔对妈妈说:“妈,我们一个杭州老大哥说明天到咱家来玩。”
   妈妈也是南方人,听说此事,就唤起了对同为南方人的同情,于是,第二天就去买菜,准备款待下这个远离家乡的客人。
   星期日中午,雪柔妈妈做好午饭,问雪柔:“你的同学怎么还没来?”
   “怎么知道?反正他说周末来,或者随便说说而已嘛,别等了,我饿死了。”
   一家人刚刚端起碗准备吃饭,门外传来敲门声。
   妈妈说:“去看看,是不是你同学来了?”
   雪柔打开门,果然是老大哥。
   他看起来是精心收拾了下自己。头发向一边梳理得整整齐齐,白皙的方形的脸,左眼皮上一块不是很明显的疤痕。眼睛不大,中等身材,着一件蓝色的卡衣服,黑色棉布裤,脚上穿一双黑面圆口鞋,那时候叫懒汉鞋。这身穿着虽不算讲究,但在雪柔看起来,已经有些不敢认了。这是那个每天衣着随便,略显寒酸的老大哥吗?看起来,今天多了几分精神呢。
   于是雪柔赶紧请他进来。
   妈妈起身让座,问他:“吃饭没有?来一起吃吧。”
   老大哥说有点拘束,说:“不用不用,我吃过了。”
   妈妈说:“你看,赶上了,吃过也再吃点吧?”
   老大哥想了下说:“好吧,那我不客气了,就再吃点。”
   那一次,饭后,就妈妈和老大哥聊天,聊南方的生活,聊老大哥经历。雪柔回到自己小屋看书去了。不知过了多久,听妈妈喊:“雪儿,你同学要走了,出来送送。”
   雪柔抬头看看表,呀,下午5点了,老大哥竟然呆了这么久。
   于是出来,和妈妈一起送他出去。
   看雪柔没说什么,妈妈说:“以后没事,就来家里玩啊。”
   老大哥立刻高兴应承说:“好的,好的。一定来。谢谢阿姨!”
   这个称呼,令雪柔心里好笑了一阵。心想:你又比我妈妈小了几岁?阿姨叫的还挺甜嘛。
   没想到的是,以后每个周末,老大哥都来雪柔家,赶上吃饭,只要雪柔妈妈一让,无论他真吃过还是没吃过,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客气相让,他都必定上桌的。而且,饭后没什么事,他也不走,有时候是雪柔妈妈陪着说话,但是久而久之,妈妈也有事要做,雪柔独自回到自己小屋看书。老大哥就一个人坐在厅里的藤椅上,有时候看书,或者看雪柔爸爸和邻居下棋。
   有一次雪柔出来倒水,发现老大哥竟然靠着藤野睡着了。这时候雪柔有点反感。觉得他也太实在了,让吃就吃,让来就来。完全听不懂人家是例行的客气。而且,累了困了就回去嘛,干嘛还呆在人家呢?
   之后雪柔告诉妈妈:“以后别再对老大哥说客气话了。他听不懂的。”
   可是,尽管以后妈妈不说那句客气话,老大哥还是来,雪柔心里不悦,于是不再对老大哥客气,也不再借他的书了。
可能老大哥看出雪柔的冷淡,在又一个周末的晚上,爸爸值夜班去了。老大哥又在雪柔吃了晚饭,天已经黑了,他还没走的意思。
雪柔的妹妹不高兴了,对雪柔说:“姐,我困死了,让不让我睡觉了?”
雪柔无奈,看了老大哥一眼,他竟然还听不出话里有话,雪柔实在没办法,就下了逐客令:“老大哥,天很晚了,妹妹要睡觉,你回校也要没末班车了。”
老大哥这才站起来,雪柔送他出去,走到院门的时候,老大哥站住了,黑黝黝的天,雪柔看不清老大哥的脸,直觉令雪柔无端的恐惧起来,于是,后退一步,等老大哥出去,可是老大哥却依旧站在门口,说:“陪我出去走走吧?今天心里有点乱。”
雪柔心突突跳着,竟一时语无伦次起来:“去,去哪里?不行,不,不行……”
老大哥说:“就在你家周围转转吧,别怕。就一会,好不好?”
雪柔觉得膝盖在抖,上下牙齿轻轻打着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黑暗里,老大哥手伸了过来,搭在雪柔肩上。雪柔突然被惊醒了,使劲甩开他的手,终于喊出一句话:“不!我哪里也不去,不去!你走吧!”
接着,踉踉跄跄向家里跑去。
进了家门,急忙回到自己小屋。传来厅里妈妈的问话:“你同学走了?”
“嗯,烦死了。”雪柔忙答应着,关好门,躺在床上,心还在突突跳着。一阵的反感,觉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
第二天是周一。
来到学校,雪柔不敢目视老大哥,把昨天这情形偷偷告诉了班上同龄的好友雅丽:“雅丽,再也别理咱班老大哥,他可真烦人。”
雅丽笑了:“怎么了?”
“每个星期天,他都赖在我家,很晚了,家人要睡了,都不肯走,烦不烦啊。”
雪柔掩饰了昨晚老大哥相约的事。
“他也到你家吗?”雪柔问。
“是啊,也总去我家。但是不会呆很久,都是周六下午去一下,周日就说去你家。说你妈妈也是南方人,有共同语言。还有……”雅丽停住了,神秘莫测的对雪柔笑着不语。
“还有什么?快说啊。”雪柔催促着。
“还有,老大哥喜欢你了,嘻嘻……”
  “真的?你可别瞎说,我会生气的!”
“真的,老大哥在我家偷偷对我说的,还让我帮忙,我都对他说过不行了,你们年纪差距那么大,怎么可能?但是老大哥就是不听,他说就是喜欢你,咱们班只有你纤细,老大哥就是喜欢身材好,高挑秀气的。他说你的身材很像他们苏杭女子呢。呵呵”
“天啊,这可怎么办?这可不行,绝对不行!雅丽你得帮我!别的不说,年龄差距也太吓人了。”
“是啊,我也因此劝过他,说你们年令差距太大,不合适。可他就是不听。”
因为这个差距,在雪柔眼里,老大哥的才华、幽默、博学、执着、刻苦等等什么优点都不存在了。
于是,那一段美好的年华,除了上课等正常活动之外,雪柔现在能记得的就是如何躲避老大哥的纠缠了。
就是在雪柔躲避老大哥纠缠的时候,在校园一角,看到了程风与另一个女孩手牵手走着。
雪柔才发现,原来,自己心底的程风,已经和别的女孩恋爱了。
雪柔心变得沉甸甸的。而这几个星期天,老大哥没有来,雪柔心里稍稍放松了一些。
七月初,大家准备期末考试,之后就要放暑假了。
各科都考完,雪柔回宿舍收拾东西,乘车回家了,后几天开了结业式,这个学期就结束了。
快到家门口的的时候,突然,雪柔看到老大哥正开自己家里院门。雪柔心突突跳着,赶紧躲到一栋房后,心想:他怎么又来了?他还要干什么?
家是不敢回去了。
雪柔到了家后院的邻居陆姨家,刚好陆姨女儿小霞在家,雪柔赶紧让小霞去自己家看看家里有没有外人?在干什么?
小霞走了,雪柔在陆姨家等着。
一会小霞回来说:“雪姐,你家有外人,一个男的,在你的房间里看书呢。”
雪柔问:“我妈妈呢?”
“在家呀,在做饭。”
雪柔心想,现在不回去了。看他什么时候走了再说吧。
于是,雪柔让小霞在外面玩,留意看那人什么时候走,回来告诉自己。
之后在书包里找出一本书,在陆姨家看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雪柔肚子咕咕叫了,感到了饥饿难耐。于是悄悄来到陆姨家院子门口,没看到小霞,却看到程风骑着自行车向这边而来。雪柔向着他急切挥手,示意他到这边来。
程风看到了,很快来到跟前,问:“怎么了?你怎么在这里?想邀请我到你家吗?”
“别,不是,你还是带离开这里吧,我家有人。”
“什么?谁在?”
“别问了 ,一会再告诉你。”
于是,程风骑上自行车,雪柔坐上去,沿着街口奔去。
才走几米,隐隐约约听到后面有声音,雪柔回头一看,心差点跳出来。
“天啊!快骑,那人在后面追过来了!”
是的,老大哥在雪柔家吃过午饭,看这么久雪柔都没回来,就出来看看,正好看到雪柔跳上程风车的一幕,就喊了几声。
这边雪柔吓得要命,喊着让程风快骑,程风不明就里,就在巷子里使劲蹬车,拐了几个弯就把老大哥甩掉了。
这个学期终于过去了。
新学期开始了。同学们四面八方回到学校。
那天中午,雪柔宿舍里热闹非凡。大家互相赠送着家乡特有的纪念品。道着别后的思念。
突然听到敲门声,雅丽喊了声:“进来!”
门开了,老大哥推门进来。雅丽回头看了一眼雪柔,挤了一下眼睛,雪柔抬头也看到他了。于是回过头整理自己的床铺。
这时就听老大哥说:“同学们好啊!我这个假期在我们家乡杭州玩了一个夏天,杭州越来越漂亮了。西湖美得如同仙境!”
“是吗?老大哥什么时候带请我们去玩啊。”
“是啊,是啊,如仙境我们不去见证,不是太可惜了?呵呵。”
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说着。
老大哥说:“当然,当然,一定会请你们去玩的。你们看,现在给你们带什么好东西了?”
大家雀跃着围了过去,雪柔依然在整理自己的东西,没有理会。
老大哥就随身书包里拿出一叠东西。
雅丽喊着:“啊!是贺年卡!真漂亮!”
“对,是贺年卡,现在最流行的,这东西,我们江南才有,你们东北可没有。”
“是啊,是啊,我早就想有一张了。老大哥你真好!”大家兴高采烈。
之后,雪柔宿舍六个人里,其他五人都分到了一张那个时候难以得到的珍贵的贺年卡。只有雪柔没有。
老大哥走了。大家面面相觑,除了雅丽,谁也不知道老大哥为什么唯独不给雪柔。
雪柔却没有因此窘迫,反而轻松了,是那种全身心的轻松……
那一年,雪柔十八岁。

   爱说爱笑爱唱爱跳爱做梦的年纪里,雪柔遭遇了一场别样的爱情,却错过了本该属于她的爱情。
   因为老大哥,令雪柔对爱情产生的却是一种恐慌。
   青青校园里,雪柔从不敢独自行走在林荫小路。不敢独自去饭堂吃饭,不敢独自一人在湖边漫步。
   直到那个暑假,那次老大哥唯独没有给雪柔送贺年卡;
   而程风与雪柔,却成了两条并行的铁轨,无论如何,今生只能并行,不能交汇。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18 22: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涉及国家政治的内容已用“……”替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18 22: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行文流畅,创作辛苦,欣赏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19 08:5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清平乐 于 2019-10-19 08:58 编辑

构思完整,刻画精细,文笔生动出彩,人物形象丰满。欣赏佳作、推荐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1%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23:01:4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好久没来这里了。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1-9 00: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佳作欣赏!冬日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1-9 20:4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雪柔前世生在翰林世家。父母只有她一个女儿,家里有丰厚的财产。她从小学得琴棋书画,多才多艺,人也生得漂亮,日子过得殷实。在女孩16岁的时候,媒婆多得简直要把她家的门槛给踩烂了,但她一直不想结婚,因为她觉得还没见到她真正想要嫁的那个男孩。好在父母见她还小,婚事也不着急,便由着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1-9 20:44: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女孩变成了一块大石头,躺在荒郊野外, 四百多年的风吹日晒,苦不堪言,但女孩都觉得没什么,难受的是这四百多年都没看到一个人,看不见一点点希望,这让她都快崩溃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1-9 20: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石桥建成的第一天,女孩就看见了,那个她等了五百年的男人!他低着头行色匆匆,像有什么急事,很快地从石桥的正中走过了,当然,他不会发觉有一块石头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男人又一次消失了,再次出现的是佛祖。
佛祖说:“你满意了 吗?”
女孩说:“不!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桥的护栏?如果我被铺在桥的正中,我就能碰到他了,我就能摸他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1-9 20:47:02 | 显示全部楼层
休息一下吧,他这样想。 他走到大树脚下,靠着树根,微微的闭上了双眼,他睡着了。女孩摸到他了!他就靠在她的身边!
  但是,她无法告诉他,这千年的相思。她只有尽力把树荫聚集起来, 为他挡住毒辣的阳光。
  千年的柔情啊!
-----------非常感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1-9 20: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他们都年轻,雪柔穿一件长长的浅色毛呢大衣,长长的咖啡色毛围巾缠绕在脖子上,末端长长甩在后面,那时就是喜欢那份飘逸。程风呢,一件大红羽绒服,将他自己炫耀得朝气蓬勃。就这样,他们的色彩和青春气息使得洁白冰雪世界越发明艳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1-9 20:4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人的故事。感谢分享,祝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1%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鼓励。
最近很忙,好久没回这里了,见过各位! 晚安!周末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苏ICP备19050466号-1  

GMT+8, 2019-11-21 12:07 , Processed in 1.18847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