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06|回复: 28

[散文随笔] 家有哑兄

[复制链接]

升级   54%

发表于 2019-10-8 20: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家有哑兄

       在落实国家强农富民政策的进程中,农村有一些光棍坐等“五保”、静候救济、争要低保等等,“好的政策养了一批懒人”的现象不断蔓延。
     而我的哑巴兄弟开喜,从不认为自己没成家,从不认为自己没有子女。在他的骨子里,所有的侄儿男女都是他的孩子。
     我的三哥,一个残疾人,用双手收获着丰硕果实,一点一滴积攒,汇聚成新时代满满的正能量。
     我的哑兄,一个智障者,怀着对生活美好的憧憬,一步一个脚印,践行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题记

兄弟情缘
      我们兄弟姊妹六个,我是最小的,大哥在秭归县城从事个体经营,大姐嫁在季家坡村,日子也早就是小康了。二姐出嫁到乡党坪后,又搬回梅花老家。我当教师,算得上是跳出农门了,为了方便工作,在集镇上买了房子。
     三哥开喜先天性聋哑,平时和他沟通基本靠自学的哑语,加上一些家里人发明的手语。比如说睡觉,就把双手放在脑袋一边作睡觉姿势,他就明白怎么了;比如做个把脉的动作,他也就知道是去找医生了;用手依次比一比高矮,他就知道是指的哪个孩子。也就是这样,我们大家庭倒也其乐融融。
      1992年冬父亲去世后,在二哥的安排下,开喜跟着二哥打理农活。母亲就跟着我,照顾我年幼的儿子。
      开喜跟着二哥一年多后,有一天,老二对我说:“开喜一日三餐喝酒,他自己的劳动养不活自己呢。”
      我想想也是啊,那时的农村种田,还要交“三提”、“五统”,除去肥料、种子开支,年底收入所剩无几,开喜顿顿喝酒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于是我就说:“二哥啊,你算算吧,需要我补贴多少,看一个月我是给你10元,还是15元合适?”
       那个年代,我的工资也就一百多元,10元或者15元也不是小数字了。二哥对我的说法不置可否,不了了之。
       然而其意思也或以哑语形式让开喜明白了,终于有一天,开喜不愿跟着二哥了,至于作践了开喜没有,不得而知。
      1999年的腊月,开喜不再与二哥共同生活,跟着我,还有母亲,全家五口人相依生活。
      2001年5月,往日的融洽大家庭不再,演变成两个阵营,二哥独自为营,我们另五个兄弟姊妹成为难兄难弟,两大阵营一晃断绝往来十多年了。

坚韧里的憨厚
      母亲健在,哑兄尚需指导,因此每个双休基本都要回家看看。每次和开喜比划要再见的时候,我都不愿过多转身,看他的眼神——
      记得多年前,开喜在田间不小心摔到坎下,崴了脚,忍着。半个月过去,我回家后,看着他痛苦的表情,他做着手势说他的脚还是疼。
      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他到代石镇上医院,拍片检查,医生说:是骨折了,但是骨折的地方已经开始愈合,没有做手术的必要了,可以买一点跌打损伤的药吃。
      我的心里不是滋味:一个哑巴,坚强的忍着,怕误农事,也或是怕用了我的钱……在代石住了两天,开喜坚持要回去。用手做着动作:说妈妈一个人在家喂猪、拉牛,搞不好。肯定累了,必须早点回去……
      无语,唯有想办法减轻他的劳作,问他需要啥?他摆摆手说没有。
      我想了想,想起和他在林中砍柴锯树,两个人拉锯,直累得我喘气。而他为了让我轻松一点,总是在拉锯时,送上我一程,我只是搭了个手而已。
      于是,我做了个拉锯的动作,买一把电锯吧!并一边做着还可以插上电的动作。他看懂了我的手势,眉飞色舞,我心里愈发隐隐作痛。
      开喜憨厚老实,爱好之一就是喜欢喝点小酒酒,但每顿总是不超过两杯,大约三两酒。有时候他也劝我喝点,做着手势:“劳累了,喝点酒,腰就不疼了。”
      偶尔,我也陪他喝酒,当喝完两杯。我也比划着:“呵,男人,就要喝点酒;来,我们比试比试,好不好?”
     嘿嘿,他做着手势说:不能呢,喝多了不好。他用手指指山的那边,说住对门山头的表哥,现在身体好差,就是因为喝酒了滴。并站起来,作了个一走一瘸的动作,述说表哥因喝酒摔跤的情形。
      我们吃饱喝足了,只要伸出大拇指夸夸他,他都会高兴得手舞足蹈,什么苦、什么累都忘记了。
     一壶老酒沉醉了他的苍桑与期盼。开喜的身子弯成了犁耙,从山脚跑到山顶却挺着腰杆向上,一步一个脚印,默默地挑着日月过山。早晨我醒来时,常能见到开喜从猪圈里扛着栏粪,一马篓、一马篓地沿着山脚,源源不断地扛到地里……

好学里的豁达
      每当儿子离家太久未归的时候,开喜总会询问:“文扬在干嘛呢?”
      我双手做着翻书的样子,踮起脚尖指向遥远的地方说:“他还在很远很远的武汉读书呢。”
      他伸出大拇指,“咿呀!”地点了点头,意思是“我的个儿,这么厉害啊!”
      从他眼神和表情里,我读到了自豪、读懂了羡慕。
      记得还住在老土坯房子的时候,发现在他床头的墙上,用碳末写有一排排的阿拉伯数字,其中“3”字写成了“ε”,方向反了。我的心有一种刺疼的感觉,是不是看着大家都可以上学读书,他也渴望上学呢?
      犹记得刚上幼儿园的外孙子乐乐春节来我们乡下过年,开喜指着大门上的对联,用哑语“咿咿呀呀”教乐乐读了起来。
      乐乐拉着我,指着对联也“咿咿呀呀”装模作样读了起来,我惊异的问:“你读的啥啊?”乐乐笑着说“是三舅爷爷教我的呢!”
      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说“这是三舅爷爷的特殊语言哦。”同时告诫大家“乐乐才上幼儿园,千万不要捣乱了他的语言系统哦。”
      有点不可思议的是,开喜会打“上大人”,确实不知他是啥时候学会的。邻里亲戚常常都败在他的手下。每逢农闲,我们总要陪他打打牌,不带彩的话,他还不打呢。看着他记牌、拆牌、出牌、胡牌,没有丝毫差错,真是神了。
      每到春节,我们搓搓小麻将,开喜在旁边看着,指指点点。麻将终究还是过于复杂,他叹叹气,双手一摊:“耐不活!”于是,我们收起麻将,陪他玩玩“上大人”,侄儿们轮流守候在开喜身边观战。开喜俨然师傅的样子,教侄儿们打“上大人”的开牌、拆对技巧,不时笑声连连。
      从开喜偷偷学写字,到教外孙儿念对联;从熟练的打牌技巧,到渴望学习麻将牌。在开喜淡淡自卑的意识里,从他的脸上,解读出更多的是开心与豁达。

勤劳里的期盼
      耕田种地,开喜是很有主见的。比如该播种了、该蓐草了、该收割了,他从开始的看着别人怎么做,都一一记在心底,从没有耽误过季节。春天种啥、夏天做啥、秋天收获、冬天砍柴,安排得条条理理。
      也不知从啥时起,他天天定时收看电视上的天气预报,对着卫星云图,也略知一二了。尤其是农忙季节,逢卫星云图有雨的标志,他就会叹叹气作罢。
      每年的冬闲,开喜依然不闲。还是早起晚归,到山里砍柴。看着房屋山头的阶沿上堆起整齐的柴禾,老高、老高的,开喜那种满足感溢于脸上,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来了。
      他做着手势“寒假春节要到了,侄儿侄女侄孙们都要回来了,他们回来了就可以在火笼里烤火,好热乎啊。”
      砍柴累、把柴禾扛回家更累。邻里乡亲和他开玩笑,对他摆摆手,做个打牌去的动作:“不干了,这么累,打牌去!”
      他摆了摆手,回应:“不可以啊,孩子们要回来了,冬天冷呢,要烤火啊。”
      开喜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没有成家、没有孩子。在他的骨子里,所有的侄儿男女都是他的孩子。比起那些守候农村,等候老去吃“五保”的人,开喜的胸怀、开喜的精神真是平凡之中的伟大。
      开喜总是对生活充满信心和憧憬。记得大约2002年的时候,那时农村摩托车还很少见,看着我每次搭乘暮阳班车回家,很不方便,于是信心满满地对我做着手势:“我今年多喂两头猪,卖了给你买辆摩托车。”看着他的手势,我充满酸楚。那年月一头猪大约可以卖四百多元,而一辆摩托车至少要四、五千元呢。
      每到过年时节,和邻居比年猪的大小是开喜最为快乐的时刻。他告诉我,张三、李四的年猪都没有我们的年猪大,指着猪蹄子,安排我带两个去吃,还准备给大哥、侄女等等。
      在我们绕围坡,乡里邻居见到他,总是伸出大拇指,夸奖他,赞叹他的勤劳、他的朴实、他的懂事,还有他一年上头从没有休息过一天的辛劳……
      有句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在我们家,我还要添上一句:“吾家有哑兄,犹如有一宝!”

永远的老黄牛
      开喜就像一头老黄牛,一直都是那么任劳任怨。
      记得十多年前,我家买了有头老黄牛,从那时起老黄牛成了我们家的一员,而且每年它都会为我家添上一头小黄牛,而这笔收入也就成了我们家的一笔可观的收入。
      十多年中,老黄牛和开喜成了形影不离的伙伴,每天都是开喜在喂它,一天三餐,喂水喂料,开喜象照顾子女一样照顾着老黄牛,老黄牛也象是懂得感恩似的,特别听开喜的话。
      开喜爱笑,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笑,对老黄牛也是一样。老黄牛爱叫,声音不大,很和善。
      每次见到时,开喜冲老黄牛笑笑,老黄牛就冲开喜轻轻地“哞哞”叫两声。
      家乡的小路上,到处都洒满老黄牛和开喜的身影。老黄牛在开喜的牵引下,慢慢地走在田边地头,一种悠然自得,一种人与自然的和谐。
      春天,开喜在地里浇地、耕耘、播种,老黄牛在地头欣赏着春天的美景,也同时关注着开喜种下的希望。
      夏天,开喜在地里锄草,老黄牛在地头的树下乘凉,看着汗流浃背的开喜,老黄牛的眼中充满了爱怜。
      秋天,开喜在地里掰玉米,每天总是带着劳动果实满载而归。半晚时分,三哥急匆匆去山头牵着老黄牛,悠哉悠哉拴到牛栏。
      冬天,农闲季节,按说该休息一下了,可是开喜赶着老黄牛,耕着板田,以备下雪后冰冻来临,将土壤冻得松松的。
      闲着时,一趟一趟地把秋天没来得及运回的玉米秸往家搬,或是割很多很多的茅草弄回来垫猪圈、垫牛栏。
      一年四季,老黄牛陪着开喜,来来回回穿梭在田地与家这段小路上,一晃又是整整十多年。去年冬天,我们不得不考虑老黄牛的存留问题了。老黄牛竟走向前来,“哞哞”叫着,用头噌着开喜的衣服,开喜和老黄牛从不用语言交流,但是他们有着用语言也表达不了的感情。看着老黄牛,开喜眼里已涌出了泪,但脸上仍然满是笑。
       没过几天,族弟沈开新在同组黎开华那里买来一头刚成年的黄牛,开喜和这头黄牛又继续行走在田间地头……
                                                                         2018年8月2日初稿
                                                                         2019年4月4日凌晨定稿

后记:
      修改完《家有哑兄》,已然凌晨时分。“人间万物皆有情,只是未到情深处。”笨拙文笔情难尽,字斟句酌意绵绵。上天让我遇见你,相对无语泪涟涟。
                                                                         2019年4月4日0:35星期四

作者简介:
      沈开强,男,湖北宜昌人。宜昌市夷陵区作家协会会员、区文史委特约编研员。现供职于宜昌市夷陵区邓太三乐学区,从事教育人事管理工作,静心于乡贤文化研究。参与编撰历史文化名人丛书《历史学家沈刚伯》,作品散见于《三峡文学》、《宜昌文博》、《新三峡》等。
联系电话:15997517545
电子邮箱:skqsxzx690@163.com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9 21:5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细腻,情感真挚,欣赏佳作,预祝榜上高中。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9 16:4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纳入评审。问好。

点评

真的,为我哑兄。每当我回到老家,看着他怪石嶙峋的双手,这个比喻合适吗?我心里疼了,真的疼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9 22:25
感谢,感动。真的,由心之作,不为啥的,仅为感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9 22:09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8 21:54: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壶老酒沉醉了他的苍桑与期盼。开喜的身子弯成了犁耙,从山脚跑到山顶却挺着腰杆向上,一步一个脚印,默默地挑着日月过山。早晨我醒来时,常能见到开喜从猪圈里扛着栏粪,一马篓、一马篓地沿着山脚,源源不断地扛到地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8 21: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喜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没有成家、没有孩子。在他的骨子里,所有的侄儿男女都是他的孩子。比起那些守候农村,等候老去吃“五保”的人,开喜的胸怀、开喜的精神真是平凡之中的伟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8 21: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细腻,人物鲜活。欣赏佳作,预祝楼主榜上高中。

点评

感谢,感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8 21:5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54%

 楼主| 发表于 2019-10-8 21:5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9-10-8 21:55
文笔细腻,人物鲜活。欣赏佳作,预祝楼主榜上高中。

感谢,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8 22: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而我的哑巴兄弟开喜,从不认为自己没成家,从不认为自己没有子女。在他的骨子里,所有的侄儿男女都是他的孩子。
     我的三哥,一个残疾人,用双手收获着丰硕果实,一点一滴积攒,汇聚成新时代满满的正能量。
     我的哑兄,一个智障者,怀着对生活美好的憧憬,一步一个脚印,践行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8 22: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喜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没有成家、没有孩子。在他的骨子里,所有的侄儿男女都是他的孩子。比起那些守候农村,等候老去吃“五保”的人,开喜的胸怀、开喜的精神真是平凡之中的伟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8 22: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壶老酒沉醉了他的苍桑与期盼。开喜的身子弯成了犁耙,从山脚跑到山顶却挺着腰杆向上,一步一个脚印,默默地挑着日月过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8 22: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喜总是对生活充满信心和憧憬。记得大约2002年的时候,那时农村摩托车还很少见,看着我每次搭乘暮阳班车回家,很不方便,于是信心满满地对我做着手势:“我今年多喂两头猪,卖了给你买辆摩托车。”看着他的手势,我充满酸楚。那年月一头猪大约可以卖四百多元,而一辆摩托车至少要四、五千元呢。
兄弟情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8 22:3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细腻,语言朴实。佳作拜读!问好老师!预祝楼主榜上高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36%

发表于 2019-10-9 10: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吾家有哑兄,犹如有一宝!兄弟情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9 17:00: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壶老酒沉醉了他的苍桑与期盼。开喜的身子弯成了犁耙,从山脚跑到山顶却挺着腰杆向上,一步一个脚印,默默地挑着日月过山。早晨我醒来时,常能见到开喜从猪圈里扛着栏粪,一马篓、一马篓地沿着山脚,源源不断地扛到地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9 17: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开喜淡淡自卑的意识里,从他的脸上,解读出更多的是开心与豁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9 17:0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句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在我们家,我还要添上一句:“吾家有哑兄,犹如有一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9 17: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天,开喜在地里浇地、耕耘、播种,老黄牛在地头欣赏着春天的美景,也同时关注着开喜种下的希望。
      夏天,开喜在地里锄草,老黄牛在地头的树下乘凉,看着汗流浃背的开喜,老黄牛的眼中充满了爱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9 17: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年四季,老黄牛陪着开喜,来来回回穿梭在田地与家这段小路上,一晃又是整整十多年。去年冬天,我们不得不考虑老黄牛的存留问题了。老黄牛竟走向前来,“哞哞”叫着,用头噌着开喜的衣服,开喜和老黄牛从不用语言交流,但是他们有着用语言也表达不了的感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9 17: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委婉的笔调,真挚的感情。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9 21:52: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壶老酒沉醉了他的苍桑与期盼。开喜的身子弯成了犁耙,从山脚跑到山顶却挺着腰杆向上,一步一个脚印,默默地挑着日月过山。早晨我醒来时,常能见到开喜从猪圈里扛着栏粪,一马篓、一马篓地沿着山脚,源源不断地扛到地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9 21: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句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在我们家,我还要添上一句:“吾家有哑兄,犹如有一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苏ICP备19050466号-1  

GMT+8, 2019-10-22 22:35 , Processed in 1.15722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