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3|回复: 8

晒暖暖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29 12:54: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凛冽的西北风呼呼地刮了几天,冷峻的冬日笼罩着白蟒塬。太阳变得很吝啬,透过薄雾终于露出半张笑脸,把阳光懒洋洋地撒向凋敝的万物。
中午时分,阳光冲破了雾霭,射出万道光芒。猫在家里过冬的赵富贵,被射进院子里的阳光所诱惑,他准备出去晒暖暖。赵富贵特意穿了一双赵小芳新做的棉窝窝,他试着走了走,还挺舒服,然后就出了门。
冬季,是白蟒塬农闲的季节,又是寒冷的季节。农村人为了节省能源,一般不生火取暖,其实也没有钱去买煤,取暖基本靠抖。但有一个传统一直保留着,那就是烧炕取暖。如果下雪,需要烧两次炕,早上和晚上,各烧一次,人们在炕上度过大部分时光。在炕上,妇女们可不会浪费这闲暇时间,手里总有干不完的针线活。
现在是中午,艳阳高照,猫在家里的男女老少不约而同地出来晒暖暖。女人们出来,总忘不了手里拿个活计,王慧敏是个例外,因为大女儿可以帮她干完针线活。男人们出来会端一壶茶水,要么拿个旱烟袋抽烟,也有人拿些烟叶自己卷纸烟抽。赵富贵双手插在袖筒里,脚上的新棉窝窝发出咣咣的响声,赵富贵不停地看看脚上的新棉窝窝,生怕尘土落在上面。
村里的大槐树是大家习惯的集合地点,只要有人坐在那里,一会儿就会聚集好几个人。他们向着阳光排排坐,然后就开始在一起谝闲传。
赵有粮坐在墙下面一隅默默地抽烟,阳光洒在他黝黑的脸上,明明是一副贫农的脸,却有着富农的成分,这让他很抬不起头;王耀祖背倚一棵歪脖子槐树,悠闲地翘着二郎腿,破产地主的成分他也不在乎;赵富贵找一个背北面南的避风地方,倚着麦秸垛子坐了下来,贫农可是他最好的保护伞,他有着天然的优越感。不一会儿,又来了几个男人,或蹲,或坐,或靠……各自选择自己舒服的姿势,晒着太阳。
二妈、大馒头、彩云妈和王慧敏,不约而同地来到大槐树处“集合”,这里是村里的“新闻发布中心”。
一副农村晒暖暖图就形成了,三个一团,四个一堆,或说或笑,或谝或闹,边抽旱烟边晒暖暖,靠着太阳增温,享受天赐恩泽。
赵富贵习惯性地装了一袋旱烟,点着了,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一团云雾。日头暖洋洋地照在身上,如暖流一般,隔着棉絮直朝袄里钻。赵富贵看没人注意到他穿的新棉窝窝,就故意翘起二郎腿,那腿翘的老高,就在王耀祖的眼前晃悠。
“吆!富贵,穿了一双新棉窝窝,样子还很特别,很暖和吧?”
王 耀祖终于注意到自己的新棉窝窝了。
赵富贵悠闲地吞云吐雾,做出并不在乎的样子,“太阳底下穿着棉窝窝,还有点儿热。”
王耀祖羡慕地说:“人常说‘饭后一锅烟,胜过活神仙’,我看富贵现在就过的是神仙的日子。你是‘老婆娃娃热炕头’,如今啥都有,还有自来红的贫农成分,真是让人羡慕死了!”
“那是,知足!”赵富贵又悠闲地吐了一口烟。
“看你的棉窝窝阔的很,小芳做的?”王耀祖盯着赵富贵的棉窝窝说。
“是呀!怎么样,暖和很,你让你女子给你做嘛。”
“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知道我没有女子,故意寒碜我呢!”王耀祖显然很失落,瞪了赵富贵一眼。
“有女子咋?我看我那三个女子都顶不住人家小芳一个女子,里里外外一把手。”彩云妈插话说,充满了羡慕。
“可不是,自从小芳回来,慧敏我很少见你做针线活。”大馒头说。
“女子是贴身小棉袄,说的对极了。自从小芳回到我家,除了地里活,做饭和针线活我都成了甩手掌柜的了。那鞋都做了半个柜,都快放不下了,你说急人不?”王慧敏得意洋洋地说。
“吆!看把你得意的,女子迟早要嫁人,女子出嫁了,我看你靠谁?”大馒头一幅不服气的样子。
“咦!你说的对,我还没想到,我让女子多留几年。女子嫁出去了,就是泼出去的水,有小芳在,也好让我轻松轻松。”王慧敏若有所思地说。
几个人不再说话,各自干着自己的针线活,想着自己的心事。赵富贵听了别人的夸赞也感觉心里暖暖的,他也觉得小芳回到
家里以后,家里的生活过的井井有条,人说女子就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看来还真是说对了。
赵富贵得意地继续摇着他的二郎腿,微闭着眼睛,倚着麦秸垛子晒太阳,闭目养神,静静地享受着暖阳。
《长寿秘诀》中说,“清晨略进饮食后,如值日晴风空,就南窗下,背日而坐”。白居易有诗云“杲杲冬日出,照我屋南隅。负暄闭目坐,和气生肌肤。”看来这晒太阳还是养生的好方法呀。
“大,我大姐问啥时候吃饭,都准备好了。”赵小花跑过来问父亲赵富贵。
“啥饭?”赵富贵问。
“俩米面。”赵小华说。
“去,给我端着来!”赵富贵命令道,引来其他人羡慕的目光。
“美死你,你两口就像雇了个丫头,啥活都替你们干了!”大馒头不服气地说。
“不像你,只有一个傻儿子,只会出蛮力,啥也干不了。”王慧敏说着,自豪地站起身来,回家去了。
“说话太气人了,走!回家做饭去了,谁让咱享不上女子的福。”大馒头站起来,生气地回家去了。
“唉!一人一福。”其他的妇女们发着感叹,纷纷放下手里的针线活,回家做饭去了。
大槐树底下,少了女人这台戏,立刻冷清了许多。男人们看着小小孩们嬉笑打闹,等待着家里人叫回去吃饭。
大一点的孩子踢毽子或者扔花包。大男孩玩一种游戏叫打“猴”,木头做的,几寸长的木棍,两头削尖。用木棍打“猴”,看谁打的远,远着获胜。
不一会儿,就听见英嫂喊:“毛蛋,吃饭了!”其实大家都知道,叫孩子只是一个代名词,她的意思是告诉家里人:饭熟了,都回来吃饭。
男人们逐渐被家里人喊回去吃饭了。他们只是暂时地离开,回家端一老碗饭,又出来聚在一起晒太阳。有吃ran面的,有吃汤面的,也有吃两米面的,也有吃稀粥的,大家似乎在“赛”谁家的饭好吃,“赛”家里人的手艺,也“赛”谁家的日子过得好一些。又一场聚会开始了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29 21:2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槐树底下,少了女人这台戏,立刻冷清了许多。男人们看着小小孩们嬉笑打闹,等待着家里人叫回去吃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29 21: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一点的孩子踢毽子或者扔花包。大男孩玩一种游戏叫打“猴”,木头做的,几寸长的木棍,两头削尖。用木棍打“猴”,看谁打的远,远着获胜。
不一会儿,就听见英嫂喊:“毛蛋,吃饭了!”其实大家都知道,叫孩子只是一个代名词,她的意思是告诉家里人:饭熟了,都回来吃饭。
男人们逐渐被家里人喊回去吃饭了。他们只是暂时地离开,回家端一老碗饭,又出来聚在一起晒太阳。有吃ran面的,有吃汤面的,也有吃两米面的,也有吃稀粥的,大家似乎在“赛”谁家的饭好吃,“赛”家里人的手艺,也“赛”谁家的日子过得好一些。又一场聚会开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29 21:2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朴实,乡土气息浓郁,百姓的真实生活。欣赏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3 08: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欣赏,品味精彩。祝福新年快乐,期待分享更多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9-1-22 12:35 , Processed in 0.671875 second(s), 14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