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6|回复: 6

下乡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21 17: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卢祎 于 2018-12-22 11:15 编辑

下乡
文/卢习洪
     今年3月的一天晚上,二十一时许,门开了,原来是老婆回来了。
     “来!老婆把包给我,今天为何这么晚才回来呀?在外忙碌一天,累了吧?”
     “不累,今天生意还不错,所以就多开了一会儿,让你跟松儿久等了。”
     “正好,我今天下班也晚,饭也刚做好,叫松儿出来,咱们吃饭吧!”
     “哦!刚才陈老板打电话来,叫你给他去个电话,他说下午打你的电话老是打不通,就打到我这儿了。”
     “嗯!他没有说什么事呀?”
     “没说,只叫你给他去个电话。”
     “是不是爸的事情交警队有什么消息了?”
     在去年12月31号的那天晚上19点左右,我岳父在贵黄公路大梨树路段出了车祸,不幸于2012年元月5日去世。事过一个多月后,肇事逃离司机被贵阳清镇大队警方抓获。司机蔡森林是盘县城关镇人,前段时间听说他家属跟交警队提出,希望能跟我们私了,争取得到我们的谅解,那也是双方都所希望的。
     “也许吧!”
     “那好!吃完饭后就打。”
     老婆她大舅家的老三这些年在外面包工程找了钱,乡里乡亲的、亲朋好友们都叫他陈老板。
     “喂!三哥呀,你好!你找我,什么事呀?”
     “也没有什么大事,我们准备这个礼拜六去龙滩口给你大舅爷上坟,也就是3月17日,你们休息吗?”
     “那好,这个礼拜正好休息,自过完春节上班以来我们还没有休息过嘞。”
     “那行!到时候我叫晓飞哥开车过来接你们。”
     “好吧!”
     晓飞哥是陈老板的司机,听说也是开年才来的,原来给陈老板开车的是他一位堂兄,据说,是因为工资的事情,弟兄间闹的有些不愉快。后来陈老板给辞退了。晓飞哥是经别人介绍来,包吃包住每月3500元。
     陈老板家父亲是去年去世的,照当地习俗,在来年的清明前,晚辈们要对新坟进行祭拜挂纸,以表示对去世的老人一种哀悼和怀念。
     在去年,真不幸,我们的老人先后走了两位,一位是我老婆她大舅,另一位就是我岳父。前两天,他们田家族下晚辈们也刚去我老岳父坟前,给他带去了祭品和纸,进行了祭拜。我岳父生前一辈子唯一的爱好就是好喝那杯酒,于是,在那天孩子他大舅特意给他老人家买了一瓶好酒。
     3月17日那天,我起得特别早,因为还得去叫上孩子他大舅,我们说好要一起去。清晨,温和的阳光照耀着大地,万物似乎也才刚刚苏醒。在铁路小区,我家小商店的门前,一辆黑色丰田轿车早早就停在那儿,黑黝黝车身在晨光的照耀下特别的刺眼。
     8点10分,我们坐上晓飞哥的车,在小鸟的高歌中出发了。几分钟的车程,我们来到贵阳西货场。
     陈老板就住在货场旁边铁二局家属区里,晓飞哥并没有把我们直接带到他家里,而是来到铁二局家属区正后方一个集装箱市场。
     据说这个集装箱市场是西南地区最大的集装箱中转站,我们是从市场的后门进去的。晓飞哥说:“因为从大门进入市场的车辆很多,整天来里面拉货送货的车辆真是川流不息,大门的外面,各种各样车辆,在他出来的时候就早已经排成了长龙。”
     这个市场已开工建设两年多,但现在还没有整体竣工,看样子,现在是边建边用。晓飞哥把车子开到一栋平房前面的坝子中间一块空地上停下来,在坝子的空地上,还有三辆白色越野车,有一辆金杯皮卡和一辆红色轿车。“这些车今天都是要去陈老板家的老家——平坝十字乡龙滩口村,去给陈老板父亲祭坟的。”晓飞哥说。
     哇!看今天这架势还真不小呀!在坝子的四周,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堆堆的木板和钢筋,一看就是一个建设工地,这栋平房就是陈老板在这个工地的办公室,共有四间屋子。每间房子中间都有一张办公桌和一张三人坐长沙发。
     我们刚到,看是时间也差不多了,老板娘孙平平走过来跟我们打了个招呼,便组织人们准备起身,从办公室走出来男男女女还有几个小孩共二十多人。“走在最前面身穿白色上衣打着领带那位就是陈老板的上司,人们都叫他谭伯。走在谭伯后面带着遮阳帽手里牵着小孩的就是谭伯的女儿,后面几个跟陈老板一样,都是谭伯的手下,如今都是上百万的大老板。”晓飞哥给我们一一介绍着。
     “你看见没?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谭伯的闺女,你看她那穿着,那打扮,真叫人仰慕,也叫人养眼咯!要是在我们农村,早就让人笑掉大牙了。”晓飞哥边说边用手指着。
     陈老板在谭伯手下干,也有十六七个年头,钱也挣了不少。记得96年7月,我刚到铁路上参加工作,两个月后,认识了我现在的妻子小田,那时小田的父亲是我们的班长,大家都叫他老班长。据小田说,今天的陈老板,那时还是在谭伯手下的一个小工。十多年过去了,陈老板跟那时比真是今非昔比呀!
     8点30分,六辆车组成的车队从贵阳西货场出发了,今天陈老板自己开他的本田轿车走在最前面,我们跟晓飞哥换乘一辆越野型的金杯皮卡,走在车队后面。
     几分钟后,我们从美丽的花溪河畔进入王宽收费站上了环城高速。不到10分钟,晓飞哥的车就掉队了。晓飞哥说:“今天,老板要威风一下,自己开他的丰田,人家是老板!我只好开这辆金杯车,车子不一样,速度也就不一样咯!你看,连他们一个人影也见不着。”
     “唉!没事,安全第一吗!”
     在这个阳春三月的季节,公路两旁到处是金黄色的油菜花,唤发出春天的气息。车子在公路上飞驰着,迎面扑来一阵阵乡村泥土的芬芳,让人心旷神怡。
     嘟嘟!晓飞哥电话响了,是老板打来的。“喂!我们已经到红褔厂了,啊!要多少响的?”
     “好!100响烟花一桶,两千响的炮竹六柄,你们就到家了?那好,我们赶后就到。” 陈老板给晓飞哥打来电话,叫他买烟花爆竹。
     “飞哥,看的出呀!今天老板是要向村民们证实自己的身份。”
     “唉!你是不知道,这算什么呀!他们那里的人都喜欢听山歌,在今年春节期间,老板出资在省城请了一帮唱山歌的专业人士,在他们龙滩口唱了两三天嘞。听说花了好几万咯!陈老板在他们十字乡都是很有名的,据说今天乡里和派出所的领导都要去他家。”
     按当地的风俗,去给长辈上坟,我这个当外侄婿的也得买一柄炮竹和一坨纸上车。以表示我们对去世的大舅一种哀悼吧!
     20多分钟的路程后,车子很快就经过平坝县城,绕过十字乡,进入一条乡村公路,沿着这弯弯曲曲乡村公路,越过几个小山坳,在山间有一个村子——龙滩口,陈老板的老家就坐落在这个村子的中间。
     上午10点左右,我们来到龙滩口,晓飞哥把车停到陈老板家屋后的那篇树林中,因为陈老板的院子里停满小轿车,已经没有车位。
     今天来的人还真不少,院子中间四张桌子都坐满了人,有的在品茶闲谈,有的在斗地主,还有一帮人围成一大圈在摇色子。有人不停的喊着,我的大,我的小,这是摇色子的一种叫法,在农村很流行,一旦遇上某家有喜事,不管红喜还是白喜,大家就会以摇色子这种方式聚在一起。
     酒弟家正屋里有两桌人在玩麻将,有谭伯他们几个,刚才在贵阳西货场见过,另外的几位不认识。陈老板从里屋出来,“来!来!来!给你们介绍介绍,这是我们十字乡的吴乡长跟周主任。”
     “哦!吴乡长,你们好!”
     “你好!那位是?”
     “哦!他是派出所的马所长。”马所长站起来跟我握手,便问:“老陈,这俩位是?”
     “哦!他们是我表弟,来自贵阳,刚到,都是铁路上的。”
     “来,大家一起玩吧。”
     “不,你们玩,我去外面看看。”
     “哦!酒哥,你好!来了多久?”
     "我昨天晚上就来了,老板叫我来给他煮菜。"
     大姨妈家老大彭发发和陈老板家四弟,他们两位平常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奢好,喜欢喝酒,十次喝酒有八次肯定是醉的,所以大家就叫他俩,一个酒哥、一个叫酒弟。酒哥酒弟原来也跟陈老板干过。酒弟对酒时情爱独钟,一见酒就醉,由于工作的性质,为了他的安全,陈老板把他给辞退了,现在在家务农。酒弟困难的时候,老板也会给他一些零用钱。酒哥因老表间一些鸡毛蒜皮的事,闹不愉快,现在主要靠做点小生意谋生,虽然挣钱不多,但酒哥很有骨气,但像几天这种事,酒哥没有推脱的理由,老板就是不喊,他也得来。但酒哥有另一个奢好——好赌。一旦遇上几个赌友,他可以什么事都不管,坐上桌子,手机一关,与世隔绝了。据说在今年春节期间,刚过完三十夜,他就跟家人玩失踪了,管他三七二十一,手机一关,就跟一帮赌徒混在一起,一睹就是几天几夜,直到输完一年辛辛苦苦挣来的积蓄。听酒嫂说,他有时还欠一屁股的债才回来。就这个,老表弟兄还跟他封了一个外号叫他征哥。因他酷爱赌博,老婆常跟他吵架,有时还闹离婚的事。
     "11点40了,来,酒哥,你在外面叫上四五个人去后面林子里车上把烟花和炮竹拿来。""还有你,酒弟,去被一些祭品——水果,糖什么的,酒在我车子的后备箱里拿吧,小心点,千万别弄坏了。"
     "不就一瓶酒吗,就算坏了又有什么呀,还老板?真小气。”酒弟心里在想。
     酒弟从家里端来香蕉、苹果和大白兔糖往桌子上一放,便走到陈老板那辆黑色丰田轿车旁,打开后备箱一看,难怪,叫我小心点,原来是这玩意——两箱金子大元帅呀!酒弟站在那儿,浑身不自在,就像酒虫在身上爬一样。他张开大嘴,舌尖在不停的打转,轻脚轻手从箱子中取出一瓶来,爱不释手的老站着,一动不动。
     “喂!酒弟,你在干嘛嘞?老板叫你嘞,快点。”
     “哦!马上,都准备好了。”
     “哎!酒哥他们嘞?”
     “来了,烟花爆竹全都在那儿嘞。”
     “那好,征哥,你到厨房把陈老大跟陈老二叫来,我得给大家说两句。”
     “好的。”
     大哥二哥来了,大家都到齐了。陈老板转身站在屋檐下的石梯上,对大家说:“今天我兄弟四人选择这个吉日给我父亲祭坟,是个好日子呀!在此,我衷心感谢从百忙中来参加我父亲祭日的吴乡长、马所长和周主任,还有这么多年一直关心和帮助我的谭伯——我的领导,还有我几位同行以及在座的各位亲朋好友,谢谢大家!给大家鞠躬了。各位有请,下面我们就准备上山吧!”
     三月的龙滩口,在陈家大院,显得格外的热闹,从大院的前方,放眼望去,一层层的梯田,就像一个个叠加而又不能完全重合的明镜,正当中午,天空高挂的太阳倒影在梯田中,格外让人有几分遐想。
     陈老爷就葬在西边一公里开外的凤凰山的半山腰。大家沿着山下的一条乡村公路走了不到10分钟的路程,大家开始放慢了脚步。陈老板走在最前面,大家顺着一条崎岖的山路开始进入山间。大家相互搀扶着,30分钟的路程后,我们来到陈老爷的墓前,在靠左边还有一个旧坟。
     陈老板介绍说:“那是我爷爷的坟。”这是陈老板父亲生前的一个愿望——陈老爷临终前对他说,在他死后要跟自己的父亲在一起,所以陈家四兄弟也如了老爷子心愿。
     吴乡长站在两个坟后面的一块大石板上,挑眼望去,抬手指着前方说:“你看,老陈呀!你家祖坟风水好呀!你看前方这条清水江,你再看看这两座坟就像两条并肩航行的两膄船,在那滔滔江水中缓缓向东去。”
     “那是!那是!”
     “要发!要发!”吴乡长好像把自己当成了风水先生,大家都笑了。
     “呃!吴乡长,听说国家投入准备在这清水江的上游筑一条大坝,是真的嘛?”
     “是呀!上面派人都下来好几次了,并进行多次勘测,是个大的水利工程咯!据说国家投资两个多亿,到时候在你们这一带发展是很快的哟!国家近几年来大搞开发西部,发展西部。国家政策好,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也很快。”
     “是呀!今后还要靠你乡长大人关照关照,到时看能不能在上面包点小工程咯?”
     “唉!我看你们谭总有这个实力,有机会,大家发财吗!”
     酒弟、酒哥,他们在两座坟墓四周围满三层爆竹,坟前的两张石桌子,上面摆放着好多祭品,烟花放在两坟的中央。坟的碑脚插满香和烛,火心点缀,在烟花和爆竹的巨响中,今天的龙滩口、龙滩口的凤凰山上,显得格外热闹。一切都准备就绪,先由陈老大,再是陈老二、陈老板、陈老四,陈家四兄弟在坟前三叩首一一跪拜,心里都许下自己的心愿,望两位老人的在天之灵保佑他们。
     袅袅飘逸的烟圈,围绕在坟墓的上空,给人遐想的空间,大家在这山水间美的意境中开始缓慢下山。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21 23: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行文流畅,故事完整。标点符号尚需校对,特别是人物语言没有双引号,影响读者赏阅。

点评

谢谢老师指正!已修改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2 09: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2 09: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12-21 23:39
行文流畅,故事完整。标点符号尚需校对,特别是人物语言没有双引号,影响读者赏阅。

谢谢老师指正!已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25 08: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细腻,欣赏佳作,问好。

点评

谢谢!遥祝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6 00:2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6 00: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莲花王子 发表于 2018-12-25 08:20
文笔细腻,欣赏佳作,问好。

谢谢!遥祝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27 10:5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完整,情节感人,文笔精彩,认为鲜活。慰问作者创作辛苦,期待更多佳作分享!

点评

谢谢版主提读!遥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7 22: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22:2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平乐 发表于 2018-12-27 10:56
故事完整,情节感人,文笔精彩,认为鲜活。慰问作者创作辛苦,期待更多佳作分享!

谢谢版主提读!遥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9-3-22 02:23 , Processed in 1.234375 second(s), 2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