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3|回复: 12

长篇小说《紫槐花》第三章

[复制链接]

升级   0.04%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朦胧的月色中,梁晓玉泪眼模糊,根本看不清紫槐花是否开放。微风里,她仿佛闻到了紫槐花的芳香。
眼下,正是桃花盛开之际,哪来的紫槐花的芳香?梁晓玉偏偏就闻到了。
那日,正是紫槐花盛开的季节。梁晓玉背着书包,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当她一进村,就见班长那熟悉的身影,站在村口的紫槐树下。梁晓玉不禁心中大喜,此刻,她最想见的人就在眼前,她那颗不安分的心“砰砰”地跳个不停。她用自己细嫩修长的手指压住胸口,唯恐心脏跳出体外。
站在紫槐树下的班长,真是个俊秀健美的青年。他站在那里,右肩上挎着一个绿色军用书包。他的手,时不时抬起,梳捋着被春风吹乱的头发。虽然,班长的头发有些凌乱,却一点也不影响班长那和谐的容貌。无论是那浓浓的眉毛,高耸的鼻梁,还是那双明亮的眼睛,以及他的一举一动,都流露出年青人少有的英武神态。
梁晓玉远距离的,仔细地欣赏着,班长那英武的风姿,心里盘算着,班长他咋会站在这里,莫非是为我而来?此时此刻,梁晓玉心里在打鼓,她很紧张。日日想见的人,就站在离她不远的紫槐树下。她反倒不知所措了。她往前走着,离班长的距离愈来愈近。她索性低下头,装作没看见一样,从紫槐树下慢慢走过。
“梁晓玉。”班长这一声召唤,梁晓玉的心简直要跳出来了。她轻轻的长舒一口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回过头:“班长,是你啊?你咋会在这儿?”她说话时,不敢正视班长,只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烫。
“今天,学校里开运动会,放学早点儿,我回家看看。”班长说话不同往日,多少有些结巴。
“回家?班长回家也不路过我们这里啊!”梁晓玉说话间,禁不住“咯咯咯”地笑出声来了。
“我,我想,我是想……”
“你想。你想的和我有关系吗?”梁晓玉故意刁难起了班长。她的话一说出口,班长的脸上红一阵紫一阵的。她仔细地观察着班长,心里多多少少地有些后悔。实际上,梁晓玉从见到班长那一刻起,她就明白了。今天,班长的到来,就是奔着自己来的。她更明白,班长的心里有她。她心里感到了,感到了无比的幸福。觉得美滋滋的。
此刻,班长心里准备的一大堆,想说给她的话,被梁晓玉的“刁难”给挡回去了。他把肩上挎着的书包转到胸前,从里边掏出来一本书,还有一个非常精致的长盒子。捧到梁晓玉面前:“这是一本复习资料,我觉得不错,就给你带来了一本。”班长说着话,两脚往前挪了半步。
班长将手里托着的那本复习资料,还有那个小长盒子半送半塞地,有些强行地塞到梁晓玉手中。他右手指着那个精致的长盒子道:“这只钢笔不错,我想,我想你一定会喜欢。我就给你带来了。”班长停顿了一下:“希望你能够喜欢。”
她本想再“刁难”一下他的,可当班长的话说完,梁晓玉反倒觉得自己不知所措了。她不由自主的,接过班长塞过来的复习资料和钢笔,捧在手里,怵在那发呆。当她缓过神来时,班长已经跑出十几米远了。
“你这个男子汉,也会害羞啊!”梁晓玉嘀咕着,禁不住又“咯咯咯”地笑出声来了。
“晓玉,晓玉……”夜幕里,梅三嫂在寻找晓玉。她的喊声打断了晓玉的思绪。
梁晓玉没有回答妈妈,只是木然地朝家中走去。
“死丫头,漆黑摸瞎的你跑出来,多让人担心啊!”梅三嫂看见了夜幕中,女儿的身影,抱怨道。
梁晓玉依然没有吱声,麻木地往家里走去,仿佛不知道妈妈的存在一样。梁晓玉进了自己的屋里,没精打采地往炕上一趴,泪水禁不住地淌了下来。
姐姐梁清玉无情地横叉一杠子,把她和马宏伟阻隔在了天河两岸。已经够难受的了。偏偏在这时候,她又回想着那日。
回想那日,班长送给她的礼物,她爱不释手。
那礼物是她的最爱。班长溜走了。她目送着班长,消失在山路的拐弯儿处。
班长走了,梁晓玉急不可待地打开复习资料,她眼一亮,发现复习资料里夹着一张纸条。此刻,她的心简直快跳出体外了。她压抑着激动。把纸条贴在胸前,任凭自己的心脏澎湃。她想立刻打开纸条,又不忍心就这么轻易的打开。她轻轻的闭上媚眼,只觉得,自己驻足在云里雾里。良久,她打开了字条。那英子秀美的字迹,越入梁晓玉的媚眼:
你天真,
天真地像一只百灵鸟。
我愿长出一双翅膀,
伴你,
伴你飞翔,
飞翔到遥远的山岗。
那远远的山岗,
一定有,
一定有我们共同的梦想。
……
梁晓玉读着读着,她哭了,哭的很伤心,已是泪流满面,那泪水,洗刷着多日来的思念之苦;梁晓玉笑了,她笑得开心,笑的泪流满面,她抬起头,遥望班长那身影消失的地方,心里默默言到:看来,看来你是知道我爱你,谢谢你。为了你,我可以放弃我的生命……

此刻,回想往事,梁晓玉的心里觉得更痛了。她趴在枕头上,泪水“亲”湿了她的花枕巾。
妈妈来过了,都说了些啥,梁晓玉并不知晓。妈妈走出她的房间,她怕自己的哭声传出去,用毛巾把自己的嘴堵住了。她后悔,后悔当初,当初不应该听信妈妈的,跟班长说那样的话:“我们还都小,摆在我们眼前最主要的任务是学习。我爸妈都是明白人。他们说了,等我们到了年龄,你再到我家来提亲。”
虽然,梁晓玉这些话说的都是实话,可班长他一定是误会了。如果不说那些话,班长就不会误会。她更后悔的是,不应该将班长送给她的礼物退还。她恨,恨班长误会了她。把她的实话当做了谎言。
梁晓玉将礼物退给班长那天,班长木然地站在那里,手里捧着完璧归赵的礼物,一动不动。梁晓玉说完那番话,是哭着跑步离开的。班长并没有追出去,梁晓玉不知道,那是因为班长太爱她了,班长不想让梁晓玉受到一点点的伤害,班长明白,自己还不能给梁晓玉幸福,毕竟,他只是一个班长,其他什么还不是。
在那青葱的岁月里,
你的眼神中,
常常会流露出深情,
傻乎乎的我,
却没有自信,
没能拾起你那一份真情。
虽然,
也曾为你相思,
也曾在梦中与你牵手。
然而,
胆怯的我,
依旧没敢约你同行。
我与你擦肩而过,
转眼间
也许就是一生。
让我把那份真情,
铭记,
打包深藏。
宛若有来世,
定能把那份情,
变成永恒,
变成永恒……
那天,天真的梁晓玉猫在被窝里语,偷偷的哭了整个晚上,她只盼着有那么一天,她的班长,能够到家里来提亲。
自打学校毕业回到家里。曾经来过几次提亲的。都被梁晓玉婉言谢绝了。爸妈都没有说啥,但他们的心里明白,梁晓玉是在等一个人,等她当初的班长。做父母的即便再了解女儿的心,那也不能将女儿给人家送上门儿去不是?
确实,梁晓玉一直幻想着有那么一天,她的班长,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出现在她的家里。真的能够到家里来提亲。
等来等去,梁晓玉等来的却是班长即将成亲的消息。虽然这个结果已在她的预料之中,她依然是伤心透了。
如今,经过时间的磨砺,梁晓玉那颗揉碎了的心,渐渐开始愈合,而且,又遇见了一位像班长一样潇洒,敢于承担的马宏伟。她觉得马宏伟就是上帝派来补偿她的。可天真的梁晓玉,万万没有想到,她和马宏伟交往的时间还不长,半路上却杀出来一个程咬金。
她的真爱与梦同去,
爱几多,
伤几多。
留下回忆的人
是我,
留下伤心的人
依旧是我。
傍晚时分,公交车停在了紫槐沟公交站点。从车上走下一位姑娘。她将旅行箱放置马路边,拉出拉杆,迈开步子,顺着弯弯曲曲的水泥路,匆匆忙忙地朝我们紫槐沟村走来。
那姑娘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随着她那轻盈的脚步微微摇摆着,一双媚媚眼,象还乡河里的水一样,闪着光芒。白里透红的圆脸上,多多少少还有一点儿奶气。她沐浴在夕阳的余晖里,给人一种淡淡的自然美。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笑容,显得很淡漠。
这位不曾打扮修饰的姑娘,正是梁老三夫妻一直盼着回家的小女儿,梁清玉的妹妹梁晓玉。
中午时分,梁晓玉接到二小哥的电话。在电话里,二小哥只是说,她妈妈病了,非常想她。二小哥并没有向她透露关于姐姐的事。掏心说,她很想知道姐姐的近况,但是,她没问,也真的是不想问。
自打梁晓玉带着马宏伟第一次进自己家门儿,姐姐梁清玉充当了程咬金,她与马宏伟的恋情随之结束了。她无法面对那位“准姐夫”。在这种情形下,她没法再回到马宏伟家的木器厂里上班了。可呆在家里又不情愿多看姐姐一眼。她不得已离开了家,到城里,找了一份工作安顿下来。
实际上,梁晓玉出门打工一年多了,只是过年的时候,匆匆地回过一趟家,并且,只在家里住了一夜就回单位了。大年三十下午到家,初一早起就走了。要说她不想家是假的,好几次,想家想得她直哭。要说单位忙,再忙,也不至于忙得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吧。实际上,每个月都有四个双休日,按理说,她是可以回家的。可是,她依旧没有回家。
梁晓玉想回家,可是,她又怕回家。她很不情愿看到姐姐梁清玉,更不想见她的“准姐夫”。
在双休日里,,梁晓玉实在无聊,就一个人猫在宿舍里看书,以打发时光。
今天,二小哥打来电话,听说妈妈病了,梁晓玉再也坐不住了。赶紧收拾收拾,匆匆忙忙地上了公交车。
在公交车上,梁晓玉坐在靠车窗的座位上,她眺望窗外。山坡上的桃花开得正艳,远远望去,如霞似雾,多姿多彩、活泼浪漫。枝条优雅闲适,潇洒豪放。
忽然间,梁晓玉看到不远处有一位姑娘站在一颗桃树下,站在花丛中。
那姑娘,在桃花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俏丽动人。梁晓玉赶紧闭上眼睛,不敢再看下去。

一年前,梁晓玉第一次带着马宏伟来家里时,姐姐就是站在桃树下,站在花丛中的。多么相似的情景啊!那情景已经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就是这桃花中的妩媚,害得她梁晓玉离开的家。
桃花,让春天热闹起来了,美妙起来了。桃花多么富有诗意。可是,此时的梁晓玉紧闭双眼,再也不敢看窗外。正是这桃花,这桃花里的姑娘,顿时,让她想起姐姐和她那位“准姐夫”。每每想到他们,她心中就是五味杂陈,就会有一肚子道不完的委屈。每当这时,她都会努力将那一幕忘掉。然而,越是想忘掉的东西就越是忘不掉。
梁晓玉高中毕业后,正赶上妈妈有病住院,耽误了参加高考。在家里赔了妈妈一段时间后,就到邻村的木器厂里上班了。在那里,她结识了木器厂厂长家的儿子马宏伟。
他们第一次相识是在一次雨后。那天,梁晓玉骑着自行车走在下班的路上。一辆装有办公家具的货车从她身边驶过,车轮碾轧起的水花,溅了梁晓玉一身。她一害怕,身子一歪,跌倒在路边的草丛中。从她身边驶过的货车停下来了。随后,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了,从车上跳下一个人来。那人急忙跑到梁晓玉身旁,将她扶起,而后,把自行车扶起来推到梁晓玉跟前。
惊魂未散的梁晓玉接过自行车,定了定神。当两人的目光相遇时,都不由自主的说到“是你啊!”两人同时笑了。原来,扶她起来的人,正是木器厂厂长的儿子马宏伟。
打那以后,马宏伟时不时地到梁晓玉的工作间来,每次来,都会呆上一会儿,渐渐的,两个人之间有了好感。再后来,马宏伟偷偷地带着梁晓玉进城,看了一场好看的电影。
“啥时候能带我到你家坐坐啊?”看完电影,在回来的路上,马宏伟试探地问到。
“可以啊!啥时候到我家坐坐吗,还不是你这当领导的说了算。”梁晓玉的脸上,挂满了羞涩与幸福的笑容。
“说的是啥?还领导,我算啥领导。我倒想让你领导。”马宏伟说这话时,一双审视的目光,紧紧盯住梁晓玉绯红的脸颊。
梁晓玉不好意思的转过脸去。嘴里啥也没说,可心里甜甜的,像喝了二斤蜂蜜。
“我甘心让你领导,行不?”马宏伟紧追不放。
“行吧”梁晓玉低低的声音。
“行……八,是啥意思?能说得明白一点吗。”马宏伟挑逗地说道。
“讨厌……”梁晓玉说着,起步超前跑去。
一个在前头跑,一个在后头追。就像两只飞舞的蝴蝶,追逐在林荫路上。
时隔数日,马宏伟与梁晓玉在操作间遇到了。马宏伟微笑着问到:“领导同志,啥时候兑现你的承诺啊?”
“跟谁说话呢?跟我吗?”梁晓玉明知故问地说道,秀气的脸上流露出调皮的笑容。
“这儿有别人吗?真是的。”马宏伟道。
“那我也不是领导啊。”
“你不是领导吗?你是,你在我的心里,早就是我的领导了。”马宏伟献着殷勤。
“亲爱的领导同志,小生这厢有礼啦!”马宏伟学着戏里边的腔调和动作,挑逗着梁晓玉。
“去!真讨厌!”梁晓玉害羞了,满脸绯红,只觉得,她那颗心“怦怦”地跳的厉害。她担心被人家看到,加快脚步离开了。后边传来马宏伟洪亮的声音:“领导,请记住对我的承诺哦!”这洪亮、高杨的声音,把梁晓玉吓了一跳。还好,操作间里有各种机器的嘈杂声,再说,人们都各自忙着手里的活。马宏伟的声音,总算没有激起更大的波澜……
在梁晓玉的记忆里,姐姐天生比自己长得漂亮。自己从小就像一片绿叶一样,衬托着姐姐。姐姐生在头里,新衣服给姐姐穿,自己老是穿姐姐的剩落。就连上学的书包也是姐姐用过的。
在木器厂上班的那些日子里,梁晓玉挣脱了姐姐花枝招展的阴霾,自己才得以舒展开来。并且,还有人关注她,有人喜欢她。更让她可心的是这位喜欢她的人,在好多方面像昔日里自己曾经爱过的班长。她在想,这一定是上帝派来补偿她的天使。她觉得自己真的好幸运、好幸福。
那日,梁晓玉第一次带一位男生回家,她既激动又紧张,一路上,她的手心里直出汗。她的心房深处早已乐开了花。她觉得,原来他想的没错。她已经认定,身旁的这位马宏伟,就是上帝派来补偿她的天使。她愈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姑娘了?
谁想天有不测风云,梁晓玉带马宏伟,第一次进自己家门,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就是站在桃树下,站在花丛中的姐姐,从中横插一刀,斩断了她第二次的情恋,害得她离开家,离开爸爸妈妈,独自一人闯天下。
出门在外的一年里,最让她难熬的是孤独与思念。当班时,有事做还好说,她最怕的是节假日。室友们都回家团聚了,整个宿舍就她老姐儿一个,连个说话的都没有。只有靠着看书打发无聊的时光。
要不是二小哥打来电话,说妈妈有病了,她真的无从知晓,什么时候能够回家。
此刻,梁晓玉离开公路,走在弯弯曲曲的水泥路上,转过几道弯儿,远远的,她望见村口那颗熟悉紫槐树。她仿佛看见了爸爸、妈妈的身影。

忽然之间,她的嗓子里,仿佛被东西堵住了一样,哽咽了。她心里头像万根钢针插着一样的难过。好像是一个三岁的孩子,在外边受了委屈,看到爸爸、妈妈后,她的眼泪,不自主的滑了下来。
梁晓玉低下头,咬着下唇,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她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知道是啥滋味儿。
梁晓玉远远的望着村口的紫槐树,爸爸的身影浮现在她的眼前。耳旁,仿佛听到了爸爸、妈妈的声音,关切地问到:“老闺女,累坏了吧。”
这一声似有似无的声音,再简单不过的问候,把梁晓玉多日来的委屈、孤独与思念之苦,一下子抛到了九霄云外。她那冷峻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梁晓玉的心里,默默回答着:“爸爸、妈妈,我还行。”
此刻,梁晓玉这一笑,只觉得浑身无比的轻松,心里无比的舒服、敞亮。她自我感慨到:“紫槐沟,我回来啦!”
梁晓玉恨不得大声喊起来:“回家的感觉真好!”
多日离乡去,
情浓洒泪归。
距家三五里,
顿觉入柴扉。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梁晓玉远远的望着村口的紫槐树,爸爸的身影浮现在她的眼前。耳旁,仿佛听到了爸爸、妈妈的声音,关切地问到:“老闺女,累坏了吧。”
这一声似有似无的声音,再简单不过的问候,把梁晓玉多日来的委屈、孤独与思念之苦,一下子抛到了九霄云外。她那冷峻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精彩传神,学习。

点评

多谢雅赏留墨 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5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情感饱满。欣赏精彩。期待待续。

点评

多谢点评 问候冬琪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5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点感受;情节交割杂糅较多,可否分章叙述

点评

多谢指点 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5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梁晓玉远距离的,仔细地欣赏着,班长那英武的风姿,心里盘算着,班长他咋会站在这里,莫非是为我而来?此时此刻,梁晓玉心里在打鼓,她很紧张。日日想见的人,就站在离她不远的紫槐树下。她反倒不知所措了。她往前走着,离班长的距离愈来愈近。她索性低下头,装作没看见一样,从紫槐树下慢慢走过。
“梁晓玉。”班长这一声召唤,梁晓玉的心简直要跳出来了。她轻轻的长舒一口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回过头:“班长,是你啊?你咋会在这儿?”她说话时,不敢正视班长,只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烫。

描写细腻

点评

多谢雅赏鼓励 问候冬琪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5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刻,梁晓玉离开公路,走在弯弯曲曲的水泥路上,转过几道弯儿,远远的,她望见村口那颗熟悉紫槐树。她仿佛看见了爸爸、妈妈的身影。

忽然之间,她的嗓子里,仿佛被东西堵住了一样,哽咽了。她心里头像万根钢针插着一样的难过。好像是一个三岁的孩子,在外边受了委屈,看到爸爸、妈妈后,她的眼泪,不自主的滑了下来。
梁晓玉低下头,咬着下唇,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她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知道是啥滋味儿。
梁晓玉远远的望着村口的紫槐树,爸爸的身影浮现在她的眼前。耳旁,仿佛听到了爸爸、妈妈的声音,关切地问到:“老闺女,累坏了吧。”
这一声似有似无的声音,再简单不过的问候,把梁晓玉多日来的委屈、孤独与思念之苦,一下子抛到了九霄云外。她那冷峻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情感生动的画面

点评

多谢关注 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5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行文流畅,描写细腻。文章“的、地、得”的运用尚需校对。欣赏佳作。

点评

实在是不好意思 我的基础太差 我上学的时候 正赶上张铁生事件 没有真正上过几堂课 我的文化都是在社会上学的 见谅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5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4%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剪剪风 发表于 2018-11-9 21:51
梁晓玉远远的望着村口的紫槐树,爸爸的身影浮现在她的眼前。耳旁,仿佛听到了爸爸、妈妈的声音,关切地问到 ...

多谢雅赏留墨  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4%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剪剪风 发表于 2018-11-9 21:56
人物情感饱满。欣赏精彩。期待待续。

多谢点评  问候冬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4%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剪剪风 发表于 2018-11-9 21:59
一点感受;情节交割杂糅较多,可否分章叙述

多谢指点  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4%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11-9 22:19
梁晓玉远距离的,仔细地欣赏着,班长那英武的风姿,心里盘算着,班长他咋会站在这里,莫非是为我而来?此时 ...

多谢雅赏鼓励 问候冬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4%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11-9 22:19
此刻,梁晓玉离开公路,走在弯弯曲曲的水泥路上,转过几道弯儿,远远的,她望见村口那颗熟悉紫槐树。她仿佛 ...

多谢关注  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4%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11-9 22:20
行文流畅,描写细腻。文章“的、地、得”的运用尚需校对。欣赏佳作。

实在是不好意思   我的基础太差   我上学的时候  正赶上张铁生事件   没有真正上过几堂课   我的文化都是在社会上学的   见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11-15 19:24 , Processed in 1.640625 second(s), 18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