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4|回复: 38

同桌的她

[复制链接]

升级   30.8%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远方钟声 于 2018-11-8 16:29 编辑

    同桌的她

        文/远方钟声   

        “毛毛,你爸爸单位的叔叔接你来了”奶奶亮了一嗓子叫道。我停下抽打木牛的鞭子,扭头一看,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大约30出头的,身穿洗得发白的军装的那个人正在朝我微笑着。“快叫叔叔”奶奶提醒我,“叔叔好!”我停止观察有礼貌的叫他。“毛毛真懂事,我是你爸爸单位的叔叔,到这里出差,顺便替你爸爸把你接回家”。
        就这样,我跟着初次见面的叔叔乘汽车,搭火车,再坐汽车,经过四天三夜的漫长旅程,终于从新疆最西端边界博乐来到新疆最东段哈密一个盐碱地上长满了芦苇草,大蚊子嗡嗡叫,满天乱飞的兵团又一个叫213团的农场。终于回到魂牵梦绕的爸爸妈妈及弟妹身边了。
        次日,“毛毛,快起床,该到学校去了”妈妈边喊边掀开我的被子,叫醒了正在梦乡的我,我揉眼一看,除了妈妈还有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站在床边。“他是上四年级的亮亮,你赶快起床吃饭,然后跟他到学校报到”
        亮亮带着我沿着高大的沙枣防风林带小路,哼着“坐上了大卡车,戴上了大红花……来吧来吧,年轻的朋友,亲爱的同志们,我们热情的欢迎你,送给你一束沙枣花,送给你一束沙枣花”。这时,林带中斑鸠在“布谷布谷“的叫着,还有麻雀叽叽喳喳闹个不停。哦,春天到了,那一眼望不到边的长方形条田中,拖拉机冒烟轰鸣拉着播种机,已经一大早开始下地播种了。
        走了大约一个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位于农场场部附近的子弟学校五年级教室。新疆兵团每个团场都有一个子弟学校,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只能到师部学校去上了。亮亮把我介绍给班主任江老师,江老师看看我说:“欢迎欢迎”。看样子江老师已经提前得到校方有新生到来的通知。
        到新学校第一天听课,由于路上耽误了几天听课时间,加上汽车颠簸有些晕车,脑袋有
些木,且有耳鸣感觉,听课像在云里雾里一般,似懂非懂的。只看见江老师嘴巴在张张合合的,分头晃来晃去,说话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是那样的陌生和费解。
        下课后听说晚上场部有文艺演出,我立马来了精神,忘记了回家吃晚饭,顾不得肚子咕噜噜叫唤,一个人与不熟悉的同学们抢占了第一排位置,只等着演出快快地开始。那时的文化生活比较贫乏,除了电影就是宣传队演出。所以无论大人还是孩子,哪怕是天寒地冻,深更半夜,都要在露天观看。
        演出终于在锣鼓声中开始了。在半圆形圈子的第一排对面,我看到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正在兴高采烈的观看演出。对,是芳芳!“芳芳”我喊了一声,也许是鼓乐声较大,也许是她听到后扭头看了我一眼,完全没有什么反应,又继续有滋有味的欣赏着演出。
        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了看演出的兴致了。那博乐与我同桌的芳芳为什么不理我?为什么视若无睹?她为什么也来到了哈密?一个又一个问号在我脑海里产生。以至于我怎么看完演出,怎么一个人走夜路回到家里的,都想不起来了。
        第二天进到教室坐下,是教语文的班主任江老师在讲地理课:“同学们,你们知道阿拉山口在新疆的什么地方吗?”我当然知道了,因为才从哪里过来的啊。正准备举手回答时,突然前排左边的一个女同学先举了手。“段晓晴同学,你来回答”“是博乐与苏联的一个边境口岸”,“回答正确,请坐下”。 我寻着声音望过去,啊!是芳芳!她怎么改名字叫段晓晴了?我真是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才知道,这个段晓晴不是芳芳,她根本没有在博乐上过学,更不是我同桌的那个芳芳了。只是她俩长得很像,甚至举手投足都是那么相像,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记忆的闸门把我拉回到博乐90团学校。我和芳芳是同桌,芳芳除了人长得漂亮,有着一双水灵灵,会说话的大眼睛外,她还热心善良,乐于助人,学习成绩优异,是班上的学习委员。调皮的我在课堂上总不安分,爱作小动作。考试的时候有的题不会做,偷偷斜眼看她的,她发现后,悄悄给我写条子,或者故意侧起卷子让我看,偶尔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糖果在桌下放到我的手里。估计她的家庭条件相对好一点。我跟着没有工作的奶奶,全靠小叔一个人开拖拉机获得微薄工资养家糊口,糖果,对我来说想都别想。芳芳的糖果对我而言,真是世界上最好最甜的,至今依旧记忆犹新。
        其实,老师把我和她安排在同桌,我是非常不情愿的,因为那时男生特别不愿意和女同学同桌,担心上课做小动作被女生告密,所以在桌子中间划了一道线,禁止她越雷池半步。可是她不但没有生气,也没有向老师告过密,反而处处设法帮助我,让我非常感动。以至于后来有同学下课后“毛毛晓晴,晓晴毛毛”的乱喊,搞得我们脸红耳赤,于是相互楚河汉界,表面上互不搭理。其实在私下里彼此已经成为了好同学兼好朋友。也正因为如此,我来到父母单位学校的第一眼看到了“她”,才为之动容,张冠李戴,导致产生了错觉。
        从小学,中学,上山下矿到文革后上大学,工作,乃至今日,儿时的很多记忆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行渐远了,唯独同桌的芳芳却依旧是没齿难忘,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不,就像今天发生的事情一样。她,她的音容笑貌,像电影胶片似的总是时不时的循环浮现在眼帘与脑海中。
        儿时的记忆来的快,也消失的快。就像如今的电脑,满则溢,溢则删除。删除的是哪些可有可无的陈年旧事,留下的是那些在脑海中有刻痕的事,是那些经过碰撞产生火花的人。同桌的芳芳就是其中的一个,而且是记忆最为深刻的那一个。
        芳芳,芳芳,你在哪里?你还好吗?是不是已经儿孙绕膝,正在津津有味地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耳闻目睹和亲身经历的五味故事呢?

升级   10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好!欣赏佳作!祝写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调皮的我在课堂上总不安分,爱作小动作。考试的时候有的题不会做,偷偷斜眼看她的,她发现后,悄悄给我写条子,或者故意侧起卷子让我看,偶尔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糖果在桌下放到我的手里。估计她的家庭条件相对好一点。我跟着没有工作的奶奶,全靠小叔一个人开拖拉机获得微薄工资养家糊口,糖果,对我来说想都别想。芳芳的糖果对我而言,真是世界上最好最甜的,至今依旧记忆犹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童真无邪。难忘的记忆,欣赏楼主的文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小学,中学,上山下矿到文革后上大学,工作,乃至今日,儿时的很多记忆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行渐远了,唯独同桌的芳芳却依旧是没齿难忘,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不,就像今天发生的事情一样。她,她的音容笑貌,像电影胶片似的总是时不时的循环浮现在眼帘与脑海中。
        儿时的记忆来的快,也消失的快。就像如今的电脑,满则溢,溢则删除。删除的是哪些可有可无的陈年旧事,留下的是那些在脑海中有刻痕的事,是那些经过碰撞产生火花的人。同桌的芳芳就是其中的一个,而且是记忆最为深刻的那一个。

情窦初开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芳芳,芳芳,你在哪里?你还好吗?是不是已经儿孙绕膝,正在津津有味地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耳闻目睹和亲身经历的五味故事呢?

“有个女孩叫小芳”这首歌,很适合你的童年记忆,,,

文字流畅,情节朴实纯真,欣赏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情真挚,语言朴实,美好的记忆让我们感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芳芳是同桌,芳芳除了人长得漂亮,有着一双水灵灵,会说话的大眼睛外,她还热心善良,乐于助人,学习成绩优异,是班上的学习委员。调皮的我在课堂上总不安分,爱作小动作。考试的时候有的题不会做,偷偷斜眼看她的,她发现后,悄悄给我写条子,或者故意侧起卷子让我看,偶尔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糖果在桌下放到我的手里。估计她的家庭条件相对好一点。我跟着没有工作的奶奶,全靠小叔一个人开拖拉机获得微薄工资养家糊口,糖果,对我来说想都别想。芳芳的糖果对我而言,真是世界上最好最甜的,至今依旧记忆犹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小学,中学,上山下矿到文革后上大学,工作,乃至今日,儿时的很多记忆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行渐远了,唯独同桌的芳芳却依旧是没齿难忘,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不,就像今天发生的事情一样。她,她的音容笑貌,像电影胶片似的总是时不时的循环浮现在眼帘与脑海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芳芳,芳芳,你在哪里?你还好吗?是不是已经儿孙绕膝,正在津津有味地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耳闻目睹和亲身经历的五味故事呢?
拜读学习佳作,欣赏老师文笔,祝老师笔耕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芳芳是同桌,芳芳除了人长得漂亮,有着一双水灵灵,会说话的大眼睛外,她还热心善良,乐于助人,学习成绩优异,是班上的学习委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跟着没有工作的奶奶,全靠小叔一个人开拖拉机获得微薄工资养家糊口,糖果,对我来说想都别想。芳芳的糖果对我而言,真是世界上最好最甜的,至今依旧记忆犹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小学,中学,上山下矿到文革后上大学,工作,乃至今日,儿时的很多记忆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行渐远了,唯独同桌的芳芳却依旧是没齿难忘,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不,就像今天发生的事情一样。她,她的音容笑貌,像电影胶片似的总是时不时的循环浮现在眼帘与脑海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芳芳,芳芳,你在哪里?你还好吗?是不是已经儿孙绕膝,正在津津有味地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耳闻目睹和亲身经历的五味故事呢?

拜读欣赏,儿时的友谊终身难忘,文字朴实流畅。祝笔耕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走了大约一个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位于农场场部附近的子弟学校五年级教室。新疆兵团每个团场都有一个子弟学校,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只能到师部学校去上了。亮亮把我介绍给班主任江老师,江老师看看我说:“欢迎欢迎”。看样子江老师已经提前得到校方有新生到来的通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小学,中学,上山下矿到文革后上大学,工作,乃至今日,儿时的很多记忆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行渐远了,唯独同桌的芳芳却依旧是没齿难忘,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不,就像今天发生的事情一样。她,她的音容笑貌,像电影胶片似的总是时不时的循环浮现在眼帘与脑海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芳芳,芳芳,你在哪里?你还好吗?是不是已经儿孙绕膝,正在津津有味地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耳闻目睹和亲身经历的五味故事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儿时的记忆来的快,也消失的快。就像如今的电脑,满则溢,溢则删除。删除的是哪些可有可无的陈年旧事,留下的是那些在脑海中有刻痕的事,是那些经过碰撞产生火花的人。同桌的芳芳就是其中的一个,而且是记忆最为深刻的那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小学,中学,上山下矿到文革后上大学,工作,乃至今日,儿时的很多记忆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行渐远了,唯独同桌的芳芳却依旧是没齿难忘,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不,就像今天发生的事情一样。她,她的音容笑貌,像电影胶片似的总是时不时的循环浮现在眼帘与脑海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11-15 18:35 , Processed in 1.359375 second(s), 17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