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4|回复: 8

长篇小说《黑水河》第三十二章 老爹投地狱 儿子入班房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9-13 07: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黑龙江李冲 于 2018-9-13 07:31 编辑

第三十老爹投地狱儿子入班房
    时间过得飞快,忙忙碌碌中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年底,黑水河的财政收入在李金曾的鼓捣下,从过去的不到五个亿,一下子增加到七个亿,平白多出两个亿。书记、市长笑了,省长更是欣赏这位能干的苗子。李金曾出名了,黑水河的经验也随之在全省被推广。
    这天,正好市里没有会,中午李金曾让秘书去酒店定了桌菜,找来匡国才、占有义、郝开有、矫士贵和吴守信五个磕头弟兄。由于平时都个忙各的事,没有时间,李金曾又是副市长,很少见面,没事时基本不聚会。这次哥几个都十分感慨,说了好多心里话,李金曾更是唏嘘不已。这一年,对他来说是他的人生重大转折,几年前他还是个兜里一文钱没有,跑到东北找爹的“盲流子”,转眼成了管理这个城市几十万人口的父母官了。哥几个都说那是他命好,有一个李乐海这样有钱的父亲,如果不是李乐海有眼光,舍得花钱给他买来这个官职,说不定他现在还在开车呢。说着说着话题转到李金曾的下一步打算上,李金曾说他已经心满意足了,不打算再往上晋升了。哥几个见李金曾这样说都不爱听。
    矫士贵说:“大哥现在正是晋升的最好时机,你是黑水河的未来,不仅黑水河的老百姓离不开你,就是我们哥几个也不能没有你,下一届的市长非你莫属。”
    吴守信说:“虽然大哥现在各方面的条件都具备,也没有人能竞争过他,但是大哥还得出点血,没有钱他根本晋升不了,省里也不可能让他干。”
    还没等吴守信说完,矫士贵就抢着说:“这事我知道,大哥手里是真没有钱啊!他家老爷子到现在还不清醒,到底有多少家底他根本不知道。”
    吴守信说:“大哥如果缺钱和我们说,就凭咱哥们在黑水河还能让钱给难住!”
    李金曾说:“行了,哥几个的心意我领了,需要的时候一定跟你们张嘴,到时候别说没有就行了。”
    由于此时哥几个都是有身份的人,怕酒后误事,宴席没有进行多长时间就草草结束了。
    晚上回到家中,李金曾躺在沙发里越想越觉得哥几个说的话有道理,盘算着下步棋该怎么走。见李金曾喝酒了,杜玉娥给他泡了杯茶让他喝,李金曾接过杯子喝了口茶,放下杯子,起身穿上衣服。杜玉娥问他:“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呀?”
    “我出去走走,一会儿就回来。”说着,李金曾穿鞋出了家门。
    李金曾在外面转了一阵,不知不觉来到了孙占武家。正好孙占武没有睡,见李金曾来了,赶忙让座,笑着说:“市长来了,请坐。”
    李金曾坐下后,孙占武问:“你父亲咋样了?”
    “他还是那个样子,就是个植物人了!”
    “唉!人哪,真没处想去,好好的一个人,转眼怎么就成了植物人了?真没法想象。”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家常,话题转到了李金曾身上。孙占武问他:“这么晚了有什么事?说吧!”
    “我想再升半个格,不知道能不能行,特意来征求一下您老人家的意见。”
    “这是好事,我支持你!”
    “看在我爹的份上,还得麻烦您给我探听一下省里的口风,看看他们什么意见,我好有个准备。”
    孙占武想了想说:“这个事不用我出头,你直接到省里找我给你介绍的那个人就行了,只要她点头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我直接去行吗?”
    “怎么不行,你就直接找她,把钱送上去,那娘们爱钱,肯定能给你办,我去到多了一层麻烦,你现在不比从前了,是副市长了,直接找她比我去强。”
    “要这么说,我明天就去。”
    “你去吧。”
    在孙占武的授意下,两天后,李金曾带着家里仅有的八十万块钱来到了省城,见到那位神秘人物的时候,果然如孙占武所料,还没等他开口,人家就拉着长音先问上了:“是不是为了升迁的事呀?”
    李金曾倒也实在,直截了当地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对呀,我正是为这个事儿来的。”
    老东西妖声妖气地说:“好啊!你这个忙我帮了。”
    “这是八十万,密码是1234567,您看着办吧,如果不够我那儿还有。”说着,李金曾把一张银行卡放到了桌子上。
    “这孩子真实在,足够的了,你就回去等消息吧。”
    “那我就回去了,在你这里时间长了被人看见不好。”
    “你回去吧,这里一切都由我包下了。
    李金曾回家后,由于有了老家伙的默许,心里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他特别高兴,胆子也大了起来。黑水河的大小官员都觉得李金曾将来肯定得升迁,要过年了,那些想往上爬的人不停地明里暗里往李家跑,有送几千的,也有送几万的,李金曾来者不拒,一概收下。还有些人怕李金曾不收,不敢直接送钱,就送礼。茅台酒啊,鲨鱼翅了,獐狍野鹿什么的,什么都有,李家快成超市了。
    节后,大市长被省委交换到外市任职,李金曾如愿以偿,顺利当上了黑水河市市长,免不了又是一番庆贺。
    转眼到了春天,大地变暖,冰雪消融。
    李金曾家有个邻居,叫王老五,这天他正在自家院子里收拾东西,忽然发现他家的大黄狗趴在角落里异常老实,他喊了两声狗也不过来,嘴里好像在吃着什么。王老五好奇地走到大黄狗近前,发现大黄狗正在啃着一条二十多斤重的大马哈鱼。
    这可是本地江里的特产,别说二十多斤重的,平时就是十斤八斤的都十分罕见,因此,特别昂贵。
    王老五心想,谁家把这么大的鱼丢了呢?
    他顺手把鱼从狗嘴里抢了下来。一看,原来臭了。就在王老五拎起臭鱼想还给狗的时候,突然从鱼肚子里掉出一个包着东西的塑料袋。王老五纳闷了,怎么鱼肚子里还有东西呢?会是什么呢?于是,他顺手拿起墙角上戳着的一根拖布杆,小心翼翼地用棍子捅了捅,里面硬邦邦的。正在他费解的时候,大黄狗见主人抢了它的美味,便跑过来叼起塑料袋撕咬,王老五把手里的臭鱼放在院墙上赶紧追赶,在院子里撵了好几圈才从狗嘴里夺下来,原来塑料袋里装着一沓钱,喜出望外的王老五赶忙把钱取出来,湿乎乎的,他到屋里让老伴一张一张地仔细清点,整整两万块。
    王老五和老伴念叨着:“妈的!发财了!”他想让老伴把钱揣起来,转念一想,不对,这些藏在鱼肚子里的钱很可能是谁送礼藏进去的,由于存放时间长了,收礼人不知道鱼肚子里藏钱,把臭鱼扔掉了。
    王老五是个实在人,心里琢磨着,谁家能有这么大的面子,有人送这么大的礼呢?忽然,他一抬头,看见了窗外邻居李乐海家的大门,心想,是不是李乐海家的呀?
    这时候正好李金曾下班回家,刚下车,王老五就从老伴手里抢过钱,跑出来高喊:“李市长!李市长!”
    李金曾向喊他的方向看了看,原来是邻居王老五在叫他,虽然平时不说话,但现在身份不同了,尤其是邻居,有事必须相帮,于是,他停下了脚步,问道:“王大叔呀!是叫我吗?有什么事?”
    还没等李金曾细问,王老五就连珠炮似地喊着把事情说了出来:“刚才我家大黄狗叼回条臭鱼,鱼肚子里藏着两万块钱,看样子可能是过年时候谁送的礼,这家人不知道,当臭鱼扔了,我想了一下,这附近只有你们家有这个势力,能有人给送这么大的礼,你看看是不是你家的?两万块可不是个小数目,要是你家的你就拿回去。”
    由于王老五嗓门大,他这一喊,把邻居和过路的人都喊了过来,引得大家都来看热闹。
    李金曾见王老五说话不中听,赶忙摆手说:“你该找谁找谁去吧,那条鱼不是我家的。”
    就在这时,外面说话的声音惊动了里屋李金曾的母亲王淑华,老太婆出来正好听到王老五说,“这附近只有你们家有这个势力能有人给送这么大的礼,你看看是不是你家的,两万元可不是个小数,要是你家的你拿回去。”老太婆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听儿子说鱼不是他家的,她开门接茬对王老五说:“他王叔,咱们这么多年的老邻居了,虽然平时不走动,可也没得罪你呀?你怎么拿屎盆子扣人呢?我儿子是大市长,你说鱼肚子里两万块钱是我家的,这不是说我儿子受贿吗?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呀?”还没等老太婆说完,李金曾赶忙把母亲拽回屋子里,关上门躲开了。
    李金曾娘俩关上门后,街坊邻居都要看看这条鱼和两万块钱,当王老五正拿着放在墙上的臭鱼和钱显摆的时候,他老伴在屋里喊道:“你赶紧给我滚回来!”
    王老五推开众人,拎着臭鱼和钱一溜烟跑回屋子里,对老伴说:“这钱和鱼咱们不能留啊!”
    王老五老伴没好气地臭骂:“留不留先不说,我问你:你拎着鱼和钱问人家李金曾干吗?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他妈是不是想找死啊?你个老不死的!气死我了!”
    王老五家的大黄狗叼鱼,叼出两万元钱的事,很快就在黑水河市传开了,有些多事的人还把这个事儿传到网上,作成图片,点击率直线上升。本地一家小报的记者得到消息后找到了王老五家,王老五见记者来了,就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向记者做了一番描述,最后还说:“如果不是李金曾家的,可能就是别人丢的,不管谁家的,如果来找,我都给人家。”
    小报记者添油加醋,在网上又来个推波助澜,越传越神,黑水河炸开了锅,老百姓都当茶余饭后的笑话讲,把李金曾搞得很是下不来台。
    为了消除影响,李金曾示意黑水河市警方介入,警察马上找到王老五,问他为什么说鱼肚子里的钱是李市长家的?
    王老五还是固执地按照他理解的意思说:“只有李金曾家具备这个条件。”
    警察说:“你这样凭空乱说,已经给李市长造成了极坏影响,你这可是说李市长受贿呀,这要是核实了李市长要被审查的,你可得对你说的话负责呀!”
    听了警察的话,王老五害怕了,对警察说:“我也只是怀疑,不是他家的就算了。”
    “光算了还不行,鱼肚子里的那两万块钱得上缴,等找到失主了,由我们警方交给失主。另外,你不能再乱说是李市长家的了,否则,你可要贪官司了!”
    “我再也不胡说了,钱现在就交给你们。”
    说着王老五让老伴掏出钥匙,打开床头柜,拿出纸包纸裹散发着臭味的两万块钱,双手交给了警察。
    虽然王老五家大黄狗叼回家两万块钱的事让李金曾很是难堪,但是毕竟没有人追查,更没有影响到李金曾的仕途,经过一段时间的理顺,李金曾终于坐稳了市长这把交椅。
    三个月后的一天,李金曾刚上班,按惯例他要签发秘书送来的文件,刚拿起文件,还没等画圈,电话铃就响了。
    李金曾拿起电话:“喂?哪位?”
    电话里传来的是表哥关小波的声音:“表弟,是我,小波。”
   “阿,原来是表哥呀?有事么?”
   “你快来吧,我爹不行了,点名要见你!”
   “什么?大姑父要不行了?他在哪里?”
   “在家里。”
   “好的,我马上就到。”
    原来是李乐海的姐夫关常山要死了,李乐海没得病的时候不止一次对李金曾说,我们李家,如果没有你大姑父关常山早就散了,根本到不了今天。还曾经不止一次地告诉李金曾,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忘了他这位姑父。如今父亲成了植物人,李金曾得代父亲去看关常山最后一眼。想到这里,他放下手里文件,喊秘书备车,说马上去王宝村看人。
    很快李金曾就驱车来到了王宝村。
    这里是李金曾父亲李乐海的故乡,李金曾刚来的时候在这里也住过,因此,村官们受到市政府格外照顾。这几年王宝村经过市里反复投资改造,村容村貌有了很大改观。原来的土路不见了,都是清一色的水泥路面。老百姓都烧上了煤气,过去的柴草垛也没了。正是初夏时节,路旁垂柳成行,现代化的太阳能路灯格外显眼。村民家家门前都修了统一的院墙和厕所。听说市长要来,村官们早就在村头迎候了。李金曾的车刚一露头,老远就看见村官们在迎接他。李金曾赶忙下车,在秘书的陪同下紧走几步,热情地上前和村官们握手。这里离关常山的家还有一段距离,大家边走边聊,很快就来到了关常山家门前,早有人送信给关小波。关小波立刻跑出来迎接表弟。李金曾见关小波出来了,边和他握手边问:“姑父咋样了?”
    关小波说:“刚才死过去一次,让大夫给抢救过来了,但还是有上气没下气,嘴里一个劲地喊着要见你。”
    说着伸手拽开门,把李金曾让进了屋里。
    这是关家解放前老房子翻盖的,一铺大炕,旧式门窗。关常山穿着黑色寿衣平躺在炕头,他老伴在一旁守候。李金曾上前先和老太太打招呼:“大姑我来了!”
    “你来得正好,你姑父刚才还念叨你呢。”
    老太太说着,就趴在关常山耳边小声说:“老头子?你不是想见金曾吗,他来了,就站在你头上,有什么话你就交代吧!”
    说着眼泪掉了下来。
    村官和原来屋里的几个人都往前凑,想听听关常山要说什么,李金曾的秘书见关常山要交代后事,就示意村官和闲散人员以及大夫都出去,屋子里只留下李金曾、关小波和老太太三个人。
    人都出去了,屋子一下子静了下来。李金曾坐到关常山头上的炕沿边上,看了一眼瘦骨伶仃的关常山,小声说:“大姑父?我来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只见关常山慢慢睁开昏花的老眼,看了一眼李金曾,努力张开嘴,有气无力地问:“真是李金曾吗?”
    说完话又闭上了眼睛。
    “大姑父,是我,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关常山半天没有反应,在场的三个人都以为关常山累了,儿子关小波说:“你要是累了就等一会再说吧。”
    还没等他说完,关常山突然睁开双眼,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我,我,不行了,我就有一件事放心不下,别人我都信不着,这个事就,就托付给你了。”
    李金曾见姑父有后事要交代,上前凑了凑说:“啥事?你就说吧,能办到的我都答应你。”
    突然关常山不喘了,好人一样看着李金曾的脸说:“我不想火葬!我想去乌龙沟,在你们家祖坟附近给我找个地方把我埋了,这个事儿我就交给你了,你能答应我吗?”
    这可难坏了李金曾,火葬是法律明文规定的,谁也不能违背。答应吧,有违当地政策,也不符合李金曾市长身份;不答应吧,又于心不忍。犹豫片刻,李金曾还是咬咬牙答应了。他大声对关常山说:“大姑父!你就放心走吧,你死后不火化,就按照你说的,把你埋在乌龙沟我们老李家祖坟附近。”
    关常山还是不放心地问:“你答应了?”
    李金曾大声地说:“答应了。你就放心吧!”
    “好!那我就走了。”
    说着,关常山长出了一口气,眼睛一闭,撒了泡尿死了。
    见到老伴死了,老太太嚎啕大哭,嘴里不停地唠叨着:“老头子!你咋说死就死了呢?你扔下我可怎么办哪!呜呜呜……”
    外面的人听到屋里老太太大哭,知道不好,赶忙跑进来让大夫好好查看查看,是不是真的死了?大夫见关常山双眼紧闭,口吐白沫,已经断气了。摸摸脉,脉已经摸不着了,再听听心脏,心脏也停止了跳动,这才宣布关长山死了。
    听说关长山死了,大家七手八脚地把关常山抬到外屋早就准备好的停尸台上。有人打电话叫来王半仙,搬出板凳放在大门外,让关小波拿一条扁担给他父亲关常山指明路。
    在人们闹哄哄哭声一片的时候,李金曾领着秘书悄悄地离开了关家,上车后让秘书告诉关小波,他作为一市之长不宜参与关常山葬礼谋划,让关小波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虽说有李金曾的默许,关小波鉴于此时自己已经是黑水河公安局副局长了,再三考虑厉害得失,还是决定火化。消息传到李金曾那里,李金曾非常高兴,晚上回到家中对父亲李乐海说:“爹,我大姑父死了!”
    李乐海瞪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听明白了,还是没听明白。
    出殡这一天热闹非常,李氏家族全部到场。除了李金曾外,王淑华还让保姆把李乐海用车推来了。李乐天领着老伴来了,李乐天的儿子李志才夫妇、女儿李艳梅一家,以及李乐海的三个女儿、女婿,李金曾的媳妇杜玉娥等都来了,就连李金曾的前妻领着儿子也来了。关常山的葬礼虽然没有他丈母娘——李乐海老母亲的人多,但是来的人却全是黑水河的头面人物。黑水河的各大局、处、厂矿、学校以及党、政、军机关各部门都送了花圈,其规模并不比丈母娘逊色。关常山的遗体停放在火葬场吊唁大厅,人们做简短瞻仰后便推进了火化车间,骨灰按照他生前遗嘱埋在了乌龙沟。
    那些头脑灵活的人听说李金曾姑父死了,马上想到的就是机会。他们以给关长山吊唁为名,背地里往李金曾口袋里塞钱,有几百的、几千的,也有上万的,最多的是烟草公司展万喜,他给李金曾揣了十万块!
    这个展万喜之前交代过,他是李乐海的秘书,文笔不错,由于他有些不自重,好和女员工动手动脚,李乐海看不惯,被踢到了烟草公司。在关常山埋葬后的当天晚上,展万喜带着礼品以看望老领导李乐海为名,来到了李金曾家。鉴于是父亲的老部下,李金曾热情接待了他。寒暄过后,展万喜直截了当地说:“李市长,我是你父亲的老部下了,白天人多不好说,因此才晚上来找你。”
    “什么事说吧?”
    “我想当黑水河市烟草公司经理。”
    白天,展万喜的钱已经揣到李金曾口袋里了,收人家的钱就得给人家办事,李金曾特别爽快,大声地对展万喜说:“你不就是想当烟草公司经理吗? 好!我答应你。”
    见李金曾答应了,展万喜心里一阵欢喜,又聊了一会儿闲嗑便回家了。三个月后,他顺利地当上了烟草公司经理。
    自古官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仅展万喜,李金曾的几个磕头弟兄也都得到了提拔和重用。老二匡国才接了他老子的班,当上了国税局局长;老三占有义当上了工商银行行长;老四郝开有当上了黑水河市交警队队长;老五矫士贵,由于对仕途不感兴趣,还是到处抓钱;老六吴守信早就调离桃花镇,已经是乡镇企业局大局长了。老百姓都把李金曾的五个磕头兄弟叫黑水河的五大金刚。
    只有展万喜不是省油的灯,如果李乐海不是植物人,他是绝对不能让儿子提拔展万喜来当烟草经理的。
    展万喜确实不省油,他处处以李乐海为榜样,办事极其铺张,拉大旗作虎皮,张口闭口都是“市长李金曾是我侄儿。”过去李乐海常去的四海大酒店成了烟草公司的吃喝基地。烟草公司的领导几乎天天来这里吃喝,他们通常在豪华包厢,如果哪天他们到时间没来,服务员就要打电话去问:“是否保留包厢?”即使远在百里之外,他们照样驱车返回酒店吃喝。在展万喜上任的半年内,该公司人员在这里吃喝就有上百次之多,消费了近百万元之巨。
    黑水河市区有一家老字号的炖品屋,号称“天然燕窝,源自印尼”。由于烟草公司等部门领导来的次数多了,谁爱吃燕窝,谁爱吃鱼刺,谁爱吃王八,这里的员工都了如指掌。展万喜不仅好吃好喝,而且还好色。在烟草公司工作的女工,几乎很少有能逃脱他的黑爪的。由于他喜欢上网,什么事情都爱往电脑里存,在他的个人笔记本里就记录着他的所有斑斑劣迹。今天和谁做爱了,明天领哪个女孩子开房了,后天又睡谁了,所有乱七八糟的事儿都被他写进了电脑里。当然这些事都是背着李金曾干的,李金曾根本不知道。
    与此同时,李金曾没有忘记他父亲李乐海的尊尊教诲——照顾好他的几个妹妹和家族成员。
    李金曾先把他二叔李乐天的大女儿李艳梅,从税务局普通工作人员提拔为办公室主任;接着又把李志才在工商局晋升为副局长;关小波当上了黑水河市公安局副局长;李乐海的三个女儿、女婿也都在李金曾的关照下来到煤检站收费;就连老丈人老杜也在他的关照下,当上了黑水河煤矿机电副总。
    李金曾的官越做越大,钱也越搂越多。如今,他的存款早已超过他父亲李乐海了。
    三年后,国家改革开放进入大发展、大繁荣时期。
    李金曾早就搬进了市委家属大院,李乐海早年买的那栋小楼,被他以高于一般楼房三倍的价钱出售给了开发商。当然,开发商也不是傻子,他们在购买政府土地的时候,占的便宜要比给李金曾多几十倍。
    李乐海的病情还是没有好转。一天早晨,保姆给他喂过饭后,随手打开电视机,看了一会儿本地电视台转播的港台武打节目,觉得没什么意思,就走开了,留下李乐海一个人歪在特制的床上看电视。也不知道他是真能看懂,还是无意识地瞪着眼睛瞎瞧,反正最近李乐海总在看。老太婆王淑华正在门外照镜子,往脸上搽她刚刚从超市买来的高档化妆品。突然,屋子里的李乐海喊了起来:“不好了,出事了!”
    听到李乐海说话了,王淑华喜出望外,赶忙放下化妆品,乐颠颠跑到屋子里,只见李乐海歪在床上,用手指着电视机,望着屏幕一动不动。
    王淑华说:“你好了?能说话了?”
    李乐海没有反应。
    她顺着李乐海的手往电视上一看,电视正重复播放黑水河市本地新闻,就听女播音员一字一板地说:“最新消息,黑水河市市长李金曾,由于涉嫌腐败,已于昨天下午被中纪委双规.....”
    见儿子被双规了,老太婆王淑华眼前一黑,扑通倒在地上。这时候正好保姆从外面回来,见老太太倒在了地上,立即上前搀扶,并大声呼喊:“快来人啊!老太太摔倒了!”
    楼上李金曾媳妇杜玉娥听到喊声,赶忙跑下楼,见老太太倒在了地上,保姆吓得直哆嗦,她上前和保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老太太搀扶到沙发里坐下。王淑华慢慢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看着杜玉娥说:“金曾出事了!”
    听老太太说李金曾出事了,杜玉娥赶忙问:“出什么事了?”
    老太太王淑华带着哭腔有气无力地说:“他被双规了。”
    听说李金曾被双规了,保姆大惑不解,瞪大了眼睛看着老太太和杜玉娥。杜玉娥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们两个人对视了片刻,几乎同时把目光转到了床上一直伸着手看电视的李乐海。只见李乐海口吐白沫,面目狰狞,杜玉娥吓得伸长了脖子。保姆对老太太说:“大婶,快看看老爷子怎么了?”
    王淑华抬头见李乐海已经这样了,心里咯噔一下,随口说了句:“不好!”哆嗦着站了起来,走到李乐海床前仔细一看,李乐海已经没气了。她回头对媳妇杜玉娥说:“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几分钟后救护车呼啸而至。
    听到车声,保姆赶忙出来开门,医生下车就问:“是你们家打电话要的救护车吧?”
    保姆说:“正是我们家。”
    “病人在哪儿呢?”
    “就在屋里,快跟我进来!”
    医生在保姆的带领下,进屋来到李乐海床前。王淑华和杜玉娥两人见医生来了,同时站了起来说:“快救救他吧!”
    医生费了好大劲才把李乐海放倒,然后在他的鼻子上用手试了试,又在脖子两侧摸了摸,拿出听诊器在胸前听了听,接着测了测血压,一个对另一个说:“做人工呼吸看看。”他们又在床上做起了人工呼吸,折腾了半天,李乐海也没有抢救过来。王淑华是护士出身,明白怎么回事,对医生说:“别抢救了,老头子到寿了,放弃吧。”
    见主人发话了,医生才收拾东西宣布李乐海死了。
    听医生说李乐海真的死了,杜玉娥象征性地哭了起来,保姆跟着也挤出几滴眼泪。
    李乐海死了,王淑华到没怎么感到悲哀,此时,她最牵挂的是儿子李金曾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被双规?
    在送走救护车,媳妇和保姆哭泣的时候,她来到里屋,掏出手机给孙占武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孙占武家人,传来的消息更令她大吃一惊,原来孙占武今天早晨在家中上吊自杀了。家人说,是昨天中纪委找他谈过话,不知道什么原因,老爷子一时想不开,就走了这不归之路。
    她又给匡国才打电话,匡国才说他也是才在电视上看到的,经过哥几个了解,李金曾是因为展万喜和孙占武的事牵扯到了他。孙占武是由于他省里的老相好被抓,牵扯出来的。当然,他当了半辈子矿长,经济问题肯定不少。可能是孙占武交代说李乐海为了给儿子买市长宝座,前后送了百万给他,结果把李金曾牵扯了进去。展万喜是因为把个人笔记本电脑送给了情人,他以为删除了记录,不料想里面还留有备份,结果被情人的老公发现,一气之下,这小子把展万喜的日记粘贴到了网上,被网民疯传,惊动了中纪委。在这个笔记本里不仅有展万喜和众多情人约会开房的淫乱记录,而且还有他和黑水河市官员的来往账目,其中就有他送给李金曾的那笔十万元的贿赂。现在李金曾具体被关在哪里他们也不知道。匡国才说他马上就到李家。
    瞬间出了这么多的事,老太太王淑华怎么能受得了,一时支持不住病倒了。
    李乐海的葬礼是外甥关小波、侄子李志才以及三个闺女和李金曾的几个磕头弟兄给处理的。他们把李乐海草草火化后,埋在了王八河畔的乌龙沟李家墓地。
    其实人们不知道,李金曾被双规的真正原因在邰利民身上。
    这些年来,邰利民就没有终止过对李乐海的调查,前几年当他把调查材料交给大局长和政法委的时候,史永贵死了,后来李乐海又成了植物人,案子也就悬挂了起来。再后来李金曾的官越做越大,他和黑水河的几任书记都做了汇报,但是都泥牛入海,不是说证据不足,就是说李金曾是省委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没有省长同意谁也动不了。后来李金曾也知道了这件事儿,还亲自找邰利民谈过,又顺水推舟同意邰利民从副手晋升为正职,结果邰利民软硬不吃,一直往上汇报,李金曾想把他撸掉,又找不到恰当理由。去年年初的时候,黑水河市又换了书记,这位新书记一上任,就大刀阔斧地整治腐败,他先从煤矿入手,几天功夫就查出了大小井矿长十多人,贪污公款好几个亿的特大案件。邰利民见新书记确实为民办事,就把了解到的李金曾、李乐海父子以及孙占武和死去的史永贵等人的材料汇报给了市委。新书记看完材料后,感到问题严重,立刻汇报给了省委。这时候的省委也炸开了锅,先是省委的一个组织部长被查,如今黑水河又出了事,就和中纪委打了招呼,派人先控制了李金曾,然后又找孙占武谈话,哪成想孙占武自认为在劫难逃,竟然趁人不备上吊自杀了。
    听说李乐海死了,李金曾也被双规了,乔会武才偷偷地从深山老林里走出来。他来到李乐海的坟前,给李乐海烧了几张纸,先是一阵痛哭,喊叫着说:“李乐海你他妈太不是人了!当年我给你出了那么多力,你却恩将仇报,把我放在深山老林里不管了,你对得起我吗?”而后一气之下,把李乐海坟前的墓碑推倒了,这才哭着走人。
    黑水河的老百姓则反应不一,有拍手称快的,有放鞭炮庆贺的,也有个别知道底细的人说,鞥!别看邰利民和新来的书记合伙搞倒了李金曾,李家暂时完了,可目前掌管黑水河命脉的还有不少人是李金曾的亲戚朋友,将来咋样还真不好说。
   (全集完)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3 07:2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黑水河》是我的处女作,写于十年前,先是发表在个人QQ空间,后来又和龙版网签约,刊登在龙版网上,至今在龙版网仍能见到。原名叫《父子变脸计》,后经谭吉龙主席提议,改为《黑水河》。本书经十余年的沉淀,多次修改,历尽沧桑岁月,苦辣酸甜,今天终于被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和广大读者见面了!
      追思往事,思绪涌来,当年撰写本书的时候,李宝瑞、姜国威等朋友在酒桌上为我讲故事的情景仍然依稀可辩,曾经为此书出版奔走呼号的冯欢文友、作家协会谭吉龙主席等人,更是让我感动不已,当时情形在脑海中时时浮现。毋需多说,对于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人,给我讲故事的朋友,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当前腐败案件屡禁不止,虽有中央禁令三令五申,但个别人却置若罔闻,我行我素,李乐海等人总是出现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人甚至与黑社会勾结在一起,毒霸一方,危害社会,危害人民,令老百姓深恶痛绝,让国家深受其害。这些人不除,这种现象不杜绝,将国无宁日。
      我深知,此书出版后必然有人要对号入座,甚至找到家中与我对质,但作为一名有责任的作者,不把人民放在心中,不为人民奔走呼唤,必将有愧于时代,有愧于人民,更对不起生我养我的这片黑色土地。只有把黑恶势力暴露在阳光下,让他们的恶性不再重演,才是我最大的心愿。
      我讲的故事虽然在有些地方存在,甚至正在发生,但我不是政治家,我也无力扭转乾坤,我写故事的目的,就是为了博取人们一笑,在笑的同时,知道好与孬,香与臭,仅此而已。

                                         李冲
                                    2017年1月8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9-13 10: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金曾娘俩关上门后,街坊邻居都要看看这条鱼和两万块钱,当王老五正拿着放在墙上的臭鱼和钱显摆的时候,他老伴在屋里喊道:“你赶紧给我滚回来!”
    王老五推开众人,拎着臭鱼和钱一溜烟跑回屋子里,对老伴说:“这钱和鱼咱们不能留啊!”
    王老五老伴没好气地臭骂:“留不留先不说,我问你:你拎着鱼和钱问人家李金曾干吗?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他妈是不是想找死啊?你个老不死的!气死我了!”

点评

谢谢赏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9-15 03: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9-13 10: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前腐败案件屡禁不止,虽有中央禁令三令五申,但个别人却置若罔闻,我行我素,李乐海等人总是出现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人甚至与黑社会勾结在一起,毒霸一方,危害社会,危害人民,令老百姓深恶痛绝,让国家深受其害。这些人不除,这种现象不杜绝,将国无宁日。
      我深知,此书出版后必然有人要对号入座,甚至找到家中与我对质,但作为一名有责任的作者,不把人民放在心中,不为人民奔走呼唤,必将有愧于时代,有愧于人民,更对不起生我养我的这片黑色土地。只有把黑恶势力暴露在阳光下,让他们的恶性不再重演,才是我最大的心愿。

赞同

点评

谢谢评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9-15 03: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9-13 10: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精彩,结局大快人心。值得一阅的优秀作品。创作辛苦,期待新作。

点评

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9-15 03: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03:3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9-13 10:35
李金曾娘俩关上门后,街坊邻居都要看看这条鱼和两万块钱,当王老五正拿着放在墙上的臭鱼和钱显摆的时候,他 ...

谢谢赏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03: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9-13 10:35
当前腐败案件屡禁不止,虽有中央禁令三令五申,但个别人却置若罔闻,我行我素,李乐海等人总是出现在现实 ...

谢谢评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03: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9-13 10:37
故事精彩,结局大快人心。值得一阅的优秀作品。创作辛苦,期待新作。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9-26 14:25 , Processed in 1.250000 second(s), 1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