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68|回复: 11

城里艳妓进山乡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9-8 22:4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殷红点点 于 2018-9-9 08:05 编辑


                                                   城里艳妓进山乡
                                                       文/杨文明

                                                 几声枪响,村长命丧黄泉
        民国二十年正月,春天来得格外早,傍晚的东风吹打得山乡木窗咯吱作响,屋外树木摇曳不止。地处雪峰山腹地三县交界的宛溪镇杨家砖屋大院里已是春意盎然,送走了大年初五的第一波临门道贺的龙灯后,夜色已经降临,院落里灯笼陆续点燃,烛光通明。请来的戏班正忙于后台化妆,准备开演,大院里的男女老幼聚集戏台前,鹤鸣、鹿鸣两位中过满清秀才的兄弟捋着胡须步于场中准备入坐。
        突然,院外传来几声清脆的声响,划过夜幕,在临镇大坪警察分局担任局长的鹿鸣老爷立刻判断这传来的声响就是枪声。他正要起身离座探听情况时,守门人丁旺急匆匆地前来禀告:“刚才英标村长走出大门,随后花园处就传来两声枪响,可能情况不妙,快派人去看看。”鹤鸣兄弟听后,直奔后花园而去,至园门围墙处,只见英标俯身倒在墙脚,身下淌了一滩血,两人连呼几声,没有回应,上前一摸,人已断气。随后英标媳妇唐珊赶到现场,见了丈夫这般模样,顿时号啕大哭,呼天唤地,与陆续而来的女人们哭成一片。
        鹿鸣局长仔细查看了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物,看看侄孙英标身上,只见其胸腹有两处枪眼,一大一小,可以判断凶手开枪的距离不同,可能远射后再走近补枪,凶手的胆大非同一般,可见非置人于死地不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命案,他心里直犯嘀咕,恐怕案情很棘手了。他吩咐两名家丁骑马连夜火速上县城报案。当晚砖屋院内一片嘈杂,唐珊两次昏死过去,都是行医的爷爷鹤鸣掐了人中才缓过气来。其他人等忙着张罗丧事。
        英标之死,让新年的砖屋大院里笼罩在浓浓的悲凄之中。
        鹤鸣老爷安排操办孙子的丧事之后,便召集四个老弟分析起情况来。可兄弟们始终理不出头绪,个个沉闷不语,唉声叹气,后来还是满弟鹿鸣开了腔:“英标是我砖屋大院的后起之秀,精通文墨,擅长辩论,虽自幼习武,但文质彬彬,与人相处常常一副笑脸。自打上县城为乡里人打赢几次官司后,在地方名声大震,二十岁就被村里人推选为村长。按理说,在地方没有仇家,却被人暗害了。唉,家门不幸啦……”话一出口,兄弟们七嘴又八舌起来。“他当了村长后,不到半年就在村子周围修建四座碉堡,打井修亭,做了不少大事,他跟我说过,准备在明年为村子修建围墙,以抗御匪患。可悲人已不在了。”“英标离去,今后唐珊的日子该咋办呢?”鹤鸣兄长扬扬手说:“今晚不说别的,还是说说跟案情有关的事吧。”……当夜直到天已破晓几兄弟散去,也没有任何定论。
        一个悲伤的夜晚在嘈杂声中过去了。第二天上午县局派来了警员,领头人来到灵堂悼唁,打开棺木看了眼死者的致命枪伤。随后代表局长对老爷子们表达了慰问之意,查看了现场,了解了案情,在本子上作了些记录,约一个时辰之后,对着鹿鸣局长摇了摇头后,叮嘱他日后再详细了解案情,就回城去了。作为警察分局的局长,凶案就发生在自家,鹿鸣老爷哪敢怠慢,在丧事期间,与老兄鹤鸣连续几个晚上彻夜分析,累了只打个盹,但始终理不出头绪来,无计可施。丧事之后,因寻不到有价值的破案线索,鹿鸣局长准备上分局赴任。
                                                  两次传话,大院再失后生
        次日临行前,鹿鸣局长叫来儿辈排行十三的满侄子俊,给他交代了任务:“子俊啊,这次你大侄儿英标之死,案情复杂,凭我感觉,这里面尚有不可预知的阴谋,平时你在镇上或周边注意打探,看能否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这件案子只能从长计议,等他日再申冤啦!”又叫妻子唤来唐珊,表情凝重地宽慰起唐珊来:“唐珊孙媳,你不要伤心过度,人死不能复生,今后的日子你不必过分担扰,当然也可自己作主,慢慢筹划。英标案情,我安排你满叔子俊打听,到时应该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之后,他又与老兄鹤鸣嘀咕了一阵,一个上午就过去了,中午时分便上警局去了。
        且说那子俊,也算砖屋家庭中的头脑灵敏之人,深得父辈器重,年龄比侄儿英标大一岁,刚结婚半年余,妻子有孕在身,平时也就在家写写画画。自从接受了叔叔的任务后,出外的日子也就多了起来,每次回家若有所思。一日与唐珊说起英标之事,透露出有些眉目但缺证据与等局长老叔回来将做一次汇报的意思。
        几天后,子俊接到一个来自岳父家捎来的消息——有要事需与婿商谈,望尽快赶到。子俊以妻子有孕在身脱不开身为由推迟了。再过两日,又有人带信给子俊说务必到岳父家去一趟。子俊只好回家将事情告知妻子,道别后就急匆匆地赶往邻县二十里外的岳父家。这一去三天不见回来,家里派人去子俊岳父家问讯,得到回话说不见子俊来过,他们也没带信过去。问讯人回来道明探来的消息,家中得知实情后,个个焦急不安,六神无主。鹤鸣老爷一面派人催促老弟鹿鸣回家,一面放信寻找子俊。
        鹿鸣老爷带来几个随从赶到家中,问明情况,脸色顿时阴沉,表情木讷,联想到先前英标之死,隐约感觉情况有许多不妙,推断此次肯定子俊也凶多吉少。果然探听消息的人回来报信说:“几天前邻县的香炉山附近一个山中锄草人,从远处看到两人推搡着个什么人走向密林深处……”鹿鸣局长知道香炉山那条路是子俊去岳父家必走之路,立即带着随从骑马赶往现场,打探到那锄草人问了些情况,沿着所指山路寻觅了几个山头山谷,没发现子俊任何情况,眼看太阳西下,想到此地经常有土匪出没,不可久留,便打马返回。一行人刚启程,身后就传来枪声,鹿鸣局长叮嘱不予理睬,只管加鞭赶路……
        子俊失踪也就成了谜。不出正月十五,砖屋大院连失两个年轻有为的后生,所有家庭成员感觉就像天要塌下来一般。
                                                  配对玉佩,凶案初露端倪
        那英标妻子唐珊,邻县龙潭镇上的大户人家之女,长相清秀端庄,自幼喜书画,知书达礼,般配英标真是男才女貌,可新婚不久却丧夫,造化弄人,让人唏嘘不已。安葬亡夫已经多日,她仍然茶饭不思,脸色苍白,时时感觉心底无限落寞,一想到今后的日子,就悲伤不已:如若留在夫家将是守寡终生,回娘家再谋生计,丈夫冤情又未了。终日内心纠结,苦闷难熬。
        唐珊得知满叔子俊下落不明的情况后,依稀感觉有人正对砖屋大院伸出罪恶之手,看来为丈夫伸冤可能有些渺茫。于是准备将自己的细软金银物品典当了,换些积蓄,日后好做打算。元宵节那天,唐珊打开箱子一一清点,当看到箱底的凤凰玉佩时,想到丈夫配对的另一块时,不禁泪流满面,突然她想到丈夫的玉佩:他当日遇害时应该戴在身上,整理遗容时谁也没有提到过,多日来由于悲切谁也未曾想过它的下落。她想到自己带着这块玉佩,今后看到也只会伤心,不如一起也典当了。
        唐珊来到典当行,将物件逐一典当,在谈价玉佩时,与老板谈不拢,她坚持要价十块大洋,而老板好说歹说只愿出价五块,说:“前些天我收了一块相仿的玉,只化了四块光洋,你的这块玉我还加了价,如果不成交,也就算了,带回吧。”听老板一说,唐珊心头一惊,想见见那块玉佩,便对老板说:“老板,你能不能将那块玉佩拿出来看看,跟我的比对一下。”老板应道:“这好办,我找找。”等到老板拿出来一对,成色与图案一模一样。唐珊断定这就是丈夫的那块玉佩,她悲从中来,却强忍痛楚,很快镇静下来,随便问了一下老板玉佩的来历,老板告诉她这块玉佩是一个他不认识的人替别人抵押的,在谈价中知道抵押人赌博输了钱,说过些天还要赎回去。唐珊哦了一声,说自己的凤凰玉佩价钱谈不拢就不当了,拿了典当得来的钱径自往家走去。
       唐珊回家后,感到案情有了眉目,决心就从玉佩着手。她把情况与想法跟长辈们说了,大家决定先盯紧典当行里那块玉佩。自此,唐珊白天开始忙里忙外,跟家人佣人接触逐渐多了起来,只是在晚上,独个儿在房间思来想去,来回走动,一门心思要为夫报仇伸冤。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那块玉佩仍然没人去赎,警局也不能为英标、子俊叔侄洗刷冤情带来一线希望,唐珊决定回娘家去了。四月初六那天,守孝已满三个月,唐珊显得有些焦躁,不知如何为自己离开夫家找到理由,但想到爷爷鹤鸣首创本镇国民小学应该是个开明人时,打算去试探一下口气,便来到爷爷房间,与他商量说:“我在砖屋大院里,大家待我恩重如山,我打心眼里感谢了,只是不能为英标生得一男半女,天长日久,也是累赘,不如回到娘家一段时间,他日再作打算。我先征得爷爷的同意,再与公公婆婆商量。”爷爷想到孙媳的处境如此悲苦,与丈夫生活不足一月就守寡,本想供养她一辈子,但猜想她去意已决,也不能勉强,就点头答应了他做主由她回娘家去。临走时,唐珊叮嘱爷爷派人仍然要关注着那块玉佩,希望有嫌疑人出现。
        次日天刚破晓,鹤鸣老爷率一家老幼送唐珊上轿,轿上放上一小箱银元。出了院子大门,唐珊面对公公婆婆下跪三拜,眼含热泪依依惜别,上轿后不久便消失在弯弯的山道之外……  
                                                   多道消息,艳妓进驻山乡
        初夏的山野绿色渐浓,英标之死、子俊失踪两宗案子却均无眉目,砖屋院内毫无生气。到了四月十八日,时值宛溪镇里赶集,一条让山乡震动的消息在街上传开:百里开外的临县洪江城里青楼女子头牌“一枝花”要下到号称“富贵堂”宛溪镇上坐堂。这天之后,每天都会有一枝花沿途何地卖春的消息在镇里散布,在让一些人翘首以盼的第六天后,有人说一枝花在大坪镇放话,直接进驻宛溪镇。
当日,一枝花一行人进入宛溪地界的华树村时,轿内传出话来,今天不进街上了。大家在村子旁歇了歇,轿子就直奔附近的长坡山而去。轿子上到长坡山时已是圆月升起,山中晚风清凉,树林蝉鸣。山腰一栋房子经过装点,很快布置得像个小小怡春院一般,花烛亮灿。一行人吃了夜宵后,各自回房睡去。第二天一枝花房门前挂起了牌子,上面写着:本小姐闭门谢客一天,明晚祈盼贵地有声望者光临,欢迎预约,如意者免费一晚。
        一枝花落脚长坡山的消息很快传到镇上,民防队长杨才燕窃窃自喜,认为这头彩非他莫属。这燕队长剽悍魁梧,力盖众人,身长比常人高出一头,自小被父亲——本镇杨姓大族长宠爱,专门雇请了武术之乡的隆回县高人教练他武术,腿脚功夫甚是厉害,几个人都不是他对手。前几年,凭着自己的功夫,加之老父族长的声望,当地官员力荐他掌管镇里民防队。他老父昌达族长生性威猛,长着络腮胡须,人称昌达胡子,在全镇杨家大族声望高,从来说一不二,传言他所写的字条放到溪里能药死鱼儿。平日里上门求事之人络绎不绝,自从儿子掌管民防队之后,在当地家势显赫一时。不过近两年来,登门人逐渐稀落。
        燕队长在心急火燎中挨过一天,第二天太阳刚刚偏西就只身赶到了长坡山。情况早已传报一枝花。燕队长来到山中,只见临时的怡春院炊烟袅袅,酒肉飘香,一枝花正在大堂独自斟酒吃菜,他径直走上桌前,眉笑眼开,问起话来:“这位小姐当是一枝花吧?”“正是本小姐。贵客定当是本地富家公子吧?好生威风咯,请入座,同我一块喝酒。喝了酒才有好戏。”“有幸见到你一枝花。真不愧貌美如花,今晚快活,定会让你终生难忘。”“多谢贵客抬举,你预约成功,第一个光临,今晚当让您满意。快入席喝酒聊天,请—一”一枝花手势刚落,燕队长急忙入座。此后,两人时而猜拳划令,时而窃窃私语,直到深夜未休。
        翌日,镇公所有事要办,不见燕队长的身影,镇长几经打听才知燕队长的去处,示意民防队快去叫人。派出的两人赶至长坡山时,房子已是人去屋空,一枝花与随从不见踪影。两人在屋旁周围树林叫喊寻觅,很久不见队长踪影。后来一人还是发现一情况:坡下一处草丛中蜷缩个人。两人小心绕到山底,经过辨认,发现此人正是燕队长,满身擦伤,脑袋浮肿。他们往上看了看死者失足之处,为一排水小沟,几根断裂的木棍清晰可见,推测肯定是与青楼女子风流快活后,晚上起来小解,不慎摔死。两人草草收拾,抬了燕队长尸首下山去了。        
                                                一封来信,局长顿消疑云
        燕队长摔死一案很快上报县城警察局,县局命令属地管辖的大坪分局负责侦破此案。鹿鸣局长下午迅速赶到现场,只见曾经的临时窑子又住上了人家,而主人正是自家租田户,经过盘问,了解到一枝花来之前,就有人来此租房,出价很高,大概可盖一栋新房子,到时才用,还答应用后退还。租家来了之后,房屋主人在山顶庙中住了几天,白天帮忙生火做饭,张罗伙食,晚上回庙睡觉。因那窑姐概不露面,接触很少,他只是那夜送菜添酒打了个照面,听得那小姐口音好似周边一带。鹿鸣局长问完话,就离开此地,上洪江城里去了。到了洪江县城,找到花柳巷红火的春翠楼中的一枝花问话,一枝花推说案情一点不知,整个春翠楼的人也都证明一枝花回来的时间是四月二十四日,他心想:与燕队长死亡时间相隔两天,的确套不上。只作了些笔录,要了她一张照片就返回了。
        在返回的路上,鹿鸣局长不免思索起来:那一枝花自称沅州人,话带沅州口音,当年自己考秀才时在当地入住过一段时间,口音可辨。那么上长坡山冒名的女子又会是谁呢?鹿鸣局长马不停蹄,再次来到长坡山拿出照片让租户辨认,租户仔细端详,说有几份相像,但肯定不是一个人。从长坡山下来,鹿鸣局长受了些风寒,深感身体劳顿,就让下属回局,在家卧床吃药休养。躺在病床上的几个时日也不忘案子,但百思不得其解,疑云难去。
三天后,正当鹿鸣局长为案情再次犯愁之际,家人送来一封厚信,打开信封,信中写道:
尊敬的满叔公:
        如晤!首先感谢您对侄孙媳的关爱!请受我一拜!
        近日听闻满叔公为案子路途奔波,积劳成疾,卧床休养,恕孙媳不能前来探望,信后附一单方,为龙潭名医所开,看对医病是否有用,不妨一试。为了让叔公的病早日康复,我将也开一医治心病的单方,且听我慢慢道来。自我那天无意从典当行里看到英标那块玉佩后,便知凶手不会离我们太远。我推断胆敢抵押那块玉佩的人,应该是嗜赌之人。后来我请几位叔叔打探镇里会使用枪支的赌棍,得知华树村混迹赌场的向二癞多年前曾为族长的守门人,且是远房亲戚,早年当过土匪,此点一般人不太熟悉,但这正是他作为凶手所具备的特征,于是我派人跟踪向二癞,看他是否去赎玉佩,可能是他有所察觉,玉佩一直没有赎回去。后来,我听丁旺谈起向二癞时,说他在英标出事的当天,他与灯泡长(当地龙灯负责人)来砖屋下过龙灯帖子,只是没有进大门。这样看来,向二癞就很可疑了。让我感到纳闷的是,英标为何那时走出院子,一定是有人靠近他说过什么。于是我想到当夜的龙灯正是华树村的,扮演虾兵蟹将的人多,这里面肯定有传信人。这个传信人日后一定会与向二癞有来往。我花钱与镇上的赌场老板商量,让向二癞赢些银元。向二癞有了钱,知他底细的人就会与他格外走得近,果然很快发现穷汉杨老六就是我要找的人。后来我派的人找到杨老六,他只说是向二癞在龙灯来砖屋的路上要他传话——有人在后花园门口送贵重东西给英标,其他一概不知,就算打死他,他也只会这样说。我想杨老六的话不是说假。期间,我派人问过那个灯泡长,灯泡长回忆说那夜向二癞曾经说要解手离开过他一段时间。这样,命案凶手就基本锁定向二癞。为了不打草惊蛇,避免砖屋大院再受伤害,我一切都悄悄进行。但不知何故,向二癞几天后吊死在了自家柿子树上,传说是因欠了赌债被人所逼。这条线索也就断了。之后,我细想英标、子俊均没有与人结仇,很有可能是有人妒忌砖屋人的才干,被人设计谋害,联想起向二癞等多人都出自华树村,不由想到了老族长。而这只是猜测,要想得到确凿证据,只有从他家人入手,我了解到他当民防队长的儿子,此人极为贪恋女色,用女色引诱,从其身上打开缺口应该不难。此后,我便决定回娘家实施我的计划。回到娘家之后,我把我为夫报仇的想法跟家父说了,家父曾一度犯难推辞,在我反复劝说下,终于答应从财力、人力上支持我。后来我派人买通洪江妓女,让她按照我的意思去做。我每天安排人在宛溪街上放出消息,目的就是要让消息传进杨才燕耳朵。
        再说一枝花由大坪进宛溪之事,那天一枝花三更天便早早起床,在我的安排下乘着马车离开大坪。我装扮成一枝花,坐进了桥子,催促几个从龙潭雇来的桥夫马不停蹄,一路从不揭帘露脸,直奔三十里开外的宛溪镇。长坡山的一切都是我离开宛溪之前安排的,没有与你们商量,恐事情不成功,连累你们。使用美人计这招果然凑效,那天我让杨才燕从当地大户人家情况谈起,一步步套引。他酒后见色忘情,无所顾忌,以为跟一个过路暂居的烟花女子说些事也无妨,便道出了他们父子合谋杀害了英标,买通被叔公征剿过的香炉山一带的土匪绑架处死了满叔,还准备不久与土匪里应外合突袭砖屋大院,原因就在于他家认为砖屋大院的势力严重威慑他族长家的声望,砖屋后辈能人不除,他家今后就没有兴盛之时,现在要说名门望户非他家莫属了。我假装惊讶,说不能跟一个凶手过夜时,他矢口否认,口无遮掩:本村向二癞才是枪杀英标的凶犯,族长十块光洋就搞定杀人交易,他们一次偶尔发现砖屋大院的人盯梢过向二癞,便追问向二癞当初作为杀人凭证而从英标身上取走的玉佩下落,才知抵押在当部里,断定向二癞已经露陷,一天晚上就把他做了,制造上吊假象。杨才燕说出一切后,还夸耀他父亲极富才干,工于心计,不露破绽。他说的一切均被躲在帘后我带来的随从记录下来。
        那晚,杨才燕在唠叨中因酒力不支于酒桌上呼呼睡去,我担心他一旦酒后清醒,后果不堪设想,我安排雇佣的伙计将他绑了,准备当夜秘送他至警局,但他很快被惊醒,奋力挣脱逃走,因神志恍惚,慌不择路,摔至坡底,我估计他不死也要脱层皮,我安排伙计在他摔倒之处,挖了小坑,摆上折断的木棍,制造失足摔落山下的现场。随后,我与随从连夜赶回龙潭。
        之后就不多说了。顺便告诉你们,你们给我的银元均已花光,也算物有所值。我现已许婚邵阳县地魏姓人家,从此千里之外恐难再有机缘会面,就此拜别!   
        顺致时祺,康熙!                                                                                                                                                                                                                                                                                                                                                                                      孙媳唐珊敬上  (未署日期)                                                                                                                                 
       读罢来信,鹿鸣局长几月来的心中疑云顿消,捧着来信,感慨不已,老泪纵横,沉思良久之后写了一纸辞职书函,叫侄儿上县城送达警局。
                                                                  尾   声
        第二天,鹿鸣老爷独自一人早早上了华树村一趟,从旁人口中得知那昌达族长已经疯癫,口里直念叨报应啊报应之类的话语。远望那族长院落,感觉明显褪去了昔日的光鲜,不由想到:这杨家大族辈分最高的族长会因妒忌生恨对砖屋大院下如此毒手,落得不知儿子为何而死进而癫狂的下场,哪知今日何必当初啊。当然他心中也更清楚冤冤相报必然殃及子孙,砖屋大院伸冤复仇当画上句号了。之后,来到向二癞家低矮的茅屋旁,看了看他上吊的柿树,只见几只乌鸦正在树顶盘旋。不多时,就原路返回了。
        入夜,鹿鸣老爷再次翻阅唐珊来信后,掩卷长思,感叹世间风云莫测,善恶有报。毅然划燃火柴将信纸一页页点上,三桩案子便被一烧了之,随风消散在纷繁复杂的历史尘烟之中。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9-8 23: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鹿鸣老爷再次翻阅唐珊来信后,掩卷长思,感叹世间风云莫测,善恶有报。

拜读,欣赏,点赞!

点评

感谢周老师提读鼓励!顺祝笔健文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9-9 19: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9-9 11:4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篇小说构思精彩,立意明确,情节合理,故事完整,语言生动,叙事清楚,人物形象饱满,是一篇值得阅读的优秀作品,倾情推荐共赏!问好作者,期待更多精彩继续。


点评

感谢平乐版主精彩评论!祝创作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9-9 19: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9-9 12: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入夜,鹿鸣老爷再次翻阅唐珊来信后,掩卷长思,感叹世间风云莫测,善恶有报。毅然划燃火柴将信纸一页页点上,三桩案子便被一烧了之,随风消散在纷繁复杂的历史尘烟之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9-9 12: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完整,铺陈有序,人物鲜活。楼主文笔细腻流畅,精彩到位。加精华。

点评

感谢香儿老师提读加精鼓励!向您学习并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9-9 19: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19: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智 发表于 2018-9-8 23:10
鹿鸣老爷再次翻阅唐珊来信后,掩卷长思,感叹世间风云莫测,善恶有报。

拜读,欣赏,点赞!

感谢周老师提读鼓励!顺祝笔健文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19: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平乐 发表于 2018-9-9 11:42
本篇小说构思精彩,立意明确,情节合理,故事完整,语言生动,叙事清楚,人物形象饱满,是一篇值得阅读的优 ...

感谢平乐版主精彩评论!祝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19: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9-9 12:03
故事完整,铺陈有序,人物鲜活。楼主文笔细腻流畅,精彩到位。加精华。

感谢香儿老师提读加精鼓励!向您学习并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0.67%

发表于 2018-9-9 21: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大作,感触迫深,故事巧妙,悬念陡生,望再出力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9-11 10: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大手笔!拜读,欣赏,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9-11 12: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入9月10日经典文学微信平台发布,公众号:QQ2282205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58.65%

发表于 2018-9-17 16: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欣赏老师才华,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9-26 15:35 , Processed in 1.031250 second(s), 17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