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8|回复: 2

长篇小说《黑水河》第四章 一朝羞愧事 半世洗刷难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11 04: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黑龙江李冲 于 2018-7-11 04:47 编辑


第四章一朝羞愧事 半世洗刷难
    王淑华坐上火车,在两个男性志愿军战士的“押送”下,一路颠簸,风尘仆仆地来到了一个她做梦都不想去的地方——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押送”她的两个志愿军战士和当地武装部交待说:“王淑华是在战斗中被俘,遭到南朝鲜士兵野蛮强奸怀孕的。她很坚强,费尽千辛万苦才逃出了魔掌。要好好照顾她,让她有一个体面的工作,这是一项政治任务,也是对前方志愿军战士和抗美援朝的最大支持,更是给她个人一个妥善的交代。”这些话是押送她的两个志愿军战士临走时候交代医院领导的,也是单独交代给王淑华的。让她必须按照组织上安排的去说,否则对她和部队都不利,王淑华违心地答应了组织。其实,这些事两个战士根本不知道,那时候组织说啥就是啥,他们都以为王淑华怀的真是南朝鲜士兵的野种。随后,他们把王淑华在部队的相关材料和组织档案交给了呼和浩特市武装部,两个志愿军战士完成了任务,没有片刻休息,立即回部队交差去了。
    呼和浩特市武装部工作人员送走两个志愿军战士后,简单看了王淑华的档案一眼,对她说:“你在部队是搞医的,还是去医院工作吧。”
    到了这个地步,王淑华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可言了,只能被动地服从组织的安排了。她木讷地向武装部工作人员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于是,武装部工作人员领着王淑华来到了当地人事部门,和人事部门说明了情况。那个年代,一切服从战争,武装部在当地说一不二,人事部门立即开了王淑华去呼和浩特市牧区医院的工作调令。
    在武装部工作人员护送下,王淑华来到了呼和浩特市牧区医院。
    1952年的内蒙古一片萧条,百废待兴。呼和浩特市牧区医院坐落在塞外的青城,是一座老牌医院,始建于1921年。虽说是当地最大的医院,但也只有几个医生,十几名护士。王淑华被分配到外科,继续当护士。
    武装部工作人员特别交待医院党组织,必须好好照顾王淑华的生活起居,特别是孩子出生前得给她介绍个对象,说这是前方战士的愿望,也是上级党组织交给他们医院的一项特殊政治任务。
    呼和浩特市牧区医院本来就小,突然来了个被敌人强奸的孕妇,消息很快就传开了。望着人们投来异样的眼光,王淑华才意识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严重了。她急急忙忙再次给远在朝鲜战场的李乐海写信,可几天后信还是被原封退了回来;又写,又被退了回来,都是查无此人。这下王淑华懵了,知道自己和组织撒的谎大了。又有院领导找她,要给她介绍对象,她不得不对组织坦白交代,告诉院领导说肚子里的孩子是李乐海的,她根本没有被俘,是部队医院领导让她说孩子是被敌人强奸的,所有这些都是假的。院领导听后感到问题严重,立即报告给呼和浩特市武装部,呼和浩特市武装部也感到问题严重,马上向上级汇报。没几天,上级的回复函下来了,说王淑华的问题志愿军组织部门早有定论,而且她所在的医院科室和所有医护人员都已在敌机轰炸下壮烈牺牲,无法查证,李乐海亦查无此人,因此,不能更改。最后说,王淑华可能是受刺激太大造成了精神伤害,产生了幻觉,指示地方必须妥善处理。
    有上级的来函作证,王淑华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她彻底傻了。望着来函,摸着肚子里滚动的孩子,想着被敌机炸死的战友,她不得不安慰自己:
    如果自己在战场,不是也得被炸死吗?
    这也算是坏事变好事吧!
    也不知道李乐海死了还是活着?
    王淑华只能一遍遍地用胡思乱想来打发无聊的时光。
    时间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王淑华来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已经三四个月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在一天天地茁壮成长。一个举目无亲的小姑娘,在这蛮荒的不毛之地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整天以泪洗面。最后,她把自己的遭遇写信告诉了远在杭州的父母,本想能得到双亲的支持,把她接回杭州,让孩子在杭州出生。可得到的答复却是爹妈的一顿痛骂和断绝亲情父子关系。不得已,王淑华只能求助院领导,让他们尽快给要出生的孩子找个爹。
    其实,医院领导在王淑华到医院来工作的那天起,就一直在为她物色对象。期间也有几个动心的,可是一听说孩子是敌人的,任凭领导们如何劝说,人家就是不干。眼看着王淑华就要分娩了,可急坏了院领导。最后,他们找到在院里看太平间、干杂活的四十岁老光棍王大发,让他把王淑华娶回去。开始王大发还有点犹豫,院领导一脸严肃地说:“你还犹豫个啥?你比人家大多大岁数?都能当人家的爹了!王淑华如果不是怀孕了雨点也轮不到你头上!等孩子生下来,你不是白捡一个媳妇吗?乐去吧!”听了院领导苦口婆心的一番训斥,王大发才勉强点头同意。
    望着两手老茧,满脸皱纹,能当自己父亲的王大发,王淑华委屈地流着泪对院领导点了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医院发了两套病房里没有用过的棉被,派人打扫了王大发的土坯房,王淑华和王大发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晚上,王大发就把王淑华领回了家。在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没有任何祝福与掌声中,王淑华腆着肚子,流着眼泪,带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和委屈,跟比她大二十多岁的王大发结了婚。
    婚后没过两个月,王淑华就生了个男孩,取名王金曾。
    对于王大发而言,孩子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是,望着孩子天真活泼的脸,他还是很喜欢的。
    说来也怪,自从王金曾出生后,王淑华就再也没有怀孕。背地里有人开玩笑问王大发:“是不是媳妇不让你摸呀?”王大发总是咧嘴一笑了之。时间长了,人们都说王淑华不怀孕是她不让王大发沾边,王大发连毛也没摸着。到底是什么原因,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转眼孩子咿呀学语,渐渐成人。
    王金曾小时候,小朋友打仗都骂他是野种,王淑华总是把骂人的小孩子撵跑,告诉儿子说他不是野种,王大发就是他的亲爹。孩子小,哄哄也就蒙骗过去了。
    王大发对孩子也是溺爱有加,凡是孩子要的他都想方设法满足。由于父母的溺爱,时间长了,王金曾胆子逐渐大了起来,什么都敢干,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成了不折不扣的坏孩子。
    一次,邻居家大妈发现他干坏事,就告诉了王淑华,王金曾免不了被训斥了一顿,于是他怀恨在心,晚上用破瓷盆子把大妈家的烟囱给堵上了,大妈第二天点火做饭的时候发现炉灶不爱着火,弄得满屋子冒烟,出来查找,转了好几圈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直到有人上到房子顶上才发现烟囱被堵上了,最后分析断定是王金曾干的。被母亲知道后免不了又是一顿痛骂。后来,王金曾寻找个机会和小朋友一块把邻居家养的鸭子嘴用树棍支上了,鸭子回家不吃食,主人细心观察才发现是鸭子嘴被支上了。从此后,邻居再也不敢说他的坏话了。
    后来,王金曾上学了,学习好坏就不用说了,学校都是学生轮流值日打扫卫生,那时候学校普遍没有安装自来水,就是安了也不在各个班级。打扫卫生为了不起灰尘,必须得洒水除尘,轮到王金曾值日的时候,开始还去打两趟水,后来他就不去了,让女生先扫地,等扫完地他把女生撵走,和另外几个淘小子在教室里撒尿,用尿消除教室里的灰尘。时间一长弄得满教室腥臊味,老师知道了,批评是自然的了,于是王金曾在学校出名了。
    文革期间,王金曾正在读小学,在大孩子的鼓动下,他第一个参加了斗争老师的“批斗会”。凡是批评过他的老师都挨了他的打。
    后来,有人说他是南朝鲜的野种,他母亲是美帝国主义安插在中国的特务,红卫兵知道后王淑华遭到了批斗,王金曾一夜之间也从红小兵沦落为被人唾骂的野种,外国狗崽子。巨大的政治反差让他下定决心要跟父母决裂。一天,他把父母召集到一起,问他们自己到底是哪里来的?是不是南朝鲜的野种?王淑华还想继续隐瞒,可王大发是个老实人,只能实话实说,告诉王金曾:“你父亲确实在南朝鲜。”
王淑华早被人们不信任搞得身心疲惫,知道说出李乐海来也没有人相信,儿子还小,告诉他实情怕他找去,心一横,就顺水推舟地说:“你爹王大发说的没错,你的亲生父亲确实在南朝鲜,你就是朝鲜人。”
听了父母的话,王金曾的精神彻底崩溃了,从此后,他再也不敢在外面胡作非为撒野了,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个人发呆。
    文革十年动乱结束后,王淑华得到了彻底平反,接着就退休了,刚过上没几天好日子,王大发就去世了。
送走丈夫之后,王淑华的生活也慢慢趋于了平静。看着一天天长大成人的儿子,王淑华突然想起了李乐海。一天,她把儿子叫到跟前,告诉儿子说:
    “儿呀,我跟你说点事,你父亲不是南朝鲜人,过去政府关于我的定论也都是假的。你父亲是中国人,叫李乐海,住在东北三江县一个叫王霸屯的地方,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
    还没等王淑华说完,王金曾就急着说:“妈,别说了,过完年我就去找他,必须得把爹找着。”
    王淑华说:“我也是这个意思,你去找吧,不管他是死是活,总得有个交代。”
    听母亲说自己的父亲在东北的三江县,王金曾异常激动,见人就说他不姓王,他有爹,叫李乐海。最后索性到民政局把名字改成了李金曾。办完户口之后,当年春节刚过,李金曾就催着母亲给父亲李乐海写信,王淑华当着儿子的面给李乐海写了封长信,他怕李乐海不承认儿子,又把当年抗美援朝时穿军装的照片找出来,和信纸一同装进了信封里,然后交给儿子,让儿子去东北的三江县找爹。李金曾急切地告别了母亲,坐上呼和浩特开往东北的特快列车,很快就来到了三江县。
    在换车的时候,李金曾才知道母亲告诉他的三江县不叫三江县,已经改成了渤海县。
    初春三月,乍暖还寒。李金曾带着扑朔迷离的心情,坐了好几天的车,风尘仆仆来到了渤海县民政局,一位姓高的女同志接待了他。说明情况后,开始查找,翻遍了所有档案,结果整个渤海县抗美援朝老兵的档案里根本没有李乐海这个人,民政局的人只能遗憾地告诉他查无此人。至于王霸屯吗,本来就没有。原来这是李乐海当时觉得王八屯难听,随手给王淑华写了个谐音字。李金曾不死心,又让工作人员再查一遍,结果还是没有。最后,工作人员告诉他,有些档案在文革时期丢失了,说不定还真有李乐海这个人。最后李金曾不得不沮丧地离开了渤海县民政局。
   为了尽快找到父亲,李金曾决定到渤海县各个村屯挨家挨户寻找。他前后用了两年时间,走遍了渤海县十四个乡镇。每到一地,他都到村部打听有没有李乐海这个人?叫李乐海的人还真不少,但是,不是岁数过大,就是岁数太小,都没有去过朝鲜,也没有几个是当兵的,结果都对不上号。没钱了,他就给人家打工,工资积攒差不多了,他又上路了,费尽千辛万苦,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在李金曾几乎快失去信心的时候,有人告诉他说附近的黑水河市过去归渤海县管辖,建议他到黑水河去找找,说不定他父亲就在那里。
    结果天无绝人之路,李金曾还真在黑水河市王宝村小卖店买方便面的时候打听到了李乐海的消息。他无意间问王二媳妇小芹:“请问大姐,你们这儿附近有没有一个在抗美援朝当过兵叫李乐海的人?”
    王二媳妇小芹不假思索地说:“没有。”
    这其实早在李金曾的预料之中,也就没当回事,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里屋没起床的小芹丈夫王二说了一句:“怎么没有,后院老李头不就是抗美援朝回来的吗?”
    听说有抗美援朝的,李金曾把迈出去的腿又退了回来,回头问了句:“是叫李乐海吗?”
    王二隔着门对李金曾说:“我刚来这里还不到一年,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不过确实姓李,也确实是抗美援朝当兵回来的,听说还是个军官呢。”
李金曾央求王二领他见见,王二让他媳妇小芹领李金曾去看看,结果就出现了前面李金曾认爹一幕。
    其实,李乐海自从在朝鲜战场没有了王淑华的消息之后,也一直在寻找她,还和上级领导说了此事。但是,王淑华就象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儿音信也没有,渐渐地李乐海也就将她淡忘了。
    待续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11 20:53: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变迁,物是人非。未知的遭遇总是让人生充满坎坷。欣赏!问好!期待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11 23: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血脉相连。期待下集父子相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7-22 20:50 , Processed in 0.406250 second(s), 13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