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9|回复: 1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第四卷、迷雾重重凶杀案 第二十九章、真假并不难辨

[复制链接]

升级   15.1%

发表于 2018-7-10 16:2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神秘老太 于 2018-7-11 07:46 编辑

                                                                                     第四卷、迷雾重重奸杀案
                                                                                   第二十九章、真假并不难辨

      我自从发现于大凯的行踪,并向公安局刑侦科做了举报,就焦急地等待好消息。因为我每天下午1点到夏明朗工作室录歌,也不知道于大凯抓到没有?给小周打了几次电话都无法接通,我实在忍不住了,想问问冷凌,可是我又找不到理由问一个替身演员的情况,我只得忍着,不瞎打听。
      有一天我到剧组,一整天都没看到那个替身演员,我问冷凌:“我今天怎么没见到那个替身演员呢?”冷凌居然和我开起了玩笑:“怎么?注意他了?是他男子汉的魅力使你产生了好感吧?”
      我不好意思地说:“不是的,只是我第一次来,就看到你俩打得如火如荼、难解难分。我觉得你俩力量太悬殊了,我怕您吃亏,所以我一直提心吊胆地看你们拍完那场戏,今天看他不在,我顺便问一问。”
      冷凌继续和我开玩笑:“这么说,你不是对他感兴趣而是对我感兴趣呀?”他的玩笑可把我说得非常难看,怎么会让人产生这样的怀疑呢?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我急忙解释:“冷哥,您误会了,我不过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歌手,怎么敢那么不自量力,高攀明星呢?其实从心理学的角度讲,人都是同情弱势群体的。”
      冷凌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在你这个小姑娘的眼里,我这男一号和一个替身演员来比,我反倒成了弱势群体中的一员了?”“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那场打戏,您看他又高又大,身材魁梧、力大无穷、杀气腾腾;可是您呢?身单体薄,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看到这样的两个人对打谁能不为您担心呢?”
      冷凌说:“哈哈!那我是自作多情了。不过我发现一个问题,我要是和你斗嘴,也是弱势群体里的一员了。你这小丫头我服了。可是我还没回答你的问题呢,那个王大哥,上次你来的那天晚上就坐飞机去南方了,因为我们的打戏已经排完了,他有个哥们又给他联系一个剧组,拍古装片给男一号当替身。
      我暗暗叫苦,这可糟了,这不是让小周他们扑个空吗?他们没见到本人,能相信我说的话吗?
  
      晚上我回去,立即给小周打电话,小周说:“你这个丫头真能逗人,听风就是雨,神经兮兮地看谁都是杀人犯。我们到那个电视剧组,你说的那个人早走了,坐飞机去南方了。我们拿出照片问剧组的人,人家实在憋不住笑,于大凯标准的国字脸,单眼皮,可是人家那个武打替身却是大眼睛双眼皮,鸭蛋形脸。咱们找的是于大凯,人家那个叫王大奎。我们对照了他的临时演员登记表,出生年月日,身份证号码一个也对不上,让我们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小姑娘,我可警告你,前几次的确都让你说对了,这最后一个网上通缉犯可不是那么好抓的,不要神秘兮兮地看谁都是逃犯。”
       我很不服气,我还坚持我的理由,强调我的判断没有错。声音、身材、习惯动作完全一样。小周说:“不管怎样?你是破这个案子的有功之臣,时刻都在关注着这个案子,经常提供来自各方面的信息,对我们的破案工作有很大帮助,我们很感谢你。希望今后保持联系。我们会重视你提供的线索。不过这个人是不是要追下去,还得看领导的安排。有什么消息我一定告诉你。”
  
      这半年来,我耳濡目染,学会了很多侦查技术,也的确由于我的发现,抓到了几个关键人物。这次发现于大凯,他们虽然扑了一个空,可是我相信只要他们抓住这个线索不放,就一定能抓到那个杀人魔鬼。
      由于我的坚持,三番五次去公安局刑侦科打听消息。引起他们足够的重视。到底兰福尔摩斯和小周去到南方那个剧组的外景地调查这个可疑的替身演员了。
      他们刚刚到那里,就听说这个王大奎遇到了麻烦,在宾馆住宿,碰到了一位和他身份证一模一样的人,那个人不饶不依,强调自己是真王大奎。搞得宾馆没有办法,只得向公安局报案。
      兰警官一听高兴地说:“有戏!现在咱们看看真假美猴王?”他俩高高兴兴地到了当地公安局,说明来意,要亲自看看这两个真假美猴王如何斗智斗勇。
      这天当地公安局把东北CC市出差的王大奎和《无脚大仙》电视剧的替身演员王大奎全都找来了,两人一见面又是一番激烈地争吵。小周的书里有详细记载,我看了真觉得有趣极了。
      兰警官:“你们二位谁是王大奎?”
      俩人一起回答:“我是!”又互相指责:“你是假的!你冒充我!”
      兰警官:“先别争吵,一个一个来。你们都把身份证拿来。”
      二人一起把身份证递给兰福尔摩斯,互相怒目而视。
      兰警官:“左边的你先说,你多大年纪?那年那月那日生在何地出生,父母姓名和职业?
      出差者:“我是1966年12月23日生,今年27岁。我出生在J省CC市。我的父亲叫王东胜,是家具厂的木匠,我母亲叫沈秀娟,是服装厂的工人。
      兰警官:“替身演员,该你说了。”
      替身:“我是1966年12月23日生,今年27岁。我出生在J省CC市。我的父亲叫王东胜,是家具厂的木匠,我母亲叫沈秀娟,是服装厂的工人。”
      兰警官:“家庭住址?演员你先说。”
      替身:“我家是在CC市NG区东四条胡同58号”
      兰警官:“你家住址?”
      出差人:“我家是在CC市NG区东四条胡同58号”
  
      两人回答一模一样,兰警官突然意意识到这个问题白问了,因为两人都在这,你说啥,他也说啥,这怎么能辨真假呢?他与小周耳语:“我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小周恍然大悟。
      兰警官:“你们介绍一下自己的简历。演员先说。”
      替身:“我小学毕业考上了J省少年体校,学习体操.后来因为我长得太猛,个子太高,不适合学体操,就改学跆拳道了。毕业以后,没有找工作,自己在家办个跆拳道班,后来就在电视剧组当个替身演员。”
      兰警官:“那位,你说说吧!”
      出差人:“我在CC市第十二高中读书,毕业以后,考上了TJ大学化工系,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CC市化工设计院。”
      兰警官:“你们在这儿等一会,我们去去就来。”
      老兰拉着小周找到微机室,马上调出王大奎的户口,一对着笔录,丝毫不差。又调出王大奎单位的联系电话,老兰和CC市化工设计院的人事部通话核实,出差者说的一点不差。可是这个替身演员,因为没有正式单位,证实不了他的身份。
     他俩很快从微机室回来,看到两人还在争吵。一个说:“你就是冒名顶替的,你偷了我的身份证,冒充我,到这儿来招摇撞骗!”
     另一个说:“你才是地地道道的假货,你伪造身份证,以我名义到这里骗人,你是不是要以化工设计院的名义来这骗设备、骗钱财?”
     老兰和小周进屋,他们才安静下来。老兰问:“你们说说,你们的身份证是什么时候办的?”一个说:“是哪年?我不记得了,反正是和家里人一起办的。”另一个说:“我是半年前办的。有一次我坐公交车,钱包被偷,身份证丢了,我就补办一个。”
      兰问:“你能回忆一下,你钱包被偷经过吗?”
       “一天,我早晨上班坐车人非常多,拥挤得很。过了好多站,到阳光广场站的时候,下车的人很多。我就坐在身旁一个空座位上。我旁边的一位老奶奶扒拉我一下说:‘小伙子,你看看你背篼里丢东西没有?我看到刚才下车的       小伙子,就是站在你身后的那个,和你长得差不多高,胖瘦好像也差不多。我看你俩还有点像,我以为你们是哥俩,他翻你的包,我也没当回事,可是他下车了,你却没下。这我才明白过来,你可能是让那人偷了,你快看看吧!’我一翻包,真的被偷了,钱包没了,身份证银行卡全没有,可是车已经开出老远了,我让司机停车我下去,司机说这是路口绿灯已经亮了,这车一辆跟着一辆,根本没法停车。
老奶奶自己在那嘟嘟囔囔地说:‘都怪我,要是我早点告诉你,说不定下车还能撵上呢。’”
       小周问:“你没详细问问那老奶奶,偷你钱包的人长得什么样吗?”“她说长得和我有点像,就是那个人是大方脸,我是鸭蛋形的脸。”
      替身演员憋了半天没说上话,这回可抢上话了。他说:“两位警官。你们听听!他的这个故事多动人,时间、地点、人物交代得清清楚楚,有条有理,天衣无缝。这难道不是编出来的吗?最有意思的是,说那个小偷和他长得很像,世间哪有那么巧的事,两个长得很像的人同上一辆车?还站在一起?这有可能吗?你这么说就是为你冒名顶替自圆其说。可是假的就是假的,总有露出破绽的时候。请你们看看!我是方脸吗?要编你事先想好了再说,不要漏洞百出。”
      这两个王大奎,就像一对前世冤家,互相找彼此说话的漏洞掐架。老兰和小周没有制止,他们想在俩人的争论中发现问题。
      他们正在吵吵,电视剧组来了电话,告诉那个替身演员,现在正在等他回去拍一场戏,问他能不能马上回去?老兰觉得这样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就答应让他走了。可是那位出差的王大奎却不饶不依地说:“既然现在抓到了偷我身份证的人,你们就不该把他放走。”
      老兰说:“你不要着急,是真假不了;是假真不了。不管怎么说,都会有真相大白的时候。你要是真的,你就偷着乐吧!你要是假的,你就赶快准备坦白交代吧!你先回去,不要关机,我们有事找你,要随叫随到。”这个王大奎说:“不过我希望你们尽早把这件事弄明白,因为我们单位有急事,我不能回去太晚。”
      真假王大奎的交战暂时告一个段落。兰福尔摩斯和小周感到这个案子快出头了,就通知剧组请他们帮忙,看住王大奎,不让他离开剧组。也告诉宾馆,暂时不要让王大奎退宿。
      然后他们向雷大汇报,请示下一步怎么办?并且要求那边马上到王大奎家调查,弄清王大奎的职业和工资单位,越快越好。

      三个小时以后雷大队长来了电话,告诉他们那个化工设计院的是真的,让他们立即逮捕替身王大奎。
      老兰和小周放下电话,立即赶到电视剧组,结果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替身王大奎始终没回来,剧组根本没见到他的影,把导演急得火冒三丈。
      老兰气得直拍大腿,他恨自己怎么这么糊涂?本来已经怀疑这两个人里有一个是杀人犯,就不该让他们单独行动。这是个重大工作失误。
      小周说:“这不能怪你,我们已经对过于大凯在监狱的照片,和这两个人一点都不像,所以不能肯定他们中有一个就是于大凯。”老兰一筹莫展:“他们两个毕竟有一个是假的吧?”“这一点可以肯定,可是那个假的王大奎却不一定是于大凯,也许是其他案子里的逃犯。着急也没有用,我们想想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吧?”没想到在这紧要关头,这个小刑警反倒比老侦查员冷静。

      他俩立即和当地公安局有关领导商量,请他们协助抓捕假王大奎。布下天罗地网,把住所有交通要道,拿着电视剧组提供的照片,堵截假王大奎。然而他却突然人间蒸发,无影无踪。
       我自从发现于大凯的行踪,并向公安局刑侦科做了举报,就焦急地等待好消息。因为我每天下午1点到夏明朗工作室录歌,也不知道于大凯抓到没有?给小周打了几次电话都无法接通,我实在忍不住了,想问问冷凌,可是我又找不到理由问一个替身演员的情况,我只得忍着,不瞎打听。
      有一天我到剧组,一整天都没看到那个替身演员,我问冷凌:“我今天怎么没见到那个替身演员呢?”冷凌居然和我开起了玩笑:“怎么?注意他了?是他男子汉的魅力使你产生了好感吧?”
      我不好意思地说:“不是的,只是我第一次来,就看到你俩打得如火如荼、难解难分。我觉得你俩力量太悬殊了,我怕您吃亏,所以我一直提心吊胆地看你们拍完那场戏,今天看他不在,我顺便问一问。”
      冷凌继续和我开玩笑:“这么说,你不是对他感兴趣而是对我感兴趣呀?”他的玩笑可把我说得非常难看,怎么会让人产生这样的怀疑呢?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我急忙解释:“冷哥,您误会了,我不过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歌手,怎么敢那么不自量力,高攀明星呢?其实从心理学的角度讲,人都是同情弱势群体的。”
       冷凌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在你这个小姑娘的眼里,我这男一号和一个替身演员来比,我反倒成了弱势群体中的一员了?”“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那场打戏,您看他又高又大,身材魁梧、力大无穷、杀气腾腾;可是您呢?身单体薄,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看到这样的两个人对打谁能不为您担心呢?”
      冷凌说:“哈哈!那我是自作多情了。不过我发现一个问题,我要是和你斗嘴,也是弱势群体里的一员了。你这小丫头我服了。可是我还没回答你的问题呢,那个王大哥,上次你来的那天晚上就坐飞机去南方了,因为我们的打戏已经排完了,他有个哥们又给他联系一个剧组,拍古装片给男一号当替身。
      我暗暗叫苦,这可糟了,这不是让小周他们扑个空吗?他们没见到本人,能相信我说的话吗?
  
      晚上我回去,立即给小周打电话,小周说:“你这个丫头真能逗人,听风就是雨,神经兮兮地看谁都是杀人犯。我们到那个电视剧组,你说的那个人早走了,坐飞机去南方了。我们拿出照片问剧组的人,人家实在憋不住笑,于大凯标准的国字脸,单眼皮,可是人家那个武打替身却是大眼睛双眼皮,鸭蛋形脸。咱们找的是于大凯,人家那个叫王大奎。我们对照了他的临时演员登记表,出生年月日,身份证号码一个也对不上,让我们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小姑娘,我可警告你,前几次的确都让你说对了,这最后一个网上通缉犯可不是那么好抓的,不要神秘兮兮地看谁都是逃犯。”
      我很不服气,我还坚持我的理由,强调我的判断没有错。声音、身材、习惯动作完全一样。小周说:“不管怎样?你是破这个案子的有功之臣,时刻都在关注着这个案子,经常提供来自各方面的信息,对我们的破案工作有很大帮助,我们很感谢你。希望今后保持联系。我们会重视你提供的线索。不过这个人是不是要追下去,还得看领导的安排。有什么消息我一定告诉你。”
  
      这半年来,我耳濡目染,学会了很多侦查技术,也的确由于我的发现,抓到了几个关键人物。这次发现于大凯,他们虽然扑了一个空,可是我相信只要他们抓住这个线索不放,就一定能抓到那个杀人魔鬼。
      由于我的坚持,三番五次去公安局刑侦科打听消息。引起他们足够的重视。到底兰福尔摩斯和小周去到南方那个剧组的外景地调查这个可疑的替身演员了。
      他们刚刚到那里,就听说这个王大奎遇到了麻烦,在宾馆住宿,碰到了一位和他身份证一模一样的人,那个人不饶不依,强调自己是真王大奎。搞得宾馆没有办法,只得向公安局报案。
      兰警官一听高兴地说:“有戏!现在咱们看看真假美猴王?”他俩高高兴兴地到了当地公安局,说明来意,要亲自看看这两个真假美猴王如何斗智斗勇。
      这天当地公安局把东北CC市出差的王大奎和《无脚大仙》电视剧的替身演员王大奎全都找来了,两人一见面又是一番激烈地争吵。小周的书里有详细记载,我看了真觉得有趣极了。
      兰警官:“你们二位谁是王大奎?”
      俩人一起回答:“我是!”又互相指责:“你是假的!你冒充我!”
      兰警官:“先别争吵,一个一个来。你们都把身份证拿来。”
      二人一起把身份证递给兰福尔摩斯,互相怒目而视。
      兰警官:“左边的你先说,你多大年纪?那年那月那日生在何地出生,父母姓名和职业?
      出差者:“我是1966年12月23日生,今年27岁。我出生在J省CC市。我的父亲叫王东胜,是家具厂的木匠,我母亲叫沈秀娟,是服装厂的工人。
      兰警官:“替身演员,该你说了。”
      替身:“我是1966年12月23日生,今年27岁。我出生在J省CC市。我的父亲叫王东胜,是家具厂的木匠,我母亲叫沈秀娟,是服装厂的工人。”
      兰警官:“家庭住址?演员你先说。”
      替身:“我家是在CC市NG区东四条胡同58号”
      兰警官:“你家住址?”
     出差人:“我家是在CC市NG区东四条胡同58号”
  
      两人回答一模一样,兰警官突然意意识到这个问题白问了,因为两人都在这,你说啥,他也说啥,这怎么能辨真假呢?他与小周耳语:“我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小周恍然大悟。
      兰警官:“你们介绍一下自己的简历。演员先说。”
      替身:“我小学毕业考上了J省少年体校,学习体操.后来因为我长得太猛,个子太高,不适合学体操,就改学跆拳道了。毕业以后,没有找工作,自己在家办个跆拳道班,后来就在电视剧组当个替身演员。”
      兰警官:“那位,你说说吧!”
      出差人:“我在CC市第十二高中读书,毕业以后,考上了TJ大学化工系,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CC市化工设计院。”
     兰警官:“你们在这儿等一会,我们去去就来。”
     老兰拉着小周找到微机室,马上调出王大奎的户口,一对着笔录,丝毫不差。又调出王大奎单位的联系电话,老兰和CC市化工设计院的人事部通话核实,出差者说的一点不差。可是这个替身演员,因为没有正式单位,证实不了他的身份。
      他俩很快从微机室回来,看到两人还在争吵。一个说:“你就是冒名顶替的,你偷了我的身份证,冒充我,到这儿来招摇撞骗!”
      另一个说:“你才是地地道道的假货,你伪造身份证,以我名义到这里骗人,你是不是要以化工设计院的名义来这骗设备、骗钱财?”
      老兰和小周进屋,他们才安静下来。老兰问:“你们说说,你们的身份证是什么时候办的?”一个说:“是哪年?我不记得了,反正是和家里人一起办的。”另一个说:“我是半年前办的。有一次我坐公交车,钱包被偷,身份证丢了,我就补办一个。”
      兰问:“你能回忆一下,你钱包被偷经过吗?”
       “一天,我早晨上班坐车人非常多,拥挤得很。过了好多站,到阳光广场站的时候,下车的人很多。我就坐在身旁一个空座位上。我旁边的一位老奶奶扒拉我一下说:‘小伙子,你看看你背篼里丢东西没有?我看到刚才下车的小伙子,就是站在你身后的那个,和你长得差不多高,胖瘦好像也差不多。我看你俩还有点像,我以为你们是哥俩,他翻你的包,我也没当回事,可是他下车了,你却没下。这我才明白过来,你可能是让那人偷了,你快看看吧!’我一翻包,真的被偷了,钱包没了,身份证银行卡全没有,可是车已经开出老远了,我让司机停车我下去,司机说这是路口绿灯已经亮了,这车一辆跟着一辆,根本没法停车。
老奶奶自己在那嘟嘟囔囔地说:‘都怪我,要是我早点告诉你,说不定下车还能撵上呢。’”
       小周问:“你没详细问问那老奶奶,偷你钱包的人长得什么样吗?”“她说长得和我有点像,就是那个人是大方脸,我是鸭蛋形的脸。”
       替身演员憋了半天没说上话,这回可抢上话了。他说:“两位警官。你们听听!他的这个故事多动人,时间、地点、人物交代得清清楚楚,有条有理,天衣无缝。这难道不是编出来的吗?最有意思的是,说那个小偷和他长得很像,世间哪有那么巧的事,两个长得很像的人同上一辆车?还站在一起?这有可能吗?你这么说就是为你冒名顶替自圆其说。可是假的就是假的,总有露出破绽的时候。请你们看看!我是方脸吗?要编你事先想好了再说,不要漏洞百出。”
      这两个王大奎,就像一对前世冤家,互相找彼此说话的漏洞掐架。老兰和小周没有制止,他们想在俩人的争论中发现问题。
      他们正在吵吵,电视剧组来了电话,告诉那个替身演员,现在正在等他回去拍一场戏,问他能不能马上回去?老兰觉得这样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就答应让他走了。可是那位出差的王大奎却不饶不依地说:“既然现在抓到了偷我身份证的人,你们就不该把他放走。”
     老兰说:“你不要着急,是真假不了;是假真不了。不管怎么说,都会有真相大白的时候。你要是真的,你就偷着乐吧!你要是假的,你就赶快准备坦白交代吧!你先回去,不要关机,我们有事找你,要随叫随到。”这个王大奎说:“不过我希望你们尽早把这件事弄明白,因为我们单位有急事,我不能回去太晚。”
       真假王大奎的交战暂时告一个段落。兰福尔摩斯和小周感到这个案子快出头了,就通知剧组请他们帮忙,看住王大奎,不让他离开剧组。也告诉宾馆,暂时不要让王大奎退宿。
       然后他们向雷大汇报,请示下一步怎么办?并且要求那边马上到王大奎家调查,弄清王大奎的职业和工资单位,越快越好。

       三个小时以后雷大队长来了电话,告诉他们那个化工设计院的是真的,让他们立即逮捕替身王大奎。
       老兰和小周放下电话,立即赶到电视剧组,结果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替身王大奎始终没回来,剧组根本没见到他的影,把导演急得火冒三丈。
       老兰气得直拍大腿,他恨自己怎么这么糊涂?本来已经怀疑这两个人里有一个是杀人犯,就不该让他们单独行动。这是个重大工作失误。
       小周说:“这不能怪你,我们已经对过于大凯在监狱的照片,和这两个人一点都不像,所以不能肯定他们中有一个就是于大凯。”老兰一筹莫展:“他们两个毕竟有一个是假的吧?”“这一点可以肯定,可是那个假的王大奎却不    一定是于大凯,也许是其他案子里的逃犯。着急也没有用,我们想想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吧?”没想到在这紧要关头,这个小刑警反倒比老侦查员冷静。
       他俩立即和当地公安局有关领导商量,请他们协助抓捕假王大奎。布下天罗地网,把住所有交通要道,拿着电视剧组提供的照片,堵截假王大奎。然而他却突然人间蒸发,无影无踪。

eeda73dfb6ad5635ed2ee885663d47b.png
2aeb25e0bf4a96cd6358ef5c3f105e7.png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10 17: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佳作再赏,创作辛苦了。精彩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7-22 20:49 , Processed in 0.609375 second(s), 1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