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61|回复: 72

故乡点滴之小木匠的故事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1: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风萧^易水 于 2018-7-3 22:41 编辑

                                                                                    
                  
                                                                                                    故乡点滴之小木匠的故事






    故乡的夏日远没有东北夏日那般的清爽。烈日当头,让周围的一切都变的慵懒了许多。鸟儿们躲在树上不唱不叫,塘中的蛙儿此时也没有了动静,只有那知了唧唧咋咋地叫个没完没了。我昏昏然想睡个午觉,却被知了的叫声吵的精神了许多。
    索性便和老乡们坐在场院边的那颗沧桑的老槐树下,听老人们为我讲述着故乡的点滴。
    那是七十多年前的夏日,天也是这么的酷热难耐。但抗日的烽火已燃遍了胶东半岛。侵华日军的战线越拉越长,战争补给便成了问题。于是日军纠结二狗子(当地百姓对伪军的称呼)近万人,开始了在胶东地区的麦收大扫荡,以实现他们的以战养战的阴谋。而此时国民党的部队己经撤退到平度以西的山区躲避起来,只有八路军渤海支队在胶东半岛坚持抵抗。为了封锁八路军与老百姓的联系,日、伪军在沿烟台到掖县之间的公路两边修建了许多的炮楼。并不时地对炮楼附近的村庄进行清洗,欠下了累累血债。
就在那个夏天的一个中午,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胶东半岛这个偏僻小山村的土地,在村子东头的一家农院里,几名妇女坐在一棵香椿树的树荫下一边纳着鞋底,一边聊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知了在树上叽叽咋咋地欢唱着,几只鸟儿钻进树荫覆盖的枝丫上梳理着羽毛,可能是炽热的烘烤,此时鸟儿们已无心理会那些知了了。
   “修理破桌子破凳子了,修理破柜子破门了。”
    这时,院子外边传来了一阵吆喝声,院子里的妇女们放下手里的活计挤到了门口。
    “大晌午的,哪有人修什么桌子椅子呀?快到别处去吧。”
    “哟,还别说,你这小木匠怎么长的跟黑宋江似的,能担动这挑子吗?”
    “哈哈哈哈……”
    妇女们七嘴八舌地调侃着小木匠。
    小木匠也不生气,不急不慢地和妇女们搭讪着。
这小木匠着实长的有点矮,大约一米五左右的个头,黑中透红的一张脸,小鼻子,大嘴叉,特别是那双眼睛,虽然小了点,但透着机灵,看人的时候总像保持着警觉一样四下张望。地上放着的担子与他的个头相比却显得有些大的夸张,感觉担子一上他的肩上便能将其压垮一般。他一边用搭在脖子上的油腻腻的毛巾擦着脸上的汗,一边和站在门边上的大肚子妇女说道:“这位大姐,能向你讨碗水喝吗?”
    大肚子妇女嘎嘎地大笑起来:“向我讨水,好呀,我答应了,二嫂答不答应啊,这可是二嫂家呀,”
    说着,一把将身后的妇女拉到身前:“你向她讨吧。哈哈哈”
    二嫂看着眼前这个黑三郎般的小木匠,心生一丝怜悯:“哎,可怜价的,这大晌午头的,好吧,你在这等着,正好我家有口箱子坏了,你也顺便修了吧。”说着返身回到屋里,舀了一瓢水回来递给小木匠:“喝吧,等着我把那口破箱子拖出来你修一下吧。”
    大肚子妇女上前问到:“我说黑小子木匠,哪里人呀?”
    小木匠警觉地看了一下四周,随手往山的方向一指:“那边的。”
    “哟,又不去你家抢钱,还保密呀,什么这边那边的呀,哈哈哈哈。”
    “黑小子,你手艺怎么样呀,可别把箱子越修越破了,哈哈哈哈。”
    大肚子妇女哈哈哈的笑声好似铜铃一般。说起来她也蛮可怜的,去年,丈夫被日本兵抓去修炮楼,一去便在也没有回来。于是,她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只身逃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大家也都叫她胖嫂。
    说话间,二嫂已经将那口破箱子拖了出来,小木匠放下水瓢,打开担子,拿出工具修起了箱子,妇女们也都回到了树下,纳起来了鞋底……
    村子里,除了叮叮当当地修木箱的声音,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可能是刚才妇女们一阵叽叽喳喳的喧闹声吓到了树上的知了和鸟儿,那些小精灵们也停止了喧闹。一切都显得那的祥和安静,村的男人也都在懒懒地睡着午觉,小孩子们也都躲在各自的家里躲避着中午炽热的阳光。
    突然,村口处传来几声枪响,打破了村子里宁静。
二嫂呼地站起身来,喊道:“不好,小鬼子来了。当家的,快起来,小鬼子来了,快带孩子上山躲躲去。姐妹们,你们也快躲躲去,上山,快,快。”
    说着,二嫂跑到门口:“小木匠,你也快跑吧,我们顾不上你了……”
    妇女们一哄而散,各自回家叫醒自家的爷们,带着孩子向山上跑去。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偷袭,几个小鬼子带着一小队二狗子已经把通往上山的路堵死了,机枪架在了通往上山的路边的大岩石上虎视眈眈地对着逃难的乡亲们。二狗子吆五喝六地将全村的乡亲们都驱赶到了村边的场院里。
    场院里,女人们惊叫着,孩子们哭喊着,男人们挤到了前面组成人墙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挡在了身后。胖嫂挤在人群里,一眼看到小木匠也在往前挤,于是上前一把拉住了小木匠,低声呵斥道:“黑小子,你不要命了,往前挤什么,你一个外乡人,被抓了还不打死你呀,快,站到我身后去。”说着,站到了小木匠的前面,用身体挡住了小木匠的去路,此时二嫂也挤了过来,和胖嫂站到了一起,紧紧地把小木匠挡在身后。
    又是两声枪响,二狗子队长站到了碾盘上,用嘶哑的声音吼到:“都别他妈的哭丧了,还没死人就哭丧。把老子哭烦了,我可真杀人了。”说着,看了小鬼子军官一眼。小鬼子军官上前一步,叽哩哇啦喊了一阵,瘦猴般的翻译官翻译着:“老乡们听着,我们这次来,不是收粮食的,有人报告,你们这里有探子混进来了,你们把他交出来,皇军保你们平安无事,要是不交出人来,可别怪皇军不客气了,看到那边了吗?”说着一指场院边上的两挺机枪:“那玩意儿一响,我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二狗子队长也吼叫着:“怎么,非让我去找吗?咱们可都是老相识了,没少打交道,非让我翻脸吗?我要是翻脸可是连我爹妈都不认识的。”
    人群死一般沉寂,孩子们躲在大人们的身后瑟瑟发抖,女人们恐惧地地下了头,只有那些站在前面的男人们愤怒地瞪着双眼,咬紧了牙关,站在那里,像一堵墙……
    大约对峙了五分钟,在太阳的烘烤下,二狗子焦躁起来,小鬼子军官拄着指挥刀,叉着腿站在那里,眼睛一遍又一遍地扫视着人群。突然,他杀猪般地狂叫起来,向着二狗子小队长一挥手。那小队长像狗听到主人的指挥一样,一下从碾盘上窜了下来,来到人群前,一个一个地看着每一个人。突然,他的眼光停在了被挡在男人后面的胖嫂身上,他猛地拨开人群,一把将胖嫂拽了出来,几个二狗子迅速上来将胖嫂绑了起来,小鬼子军官走上前来,用生硬的中文问道:“你,知道,探子的哪里?”
    “俺一个妇道人家,不知道探针在哪里,俺只知道纳鞋底的针在我的笸箩里。”
    “什么探针的,是探子。”
    “不知道,这个村子里的人俺都认不全,哪认识什么探子。”
     气急败坏的二狗子小队长吼到:“给我捆起来打。看你知道不知道。”
     话音刚落,几个二狗子拿着几根扁担上来,将胖嫂的手脚倒背着捆了起来,用扁担串起来抬起,二狗子队长抡起鞭子便抽。
    “你说,你知道不知道。”
    “别打俺了,俺真的不知道。俺肚子里怀着孩子,都不出门,俺真的不知道啊。”
    胖嫂惨叫着央求着。
    男人们此时也怒吼着:“放开她,她一个女人家知道什么。”
   “放开她!”
    几个二狗子此时也累的大汗淋漓地,突然,将胖嫂扔到了地上。二狗子队长上去用脚猛踢着胖嫂:“她不知道,你们总知道吧,你们不说,我就踢死她。”
    正在这时,一个矮小的身影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你们找的是我吧。”
    是小木匠,男人们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这个矮小的汉子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一个个惊诧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二狗子队长贼笑着:“小子,早出来呀,何苦让这娘们受这个苦呐,说,你是谁,从哪来,来干什么来了。”
    小木匠看了二狗子队长一眼:“我没什么要说的。”
    小鬼子军官看了一眼小木匠,刷地一声拔出指挥刀架在了小木匠的脖子上:“说,你什么人的?”
    小木匠闭上眼睛,一声不吭。
   “嘴硬是不?打,我看你的嘴硬还是扁担硬。”二狗子小队长声嘶力竭的喊道。
    两个二狗子抡起扁担没头没脑地打了下来,站在远处的乡亲们甚至能听到小木匠骨头被打折发出的咔嚓声响。
    小木匠瘫坐在地上,嘴角流着血,但眼睛还是闭着,嘴也依然闭着。
   “说,说,说”,
    “还是不说是不是?”
     小鬼子军官叫来了两个鬼子兵,将小木匠的双臂抻开捆在了一根扁担上,上去一脚将小木匠踢跪在地上,在腿上压上一根扁担,两个日本兵踩着扁担。小木匠这回是真的动不了了。鬼子军官上来就是一拳,小木匠的下巴被打的歪向了一边。
    “你的,说不说。”
    此时,小木匠突然睁开了双眼,怒视着鬼子军官,虽然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涌了出来,但那喷火的眼神却让鬼子军官倒退了一步。
    “不说的,死啦死啦地!”
    架着小木匠的鬼子一把将小木匠的头发往后一拽,,小木匠的头高昂起来,被打脱臼的嘴巴大大地张着,小鬼子军官狞笑着,举起屠刀,对准小木匠的嘴一寸一寸地扎了下去,小木匠浑身颤抖着,使劲拧动着被捆绑的身子,试图摆脱凶恶的屠刀……
    屠刀终于扎到了底部,只有刀柄露在嘴外,小木匠停止了扭动,直挺挺地跪在那里,鬼子军官仍然在狞笑着,慢慢地又将屠刀拔了出来,当屠刀离开小木匠的嘴时,鲜血从小木匠的嘴中直喷出来,架着小木匠的小鬼子急忙后退。小木匠倒下了,像一根木桩一样直挺挺地倒在那里,嘴中喷涌的鲜血染红了这片他爱恋着土地。
    那个二狗子小队长此时被吓的也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小鬼子军官一摆手,几个二狗子架上昏死过去的二狗子队长,跟随着小鬼子撤出了村子。
    一场屠杀结束了。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村口鬼子炮楼处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八路军渤海支队在各村民兵的配合下,端掉了炮楼,那个作恶多端的小鬼子军官被击毙,二狗子小队长也在往烟台逃跑的路上被民兵击毙。
    小木匠死了,没有人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八路军方面没有查到此人的信息,国军方面也没有查到此人的信息。后来的传说林林种种,有说他是军统特务,有说他是延安派往东北的情报人员,但都查无实据。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是中国人,是一个响当当的中国汉子。他用生命鲜血证明了中国人是打不垮的。
    我们回顾那段悲壮的历史,是为了勿忘国耻。我们回首那场惨烈的战争,是为了珍爱和平。
    正是小木匠和那些千千万万无名的志士们,用他们不屈的精神撑起了我们民族的脊梁,撑起了我们现在和平的一片蓝天……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1: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的夏日远没有东北夏日那般的清爽。烈日当头,让周围的一切都变的慵懒了许多。鸟儿们躲在树上不唱不叫,塘中的蛙儿此时也没有了动静,只有那知了唧唧咋咋地叫个没完没了。我昏昏然想睡个午觉,却被知了的叫声吵的精神了许多。

点评

感谢老师关注惠赞,遥祝老师夏祺吉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2 21: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1: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那个夏天的一个中午,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胶东半岛这个偏僻小山村的土地,在村子东头的一家农院里,几名妇女坐在一棵香椿树的树荫下一边纳着鞋底,一边聊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知了在树上叽叽咋咋地欢唱着,几只鸟儿钻进树荫覆盖的枝丫上梳理着羽毛,可能是炽热的烘烤,此时鸟儿们已无心理会那些知了了。

点评

感谢老师关注惠评,遥祝老师笔耕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2 21:4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1:3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小木匠着实长的有点矮,大约一米五左右的个头,黑中透红的一张脸,小鼻子,大嘴叉,特别是那双眼睛,虽然小了点,但透着机灵,看人的时候总像保持着警觉一样四下张望。地上放着的担子与他的个头相比却显得有些大的夸张,感觉担子一上他的肩上便能将其压垮一般。他一边用搭在脖子上的油腻腻的毛巾擦着脸上的汗,一边和站在门边上的大肚子妇女说道:“这位大姐,能向你讨碗水喝吗?”

细腻的人物描写,

点评

感谢老师惠评,遥祝老师笔耕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2 21: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1: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群死一般沉寂,孩子们躲在大人们的身后瑟瑟发抖,女人们恐惧地地下了头,只有那些站在前面的男人们愤怒地瞪着双眼,咬紧了牙关,站在那里,像一堵墙……

精彩,

点评

感谢老师关注,遥祝老师笔耕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2 22: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1:4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屠刀终于扎到了底部,只有刀柄露在嘴外,小木匠停止了扭动,直挺挺地跪在那里,鬼子军官仍然在狞笑着,慢慢地又将屠刀拔了出来,当屠刀离开小木匠的嘴时,鲜血从小木匠的嘴中直喷出来,架着小木匠的小鬼子急忙后退。小木匠倒下了,像一根木桩一样直挺挺地倒在那里,嘴中喷涌的鲜血染红了这片他爱恋着土地。

点评

感谢老师关注惠赞,遥祝老师笔耕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2 22: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1: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回顾那段悲壮的历史,是为了勿忘国耻。我们回首那场惨烈的战争,是为了珍爱和平。
    正是小木匠和那些千千万万无名的志士们,用他们不屈的精神撑起了我们民族的脊梁,撑起了我们现在和平的一片蓝天……


欣赏老师铮骨挺立的红色篇章,敬茶,遥祝夏祺笔丰!

点评

感谢老师关注鼓励支持,遥祝老师笔耕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2 19:4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3: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胶东半岛这个偏僻小山村的土地,在村子东头的一家农院里,几名妇女坐在一棵香椿树的树荫下一边纳着鞋底,一边聊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知了在树上叽叽咋咋地欢唱着,几只鸟儿钻进树荫覆盖的枝丫上梳理着羽毛,可能是炽热的烘烤,此时鸟儿们已无心理会那些知了了。

点评

感谢香儿关注,遥祝老师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2 22:5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3: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细腻,人物鲜活。欣赏佳作。

点评

感谢香儿老师关注鼓励,遥祝老师夏祺吉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2 19:4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4: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那个夏天的一个中午,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胶东半岛这个偏僻小山村的土地,在村子东头的一家农院里,几名妇女坐在一棵香椿树的树荫下一边纳着鞋底,一边聊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知了在树上叽叽咋咋地欢唱着,几只鸟儿钻进树荫覆盖的枝丫上梳理着羽毛,可能是炽热的烘烤,此时鸟儿们已无心理会那些知了了。
细腻立体

点评

感谢老师关注惠评,遥祝老师笔耕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5 22: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4: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场院里,女人们惊叫着,孩子们哭喊着,男人们挤到了前面组成人墙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挡在了身后。胖嫂挤在人群里,一眼看到小木匠也在往前挤,于是上前一把拉住了小木匠,低声呵斥道:“黑小子,你不要命了,往前挤什么,你一个外乡人,被抓了还不打死你呀,快,站到我身后去。”说着,站到了小木匠的前面,用身体挡住了小木匠的去路,此时二嫂也挤了过来,和胖嫂站到了一起,紧紧地把小木匠挡在身后。

点评

感谢老师关注,遥祝老师笔耕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5 22: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4:4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精彩悲壮,欣赏老师佳作,遥祝老师夏日安好!

点评

感谢陈老师关注鼓励,遥祝老师笔耕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2 20: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6: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七十年前的夏日,天也是这么的酷热难耐。但抗日的烽火已燃遍了胶东半岛。侵华日军的战线越拉越长,战争补给便成了问题。于是日军纠结二狗子(当地百姓对伪军的称呼)近万人,开始了在胶东地区的麦收大扫荡,以实现他们的以战养战的阴谋。而此时国民党的部队己经撤退到平度以西的山区躲避起来,只有八路军渤海支队在胶东半岛坚持抵抗。为了封锁八路军与老百姓的联系,日、伪军在沿烟台到掖县之间的公路两边修建了许多的炮楼。并不时地对炮楼附近的村庄进行清洗,欠下了累累血债。
读到这里就会让知道这是个惨烈的故事.

点评

感谢老师惠评,遥祝老师笔耕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5 22: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6: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那个夏天的一个中午,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胶东半岛这个偏僻小山村的土地,在村子东头的一家农院里,几名妇女坐在一棵香椿树的树荫下一边纳着鞋底,一边聊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知了在树上叽叽咋咋地欢唱着,几只鸟儿钻进树荫覆盖的枝丫上梳理着羽毛,可能是炽热的烘烤,此时鸟儿们已无心理会那些知了了。
   “修理破桌子破凳子了,修理破柜子破门了。”
故事从这特定环境下展开

点评

感谢老师惠评,遥祝老师笔耕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5 22: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6: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嫂看着眼前这个黑三郎般的小木匠,心生一丝怜悯:“哎,可怜价的,这大晌午头的,好吧,你在这等着,正好我家有口箱子坏了,你也顺便修了吧。”说着返身回到屋里,舀了一瓢水回来递给小木匠:“喝吧,等着我把那口破箱子拖出来你修一下吧。”
故事的主人公展现读者面前

点评

感谢老师惠评,遥祝老师笔耕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5 22: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6: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村口处传来几声枪响,打破了村子里宁静。
二嫂呼地站起身来,喊道:“不好,小鬼子来了。当家的,快起来,小鬼子来了,快带孩子上山躲躲去。姐妹们,你们也快躲躲去,上山,快,快。”
    说着,二嫂跑到门口:“小木匠,你也快跑吧,我们顾不上你了……”
环境突然有变,二嫂喊当家的和姐妹快上山去躲躲,一并招呼小木匠快跑.这是二嫂的人性关怀

点评

感谢老师惠评,遥祝老师夏祺笔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5 22: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6:2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场院里,女人们惊叫着,孩子们哭喊着,男人们挤到了前面组成人墙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挡在了身后。胖嫂挤在人群里,一眼看到小木匠也在往前挤,于是上前一把拉住了小木匠,低声呵斥道:“黑小子,你不要命了,往前挤什么,你一个外乡人,被抓了还不打死你呀,快,站到我身后去。”说着,站到了小木匠的前面,用身体挡住了小木匠的去路,此时二嫂也挤了过来,和胖嫂站到了一起,紧紧地把小木匠挡在身后。
男人组成人墙将自已的女人孩子挡在身后,胖嫂和二嫂又用自已的身体挡住了小木匠,展现了中国女性对同胞的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6: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约对峙了五分钟,在太阳的烘烤下,二狗子焦躁起来,小鬼子军官拄着指挥刀,叉着腿站在那里,眼睛一遍又一遍地扫视着人群。突然,他杀猪般地狂叫起来,向着二狗子小队长一挥手。那小队长像狗听到主人的指挥一样,一下从碾盘上窜了下来,来到人群前,一个一个地看着每一个人。突然,他的眼光停在了被挡在男人后面的胖嫂身上,他猛地拨开人群,一把将胖嫂拽了出来,几个二狗子迅速上来将胖嫂绑了起来,小鬼子军官走上前来,用生硬的中文问道:“你,知道,探子的那里?”
    “俺一个妇道人家,不知道探针在哪里,俺只知道纳鞋底的针在我的笸箩里。”
农家胖嫂被绑尽管遭毒打,也没吐出小木匠,展现了我中华儿女的凛然正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6: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在这时,一个矮小的身影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你们找的是我吧。”
    是小木匠,男人们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这个矮小的汉子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一个个惊诧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小木匠为了胖嫂和乡亲们挺身而出,这种大无畏的精神,给人震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6:4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鬼子军官叫来了两个鬼子兵,将小木匠的双臂抻开捆在了一根扁担上,上去一脚将小木匠踢跪在地上,在腿上压上一根扁担,两个日本兵踩着扁担。小木匠这回是真的动不了了。鬼子军官上来就是一拳,小木匠的下巴被打的歪向了一边。
    “你的,说不说。”
日本鬼子现出狰狞面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7-23 00:33 , Processed in 0.578125 second(s), 3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