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4|回复: 1

[百强诗人]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第四卷、迷雾重重凶杀案、 第二十一章、撒大网海底捞针

[复制链接]

升级   14.75%

发表于 2018-7-2 09:04: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神秘老太 于 2018-7-2 09:17 编辑

       第四卷、迷雾重重凶杀案、
       第二十一章、撒大网海底捞针


      我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从小妈妈弃我而不顾,至今杳无音信。为给爸爸治病,爷爷奶奶把我卖给傻子做媳妇。好不容易逃出大山,给市长家当了保姆,又因为和市长儿子偷吃禁果未婚先孕,被驱逐出来。
      遇到恩人姜猛使我得到了一份很好工作,因为救场我从服务员变成了红歌星。可是没想到吴豪自杀未遂,把我再次拖到深渊。离开吴家之后,刚刚回到游乐谷上班,又被歹徒攮了好多刀,险些丧命。
      我福大命大,老天惠顾,死里逃生。可是醒来之后的痛苦是无法忍耐的。因为肠子被扎漏了,截去一段肠子,所以不能进食,每天靠打营养液活着。因为失血过多,严重贫血,还要输血。胸腔积液隔一天一抽。我不能自己翻身,也不能坐起来。全靠小不点照顾我饮食起居。她是单位派来伺候我的。自从小不点来后,大刘哥一连好多天都没有来。我想可能市长工作太忙了,大刘哥挤不出时间来看我。也不知怎么回事?我很想大刘哥,盼望他能来看我。因为我非常愿意和他唠嗑,我们一唠起来,我就忘了疼了。我只有和他聊天才能无拘无束,有啥说啥。
      小不点非常懂事,总找一些能让我高兴的事讲给我听。有一天她神神秘秘地告诉我:“岫岩姐,你知道市长那个司机为什么不来了?听说你们这个案子与他还有关系,现在正在调查他呢?”
      我听了大吃一惊,这个惊天的凶杀案怎么会和大刘哥有关系呢?我问小不点:“你根据什么说与他有关系呢?难道你听到什么传言了吗?”
       “我是通过推理得出来的结论。如果与他没关系,公安局为什么找我核实呢?有一天公安局的侦查员把我找去了解情况,他们拿出一张照片让我看,问认不认识这个人?我一看一眼就认出来了,就是看你三天三宿的市长司机。我说我认识他,而且还在案发前三天我和他说过话,他是市长司机,还到我们宿舍找过岫岩姐呢。于是我就把那天在宿舍楼下见到他的情况都和他们说了,我也告诉他们,岫岩姐的作息时间是我告诉他的。岫岩姐,如果你们这个案子与他没关系,干嘛找我问这事呢?所以我认为这个事肯定与他有关。”小不点破案小说看多了,所以总是神神道道地想当然。
      我说:“小不点,你可千万别乱猜了。那天晚上那两个杀人犯,我虽然没看见他们的脸,可是那个大个子比大刘哥胖多了,说话声也还不一样。况且大刘哥和我是铁哥们儿,和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怎么会害我呢?他是好人,我最了解他。”
      小不点又在想当然了:“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如果是你的仇人,花大价钱收买市长司机呢?我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为了得一大笔钱,就不管是不是铁哥们儿了。人们都说越是知根知底的熟人,越能出卖朋友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所以我劝你,公安局来人找你核实情况,你可千万别为你那个大刘哥进行无罪辩护。弄不好人家还不得怀疑你们是同伙呀?”
      听到这里,我简直要气疯了,这小丫蛋怎么小小年纪知道这么多歪理呢?我说:“我如果和他们是同伙,为什么他们要对我下死手,攮了这么多刀呢?”
       “呵呵,这个问题可是问得太弱智了,这是非常简单的一个问题,从犯罪心理学上来看,这只有两个答案:一个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另一个是为了杀人灭口。”小不点仍然强调她的歪理。
     我对她无可奈何,也不想和她继续辩论下去了。可是一想到大刘哥真被牵扯进去,那不是天大的冤枉吗?我想起前几天那两个侦查员临走时给我留下的手机号,告诉我有情况随时随地给他们打电话。于是我立即给他们打了电话,请他们过来一趟,我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说明。

      下午,那两位侦查员来到病房,显出非常高兴的样子,兰警官问我:“又想起来什么新情况了?”我急不可待地说:“听说你们怀疑吴市长司机和我们被害有关,我想说明一下情况。吴市长司机,我们是熟人。我以前在吴市长家当过保姆,我和大刘关系很好,用现在的话来说,我们是铁哥们,所以他绝对不会害我的。他是好人,吴市长一家人都可以作证。”
      兰警官问我:“我们谁也没告诉你说我们怀疑吴市长司机,你怎么知道我们现在怀疑他呢?”“我听说你们找人打听他和我的关系,核实他是否到我们员工宿舍去找过我?”
      那位叫小周的侦查员看了小不点一眼,眼神似乎在逼问:“是你说的吧?”我怕把她再牵扯进去,就说:“单位来人看我,我听大家说的。”
      他们简单向我介绍了案情进展情况:“因为凶手扬言为他们大哥抓你,所以凡是你周边的人我们都要逐一排查,和你经常接触的人,经常点你歌请你跳舞的人,对你曾经非礼的人,尤其是打听过你行踪的人,我们都要一个不落地进行调查。其实我们就是撒大网在这大海里捞针。现在已经找到一些线索了,也在监控几个嫌疑人。至于和吴市长司机是否有关我们还要进一步调查了解。是他跑不了,不是他也冤枉不了。你放心!这个惊天大案是国家公安部督办的特大杀人案,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尽早破案,查到真凶和幕后指使人。”
      我告诉他们:“大刘的确到员工宿舍找过我,因为那次市长儿子在精神病院又打又闹说见不到我,就把全院人杀光,把医院点着。医院通知家属让我去一趟。吴市长司机到歌舞厅没有找到我,就找到员工宿舍,结果在食堂把我找到了,你们可以去和吴市长核实。”
  
      又过了两天大刘哥来看我,他神情严肃地告诉我,这次又差点被牵扯进去。原来案发后,专案组调出了员工宿舍的全部监控录像。除了发案那天夜里2点50到3点20的录像没有外(后来查明那段时间监控录像出了故障),其他全部都有。
      他们在发案三天前的下午4点08分的监控录像里看到了一个大个儿年轻人和一个小姑娘在员工宿舍大楼门前说话,经保安辨认,指出这个小姑娘是西餐厅服务员李明艳,于是侦查员找到李明艳,她证实那个大个是吴市长司机。后来经过和吴市长核实确定他真是吴市长派来找吕岫岩的,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大刘哥总算没有被冤枉。可是这件事吴市长对我非常不满意。因为吴豪发疯,住进精神病院外界一直不知道,尤其是吴豪和我的关系,除了医院医护人员知道外,对外一直保密。这次我为了给大刘哥洗清嫌疑,无意识地向外透漏了这个消息,的确对吴市长有很大影响,但是已经无法补救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的伤势有明显好转,小不点能把我扶起来坐一会儿了。好在我脸上没有受伤,没被毁容,所以我还有希望重新走上舞台唱歌。我盼望这一天的早日到来。在这二十多天里,除了公安局指定的几个人外,为了保护我的安全,其他人是到不了我的病房的。那天歌舞厅几个小姑娘来看我,是化妆成护士分别进来的。
      
      终于对我的监护有些放松了,小不点可以推着轮椅在走廊里绕两圈,散散心。
      有一天,我们经过骨科病房时,看到一个双腿打着石膏的病人,大呼小叫喊护士。我突然感到这声音十分耳熟,沙哑的不男不女的娘娘腔。我下意识地让小不点慢慢推,我仔细辨别一下,因为这个声音太特殊了,所以我记得清清楚楚,就是那天晚上那个小矬子。我的心狂跳起来,我看看病房的门牌号,告诉小不点马上把我推回病房。
      我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就让她到水房打水把她支走。然后我立即给公安局专案组打了电话,把我这惊人的发现告诉给兰警官。十分钟以后,他们来到病房,我让小不点出去给我买卫生巾,我就急急忙忙把我在骨科病房见到的、听到的和我的怀疑、判断告诉了他们。他们听后很高兴,立即去了骨科病房。
  
      当天下午小不点听到走廊里吵吵嚷嚷地就出去看热闹,好长时间才回来。她说:“刚才来了六、七个警察,把骨科一个双腿打着石膏的病人拉走了,有人说还看到警察给他戴了手铐。不知他犯的什么罪?”我已经猜到了肯定就是那天晚上的凶手之一。
  
      第二天这个好奇心极强的小不点又跑到骨科去探听消息。回来就像个找到破案线索的侦查员一样极其兴奋。她说:“现在骨科都议论翻天了。听他们说,这个小个子是在二十多天前,天没亮时一个满身是血的大个子背来的,当时这个小矬子昏迷不醒,大个子说他们遇到了车祸,肇事司机逃逸了,这个小个子是坐他的车捎脚的。他扔下2000元就走了,说回去找交通队处理这事,从那以后,就再也没露面。小个子交不上住院费,整天骂个不停,他娘们声娘们调地哑嗓吧唧地也不知他骂谁?
      昨天来几个警察把他带走了。岫岩姐,你说怪不怪,他是被肇事车撞坏的,他是受害者,怎么反把他抓走了呢?”
我想这次抓住一个凶手,应该真相大白了,但是我却不能乱说,只能静等破案。
  
      一天上午,我被请到公安局指认犯罪嫌疑人。在一个大屋子里,一大群警察有站着的,有坐着的。他们看我被小不点推进屋,特别客气,把我推到大玻璃窗前,让我仔细辨认是不是那天晚上的凶手之一。我仔细看着这个坐在轮椅上的人,判断不出他的高矮,但是从脑袋大小来看和那天晚上的人很像,因为那天他们戴着面罩,所以我不能从相貌上来判断。这屋一位警官好像是位领导,通过对讲机说:‘把他架起来,看看他的身高。’两位警察一边一个把他拖起来,我可以肯定就是这个小矬子。这边又指挥:“把他放下,开始审讯吧!”
      那边录像机打开了,我们在这屋可以听到审讯经过。“姓名?”“沈大成。”“老实说,你原名叫什么?”“隋兴福。”“多大岁数?”“39。”“家庭住址?”“居无定处。”“户口所在地?”“还没落呢?”“为什么?”“刚刚出来不到半年,没找到房子,所以没落。”“为什么进去的?”“抢金店。”“判几年?”“五年半。”“出来后做什么工作?”“在一个建筑工地当力工。”“哪个工地?”“锦绣花园小区。”“你要老老实实地交代你这次犯罪的动机、同伙、后台、犯罪经过。”“报告政府,这次出来我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脱胎换骨。我现在可是守法公民了。我一直老老实实地自食其力。一不偷二不抢,不害人民不反党。”
      审判员啪地一拍桌子,小矬子吓了一哆嗦。警官突然站起来,大声说:“你必须老老实实地交代,你们为什么要绑架小邓丽君?是谁派你们去的?为什么要杀人?”小矬子这时汗如雨下,说话都差声了。警官说:“你说不说都是死罪,你要坦白也许能得到个死缓。走那条路你自己决定吧!”
      小矬子这时已经吓筛糠了,哆哆嗦嗦地说:“我到工地后认识于大凯,他是工头的小舅子,在工地说了算,因为他胳膊粗力气大,好动手打人,大家都怕他。有一天他问我:‘缺钱花吗?帮我办一件事,办成了,给你三十万。’我说:‘我做梦都想挣大钱,有这么好个机会,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干,你说吧!要我干什么?’于大凯说:‘我大哥看上游乐谷的红歌星小邓丽君,他要我把她弄来,如果她顺顺当当地给我大哥当媳妇,就啥事没有。如果她敬酒不吃吃罚酒,就让她干爹拿100万赎人。’外面都说小邓丽君是钱老板的二奶,要不就是钱老板干儿子的情妇,所以要多少他们都会出。”
       我听到这里简直都要气炸肺了,好端端地给我造这么大的谣,什么二奶呀?情妇呀?真是无中生有,败坏我的名誉。我真想把这造谣人的嘴撕烂了。
        “于大凯的大哥是谁?他叫什么名字?他现在在哪?”
        “报告政府,这我可不知道,我要撒谎我是狗娘养的,出门叫车轧死,下雨天打五雷轰。”
        “于大凯现在在哪?”“这我就更不知道了。那天我们从游乐谷大厦出来一直跟着那个女的。我俩合计等她进了小胡同,就用绳子把她勒住,堵上嘴,再把她塞到车里。可是一直没机会下手。后来她连跑带颠地进了楼,我们也没得手。在外面一看值班室的保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们就偷偷摸摸进了楼,把一楼电闸拉下来,不知道这个电闸只管一至三楼,上面的灯还亮着。我们看到那个女的进了屋,观察一下周围没动静,我们就进去了。谁知这屋里有好几个人,我们怕他们喊来人,就把他们都攮死了。听到外面有人跑下楼,我们就把床单撕了和绳子接在一起,抓着绳子从窗户爬下来了。我后下来时绳子断了,把我腿摔断了,他们却不管我了。”
  



1990048b5f1386a6e39ab9801f5678f.png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2 10: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扑朔迷离,欣赏佳作,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7-22 03:22 , Processed in 0.546875 second(s), 14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