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5|回复: 1

[百强作家]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第四卷第二十章、惊天大案

[复制链接]

升级   14.75%

发表于 2018-7-1 07: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神秘老太 于 2018-7-1 07:27 编辑

       第四卷、迷雾重重的凶杀案
       第二十章、惊天大案
      
      小豪跳楼受重伤,后来又得了狂躁症,这突然的变化把我搞得焦头烂额。回到歌舞厅上班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把自己的心态调整过来。我整天在忧心忡忡的状态下工作,总是心不在焉。可是就在这时候,我的一些歌迷疯狂地来歌厅听我唱歌,邀请我跳舞。
      因为游乐谷歌舞厅是全市消费最高的地方,所以来这里的大多数是达官贵族,其中不乏有些鱼目混珠不学无术的,靠坑绷拐骗偷发家的社会渣滓。他们在跳舞时,常常出现一些过火的行动对我图谋不轨。
      我是个宁死不弯的主,哪受得了这些,轻则怒目而视,对得寸进尺者声严厉色骂几句不带脏字的话;重者我也伸过巴掌搧过脸,举过拳头擂过胸。好在游乐谷的保安全市闻名,谁也不敢招惹,因此那些小混混也就忍气吞声了。可是他们却因为我没给他们留面子,在大庭广众之下丢尽了人,而对我记仇,也有的扬言:“老子报仇十年不晚!”
      为了不闹出大事,我向陈经理提出只唱歌,不和客人跳舞。陈经理也知道我的脾气,上来蛮劲天不怕地不怕,真的惹出大事,让人砸了场子,损失可就大了。于是同意我的请求,贴出布告:“从即日起小邓丽君岫岩小姐,因身体不适,只能唱歌,不能跳舞,请尊贵的客人能够理解,予以照顾。谢谢!谢谢!”
      没想到这一条小小的告示却掀起轩然大波,有些客人公开吵嚷小邓丽君身体不适,我们只得等她身体恢复时再来光顾了。”于是煽动大家退票,实则就是为了逼我跳舞。
      陈经理请示姜猛总经理之后,姜总斩钉截铁地回答:“宁可关门,也不能让我们的员工受到伤害。”姜猛是个敢做敢为的硬汉,从来不怕硬的。他亲自到现场,让人在门口摆上一张桌子退票。
      他走到台上,拿起话筒瓮声瓮气地说:“为了保护游乐谷员工的利益和尊严,我们决定从即日起本歌舞厅注册员工一律不陪客人跳舞,敬请原谅。客人跳舞请自带舞伴。每位客人可凭自己的门票,领取一张女士免费票。现在在歌舞厅门前设退票处,如果认为我们的决定损害的您的利益,破坏了您的兴致,请到门口退票。”我听了他的这番话很受感动,我心知肚明,姜猛把我看得比钱重要,我暗暗地感谢他能当机立断,保护我的尊严。
      那些吵吵嚷嚷要退票的人听到姜猛这段话,反而鸦雀无声,乖乖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消消停停地等待开场。
      时间到了,一切恢复正常。我这天晚上过得比较安静,再也没有遇到咸猪手摸臀袭胸。我非常敬慕姜猛这敢作敢当、雷厉风行的作风。我想他之所以在这么大的游乐谷能够一呼百应,就是因为他种威猛的做派。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我的心也多少平静下来。可是一连多天我都发现夜里回宿舍,后面有人跟踪。从游乐谷大厦出来,到后面的员工宿舍需要走15分钟。因为各部门下班的时间不同,所以不能总碰见同伴,有时就得自己独自回楼。我从吴家搬回来之后,住在五楼,我们宿舍一共是五个人,那四人都是西餐厅的服务员,只有我是歌舞厅的。他们午夜1点打烊,我们是清晨5点下班,所以我们总也碰不到一起。我总是单独回宿舍。
      我连续被跟踪之后,觉得奇怪,有一天上午,我早早起来和同屋室友说起被跟踪的事。她们拿我可玩笑:“岫岩姐,谁让你长得那么漂亮,歌又唱得那么好了!你让多少粉丝为你神魂颠倒。这些马路求婚者,能不跟踪追击吗?”
      我们屋有个比大家都小的李明艳,大家都叫她“小不点”。她神神秘秘地告诉我:“岫岩姐,你的确让人跟上了。有一天我下楼,碰到一个大帅哥,他问我:‘歌舞厅的吕岫岩,在这个楼里住吗?’我一看就猜到了,他一定是你的男朋友。就高高兴兴地告诉他:‘你算问对了,我和岫岩姐在一个寝室,五楼513室。不过她现在没在宿舍,她每天是4点到餐厅吃饭,5点开场。清晨5点下班。’现在可能在餐厅呢,你到那去找她吧!”
      我拍了一下她的头,假装生气地说:“小不点,你把我的作息时间全部告诉给陌生人,这可不是小问题。我可警告你,以后我出了什么事:被打劫呀,被绑架呀,被强奸呀,可都是你提供的情报。到时候,我就告你是个从犯。”
      天真可爱的小不点听我这一说,当真了,吓得脸色都变了,她急忙解释:“岫岩姐,你千万可别冤枉我!我是好心,我看到那大帅哥不像是坏人,我误认为是你的男朋友,一看他找你找得很急,我就多嘴了,实话实说了。你千万别怪我!”
      大家一看她这战战兢兢的样子,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师曼丽说:“小不点,说你啥好呢?岫岩姐一句玩笑就把你吓这样,要是真遇到麻烦事,还不得把你吓尿裤子?”这事我们说说笑笑谁也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我因为感冒了,嗓子痛、咳嗽,身上有些发冷,我的歌唱完了,就和经理请了假提前回宿舍。当我走出大厦时看看表刚刚过了三点钟。
       这是个凄冷的寒夜,天空中飘着小雪,我捂着嘴,不停的咳嗽。从大厦出来要拐进一个没有路灯的小胡同,才能到宿舍大楼。
       突然我听到后面有杂乱的脚步声,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时快时慢,好像随着我走路的速度变化而变化。而且我觉得离我越来越近。我一直不敢回头看。在慌乱中听到好像是两个人的脚步声,我怕极了。这个时间,大厦没有下班的,不可能是同事。
       我急急忙忙地走着,后来干脆跑起来了。进到宿舍大门我才喘过气来。一看值班保安正爬在桌子上睡着了。我急忙跑到电梯门前,可是也不知怎么了,按了好几遍,指示灯就是不亮。我想,也许电梯关闭了,于是就顺着楼梯快步上了五楼。
      我一进屋,临床的师曼丽还没睡,她小声告诉我:“你先不要把门反锁,小不点闹肚子了,一夜跑了好几趟厕所了,现在还在厕所呢。”
      我因为很难受,也没顾得上洗脸就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还没等我睡着,门吱的一声开了,我以为是小不点回来了,就继续蒙头假寐。我却听到我头上有很大的喘气声,我露出头来想问她怎么了?可是站在我头上的,哪里是小不点,而是一个又高又大的男人,我差点喊出来。我极力控制自己的恐怖情绪,没敢出声,把头又蒙上了。我想大概我发烧了,出现了幻觉,就极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这时我听到师曼丽妈呀一声惊叫,我知道不是幻觉,下意识地把被掀开,当时差点吓昏过去。两个蒙面人正用手电照在师曼丽的脸上,他们听到她的惊叫,一刀攮了下去,师曼丽再没有声音了。我不顾一切地喊:“快起来吧!来小偷了!”
  其他室友这时也都惊醒了。一个高个子低声威吓道:“谁喊我就捅了谁?不怕死你就喊。”我们当时都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另一个矮矬子发出不男不女的声音:“我们哥俩今天是奉我们大哥之命来找小邓丽君,与别人无关。你们要老老实实地把她交出来,都能幸免一死,要不,我俩就叫你们一块儿去见阎王爷!”
      我这时已经意识到只有自己站出来,才能使大家免受灾难。我战战兢兢地说:“我就是小邓丽君,要打要杀可我一个人来,你们不要伤害她们。”
      那个大个子一把把我拽到地上,用绳子把我绑了起来。谭小燕吓得哇哇大哭,大个子上去就是一刀,恶狠狠地说:“你找死呀!告诉你不要吱声,你偏嚎,来!把她嘴给他封上。”小矬子拿出胶带把我和谭小燕的嘴都封上了。
      这时大个子发现蜷缩在被窝里的姚丽丽在瑟瑟发抖,便一把拽下她的被子,丽丽露出只穿内裤的光溜溜的身子。一时兴起,大个子像疯狗一样对她进行糟蹋了。
      小矬子也趁势把谭小燕糟蹋了,因为她俩始终在挣扎、喊叫所以都被攮了好多刀。师曼丽始终没有一点声音,谭小燕和姚丽丽在血泊中挣扎着。
      小矬子指着我问大个子:“这个怎么办?”“带走!好交差。”这时外面一阵下楼梯的脚步声,把屋里这两个人吓了一跳。大个回过头说:“不好,有人跑下楼了,可能听到屋里出了事,我们可能跑不出去了!”他刚要开门探听虚实,突然间全楼警铃响起来了。
      他们迅速解开绑我的长绳,撕开我的床单,接在一起,拴在我的床头,踹开窗户,身上裹着棉被抓住绳子,刚要下楼,大个子说:“不要留活口!”他俩举起匕首,接二连三地向我攮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从死亡线上爬回来,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身旁全是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我听到有人喊:“醒了!醒了!”
      在人群中我看到了大刘哥,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我示意他到我的跟前。他满脸是泪走过来,抓住我的手说:“没事了,你终于醒过来了。没事了,你不要怕,大灾大难都过去了。”
       医生对护士说了很多话,我一句也没听懂,他们陆陆续续地离开了病房,只留一个护士在我身边。
       不大一会儿,小不点进屋了,她一下子扑到我的床上,一把拽住我的手,泣不成声地说:“我以为你们都走了呢?没想到你回来了。”我突然想起那个比噩梦还可怕的恐怖夜。吃力地问道“她们还好吗?没事了吧?师曼丽怎么样?小燕和丽丽在哪儿?”
       小不点说:“她们都不在了,让恶魔给杀了。”我一手抓住大刘哥,一手抓住小不点痛哭起来。
       护士走到我的床前安慰我,并且对他俩说:“病人刚刚苏醒过来,不要拿这些事情来刺激她。让她好好休息吧!”
       小不点这时才注意到大刘哥,我看到她那惊愕的样子很奇怪,她为什么要那样看着大刘哥?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心要问,又想到护士刚才的警告,我也就把话咽下去了。
  
      大刘哥因为市长来电话,安慰我几句就匆匆忙忙地走了。小不点问我他是谁?我说他是吴市长的司机。小不点诡秘地小声问我:“不会是他吧?”“你什么意思?我没听明白。”
      小不点急忙掩饰:“没什么,没什么!我随便说说。”
  
      这天晚上10点多钟大刘哥来了,一进病房,值班护士说:“你来了,我正好出去有点事,一会儿就回来。”她回过头来对我说:“大刘真是好样的,整整守了你三天三夜,真是铁人!今天晚上,你可以回去休息了,她已经脱离危险了。”
      大刘哥告诉我:“那天夜里游乐谷员工宿舍发生凶杀案,市长接到电话,我们马上赶到现场。主管人员告诉我们,伤者已经被120拉走了,死者被送到尸检中心,两伤两死。我又开车把市长拉到医院,我们一直在抢救室外面等候消息。
     不一会儿就推出一个,上面盖着白单子,告诉我们,伤者已经死亡。另一个还在抢救。直到上午八点钟,第二个伤者才从手术室推出来。我和市长上前去看,当时差点把我吓昏过去。我一看是你,我和市长异口同声地说:‘是岫岩?!’
  
      市长上午有个重要会议,我急忙把他送到政府大楼,他告诉我马上回医院听信,并且说他的车先安排别人开,让我不要离开医院。就这样,我在医院呆了三天三夜,一直等你醒过来。”
      我问凶手抓到没有?他说:“没有,因为你们四个受害者三人已经死亡,你这些天一直昏迷不醒,所以没有当事人提供线索,一时还确定不来凶手的体貌特征。”
      他告诉我,我当时被攮了五刀,腹部那刀刀口很长,听医生说当时肠子都露出来了,胸部那刀差一点扎到心脏,可是却引起了血气胸,非常危险。其他那三刀在大腿上两处,肩膀上一处,因为流血过多,当时出现了出血性休克。听护士讲把我拉来时,我就是个血人。
      这惊心动魄的大劫难,我是幸存者,那三位可怜的刚刚成年的少女就死在凶手的屠刀之下。
      我和大刘哥正聊这可怕的悲惨的事件时,进来三位公安人员。一位把大刘哥叫走了。两位坐在我的床前开始和我了解当时的情况。我详详细细地把那天的前后经过,一点都没有遗漏地讲给他们听。
  
      他们走了之后,小不点来啦,她说是歌舞厅陈经理派她来护理我的。我很高兴,大刘哥已经看我好多天了,现在有人护理我,他应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小不点对我说:“岫岩姐,你说我命可真大。那天要不是我拉肚子,百分之百也没命了。那天中午我上街在小摊上吃了一碗麻辣烫,下午开始就没完没了地拉,夜里更厉害。我一趟趟出去怕影响大家睡觉,就干脆拿了一本杂志,坐在坐便上看了起来。等我看完一个短篇恐怖小说之后,自己吓唬自己,非常害怕,就急忙回寝室,还没等我拽开门,我就听到小燕姐哇哇啕啕大哭,还听到有男人的呵斥声,我就拼命地往楼下跑,把保安叫醒,打了110。110来了以后,我们和警察一起进了513。打开灯一看,窗户大敞四开,一条绳子牢牢地系在床腿上,一直落到楼下。冷风卷着飞雪从窗户飘进来。床上、地上躺着四个血人,当时就把我吓昏过去了。太可怕了,我一连多天都不敢合眼,一闭眼睛,就看到你们满身是血的样子。这些该千刀万剐的魔鬼,要是抓到他们,应该一刀刀、一点点把他们弄死。给他们一个枪子就太便宜他们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在电影和电视剧才能看到。可是却让我亲身经历了。老天惠顾,让我死里逃生。
  

05b81e25e02c502abd9175fc9c18024.png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1 14: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惊心动魄,文笔细腻。欣赏佳作,精彩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7-22 03:11 , Processed in 0.515625 second(s), 14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