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8|回复: 2

长篇小说《黑水河》第一张 活阎王上吊 李大虎当兵

[复制链接]

升级   0.01%

发表于 2018-6-30 09: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黑龙江李冲 于 2018-7-24 12:16 编辑

章 活阎王上吊 李大虎当兵
       原来,李乐海是黑水河市的坐地户,一百年前,他的祖父就从关里来到了北大荒,在如今的王宝村定居下来。解放前李家家境贫寒,李乐海从小就失去了父亲,是母亲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和姐姐、弟弟抚养成人的。因为缺少父爱,没人管教,李乐海从小养成了打仗斗殴等诸多恶习,什么人都交,什么事都干,背地里人们都叫他李大虎。日本鬼子投降那年,他姐姐嫁给了本村关老球子的儿子关常山为妻,家中只有母亲领着他和弟弟李乐天相依为命。
       一天,邻居家的孩子在大街上喊:“小日本倒台子了!快去拣洋捞啊!”
       李乐海听到消息后,领着弟弟开门就往日本鬼子的营房跑去。他们家离小鬼子营房不远,当李乐海哥俩赶到的时候,日本人已经跑光了。附近村屯的老百姓都在空房子和废墟里捡东西,有的还把马车赶了去。李乐海由于年纪小,爱玩,别人都拣衣服、被子、粮食等家里用得着的东西,他却和弟弟专门捡日本鬼子没有来得及销毁的枪支弹药。他们总共拣了三把手枪和五支步枪,还有一大堆子弹。
       当哥俩乐颠颠把枪和子弹拿回家的时候,可把他母亲吓坏了,让哥俩赶快仍掉。
       为了不惹母亲生气,哥俩只得忍痛把枪和子弹仍到王宝河边一个废弃的土井里。
       1945年日本鬼子突然投降,东北由于共产党和国民党都没有接管,出现了无政府状态,地方恶势力和地痞流氓乘势横行,遍地起土匪。
       黑水河这个地方土匪更多,有名的有小白龙、大老憨、沙虎子,无名的有扫北队、天魁队、王胡子、刘老八、朱得山等多如牛毛。
       王宝村有个比李乐海大三四岁,叫狗剩子的小伙伴也当了土匪。当狗剩子听当家大哥说队伍缺少枪支弹药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李乐海,就对当家的说:“大哥,我知道哪里有枪。”
       土匪头子听狗剩子说知道哪里有枪,赶忙问:“快说,哪里有?”
       狗剩子磕磕巴巴地说:“前几天李乐海在日本人的兵营里就捡过枪,他妈怕出事,不让他玩,逼着他把枪仍了。”
       土匪头子得到消息后,立即派人到王宝村找到李乐海,先劝他入伙,后让他把枪交出来。也是李乐海年幼无知,竟鬼使神差地把枪从土井里捞了出来,糊里糊涂地就跟着狗剩子当了土匪。这一年他才刚刚十五岁。弟弟李乐天见哥哥当上了土匪,吵着闹着也要去。但是,由于年龄太小,还没有烧火棍高,连枪都拿不动,土匪没看中,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李乐海的母亲听说儿子当了“胡子”,气得肺都要炸了,派姑爷关常山去土匪窝好几趟也没有把儿子找回来,后来干脆就不找了。
       李乐海自从当了土匪,觉得自己仿佛变了个人,从过去在村子里被人家瞧不起的下三烂、二流子,一夜之间成了人见人怕的“胡子”,自我感觉不错,很是得意。
       一天,狗剩子和另一个土匪在附近的靠山屯抢了个漂亮姑娘,被众匪徒抡奸后,让李乐海也开开荤,“享受”一番女人的滋味。粗通人性的李乐海开始还战战兢兢有些不好意思,后来由于看到了女孩的胴体,听到了众匪徒蹂躏女孩时发出的呻吟声,男人身体里的原始冲动立刻让他胆子大了起来,于是,在狗剩子的撺掇下,这个年龄仅有十五岁的孩子,竟然品尝了他这个年龄不该品尝的禁果,并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干的强奸勾当,其中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
       从此后,李乐海逐渐染上了好吃懒做,坑蒙拐骗等诸多恶习。
       时间不长,八路军开进了东北,接管了包括黑水河在内的大部分地区,挨家挨户宣传共产党的政策,组织农民成立民兵自卫队,保卫来之不易的红色政权。号召贫苦农民打土豪分田地,消灭匪患,取缔非法组织。
      小白龙、大老憨、沙虎子等大股匪徒多数被国民党收买,编入了国军队伍。
      狗剩子和李乐海的匪股只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并且老弱病残,国军没有看中,成了没娘的孩子。为了不被八路军消灭,他们只得放下武器,化整为零,躲到附近村屯,期待有朝一日东山再起。
       1946年秋天,在老百姓的举报下,狗剩子和李乐海被民兵自卫队抓了起来。
       附近村屯被土匪害苦了的农民得到消息后纷纷来到王宝村,强烈要求政府法办狗剩子和李乐海。
       李乐海和狗剩子被关押在地主家装牲口的牛马棚里,有个站岗的民兵和李乐海是亲戚,偷偷地告诉他:“明天就要枪毙你们俩了 。”李乐海听到消息后当时就吓懵了,心想,这回完了!但是转念又一想,后悔也没有用,祸是自己惹的,能怨谁呀?死就死吧!当天晚上他姐夫关常山来送牢饭,关常山一边从篮子里往外端猪肉酸菜馅饺子,一边落泪说:“兄弟,多吃点吧,再不吃就吃不着了。”这更加进一步印证了民兵的话。李乐海吃了几个就再也咽不下去了,剩下的让狗剩子吃,狗剩子得道明天就要被枪毙的消息后,精神立刻崩溃了,一个劲地啼哭,饺子一个也没动。
       天很快就黑了。那个年代没有电,牛马棚里臭气熏天,四周一片黑暗,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狗叫。狗剩子和李乐海这最后的一夜心情极其复杂,狗剩子什么都不说,不停地啼哭;李乐海到是心宽,觉得反正活不成了,索性倒在草料堆上迷迷糊湖睡着了。黑夜里,他仿佛看到自己模糊的血肉身躯正在被什么东西啃噬,要喊又喊不出声,想叫也张不开嘴,难受极了。突然,哗啦一声,他醒了。借着从门缝透进的星光,他隐约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眼前晃动。开始他还以为是在做梦,一个劲地问自己,我这是真魂出窍了,还是死了?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影子却在眼前不停地来回摆动,还发出了奇怪的吭哧声。李乐海猛然醒悟,心说不好,是不是狗剩子想不开上吊了?屋子里只有我和狗剩子两个人,肯定是狗剩子!他一翻身坐了起来,仔细一看,正是狗剩子在上吊。没容李乐海多想,站起来一把就抱住了狗剩子双腿,不是好声地喊:“救人哪!狗剩子上吊了!”
       门外站岗的民兵听到李乐海喊狗剩子上吊了,立刻点亮煤油灯闯进屋子,在微弱的灯光下,只见李乐海满头大汗,双手死死地抱住正在上吊的狗剩子,嘴里不停地喊:“救人哪!狗剩子上吊了!”看到眼前一幕,民兵也有些害怕了。其中一个胆大的上前用枪上的刺刀挑断了狗剩子上吊的绳子,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狗剩子放了下来,李乐海怎么也不撒手,民兵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的双手掰开。
       经过民兵仔细检查,发现狗剩子并没有死,只是脖子上勒了一条深深的血印,问他话时还能说,气得民兵破口大骂,其中一个伸手啪地打了他一个大嘴巴。
       此时,李乐海被狗剩子吓得还没缓过神来,狗剩子都能说话了,他还在不停地喊:“救人哪!狗剩子上吊了!”
         “救人哪!狗剩子上吊了......”
       任凭民兵如何制止也无济于事,整整喊了一夜。
       原来,狗剩子和李乐海不一样,李乐海是因为年龄小觉得好玩,懵懵懂懂当的土匪,并没干太多坏事。狗剩子却大不一样,他吃喝嫖赌五毒俱全。附近村子凡是听到狗剩子三个字没有不害怕的。据说小孩子夜里啼哭,听到母亲说:“别哭了,再哭狗剩子来了!”小孩子都能立刻止住啼哭。因此得了个恶名——活阎王。今天当他听李乐海说明天就要被枪毙的时候,吓得当时就魂不附体了,自知罪孽深重,心想,早晚也是个死,被枪毙那是脑袋搬家的事,血淋淋地多难看哪,那样的话还不如自己了断算了,好歹也是个全尸。想到这里,他不哭了,挨到李乐海睡着了的时候,把衣服撕成条,接到一起,站在板凳上,摸黑在棚梁上系了个活套,把脖子伸了进去。他本想快些死去,谁知由于板凳被他踹倒的时候使劲过猛,发出了响声,惊醒了正在做恶梦的李乐海,被李乐海救了下来,结果想死没死成。
       秋天,农村的夜晚异常宁静,李乐海喊“救人哪!狗剩子上吊了!”的声音先是惊动了村子里的狗,犬吠声和民兵救狗剩子的声音又惊动了劳作了一天,正在酣睡的村民,引得许多村民前来看热闹。狗剩子上吊被李乐海救下的消息,瞬间村民就都知道了。
  李乐海的弟弟李乐天,白天听民兵说哥哥明天就要被枪毙了,赶忙跑回家中把噩耗告诉了母亲,晚上娘俩谁也没有睡意,他们正在闹心呢。突然听到外面的喊声,李乐天立刻摸黑起床,开门顺着声音跑去查看。半路上听人说:“狗剩子上吊被李乐海救下了,这下李乐海立功了,看来死不了了。”得到消息后李乐天立刻跑去姐夫关常山家,把消息告诉了姐姐和姐夫。
       小舅子明天就要被枪毙了,关常山和媳妇也没有睡意,突然听李乐天跑来说李乐海救狗剩子立了大功,关常山穿上衣服,把村子里有点身份的亲戚朋友都找到家中,让大家想想办法,看看怎样才能把李乐海救下。有人给关常山出主意,让他找村里最有威望的老秀才张文儒,说张文儒读的书多,见的世面广,如果张文儒肯出面,李乐海说不定还真有救。
       为了能救下小舅子,关常山硬着头皮半夜敲开了张文儒家的大门。
       其实,张文儒早就知道狗剩子上吊被李乐海救下的事了,当关常山来到他家,让他帮忙想办法解救李乐海的时候,他分析着说:“狗剩子如果真的上吊自杀死了,看守他们的民兵和管民兵的解放军工作队都得受牵连,弄不好还要受处分。现如今狗剩子被李乐海救了,李乐海应该立功,立功者就不应该死。看来乐海这孩子有救!”他让关常山去找驻村解放军工作队,和他们说明情况,争取把李乐海救下来。关常山说:“您知道,我从小就拙嘴笨腮的,不会说什么,也上不了大场面,我不敢去。就是去了我也说不明白,还是麻烦您老人家跑一趟吧。”说着,扑通一声给张文儒跪下了,带着哭腔说:“五叔,救救乐海吧,你老人家要是不出面,乐海可就真的死定了。我给您磕头了!”说着,跪在地上,砰砰砰就给张文儒磕了三个响头。
        张文儒一边往起拉关常山,一边说:“别这样,快起来!”
        关常山跪在地上喘着粗气说:“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见关常山不起来,张文儒只得说:“起来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在关常山再三央求下,张文儒摸黑去了村东头解放军工作队驻地。
        驻村解放军工作队被狗剩子上吊闹得全醒了,他们正在开会。当张文儒说明来意后,工作队领导让他坐下,说:“我们也正在讨论你提出的问题,在这件事情上我们都得感谢李乐海,狗剩子是想以自杀来逃脱人民的审判,如果狗剩子阴谋得逞,其后果将不堪设想。那样的话我们工作队和村农会领导都得受处分,李乐海确实应该立功。但是,现在鸡都快叫了,马上就要亮天了,上级下达狗剩子和李乐海死刑的命令是明天早晨八点,现在向上级汇报要求改判李乐海不死怕来不及呀!”
       见工作队与自己不谋而合,张文儒说:“人命关天,你们工作队领导可不能当糊涂判官呀!狗剩子如果真的上吊死了,你们可都有责任!再说了,李乐海跟狗剩子可不一样啊,他真的没有什么血债,民愤也不大,你们还是连夜派人去镇里把问题说清楚,留下李乐海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哇,现在去镇里送信,徒步走是不赶趟了,这样吧,我给你们找匹马,骑马去天亮前肯定能赶回来。”
       工作队领导听张文儒说的话在理,经过集体研究,最终采纳了改判李乐海不死的建议,在天快亮的时候,派人骑上村民耕地使役的瘦马,匆忙赶往离王宝村三十里开外的头道河子镇。
       关常山听张文儒回来说工作队已经派人去镇里了,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初秋的早晨,空气异常清新,地里的庄稼还没有收割,远远望去一派丰收景象。经过一整夜的折腾,老百姓仍然在梦里,此时连麻雀都很少,鸟儿们仿佛也被昨晚狗剩子上吊惊扰了,起得很晚。
       快到中午的时候,在解放军工作队领导的授意下,民兵自卫队带领村民,用牛车押解着五花大绑,背后插着木头标签的狗剩子和李乐海两个死刑犯,他们的斩标上分别写着狗剩子和李乐海的名字,在名字上还用红笔打了个叉,缓步来到村东头王八砬子山下早已选好的刑场。停车后,狗剩子和李乐海分别被民兵架下了车,站在一处较高的土岗上接受老百姓审判。首先是外村村民控诉狗剩子和李乐海的罪行,然后工作队领导拿着判决书拉着长腔念道:“同志们!鉴于狗剩子和李乐海两个土匪为非作歹,危害一方,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经过头道河子镇人民政府核准,判决狗剩子、李乐海死刑,立即执行!”
       随着判决书的宣读结束,早已面如土色的两个土匪被押到事先选定的执行位置,拔下身后的死刑标签,两个民兵一组,分别架着狗剩子和李乐海,从后面向两个人使劲各踹一脚,两个犯人站立不住,噗通跪在地上。犯人身后不到十米远站着执行死刑任务的四个民兵,两个人一组,用枪分别对准两个犯人的脑壳,黑乎乎的枪口特别吓人。围观的老百姓有一二百人,见到这阵势,胆小的吓得早就不敢再看了,妇女儿童更是害怕。就听工作队领导大喊一声:“预备——放!”押解犯人的两个民兵同时松开手往外一撤,后面执行任务的民兵枪就响了,砰砰砰!连续几声枪响过后,狗剩子和李乐海各自摇晃了两下,分别倒了下去,山谷里回荡着连续的枪声。
       看热闹的老百姓被枪声吓得一时说不出话来,都瞪大了眼睛,注视着被打死的两个人。刑场一下子静了下来,空气仿佛要凝滞了。
  远处李乐海的老母亲看到儿子被枪毙了,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当时就晕了过去。李乐海的姐夫、姐姐和弟弟更是目瞪口呆,心同时咯噔一下,都说李乐海完了。
       正当人们都认为李乐海被枪毙了的时候,突然听一个民兵喊道:“还不快起来,又没有枪毙你!”接着,几个民兵一拥而上,把面如土色的李乐海从地上拽了起来。
       这时候围观的老百姓才看清楚,原来李乐海没有死,他竟然奇迹般地站了起来,傻乎乎不停地四处观望,一个劲地问民兵:“我不是被枪毙了吗?这是阴间还是阳间?”
       民兵对李乐海说:“别装了!刚才根本没有向你开枪,你是给狗剩子陪榜来的。”
       工作队领导大声对在场的老百姓说:“大家都别走!下面我宣布上级对今天执行枪决的修改命令:今天本来应该被执行死刑的犯人有两个,一个是刚刚被法办的狗剩子,另一个就是李乐海!可是大家都知道,昨天晚上狗剩子要上吊自杀,是李乐海把这家伙给救了下来,如果没有李乐海,今天狗剩子就逃脱了人民的审判!狗剩子罪大恶极,死有余辜!”
       还没等工作队领导说完,一个民兵就带头举起拳头高呼:“共产党万岁!”
       老百姓也跟着举起了拳头,喊了声:“共产党万岁!”
       “毛主席万岁!”
       “毛主席万岁!”
       “打倒土匪狗剩子!”
       “打倒土匪李乐海!”
        口号声响彻王八砬子上空,在大山深处久久回荡。  
       老百姓喊完口号后,工作队领导扫视了四周一眼,接着说:“李乐海救下了狗剩子应该立功!经过上级批准,决定李乐海由死刑立即执行,改判为亲属作保,民兵监督改造,听候处理!”说完停顿一下,又扫视了在场的老百姓一眼,接着说:“经工作队和村农会研究决定,狗剩子的尸体由家属找地方埋葬,李乐海由民兵带回村农会批斗,观其表现,听候发落!”
        这时,人们才注意李乐海,只见他黧黑的麻子脸没有一丝血色,白得象纸一样吓人,早就吓尿裤子了,如果没有民兵搀扶着,根本站不起来了。
        两个民兵吃力地把李乐海拽上牛车,把他又拉回了村农会。
        由于狗剩子从小没有父母,名声又坏,尸首根本无人认领,民兵只好就地挖了个坑,用炕席卷了个卷埋了。
        看到李乐海没有死,李家人千呼万唤,赶忙把晕倒在地的老太太叫醒。老太太听说儿子没死,还以为大家是在安慰她,一个劲地摇头哭泣,直到看见站在牛车上四处张望的李乐海,才破涕为笑,高兴得要疯了,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嘴里念叨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语,远远地为儿子祈祷。生怕工作队有变动,把儿子再次枪毙了,老太太一直看着儿子被牛车拉回村子才放下心来。
       李乐海被民兵带回村农会的时候,已经晌午了,民兵给他解开绑在身上的绳索,找了个凳子让他坐下,问他渴不渴?想不想喝水?李乐海说:“渴的要命!”民兵给他舀来一葫芦瓢凉水,他接过葫芦瓢,咕咚咕咚一饮而尽。民兵又通知家属给他送来吃的,他也没心思吃。
        午饭后,李乐海被民兵扒光了衣服,只留一条遮羞裤衩,拉出村农会,绑到十字街头的老榆树下,叫来全村子人,在解放军工作队的监督下开批斗大会。先是解放军工作队领导讲了一大堆老百姓根本听不懂的国际国内形势,又说了些李乐海的罪行,然后农会主任——老贫农张傻子出来问在场的老百姓:“谁先来批斗?”早已经事先安排好的李乐海姐夫关常山从人群里钻出来喊道:“我先来!”
       只见关常山手里拿着一条二寸多宽,两米多长的生牛皮带,大步走到李乐海面前,双手举起皮带,使足了力气,嘴里喊道:“我让你不学好!”说着就向李乐海劈头盖脸打去,啪!李乐海妈呀一声怪叫,身上立刻出现一条一尺多长的血印子。还没等李乐海缓过气来,关常山“啪!”第二皮带又打了下去,李乐海又是一声怪叫。接着第三、第四,呯!啪!一阵猛抽,瞬间李乐海被打得遍体鳞伤,皮开肉绽,“爹呀!妈呀!”叫个不停,一直打到关常山满脸是汗,累得连举皮带的力气都没有了的时候,张傻子才说:“行了!”关常山才停下手。
       张傻子接着问:“谁接着来呀?”
       关常山的姐夫郑大虎从人堆里钻了出来,接过皮带,磕磕巴巴地说:“我,我,我来!”说着举起皮带又是一阵猛抽,把李乐海打得屎都拉到裤叉子里了。
       郑大虎打累了,又有两三个亲戚接过皮带继续打。眼见得李乐海哭不出声了,如果再打下去非把李乐海打死不可,张傻子这才发话:“行了!”
见农会主任发话了,批斗的人这才住手,拿着皮带看着张傻子。只见张傻子倒背着手,迈着四方步走到李乐海跟前,弯下腰问遍体鳞伤的李乐海:“小子?以后还敢不敢干坏事了?”
       李乐海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带着哭腔有气无力地说:“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张傻子笑着说:“记住教训吧!”
       接着张傻子抬起头来,看了在场的人一眼说:“乡亲们!李乐海以前确实干了不少坏事,按理说应该枪毙了他,但是,他没有人命,又救下了狗剩子这瘪犊子,立了功。今天他的亲戚又教训了他,大家都看到了,打的确实不轻,今天这个批斗会开得非常成功!我看就都散了吧!”
       村民们早就不想再看下去了,听张傻子说散会,呼啦一声全散了。
       等人们都走了,张傻子才让民兵给李乐海解开绳索,穿上衣服,叫来关常山等家人,在事先写好的保证书上签字画押,然后李乐海被当场释放了。
      李乐海虽然挨了一顿暴打,谢天谢地总算捡回了一条小命,亲戚们连推带拽把他弄回了家。
       说实话,李乐海能活下来确实不容易,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刚才让李乐海给狗剩子陪榜,假借枪毙威吓他,然后开批斗会,接着又当场释放了,这都是解放军工作队一手导演的。
       黎明前工作队派人去头道河子镇向上级请示改判李乐海不死,时间确实有些晚了,当文件呈送到上级相关领导手中的时候,狗剩子和李乐海已经被押赴刑场了。鉴于人命关天,时间又紧,上级领导临时召开会议,经过集体研究,很快就批准了请求。送信人拿着修改过的判决书,没敢耽误一分一秒,骑马转身就往回跑,由于他骑的是农民种地的役马,不善于奔跑,还没等他跑到刑场,马就因体力不支,前蹄一软,长嘶一声,倒地死了。
       工作队清楚,即使上级改判李乐海不死,等送信的人赶回来,按照原计划李乐海也得人头落地,还是经过集体协商,他们来了个刑场开批判会,拖延执行时间,这才救下了李乐海。
       至于后来把李乐海绑到树上,让亲戚朋友们用皮带抽打,也是工作队找关常山提前安排的。那些打李乐海的亲戚,都是关常山磕头作揖求的。虽然李乐海被打的不轻,但都是皮肉之痛,没有伤及筋骨,再加上年轻,上了点药,没过多长时间就好了。
       时光荏苒,转眼就到了1948年,解放军的第一大战役——辽沈战役拉开了序幕,整个东北都笼罩在战争的消烟之中。老百姓刚刚过上没几天的好日子,眼看又要化为泡影了。万幸的是黑水河一带由于解放军接管的早,国共两党开战的拉锯战场不在这里,王宝村这才躲过了一劫。
       这一年,李乐海经历了人生的重大转折,他从死亡中解脱了出来,噩梦的阴影也渐渐离他远去。经历过死亡的人,对生命的理解和诠释也比常人加深了一层涵义。
      不管天地怎么轮回,人生如何变幻,一个人的坐标仿佛从小就被上帝安排好了。俗话说从小看大,三岁看老。李乐海虽然经历了大起大落的波折,甚至到了掉脑袋要命的地步,但是,从小有娘养、无娘教的德行始终没有改变。任凭姐夫关常山如何苦口婆心地规劝,老母亲没完没了地唠叨,也丝毫没有改变他游手好闲的流氓恶习。由于李乐海从小就没有摸过锹镐,农活一窍不通,虽然有时候也到地里转转,但是始终干不好,有时候还帮倒忙,时间长了,家里人也就不指望他了。于是,整天无所事事,经常和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气得一家人都拿他没办法。至于想给他娶媳妇成家立业,更是连想都不敢想。
       长春是东北重镇,数十万国民党守军被林彪第四野战军围困在城内,正打得难解难分,战争也处于焦灼状态。
       这一年秋天,王宝村接到上级命令,要他们村出五个青年男子当兵,为打长春的部队输送兵源。
       之前,随着“土改”的结束,部队的撤走,王宝村不少青年人都跟着队伍走了,现在又要征兵,而且一下子就是五个人,这可难坏了农会主任张傻子。
       经过农会班子成员多次开会研究,大家搜肠刮肚,总算凑上了四个,还差一个名额没有完成。实在没办法了,有人提议让李乐海去。
       村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敢做这个主。最后,还是张傻子拍了板,说:“就让他去!”
       人们本以为这是李乐海洗刷土匪罪名,改邪归正的一次最好机会,他听到消息后一定愿意去,没想到,当李乐海听说让他当兵去打长春时,他一蹦老高,哭喊着说:“我不去送死!”说啥也不干。
       实在没有办法了,村农会不得不下最后通牒,告诉李乐海:“你们家哥俩,必须得去一个当兵,如果你李乐海不去,就得你弟弟李乐天去!”
       由于李乐天年龄太小,又是老儿子,最后关常山做主,决定让李乐海当兵。关常山苦口婆心地对李乐海说:“你去当兵虽然有危险,但是,也不一定就是去送死。如果你这个老大不去,老二必须得去,他那么小的年纪,真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这个当哥哥的怎么向死去的父亲交待?能对得起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吗?”
        在姐夫和家人的劝说下,为了弟弟,李乐海极不情愿地答应了农会,说他同意当兵。
        听说李乐海答应当兵了,张傻子立刻向上级汇报,说王宝村征兵任务完成了。
        第二天,王宝村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李乐海在家人的嘱托和祝福下,与本村其他四个人一道披红戴花,被军队的人领走了。
        就这样,一个当过土匪,险些要被枪毙的二流子,由于当时缺少兵源,转眼穿上了军装,成了军人。正应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句古话。
        待续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1 00: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踏上军旅生涯,李乐海将有一番作为。精彩待续。

点评

是的,未来的李乐海把地方搅得天翻地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2 05: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1%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05: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7-1 00:36
踏上军旅生涯,李乐海将有一番作为。精彩待续。

是的,未来的李乐海把地方搅得天翻地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11-14 16:36 , Processed in 1.125000 second(s), 1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