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3|回复: 8

长篇小说《黑水河》序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9 07: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长篇小说《黑水河》李冲  著
  

第一章 活阎王上吊 李大虎当兵
第二章 南国奇艳遇 黎寨偶销魂
第三章 空山播孽种 烽火戏人生
第四章 一时羞愧 半世洗刷难
第五章 戎装归故里 陋室娶娇妻
第六章 婆娘才入土 闲汉即寻缘
第七章 牧区温旧梦 牛腹取残钉
第八章 街头学造假 陋巷巧生财
第九章 谋财销禁品 图利走江湖
第十章 流氓欺业主  恶霸结脏官
第十一章 同乡揭老底 发小谏忠言
第十二章 欣然吞钓饵 自愿上干钩
第十三章 林间寻乐趣 故里展荣光
第十四章 公司遭诉讼 老总得升迁
第十五章 用奸行骗术 使诈赚脏财
第十六章 美娇娥面世 假档案出炉
第十七章 通奸出命案 老母丧黄泉
第十八章 主人发横事 马仔敛民财
第十九章 破财封众口 行贿救亲人
第二十章 摆平鱼老大 救了涉黑人
第二十一章 大巴掌被打 马化南屈招
第二十二章 老姜脱险境 小李闹离婚
第二十三章 请来张铁嘴 娶走美娇娥
第二十四章 学堂说考官场话人生
第二十五章 赌城惹众怒 博彩被查封
第二十六章 李金曾上任 宋景鹏归天
第二十七章 闲言毛子女 大话嫖娼男
第二十八章 为消一己恨 害了半村人
第二十九章 因嫌官位小 致使睡阴床
第三十章 为争副市长 难倒小儿郎
第三十一章 高人出妙计 稚子得荣升
第三十二章 老爹投地狱 儿子入班房
后记


       川剧有一独门艺术叫变脸,舞台上,他们一会儿是人,一会儿是鬼,一会蓝脸,一会儿白脸,弄得观众不知道哪个是人,哪个是鬼。
       生活中也有一些变脸之人,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和变脸演员有异曲同工之妙。
       关外的黑水河市有个王宝村,村边有条小河,河边矗立着一座不大的小山,远远望去,像一只大乌龟趴在那里,于是人们把河叫王八河,山叫王八山。
       解放前,王八河沿岸只有几户人家,因山与河而得名,叫王八屯。解放后,人们感觉王八屯实在不雅,特别当有人问起是哪个屯子人的时候更是尴尬。后经地方政府报请中央批准,山改为王宝山,河改为王宝河,屯改为王宝村。
       王宝村有一个叫李乐海的老头,说是老头,其实当年他还不到六十岁,黎黑的脸上有几颗麻子,大嘴,小眼睛,秃头,没有胡须,长着一口因常年吸烟被尼古丁熏染的黄牙。他的四个闺女都已经出嫁,只有他和老伴住在一个很小的茅草房里相依为命。
       三十年前初秋的一个早晨,李乐海和老伴正在酣睡。突然咚咚咚的敲门声惊醒了他的美梦。
       李乐海闭着眼睛冲窗外大声喊了声:“谁呀?”
        门外回答的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李叔,是我,小芹。”
         “小芹?啥事呀?”
         “快起来吧,有人找你。”
         “等会儿!我马上就起来。”
         听说有人找,李乐海一骨碌从炕上爬了起来,边穿衣服边对睡在身边的老伴说:“快起来,来人了。”
         他老伴,一个看起来比他年纪还大、满脸皱纹的老太婆赶忙起来穿上衣服,麻利地整理好铺盖。
         李乐海下地打房门,见前院小卖店王二家媳妇小芹领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门前。
          “小芹,快进屋!
         说着,李乐海就把二人让进了屋里。
         进屋后,李乐海让二人坐下,年轻人靠到炕沿边上坐下了,小芹没有坐,站在屋地中间尖声问李乐海:“李叔,你是不是当过兵?”
        李乐海眯缝着小眼睛“是呀。你问这个干
        小芹指着身旁的年轻人对李乐海说:“不是我找你,是他找你。”接着又说了句:“我家店里没人,你们聊,我走了。”说完看了一眼年轻人,转身就风风火火地走了。
       小琴走后,年轻人站了起来,问李乐海:“你是抗美援朝的兵吗?”
        “是呀!”
       李乐海边回答,边仔细打量着年轻人。看上去年轻人有二十多岁,身高一米七以上,说话的声音很高,和自己一样,也是大嘴,小眼睛,微微黎黑的脸堂。穿一身退了色、有些脏的旧军装,背着个印有五角星的大号书包,里面鼓鼓囊囊装满了东西。
       听李乐海说是当兵出身,年轻人有些激动,黎黑的脸涨得发紫,哆嗦着厚嘴唇又问了一句:“你是不是第三十八军112师三团团长赫忠义的警卫员?”
       见年轻人这么问,李乐海警觉了起来,睁圆了小眼睛看着年轻人,随口答:“是呀。”接着又追问了一句:“你是知道的?打听这些干
       还没等李乐海回过神来,年轻人把书包往炕上一扔,扑通跪在李乐海面前,一边哭着叫喊:“爹呀!我可找到你了!”一边使劲往地上嘣嘣嘣磕头,脑瓜门子都快要磕破了。
       在墙角板凳上坐着,一直没有吱声的李乐海老伴见此情景,早被年轻人给弄懵了。因为她和李乐海只有四个闺女,根本没有儿子,她疑惑地瞪着大眼睛看着李乐海,撇着嘴,脸拉得老长,挂着莫名的醋意。
       其实,李乐海此时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也被这天上突然掉下来的“儿子”给弄懵了。但是,他毕竟当过兵,见过大风大浪,还比较沉着。心想我年青时候风流不假,可是根本没有和哪个女人留下过孩子呀?更何况还是个男孩。看着跪在脚下叫他“爹”的年轻人,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遇到骗子了?
       李乐海一边伸手拉年轻人站起来,一边说:“孩子,快起来,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爹。”
       年轻人立刻止住了抽泣,站起来一边用袖口擦着脸上的泪水,一边带着哭腔小声说:“你真是我爹。”
       说着,从炕上的书包里拿出一个大号发黄的牛皮纸信封,看了一眼递给了李乐海。
       李乐海莫名其妙地接过信,扫了一眼,没有马上看。他让年轻人坐下,从衣兜里掏出打火机和一盒不知什么牌子的香烟,抽出一支让年轻人吸,年轻人说不会。李乐海见年轻人说不会也就没有深让,自己抽出一支叼到嘴上,啪嚓打着了火,点上后,坐下吸了起来。
       吸了几口烟,李乐海才慢悠悠地眯着小眼睛看起信来。
       这是一封抗美援朝时期军队使用的专用信封,竖写着三江县王霸屯李乐海收,下面没有写地址,字很秀气,一看便知是女人写的。怀着迷惑的心情,李乐海撕开了信封,从里面取出一封信和一张发黄了的旧照片。看到照片,李乐海先是一怔,端详了好半天,才眯缝着小眼睛仔细看起信来。看着看着,他那黎黑的脸慢慢地就由黑变紫,又由紫变红,大嘴裂得都要变形了。
       好长时间才慢慢抬起头来,瞥了一眼老伴,扔掉快要燃烧到手指的香烟,厚嘴唇哆嗦着问年轻人“你吃没吃早饭?
       年轻人说没吃。
       李乐海对发呆的老伴说:“来客人了,你快出去做饭。
       其实,李乐海老伴从年轻人进屋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莫不做声地观察着,总觉得有些面熟,仿佛在哪里见过。当年轻人跪下给李乐海磕头,说是李乐海儿子的时候,老太太猛然一惊,心说怪不得这么面熟呢,这不就是当年的李乐海吗?别的不说,就这大嘴,小眼睛,还有微微黎黑的脸,哪不像?连个头也差不多呀!就差脸上没有麻子了。她转念又一想看来这死鬼在外面还真有私生子!想到这里,她立马气得火冒三丈,杀他的心都有了。但是,气归气,当着李乐海的面她是绝对不敢的,李乐海让她东不敢西,让她撵鸭子她不敢打鸡,否则就要挨凑了。原因是她没有给李家生儿子。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了要儿子,老太婆不知道挨了多少打。由于政府压制,他们才过到今天,否则早就散伙了。当李乐海让她做饭的时候,她什么也没有问,不情愿地带着疑惑出去默默做饭了。
       屋子里只剩下年轻人的时候,李乐海问年轻人:“你名字?多大年龄了?是找来的?
       年轻人说“我原名叫王金曾,后改名李金曾,28岁了并没有回答其他提问,反而反问了一句:“我到底是不是你儿子?”
       李乐海沉思良久,才慢吞吞小声说:“是的,你确实是我的儿子。”
       年轻人见李乐海承认了他这个儿子,激动得再一次跪下磕头叫爹。
       李乐海一边扶年轻人站起来,一边用哭腔也叫了声:“儿子!”
       在外屋做饭的李乐海老伴一直侧耳仔细听着屋子里两个人的谈话,当李乐海和儿子相认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住了,把手中的碗猛地往地上砰地一摔,碗被摔得粉碎。破口骂:“你个老不死的,不要脸的东西!在外面儿子都这么大了,瞒了我二三十年,我和你拼了!”说着把多年压抑的怒火和愤恨,一古脑如山洪暴发般发泄了出来。老太太猛地拽开门,一个箭步奔向李乐海,伸手在李乐海的麻子脸上就狠狠地抓了一把,李乐海脸上立刻出现五条深深的血印。李乐海没有想到一向逆来顺受的老伴能吃醋到这份儿上,竟然敢进屋动手挠他,本能地用手挡了一下,哪成想由于用力过猛,也是老太太年老体弱,顺势被推倒在地。老太太哪里经得住这么大的打击?顿时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呼天叫地,爹呀妈呀嘴里骂个不停。
       那个认爹的儿子李金曾被眼前的一幕惊得不知如何是好,看到老太太被刚刚认识的爹推倒在地,他先把李乐海推到炕沿上坐下,然后又把老太太扶起来,爹妈地说了一大堆好话才把两位老人拉开。
       李乐海老伴被“儿子”扶到炕沿另一头坐下后,哭喊着问李乐海:“你外面还有多少儿子?一起说出来,别再隐瞒了,好不好?”
       李乐海气呼呼地喊道:“就这一个!还是刚刚捡来的,没有了!”
        “骗人!我不信!你一直在欺骗我!”
       李乐海拉下麻子脸吼道:“小声点!你是不是欠收拾呀?”
       别说,老太太被李乐海打怕了,还真不喊了。
       屋子里静下来后,李乐海问老伴:“饭好了吗?好了就吃饭!吃完饭去把闺女、姑爷都给我叫回来,我给他们说说儿子的事儿。”
       李乐海老伴站起来,不情愿地摆上饭菜后,就气呼呼地摔门出去找闺女和女婿去了,屋子里只留下李乐海一个人陪“儿子”吃饭。
       李金曾虽然饿了,可是被老太太这阵折腾,他哪里还有心思吃饭?当饭菜摆上来的时候,他只是象征性地吃了一小碗米饭。李乐海到是胃口不错,喝了二两酒,还吃一个馒头。
      饭后,李乐海又问了“儿子”几个事儿,“儿子”也问了“爹”几个问题,两个人正聊得投机的时候,老伴领着女儿和女婿们回来了。
      坐下后,李乐海对女儿、女婿们说:“你们都回来了,今天我向你们郑重地介绍一个人。”说着用手指着“儿子”说:“这是你们的哥哥,叫李金曾。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们李家的人了。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谁也不许欺负他,否则我绝不轻饶!”
       李金曾随着“爹”的介绍,站起来环视了一眼四周,点了点头,算是和妹妹、妹夫们打了招呼,见了面。
       虽然老太太在路上和女儿、女婿们大概说了老爷子拣了个儿子的事儿,但是,当真的听到老爷子亲口向他们介绍“大哥”的时候,他们还是感到有些意外,都想知道这到底是咋回事儿?
       还没等孩子们追问,李乐海看了一眼在场的人,笑着说:“你们是不是都想知道这个哥哥是来的?我现在就告诉你们。
       接着,李乐海讲述了一个离奇曲折的故事。
待续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9 17:4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楼主的文采,期待正文。

点评

好的,谢谢管理员的关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9 21:2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29 21:2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6-29 17:44
欣赏楼主的文采,期待正文。

好的,谢谢管理员的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30 07:5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精炼,描写细腻,欣赏佳作。加精华。

点评

这是去年燕山出版社出版我的一部反腐小说,共计37万字,拿出来献给经典文学网的读者。谢谢管理员加精!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30 08:4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30 08: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黑龙江李冲 于 2018-6-30 09:10 编辑
莲花王子 发表于 2018-6-30 07:51
文笔精炼,描写细腻,欣赏佳作。加精华。

这是去年燕山出版社出版我的一部反腐小说,共计37万字,献给经典文学网的读者。谢谢管理员加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30 18:4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老师笔下的生鱼烈酒赫哲人更鲜活!

点评

已经贴上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30 21: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30 21:0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林下泉 发表于 2018-6-30 18:45
李老师笔下的生鱼烈酒赫哲人更鲜活!

已经贴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6%

发表于 2018-7-6 16: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老师佳作,向老师问好

点评

谢谢!咱们互相学习,共同编写故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7 05: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05: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苗香 发表于 2018-7-6 16:59
拜读老师佳作,向老师问好

谢谢!咱们互相学习,共同编写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7-22 20:50 , Processed in 0.640625 second(s), 22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