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07|回复: 3

[百强作家] 茉莉花第十卷第八十章、浪花在爱海中挣扎

[复制链接]

升级   46.05%

发表于 2018-6-27 08: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神秘老太 于 2018-6-27 08:14 编辑

      第八十章、浪花在爱海中挣扎

      自从郝帅和水浪花打破界线以后,两人的关系急剧升温,到了难舍难分的程度。但是王硕和茉莉管教很严,绝对不许水浪花夜不归宿。上次发生的事,使水浪花明白了女孩夜不归宿的可怕后果,也知道了舅舅、舅妈爱护她的良苦用心。
      在这阶段,何浩天对水浪花更是体贴入微,关怀备至。终于有一天何浩天把水浪花约到一个咖啡厅,说有要紧的事和她商量。水浪花想:“也好,这次正好把问题谈开,免得相互折磨。”
      因为何浩天不知道水浪花和郝帅的关系升温了,所以就开诚布公地向水浪花求婚。 他非常诚恳地说:“浪花,自从你来到咱们公司,也不知什么原因,我就神差鬼使地爱上你,可是我是一个不自信的人,我总觉得我配不上你,又比你大十多岁,你不会看上我的,可是我这个人不会自救,整天陷入单恋的痛苦之中,我觉得我应该照顾你、帮助你、呵护你。我想方设法为你做事,为你分担忧愁。
这次我受伤,我已经感到我再也离不开你了,如果你真的狠心拒绝我,我就去自杀。请相信我,我爱你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请你接收我的爱,不要拒绝我。”他拿出一个精美的礼盒打开了,里面有一枚心形钻石戒指。他把礼盒举到水浪花的面前,眼里含着泪花说:“一年前在国际服装展览会上,我设计的‘海天系列’得了二等奖。我用全部奖金给你买了这枚钻戒。今天我才鼓足勇气拿出来,希望你能收下我这颗心。我发誓它就是我的生命,我与它同在。假如你拒绝接受它,我就与它同毁。”
      水浪花知道这是他的心里话,而且对她有极大的威慑作用。然而她对郝帅已经以身相许,不能反悔。眼前这位又以命相逼,水浪花处在极度矛盾之中。本来她想快刀斩乱麻,告诉何浩天只能是朋友,可是何浩天这番话使她不敢拒绝,因为这人命关天。
      何浩天这个人不管什么事,只要说出口,他就一定能办到,从不忽悠人。如果真的拒绝他,他真会与戒指同毁。想到这个可怕的恶果,水浪花犹豫了一会儿。她很有伸缩余地说:“老大哥,你对我好我知道,你是真心实意的,没有半点虚假。但是这是终身大事,我必须取得爸爸、妈妈的同意,也必须得到舅舅、舅妈的批准。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今天不能拿回这珍贵的礼物。”
       “小丫头,你骗不了我,你这是借口。我知道你必须把郝帅摆平,才能接受我的爱。怎么样?我说对了吧?”何浩天完全明白水浪花不敢马上答应的真正原因。所以一针见血地揭出底牌。
      水浪花连忙说:“不不不!你误会了,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请你等我几天,我求你了。我和家里人合计一下再答复你,好不?”
      何浩天把水浪花的手紧紧地攥在自己手里,向水浪花讲一个他从来没向任何人透露过的事情:“今年‘五一节’我和几个大学同学坐一个小型游艇到海上公园去玩,只多一个人,让谁下去也不合适,大家以为能混过去,结果被游艇上的工作人员发现了。可是船已经开出很远,必须马上开回去。怕出危险,人家告诉我们必须立即把随身携带的东西扔进大海,甚至包括帽子和上衣。大家极其恐慌,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东西往海里仍,我只剩下一条内裤,可是我却把手机留下了,因为那里有你的照片和咱俩的通话录音。我当时想,就是我葬身大海也要把你紧紧抓在手里。回来后,大家追问我为什么不扔手机,我讲明原因之后,大家都嘲笑我,说我‘红颜知己比命都重要’。这件事成为笑柄。你可知道,你就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无价之宝。我没有你,一天都活不了。”
      在他俩离开之时,何浩天第一次吻了水浪花。水浪花一点也没有愉快和陶醉的感觉,她只觉得有一个千斤巨石压在她胸口,使她透不过气来。


     水浪花忧心忡忡地回到家里,这个天大的难题摆在她的面前,让她无法处理。吃完晚饭,她把舅妈请到自己的卧室,神神秘秘地说:“舅妈,我有一个特大难题,想让你帮我解决。”
“什么事?你说吧,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最好的答案。”
       “假如有两男人爱上一个姑娘,一个说谁要把他心爱的姑娘抢走,他就会和这个人拼命。另一个说这个姑娘假如不接受他的爱,他就去自杀。他俩说的都是实话,因为他们都真心实意爱着这个姑娘。舅妈,你说,这个姑娘到底应该嫁给谁?”
      茉莉早就听模特队的姑娘说过水浪花和何浩天的关系,她说:“浪花,你和舅妈说实话,这两个人都是谁?我只听说何浩天对你非常好,是不是他向你表白了?”“是的,的确有他,他几乎疯了,说我如果不答应,他就去自杀。还有一个就是电视剧组的化妆师郝帅,郝帅说谁要把我抢走,他就和那个人拼命。舅妈,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不管拒绝谁,都可能出人命,这简直要把我逼死了。实在不行,我就把爱我的做老公,把我爱的当情人。”
“哎呀!孩子,你这个想法实在太可怕了,什么都可以拥有很多,唯有爱人不能超过 一个。俗话说得好‘脚踩两只船,没有不翻船的’,夫妻反目成仇,多数都是因为三角恋,多角恋。你必须二选一,否则后患无穷,也许会闹出更大的惨案。”
       “舅妈,你千万别再吓我。真那样的话,我就先去死,让他俩去争尸吧!”水浪花无可奈何地说。
       “不是舅妈吓唬你,我们哪天都能听到这样的消息,很多凶杀案都是因为争风吃醋引起的。在婚姻问题上的严重排他性是人的一种本性,连动物都一样,为了争夺配偶,都会进行生死搏杀。无论如何你必须当机立断,必须选择其中的一个。”茉莉非常肯定地说:“不管怎么说,不了解的,不知到对方人品性格、不了解人家家庭底细的、不知道彼此经历的千万不要盲目地和人家谈恋爱。”
      
她们正在谈着,电视播放《戴面具的女孩》专题片。这是一个悲惨的真实事件,因为爱情纠葛,男的把硫酸泼到女人的脸上、身上。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士变成一个形象丑陋的怪物,所以只得常期戴着面具。
胆子很小的水浪花,看完哭了,她不单单是同情美女的不幸遭遇,更重要的怕自己遭此厄运。


      入夜,万籁俱寂,只能听到马蹄表滴滴哒哒的声音,水浪花说什么也睡不着了。她反反复复解劝自己,郝帅和何浩天都是非常善良的人,他们绝不会做出那样惨无人道的事来。但是应该选择谁?自己却一直拿不定主意。
      夜深了,周围的一切都被黑暗吞噬了,什么也看不见了,水浪花突然听到有轻微的响声,好像上楼的脚步声,她清清楚楚听到开门声,之后听到耳边重重的喘息声,水浪花吓得忽地坐起来,可是好像有一只大手把她按住,她动弹不动了。她想喊:“你是谁?”可是不知为什么没有喊出声来。而后她听到何浩天的声音:“浪花,不要怕,是我,我太想你了。”说着向水浪花靠近,当她高喊:“你要干什么?”何浩天说:“亲爱的,让我亲亲你。”水浪花来不及躲闪,就被何浩天紧紧搂在怀里。
      于此同时,只听一声呐喊:“住手!不许你碰我老婆!”何浩天一下子蹦了起来。高声怒喝:“大胆淫贼,色胆包天,竟敢冒充我女朋友的老公,今天咱就看看到底谁能战胜谁?”说着他拿起床头柜上的茶杯向郝帅抛去,郝帅一躲,茶杯砸到镜子上,把立柜镜子打个粉碎。
      郝帅顺手拿起身旁的椅子,向何浩天砸去。打到何浩天的肩上。这时何浩天向恶狼扑食一样扑过去,把郝帅抱住摔倒。两人在地上滚打起来,水浪花上前去拽,可是她已经吓得没有一点力气,谁也拽不动。何浩天翻身滚到上面把郝帅死死地压在身下,用双手掐住郝帅的脖子,拼命掐住。水浪花急眼了,拿起脚下一个板凳砸到何浩天的脑袋上。何浩天倒在地上翻身打滚大叫不止。水浪花看到何浩天的血咕嘟咕嘟从头上冒出来,跑到他的跟前,抱着他大哭起来。郝帅拽了几次水浪花都没有拽起来,于是他从兜里拿出一个瓶子,打开盖,向何浩天和水浪花抛来。
      水浪花惊叫着,觉得满脸灼痛,她觉得呼吸渐渐困难,好像要窒息。她想喊喊不出声,她想站起来,两腿发软,怎么也站不起来。她想哭也哭不出声,他看到血泊中的两个人,不知如何是好?她绝望了,终于哭出声来。她         嚎啕大哭,凄惨地狂叫着:“为什么你们这样折磨我?为什么不让我去死!为什么?为什么?”她已经声嘶力竭了。

      这时她听到舅舅和舅妈的呼叫:“浪花!浪花!你醒醒!你醒醒!”
      水浪花被茉莉抱起来,她满头大汗,浑身无力,气喘吁吁,好像还处在噩梦之中,惊恐万状地问茉莉:“舅妈,他们被拉走了吗?拉到哪里去了?”
      茉莉说:“你刚才是做噩梦,快醒醒!快醒醒!你看看,你梦游了。水浪花一看地上的凳子椅子东倒西歪,乱起八糟,满地都是壶碗和玻璃碎片。她明白了,原来刚才发生的事都在梦中。
      王硕说“我和你舅妈都睡着了,就听到你这屋里噼里啪啦,稀里哗啦,扑扑愣愣,又喊又叫。我们还以为进来坏人了呢?你的门反锁着,我们怎么也进不来。我没办法,把门都用菜刀砍碎了。打开暗锁,进来一看,原来是你一个人在折腾,又抓脸,又捶胸地,我和你舅妈两人都按不住你,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梦游?”
      水浪花惊魂未定,实在不好向舅舅舅妈描绘梦中情景。茉莉已经猜中几分,故意给搪塞过去,她说:“这些天训练和彩排压力太大,孩子太累了。疲劳过度就会做噩梦的。
      水浪花非常感谢舅妈,她明白舅妈这样说的目的,是不想让舅舅知道这场噩梦的诱因和真相。
      茉莉一看水浪花的腿上和脚上被碎玻璃划几道血口子,血还在流。她急忙找来酒精、碘酒、纱布、药棉给水浪花清洗伤口。然后给她包扎好。有些小的伤口都用创可贴粘上。
      王硕说:“现在我们去医院处理一下吧!“水浪花说什么也不去,她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过两天就好了。”


      第二天水浪花上班,在试衣时,何浩天发现水浪花腿上的纱布急忙问:“浪花,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怎么这么多的伤呢?”水浪花极力掩饰:“没什么,昨天回家在楼梯口绊了一跤。并无大碍。”因为水浪花有几件开襟裙装正好露出那条受伤的大腿,何浩天立即进行了紧急处理,用装饰纱和装饰物遮住了那几块地方。天衣无缝看不到一点破绽,反而比原来的更加美艳动人。水浪花不仅赞叹何浩天的聪明才智。在试衣时,何浩天看周围没人,在水浪花的脸上亲了一口。水浪花提醒他:“又忘了约法三章了吗?”何浩天笑着说:“情不由己,敬请原谅,亲爱的,我爱你!”
      水浪花觉得何浩天就像一团火,要把自己烤焦。他已经把自己当做恋人,人前人后从来不避讳和自己亲近。她知道,让何浩天放弃对自己的爱比登天还难。

c1f2e70d9ac244ff758717369154d09.png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7 16:30:52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海如同火海,难以自拔啊。

点评

非常精准的比喻!道出事物的本质。衷心感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8 22: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8 21: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他俩离开之时,何浩天第一次吻了水浪花。水浪花一点也没有愉快和陶醉的感觉,她只觉得有一个千斤巨石压在她胸口,使她透不过气来。


浪花的心之所向与心非所向,足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46.05%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22:2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6-27 16:30
爱海如同火海,难以自拔啊。

非常精准的比喻!道出事物的本质。衷心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11-14 13:09 , Processed in 1.171875 second(s), 19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