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62|回复: 50

关心善良的成长

[复制链接]

升级   76%

发表于 2018-6-26 11: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关心善良的成长
               李永保
  人之初,性本善。善良是慈悲,是扎根于人性的悲悯,在内会是坚不可摧的爱心,在外会是无私的奉献。不出于目的,不为勉强,它是像甘露一样从天上而降,普济苍生;它不但给幸福于受施的人,也同样给幸福于施与的人。它无可置疑是人性的美好。
  一、是善良拯救了我学生一家的幸福
   今年4月27日的一个下午,我在师生微信群中看到一段视频。视频中有一个中年男子,头上插了几根管子,躺在病上。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拉着他的手边哭边说:“爸爸回家,爸爸回家……"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从小女孩大眼晴中滚落,男子不吭一声,神情凄然,一位女人在床边不停地抹眼泪。我的眼睛在模糊,在模糊中我依稀看到生命天空骤然而至的片片灰色。
  怎么回事?我的疑问很快得到了微信里的学生们的解释。我也从中得到了有关视频中人物的更多的信息。
  视频中的人物是我二十多年前的一位王姓学生夫妻及女儿三人。他毕业后一直在家务农,照顾年轻守寡而多病的母亲。在了解他的人口碑中,他是个能吃苦的孝顺人。本来家庭经济底子就不好,由于生病几年了,又加上儿子上高中的经济负担,他的毛病一直没有得到根治。他只好硬撑着,只好苦忍着,想把病拖好。这一拖拖出大问题了,这回他有生命危险了。他不得不从苏北到几千里外哈尔滨的某家大医院接受治疗,希望得到救命。可是医院出据的医疗费高得让他无法承受。在他面前横陈着残酷的现实:有钱就有命,没钱就没命!这么多钱!到哪弄这么多钱?!他是真死不得的。如果没有他,他年迈的母亲怎么活?如果没有他,他的儿女怎么能幸福地成长?……
  这命必须救!这人必须必救!这家庭必须救!可是面对医院的巨额的医疗费,我这个穷老师和我穷学生一家一样木然了。
  钱啊,钱,你可以让人山穷水尽,你也可以让人柳暗花明。
  两天后一个光辉的希望忽然升腾在我们师生的心空。我们相信我们的学生定会有救了。那是医院的医院人员联系了网络慈善平台“水滴筹”,为他向社会进行慈善募捐的事情的开展。
  在广大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几天后,他的医疗费凑齐了,因而他得到了及时的救治,他得救了。不久后,他康复出院了。当然,他全家满口都是说不尽的感谢和感动,自不用说。人间的善良、社会的大爱保驾了他家庭的幸福。
  这件事情触动了我的联想。我想起了以前我村上一个孤儿募捐的事情。他当时十六七岁,不曾料想他的双亲竟在同日命归黄泉。由于贫困,虽然有亲戚和生产队的帮助,他仍然没有筹够料理父母料理后事的钱。于是,他不得不手拖哭丧棒,在叔叔的陪同下,在村上挨门逐户地叩头募捐。尽管如此,所得还是少得可怜,并不是缺乏爱心,是因为那时大家都穷。事后,他还因此落下一屁股的债。
  在数目上,他料理父母后世的钱相比我学生治病的钱可谓是冰山一角。我很为我的学生庆幸,庆幸他的事发生在这经济的时代,庆幸这个时代慈善募捐方法的提升,庆幸这个社会有那么多人为他献出的大爱。
  二、我接力善良时的尴尬
  在穷学生需要帮助的时候,我这个穷老师除了自己微不足道的帮助之外,我能做的是在我的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中转发“滴水筹”的募捐链接,并恳切而详细地说明情况,希望大家尽可能地为他多献爱心。
  我把链接发了几个微信群后,注意着关于为学生募捐的网页,心中充满了希望。不久,有好多人的捐款数目和姓名及留言出现在网页上,不知让我心中涌动过多少感动。
  说老实话,对于本次爱心接力,我最充满希望的是作家群和文友群,理由是知识分子觉悟应该高一点,但这两个群的反应多少有些让我失望。
  是不是很少人在线?我想验证一下。于是我灵机一动,往群里抛下红包。红包一抛如一石击激起千层浪,静止水面涟漪涌,群里热闹开了,他抢,你抢。原来他们在潜水,在装聋作哑!?
  我见此情景,便要求抢红包的人为我学生捐款。其中大部分人是捐了,但有个别同志见我有逼人之嫌,说我是“道德绑架”。当时为救学生,我近乎丧失理智,竟然以语言伤害了他,诸如,你就知道抢人家的红包,就不知道奉献爱心?……事后我得知他也捐款了。我没有觉察到有种坏风气在妨碍人们善良的及时反应,而误会了我的文友。我真后悔。在此我向该文友道歉。
  在广大爱心朋友的帮助下,我为学生募得了靠近一万元钱,为把学生从生死线上拉回,尽了自己一份心。
    三,谁伤害着善良的成长
  五月中旬的几天内,我在微信群中收到两条诸如“水滴筹”的慈善募捐的网络链接。这两条募捐链接是我村上患癌症的两位病人的家属发出的。
  对于这两位患者的家境,我是有所了解的。他们都有医保。他们都买好商品房,家境殷实,确实都是康富之家。一个是手操近百万元放高利贷者,一个有银行存款有七八十万的身份。面对治疗费,除被医保报销外,自己只要掏两三万元。这样的开销对于他们来说,是小开司。他们的募捐,引起了熟悉他们人的议论纷纷。
  于是,我打电话给其中一个与我亲近的患者家属,劝说他们要注意社会影响,中止募捐,然而,在他们认为能够募捐是有百利而一害的好事,他们与钱无仇,甚至,他们认为如果不募捐捞钱自己就是傻子。我沉默了。
  正如他们所望,他们很快募得了很多的钱,除去治病应该自己买单的部分外,还剩余很多。他们是不是借机向社会敛收不义之财?他们是不是欺骗和践踏了人们的善良?他们有没有良心?纵然如此,法津怎能奈何他们?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