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14|回复: 35

父亲的扁担 于维思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09: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班若 于 2018-8-21 19:17 编辑

          小时候,村里有一口老井,井台上横卧着一个汲水的辘轳,远望,像个麒麟怪物在吐丝,井下四壁镶嵌木板直到水下,方形的木制井台高大,井口有立木围栏,井旁西侧,有一个木制马槽,是生产队饮牲畜用的。井水,清冽甘甜,是全村人的命脉。
           每天晨昏,村民用扁担挑着水桶,陆续到井沿打水。摇转辘轳的身影,一年四季,在井台上重叠上演。
          父亲每天到井台挑水,扁担上挑着两只铁皮水桶,一只桶方形,横木梁,一只桶是圆的,弧形铁梁。因形状不同,挑起担子重心不好掌控,父亲走的很吃力,我不解,问父亲:“为啥不换成一样的水桶?”父亲回答:“没钱换,这副水桶才用十几年,用沥青粘补过了,还能接着用。”父亲用扁担,吊着两只桶走在前面,我跟在后边,满满两桶水,压得扁担弯弯,吱吱咯咯响,父亲弯曲着脊背力挺负重的扁担,一步一颤,桶里的水,随着脚步的颤抖溢出来,滴落到地上。夏天,滴落的水,落地很快蒸发,父亲脚下生起热气来,那热气里分明有父亲的汗水。冬天,北方天寒地冻,落地的水滴,瞬间结冰,父亲脚下,出现两条亮晶晶的冰线,我踏着冰线滑滑的,心里很惬意,完全不懂父亲的辛苦,父亲有支气管炎,冬季呼吸困难,每走一步都很艰难,我却不知如何帮他,甚至不知道心疼父亲。可是,走在父亲身后,我依稀看见,父亲那根扁担,一端挑着日月,另一端挑着星河。父亲挑着扁担,摇摇晃晃,步履艰难,一步一步,走过春华秋实,人生四季,走过季节的辙印,走过生命的壮年,走进老年。扁担光滑发亮,是父亲双肩磨出来的光泽。
          这根梨木扁担,是祖父留下的,祖父不知用了多少年。当年,祖父就是用这根扁担挑着全部家当,从祖籍吉林德惠一路逃荒来到肇州,先在北碱沟(今杏山乡)落脚,后来辗转到老街基定居。如今,这根扁担不知父亲又用了多少年,上面的纹理已磨凹陷,看不出岁月年轮,纹理间依稀有血痕,我想象不出祖父和父亲磨破的双肩有多疼。
         这根扁担,见证了我的祖辈为生存奔波劳顿的窘困,在那兵荒马乱的饥荒年月,能生存下来该有多难啊!
         在物质极度匮乏的年月,我父辈用它挑过野菜、挑过柴禾、挑过土、挑过粪、挑过场院里带米糠的口粮。
         赶集时,父亲用扁担挑着猪崽、旱烟,用微薄的收入换点廉价日用品,补贴家用。父亲很能吃苦,从不抱怨什么,默默用双肩挑起一家人的生活。父亲洞箫吹的极好,小时候我虽然不懂他吹的是什么古曲,但我能听出曲中的悲凉和忧伤,听父亲吹箫我会流泪。
         哥哥年轻时,也用这根扁担挑水,后来,生活条件好了,就不再用扁担了。如今,这根扁担静静地伫立在哥哥家仓房的一角,哥哥舍不得扔掉它,想父亲时会拿出它看看。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0: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村里有一口老井,井台上横卧着一个汲水的辘轳,远望,像个麒麟怪物在吐丝,井下四壁镶嵌木板直到水下,方形的木制井台高大,井口有立木围栏,井旁西侧,有一个木制马槽,是生产队饮牲畜用的。井水,清冽甘甜,是全村人的命脉。

点评

谢谢老师的认真点评。问候老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3 10:4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0: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用扁担,吊着两只桶走在前面,我跟在后边,满满两桶水,压得扁担弯弯,吱吱咯咯响,父亲弯曲着脊背力挺负重的扁担,一步一颤,桶里的水,随着脚步的颤抖溢出来,滴落到地上。夏天,滴落的水,落地很快蒸发,父亲脚下生起热气来,那热气里分明有父亲的汗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0: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走在父亲身后,我依稀看见,父亲那根扁担,一端挑着日月,另一端挑着星河。父亲挑着扁担,摇摇晃晃,步履艰难,一步一步,走过春华秋实,人生四季,走过季节的辙印,走过生命的壮年,走进老年。扁担光滑发亮,是父亲双肩磨出来的光泽。

精彩而感人,

点评

谢谢版主点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3 10:5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0: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哥哥年轻时,也用这根扁担挑水,后来,生活条件好了,就不再用扁担了。如今,这根扁担静静地伫立在哥哥家仓房的一角,哥哥舍不得扔掉它,想父亲时会拿出它看看。

欣赏老师朴实中散发着光亮的精彩篇章,遥祝周末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1%

发表于 2018-6-23 10:4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村里有一口老井,井台上横卧着一个汲水的辘轳,远望,像个麒麟怪物在吐丝,井下四壁镶嵌木板直到水下,方形的木制井台高大,井口有立木围栏,井旁西侧,有一个木制马槽,是生产队饮牲畜用的。井水,清冽甘甜,是全村人的命脉。
我就亲眼见到过这个怪物,打水的桶多数都是用柳条编织的,我们这里叫柳罐。

点评

谢谢版主点评。我也是黑龙江人,问候老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3 10:5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1%

发表于 2018-6-23 10: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只铁皮水桶,一只桶方形,横木梁,一只桶是圆的,弧形铁梁。
描写的真实亲切,给人难以名状的想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1%

发表于 2018-6-23 10: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根梨木扁担,是祖父留下的,祖父不知用了多少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1%

发表于 2018-6-23 10: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哥哥年轻时,也用这根扁担挑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0: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水之湄 发表于 2018-6-23 10:06
小时候,村里有一口老井,井台上横卧着一个汲水的辘轳,远望,像个麒麟怪物在吐丝,井下四壁镶嵌木板直到 ...

谢谢老师的认真点评。问候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0:5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黑龙江李冲 发表于 2018-6-23 10:42
小时候,村里有一口老井,井台上横卧着一个汲水的辘轳,远望,像个麒麟怪物在吐丝,井下四壁镶嵌木板直到水 ...

谢谢版主点评。我也是黑龙江人,问候老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0: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水之湄 发表于 2018-6-23 10:08
可是,走在父亲身后,我依稀看见,父亲那根扁担,一端挑着日月,另一端挑着星河。父亲挑着扁担,摇摇晃晃, ...

谢谢版主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1: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用扁担,吊着两只桶走在前面,我跟在后边,满满两桶水,压得扁担弯弯,吱吱咯咯响,父亲弯曲着脊背力挺负重的扁担,一步一颤,桶里的水,随着脚步的颤抖溢出来,滴落到地上。夏天,滴落的水,落地很快蒸发,父亲脚下生起热气来,那热气里分明有父亲的汗水。冬天,北方天寒地冻,落地的水滴,瞬间结冰,父亲脚下,出现两条亮晶晶的冰线,我踏着冰线滑滑的,心里很惬意,完全不懂父亲的辛苦,父亲有支气管炎,冬季呼吸困难,每走一步都很艰难,我却不知如何帮他,甚至不知道心疼父亲。可是,走在父亲身后,我依稀看见,父亲那根扁担,一端挑着日月,另一端挑着星河。父亲挑着扁担,摇摇晃晃,步履艰难,一步一步,走过春华秋实,人生四季,走过季节的辙印,走过生命的壮年,走进老年。扁担光滑发亮,是父亲双肩磨出来的光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1:3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今,这根扁担不知父亲又用了多少年,上面的纹理已磨凹陷,看不出岁月年轮,纹理间依稀有血痕,我想象不出祖父和父亲磨破的双肩有多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1: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很能吃苦,从不抱怨什么,默默用双肩挑起一家人的生活。父亲洞箫吹的极好,小时候我虽然不懂他吹的是什么古曲,但我能听出曲中的悲凉和忧伤,听父亲吹箫我会流泪。
         哥哥年轻时,也用这根扁担挑水,后来,生活条件好了,就不再用扁担了。如今,这根扁担静静地伫立在哥哥家仓房的一角,哥哥舍不得扔掉它,想父亲时会拿出它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1: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朴实,情感深重。令人感动的文字,欣赏。加精华。

点评

谢谢香儿老师认真点评。问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3 13: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3: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6-23 11:35
文字朴实,情感深重。令人感动的文字,欣赏。加精华。

谢谢香儿老师认真点评。问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3: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村里有一口老井,井台上横卧着一个汲水的辘轳,远望,像个麒麟怪物在吐丝,井下四壁镶嵌木板直到水下,方形的木制井台高大,井口有立木围栏,井旁西侧,有一个木制马槽,是生产队饮牲畜用的。井水,清冽甘甜,是全村人的命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3: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每天到井台挑水,扁担上挑着两只铁皮水桶,一只桶方形,横木梁,一只桶是圆的,弧形铁梁。因形状不同,挑起担子重心不好掌控,父亲走的很吃力,我不解,问父亲:“为啥不换成一样的水桶?”父亲回答:“没钱换,这副水桶才用十几年,用沥青粘补过了,还能接着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3 13: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在父亲身后,我依稀看见,父亲那根扁担,一端挑着日月,另一端挑着星河。父亲挑着扁担,摇摇晃晃,步履艰难,一步一步,走过春华秋实,人生四季,走过季节的辙印,走过生命的壮年,走进老年。扁担光滑发亮,是父亲双肩磨出来的光泽。

点评

谢谢风飞扬老师点评。问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3 14:4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11-14 07:00 , Processed in 1.312500 second(s), 22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