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5|回复: 9

[百强作家] 茉莉花第八卷:无风也起浪(63)(64)

[复制链接]

升级   82.6%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神秘老太 于 2018-6-14 10:31 编辑

       第六十三章、矛盾升级,夫妻反目

      洪家俩姐妹因为找不到庄重家多次无功而返。那次闹鬼洪艳娇在家装鬼,放录音打电话。洪媚娇午夜打车,摸到医院家属大院。下车后,换上鬼装开始寻找庄家。根据她多次探听,她知道了庄家住的那栋楼,但是始终不知道庄家住在第几层。于是她摸到楼里之后挨屋打探。她想,姐姐来电话告诉她,庄重今晚不在家,所以她分析温舒雅一定开门灯等他,所以凡是门灯亮的,她都要按门铃,然后她躲到暗处观察动静,有的开门探头看看没人就把门关上了,有的连门都不开,就把门灯闭上了。只有三楼一家没反应,她判断可能是庄家,就反复按门铃。可是她还没法断定是不是庄家?后来她孤注一掷,从一楼到七楼21户的防盗门的锁眼,她全部都给挤进万能胶堵死了,然后慌忙逃跑了。
      有几次他们来到医院家属大院,干脆站在这座楼下高喊,结果还是没有反应,反而遭到很多人家的呵斥。她俩并不甘心,打车到了医院,到胸外科疗区,骗来了庄重家的新电话号。她们喜出望外、如获至宝,又开始对庄重家进行升级式电话骚扰。
       她们又开始无尽无休地打电话,每次听到铃声,庄重比温舒雅还紧张。所以他总是抢电话,回答的几乎千篇一律“疯子”!“流氓!”“白日做梦!”“休想 !”温舒雅听得莫名其妙,再三追问,庄重说:“骚扰电话,竟骂人,大概是精神病患者。”
      一天晚上,庄重因为医院有手术没回来。9点多钟又来电话了,因为不是午夜电话,温舒雅不是特别害怕,就去接:“喂!您找谁?”“我找你?”“您是谁?”“我是谁并不重要,我是来讨债的。我是你最想见的,也是最怕见的人。”“你是田茉莉吧?”“不不不!我既不是甜墨梨,也不是酸白梨。本小姐坐不更名,站不改行姓,我就是大名鼎鼎的服装模特洪媚娇”
      温舒雅始终认为是田茉莉闯入他们的生活,所以她一直把田茉莉当做强劲的情敌,对田茉莉怀有级强烈的敌意。可是现在听到洪媚娇的口气,她才恍然大悟,这个洪媚娇才是干扰他们正常生活的罪魁祸首。她领教过这个蛮不讲理的刁蛮恶女,她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于是就冷静下来,准备全力以赴对付这个劲敌。
      温舒雅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回答:“小事一桩,我想问问你,丈夫和钱哪个重要?”温舒雅说:“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洪媚娇更加肆无忌惮、趾高气扬地说:“我是想知道知道你的态度,你如果认为丈夫比钱重要,你就花钱免灾,拿出25万,免你丈夫受牢狱之灾;如果你觉得钱比人重要,你就把你丈夫交出来。钱归你人归我。”
温舒雅越听越糊涂,这番绕口令式的话充满威胁,她问:“你能不能把话说得再明白一些?”
      洪媚娇认为自己初步得胜,便理直气壮地说:“可以,但是我不知道你的承受能力有多大?假如你不怕吓昏过去,我就直说了吧。那是十几天前,你丈夫庄重把我和我姐姐强奸了,我们有照片为证。如果你不信,我可以把相片给你送去。事后我们协商,如果他不想进监狱,给我们25万精神损失费,我们就不起诉了。如果不肯给钱,又不想进监狱,你们就尽快离婚,把庄重让给我。我这个条件不算苛刻吧?”撒谎不脸红的洪媚娇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威胁恫吓,软硬兼施。
      温舒雅的确没有那么大的承受能力,她觉得好像在做恶梦,顿时天昏地暗、两眼冒金花,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庄重在她心目中,始终是形象高大,温文尔雅、清高自重,把事业和名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他从国外归来,一直在这个医院工作,十来年一直把精力放在工作上、科研上。他不谈恋爱、不结婚,生活中是极严肃的人。只有遇到田茉莉之后,才看他有了一阵轰轰烈烈的恋爱。田茉莉结婚了,庄重和温舒雅的感情逐渐升温。结婚后,夫妻俩朝夕相伴、形影相随、你疼我爱,从没有红过脸,生活过得温馨而愉快。现在突然冒出这个惊天奇闻,犹如晴天霹雳振聋发聩。
      温舒雅目瞪口呆,好像全身每根神经都绷得紧紧地,全部停止工作,阻塞了她思维的传递,她找不到任何一句话来回答洪媚娇的这番话。
      洪媚娇等了好一会,温舒雅还是一声不吭,她亟不可待地催促:“怎么?难以选择吗?。那我给你三个小时思考,十二点我准时给你打电话。”说完立即挂断了电话。
      一听到十二点,温舒雅立即紧张起来,她太害怕听到那些可怕的鬼故事了。她一遍遍给庄重打电话,可是始终无人接听,后来一个护士告诉她:“庄主任还没下手术台。”温舒雅心惊胆战、满怀狐疑地等待庄重回来,她急需从庄重口中得知真相,她希望庄重有充分的理由来证实洪媚娇说的话全是谎言。

      12点到了,洪媚娇又来电话了。温舒雅不得不接,但是她一句话也没说,静等洪媚娇说话。
      电话那边传来洪媚娇娇滴滴的戏弄人的话语:“我说大专家夫人呀,想好了没有?我又想出一个十全十美的好办法,庄大专家是不能同意你们离婚的,他怕影响他的名誉。我为你考虑再三,又想出一个办法,就是只要你在人间消失,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和我结婚。只有这个办法,才能使你家消灾免祸。你们知识分子不都讲究对爱情忠贞不渝吗?你们不是提倡为自己爱的人可以牺牲一切,包括宝贵的生命吗?现在考验你的时候到了,为了你爱的人去牺牲吧!
      你消失的办法有两种:一是你编一个不影响庄重声誉的理由,写一封遗书然后自杀;另一个办法是,我把你约出来,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我帮你结束生命,我保证你不痛苦,一定会平平静静地离开人间。您看我给你想得多么周到,你抓紧时间决定。我不逼你,走那条路,你自己确定吧!拜拜了!”
      温舒雅两手不住地颤抖,迟迟没有放下电话。她的大脑出现一片空白,她的确不知该如何面对丈夫的感情巨变 。昔日恩恩爱爱的夫妻,顷刻间变成了仇敌,她绝对不能忍受丈夫的背叛。她酷爱十年的,心目中的偶像轰然倒塌,这个打击实在太大了,太残忍了。她已经感到此时天塌地陷,往日美好的生活,彻底被破坏了,眼前不是温馨的家,而是一片废墟。
她眼睛望着天花板冥思苦想,考虑如何和庄重谈这件天上掉下来的大事。

      
      快亮天了,庄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来了。温舒雅一反常态,既没站起来迎接,也没有像平时那样问寒问暖,她对庄重一句话都没说。庄重觉得奇怪,问:“怎么?今天又有事了吗?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呢?”温舒雅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眼泪不住地流下来。
      庄重脸都没顾得洗,直接走进卧室,脱掉外衣,就躺下了,他说:“今天太累了,一个复杂的大手术,一站就是14个小时,我太困了,我先睡了。”说完很快酣然入梦。
      温舒雅盼庄重回来,想让他解释洪媚娇说的事情,可他回来就睡,她实在压抑不住自己愤怒,用尽全身力量把庄重从床上拽起来,怒气冲冲地说:“你还有心睡觉?天都快塌下来了?”
      自从庄重认识温舒雅以来,他从来没有看到她这样暴怒过。他想,可能温舒雅知道洪媚娇的事情了,否则,她绝不会这样对待自己。他不再困了,一下子清醒过来。
      庄重坐起来,故意显得毫不在意的样子说:“天塌下来有大个儿顶着。 你怎么这样惊慌失措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点告诉我。”
      “你不要再故作镇静了,什么事你比我更清楚。现在我什么都知道了,隐瞒是不能持久的。如今已经真相大白,我希望你自己老老实实交代你的罪行。今天洪媚娇来电话,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你说吧,你到底要怎么解决这件事?”
      温舒雅以前对丈夫那百依百顺、温柔善良的样子荡然无存,她把声音提高八度,有点声嘶力竭,怒气冲天、泪流满面,分明是一个凶暴的猛兽要向劲敌宣战。
      庄重极力压低声音说:“你千万别吵,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把邻居都吵醒了,很不好。你不要听她信口雌黄、胡编乱造、无事生非、嫁祸于人。她设计陷害我,又对我进行敲诈。我本想和你谈明,可是又怕你承受不了,造成咱俩更大的误会,所以一直瞒着你,请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心里没鬼为什么怕我知道?如果他们不抓住理,敢这么嚣张吗?”温舒雅仍然理直气壮。
     庄重说:“我来医院十年,我们一直在一起工作,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吗?我是那爱沾花惹草的人吗?一天的工作把我压得透不过气来,我哪有那份闲心到外面去和坏女人胡混?况且你不是不知道洪媚娇的为人。你给她做手术,对她那么好,她反咬你一口,赖手术是医疗事故,没完没了地进行敲诈。还有那次换药室事件,如果没有目睹人作证,那时我就跳进黄河洗也不清了。相信我,我绝对不会骗你的。”
温舒雅稍有动摇,认为庄重说的也在理,可是她仍不能否认洪媚娇说的事情,所以她仍坚持丈夫有问题。
      庄重认真地讲述了他落入陷阱的全过程,温舒雅还是不信。庄重想,为什么我和茉莉谈的时候,她没有丝毫异议,而温舒雅却一点不信。他的结论是:茉莉善解人意、宽宏大度;而温舒雅固执己见、心胸狭窄,他绝望了。他实在又累又困,他恳求温舒雅:“舒雅,我实在有点坚持不住了,明天8点还有一个大手术,我们今天就别谈这个事好吗?我求你了!人命关天,我今天睡不好,明天会出意外的。”
      温舒雅仍然不饶不依,说什么也要庄重说出解决的办法来,无论庄重怎样恳求,她仍然边哭边数落庄重不该背信弃义,干出这伤天害理的事情。说到激动之处,她竟然大骂庄重“卑鄙无耻”、“下流至极”。这对庄重的伤害实在太大了。
      庄重终于忍无可忍了,起来穿上衣服,拿了车钥匙,一摔门走了。临走时,他说:“打不起我还躲不起?我可怕明天出事故。”这个从来不发脾气的人,最近已经被洪家姐妹气得快要发疯,回家又得不到爱妻的理解和支持。他有些承受不了这样的突变。一向以工作为重的他,考虑到一夜不睡觉的恶果,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家,到医院值班室睡了三个小时。而温舒雅却一直哭到天亮,她感到无助、绝望。
      好好一个美满的家庭,被无耻之徒设计陷害,挑拨离间,顷刻之间,阴云密布,战火突起,夫妻反目。



       第六十四章、保住婚姻的秘诀

       庄重和温舒雅的婚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入冰点。庄重无暇考虑这些,因为也不知道怎么了?胸外科接连不断地进来重患,一些合作医院也因为遇到棘手大手术,请他去主刀。他一连三天没有见到温舒雅。
而温舒雅自从庄重摔门走出家门,就悲痛欲绝、度时如年,她上班怕看到庄重无话可说,她下班以后又怕洪媚娇电话骚扰。她本想回娘家住几天,可是因为父母年事已高,禁不住打击,只有自己在家——在这毫无声息的大房子里,空悲切。她对庄重因为爱之深,才恨之切。她每天下班拔掉电话,但是她做不到眼不见心不乱,耳不听心不烦,每天仍处在心烦意乱的状态之中。
      温舒雅接到洪媚娇寄来的照片,几乎气昏过去。她觉得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就没必要保持这无爱的婚姻了。她盯着照片上那丑态百出的洪家姐妹,看着丈夫那酣睡的样子,她联想到他们那些龌龊的丑行,她几乎发疯。她拿起照片要把他们撕得粉粹,可是又一想,还要留此证据,就不得不把照片留下来。她终于下了狠心,决定结束这暂短的婚姻,逃出这是非之争的漩涡。她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静下心来给庄重写了一封长信:
庄主任: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你曾经是我的偶像,是我暗恋多年的初恋情人。你答应和我结婚时,我高兴得好多天睡不着觉,那时我认为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天赐良缘。结婚后,我为自己能拥有这样优秀的爱人而沾沾自喜,我为我多年的梦想变成现实而欣喜若狂。我们有了自己的家,我庆幸自己找到了温馨的港湾,可以停泊我这在茫茫人海颠簸多年的航船。我深深地感受到自己得天独厚,找到了可以终身依靠的、坚实的、温暖的胸膛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的学历没有你的高、我的医术比你差得很远很远,我的长相太普通、太一般、放到人堆找不着。我知道我的确配不上你这个美男子、大才子、大能人、大专家。可是婚后,你的实际行动和对我的态度,彻底打消了我这些顾虑。在你面前我不再自卑了,我不再对你仰视了,我不再觉得自己是个小学生站在老师面前了。
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会忘记我们的山盟海誓背叛我,做出那样不可告人的事情 。
       这些天我不断思考,为什么一对相亲相爱的夫妻会走到这一步?我尽量劝解自己想开些。其实在这物欲横流、金钱至高无上的现实社会,美女追帅哥的是太平常了。多少有钱有势有权的大腕大款大官,他们可以包养二奶、三奶、四奶。而漂亮的女孩为了追求那奢华的、纸醉金迷、花天酒地的生活去求包养,甘心情愿地傍大腕傍大款傍大官。尤其是像你这样的知名专家——拿手术刀的大专家,在人们的眼里一定是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因此洪氏姊妹设计引诱你,实在不足以为奇。我不再考虑到底是你强奸还是她们诱奸,总之我一想到你和那俩个女人发生的那些肮脏的事,我就恶心。我非常害怕那午夜凶铃的恐吓,我非常讨厌那声嘶力竭的吼叫,我更畏惧那无尽无休的诅咒,所以我自动退出战场,举双手投降。
      你抽出时间,我们去办离婚手续,我没有任何要求,房子是你的,那不多的存款也是你的,我绝对不要,我只带走我的衣物。
                                                                                               曾经爱你现在恨你的
                                                                                                                    温舒雅
       温舒雅一边写、一边哭,她的泪水滴在纸上,有的地方字迹已经模糊了。

       第二天她偷偷地进了主任办公室,把这封信折叠得很小,压在水杯底下。
       庄重每逢手术回来之后,一进办公室就喝水,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温舒雅这些年来,一直充当了他的勤务员,每到庄重进了手术室,只要她能挤出时间,都给他凉一杯白开水。温舒雅这次也没例外,把水倒满,悄悄离开了。她现在还不想让其他同事知道他俩感情危机之事。
      庄重出了手术室,急急忙忙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起杯子一饮而尽,喝完他才意识到温舒雅来过。四天了,前三天杯子里都没水,可是今天温舒雅又给他凉水了,他非常高兴,暗自欢喜:“还是老婆好呀!她想通了,一定想通了!今天晚上我就可以回家了。”
      可是他放杯子时,突然发现桌子上的信,他打开一看顿时心凉了,彻底凉了,原来温舒雅是主意以定,决心离婚。他不禁转喜为悲,暗暗叫苦:“这洪氏姐妹害得我好惨啊!”
       晚上他没有去食堂吃饭,护士长经过主任办公室一看开着灯,就敲敲门,进来问:“主任怎么还没回家呢?今天晚上没有危重患者,早点回去休息吧!”
       庄重说:“我今天很累,想歇歇,一会儿就走。”他往家打电话,想和温舒雅好好谈谈,可是怎么也打不通,打她的手机,她也不接。他心情特别沉重,洪氏姐妹无尽无休地纠缠把他搞得焦头烂额,温舒雅的冷战让他措手不及。双管齐下,使他内忧外困。
      他的确是承受不了啦,他想找个人诉诉苦,可是这么晚了找谁呢?平时科里的同事们对他总是毕恭毕敬,没有特别贴心的铁哥们儿。他想了半天,想到了茉莉。这是他唯一能谈心里话的人。于是他给茉莉打了电话:“茉莉,你如果方便,我想找你谈个事,能不能出来一下?”
      茉莉对王硕挤了一下眼睛,捂住话筒小声说:“庄重。”回过头来问庄重:“什么事?你说。我有空,到哪?啊啊!好好!我就去。”茉莉放下电话告诉王硕:“赶快换衣服,庄重约我去一趟,走!我们一起去!”
      王硕说:“庄重约你也没约我,我去多不好。”茉莉笑了一笑,弹了王硕一个脑瓜崩:“又说混话!我们不是说过吗?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邀请我,就等于邀请你。别废话,跟我走,保证是洪媚娇的事,我们给他参谋参谋,出出主意。”
      他俩应邀到了一个小饭店,服务员领他们走进一个小包间,庄重早已等在那里。他一看茉莉带着王硕来了,心里一震:“糟了,本想和茉莉好好谈谈,诉诉苦,可是王硕来了,什么都不能说了。”但是他又不能露出不悦,勉强做出笑脸迎接。
      心直口快的茉莉,开门见山地说:“庄主任,你有什么话尽管说,王硕也不是外人,你们也是老朋友了。况且他也知道了洪媚娇的事了。我让他来就是我们共同想想办法,他比我聪明,让他帮着出出主意。”
庄重心里不悦:“这个茉莉也太不够朋友了,我嘱咐她不让她告诉王硕,可是她偏偏告诉了。”他出现了尴尬的神情。
      精明的王硕看出来了,就解释道:“庄主任,您别介意,我和茉莉婚前有个约定:结婚后,两人都不会再有秘密,不论是家里的事,还是外面事,一律公开,一切透明。所以您和茉莉谈的事,回家她就告诉我了。我们为您摊上这个事,很担心,也愤愤不平。早就应该见见您,帮着出出主意。今天正好您有时间,我们就好好研究研究,到底应该怎么办?”
     庄重一看茉莉两口子真心诚意,也就没有顾虑了,他为有这样的知心朋友感到欣慰。于是他把事件的前前后后又细细地学说一遍,并且讲了温舒雅决心离婚的事,还把温舒雅的信递给茉莉看。
     茉莉看了很震惊,她以为温舒雅知道真相之后能和庄重共同对付洪氏俩姐妹,没想到她不仅不同情庄重、不理解庄重,反而火上浇油,激化矛盾。所以她对温舒雅的决定和态度极其反感,顺口说:“这可应验了那个俗语:‘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温大夫也太不重义气了。”
      王硕打断了茉莉的话:“话不能这样说,俗话说:旁观者清,当事者迷 。如果你遇到这事也可能别不过来劲。只有把真相搞个水落石出,温大夫一定会翻然悔悟,一定会改变主意的。”
      庄重说:“关键是如何才能弄清真相?我和她谈,她一点不信,她的理论是:‘洪媚娇没有真凭实据,绝对不敢这样嚣张。绝对不敢到医院家属大院大作大闹、大喊大叫。’我估计可能洪媚娇把照片给她了,不然她不会下这么大的狠心。多年来她一直深深地爱着我,她能提出离婚,一定非常痛苦。”
      茉莉说:“温大夫是位自尊心很强的人,而且做事从来不优柔寡断,不拖泥带水。我住院那几个月,最了解温大夫的为人和个性。她现在不会再怀疑我了,我想好好和她谈谈,做做她的思想工作,也许会把她拉回来的。”“不行,她最清楚咱俩过去的关系,你一出面,她会认为我搬来老恋人来做说客,反而会使问题更复杂了。”庄重否决了这个办法。
      王硕说:“要么我去和她谈,试试看。”庄重极力反对:“更不行,她是爱面子胜于爱生命的人,如若她知道外人知道这个丑闻,她都能自杀。”
      王硕说:“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报案,如果公安部门把这个诈骗案搞得水落石出,温大夫一定会心服口服。”
      茉莉和王硕反反复复动员庄重报案,他们从各个方面分析报案与不报案的利弊和有关的具体问题。庄重终于被这对好心的夫妻俩说服了,决定报案。
      庄重问王硕:“我不懂,温舒雅曾经误认为茉莉是插足的第三者,曾经和你们亲自面谈,为什么,你就不信?为什么你们就没有因此闹矛盾、闹离婚呢?”
      王硕说:“其实这个问题非常简单,是因为我们非常信任。保住婚姻的秘诀就是信任。真正相爱的人,必须彼此坦诚、终于对方,一切透明,不隐瞒任何事情,如果说一句谎话就会拿一百句来打圆场,在这一百句中,势必要漏洞百出,这样只会造成彼此怀疑、戒备、猜忌。久而久之,两人的关系就会出现裂缝,其结果会导致分道扬镳。”茉莉说:“如果洪媚娇设计陷阱,拉你去她家,你回来把事情的前前后后的全部经过毫不隐瞒地告诉温大夫,然后两人共同想办法,就不至于出现今天这样的后果。”
      庄重说:“可是现在说什么也来不及了。我很后悔。其实舒雅对我非常好。结婚后,我觉得我好想孩子找到了妈妈,她对我无微不至地照顾,体贴。她温柔娴淑、诚恳热情。我很珍惜我们婚后的生活。可是这两个妖女,轻而易举地破坏了我在舒雅心目中的高大完美形象,成为十恶不赦的大坏蛋。现在我也想通了,不管产生什么不良后果,为了保住我和舒雅的婚姻,我宁愿孤注一掷,去公安局报案。”王硕说:“事不迟疑,我俩陪您去,给你加加油、壮壮胆、做做补充。”
      说完吃完,结了帐,三人一起开车去了公安局。


49928865f849bbd89b86e742d0bcedf.png

升级   10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欣赏,问好祝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温舒雅稍有动摇,认为庄重说的也在理,可是她仍不能否认洪媚娇说的事情,所以她仍坚持丈夫有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夫妻之间因彼此信任,不应猜疑,特别是女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82.6%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6-14 16:33
夫妻之间因彼此信任,不应猜疑,特别是女方。

言之有理!我的这部小说这个部分,就是通过夫妻失和后两种不同的做法,得出两种截然相反的结论:分——悲剧;和——喜剧。通过故事,为年轻人提供点经验教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丰富,情节跌宕起伏。欣赏。期待后续转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推己及人,皆当反思。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常是;设身处地、感同身受,难矣;有爱有情,亦有智慧看得通透,还有能力和胆识把握生活,更难。欣赏,期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82.6%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安歌 发表于 2018-6-14 21:04
推己及人,皆当反思。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常是;设身处地、感同身受,难矣;有爱有情,亦有智慧看得通透, ...

您的点评实在太精彩了!饱含深刻的哲理。细细品读受益匪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男人太帅和女人太美,都未必幸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82.6%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莲花王子 发表于 2018-6-15 07:44
男人太帅和女人太美,都未必幸福。

言之有理!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衷心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6-21 10:55 , Processed in 0.468750 second(s), 1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