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2|回复: 4

[百强作家] 茉莉花第八卷(61)(62)

[复制链接]

升级   95.4%

发表于 2018-6-13 08: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神秘老太 于 2018-6-13 09:12 编辑

           第六十一章、田茉莉设计破鬼案


      王硕和茉莉万万没有想到,庄重家神神秘秘的闹鬼案竟和自家有牵连,茉莉被冤枉总觉得愤愤不平。她还想和温舒雅好好说道说道。王硕说:“这么大的事,放在谁的身上也受不了,事出有因查无实据,咱们人正不怕影歪。你就别生气了,想想以前的事,咱就别把她当仇人了。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帮帮他们的忙,把这事弄清楚,咱自己也脱了干系。”
      茉莉对王硕讲了洪媚娇纠缠庄重的事 ,王硕说:“我觉得闹鬼和她好像有点关系。你在模特队里侧面了解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假如这事真是她干的,对这样品行恶劣的人,咱们绝对不能手软,一定要开除。”

      聪明的茉莉开始注意观察洪媚娇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她为了探听洪媚娇的虚实,用了引蛇出洞的策略。
      一天,练完功休息,茉莉破例把大家叫到一起,她说:“今天大家都很累了,我们玩个游戏放松放松,大家同不同意?”
        “什么游戏?田老师,您快说。” 队员都对游戏感兴趣。茉莉说:“大家都过来,围成一个圈,由一个人进到圈里讲个鬼故事,如果有五个以上的人因为害怕而尖叫,你就是胜利者。就可以任意点名叫到下一位到圈里来讲鬼故事。如果你讲完没人害怕,甚至是引起哄堂大笑,你就是失败者,罚你唱一支歌。”
      大家鼓掌支持:“田老师这个点子太好了,太好玩了!老师,您点名, 叫到谁谁讲。”茉莉说:“我看还是自愿吧!谁先来?”  
      队员们纷纷举手,茉莉说:“陆丽娜 ,你先来。”小陆腼腆地走到圈里,清了清嗓,故意放慢语速:“ 有一天我回家,我家住在25楼,当我刚要走进电梯,一个帅小伙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犹豫不决。我说:‘你是进还是出?’他没有回答就走进来了。他按了26。到12楼时,上来一个老者。 我问:‘大爷,您到几楼?’他说:‘我到26楼。’我说:‘正好这位先生也到26楼 。’老人问:‘谁呀?你说的是谁呀?’我说:‘他呀!’可是一回头,却不见那个帅小伙了。’当时可把我吓懵了。我明明和他一起上的电梯,肩并肩站在一起,中途电梯也没停,他怎么就没了呢?”大家起哄:“你瞎编的,一点不可怕。”小赵说:“因为你暗恋大帅哥,出现的幻觉,希望乘电梯时能碰到他。”
陆丽娜说:“晚上我看电视,新闻里有一条报道:‘浩天小区58栋住户王某某,昨天夜里。因醉驾出车祸,抢救无效死亡。’我一看,这不是和我一起乘电梯的大帅哥吗?我真是后怕,觉得头发都立起来了。第二天我上班时又碰到了那个老大爷。我好奇地问他:‘大爷,你们那楼昨天有人出车祸了吗?’大爷说”‘嗨,可惜那孩子,什么都好,就是爱喝酒,昨天晚上和几个哥们去饭店,大家灌他喝不少酒,他还开车,结果出了车祸。年轻轻的因酒丧了命。太可惜了!’
       大家起哄:“不太吓人,只有一个人尖叫,唱歌!唱歌!”
       陆丽娜唱完歌,点王晓红。王晓红亮开大嗓门开始讲了:“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出租车司机老刘遇到一老一少两个女人打车,按着她们指的路线,司机一直把车开到郊外,走了很长时间老太太说:‘到了!’她掏出一大把钱,说声:‘不用找了!’司机连说:‘谢谢!’就开车往回返,可是开了好几个小时,还是看不到市里的路灯。他开车累了,就在车里睡着了。
醒来一看,这哪里是公路?而是公墓。他觉得很奇怪,就只得把车开出墓地。在路上,他饿了,到路旁的小卖店去卖吃的,一掏钱,当时把他吓懵了,原来昨天那两个女人哪里给的是钱,而是一堆纸灰,还有没烧完的冥币一角。”大家听完只是抽了一冷口气,没人尖叫又失败了。
       第三个人是外号叫胡大胆的漂亮妞,她说:“我讲的这个故事有点黄,可别说我讲黄段子呀。”茉莉说:“如果真黄,你就别讲了。”胡大胆说:“我讲讲看,如果大家都认为黄,我就刹车。话说有一个贪官,吃喝嫖赌骗五毒俱全,有一天他要去嫖娼,不敢在市里,就让他的司机把他拉到郊外,因为他听说那里有个红灯区。他到了那里,果然看到一排小屋,各个门前红灯高挂,美女如云,他看得直淌口水。他怕司机多嘴,就把司机先打发回去了,自己留下猎艳。他挑来选去,找到一个绝色佳人,只见她樱桃小口柳叶眉,杨柳细腰大长腿,肌肤晶莹剔透像凝脂,莺声燕语娇滴滴。吃完喝完,他们上了床。这个狗官不知不觉地昏昏沉沉地睡着了。他在梦中觉得憋闷得很,越来越上不来气,一下子憋醒了。一睁眼睛,他‘妈呀’一声,差点昏过去,原来他躺在墓穴里。身上趴着一副骷髅骨。”
      有三个人尖叫,又没通过。茉莉一看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白搭功。她为了试探闹鬼之事到底是不是洪媚娇干的?就站起来说:“我看休息时间快过了,我选一位表达能力最强的人给咱们讲一个好不好?”“好好好!田老师最有眼力,您是伯乐,您挑吧!”茉莉说:“我说洪媚娇一定会讲得惊心动魄,惊恐万分。全体尖叫。”姑娘们热烈鼓掌,表示赞同。
      虚荣心极强的洪媚娇,一看有了表现的机会,就骄傲地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坐绉了衣服,往后捋了捋头发,站在圈里,压低声音,制造恐怖气氛:“这是一个万籁俱寂的冬夜,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还没有睡,等她那夜不归宿的丈夫。她突然听到壁柜里唏唏唰唰地响了,然后柜门忽地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黑袍的无头女尸。这个女尸正悄无声息地向女主人走去,一步、两步、三步……慢慢向女主人靠近。女主人只觉得脖子后面一阵凉风袭来,她一回头,看见那无头女尸伸出她那长着长长的尖利指甲的、骨瘦如柴的双手,正伸向这个女人的脖子掐去……”
      茉莉偷偷用手机全部录下了这个鬼故事,她完全明白了,在温舒雅家闹的鬼,就是洪媚娇,她极力控制自己的激动,没想到自己能轻而易举地破了这个疑案。她非常高兴,因为找到闹事的鬼,就会还给自己一个清白。


      下班后,茉莉兴奋地把王硕按在沙发上,笑嘻嘻地说:“老公,你听!”她打开手机,放出洪媚娇讲故事的录音。王硕惊奇地问:“这不是温大夫说的那个鬼故事吗?你在哪弄来的?”茉莉异常自豪地说:“这是神探田茉莉,巧计诱鬼上圈套,轻而易举破了庄家闹鬼案。”接着她详详细细地告诉王硕她用巧计,揪出洪媚娇这个女鬼的全过程。
      王硕非常佩服茉莉的聪明才智,把她搂在怀里,捧起她的脸,盯着她那会说话的大眼睛,兴奋地说:“我的小猫咪原来是黑猫警长,我得向公安局推荐你去当侦查员了。”
      茉莉说:“现在基本上弄明白了,我看我们应该把这个结果告诉温大夫。”王硕说:“我看现在还不行,温大夫一直怀疑你,我们这么说,恐怕她怀疑我们移花接木嫁祸于人。我看我们还是找庄主任谈谈吧。”茉莉找出庄重的名片,王硕立即给庄重打电话:“庄主任,我是茉莉爱人王硕,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想和您面谈,您能出来一下吗?我们在医院西侧的咖啡厅等您。”
      儒雅的好好先生一向是这样彬彬有礼,他说:“王总啊,我也正想找你和茉莉道歉呢?我听我爱人说她和你们夫妻有一次争吵,我想这一定是误会,正好我们好好谈谈。20分钟后,我们咖啡厅见。不见不散。”“好的,不见不散。”

      王硕立即开车到了咖啡厅,看来庄重已经在那里等候好久了。王硕开门见山把茉莉巧破鬼案的经过细细说了一遍。而庄重却没有一点惊喜的表现。他平淡的说:“我这些年只知道钻研业务,从来没在人际关系上下过功夫,从来没得罪过谁,可是还遭人暗算。真是人心叵测呀!”
      茉莉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您就是太善良了,以您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所以是谁对您暗放毒箭,您都一无所知。”
      王硕说:“我看我们报案吧!这个问题很严重,如果她再这样闹下去,温大夫会气疯的。”
      庄重连连说:“使不得,使不得!对于疯狗我们只有躲,千万不能和它死打乱拼,若是被牠反咬一口,得上狂犬病,就只能等死了。”
      王硕暗笑庄重的“躲避哲学”——这就是书呆子的悲哀。人家都骑你脖子上拉屎了,你还客客气气地点头躲开?真是可悲又可怜。可是王硕不能和他辩论,只有进一步想办法了。他说:“庄主任,要不,我们告诉温大夫真相,让她不必害怕,洪媚娇再来装神弄鬼就揭露她的真面目。问她到底要干什么?”
      庄重仍然不同意告诉温舒雅真相,他说:“温舒雅已经被闹鬼事件吓得魂飞魄散,不能再接电话了。我尽量下班后回家陪她,我如果有急诊手术,就让她把电话拔掉,门铃我也拿掉了电池。只要夜里她不接电话,听不到铃声,就不会胆战心惊了。我先不告诉闹鬼与洪媚娇有关,因为这毕竟没经过证实,只不过你们是根据那个鬼故事进行的逻辑推理。万一不是那么回事,反而会使问题更复杂了。洪媚娇讲的鬼故事,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现在网上的鬼故事比比皆是,多得很。万一是巧合,咱们反倒弄巧成拙了。”听到这里,茉莉有些压不住火力,她说:“这么说我录的这段话,是我做虚弄假搞来的假证了?”
      庄重不好意思的说:“茉莉,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在温舒雅精神有些失控,我怕她再胡思乱想,弄得节外生枝,反倒使事件更加复杂。我现在已经被这件事搞得焦头烂额,内忧外困,请理解我的难处。”
      王硕看庄重对他们的调查结果并不感兴趣,就暗示茉莉不要再说了。茉莉也被庄重这反常的态度弄懵了,只得到此为止。
      王硕、茉莉乘兴而去败兴而归。茉莉破鬼案的兴奋心情被庄重这一番话,给一扫而光。茉莉主张把这事直接告诉温舒雅,可是王硕提出异议:“因为你是当事人,你把录音拿出来反倒对你不利。我们不如先撂一撂,顺其自然,听其发展吧。”

      认死理的茉莉,非要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不可,她回到家里,打开电脑,连夜查了几百条鬼故事,也没找到洪媚娇讲的那个内容。她深信不疑,可以完全肯定此事就是洪媚娇干的。不过令她疑惑不解的是庄重为什么要横拦竖挡,不要扩大事态,难道这里还有什么隐情?
      凡事都认真的茉莉,有一股凿死铆的韧劲,她不甘心就此罢休。于是,第二天,她背着王硕给庄重打了电话:“阿重,我们是老朋友了,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告诉我好吗?也许我会帮上你的忙。”庄重听到茉莉叫他“阿重“,百感交集,激动万分,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郁闷心情,忍不住脱口而出:“茉莉,我有苦衷,实在无处倾诉,你如果一定要知道,我们找个机会,我详详细细跟你谈一谈。”“好吧,你定时间、地点,我们见面谈,如果你怕温大夫怀疑,我带王硕去。”庄重立即反驳:“不不不!千万别带他来,这件事,我只能和你一个人说。”

      两天以后——在一个远离医院的郊区小饭馆,两人如期而至。茉莉看得出来,庄重好像还化了妆,穿个大羽绒服,把连衣帽戴得严严实实,而且还戴个大墨镜。开始茉莉都没有认出他来。当他们走进同一个预先定的包间时,庄重摘下帽子,茉莉才看清这个怪怪打扮的人原来就是庄重。她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开了一个玩笑:“怎么?地下工作者秘密接头哇?联络暗号照旧。”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她好像又回到了六年前。
      庄重却一脸严肃,他心情沉重地说:“茉莉,这件天上掉下来的事,简直要把我逼疯了,我找不到一个人可以听我倾诉,可以给我出出主意。我今天和你说说,请你给我想想办法,不然的话,要把我逼疯的。”茉莉看他痛苦万分的样子,立即收起了笑容,同情地说:“阿重,我们毕竟是好朋友,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就一定尽力而为。”
      万万没有想到庄重讲了一个令茉莉大吃一惊的、振聋发聩的秘密。



      第六十二章、好人难躲美人计


      庄重心情极其沉痛地讲了自己落入陷阱的悲惨遭遇,真是触目惊心。原来从不研究人际关系的他,被人家牵着鼻子走,最后掉进人家设的陷阱。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洪媚娇手术后到医院闹事,庄重出面处理。这个花心的拜金女,一下子发现庄重就是她寻寻觅觅已久的猎物。他是千载难逢的超级帅哥,有才有貌、有钱有名。洪媚娇认为依仗她那婀娜多姿身材、千娇百媚的脸蛋、柔柔甜甜的声音,一定会讨得庄重的喜欢。以往的经验告诉她,男人没有不爱美人的。科学家研究过,男人在美女面前,荷尔蒙会急剧增加。因此她便满怀信心地向庄重发起攻势。她不放过任何机会对庄重进行靠近、接触、讨好、献媚、挑逗、诱惑、勾引。然而庄重对她却是视而不见,毫不动心。洪媚娇感到庄重是男人中的另类,因此,不得不巧施妙计诱骗庄重,可是三番五次试探都没得逞。最后她便用了一条毒计。

      圣诞之夜,洪媚娇在医院大楼外,守株待兔已经是第四天。她看到庄重从医院大楼走出来,欣喜若狂。庄重刚刚要上车,洪媚娇一把把他拽住,乞求道:“庄主任,您行行好吧,我有病了,自己来医院看病,现在这么晚了,我实在不敢自己回家,您就送我一程吧!求您了。”还没等庄重表态,她就飞快地打开车门,钻了进去,洋洋自得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她说:“我家在明珠小区,135栋,走创业大路。”
      一路上,洪媚娇有说有笑,娇滴滴地像唱歌似地,不厌其烦地介绍自己的家世和经历。她说:“我的父母都在美国定居(其实她的父母住在偏远的小山村),他俩都是医学博士(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我大学毕业后(其实初中没毕业)回国想要进娱乐圈,因为靠一张漂亮脸蛋和标准身材,进娱乐圈的美女都变成了大明星。我相信我的条件不比他们差,所以我认为我的理想一定会实现的……”
       洪媚娇磨磨叨叨宣扬自己的奋斗史,庄重一句也听不进去,一心快点开车,把她送到了事。
       洪媚娇终于到家了,她拉着庄重送她上楼:“庄主任,帮忙帮到底吧!我们那个楼声控灯坏了,楼道里可黑了,时常出现劫匪和色狼。您不能见死不救哇!”洪媚娇拖拖拉拉地把庄重拽上楼。她打开门,一股浓郁的香水味扑鼻而来。
      洪媚娇对着卫生间喊了一句:“姐,我回来了!”从卫生间走出一个和洪媚娇一模一样的大美女,只见她刚刚沐浴过。一条粉色浴巾只缠在下身,上身完全裸露,头上系着一条橘红色的纱手绢,头发上的水不住地往下滴。她看到妹妹领进一个男人,本能地往上提了提浴巾,盖住了前胸,却露出了白花花的大腿。
      对一个外科大夫来讲,女人的裸体司空见惯,他没有丝毫反映,转身要走。出浴女挽留:“既然上楼了,就再坐一会吧!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和媚娇是孪生姐妹,我叫洪艳娇,是省美术学院专职人体模特。我是媚娇的姐姐。”
      庄重点点头,一句话也没说。不一会,洪媚娇从餐厅里走出来,端一杯茶,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说:“您坐下歇一会儿,喝杯茶。”庄重着急要走,可是今天在手术室站了一下午,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心早点回家陪妻子。现在正渴,所以端起杯子一饮而尽,不大一会,他便昏昏沉沉睡着了。
      这姐俩心花怒放,第一步得逞了。一看庄重睡得很实,她俩就把庄重抬到卧室的床上,并且扒下了他的上衣,把被子只盖到肚脐,然后姐妹俩轮流以各种姿势给照相。最令人恶心的是,她们竟然一边一个,搂着庄重的脖子,自动拍了好几张艳照。
      一切顺利,姐俩坐在沙发上欣赏她们的杰作,她们首先把照片传到电脑里,然后下到U盘上。洪媚娇说:“我明天全部洗出来,然后按原定计划进行。”
      
      庄重醒来时,已经是清晨五点钟了,他一睁眼睛,惊呼起来:“怎么?这是哪里?我怎么睡在这里?”一看身边躺着的洪媚娇,心立刻狂跳起来,知道是中计了。
他急急忙忙穿好了衣服,大声骂道:“你真无耻、下流!”
      洪媚娇翻了个身,对庄重甜甜一笑:“亲爱的,你睡得好吗?”庄重狠狠地甩出一句:“无耻!下流!”他怒火万丈。两个女妖设计陷害他,他的确不能容忍。这时洪艳娇推门进来,不冷不热地说:“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亏得你还是个大博士、大专家!”
      庄重义愤填膺,他问:“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要陷害我?”这时洪艳娇把电脑打开,把昨晚拍的艳照全部用幻灯放了出来。庄重简直要气炸肺了,他不会骂人,他愤怒地把茶几上的茶杯向屏幕摔去,结果由于用了过猛甩偏了,而没有砸中。
      洪媚娇丑态百出地抱住庄重的脖子,贱声贱气地说:“大帅哥,别生气,生气很不好看呀!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庄重一把把她推了个大趔趄他吼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洪艳娇说:“我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你经常来陪我们玩玩。实话告诉你吧,我妹妹是花痴,自从看到你那天,就得了相思病,你把她害得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不吃减肥药,十天瘦了五斤。我还笑她太痴情。可是我  看到你以后,也深深地爱山了你,昨天晚上我俩商量好了,你每周来这四个晚上,两晚陪我,两晚陪媚娇。庄重气得喘不过起来,大喊:“流氓!卑鄙无耻!白日做梦!休想!”
       洪艳娇说:“你不从也行,只要拿钱来,就可以免除对你的纠缠。你们当外科大夫的,做手术就有红包,每个月的红包钱都比一般职工全年的工资都多。我们不多要,每月给我们5000元就行,如果你按月给嫌麻烦,一次性付清也行,25万。”
      “我从来没收过红包,我没25万。我又不欠你们的,凭什么给你们钱?这是敲诈!”庄重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洪媚娇嘿嘿一笑:“你一个晚上睡了我们姐俩,我们没告你强奸罪,就对你高抬贵手了,你掂量着办,是陪我们玩呢,还是给钱?限你三天内答复。如果超期不答复,我们就把昨天夜里的照片发到网上,把照片全部洗出来,寄到你们医院,还寄给你的老婆。你现在可以走了,三天后我们听信。记住,我们可是有照片作证的。”
      庄重听了两个妖女这番鬼话,全身的血液都好像凝固了,头脑里一片空白,他真的不知说什么好。没想到一夜之间,天上掉下来的横祸,把他折磨得痛不欲生。


      三天过去了,洪艳娇姐俩轮番来电话,要庄重的结论。紧接着家里连连闹鬼。庄重不敢和温舒雅说,怕她误会,也不敢向公安局报案,怕弄得不清不白反到丢人现眼。
      庄重对茉莉说:“这十几天来 我简直就像在油锅里煎熬着,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家闹鬼,一开始我就知道是洪家姐妹干的,可是我又不敢说。这可苦了舒雅,她一到晚上就一惊一乍的,总处在惊恐不安的状态。现在我已经决定了,花钱免灾。我这些年攒了点钱,舒雅不知道有这笔钱,我准备用这些钱把照片都买回来,销毁掉。”
       茉莉说:“我不同意你这样做,这是助纣为虐。还是向公安局报案吧。她们属于诈骗、敲诈勒索。”
         “可是我有口难辩,她们真的把照片发到网上,我可就惨了。一夜之间我就会成为万人唾骂的大淫贼。我是个最重事业和名誉的人,摊上这样的事,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方法解决。我甚至想自杀。你是我最信任的人,虽然我们的爱情无疾而终,但是我一直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我知道这事你也帮不上忙,可是我还是希望你知道事情的真相。一旦她们穷急生疯,抛出她们的杀手锏,我有口难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到那时,我希望你把真相披露出来,为我伸冤。茉莉。拜托了,我不能耽搁太久,我怕她们继续闹事,把舒雅吓坏了,我先走了。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连王硕你也不能告诉。”说完匆匆忙忙离开了饭店。

      庄重这个可怜的大专家,清清白白做人、老老实实做事,没想到灾祸从天而降,被两个无耻的妖女害得惶惶不可终日,随时都在等待恶运的降临。
      茉莉很同情他,但是又不知怎样才能解除他的烦恼和不幸。茉莉没有听从庄重不让告诉王硕的话,回到家里就把这事告诉给王硕。因为他们结婚时有言在先:俩人之间不再有秘密,一切透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必须向对方坦诚相告,共同解决家里外面的难题。
      王硕听了非常吃惊,没有想到洪媚娇无耻到了这个地步。他说:“这是个很大的诈骗案,必须报警。我们动员庄重报案吧!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树欲静而风不止,虽然午夜凶铃暂时停了几天,可是洪家俩姐妹并没有停止对庄重的威胁和恐吓,她们经常打电话,逼庄重选择他们的条件。一周过去了,庄重一直没有表态,他索性把家里的座机号和手机号全换了。这可激怒了这两个泼妇。她们装神弄鬼吓唬温舒雅的就是为了达到勒索钱财的目的,现在迟迟没有得逞,就孤注一掷了。

      她们一连三个晚上都到医院家属楼挨家挨户敲门,找庄主任。有时还在楼下喊:“庄重!你给我出来,你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再不出来,我可就不客气了。”闹得小区鸡犬不宁。大家以为是胸外科的医疗纠纷,因此没有一家告诉她们庄家的准确地址。温舒雅听到喊声,推了推垂头丧气的庄重:“又来喊了,你总躲着也不行呀!到底什么事?你出去跟她们谈谈,不要闹得四邻不得安宁。”庄重还是纹丝不动。温舒雅气坏了,披上衣服,要下楼,庄重说什么也不让她去。温舒雅无可奈何,坐在沙发上哭了起来。她说:“也不知你得罪谁了,这些天咱家接连出事,骚扰电话、午夜凶铃、半夜鬼敲门……现在竟然找上门来,大吵大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都说话呀!可真都急死人了!”
      不论温舒雅说什么,庄重就是不吱声。
       这两个疯女人,闹腾了好长时间,也没找到庄重家,就急忙打车去了医院。她们闯到医院胸外科疗区,说她们是庄重的亲戚,刚刚从外地来,找不到庄重的家,要值班护士帮忙,告诉她们庄重家的电话。这个好心的姑娘就把庄重家现在用的电话号告诉给这两位陌生女人。自以为做了一件好事,没成想,这却引出一场轩然大波。
微信图片_20180613081619.png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3 20:45:24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以为做了一件好事,没成想,这却引出一场轩然大波。

留下悬念,期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3 22: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茉莉很聪明。人物的个性,庄重等的尤为鲜明。不知该事如何解决的,期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5 07:3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精彩,情节曲折,欣赏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95.4%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08: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莲花王子 发表于 2018-6-15 07:37
文笔精彩,情节曲折,欣赏佳作,问好。

衷心感谢您的鼓励!过奖了,不好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6-23 06:50 , Processed in 0.406250 second(s), 1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