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0|回复: 4

[百强作家] 茉莉花第八卷无风起浪:(59)(60)

[复制链接]

升级   23.3%

发表于 2018-6-12 09:4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神秘老太 于 2018-6-12 09:56 编辑

      第八卷、无风起浪
     第五十九章、昔日恋人再相见

      茉莉上班以后,精神一直处在高度紧张状态。好不容易把为日本人准备的戏装展示会搞完,水浪花又失踪了。现在水浪花找回来啦,总算可以缓一口气了。
      她最近一段总感到前胸后背疼,浑身酸软,很疲乏。她怕与以前的手术有关系,就背着王硕自己到医院去复查。
      一天下午,她挂了胸外科的专家号,坐在候诊大厅里等了很长时间。当叫到她的时候,她急急忙忙走进诊室,刚刚坐到大夫面前,就愣住了。因为这位专家竟然是庄重。
       说心里话,庄重是她的救命恩人,她的大手术是庄重给做的,由庄重来复查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可是由于两人过去的关系,她一直害怕遇到庄重。
       现在坐在昔日的恋人面前,反倒觉得很尴尬,不知说什么才好。庄重看到茉莉之后,非常高兴,起身和茉莉亲切握手。屋里的小护士惊奇地看着他们那神圣的、威严的大主任,从来没有和女士这样亲近,无数的问号从她脑海里飞出来。她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们崇敬的大专家,笑了笑说:“对不起,我不知这位女士是您的熟人,让她在外面等了很久。”
      茉莉回过头,报以微笑:“没关系,庄主任患者多,熟人更得遵守规矩了。”
      庄重按常规必须给茉莉量血压、听心脏、看胸部刀口、叩诊胸腔,因此茉莉必须把上衣撩起来。虽然她在昏迷不醒时,在全裸的状态下,庄重给她做了八个小时的手术,可是现在她却不好意思把自己的上身露给昔日的恋人。她犹豫了好久,就是不好意思露出前胸。
      庄重不明其意,用一只手撩起她的上衣,茉莉突然满脸通红。没办法,这是常规检查。她只得硬着头皮挺着。可是庄重却没有丝毫窘态,因为凡是来找他会诊的患者,不论男女老少一律这样。他一边听一边问,细细地打听茉莉的不适。他说:“你出院后,应该定期检查。可是都快半年了,你才来。以后您可以随时随地给我打电话,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晚上下班后,我还可以到你家去给你检查。”庄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名片递给茉莉说,“我手机换号了,你有事打这个电话,家里的座机号还是那个。”
      庄重一边写病志,一边问:“你爱人小王好吗?他很忙吧?”茉莉点点头:“他很好,总是那样不得闲。”
      庄重抬头看看茉莉说:“你先去验个血、做个心电图。恐怕结果出来我们就下班了,我在这里等你,你不要着急。”

      茉莉的化验单出来的时候医院已经下班了,茉莉三步并作两步走,直奔三楼诊室。庄重已经脱掉白大褂,坐在椅子上等茉莉。庄重对小护士说:“小刘,下班了,你走吧!我等一个患者。”小刘走了,茉莉进来了。
      庄重看完化验单和心电图,高兴地笑了,他说:“茉莉,没什么事,各项检查都很正常,这我也就放心了。你的不适感觉是疲劳过度造成的,以后要劳逸结合,干工作不可超负荷,你毕竟是做过大手术的人,身体要紧,量力而行。”
      “谢谢庄主任!”茉莉站起来要走。庄重一把把她拉住:“茉莉,你别走,半年多没见了,我想和你好好聊聊了。你管我叫庄主任,我觉得非常别扭,还是叫我阿重吧。说实在的,我真的很想你,也不知为什么始终忘不了你。可是你已经结婚了,我也不能有非分之想,你放心,我绝不能破坏你的家庭。你住院时,我看到王硕对你那么好,我时时警告自己:绝对不能充当第三者、破坏你们夫妻关系。你可知道,在你住院那阶段,我天天看到你,又不能和你亲近,我是多么痛苦哇!”
      茉莉一直隐瞒那时她和王硕还不是夫妻的真相,她不愿意增加庄重的烦恼,就劝他说:“以前的事早已经过去了,我俩有缘无分,再说我们的差距那么大,我真的配不上你。时间不会倒流,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再想它了。我住院的时候,听大家说温舒雅大夫对你很好,现在怎么样?你们结婚了吗?”
       “嗨,别提了,她追我好多年,对我始终很好,时时处处照顾我这个单身汉。可是,我始终无动于衷。咱俩恋爱时,她知道后,自动疏远了我。可是你住院时,她知道你的丈夫是王硕,就又开始对我好了。我俩的事一波三折。本来都要结婚了,发生一件特殊的事,又推了好几个月,总算解除了误会,我们两个月前结婚了。但是结婚后,她始终心情压抑,闷闷不乐,有时一惊一乍的,晚上常常哭醒。我问她到底又为什么?她始终不肯说,人家都说‘家是温馨的港湾’,可是我结婚后从来没有这个感觉。我觉得我不该结婚,也许是因为我始终留恋咱俩在一起的日子吧?那时我们总是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可是由于我的自私,把你当做私有财产,才使你永远地离开了我,我非常后悔。但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庄重正说着,温舒雅突然推门进来,一看庄重面前坐个女的,便走到跟前看了看,冷冷地说::“原来是你!”茉莉站起来,高兴地去和温舒雅握手,温舒雅躲开了。茉莉很尴尬,说:“温大夫您好,今天我来复查,本来以为挂的您的号,可是却偏偏遇到了庄主任。”茉莉说的是心里话,因为她住院期间,温大夫是她的主治医生。
      温舒雅没有搭理茉莉,对庄重冷冷地说:“我以为你能和我一起回家呢,没想到你今天有约会,我先走了。”
      茉莉感到很奇怪,在她住院期间, 温大夫给她的印象极好:和蔼可亲、温文尔雅、善解人意,对患者关怀备至,对工作兢兢业业,从来没有这样冷冰冰的。茉莉撵到门口大声说:“温大夫,您不认识我了?我是田茉莉呀!”温舒雅嘟囔了一句:“不认识你?我扒皮认得你瓤。狐狸精!”虽然声音很小,但是茉莉听得清清楚楚,这无头无脑的话,让茉莉丈二和尚摸不到头。
      庄重看到温舒雅这不近人情的话,很不好意思,连连道歉:“最近她心情不好,我觉得她得了抑郁症,我想领她到心里咨询门诊看看。你别在意。”
      茉莉突然觉得庄重很可怜,因为她感到他们婚后的生活并不甜蜜,也谈不上幸福。于是她问:“你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和她好好谈谈,解开思想疙瘩就好了。”
      庄重说:我们结婚前发生一件事,温舒雅给一个得乳腺瘤的患者做手术,一切顺利。可是这个患者出院以后,不尊医嘱,回家就洗澡,结果刀口感染了。她非常不讲理,就赖温大夫手术做坏了,没完没了地到医院来闹,影响很不好。没有办法,我只得出面来解决。可是她得寸进尺,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却非要住院治疗不可。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必须让我每天亲自给她换药。听说这个人还是王硕公司的员工。”“她叫什么名字?”“好像是姓洪,叫——叫什么来着?啊,我想起来了,叫洪媚娇。”
        “原来是她呀,她是我们模特队的,她说是急腹症住院,怎么是乳腺瘤呢?”我听小温说:“她不敢和公司说是慢性病住院,怕领导不给假,因为她感到展示会压力太大,就谎称患急腹症住院。”
      庄重说:“这个人很卑鄙,也不知为什么,她就把我赖上了。只要我单独在办公室,她就假装有事,问这问那,对我纠缠不休。有一次我给她换药,她故意把裤子褪到下面,她的刀口在胸部,根本不用把裤子拉下去,我顺手给她提上来,她一把抓住我的手,丑态百出,进行挑逗。恬不知耻地说:‘大帅哥,我爱你,今天晚上我们去开房好吗?”
正好温舒雅进了换药室,洪媚娇看到有人进来大喊:‘非礼了!’然后打了我一个耳光。温舒雅看到我和洪美娇撕撕巴巴,又听到洪媚娇喊‘非礼’。生气地说了一声“卑鄙!”摔门就走了。
      从此以后温舒雅再也不搭理我了。我们的婚礼就没有按期举行。我无缘无故被这个疯女人陷害,科里、院里传得沸沸扬扬。我有口难言。可是这个无赖病好之后,还赖在医院不走。
      当时有个小护士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我和洪媚娇的对话,把真实情况告诉小温,我俩才解除误会。拖了两三个月我们才举行婚礼。”
后来温舒雅知道了真相,和庄重和好如初,如期举行了婚礼。然而这个疯女人并没让这对新婚夫妇安静下来。她几乎每天晚上打电话骚扰,如果是庄重接,她就没玩没了地表白她是如何如何地爱庄重。气得从来不会骂人的专家只会说:“你有病!病得不轻,你该到精神病院住院了!”
      有时温舒雅接电话,她就出口不逊,侮辱温大夫。她说:“人贵有自知之明,可是你堂堂高级知识分子,连这点基本常识都不懂。你搬块豆饼照照你那副尊容,要样没样,要形没形。你哪一点能配得上庄大专家?我都替他悲哀,搂着你这个丑八怪能睡着觉吗?”这样类似的恶毒语言屡见不鲜。每天晚上听到电话铃声,怕有急诊,又不敢不接,可是一接到这魔鬼的电话,两人就气得要死。过了一段时间洪媚娇就不在乱打电话了。



      第六十章、令人窒息的午夜凶铃

       静谧的冬夜是那样漫长。已近深夜,万籁俱寂。厚厚的金丝绒窗帘挡住了外面的夜景,隔绝了城市深夜偶尔发出的噪音。空旷的客厅里只有那布谷鸟的挂钟,每隔60分钟报一次时间。
这天是庄重的生日,温舒雅正好休班,她整整忙了一下午,做了很多庄重爱吃的菜,还买了一个生日大蛋糕,等丈夫回来。可是,庄重5点半钟打来电话,告诉她不要等他了,因为有急诊,他马上要进手手术室。这样的事经常有。温舒雅关掉了电视机,因为她实在不愿意看那些无聊的泡沫剧。为了消磨时间,她坐在软绵绵的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织着毛衣,等待夜归的丈夫。
      结婚后,只要庄重不回来,她都是这样等待着。外面稍有一点响动,她都会匆忙站起来,跑到门口透过门镜往外看。一看不是庄重,便扫兴地回来。一个晚上不知有多少次这样地跑来跑去。其实庄重有钥匙,根本不用她等着开门。
      这是一座7层楼,庄家住在3楼。因为没有电梯,十多户邻居都要在庄家门前上下楼。难免有人打夜班或者深夜有急事外出。这可苦了住在三楼的温舒雅。她像一位忠于职守的门卫,只要庄重有急诊手术,她都这样坚守着自己的岗位,聆听着丈夫上楼的脚步声。

      温舒雅坐在沙发上等丈夫回来,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布谷鸟报过十一点之后,她惊醒了,她又处在极度恐怖状态。她两眼死死地盯着秒针,看着它转了一圈又一圈。她焦急地盼望丈夫能在那可怕的零点前到家,因为她实在经不起午夜凶铃的恐吓。
      她盼望着,盼望着,盼望丈夫快快回来。她默默地祈求秒针慢慢地转,慢慢地转。她怕,她非常害怕!因为她已经要被这恐怖的电话吓破胆了,她的精神简直要崩溃了。
      12点,布谷鸟的报时话音未落,电话铃又响了。在这夜深人静之时,无休止的电话铃声格外刺耳。她不敢接,但是又不能不接,她怕万一庄重不回来,他会通知她不要等他了。于是她战战兢兢拿起话筒柔声细语地问:“喂,阿重吗?又不能回来了吗?”
      对方喘着粗气,尖声尖气、怪声怪调地说:“你的阿重被叼到狼窝了,一群母狼正在舔他的脸,抓他的肚皮,一会就把他开膛破肚,挖出他的心,抠出他的肝,拎出他的肠子,喂狼崽子。”说完立即把电话挂断了。
      温舒雅全身颤抖,手脚冰凉。
      这恐怖电话已经来有一周多了,每天夜里零点必来,一天都没有间断过。不过内容不重样,越来越吓人。尽管温舒雅是将近不惑之年的中年人,但是她从来也没遇到过这么恐怖的事情,一到夜里便心惊胆战。庄重在家,听到铃声就抢电话,但是对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只要温舒雅接电话,对方就传出极其恐怖的音乐,和沙哑的声音,说些不着边际的骇人听闻的话,有时讲鬼故事。因为每次庄重接,对方没有声音,庄重解释可能有人打错电话了。而温舒雅把电话的内容告诉庄重,庄重说她产生了幻觉,要不然就是她把电视里的声音和电话混淆了。

       过了一会儿,电话铃又响了,温舒雅认为这次肯定是庄重,因为12点的电话已经响过了。温舒雅声音在颤抖:“阿重,你什么时候回来?快点回来吧!我受不了啦。”
       电话里又响起极其恐怖的、震耳欲聋的音乐。之后,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你听,壁柜里嘻嘻唰唰地响了,柜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黑袍的无头女尸。你向那边瞧一瞧,她正向你走来。一步、两步、三步……她慢慢向你靠近。你没觉得有一阵凉风袭来吗?你看,她长长的、尖利的指甲,骨瘦如柴的双手,正伸向你的脖子。”
      温舒雅全身瑟瑟发抖,想要把电话挂断,可是一着急,却把免提键按下了,电话里的声音更大了,她不敢再去控制电话,因为一回头,就会看到壁柜,她怕看见那无头女尸向她走来。
      恐怖鬼故事还在继续:“ 她那长长的指甲抠进你的肉里,拉出一根粗粗的血管,插进她那无头的、血呼啦的脖腔。你仔细看看,你的血一回儿就流干了,她脖子里的血一回就灌满了,还咕嘟咕嘟往外冒。”
这时温舒雅已经瘫软得像一滩泥。她觉得透不过气来,好像真有一双骷髅的手,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使她透不过起来。

      又过了一个小时,突然门铃响了,温舒雅镇定了一下,考虑可能庄重回来了,她强迫自己站起来,艰难地向门口走去。门铃不住地响着。一种不祥之兆,突然让她后退几步,因为平时庄重回来,从不这样连续不断地按门铃。
       门铃一直在响着,温舒雅再次走到门口,从门镜向外望去,门镜不知被什么挡住了,什么也没看到,温舒雅回来刚刚坐下,门铃又响了,她一动不动,门铃仍然响个不停。在万籁俱寂的深夜,这声音格外刺耳。
       温舒雅认为这次可能是庄重回来了,再次到门口,从门镜往外一看,吓得“妈呀”一声坐在地上。借着微弱的声控灯光,她看到一个穿黑色长袍的、看不清脸的、披头散发的女人站在门前。紧接着,一串清脆的、急促的高跟鞋踏楼梯的声音,瞬间消失。
      温舒雅惊恐万状地等着丈夫的归来。快两点了,电话铃又响了,她再也没有勇气接电话了。大约过了20分钟,她听到外面又有动静了,她接受前几次的教训,再也不敢到门口。她想:“那个穿黑色长袍的女人现在正在门外,一会儿她就会破门而入,扑到我的身上,尖利的指甲抠进我的肉里,拽出我的血管……”温舒雅已经彻底崩溃了,她不敢再想下去了,听天由命吧!
      门铃又响了,温舒雅的心狂跳着,她四肢软绵绵的,再也没有精神和勇气站起来了。
      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温舒雅更加胆战心惊。这时她清清楚楚地听到隔壁的赵大爷的声音:“庄大夫,怎么了?”
       “对不起!赵大爷,大半夜的把您吵醒了。我往家打电话没人接,我开门钥匙插不进去,敲门没有反应,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温舒雅听到庄重的声音,踉踉跄跄走到门口,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门打开。庄重走进来,温舒雅像见到了救星一样,扑到丈夫怀里痛哭起来。庄重把妻子揽到怀里安慰道:“怎么了?舒雅,为什么打电话不接?敲门你不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别哭了,我不是回来了吗?谁让你找个拿手术刀的大夫了。”
       温舒雅泣不成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庄重。全身仍在发抖。
         “舒雅,你到底怎么了?你怕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今天我本来想早点回家过生日,可是还没等我走出大楼,就接到一个电话,告诉我,那个预约置换肝脏的肝癌患者的肝源已经空运来了,必须立即手术。这个手术可复杂了,在手术台上出现了意外,血压急剧下降,抢救了好几个小时。”
      温舒雅根本没听到庄重说什么,仍然陷入极度恐怖状态。过了好长时间,她才颠三倒四地介绍刚才发生的一切。
      
      第二天,一大早,就听到全楼的人都在嚷嚷,原来每家每户的防盗门的锁眼,不知用什么东西都堵死了。庄重恍然大悟,怪不得昨天夜里回家怎么也放不进钥匙,原来自家的锁眼也被堵死了。大家都气愤地说:“这是谁干的呢?真缺德,招谁惹谁了?”

       从此后,温舒雅更加惶恐不安。她胡乱猜想:“难道是庄重有外遇了?第三者故意吓我?”她突然想到那天在诊室看到庄重和茉莉亲切谈话。莫不是他俩旧情复燃?小妖精要千方百计把我吓走?没门!我怕你?好吧!既然如此挑衅,我也就豁出来了,谁怕谁?走着瞧!
      从此以后,庄重不在极特殊的情况下,不敢再晚回来了。午夜电话也销声匿迹了。可是温舒雅心中的谜团却没有解开。由于温舒雅胡乱猜疑,她和庄重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一向性格温柔的温舒雅,常常因为一点小事暴跳如雷。庄重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真的后悔结婚,他深深地感受到进入婚姻围城的困惑。

      温舒雅没有就此罢休,她要转守为攻,她在过去的患者住院登记表中找到田茉莉家属王硕的联系电话。她给王硕打电话,说医院约茉莉来院复查,她要了茉莉的手机号,说他俩自己约定复查时间。王硕感觉到温大夫很负责任,就连连道谢。
       他把这事告诉茉莉,茉莉突然担心起来,莫不是上次检查出了什么特殊情况?她等不及温舒雅给她打电话,就从王硕手机里调出温舒雅的电话。急急忙忙把电话打过去,客客气气地说:“温大夫,我太感谢您了,您对我这么负责任。是不是我出了什么问题?”温舒雅冷冷地说:“是的,你的确出了问题,而且病得不轻,我必须和你面谈。”
      当时茉莉和王硕都吓傻了,茉莉问:“您看我什么时候去见您?”温舒雅说:“现在,我在住院部后院的凉亭里等你。半个小时你能到吗?”“能到,能到!”
     王硕不放心,马上开车送茉莉到了医院。他们直接到后院凉亭,王硕觉得很奇怪,哪有医生在凉亭里给患者检查的呢?

      温舒雅姗姗来迟,看来她心情很沉重,她见到王硕有些犹豫,她说:“你怎么也来了呢?”王硕说:“接到您的电话,我非常不放心,怕有什么特殊情况,茉莉承受不了,我是来给她壮胆的。”温舒雅说:“也好,你的确该知道知道真相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三人坐在冰凉石凳上,茉莉由于紧张而感到很冷。王硕把外套脱下来,披在茉莉身上。
      温舒雅有些不怀好意地嘲讽:“想不到你爱人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还会做出那样对不起他的事?”茉莉惊奇地问:“温大夫,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不懂呢?”
      温舒雅清了清嗓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她详详细细地讲了他家闹鬼前前后后发生的所有事情。茉莉和王硕很吃惊,一遍又一遍追问细节,而且特别同情温舒雅的遭遇。
     王硕说:“温大夫,真想不到,您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摊上这么大的事?您救过茉莉的命,您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您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一定全力以赴的。”茉莉说:“真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奇怪的事,温大夫,您别怕!哪有什么鬼,一定是人干的!你需要我们干什么,我们一定尽力而为。”
      温舒雅冷冷一笑:“是呀,当时确实把我吓得死去活来,可是现在仔细分析起来,这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可怕的,这分明是有人为了达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装神弄鬼吓唬人。”
      王硕说:“我看,这应该报案,请公安部门协助破案。”
        “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一琢磨。家丑不可外扬,为了给老庄留一个面子,他毕竟是有名的外科专家。所以就把田茉莉小姐请来帮助解决。”温舒雅死死地盯着茉莉说。
      茉莉不解其意她问:“难道庄大夫那样的大好人也能干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吓唬自己的爱人?”
      温舒雅到底抛出重磅炸弹:“他不能,你能!我今天找你,就是让你高抬贵手,放了我们。”
       茉莉和王硕此时此刻张口结舌面红耳赤,想不到善良的温舒雅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王硕突然站起来,激动地说:“温大夫,您一定是误会了。我们和您没有深仇大恨,只有感激之情,报答还报答不过来呢,怎么会干出这样不道德的事呢?”
      温舒雅说:“难道你不知道他俩曾经是如胶似漆的恋人吗?”“那是好多年前的事,现在我们双方都结婚了,怎么到现在还翻老账呢?”茉莉被冤枉,情绪有些失控,情不自禁地放大了嗓门。
      温舒雅理直气壮:“我有证据,我家发生事的前一天,你还和庄重约会,如果不是我堵着,抓了现行,我也不会想到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是你干的。”
      王硕惊异地问:“怎么?你竟然和庄重幽会?还让人家抓了现行?”茉莉当时就气哭了:“岂有此理!我挂专家号复查,怎么是幽会?什么叫现行?在诊室庄大夫给我看化验结果是什么现行?我真不懂你们医院的规矩?我在受伤生命垂危之时,您日夜守护着我,我把您当做救命恩人,总想报答。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您捕风捉影、编造故事、诬赖好人,我现在改变了对您的看法,我觉得您连一般的常识都不懂,我觉得您很可怜!很可悲!我瞧不起您!走!王硕咱们不跟这愚昧无知的人再废话。”
      茉莉拉着王硕就要走,性格爆烈的茉莉哪受过这样的委屈,她怒火万丈,噼里啪啦把温舒雅一顿抢白,弄得温舒雅无言以对。
      善良的王硕真的不知茉莉到医院复查的事,但是他绝对相信茉莉和庄重绝不会旧情复燃,他们结婚后,俩人一直恩恩爱爱,非常珍惜的来不易的爱情。十四年的爱情长跑,使他们懂得这种情感的无比珍贵,所以温舒雅的话对王硕没有丝毫影响。他说:“茉莉,你不要着急上火,不必激动,我想温大夫一定是误会了。她和庄大夫都是咱家的大恩人,发生这么大的事咱们不能不管,这些事弄清楚了就都不生气了。看在咱们过去的交情上,共同把这个事搞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吧。”


5c3b9dd8a4b00ba79895bf2e16682a6副本.jpg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2 18: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个无奇不有的世界。爱情里出现怨恨、甚至破坏,生活中常见;刻意挑起事端、破坏他人感情,甚至以身体为诱饵、不顾廉耻以达到目之人也屡见不鲜。但愿真情永驻,光明长存!

作品跌宕之感目不暇接。赞赏!期待继续!问好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3.3%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8: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蓝雪花 发表于 2018-6-12 18:04
这是个无奇不有的世界。爱情里出现怨恨、甚至破坏,生活中常见;刻意挑起事端、破坏他人感情,甚至以身体为 ...

您的点评太精彩了!衷心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3 03: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心理描写很细腻,欣赏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3.3%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09: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莲花王子 发表于 2018-6-13 03:48
心理描写很细腻,欣赏佳作。

衷心感谢您在百忙中关注老太拙作!谢谢您的支持和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8-19 22:56 , Processed in 0.890625 second(s), 1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