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2|回复: 6

[百强作家] 有影无形的第三者第四部分:醉梦奇缘(八)

[复制链接]

升级   95.4%

发表于 2018-6-12 07: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神秘老太 于 2018-6-12 07:50 编辑

       八、俏丽红梅

     高美男和金光洁离婚后精神状态非常不好,繁重的工作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由于自责和想女儿,而心情极其烦躁,心里总是不痛快。从来不发脾气的老好人,突然间变成一位暴君。在排练中,不管谁出了一点差错,他都会暴跳如雷,没完没了地训人。
      回到家里,连饭也不愿意做,对付一碗方便面或者吃个面包、香肠就算一顿饭。屋里弄得乱七八糟,茶几上、写字台上、钢琴盖上到处都是方便面的纸筒,里面装满了烟头。屋里到处都有袜子、裤头、简直乱得让人目不忍睹。
      他现在吸烟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不管怎么忙,手里、或者嘴里总是离不开烟。当他要发脾气时,猛烈吸上几口烟,嗓门就会更高;当他和别人谈话时,不断地吸烟就会把自己的思维调整到他认为的最佳程度;当他回到家里坐在钢琴前面昏昏欲睡的时候,他就一支接着一支地吸烟。他觉得香烟能刺激他大脑细胞使之活跃起来;当他躺在床上不能入睡的时候,他还在不停地吸烟,烟魔会肆无忌惮地把他头脑仓库中的陈芝麻烂谷子翻腾起来,让他整夜不得安眠。
      高美男不仅吸烟而且酗酒,经常自己到楼下“仙客来”小酒店里喝得酩酊大醉。
      有一次醉倒在酒店,年轻的酒店老板娘刘红梅怎么也叫不醒他。又不知道他的家在哪儿?手机还没电了,显示不出来他的常用号。实在没有办法,刘红梅就和几个服务员把他拖到楼上自己房间,把他放到她卧室的大床上。自己在厅里的沙发上躺下休息。
      第二天高美男醒了,一看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屋里,环顾一下四周,这的确是一个女人的闺房,而且是个年轻女人的闺房。衣挂上全是非常时髦的女人衣服,墙上贴了很多男影星、男歌星的靓照。高美男非常疑惑。他还以为自己在梦中。
      刘红梅听到卧室有动静,急忙跑过来,大声吵嚷地:“哎呀呀!我的祖宗呀!你总算醒了,你可坑苦我了!昨天你醉得像个疯子。开始时大作大闹,摔盘子摔碗,把顾客都给我吓跑了。后来烂醉如泥,吐得一塌糊涂,叫不醒、拽不动、拉不走。我实在没办法,让服务员把你拖到我屋里。你像个死猪似的打一宿大呼噜,就像把拖拉机开进来一样。害得我一宿都没敢睡实着(东北方言,睡得很踏实的意思)。你看你!”刘红梅惊叫起来:“你!你都吐到我床上了!快快下来!快快!”
      听得张口结舌面红耳赤的高美男迅速地跳下床,刘红梅把床单拽下来,扔到卫生间的地上。高美男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刘老板,我最近心情不好,所以一喝就醉,敬请原谅!谢谢你!”
      刘红梅絮絮叨叨地说起没完:“告诉你吧!老帅哥!如果不是你常常来酒店的老主顾了,我非让人把你拖到大马路上不可!可是你这个财神爷,我还不忍心让你在大马路上让车压死,所以就拖到我的卧室。告诉你,我的这张床,可不是让男人躺的,你是个例外了。”
       “对不起!我实在抱歉,没想到会给您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昨天因为我给饭店造成的损失我全部偿赔。”高美男又恢复了他那唯唯诺诺地本色,不住地道歉。
      刘红梅一阵狂笑:“你赔?你赔偿得起吗?一个单身女人,夜里床上睡个老帅哥,人家得怎么想?我就是长一百八十张嘴,也说不清,现在我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说什么都晚了,你能赔得起我的名声吗?”
      高美男听到这番话,吓得汗立刻就淌下来了。他马上从裤兜里掏出香烟点着了,叼在嘴上猛烈地吸了起来。这是他的老习惯,每当他心乱如麻的时候,他要立即点起香烟。他分析刘红梅的潜台词,感到很可怕。她原来是单身,没有丈夫?是不是设的一计,在我酒里吓了药,想要讹上我?这个女人不寻常,我可绝对不是她的对手,三十六计走为上。于是他说:“刘老板,实在对不起!今天我还要上班,我得走了。关于赔偿的事,我下班以后,把钱送过来!
      “哼哼!你以为我要讹你吗?我刘红梅还没有那么小气,既然我想管你,我就豁出来了。人嘴两扇皮,一张一合随便说,我要是怕这个,早就自杀了。说实在的,你常常来我这酒店,一个人闷头喝酒,我知道你一定有不开心的事。你别看我一天到晚呼号喊叫、大大咧咧地、泼泼辣辣的,可是我心肠软,看不了谁受委屈。说句文明话,就是同情弱者吧!既然我管你了,我就不怕别人瞎巴巴(指造谣生事),什么我都能豁出来,你也别往心里去。现在快到八点了,可能你也快到上班时间,我到楼下给你拿点吃的,吃完了你再走。”
      高美男说:“我实不好意思再麻烦您了,昨天晚上喝多了,现在还很难受,我现在什么也吃不下去。”高美男一边说着,一边找鞋,穿上鞋就往外走。刘红梅把他拉回来,拽到卫生间,扔给他一条白毛巾,笑着说:“看看你这个人可真怪,连脸都不洗就出门,也不怕人笑话?”
      高美男还以微微一笑,走进卫生间,刘红梅随后送来一个没起封的牙刷和纸杯,说:“好好刷刷牙,昨晚吐得满口酒味。”
      高美男觉得这个平时大大咧咧、心直口快的老板娘,心还挺细的,想得很周到。
      高美男洗漱完毕谢过老板娘就急匆匆地走了。
  
      喜不双降祸不单行,高美男离婚不久老爸爸患重病去世了。他回老家奔丧之后,把老妈接到他家。妈妈快七十岁的人了,身体不太好,患心脏病和肺气肿,整天又咳嗽又喘。美男是个大孝子,因为老妈来,怕妈妈呛着,他         再也不敢到处抽烟了。一来烟瘾,就跑到琴房,关起门来抽个够。
      姐姐鄢海花,自从妈妈来到弟弟家之后,也常常来。这个冷清清的家 突然也显得有了生气。美男的情绪也相应地好起来了。美男什么也不让妈妈干。老妈经常趁美男上班的时候,一点点地把屋子收拾干净了。家也像个家样了。

      有一天美男忍不住又到仙客来酒店去喝酒,到底又醉了。他踉踉跄跄地往出走,刘红梅跑到跟前来扶他,让他稳定一会再走,他舌头都有点硬了:“不行啊!我老妈在家等我,我要不回去,她该着急了。”刘红梅不放心,就搀着他把他送回家。
      老太太看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把儿子架回来,吓了一大跳,急忙问:“咋了?咋了?”“阿姨,您别着急。鄢先生在我们酒店喝醉了,我把他送回来了。”
      美男妈妈仔仔细细端详着刘红梅,小心翼翼地问:“你是海仁的女朋友吧?”
        “不不不!”刘红梅急忙解释不是,“鄢先生常去我们酒店,所以比较熟了,我怕他自己回来出事,就把他送回来了。”
        “你真是一个好心肠的姑娘,谢谢你了!谢谢你!”老太太非常感激这位漂亮的好心姑娘。
       刘红梅看看屋子问道:“嫂子没在家?上班去了?”
        “咳,不怕你笑话,他们分居好几年了,现在到底还是离了。刘红梅心里一震:“原来他也是单身呀!”
       其实她早已想到这个问题,一个大男人,下班以后,不在家陪着老婆孩儿,自己总到外面和闷酒,能是正常现象吗?她多多少少知道高美男的一点信息,知道他是百花歌舞团的,具体干什么可不知道。
       有一天高美男在酒店喝酒,一个帅小伙匆匆忙忙来找他,一进屋就喊:“鄢老师,团长找你有急事,给你打了好多遍电话你都不接。有人告诉我你在仙客来,我就跑来找你。”
       在他们出门时,刘红梅好奇地问:“你们是部队的吗?”“不是。”“那怎么说团长找他呢?”“哦,我们是歌舞团的。”“哦,原来如此。”
       另外对美男刘红梅还有一个谜,就是他到底姓什么?因为他喝醉了,又作又闹,服务员去劝阻,他常常喊:“我鄢海仁怕过谁?想在我鄢海仁头上动土你还嫩点。”
可是有一次他碰到一位熟人却管他叫高美男。
      刘红梅对这位谜一样的老帅哥,既熟悉又陌生,这次来到他家,才知道他是个离异的单身汉,情不自禁地想知道他的更多的信息。于是帮助鄢妈妈把美男安顿好了之后,就主动和这位和蔼可亲的老妈妈攀谈起来。
      鄢妈妈问姑娘:“你今年多大了?”“二十三岁。”“不像,好像不到二十岁。家是本市的吗?”“我家在外县,十八岁的时候就来到本市打工,一晃五年了。”“结婚了吗?”
      刘红梅的脸呼地红了,这是她最不愿意涉及的问题,如果说没结过婚,可是她被赵劲皓包养多年,已经做过多次人流了。可是说结婚了吧!她又说不出她的丈夫是谁?因此她想了一会说:“我也是离婚的。”“没有孩子吗?”“没有。”“得亏没有,有了孩子两人一离婚,孩子不是没爹就是没妈的,多可怜。”
      刘红梅不敢再唠这个问题了,急忙转移话题:“阿姨,您退休前是做什么工作的?”“当老师的,海仁他爸爸也是老师,他是教音乐的,我是教语文的。所以我们海仁从小就喜欢唱歌,又喜欢看书,作文也非常好,在小学和中学始终是好学生,考大学依着我想让他考中文系,可是他爸爸偏偏让他考音乐学院,开始学声乐,后来又学作曲了。
       “啊,原来是这样啊?鄢大哥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作曲家。”老太太说起儿子就滔滔不绝:“他从小就爱自编自唱。现在是百花歌舞团的导演、指挥、作曲、编剧又是演员。”鄢妈妈喜欢这个美丽、开朗又大方的好姑娘。情不自禁地夸起了儿子,其目的昭然若揭。
       “鄢大哥工作这么好,他为什么总不开心,总是借酒浇愁呢?”刘红梅真的想把这些问题弄明白,她的确觉得这个老帅哥是个谜,她在不知不觉中对他很感兴趣。所以她有意识地探听一下鄢海仁的底细。
      老妈妈非常同情儿子的不幸遭遇,他说:“我们海仁,可不像现在的年轻人。他从小就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不像现在的小孩子,人不大就搞恋爱。二十四、五岁才结婚,可是不到半年就离了。开始我家人都觉得奇怪,他俩好好地为什么要离婚呢?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我们海仁抽烟,那闺女有烟草过敏症。”“哎呀,那太可惜了!”刘红梅非常惋惜,很同情鄢海仁的不幸遭遇。
      鄢妈妈接着说:“我们海仁可不是那朝秦暮楚、见异思迁的花花公子。第二次结婚,两口子可好了,可是有了孩子以后,也是因为他抽烟,媳妇和孩子回老家了。现在人家是个大影视公司的第二把手,又是出名的影视剧演员,家在南方,根本回不来了,年轻轻地也不能永远分居,前两个月到底办了离婚手续。你说他心情能好吗?能不想孩子吗?”
      刘红梅说 :“鄢大哥年岁也不大,再找一个吧!找一个能和他白头偕老的,对他真心实意好的,他的精神就会好起来的。”
       “姑娘,你想想,谁家的好姑娘愿意找个三婚的?就凭我们海仁的条件,找个一般人他能干吗?我每次和他谈起这个问题,他说这辈子都不想再找了,因为前两次失败的婚姻,把他伤得太重了。我觉得他患上了婚姻恐惧症。”
      刘红梅这次和鄢老太太的谈话,把她刚刚平静不久的心又搅乱了。她是个非常能干、非常聪明的好姑娘。高中毕业以后来到这个大城市打工,因为她嗓子非常好,被朋友介绍到一家歌厅唱歌。房地产大亨赵劲皓天天去给她捧场,小费也给的多,天长日久,赵劲皓得寸进尺就把她包养下来。一个农村姑娘,一步登天,她虽然和比他大25岁的中年大叔在一起,因为物质生活的优越,也没感到委屈。可是被赵劲皓的妻子发现以后,刘红梅受到多次侮辱,为了息事宁人,赵劲皓给了刘红梅一笔钱,兑下这个小酒店,两人就彻底分手了。

      刘红梅的仙客来酒店虽然不大,生意红火,收入不少,自给自足,她过得很潇洒。不过她再也不敢接触感情问题了。自从鄢海仁的不断光顾,她在不知不觉中,留意这个超级美男,可是也就是打个招呼,送给个微笑。而这个冰雪老帅哥似乎熟视无睹,没有一点反应。即使那天酒醉后在刘红梅家留了一宿,但是他没有丝毫的非分之想。只是当他去送赔偿费事时,刘红梅百般不要,两人推来让去的,最后刘红梅急眼了,放开喉咙吵起来,说鄢海仁瞧不起她,把她当做唯利是图的奸商。鄢海仁只得作罢。

      从那天以后,刘红梅更加注意这个超凡脱俗的老帅哥了。可是这次和鄢妈妈的这番谈话,使刘红梅的心情极其矛盾。她知道像鄢海仁这样的好人的确难遇,可是人家越优秀,刘红梅越觉得配不上人家,可望不可即。所以也就心灰意冷,不敢妄想。可是有些事情的发生却让她措手不及。
      鄢妈妈被女儿海花接走了,美男又开始无规律的生活了。下班后经常到仙客来酒店借酒浇愁。每次他来,喝起来没完没了,刘红梅不得不坐在他对面,苦口婆心地劝他不要狂饮,给他讲了很多道理,劝他戒烟戒酒。然而美男不听劝告,不醉不罢休。
  
      有一天美男又喝得酩酊大醉,刘红梅怎么也叫不醒她,客人全走光了,服务员也都下班了,可是还是弄不醒他。美男一直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刘红梅索性不理他,就自己上楼休息了。已经是后半夜了,前厅的在值班员上楼来敲门,请示刘红梅怎么办?
      刘红梅只得下楼来处理这个让人头痛的醉鬼。好在刘红梅知道美男的家,掏掏他的兜,一看有钥匙,就说:“小李,我知道他的家,就在后面那个小区,咱俩把他送回去吧。”小李说:“他不醒怎么送呀?”“咱们不是有手推车吗?咱俩把他抬到上面,把他推回去。”
      俩人把美男推到小区,保安打开大门,小李一直把他背到电梯口。小李说:“刘姐,你如果敢自己回去,我就不上楼了,酒店没人不行。”“那好吧,你先回去,我把他送到家就回去。”
  
      夜静悄悄地,全楼的灯都灭了,只有声控灯在刘红梅的脚步声中,懒洋洋地亮一会儿。刘红梅拖拖拉拉地好不容易地把高美男弄到屋,可是在搬他上床那会儿,美男好像处在似睡非睡状态,他一把抱住刘红梅嘟嘟囔囔地说:“光洁,你到底回来了,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回来就好,再也不要走了,我求你啦,我想你,难道你不想我吗?他已经用尽全身的力量拽住刘红梅不撒手,经过一番折腾把刘红梅死死地压在身下。
      当刘红梅挣脱出来之后,热泪滚滚而下,她承认自己的确爱上了这个老帅哥,可是他心里却装着他的前妻,她永远也走不进他的心里。她把他安顿好以后了,默默地回到了酒楼。
      刘红梅再也睡不着觉了,她想如果她没有被赵劲皓包养那段不光彩的历史,她无论如何也要追到他的。她现在非常苦恼,非常失落,思想斗争非常激烈。她觉得跟赵劲皓好多年,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种油煎火燎的情感,她承认这种单相思,是极其痛苦的。
      从此以后,刘红梅经常情不自禁地寻找理由去看鄢妈妈。她非常会哄人,她对鄢妈妈说:“自从我见到您的那一天起,我也不知咋了,就觉得您像我去世多年的妈妈,阿姨,您就认我这个干女儿吧!真的,我非常喜欢您、尊重您,您让我叫您妈妈好不好?”
      鄢妈妈自从见到刘红梅那天起,就觉得这姑娘非常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感。老太太想,这要不是我的海仁心高气傲,这个姑娘给我做儿媳妇是再好不过的了。
      刘红梅和鄢妈妈走动越来越勤,越走越近。老太太下楼买东西总是要到仙客来酒店看看红梅,坐一会儿,聊几句。刘红梅非常热情地满招待,又是沏茶,又是拿水果。
      刘红梅也经常找借口去鄢家,帮助鄢妈妈收拾屋子、做饭。尤其是饭店进了新鲜的海物和好菜,刘红梅总是要给老太太送去一些。
  
       有一次,鄢海仁到外地演出,老太太犯了心脏病。正好刘红梅来鄢家遇上了。她打电话要了120,从酒店拿了住院押金,把老太太送到医院抢救,保住了老太太的命。而且她整整在医院呆了两天两宿,连续三十多个小时没敢合眼。直到老太太清醒过来,告诉鄢海花的电话,刘红梅才和鄢海花联系上。
      鄢海花来了以后,才把她替换下来。这件事让鄢家人非常感动。美男回来之后,老妈妈总是不停地向儿子介绍,红梅在医院护理她的事。老妈妈说:“海仁呀,我看红梅这姑娘可是天上难寻地上难找好姑娘,我如果有这样的儿媳妇就好了。你看看人家,和咱家非亲非故地,我住院人家拿出一万块钱交住院押金,还几天不合眼护理我。这可不是装出来的,这是因为她本质热情善良,助人为乐,还能吃苦耐劳。你要是同意,我和她谈谈,让她做你的媳妇吧!”
        “妈,你不要想得太多,人家是和你好,才能那样对待你,刘红梅从来也没有和我表示过什么,咱们就别自作多情了。”
      虽然海仁婉言拒绝了妈妈的建议,可是老太太就认准这个好姑娘了,一直不死心,和刘红梅的关系越出越好,来往越来越频繁。终于有一天老太太忍不住了,迫不及待地和刘红梅谈了这个问题。
      刘红梅其实早已经看出老太太的心思,这次和她明说了,她也没什么顾虑了,就直接和鄢妈妈谈了自己的心里话:“老妈,这几个月来,我是实心实意地把您当做我自己的亲妈了。我十岁时就没妈了,我需要母爱。自从看到您之后,我觉得得到了非常珍贵的母爱。说句心里话,我非常愿意咱们是一家人,可是我哥那么优秀,我实在不敢高攀,我配不上他。”
       “孩子,你说什么话呀!要我说是他配不上你,他又抽烟,又酗酒,生活没有规律。现在又加上一条,邋邋遢遢地。再说他毕竟是结过婚的人了。这件事,我说了算,只要你答应,我就让你们尽快地结婚。”
      鄢老太太始终是家里的第一把手,家里的一切都是她说了算,鄢海仁爸爸活着的时候,一切都听她的。海花和海仁又都非常孝顺,所以这能干的老妈在家说一不二。
      这天海仁下班回来,老太太把海仁叫到厅里,坐在沙发上,郑重其事和儿子谈娶刘红梅的事。其实美男早就看出妈妈和刘红梅的意思,只是他因为前两次婚姻对自己打击太大,没有胆量和信心再接触感情问题。
      现在老妈已经明确下达命令,要自己必须接受这门亲事,他反复考虑,的确也挑不出刘红梅什么缺点来,只是总觉得他俩不是一个档次的。于是说:“妈妈,你再给我点时间,让我接触一下刘红梅,如果合得来我就和她处处,如果没缘,你也不要勉强我。婚姻就像穿鞋,只有穿在自己脚上,才知道合不合适。我求你了,不要再逼我了。”
  
     自从老太太和红梅明谈之后,红梅就的确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常来常往,买这买那、干活做饭,让老太非常感动。而红梅对美男的态度也越来越暧昧,像伺候丈夫一样伺候美男。人心都是肉长的,一来二去,美男也不知不觉地接受了红梅。
      终于有一天美男直接和红梅谈了两人关系问题。他说:“你这样把自己不当外人,到底是为了我还是为了我妈?”
      红梅说:“都有了,因为我喜欢你妈妈,把她当做自己的亲妈,所以我把心都掏给她了;又因为他是你妈,所以我必须像你一样孝敬她老人家。话又说回来了,因为我觉得你好,我才心甘情愿地照顾你、心疼你、帮助你。你喜不喜欢我?那是又一回事,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才这么做。我才对你好。”
       “你干嘛呀?像绕口令似的,你不能把话说得再明确一点吗?”美男又露出他那诙谐幽默的本性,直截了当地叫号。
       “可以,最简单的答案就是我爱你,所以我把你妈当亲妈。”
     美男无语了,姑娘已经明确表态了,他必须有个明朗的态度。可是他却没有以前像对琳娜和光洁那样的激情,像是完成一道答题之后那样平静。
  
      经过两个月的准备,美男和红梅注册结婚了。老妈妈如愿以偿,非常高兴。
      红梅是一个最称职的家庭主妇,把这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她是个爽快的人,嘴勤、手勤、腿勤,干活麻利,好像永远也不知道疲劳。即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也要给婆婆捶后背。看到丈夫拿起水杯,她立即起来去倒水。
      美男每天回来换下的袜子、裤头,她立即给洗出来。美男的衣裤她给洗完了,还要熨得平平整整。酒店下班很晚,可是她每天六点前都要准时把在酒店做好的饭菜拿回来。赶上休息日,海花一家人来,她要亲自下厨,做一大桌子菜招待姐姐、姐夫。
      红梅对婆婆更好,照顾得非常周到。家务活她全包了,从来不让老妈插手,就连洗碗、扫地这轻活也不让婆婆干。老太太说:“你可太霸道了,剥夺了我全部的劳动权。”和婆婆说说笑笑,总是讨得老人家开心。每周还要定时给婆婆洗澡、搓澡。
  
      鄢妈妈逢人便讲他有一个好儿媳妇。
      红梅对丈夫体贴入微,处处事事都想在前面。美男起床前她就把热水器的水烧上,牙缸里倒满水,把牙膏挤到牙刷上。美男上班前,她都要把他的皮鞋打上油,把鞋垫拿出来,倒倒鞋里的土粒。
      本来红梅每天都得午夜之后才到家,可是她每天必定起早把婆婆和丈夫的早餐准备好。
      美男自从有了媳妇,衣食住行都进入了正常状态。他和红梅的确是先结婚后恋爱。红梅把满腔热情都毫不保留地献给这个家。她把自己全部的爱给了丈夫和婆婆。在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在新婚妻子的爱抚下,美男重新尝到了爱情的蜜果,俩人你恩我爱,过得甜甜蜜蜜、缠缠绵绵。
      美男从来没感到这么轻松愉快,他为妈妈给他选了个好媳妇而高兴。

74abf7691eeab3e1bd5f1308353c4b2 (1).png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2 07:4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烂醉如泥,吐得一塌糊涂,叫不醒、拽不动、拉不走。我实在没办法,让服务员把你拖到我屋里。你像个死猪似的打一宿大呼噜,就像把拖拉机开进来一样。害得我一宿都没敢睡实着(东北方言,睡得很踏实的意思)。你看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2 07: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楼主的文采,创作辛苦。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2 07:5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遥祝问好!祝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2 10: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流畅,构思紧密,笔法灵动。推荐共赏!祝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95.4%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0:4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平乐 发表于 2018-6-12 10:35
文笔流畅,构思紧密,笔法灵动。推荐共赏!祝创作愉快。

衷心感谢您的关注、支持和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95.4%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0:4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6-12 07:46
后来烂醉如泥,吐得一塌糊涂,叫不醒、拽不动、拉不走。我实在没办法,让服务员把你拖到我屋里。你像个死猪 ...

又发一长篇,增加您的负担,很抱歉。衷心感谢!遥祝夏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6-23 06:47 , Processed in 0.421875 second(s), 1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