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4|回复: 5

[百强作家]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一)金凤凰飞出大山

[复制链接]

升级   21.8%

发表于 2018-6-12 07: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神秘老太 于 2018-6-12 07:15 编辑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楔子
  我生于1970年,今年42岁了。我已经在这高墙里生活17年了,我还将在这里呆上3年。这里没有自由,一切行动都得听从狱警的命令。我失去自由,不是因为我是坏人,我没有劣迹,我从没做过坏事。在人们的眼里我是一个了不起的女强人,然而在一场万不得已的搏斗中,为保护我的孩子,打伤了仇人,误杀了自己的丈夫,被判20年监禁。
  回忆起我走过的路,沟沟坎坎,到处布满荆棘,划得我遍体鳞伤。可是我从没叫过苦,跌倒了爬起来,再拼搏、再前进。
  我的不幸遭遇来自贫穷,因为穷,妈妈在我三岁的时候,抛下我远走他乡;因为穷,爷爷奶奶把我卖给傻子当媳妇;因为穷,我逃婚在外历经艰辛,吃尽苦头。风风雨雨,坎坎坷坷20多年,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
  我的复杂经历可以写一本书,它催人泪下,发人深省。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酝酿这部自传体小说,而且还考虑把它写成一部电视连续剧。我的小说就叫做《大山里飞出的金凤凰》,我的电视剧就叫做《一个苦女努力记》,我希望大家喜欢。
  
   第一卷、甜蜜的初恋
  第一章、金凤凰飞出大山
  我出生在黑龙江省最北面一个小山乡五道沟。那里三面是山,一面是水,风景非常优美。
  春天,艳阳高照,雪花冰消,鸟雀齐鸣,万物复苏,山花烂漫,到处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夏天,碧水、蓝天、青山、绿林构成一幅幅雄伟壮阔的、静谧悠远的、绚烂多姿的图画。
  秋天,松、杨、柳、桦把莽莽群山装点得五彩斑烂。秋光绚丽,层林尽染,景观奇秀,雄浑粗犷。
  冬天,这里冰川剔透、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然而由于耕地很少。无霜期很短,耕作技术又很落后,粮食只能自给自足。遇到天灾人祸,连最低的生活都保障不了,家家户户都过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日子。尤其是因为交通不便,乡里人祖祖辈辈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封闭式生活,几乎和外界隔绝。它的贫穷和落后是有目共睹的。从我记事时候起,我对家乡的印象就是两个字:“美”和“穷”。因为美我爱她,因为穷我又想离开她。
 
  1968年上海来了一批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这个沉睡多年的穷山乡顿时热闹起来,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生气。
  听奶奶说,自从上海知青来到这里,我爹很快就成了一个大忙人,因为五道沟大队几十户人家,几百口人中,只有我爹在县里读过初中,而且又是生产队的会计,所以知青来了以后,乡长就让我爹全权代表大队领导安排他们的吃住和劳动。
  在十多名知青中,有一个绝色美女,因为她出生在高级知识分子家庭,一直在大城市里生活,所以适应不了农村生活,整天眼泪不干。我爹是地地道道老实巴交的农民,很富有同情心,就常常开导她,教她做农活,在生活上也对她格外照顾和帮助。
  一来二去他俩就好上了。他们是在1969年结婚的。听我奶奶说,我妈从小娇生惯养,是个娇小姐的坯子,吃不了乡下的苦,干不了农活,她和我爹结婚就是为了从集体户出来,躲避干农活。  
  1970年冬天妈妈生了我。
  据说我小时候长得非常漂亮,是个人见人爱的乖宝宝。白白的,嫩嫩的,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还有一头自然大卷发。我非常爱笑,一笑,脸上露出两酒窝,还有一口雪白的牙。乡里乡亲都把我看成一朵美丽的花。有的说我是天上掉下来的小仙女。奶奶逢人必夸我,炫耀她有个可爱的美丽的小孙女。而且骄傲地说:“别看我家穷,可是我家却藏着一只金凤凰。 
  可是我命苦,1973年,我刚刚两岁,妈妈就扔下我回上海了。我根本不知我妈妈长得啥样?是我爹一把屎一把尿地把我拉扯大的。听人说南方人、北方人的差异大,所以生的孩子就聪明。我的确很聪明伶俐,会说话,我爹就教我背唐诗、数小九九,唱儿歌。
  我有妈妈的遗传因素,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所以长大后就成为十里八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出名人物——特号大美女。
  我爹非常喜欢我,省吃俭用,把我送到县里读的初中、高中。我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有一次考第二,哭了一夜,气得一天没吃饭。在中学阶段,我一直是学生会文艺部长,经常组织同学参加各种演出和比赛,所以在县里也小有名气。
  
      我18岁那年,刚刚上高中二年,我爹得了癌症。我爷爷奶奶为了给我爹治病,就把我许配给村主任的智障儿子锁柱子。他是村里有名的老傻子,三十多岁了,连话都说不清楚,见到人,就知道傻笑。长得像个没进化好的猿人,额高、眼陷、嘴突出。整天鼻涕过河,也不知道擦一擦,就用舌头舔。因为是独生子,所以他爹妈想要他传宗接代,于是就看中了我。因为给价高,爷爷奶奶也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我知道后,整整哭了两天两宿,不吃不喝。奶奶劝我:“丫头呀,你爹多不容易把你拉扯大呀,他现在病成这样,你不救他,就得眼睁睁地看他死。你忍心吗?好孩子,听奶奶的话,救救你爹吧!人家都说咱家有个金凤凰,要不,人家老冯家也不会给那么多彩礼钱呀?听奶奶的话,你是乖孩子,只有你才能救你爹。”
  我爹望着我,含着眼泪说:“孩子,你别哭了,爹这个病反正也好不了啦,爹不治了。明天让你奶奶把彩礼钱退回去。”
  爷爷急了,两眼一瞪,放大嗓门吼道:“彩礼退不了啦!昨天还老王家100元饥荒(外债),你就是不治病,我们上哪儿弄这100元堵窟窿呀!丫头,你就别一天天号丧(哭)了!到老冯家你会吃香的喝辣的,再也不过咱家这穷日子了。”
  老冯家的确有钱,是我们屯里的万元户,给我家1500元彩礼钱。那时钱可实了,一个城里的职工一个月还挣不到100元钱。我的确是我们那穷山沟里的最值钱的金凤凰。  
       在我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我偷了我爹100元治病钱,就偷偷地连夜跑了出来。

  我们那是山区,没有平坦大道可走。尽管从我家到县城我走过无数次,可是那里都是山路,又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加上我着急和恐惧,怎么也摸不着正路,一跌一撞地爬过一道坡,又上一座山。怎么也走不出大山。听老人说那是“鬼打墙”。
  那时已经入秋了,漫山遍野都是落叶,踩在上面沙沙直响,总像后面有人跟着似的。我不敢回头,奶奶说:“走黑路千千万万别回头,因为你肩上有两盏你自个儿(自己)看不见的小灯,鬼跟上你了,也不敢到你跟前。可是你害怕,如果你向右面一回头儿,就会吹灭右肩上的一盏灯;再往左面一回头,就会吹灭左肩上的小灯。要是两盏灯都灭了,鬼就会扑上来,卡住你的脖子。”所以我就心惊胆战地一个劲地向前走,始终不敢回头看一眼。跑得越快,脚下的沙沙声越大,我就觉得后面的鬼离我越近。
  山间的小溪哗哗地流着,夜风刮得高树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怪调。夜深人静,在那人迹罕至的大山里,听到那些奇怪的声音就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
  人们平时都不敢单独上山,说上山有狼,可是我那时却顾不了那些了,因为我觉得即使让狼吃了,让鬼抓了,也比嫁给人不人鬼不鬼的老傻子好。
  
      天快亮了,我终于走出了大山,看到了公路。可是经过一夜的瞎折腾,自己也蒙了,找不着东南西北了。我问一位放羊的老大爷,他指给我进城的道。我才拖着两条沉腿,筋疲力尽地向县城走去。我家到县城只有30多里,可是我却走了一宿。
  第二天早晨,我坐上往南开的火车。经过整整一天的颠簸,傍晚我在灯火辉煌的CC市下了火车。开始了我独立闯天下的生活。  
      我来到这座大城市,没有亲朋好友,两眼眯黑,懵懵懂懂,也不知东南西北。想起那时流行的顺口溜:“屯老二进城,不穿迪卡(化纤织物),单穿趟子绒(条绒);头戴狗皮帽,身扎破麻绳;要小便找不到茅楼(厕所),想喝水找不到大井;上车不知先买票,喝汽水不知要退瓶;看电影不知啥名,挨了打不知哪儿痛。”那虽然是城里人歧视我们乡下人的污言秽语,可是却是对我刚进城时的真实写照。白天我东跑西颠找工作,晚上到火车站睡凉板凳。

  一个土里土气的农村姑娘,找工作摸不到门,找旅店又舍不得花钱。我只能像一个流浪女似的东坐一会儿,西躺一下。大多数是到医院和火车站,因为那里有椅子可以落落脚。有时也去浴池,可以在那歇歇腿,冲冲澡。实在累得不行了,就到一些小旅店住一两宿。因为我怕在找到工作之前,把钱花光,所以经常去的地方还是火车站。 
  有一天夜里,我在火车站的长椅上休息。看到身旁有一个40多岁的大婶,我就和她套近乎,找话题和她聊了起来。她是在一个高干家当保姆,因为她丈夫突然患重病,忙着赶回家。
  我仔仔细细地打听她给人家当保姆都干些什么话,一个月能挣多少钱?这位大婶,一看我是个农村孩子,也不像坏人,所以就一五一十地给我讲她在高干家的工作。
  我问:“你走了,他家还有保姆吗?家里的活谁干呀?”那位大婶告诉我,他家的女主人有心脏病,什么活都不能干,儿子女儿都在外地读书,吴市长工作非常忙,每天总是早走晚归,有时外出开会就是好几天。”
  我听了非常高兴,我急忙拉住她的手说:“大婶,我是外地到这儿打工的,我人生地不熟地,找工作也摸不到门,你帮我介绍一下,我去吴市长家当保姆吧!”
  这位好心的大婶听到我的不幸遭遇,非常同情我,就给我写了一个地址,让我自己去找。她告诉我:“如果有人不让你进院,你就说:‘我是曹阿姨介绍来的保姆。’你必须把身份证给他们看,不然你进不了大院。
  他家老太太人很好,非常善良,你对她实话实说,她一定会同情你的,她会把你留下的,因为她家急需找保姆。”
  听了曹阿姨的话,我高兴极了。我拿着她给我写的地址,千谢万谢,给她深深鞠一躬,就跑出了车站候车大厅。我找了一家小旅店,想好好休息一下,第二天好去市长家闯一闯。
  
      这一宿,我睡得也不踏实,一遍一遍醒,盼望亮天。我一大早就匆匆忙忙起来到附近的小吃部,喝了一碗豆浆,吃了两根油条。然后就乘公交车到了中华东路,找到124号。这是个深宅大院,灰色的大门紧关着,高高的围墙里一排高大的白杨树,看不到里面的房子。我鼓起勇气按了门铃,左一遍右一遍,始终没反映。
  我耐心地等了好一会儿,再次按门铃。从侧门出来一个小伙子,他面无表情地问:“你找谁?”“我是曹阿姨介绍来的保姆。”小伙子冷冷地问:“你有身份证吗?”我拿出身份证递给他,他看了看说:“你先等一会儿。”说完他走进院子,重新关上侧门。
  我焦急地在外面等了20多分钟,大门打开了,开出一辆黑色大轿车。坐在后面一位50多岁慈眉善目的老头,他对开车的小伙子说:“小刘,你把她送到楼上去吧!快点下来,我8点有个会。”  
  我随同那个帅小伙走进楼,他把我送到二楼,敲敲走廊尽头那扇门,他说:“祝姨,她来了。”屋里传出有气无力地声音:“进来吧!”我轻手轻脚地走进屋,怯生生地站在老人的病床前不知所措。老人说:“孩子,你坐吧!”
  这是一个不太大的卧室,屋里有一张摇床,市长夫人靠在摇床上,床边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电话、水杯、报刊杂志,还有很多药,看来她病很重。她详详细细地询问我的一些情况,我认真地一一如实回答。她对我很满意,也很同情我。最后终于把我留下了。我高兴极了,我根本没问工资是多少?我想,我可以一分钱不要,只要能供吃供住我就求之不得。
  女主人说:“曹阿姨走了,我家的确急需找个帮工,你年龄不大,也许不会做饭,可是没关系,你吴叔叔很少回来吃饭,我又是个病人吃不多少,家里就咱俩,好对付。我家司机大刘,会做饭,如果他在家,你就和他学学怎么使用电饭锅、微波炉、洗衣机、电冰箱,你不会用就问问他。你除了洗衣做饭,就是负责打扫楼上楼下的卫生。买菜、买米让大刘领你认认路,以后这些事就都是你的了。我的事多,你住在隔壁保姆间,有事我叫你。”
  

0e1e605a3b0f99f2a3f1ddb17a34374.png
d80e40501e66920a99758e1103fd3e1.png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2 07:4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已经入秋了,漫山遍野都是落叶,踩在上面沙沙直响,总像后面有人跟着似的。我不敢回头,奶奶说:“走黑路千千万万别回头,因为你肩上有两盏你自个儿(自己)看不见的小灯,鬼跟上你了,也不敢到你跟前。可是你害怕,如果你向右面一回头儿,就会吹灭右肩上的一盏灯;再往左面一回头,就会吹灭左肩上的小灯。要是两盏灯都灭了,鬼就会扑上来,卡住你的脖子。”所以我就心惊胆战地一个劲地向前走,始终不敢回头看一眼。跑得越快,脚下的沙沙声越大,我就觉得后面的鬼离我越近。
  山间的小溪哗哗地流着,夜风刮得高树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怪调。夜深人静,在那人迹罕至的大山里,听到那些奇怪的声音就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
  人们平时都不敢单独上山,说上山有狼,可是我那时却顾不了那些了,因为我觉得即使让狼吃了,让鬼抓了,也比嫁给人不人鬼不鬼的老傻子好。
形象逼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2 07: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开篇自然流畅,故事逼真。欣赏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2 07:5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遥祝问好!祝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1.8%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8: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6-12 07:40
那时已经入秋了,漫山遍野都是落叶,踩在上面沙沙直响,总像后面有人跟着似的。我不敢回头,奶奶说:“走黑 ...

老太来到经典文学网,感受到这里人杰地灵,所以一发不可收,发了一部又一部,给您增加负担了;我的收获却是很大,得到你们热情的帮助和鼓励。对不起!敬请指点和谅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1.8%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8: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邓仲祥 发表于 2018-6-12 07:52
欣赏佳作,遥祝问好!祝创作愉快!

谢谢关注和支持!遥祝夏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8-15 11:23 , Processed in 0.859375 second(s), 1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