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1|回复: 4

[百强作家] 茉莉花(48)(49)

[复制链接]

升级   39.95%

发表于 2018-6-6 09: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神秘老太 于 2018-6-6 09:38 编辑

      第四十八章、惊心动魄大围捕


      专案组研究了老王和小赵的汇报,仔细分析了调查汇总材料,尤其是通过李秘书打电话和马超联系不上这一迹象,认定马超就是偷照片的犯罪嫌疑人。最后通过了抓捕马超的方案。
      首先在各个郊区寻找养鸡场,逐一排查,按李秘书提供的照片进行比对。终于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小镇找到一个养鸡场,场主叫马超。一问工作人员,他们说马超经常外出,最后一次外出到现在也快一周了,他们不知道他去哪里?也不知他干啥去了?仔细盘查后,了解马超常去的地方和经常联系的人。公安人员又派人逐一摸排,最后终于发现了马超的踪迹。
      马超最近一个阶段经常在远郊一片废弃的拆迁区出没。这一带据说被一个港商买去,刚刚开始动迁,这位港商本人出了意外,这片尚未拆完的废楼区早已人迹罕至,一片荒凉。蒿草丛生,蚊虫肆虐。

       侦查员们在一个隐蔽地区蹲守了三天三夜,终于发现马超进了一个尚未拆完的小四楼。他们立即通报总部,总部命令严密坚守,二十分钟后开始抓捕。十五分钟之后,几十辆警风驰电掣而来,上百武警迅速包围了这座破楼。
      里面的绑匪发现被包围后,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他们用铁暖壶的外壳做话筒,对外喊话威胁:“你们必须撤走,否则我们半小时杀一个人质。”大家突然意识到他们手中不是只有一个田茉莉,还有其他人,但是判断不出到底能有几个人。为了不使人质受到伤害,我们的谈判专家细致耐心地和这帮疯子进行心理较量。僵持了四个小时,还是进展不大。这伙绑匪更加猖狂,叫嚣:“限你们半小时内派一辆面包车来,你们的人必须撤出百米之外。否则我们开始从四楼往下扔人。”
      为了防止意外,谈判专家答应了他们的无理要求。
      当二十五分钟的时候,他们突然从四楼用绳子捆绑一个人从窗口慢慢竖下来,快到三楼了,停住了。他们喊:“你们听着,这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如果你们不答应我们的要求,我们立即撒手,让她摔得粉身碎骨,变成一摊肉酱。”
      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事先谁也没料到,丧心病狂的绑匪使出这一灭绝人性的损招,让所有的人都震惊了。指挥官就立即下令全体后退,狙击手收回了抢,就在面包车刚刚进入废弃楼之前,匪徒们撒手了。我们的美女血肉模糊,一动不动躺在那里。救护队蜂拥而上,把伤者放到担架上,跑向救护车……

     
      王硕和秋菊此时此刻正在王硕办公室看新闻联播,当他们看到现场直播抓捕绑匪时,他们立即和茉莉联系起来。他们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荧屏。绑匪从窗口往下竖人时,尽管看不到受害者的脸,但是他们可以肯定是茉莉。
      当绑匪把受害人扔下的一刹那,秋菊惊叫一声昏了过去。王硕此时本来已经目瞪口呆、欲哭无泪,清醒过来之后又急忙处置秋菊。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秋菊唤醒,俩人泪如雨下,抱头痛哭。王硕突然想到给王警官打电话,问明情况。王警官只说一句:“赶快去中心医院!就挂断了电话。


      绑匪采取极端行动之后,总指挥立即下达强攻命令,百余武警神速出击,冲上四楼。在激烈枪战中,救出另四名被害人。击毙一名绑匪,生擒五名犯罪嫌疑人。
      六个小时的生死较量结束了,美女失踪案告破了,真是大块人心啊!

       刑警大队派出精兵强将,分成五组,连夜突审五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外号叫威哥的是网上通缉犯,他因走私贩私被判刑两年,又因在狱中打人致残,加刑三年。于2006年越狱潜逃,被列为B级通缉犯。老王主审威哥。
问;“你叫什么名字?”答:“张连威。”问:“年龄?”答:“56岁。”问:“家庭住址?”答:“X大街1257号,5栋2门705室”问:“什么职业?”答:“有工作谁干这掉脑袋的买卖?”
      老王轻蔑地说:“还行,你还能懂得自己犯了掉脑袋罪。”犯罪嫌疑人心里崩溃了,连忙说:“不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老王说:“掉不掉脑袋?咱两说了都不算,现在不谈这些。你先谈谈你绑架这些女孩子的目的吧?为财?还是为色?一共绑架多少人?通过什么手段绑架的?”
      张连威说:“您不是看到了吗? 就这五个妞,有东北的、华北的、山东的、杭州的、湖北的。”老王问:“为什么没有深圳的?”答:“深圳丫头不好骗,她们不缺吃、不少穿、生活安稳、工作愉快。你说得天花乱坠,她不买你的帐。况且在当地干,容易被你们发现。”
       问:“你们采用什么手段让他们受骗上当的?”答:“具体问题我也不太了解,你们问‘才子’或者‘帅哥’吧。”狡猾的匪首把问题全部推到别人身上。

      第二组正在审讯“才子”。
      问:“叫什么名字?”答:“才子”问:“我问你真名?”犯罪嫌疑人停了一会说:“多年没人叫我本名,突然再提,不太习惯了,我叫白杨树。”问:“年龄?”答:“三十岁。”问:“家庭住址?”武安县,河柳乡白家村。”问:“职业?”答:“大学毕业没找到正式工作。”问:“你是怎么卷到这个犯罪团伙的?”答:“我是2006年毕业的,听说深圳工作好找,挣得多,我就来到了深圳。我在街头小报上看到一个招聘广告,要能熟练操作电脑的,文字功底好的,家不在本市的,三十岁以下的男性。工资待遇高,生活条件好。我一看自己符合招聘条件,就去应征,结果一干就是两年多。”问:“你具体做什么?”答:“负责写文章、打印材料、往国外发寄传真、在网上和网友聊天。”老王说:“你具体讲讲材料内容、传真内容,聊天内容。”
      白杨树说:“威哥给我布置任务,我就得按着他的意图进行准备,写好后他来审批,通过了,我就打印。”老王再次提醒:“具体说说。”白杨树比较听话,详详细细地讲了他的工作:“开始让我用各种据有吸引力的网名,在多个婚恋网站登记注册。填写个人介绍材料,所有的项目都是我编出来的。之后我便在这些网站挑选年轻的美女,把她们的照片下载下来供威哥挑选。他选中的,我就给对方发信,回信写得柔情似水,缠缠绵绵,很多女孩为之感动,几乎都给回信。凡是回信的,我就开始在在网上和她们聊天,聊一阶段后,我向她们要电话号,把电话号交给帅哥,下一步工作就由帅哥完成。”
      老刘问:“此外你还要写什么材料?”我还要给帅哥、小弟、威哥、阿婆、大壮他们写电话稿。他们和美女通话时说的话,都是我事先写出来的。”
      小李忍不住了,插嘴道:“看来你在这伙人中,作用是最大的了”。白杨树辩解道:“一切都是威哥说了算,我得全听他的。”小李又说:“那你是二把手了?”白杨树又在极力辩解:“不是不是,我是打工的。”老刘看着这个愚钝的人又气又恨:“亏得你还是个大学生?打工有你这么打的吗?你是在犯罪!这是诈骗,你是诈骗的主犯,懂吗?”
      白杨树摘下眼镜,擦了擦眼睛非常委屈地说:“我是在他们指使下工作的,我没有犯罪动机。”老刘生气地说:“你的犯罪动机就是为了钱。不给你钱你能听他们的吗?我再问你,你们搞到这么多美女要干什么?”
      白杨树没加思索立即回答:“要往国外卖。一个能买八十万——一百万。”“做妓女吗?”“不不,是给有钱的大富翁做填房、小老婆、做情人、做生孩子的工具。所以人家要求的条件很高:要求长得必须漂亮、性格必须温柔、文化程度必须高、说话必须甜美得体。因此选中一个需要几个月,甚至是半年的时间。”
      老刘乘胜追击:“这些年一共卖几个?”“我记不清了。”“都能卖出去吗?怎么联系?”“条件差些卖不出去的。一律低价卖给东南亚一个国家当妓女。石大壮来回跑,国外有威哥的人,专门负责验货、接货、送货。”“你们怎么往出送?”“我们和一个旅游团有关系,完全以出国旅游名义送出。每次只能送一个,因为回来缺人旅游团是要担责任的,可是他们有办法蒙混过关,只要钱给足了,没有办不到的事。”昏昏噩噩的才子竹筒倒豆子,把事说得明明白白。”

      第三组审讯的是帅哥,也就是李秘书的男朋友马超,他的任务是与被害人见面。凡事被选中的美女一律由马超骗到老巢。马超的长项是声音好,形象好,所以打电话全是他扮演男主角。

      第四组是审小弟和阿婆,老爷子他们的任务不多,差不多快骗到手了,他们出面给受害人打一两次电话,扮演男主角的儿子、妈妈、姥姥、老爸等角色。
这一切基本搞清楚了。这是一个有组织、有预谋、分工明确,五毒俱全的犯罪团伙。他们走私诈骗、拐卖人口、敲诈勒索、倒卖枪支,猖狂作案两年多。首犯张连威,主犯石大壮(被击毙)、白杨树、马超,从犯邵小弟(小弟)沈淑媛(阿婆)刘建峰全部归案等待判决。
      一场惊心动魄围剿绑匪的行动,在全体民警的努力下初战告捷。


     第四十九章、被践踏的茉莉花


      茉莉被救护车送到中心医院。市卫生局通知各大医院派各科专家马上到中心医院,立即组成专家组进行抢救。骨科、外科、心内科、神经科、麻醉科最精悍的专家们全部赶到手术室,一场与死神搏击的战斗,在无声息地进行着。
      因肝脾破裂,首先由外科专家庄重主刀。庄重临危不乱,快速止血缝合,以最精湛的医术,闯过了第一道难关,使茉莉垂危的生命有了转机。
之后是骨科医生开始手术,对多处骨折进行复位、固定。最后由普外科处理皮外伤。在此期间,心内科的医生们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监控着茉莉的心脏。抢救田茉莉的战斗整整进行了十五个小时。

      筋疲力尽的医生们谁也不敢离开患者一步,整个的ICU病房五、六位医生在观察这一位还在生死线上徘徊的茉莉。
      庄重心情更加沉重,因为他主管的部位是要害,生死决定于他的手术是否真有回天之力。当人们陆续离开时,庄重还是寸步不离,他仔细观察着他的患者,守护着,等待她的苏醒。他看着那缠满绷带的头,只露两只紧闭的眼睛,他盯着那长长的、密密的向上翘着的睫毛。突然在他脑海中闪出一幅画面:有一天,庄重夸茉莉睫毛又长又密。茉莉说:“我给你表演一个绝技,你看。”茉莉把火柴棍放在睫毛上,一个、两个、三个,两眼睛竟然放了六根火柴棍。想到这里,庄重傻了,急忙问护士:“这位受伤的小姐叫什么名字?”护士指着床头卡说:“叫田茉莉。”
      顷刻之间,庄重觉得天昏地暗,两眼直冒金星,他在极度惊恐中不能自持。护士急忙跑过来扶住他问:“庄主任,您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回去休息吧!现在病人比较稳定,您先到值班室休息,有事我找您。”庄重一反常态,嘟嘟哝哝:“我不能走,我不能走,我绝对不能走!我要等她醒过来。”他很后怕,如果在手术前知道是茉莉的话,手术非失败不可。幸亏现在才知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坐在茉莉的病床前,情不自禁地紧握茉莉的手,两眼紧紧地盯着那缠满纱布的头和脸。他深深爱着的宝贝茉莉,如今遍体鳞伤,生命垂危,生死难卜。他默默地祈求上帝赐福给这可怜的好姑娘,助她一臂之力,把她从生死线上推回来把!

      此时门外的王硕和秋菊以及两位警官心如油煎,他们不知茉莉是否会度过这生死关?每每从ICU出来一位医生或者护士,他们都要跑上前来问:“怎么样?醒了吗?”他们摇摇头,同情地看他们一眼,走开了。

时钟好像专门和这些焦急的人找别扭,慢得像蜗牛在爬行。庄重盯着心脏监护仪上的数据,心好像提到了嗓子眼,一种无形的恐惧时时向他袭来,使他战栗。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过去了,茉莉一直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只听到氧气过滤瓶的水在咕噜咕噜地响着,似乎标志着生命还没有完结。
       庄重整整十个小时没有离开茉莉一步,再加上八个小时的手术,庄重没吃没喝已守候茉莉十八个小时了。医生护士都来劝他休息,他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后来有知情者透露,伤者是庄主任以前的恋人。人们非常理解他当时的心情,所以谁都不说什么了。直到第二天中午,庄重才觉得茉莉的手动了一下,眼皮在哆嗦。这是苏醒的前兆,庄重喜出望外。


      茉莉终于醒过来了,那美丽的大眼睛虽然无神,但是仍在诉说着自己的苦痛。庄重曾经夸赞过她那双明亮的眼睛会说话,现在他从她的眼神中读懂了她的心声。他亟不可待地抓住她的手轻声地问:“茉莉,你终于醒了,你看看我是谁?”茉莉吃力地张张嘴:“你——你是庄重。”庄重的泪顷刻流了出来。茉莉疑惑地问:“我不是在做梦吧?”
      庄重俏皮地对她眨眨眼,笑眯眯地说:“我们把你从死神手中抢回来了。茉莉,别怕!有我在,死神不敢再来了。你看,我这手是拿手术刀的,死神最怕我。”茉莉的长睫闪动了一下,似乎在微笑。庄重回过头来告诉护士:“你出去告诉门外的家属,田小姐醒过来了。”
      当秋菊听到茉莉醒过来啦,兴奋地拉着王硕跳起来。一位警官立即往总部打电话,报告这振奋人心的大好消息。
      对茉莉的观察和治疗,专家小组确定:在特护期,每班有两科医生值班,以防万一。庄重说,因为他的手术至关重要,他愿意値长班。


      经过两周的精心治疗和护理,茉莉顽强的生命力创造了医学史上的奇迹。她平安地度过了失血休克关,没有出现迟发合并症和复发性出血。伶牙俐齿的护士小吴告诉茉莉:“你得感激我们庄主任,是他凭借丰富的临床经验和熟练的操作技术,在手术中沉着、镇静、灵活、有条不紊、认真细致地完成了高难度手术,才保住了您的命。术后他连续看您二十多个小时没合眼,也不吃东西。”
      护士安琪说:“要我说,您爱人功不可没。他没日没夜守护着您,不吃不喝不睡连轴转,就是铁人也会累倒的。”茉莉知道他说的是王硕,脸忽地红了,急忙解释:“他不是我爱人,是普通朋友。”安琪说:“茉莉姐姐,你们还没结婚呀?那在入院登记表上和手术单上的签字,他怎么在关系栏里都写的是‘爱人’呢?”茉莉无言以对,她想在关键时候,王硕只能这样写。茉莉想起他俩的恩恩怨怨,不仅心里发酸。
面对两位曾经深爱过自己的恩人,茉莉无限愧疚,是她一次次拒绝他们的真挚爱情,自己一步一步走近陷阱,堕入深渊,九死一生、险些丧命。
     
      由于茉莉始终在重患监护室,病情危重,紧张、恐惧、烦躁不安,所以坚持不让公安人员接触。现在已经度过危险期,侦查员得到允许,来到重患室看望茉莉。茉莉非常感激公安战士的救命之恩。两位警官代表局里同志对茉莉转危为安表示祝贺。
      他们得到允许之后,开始向茉莉了解情况。
      茉莉详细介绍了两年前,妈妈在婚恋网上登记后,有一个‘陌生朋友’屡次三番和她联系,被她拒绝。两年后偶然在在网上遇到,重新联系。不久确定了恋爱关系,被骗去六万多元。
      王警官说:“你如果有可能就详细向我们介绍你到深圳以后的情况,好吗?”
      王硕把茉莉的床摇了起来,茉莉采取半卧位姿势和警官交流,呼吸舒畅些。
      茉莉极力压抑自己的激动和愤怒,尽量把语速放慢。她说:“我是八月九日上午到达深圳机场的。下飞机之后,我在接人的人群中寻找苏克雷。人都快走没了,我也没找到苏克雷。突然有几个人把我围起来,其中一个瘦高个上前说:‘你是田茉莉吧?我们苏老板今天有急事让我们来接你,请上车!’我随同他们走出机场,上了一辆白色面包车。那面包车很破,我想堂堂大老板怎么能用这样破车接未婚妻呢?我心里犯嘀咕。破车上还有两人。开车的粗大黑壮,说话瓮声瓮气,粗话连篇,他们都管他叫阿壮。还有一个又瘦又小的男孩,他们管他叫‘小弟’。接我那个瘦高个他们管他叫‘超哥’。
      破车一路颠簸,我很奇怪,问他们:‘苏老板让你们把我接到哪呀?’超哥没好气地说:‘问什么问?到地方你就知道了。’我突然产生一种恐惧感,我觉得超哥的声音非常耳熟,好像经常听到过,就情不自禁地问:‘超哥,您和苏老板的声音怎么这么相似呢?如果我不看人,光听声,我一定把您当做苏老板。’我话音未落,引起他们哈哈大笑。
      小弟稚声稚气地对我说:‘阿姨,我叫你妈妈可以吗?’听声音,他就是苏克雷的儿子,我惊喜万分,似乎见到了救星,急忙说:‘你是阿杰?你爸爸呢?他为什么不来接我?’又引起一阵哄笑,小弟笑得前仰后合。我当时真的懵了,我好像进入梦境,环境、人物都似是而非,逻辑错乱。我焦急万分,希望尽快到达目的地,早日见到我朝思暮想的苏克雷。经过很长时间的颠簸,我发现窗外是一片农田,当时我感到自己受骗上当了,想了一会说:‘停车!我要下车方便方便。’阿壮对阿超使了个眼色,阿超站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我绑上,用胶布粘上我的嘴。阿超说:‘你要不耍滑头,我就不绑你了,你偏偏让停车,我就只得对不起了。’
      下车后,他们把我带到那座破楼,把我推进一个小黑屋 。那里面还有几个人,因为屋太黑,我刚进屋时,也没看出有几个人?也不知道是男是女 ?
阿超说:‘这里有作伴的了,不用害怕了,拉屎撒尿有便桶 。到吃饭时给你送。累了,就躺在草铺上睡一觉,再做个嫁给大富翁的美梦。’阿超的唠叨句句字字都像一颗颗针,针针扎在我心里。我十分懊悔,后悔自己太没警惕性,是自己的无知和愚昧,才使自己落入虎口。”王硕听了热泪盈眶,这么多天他始终没敢触碰茉莉的伤心之处,今天他第一次听到茉莉的不幸遭遇,心里很不平静。他端来一杯水,把吸管放在里面说:‘喝点水再说吧!’茉莉的两只手因骨折都不能动王硕耐心地伺候她喝水。王警官说:“你太累了,把床放下,你休息一会,咱们再谈。”王硕喂完茉莉喝水,慢慢把床摇下来。茉莉休息一会又接着说:“我们一共五个人,都是三十岁以下的人,都是单身,她们和我的遭遇基本一样。我们大约被拘禁了一个多月,每天三顿饭,吃的很不好。白天苍蝇乱飞,一到晚上,被蚊子咬得睡不了觉。屋里闷热,臭气熏天,不敢关那小得可怜的窗户。所以任凭苍蝇蚊子肆虐。
      他们的头头,那个心狠手辣的威哥隔三岔五来训训话,他说:“你们暂时克服几天,等出国手续办好了,我们就送你们出国。你们到国外就能嫁给个大富翁,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无忧无虑的好生活。到那时你们披金戴银、吃香的喝辣的,你们还得感谢我呢。”

      有一天,阿超把我领到一间屋子里,对我说了一些低级下流的话,他说:‘咱俩用电话谈恋爱好几个月了,说实在的,我被你那甜美的声音迷住了,我真的爱上了你。从今天开始,我俩就做个真夫妻,只要你顺着我,我就能把你救出去。’说着就要对我动武,正巧被威哥碰到,把他一顿暴打。威哥说:‘她,你还碰得?你知不知道她是谁定的货?一个非洲国家的王子!她値两千万美元。一旦卖出去,够我们活一辈子的。你动她一根毫毛,我让你给扶起来,你敢对她非礼,我就阉了你。’从此后,那些流氓谁也没敢碰我。”
      茉莉声泪俱下地讲她们五个女孩的不幸遭遇。有个叫娇娇的女孩,因为不听话,多次逃跑都被他们抓回来,威哥下令让他们多次轮奸了她。
      王警官怕再深入涉及绑匪罪行,会刺激茉莉,影响她康复,就暂时讲到这里。
      警官们走后,王硕说:“翻过这页,不要再想它了。”


b62319b37c7c25314c5f76a924cfa01.png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22: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钟好像专门和这些焦急的人找别扭,慢得像蜗牛在爬行。

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22: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惊险一集,扣人心弦。欣赏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8 07: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8 17: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如此险恶。欲望是个深渊。问好您!周末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10-21 01:35 , Processed in 0.593750 second(s), 1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