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94|回复: 31

梦中的老碾坊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03: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黑龙江李冲 于 2018-6-6 14:40 编辑



梦中的老碾坊


       碾坊,东北人又叫碾道,如今见到的人已经不多了。但说起磨坊来,却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就是磨米面的作坊,现在有些偏远地区仍在使用。碾坊亦然,也是磨米面的地方。
       磨坊里的磨,据说最初不叫磨,叫硙(wei),到了汉代才叫做磨。磨分人力、畜力和水力三种。用水作为动力驱动的磨,大约在晋代就已经出现了,如今的电磨也都是由磨改造而来的。碾道里的碾子,是由碾台、碾盘、碾滚和碾架组成的。碾滚又叫碾坨,是由一整块石头錾成的圆柱形物体,分量很重,大约有七八百斤,重的可达千斤。由于构造特殊,碾砣分量又重,因此,被后来的水力和电力驱动抛弃了,只能由人推或牲畜拉。
       小时候,我们村就有个碾坊,由住在旁边的五保户老顾头看管,因此,人们都叫他顾碾道。那时候村子里没有电,全村人吃的粮食都得到碾道去碾磨。
       老顾头个子不高,不管冬夏总是通身的黑衣黑裤,腿上还扎着黑色的腿带子。他经常腰上扎根麻绳,戴着个三块瓦黑得不能再黑的毡嘎达帽子,眯缝着小眼睛,瘪瘪着嘴微笑着,给人一脸的善意。谁要是心里不舒服了,都找他倾诉。日本鬼子投降那年,他在二道河子附近的丁彦屯飞机场捡回家两桶汽油,听人说能点灯,就找了个瓶子,用棉花搓了个灯芯,作了个简易汽油灯,倒入汽油就点着了,还挺亮。
       老顾头的老伴很早就去世了,扔下一儿一女与他相依为命。
       那年他大女儿顾二丫不到二十岁,儿子顾长恩更小,也就是十几岁。一天晚上,老顾头和儿子顾长恩没在家,顾二丫独自一人在汽油灯底下纳鞋底儿,不小心碰倒了汽油灯,汽油从瓶子里溢了出来,立刻被燃烧的灯芯引燃,顿时大火着了起来,瓶子也被火烧爆炸了。顾二丫拿起扫炕笤帚,试图用扫炕笤帚把火扑灭,结果引燃了衣服袖子,烧得她扔下笤帚就大哭了起来,这时候炕席也着了,火光和喊声立刻引来村子里还没睡觉的人,大家见着火了,拿着水桶和瓢盆从四面八方赶来,由于当时村民们还不懂得汽油的扑救方法,也不知道汽油遇到水会燃烧得更厉害,有人上来就泼了一桶水,结果火更大了,烧得顾二丫躺在地上翻身打滚不是好声地嚎叫,多亏见多识广的邻居张国君赶来,他见炕上有条棉被,立刻拿起来蒙在顾二丫的身上,才把大火扑灭。这时候老顾头和儿子顾长恩听到家中失火的消息也赶了回来,大家掀开被子一看,顾二丫的左胳膊和左侧乳房已经烧得面目全非了,头发也烧焦了。由于当时没有医院,更找不到治疗烧烫伤的良药,只得用獾子油缓解疼痛,前后治疗了两年多,顾二丫才痊愈。但终究落下残疾,顾二丫的左胳膊残废了,左侧乳房也烧掉了......后来顾二丫嫁给了红林子村一个姓李的老跑腿子,日子过得非常艰辛。
       解放战争时期,共产党打长春缺人,部队到双河镇招兵,老顾头主动把儿子顾长恩送到前线,一去就是一年多,长春解放了,顾长恩也得了不治之症,听说是由于长途行军时喝水抢了肺,被送回家后不久就死了。老顾头好长时间才从悲痛中缓过来。
       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儿子死后不久,他的哥哥又突然抱病而亡。为了照顾年迈的嫂子,老顾头没有再成家,他把嫂子视如母亲,主动承担起了家庭重担。孤男寡女虽然住在一个屋檐下,却是嫂子睡南炕,老顾头睡北炕。就是吃饭,也是南炕一个,北炕一个分着吃。小时候我们都以为老顾头和老顾太太是两口子,后来听大人说老顾太太是老顾头的嫂子,这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刚解放时,老百姓一无所有,为了生存,人人都得下地到生产队干活,不干活就没有饭吃,就要饿肚子,生产队为了照顾两位孤苦伶仃的老人,就把他家附近的碾坊包给了老顾头。
       记得碾坊不大,碾子是由一匹枣红色的瞎马拉的。马总是沿着碾盘一圈又一圈不停地行走,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头。那时候,我们经常薅马尾巴上的马尾儿套家雀,剪马鬃扎毽子,老顾头看见了总是说:小心点,别让马踢着!
       碾坊里还有一个用来把米和糠分离的木制风车,是老顾头的心肝宝贝,我们经常乘老顾头不在的时候摇动风车玩。即使他看见了,也装着没看见。
       前几年我回了趟老家,在村子里随便走了走,只见家家都盖起了砖瓦房,街道也焕然一新,老碾道早就不见了,老顾头也已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作古了,回想起来心里酸酸的,也不知道他葬在了哪里,真想到他的坟头去看看。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07: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遥祝问好!祝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07: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也不知道他葬在了那里,真想到他的坟头去看看。---哪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07: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首往事,终有难忘的记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09: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磨坊里的磨,据说最初不叫磨,叫硙(wei),到了汉代才叫做磨。磨分人力、畜力和水力三种。用水作为动力驱动的磨,大约在晋代就已经出现了,如今的电磨也都是由磨改造而来的。碾道里的碾子,是由碾台、碾盘、碾滚和碾架组成的。碾滚又叫碾坨,是由一整块石头錾成的圆柱形物体,分量很重,大约有七八百斤,重的可达千斤。由于构造特殊,碾砣分量又重,因此,被后来的水力和电力驱动抛弃了,只能由人推或牲畜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09: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年他大女儿顾二丫不到二十岁,儿子顾长恩更小,也就是十几岁。一天晚上,老顾头和儿子顾长恩没在家,顾二丫独自一人在汽油灯底下纳鞋底儿,不小心碰倒了汽油灯,汽油从瓶子里溢了出来,立刻被燃烧的灯芯引燃,顿时大火着了起来,瓶子也被火烧爆炸了。顾二丫拿起扫炕笤帚,试图用扫炕笤帚把火扑灭,结果引燃了衣服袖子,烧得她扔下笤帚就大哭了起来,这时候炕席也着了,火光和喊声立刻引来村子里还没睡觉的人,大家见着火了,拿着水桶和瓢盆从四面八方赶来,由于当时村民们还不懂得汽油的扑救方法,也不知道汽油遇到水会燃烧得更厉害,有人上来就泼了一桶水,结果火更大了,烧得顾二丫躺在地上翻身打滚不是好声地嚎叫,多亏见多识广的邻居张国君赶来,他见炕上有条棉被,立刻拿起来蒙在顾二丫的身上,才把大火扑灭。这时候老顾头和儿子顾长恩听到家中失火的消息也赶了回来,大家掀开被子一看,顾二丫的左胳膊和左侧乳房已经烧得面目全非了,头发也烧焦了。由于当时没有医院,更找不到治疗烧烫伤的良药,只得用獾子油缓解疼痛,前后治疗了两年多,顾二丫才痊愈。但终究落下残疾,顾二丫的左胳膊残废了,左侧乳房也烧掉了......后来顾二丫嫁给了红林子村一个姓李的老跑腿子,日子过得非常艰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09: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碾坊不大,碾子是由一匹枣红色的瞎马拉的。马总是沿着碾盘一圈又一圈不停地行走,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头。那时候,我们经常薅马尾巴上的马尾儿套家雀,剪马鬃扎毽子,老顾头看见了总是说:小心点,别让马踢着!
       碾坊里还有一个用来把米和糠分离的木制风车,是老顾头的心肝宝贝,我们经常乘老顾头不在的时候摇动风车玩。即使他看见了,也装着没看见。
没有见过的还真描述不了这么细腻,刻画这么清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09: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11:31:03 | 显示全部楼层
磨坊里的磨,据说最初不叫磨,叫硙(wei),到了汉代才叫做磨。磨分人力、畜力和水力三种。用水作为动力驱动的磨,大约在晋代就已经出现了,如今的电磨也都是由磨改造而来的。碾道里的碾子,是由碾台、碾盘、碾滚和碾架组成的。碾滚又叫碾坨,是由一整块石头錾成的圆柱形物体,分量很重,大约有七八百斤,重的可达千斤。由于构造特殊,碾砣分量又重,因此,被后来的水力和电力驱动抛弃了,只能由人推或牲畜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13: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一世,总有许多难忘的值得回忆的往事。欣赏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4:3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天一色 发表于 2018-6-6 13:53
人生一世,总有许多难忘的值得回忆的往事。欣赏佳作!

谢谢朋友赏析拙作!敬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4: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邓仲祥 发表于 2018-6-6 07:14
欣赏佳作,遥祝问好!祝创作愉快!

我写散文是外行,还得向诸位学习,谢谢赞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4: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6-6 07:35
也不知道他葬在了那里,真想到他的坟头去看看。---哪里

谢谢提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4: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6-6 07:36
回首往事,终有难忘的记忆。

是呀,人老了就好回忆往事,陈芝麻烂谷子经常出现在梦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4:4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邯郸陈勇 发表于 2018-6-6 09:14
欣赏老师精彩佳作,问好!

谢谢邯郸的陈勇朋友,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4: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梁山好汉 发表于 2018-6-6 11:31
磨坊里的磨,据说最初不叫磨,叫硙(wei),到了汉代才叫做磨。磨分人力、畜力和水力三种。用水作为动力驱 ...

谢谢梁山好汉!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4: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天一色 发表于 2018-6-6 13:53
人生一世,总有许多难忘的值得回忆的往事。欣赏佳作!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15: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顾头个子不高,不管冬夏总是通身的黑衣黑裤,腿上还扎着黑色的腿带子。他经常腰上扎根麻绳,戴着个三块瓦黑得不能再黑的毡嘎达帽子,眯缝着小眼睛,瘪瘪着嘴微笑着,给人一脸的善意。谁要是心里不舒服了,都找他倾诉。日本鬼子投降那年,他在二道河子附近的丁彦屯飞机场捡回家两桶汽油,听人说能点灯,就找了个瓶子,用棉花搓了个灯芯,作了个简易汽油灯,倒入汽油就点着了,还挺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15:55:17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碾坊不大,碾子是由一匹枣红色的瞎马拉的。马总是沿着碾盘一圈又一圈不停地行走,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头。那时候,我们经常薅马尾巴上的马尾儿套家雀,剪马鬃扎毽子,老顾头看见了总是说:小心点,别让马踢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6 15: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几年我回了趟老家,在村子里随便走了走,只见家家都盖起了砖瓦房,街道也焕然一新,老碾道早就不见了,老顾头也已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作古了,回想起来心里酸酸的,也不知道他葬在了哪里,真想到他的坟头去看看。

欣赏老师的精彩,遥祝夏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10-23 02:40 , Processed in 1.171875 second(s), 1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