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80|回复: 85

多想叫一声妈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1: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梁山好汉 于 2018-6-5 11:15 编辑

多想叫一声妈

陈以忠


    远远的看到一位老人,佝偻的背、花白的发、多么像我的妈妈。
    急急地脚步走近,正在收拾新割的油菜籽,老式斜襟蓝布褂,早已经褪了色,肩上打着一块不规则的大补丁,特别的显眼。
    后背凸起的脊柱,像个晾衣撑子,将那件不合适的厚蓝布褂撑起,使整个衣裳好像空荡荡的挂在脊柱上,没有汗渍的痕迹,似乎身体里压根儿就没有汗水可以渗出。
    稀疏的白发飘散在四周,被一根细绳拢在脑后,头顶几乎全谢了,反射出晃晃的光。
    蹲下身子轻声问候你,一点反应也没有,根本就没有感觉我的接近。耳朵真的很背了,大声叫了一声:“老妈妈!”
    微微抬起了头,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弱弱道:“你是哪个啊?叫我妈妈?!”
    注视一脸沧桑的老妈妈,脸上蚊虫叮咬留下的红斑点,刺疼了我的眼睛,无语,哽咽,模糊了视线。
    不敢直视眼前的老妈妈,仰面看天空,是那么高远的蓝,我的泪珠含在眼眶,未能滴落。



    我是为美丽乡村的康居工程建设,动员群众到镇上或者村康居点集中居住,到村里做老百姓思想工作的。
    在邻居的指引下,我来到老妈妈的家。一座红砖码起来的两间青瓦矮房,一条芦柴帘挂在门上,两根短木棍斜抵着。顶头一个碎砖码起来的草缮的更矮的锅屋,一块粗芦竹横竖十字交叉编成的门,耷拉着歪在一侧。
    躬腰走进简易的锅屋内,一座老式的灶台上 ,一块木质锅盖看不出曾经接受过油水的浸润,半碗青椒烧萝卜干,放在锅角旁,揭开锅盖,剩下一碗稀饭留在锅里,有点生水的微微馊味。
    窄窄的锅门口,只容得下一个人的身子,其他空间被杂草塞着。我真的好怕,若有一个火星子引燃杂草,老妈妈怎能脱身?
    转身出来,走到大屋的门前,拾起斜抵着的木棍,掀开柴帘进到屋里,好一会才看清屋内的物件,满是各色塑料袋装着的豆子、芝麻等,悬挂在半空中,脚下是杂乱的坛坛罐罐,一张小木桌对门靠墙摆着,上面一只香炉,香灰都溢出炉口,散落在香炉四周。
    里间是一副灰白色的棉纱蚊帐,有气无力地支撑着,看不清蚊帐里的情况,一只木柜被挤在墙旮旯里,塞着一团团的旧衣服。
    屋里没有任何照明的灯,连一根蜡烛都没见到。我睁大眼睛努力看清屋里的一切,不敢模糊双眼,心被揪着,生疼。


    “平时吃水都是到我家用水桶拎点回去。”邻居如是说。
    “她每天早早进屋睡觉,早上很早起来,不通电、没接水。”邻居如是说。
    很同情老妈妈人生境遇的邻居继续着:“她是个苦命的人,先后几任丈夫,都因病去世,留下两个儿子三个女儿,相继成家分开居住。她就是一直泡在苦水里出不来,也不愿意跟随儿女过日子,就一个人在农忙时捡拾麦穗或稻穗,过着近似原始人的生活。”
    看着邻居无奈的表情,我想找住在附近的她儿子问问。
    “唉——”一声长叹,满是无助的沉默,让我无法提问,只能静静地等着。
    “我是一个在人们心目中忤逆不孝的儿子……”自责不已的粗犷男人抽泣起来。
    我继续默默地等着,“妈妈就是不知道现在是何时,今日是何日。”初中毕业的男人很冷峻。
    “就没想着改变她?”我不解地问。
    “我们兄弟姊妹们都劝导她,买新衣服不肯穿,即使逢年过节时穿一会,就舍不得穿脱下了,或是在外面加一件旧衣裳,总是喜欢穿自己补过的衣裳。”
    “给她钱也不会用,从未走出过村庄,我们只能背着‘不孝之子’的骂名了。”摊开粗糙双手的黝黑汉子,噙满泪水,很委屈的申诉着,我无语地僵直着,在渐黑的夜幕笼罩下,脑子一片空白。


    乡村……
    康居……
    老人……
    我,多想叫她一声妈!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1:36: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远远的看到一位老人,佝偻的背、花白的发、多么像我的妈妈。
    急急地脚步走近,正在收拾新割的油菜籽,老式斜襟蓝布褂,早已经褪了色,肩上打着一块不规则的大补丁,特别的显眼。
    后背凸起的脊柱,像个晾衣撑子,将那件不合适的厚蓝布褂撑起,使整个衣裳好像空荡荡的挂在脊柱上,没有汗渍的痕迹,似乎身体里压根儿就没有汗水可以渗出。
    稀疏的白发飘散在四周,被一根细绳拢在脑后,头顶几乎全谢了,反射出晃晃的光。
    蹲下身子轻声问候你,一点反应也没有,根本就没有感觉我的接近。耳朵真的很背了,大声叫了一声:“老妈妈!”
    微微抬起了头,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弱弱道:“你是哪个啊?叫我妈妈?!”
    注视一脸沧桑的老妈妈,脸上蚊虫叮咬留下的红斑点,刺疼了我的眼睛,无语,哽咽,模糊了视线。
    不敢直视眼前的老妈妈,仰面看天空,是那么高远的蓝,我的泪珠含在眼眶,未能滴落。

描述细腻

点评

感谢版主赏阅、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0:57
拜读欣赏,感同身受,文笔流畅,刻画细腻,耐读回味,遥祝老师笔耕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5 14:5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1:3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为美丽乡村的康居工程建设,动员群众到镇上或者村康居点集中居住,到村里做老百姓思想工作的。
    在邻居的指引下,我来到老妈妈的家。一座红砖码起来的两间青瓦矮房,一条芦柴帘挂在门上,两根短木棍斜抵着。顶头一个碎砖码起来的草缮的更矮的锅屋,一块粗芦竹横竖十字交叉编成的门,耷拉着歪在一侧。
    躬腰走进简易的锅屋内,一座老式的灶台上 ,一块木质锅盖看不出曾经接受过油水的浸润,半碗青椒烧萝卜干,放在锅角旁,揭开锅盖,剩下一碗稀饭留在锅里,有点生水的微微馊味。
    窄窄的锅门口,只容得下一个人的身子,其他空间被杂草塞着。我真的好怕,若有一个火星子引燃杂草,老妈妈怎能脱身?
    转身出来,走到大屋的门前,拾起斜抵着的木棍,掀开柴帘进到屋里,好一会才看清屋内的物件,满是各色塑料袋装着的豆子、芝麻等,悬挂在半空中,脚下是杂乱的坛坛罐罐,一张小木桌对门靠墙摆着,上面一只香炉,香灰都溢出炉口,散落在香炉四周。
    里间是一副灰白色的棉纱蚊帐,有气无力地支撑着,看不清蚊帐里的情况,一只木柜被挤在墙旮旯里,塞着一团团的旧衣服。
    屋里没有任何照明的灯,连一根蜡烛都没见到。我睁大眼睛努力看清屋里的一切,不敢模糊双眼,心被揪着,生疼。
这样的寡居老人中国还多的很,希望有一天有关部门能真真正正的为他们做点什么

点评

问候版主,感谢摘评,遥祝夏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0:5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1: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乡村……
    康居……
    老人……
    我,多想叫她一声妈!

老师也是性情中人,赞!

点评

是的,我看到此情此景,真的很感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0: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1: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佳作,遥祝老师夏日安好!

点评

感谢版主美评鼓励,遥祝写作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0: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1:56: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远远的看到一位老人,佝偻的背、花白的发、多么像我的妈妈。
    急急地脚步走近,正在收拾新割的油菜籽,老式斜襟蓝布褂,早已经褪了色,肩上打着一块不规则的大补丁,特别的显眼。
    后背凸起的脊柱,像个晾衣撑子,将那件不合适的厚蓝布褂撑起,使整个衣裳好像空荡荡的挂在脊柱上,没有汗渍的痕迹,似乎身体里压根儿就没有汗水可以渗出。

点评

问候超版,感谢赏阅!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0: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1: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注视一脸沧桑的老妈妈,脸上蚊虫叮咬留下的红斑点,刺疼了我的眼睛,无语,哽咽,模糊了视线。
    不敢直视眼前的老妈妈,仰面看天空,是那么高远的蓝,我的泪珠含在眼眶,未能滴落

点评

感谢超版老师摘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0: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1: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屋里没有任何照明的灯,连一根蜡烛都没见到。我睁大眼睛努力看清屋里的一切,不敢模糊双眼,心被揪着,生疼。

点评

问候老师,遥祝夏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1:0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2: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乡村……
    康居……
    老人……
    我,多想叫她一声妈!
情感饱满,文字简练疑重,摧人泪下!感动了我。佳作!

点评

谢谢超版鼓励,遥祝写作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1:0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2:5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注视一脸沧桑的老妈妈,脸上蚊虫叮咬留下的红斑点,刺疼了我的眼睛,无语,哽咽,模糊了视线。

点评

问候超版,感谢赏阅,遥祝夏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1:0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2:54: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敢直视眼前的老妈妈,仰面看天空,是那么高远的蓝,我的泪珠含在眼眶,未能滴落。

感人而令人心生疼,

点评

是的,见到此情此景,真的很无语!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1: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2: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邻居的指引下,我来到老妈妈的家。一座红砖码起来的两间青瓦矮房,一条芦柴帘挂在门上,两根短木棍斜抵着。顶头一个碎砖码起来的草缮的更矮的锅屋,一块粗芦竹横竖十字交叉编成的门,耷拉着歪在一侧。

点评

问候刘老师,遥祝写作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1: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2: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屋里没有任何照明的灯,连一根蜡烛都没见到。我睁大眼睛努力看清屋里的一切,不敢模糊双眼,心被揪着,生疼。

点评

感谢超版摘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1: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2:58:20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她钱也不会用,从未走出过村庄,我们只能背着‘不孝之子’的骂名了。”摊开粗糙双手的黝黑汉子,噙满泪水,很委屈的申诉着,我无语地僵直着,在渐黑的夜幕笼罩下,脑子一片空白。

精彩,

点评

感谢刘老师鼓励,遥祝写作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1: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2: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乡村……
    康居……
    老人……
    我,多想叫她一声妈!

欣赏老师催人泪下的感人篇章,遥祝夏祺笔丰!

点评

看到老人,心里很难受,多想叫一声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1: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4: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远远的看到一位老人,佝偻的背、花白的发、多么像我的妈妈。
同感,我每当看到于母亲岁数相当的老妈妈,总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总以为那就是妈妈。

点评

见到老人,真的很感慨,感谢老师理解!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1:0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4:4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注视一脸沧桑的老妈妈,脸上蚊虫叮咬留下的红斑点,刺疼了我的眼睛,无语,哽咽,模糊了视线。
    不敢直视眼前的老妈妈,仰面看天空,是那么高远的蓝,我的泪珠含在眼眶,未能滴落。
感同身受

点评

老妈妈的现状,让我心口生疼。真的,脑子里中是挥之不去的情景。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1:0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4:4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为美丽乡村的康居工程建设,动员群众到镇上或者村康居点集中居住,到村里做老百姓思想工作的。

点评

感谢超版理解支持,遥祝夏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1:0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4: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里间是一副灰白色的棉纱蚊帐,有气无力地支撑着,看不清蚊帐里的情况,一只木柜被挤在墙旮旯里,塞着一团团的旧衣服。
    屋里没有任何照明的灯,连一根蜡烛都没见到。我睁大眼睛努力看清屋里的一切,不敢模糊双眼,心被揪着,生疼。
刻画细腻

点评

感谢老师置评鼓励,遥祝写作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1: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14: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平时吃水都是到我家用水桶拎点回去。”邻居如是说。

点评

问候超版,感谢赏阅!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6 11: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6-23 06:38 , Processed in 0.437500 second(s), 3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