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1|回复: 4

画都夜话(长篇诗体小说)之 十一 闹鬼

[复制链接]

升级   85.4%

发表于 2018-6-4 13:5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心蝶 于 2018-6-9 15:51 编辑




画都夜话(长篇诗体小说)之 十一 闹鬼

文/心蝶


     灵异之事,至今没有确切答案。故宫太监宫女拍照,被游客反拍。罗布伯古城的双鱼事件。很多案例可以隐藏细节,捂不住尘世冷色,以及流星飞语。
    永昌出殡这夜,儿媳妇叶英半夜被响声惊醒,穿上睡衣悄悄走到客厅,刚要拉窗帘听到外面”咣当”一声。奇怪,睡觉前已经检查。她拿起手电筒走出去。“哐当”又一声,由厨房方向传来。她走进去打开灯,老爷子卧室门闭着。自小健壮泼辣的她,符合本地人高大老婆门前站,不会干活也好看的审美标准。壮胆慢慢推开门,“嗖”门开了,是永昌的侍卫小狗,她狠踢一脚,打算回去睡觉,隐约听到有人喊“英儿,快来。渴死我了。”是老爷子,她用手掐掐自己,是不是真的。干脆进去看看,“啪嗒”打开灯,屋里没有人,八仙桌摆放祭祀的物品,香雾缭绕。回去吧,自己吓唬自己。转身正要拉灯,看见门口穿衣镜前站着老爷子。灯光自动熄灭。啊!她慌忙按手电筒,怎么也不亮,大喊救命。
    尚家旺梦中被喊声惊醒,发现英儿不在屋。门敞开,院中漆黑,刚走出门父亲房间和厨房灯光“哗”亮开,小狗跑过来,老婆倒在厨房门口。他急中生智用手指狠狠掐她的人中,英儿醒来,胡言乱语:“鬼,快跑快跑。爹放过我们吧。”

    永昌家闹鬼,消息迅速传开。十六娘说:“叶英可恶,报应。””找个神婆,可能掉魂。”大娘道。前街真真爹说:“上坟后转身走出,一百步才能回头,她肯定不知道被鬼魂抓住。”更有好事者当成笑料,传给说书的瞎子编成《闹鬼》流传。

仍要敬畏古老训诫,深处与自己相遇
影子在轮回纠缠

一朵昙花落下,不决裂
为更深的爱
脚步轻些,再轻些
裙子触地,灵站上枝头

出神入化的刀客,把碎片当证据
请用惊蛰说话,失去会返青
无人时,注视虚掩的门
吱呦推开,遇到自己的心

   闹鬼事件发生后,叶英连续几天神智不清,两个孩子哭哭啼啼。家旺平时木讷,一双嘎鸭脚,走路像在水中摇摆。听到大家议论,决定采用四爷建议,请邻庄能吐火,移植头颅的袁卫术士。
   袁卫听罢查问缘由,家旺低头。术士吩咐所有人出去,关好大门,不得打搅。屋内点燃沉香、檀香、朱砂配置的迷幻药。再用催眠术引导叶英。”放松,从手指、脚指,到手臂、腿,再到丹田、心口,最后到脑门。跟我走,现在你看到什么?”一个木偶,上面写囚徒。”叶英答。“解开木偶的绳子,继续向前走,看到什么?”“太阳落在山后,一个老人。”“看仔细,老人谁?”“娘,你怎么在这里?”叶英问。“闭上眼睛,我有你这样的女儿吗?”老人道。叶英偷偷从眼缝窥视,有人影晃动,睁眼竟是一堆白骨。戏弄我,顺手拿起棍子朝术士打去,没有人。用棍子把白骨翻来覆去辨认,没有发现异常。目光投向野火时,母亲从后面走出,喊她的小名。温暖重新回来。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沿母亲手指的方向找到公爹。她表达诚意,请求老人家回家,永昌没回答,给叶英讲了鬼的故事。一片水涌来,术士背起她飞到自家楼顶,又从背后推她一把,向地下落去。她正要喊,梦已醒。人生原本一场梦,梦是自己的,鬼是自己的,附在身上的不过是隐身衣。无邪,就沉不进去。

我的主人,真身留在尘世
展翅是错觉
你的灵一直站在这里
有时被拉长
有时被缩短

你带火走来,灰烬成为倾诉
绳子解与不解,我都躲在你体内
听叹息与呻吟

当祖先递出老酒,热辣辣的旧事穿肠而过
请找到留住的理由
我不远不近
就在它们身边徘徊
          ——草人的诗

母亲说:“我求真人为你占卦,自己收好。日后当做警钟。”
九九重阳迁新居
太平门接唐家巷
扑天雕落六合市
插翅难逃三秋时

       叶英似懂非懂,一一珍藏。

      以下是永昌为叶英讲的故事。
      坦然面对世界,才能打破人与事与人的隔阂,判断事情真伪。一个人遇到鬼,看到他前身、脸色苍白,后背乌黑。问你怎么一面白一面黑,鬼说我喜欢阴,只去阴暗处。此人回头撒腿就跑。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07: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遥祝问好!祝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5 07: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灵异之事,至今没有确切答案。故宫太监宫女拍照,被游客反拍。罗布伯古城的双鱼事件。很多案例可以隐藏细节,捂不住尘世冷色,以及流星飞语。
      永昌出殡这夜,儿媳妇叶英半夜被响声惊醒,穿上睡衣悄悄走到客厅,刚要拉窗帘听到外面”咣当”一声。奇怪,睡觉前已经检查。她拿起手电筒走出去。”哐当”又一声,由厨房方向传来。她走进去打开灯,老爷子卧室门闭着。自小出名健壮泼辣的她,符合本地人高大老婆门前站,不会干活也好看的审美标准。壮胆慢慢推开里间门,”嗖”门开了,是永昌的侍卫小狗,她狠狠踹了一脚。想关门回去睡觉,隐约听到有人喊她的名义“英儿,快来。渴死我了。”老爷子在喊,她用手掐掐自己,是不是幻觉。索性走进去看明白,”啪嗒”打开灯,屋里没有人,八仙桌上摆着祭祀的物品,香雾缭绕。回去吧,自己吓唬自己。转身正要拉灯出来,见门口穿衣镜前站着老爷子。灯光自动熄灭。啊!她慌忙按手电筒,怎么也不亮,大喊救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85.4%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14: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朋友鼓励 写作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8 08: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8-19 07:53 , Processed in 0.796875 second(s), 14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