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4|回复: 2

生鱼烈酒赫哲人(八、中)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 06: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毕拉.卓鲁.莫日根夫妻听了老玛发这番话非常高兴,何哲日.涩禾克伊热看着老玛发和老玛玛们说:
赫尼那——赫尼那——
既然我丈夫木毕拉.卓鲁.莫日根的话你们都同意了,
明天我们就收拾东西。
有船的坐船,
没船的骑马。
一会儿大家吃喝完了就赶快回家做准备吧!
赫尼那——赫尼那——
乡亲们吃饱喝足后就都回家做准备去了。第二天早晨,大家把东西或装在船上,或驮在马上,毕拉.卓鲁.莫日根夫妻领着他们的猎狗,带领着乡亲们出发了。他们一路顺流而下,走走停停,前后走了一个多月,才来到了毕拉.卓鲁.莫日根梦中的得勒乞。他们在山脚下定居了下来。老人们上山开荒种地,年轻人下江捕鱼,愿意打猎的继续打猎,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正在大家听得津津乐道的时候,年轻人突然不讲了,他看了一眼女鱼贩子,笑着说憋不住了,要去撒尿。说完站起来一路小跑进了柳树毛子。
年轻人走后,我对尤克热.哎心.木都里说:“真没想到,他这么年轻就会唱伊玛堪。”尤克热.哎心.木都里说:“我们都是从小听伊玛堪长大的,都能哼几句,他是我们当中唱得最好的,将来伊玛堪传人非他莫属了。”我问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年轻人是谁家的,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告诉我说是吴定克.福胜的远方弟弟,也就是吴定克大叔的儿子,叫吴定克.宝臣。
我们说话的时候吴定克.宝臣撒尿回来了,尤克热.哎心.木都里给他倒上一贝壳酒,让他喝完了继续接着唱。吴定克.宝臣喝完酒,吃了片生鱼,接着继续唱:
赫尼那——赫尼那——
松花江上游有条叫呼汉海的大河,就是如今的牡丹江,河边有个村子,村子里住着据说是人和大马猴杂交的火鲁格依吐(野人),他们个个都是人高马大,本领高强,翻山越岭如走平地,游泳凫水更是行家,经常来往于伯力城(哈巴罗夫斯克)和东海。丹图(头人)叫所银,他仗着一身蛮力,经常带领猴民抢夺附近赫哲人的粮食、猎物和鱼。
所银手下有无数的阿勒笨(士兵),都是他从深山老林里招募来的。这些火鲁格依吐个个都是猴脸人身,也会说人话,讲人语,嗜酒如命,最爱吃毒蛇猛兽,无论冬夏都住在树洞里。
一年秋天,所银率领他的猴民从东海回来,途中要在得勒乞休息,他们刚一到来,就抢夺赫哲人的粮食和鱼。这时候的毕拉.卓鲁.莫日根和他媳妇何哲日.涩禾克伊热都老了,根本没有力气和这些火鲁格依吐搏斗,年轻人又都没在家,不到一袋烟功夫,好几户人家的东西就被抢了个精光。眼见家园被毁,毕拉.卓鲁.莫日根领着媳妇何哲日.涩禾克伊热来到山脚下,在江边跪下向神灵祷告说:
赫尼那——赫尼那——
西瓦如玛玛(保卫神),
查尼(守门神),
萨日卡(护身神)
珠林(看家神),
我们平时敬你们,
给你们上供烧香,
就是希望你们能保护我们。
如今我们遭了难,
火鲁格依吐抢了我们的东西,
他们的头人叫所银。
各位神灵快快给我神力,
让我把他们赶跑。
赫尼那——赫尼那——
毕拉.卓鲁.莫日根刚祈祷完,站起身来立刻长高好几十丈,媳妇何哲日.涩禾克伊热也长高了好几十丈,两个人顿时感觉力量倍增,他们来到家中,见家中的那条老狗长得象牛那么大,夫妇俩领着狗,一步步向林子里睡觉的所银和他的猴民走去,跑在前面的狗汪汪一叫,如天崩地裂一般,震得山摇地动,这些火鲁格依吐士兵见来了两个天神和一条大狗,吓得屁滚尿流,扔下抢来的东西就跑,再也不敢来了。从此后两位老人天天领着狗坐在江边,时刻注视着来往船只和山上的鸟兽,保卫着这一方的后人。时间长了,他们和那条狗就都变成了石头,来往渔民都叫这里为得勒乞砬子,叫两位老人为卓鲁玛发、卓鲁玛玛(石头老头、石头老太太)。
赫尼那——赫尼那——
吴定克.宝臣的伊玛堪讲完了,大家都为他的精彩表演鼓掌叫好。
随着掌声的结束,我们这顿特殊的午饭也吃完了。女鱼贩子问吴定克.宝臣得多少鱼?他笑着说不多,就两条。尤克热.哎心.木都里问他什么鱼?他说两条鳇鱼。说着他就领着喝酒的几个伙计把我们带到江边,在一条破旧的木头渔船两边各拴着一条鳇鱼,大的有七八百斤,小的也有二三百斤,两条鱼都活着,见到人不停地来回摆动尾巴,搅动得江水哗哗作响。他们把小船划到大船旁边,费了好大劲才把鱼装到船上。我问其中一个渔民:“出鳇鱼了?”他说:“今年鳇鱼比往年都多,昨天好几条船都打到鳇鱼了,不过都没有我们的大。”
女鱼贩子收购完吴定克.宝臣的两条鳇鱼之后,尤克热.哎心.木都里让我上船,然后把大船开到了下滩岛的另一面。渔船都在这里,黑压压有二三十条。渔民们见收鱼船来了,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女鱼贩子领着尤克热.哎心.木都里跳下船,挨个按顺序就开始了收购。这里都是十几斤以上的大鱼,其中还有几条百斤以下的鳇鱼,不像前面那些单个拉锚或放风筝的都是小鱼。
在女鱼贩子和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忙活的时候,我朝对岸看了一眼,突然发现对岸有个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四周还散放着不少黑白花奶牛,白房子清晰可见。渔民们告诉我说,那是俄罗斯人的一个牧场,叫彼得比詹。他们不种地,经常开着小艇偷偷越境,用毛毯、牛肉和咱们换东西,有些渔民还去过村子,在俄罗斯人家做过客。还有的吹嘘说他在老毛子那里有孩子,都能放牛了。
说笑之间船装完了。这时候天也不早了,太阳疲惫地躲进了远处的山凹里,在石头人附近透出一丝光亮,晚霞火一样的红,仿佛要把整个大山点燃。
渔民们卖完鱼后,继续重复着他们永远也重复不完的故事,在波涛汹涌的黑龙江里苦苦搜寻,期待着能打到更多的鱼。
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待女鱼贩子上船后,把我也拉了上来,渔民们帮着他把跳板推上船。汽笛一声长鸣,大船转舵沿江逆流而上,下滩离我们渐渐远去。没多长时间石头人就出现在了眼前,我反复回忆着刚才吴定克.宝臣讲述的伊玛堪故事,对这里的石头,甚至整个大山都产生了由衷的敬畏。转了个弯,西下的太阳又露了出来,她还是那样火红,几只大雁正迎着太阳排成一字往远处飞翔。我望着连绵的群山,涛涛的江水,联想着夕阳,大雁,满船的鱼虾,突然想起清人杨素蕴的《山居》诗来:
高秋孤杖倚云间,坐看溪光卧看山。
白雪风翻惊叠浪,青苔雨湿出层斑。
群归倦鸟飞飞急,对浴轻鸥泛泛闲。
欸乃数声天欲暮,渔舟轻带夕阳还。
此时的季节虽然和诗中的高秋正好相反,但其景物确是相差无几。俗话说逆水行舟用力撑,一棹松劲退千寻。大船逆水行驶非常费力,速度和来时相比慢了许多。过五节砬子的时候,岸边有一个破旧的小船,两个人站在船上向我们招手,女鱼贩子让尤克热.哎心.木都里靠岸停船。待我们走到近前才看清楚,原来是一对赫哲老夫妇。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叫他们大哥大嫂。老夫妇说他们是来下夜钩钓鲶鱼的,船漏水走不了啦,问船上有没有修船工具?尤克热.哎心.木都里上船找出工具,然后帮着老夫妇修起船来。女鱼贩子也下了船,她帮着船上的老太太划拉一抱干树枝,然后在岸边点燃了起来。这时候的太阳已经下山了,江风很大,人有些冷,她的这堆火还真管用,顿时暖和了许多。
在尤克热.哎心.木都里修船的时候,我问一直忙活的那位赫哲老人,夜钩怎么下法?他站起来,看了我一眼说非常好下,一看就会。然后指着船头一个盆子说:“你看见了吧,先把趟子钩绑好,按照先后顺序吊在盆沿上,一个人在船尾划船,一个人在船头挂泥鳅鱼,然后放到江里就行了。”尤克热.哎心.木都里一边干着活,一边回过头来看着我说:“你要是不怕冷,一会儿船修好了你跟着他们看看就会了,反正他们下完钩也得回家,你就坐他们的船回去吧。反正我们回去后,卸完船也得一段时间,我在江边码头等你。”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4 22: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细腻,行文流畅。欣赏佳作。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03:5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6-4 22:46
文笔细腻,行文流畅。欣赏佳作。待续。

谢谢赞赏!欢迎来黑龙江七台河做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6-23 22:14 , Processed in 0.375000 second(s), 14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