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3|回复: 4

生鱼烈酒赫哲人(七、下)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 06: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尤克热.哎心.木都里正在喂狗,见我醒了,问我饿不饿,我说昨天晚上喝多了,到现在还没过酒劲呢。他说那就不吃早饭了,我们现在就去码头。说着他放下狗食盆子,拍了拍手,门也不锁,领着我就走。在我们俩来到码头的时候,那位女鱼贩子已经在船上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我跟着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坐进了驾驶室,女鱼贩子走进了她自己的专门客舱。尤克热.哎心.木都里熟练地启动柴油机,大船一声长鸣,涡轮搅动着水花,带着隆隆响声缓缓驶出了码头。
    我们一路顺流而下,很快就来到了小砬子前,由于这里是大江的转弯处,江水在这里急转直下,巨大的水流如脱缰野马,不停地拍打着岩石,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尤克热.哎心.木都里特别小心,他一会儿左打舵,一会儿右打舵,好一阵子忙活,船才越过危险地带。
    转过砬子头,眼前豁然开朗,江水骤然减缓,在哗哗的流水声中向东奔去。街津山如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横亘在满是黄沙的岸边,山上的树木就象卫兵一样,常年守卫着这片黄金渔场。
    这里是街津山的后山,江面上到处都是赫哲人下的鱼网,耀眼的浮漂一片连一片,一直延伸到看不见为止。我们没走多远就在一处深水区停了下来。岸边有个非常小的草戳罗子,一个穿鱼皮衣服的老太太从里面走了出来,女鱼贩子高声问她:“大婶!你这里有鱼吗?”老太太说:“有点!”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听说有鱼,赶忙放下悬挂在船舷上的小舢板,他先把女鱼贩子搀扶到上面,然后让我也坐到里面,他站在船尾,用两根长长的木头船桨使劲一支,小船很快就来到了岸边。上岸后,鱼贩子和老太太用赫哲话说了起来,看表情大概是在谈价钱。
    女鱼贩子和赫哲老太太砍价的时候,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小声对我说:“这里是后山,去年冬天你来过,前面就是吴家砬子,人们叫白了都说是五节砬子,我小时候几乎整天在这里玩,沙滩上王八(甲鱼)特别多,每到中午它们就出来晒太阳,我们站的这个地方,那时候成片成片的到处都是,见到人,就连滚带爬都滚到江里跑了。”在他说得正起劲的时候,女鱼贩子已经和老太太谈好了价钱,叫他往舢板上装货。我也跑过去帮着往上搬,原来这里的鱼都是小鱼,最大的也不过二三斤,我就问尤克热.哎心.木都里这里的鱼怎么这么小?他说这里的网具都是插五以下的,拉锚根本打不到大鱼,大鱼多数都在正溜上,只有网滩上的大网眼在正流上才能打到。 我问他什么叫拉锚?他说就是事先把一块大石头用铁丝捆牢,然后在上面拧一个圈,从铁丝圈中穿过一条数百米长的网绳,用船把石头载到江中心,然后扔到江里,再把网绳拖带到岸边,人站在岸上,把网绳的一头拴上鱼网,再靠另一端把鱼网拽到水里,一直拽到石头的铁圈跟前,这样鱼网就下好了,一旦有鱼经过就会被网挂住,等鱼挂得差不多了,就把鱼网拽回来,在拽鱼网的时候,还可以把摘好的空鱼网栓到网绳的另一头,等有鱼的这片网拽出水面的时候,那条空鱼网也就下完了,当打鱼人摘完网上鱼的时候,那个鱼网也上鱼了,如果鱼多,一两片网就够人忙活的了,如果鱼少,就多下几片网,下网的多少根据打鱼人摘网的能力而定。这种打鱼方法的好处是人始终不下水,也不需要任何船只,不足之处是打的鱼太小,因此多数都是妇女老人,青壮年是不屑这个的。还有一种方法叫放风筝,就是做一个象风筝那样的帆,绑在鱼网一头的浮漂上,利用水流或风力把鱼网托带到江里,打鱼人拽住鱼网的另一头,跟着水流走,待到指定位置时,把网拽到岸上,这种放风筝也能打到鱼,多数都是小鱼,得不到大鱼。我问他,女鱼贩子收这么多的鱼都放在哪里呀?也没见到她往哪里送鱼呀。他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等晚上就知道了。
    老太太这里的鱼确实不多,没多长时间就装完了,尤克热.哎心.木都里让我和女鱼贩子上船后,他把小舢板划到大船船尾,然后又一筐筐把鱼搬上甲板,吊起小船我们又出发了。
    路过吴定克 . 福胜父母居住的五节砬子的时候我们又停了下来,这里由于水深,大船直接开到了砬子下的岩石旁边,我们下船后,岩石边的沙滩上到处都是晾晒的干鱼,大江里满是浮漂,原来两位老人也下了不少网。老夫妇俩见我来了,热情地和我握手,问了许多离别后的话,还卷了支烟给我,问我抽不抽?我说不会,他们说赫哲人都会抽烟,把烟叫达米黑恩。见我不抽,顺手递给了女鱼贩子,女鱼贩子接过烟叼在嘴里,点着火吧嗒吧嗒抽了两口,然后和两位老人说起了赫哲话,大概又是砍价。在他们砍价的时候,尤克热.哎心.木都里抛好了锚,从船上也下来了,他简单地和两位老人打了招呼,然后领着我来到一条从山上流入大江的小溪旁边,这里生长着成片的红柳,他拨开一人多高的柳毛子,溪水中有好几个柳条编织的大囤子,里面装满了鱼,鱼听到动静发出噼噼啪啪的拍水声。
    这时候女鱼贩子和两位老人谈好了价钱,拿着老人准备的柳条筐也过来了,尤克热.哎心.木都里脱鞋下水,伸手搬过来一个鱼囤子,用老人递过来的抄箩子,把鱼一网网舀了出来,都是些二三斤以下的杂鱼。筐装满后我帮着他抬到船上。两位老人没少打鱼,总共有一两千斤,好长时间才装完,我和尤克热.哎心.木都里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在女鱼贩子给大叔点钱的时候,老太太非要我到山上地窨子坐坐不可,我说我要跟着船玩玩,就不上去了,拉扯了好一会儿,最后老人给我装了一筐干鱼送到船上才算了事。
    大船离开五节砬子,江面豁然开朗,两岸足有两三千米宽,远方水天相接,浩浩荡荡,直达天际。正是初春,江鸥飞舞,鱼戏波涛,好一派湖光山色!哦,我突然想起唐人张众甫写过的《送李观之宣州谒袁中丞赋得三州渡》诗来,于是随口吟道:
    古渡大江滨,西南距要津。
    自当舟楫路,应济往来人。
    翻浪惊飞鸟,回风起绿蘋。
    君看波上客,岁晚独垂纶。
    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听我吟诗,一边开船一边笑着纠正说:“你就会胡诌,这里是东北,不是西南!”我说:“这是古人的,不是我写的,就当一笑罢了。”
    说笑中大船停在了一个有旋窝的山崖边,下船之后,女鱼贩子直奔岸边的地窨子走去,尤克热.哎心.木都里把我拉到一块巨大岩石后面,告诉我说,这里叫得勒乞砬子,又叫石头人,说着他就让我向上看,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只见山崖的最高处有两尊天然形成的柱状风化石,周身仿佛雕刻一般,仔细瞧来犹如两尊菩萨端坐在云雾里,眉毛眼睛鼻子和嘴巴样样俱全,活灵活现。尤克热.哎心.木都里让我再看,我往远处挪动两步,努力搜索,原来两个石头人的长相有很大区别,其中一个是男人,像白胡子老头,另一个是女人,像个慈祥的老太太,在他们的脚下还蹲着一只小狗,它正张着大嘴,伸长了舌头,聚精会神地凝望远方。
    我望着眼前的景色脱口喊了起来:“神了!简直神了!就是雕刻大师也未必雕刻得如此惟妙惟肖!”
    尤克热.哎心.木都里说,这里就是他们赫哲人祖祖辈辈生活过的地方,石头人就是他们的守护神,时刻守护着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关于这两尊石头人和狗,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呢。正在他眉飞色舞地要讲故事时,女鱼贩子领着一个身材魁梧,光着膀子,只穿条鱼皮裤头的老头出来了,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和老头说了两句赫哲话,然后给我介绍说,这是他远方大哥的儿子,叫尤克热.玛西。尤克热.玛西客气地给我行了个礼,然后说了句:“额切.爱伊!(叔叔好)”。
    原来老头是尤克热.哎心.木都里的侄子,看来他的辈分够高的了。我赶忙和尤克热.玛西握手,说了句:“您好!”他点着头把我们领到了石头人旁边,在山脚下有一个菜窖,他打开用兽皮特制的保温窖盖,里面顿时冒出一股冰冷的白雾,我上前朝窖里看了一眼,只见窖里装着满满的鱼。
    我喊了起来:“我们汉族人的菜窖都装萝卜白菜,你们赫哲人的菜窖里装鱼,真新鲜!”
    见我感到新鲜,尤克热.哎心.木都里说:“不仅你感到新鲜,凡是到这里来的人都感到新鲜,这是我们赫哲人发明的一绝。你们汉人的菜窖是为了保温,都在冬天使用,我们的菜窖也是为了保温,但是跟你们却完全不同,我们都是夏天使用,我们的菜窖挖好了,冬天要装上冰,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再使用,窖里靠冰的低温,不管放什么东西都能保证在零度以下,而且不变柴,不变质,更不会腐烂。他这里是小的,一会儿回去你就看到了,我们船上的鱼都贮藏在大窖里,一个窖能装十几吨,光冰就得一汽车。”
    在我们俩说话的时候,尤克热.玛西顺着里面竖起的梯子下到窖里,尤克热.哎心.木都里找来一付土篮,用绳子送到下面,待他大侄子把鱼装满了,他就使劲拽出来,我上前要来帮忙,他说不用,有扁担一个人挑着就行了,他让我到山上转转,说那里有他们先人耕种过的土地。
    土地?还是耕种过的土地?我心里未免产生了怀疑,赫哲人不都是渔猎民族吗?怎么又出来耕地了呢?要说他们祖先打猎,我倒是相信,要说耕种土地,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转身一步步向山上走去。
    别说,这里还真有耕地的痕迹。
    我刚爬到山上没走多远,就在茂密的树林中看到地上有绵延起伏的垄沟垄台,我心想,看来这里的土地还真有人耕种过。不过也有些令人费解的地方,那就是这里的树木高大,有的已经上百年了,而且越往高处走,这种形态的地形就越明显,而且漫山遍野都是。在我还要继续往远处走的时候汽笛响了,是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在叫我回去。
    我下山来到江边的时候船已经装完了,尤克热.玛西站在岸边高声笑着对我喊道:“要开船了,还不快走!”尤克热.哎心.木都里正站在跳板上等我。 我气喘吁吁地跳上船,又帮着他撤掉跳板,然后跟着他走进了驾驶室。
    尤克热.哎心.木都里麻利地启动了大船,一路顺着水流驶向了下一站。他大侄子尤克热.玛西,在石头人旁边向我们摆了摆手,然后转身回到了地窨子。
    我们又行驶了二三十里水路,在一片生长着茂密红柳的沙滩上停了下来,这里和前几天我去过的上滩一样,也是到处都停泊着破旧的小渔船,岸边随处都是晾晒的鱼网。 尤克热.哎心.木都里说:这里就是下滩了,也是我们今天的最后一站。我跟着女鱼贩子和尤克热.哎心.木都里下船后,穿过一片低矮的树丛,在四处都是柳条子的地方有个草戳罗子,几个年轻的赫哲人正坐在草戳罗子外面的空地上吃饭,可能是热了,他们都脱掉了鱼皮衣服,个个光着膀子,满头大汗。见我们来了,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点的人站起来,用赫哲话对女鱼贩子说道:“格格.爱衣希!额西.衣宁托空,额都.特鲁,布达即夫。(大意是姐姐你好!现在中午了,请坐下吃饭吧。) ”女鱼贩子说了句:“巴尼合!(谢谢!)”然后她领着我和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坐在了一块黄油布旁边,加入了渔民们的吃饭行列。刚才叫我们吃饭的那个人也坐下了,接着他拿出一支香烟给我说:“达莫格窝米(抽烟)”我说谢谢!我不会。他把香烟又分别递给了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和女鱼贩子。
    我环视了一眼摆放在油布上的饭食,中央放着一个笨重的大木盆,里面装着半木盆血淋淋的刹生鱼,在木盆旁边放着一个硕大的鱼皮酒瘪子,酒瘪子旁边堆着一堆半尺多长的柳条和一堆河蚌壳。尤克热.哎心.木都里伸手拿起一双柳树条,小声对我说,这就是“筷子”。然后又拿起一个蚌壳说,这就是“碗”。见女鱼贩子也拿起了柳条“筷子”和蚌壳“碗,”我伸手也拿了双柳条“筷子”和一个贝壳“碗”。还是刚才站起来的那个人,他拿起鱼皮酒瘪子,分别往我们的蚌壳里倒酒,然后笑着说:“阿拉克窝米(喝酒)”,我随着女鱼贩子和尤克热.哎心.木都里举起蚌壳,接着甩酒敬了天地,然后喝了一口。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吃了口生鱼片,比划着给大家介绍了我,渔民们都对我很尊重,让我不要拘束,说到网滩就像到家一样,大胆地吃鱼喝酒。我问他们饭在哪里,他们笑着说,赫哲人在网滩打渔中午只吃生鱼,根本不吃饭,让我入乡随俗,多吃些生鱼。我说生鱼吃多了我的胃有些受不了,女鱼贩子接茬对他们说:“中午总吃生的我也不太喜欢,你们谁给我烤条鱼去?”一个已经喝完酒的年轻人趔趔趄趄站起来说:“你等着,我给你们烤、烤鱼去。”尤克热.哎心.木都里用赫哲接话接茬说让他多烤几条。年轻人划拉点干树枝,在我们的旁边就把火点燃了,又从草戳罗里拿出两条五六斤重的大鲤鱼,用尖刀从鱼背上挑开,一破两半,取出内脏,把一根带叉的柳条从鱼头插入鱼体内,又找来盐撒到鱼身上,然后拿到火上烘烤,一会儿功夫,空气中就飘来了诱人的鱼香。
   待续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4 22: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年轻人划拉点干树枝,在我们的旁边就把火点燃了,又从草戳罗里拿出两条五六斤重的大鲤鱼,用尖刀从鱼背上挑开,一破两半,取出内脏,把一根带叉的柳条从鱼头插入鱼体内,又找来盐撒到鱼身上,然后拿到火上烘烤,一会儿功夫,空气中就飘来了诱人的鱼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4 22:45:07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动贴切,好诱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04:0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6-4 22:44
年轻人划拉点干树枝,在我们的旁边就把火点燃了,又从草戳罗里拿出两条五六斤重的大鲤鱼,用尖刀从鱼背上挑 ...

用活蹦乱跳的鱼烤出来的东西才最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04: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6-4 22:45
生动贴切,好诱人。

谢谢赞赏!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8-15 09:48 , Processed in 7.078125 second(s), 12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