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8|回复: 6

生鱼烈酒赫哲人(七、上)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 04: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七、滩头听鸟语  树下赏石人

    诗曰:
    三江游湿地,碧绿满苍穹。
    河道连湖沼,鱼鸥立水中。
    一天秋草绿,十里野荷红。
    落雁鸣声远,渔舟唱晚风。
    春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也是生命繁衍的季节。第二天早晨,我正卷缩在草戳罗的土炕上做梦,突然一阵嘈杂的鸟鸣把我惊醒。我努力睁开双眼,四周一片漆黑,身边的吴定克 . 福胜和傅特哈. 宁呢.波罗鼾声如雷,二人睡得正香。我摸索着爬起来,穿上鞋推门来到外面,一阵江风吹来,冷得我猛地一激灵。天刚放亮,身边的江水一如昨日,波涛拍打着沙滩发出哗哗响声,裹夹着涛声的还有黑暗中远处野鸭和大雁的鸣叫。这时候傅特哈. 宁呢.波罗被我出来时候的开门声惊醒了,他出来见我听远处的鸟鸣,就一边站在草戳罗子旁边撒尿,一边对我说等会亮天你就看到了,每到春天,这个岛子可热闹了,在黎明前到处都是野鸭和大雁,转一圈就能捡到一筐鸟蛋。
    由于初春的江风实在太冷,在傅特哈. 宁呢.波罗撒完尿后,我也跟着他进了屋子。傅特哈. 宁呢.波罗往灶坑里添了两块木头,上炕躺下后叫我再睡一儿,说离天亮还早着呢。我上炕迷迷糊糊地刚要睡着,野鸭子和大雁的叫声又把我吵醒了。吴定克.福胜和傅特哈. 宁呢.波罗却睡得死猪一般。我翻了个身,仍然睡不着,只得闭着眼睛耐心地数着时间。大约一个小时过后,睡在其它草戳罗子里面的人们陆续起来了,听声音好象是在生火做饭。我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从门缝里透进的光线,知道天是真的亮了,于是叫醒了吴定克.福胜和傅特哈. 宁呢.波罗,两个人不情愿地穿上衣服,下地打开房门,一阵凉风吹了进来,屋子里立刻亮了起来。我起床来到外面,站在一个高高的沙丘上,眼前的景色实在太美了,远方晨雾迷蒙,江天一色。浅滩上到处都是水鸟,混杂的吵闹声不绝于耳。对岸老毛子的城市已经隐约有车辆和行人了。网滩上草木繁茂,百鸟争鸣。成片的草戳罗子炊烟袅袅,渔船一个挨着一个,不停地在江水中摇动,发出沉闷的碰撞声。刹那间,东方天际里闪出半壁红晕,浪花里突然一轮红日喷薄而出,把天地染得火红。太阳出来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早饭过后,渔船还是按照原来的排序一个接一个地开网,我们的船最快也得下午才能轮到。吴定克.福胜和傅特哈. 宁呢.波罗在江边砍了两根一米多长,有锹把粗的柳树条子,插在沙滩上,又绑上根横棍,然后把鱼网从船上取来,放到支架上,从头开始整理鱼网,破损的网眼要补上,粘在网具上的草棍和树枝也得抖落掉,整理完的就展开在沙滩上晾晒。他们俩一会儿拿起梭子补网,一会儿拿根柳树条子敲打,我跑去看了眼放在船舱里的鱼,还都活着。吴定克 . 福胜见我没事可做,就说:“反正你也没什么事儿可做,还不如进屋拿个筐去那边拣点野鸭蛋回来,我们中午好炒着吃。”顺着他的手指,我看了一眼远处水面上游弋的野鸭子,就问他:昨天怎么没有看见野鸭子呢?他说昨天那是下午,野鸭子都吃饱了,早飞到没人的地方去了。
    反正也没事可做,我就去草戳罗子里找了个旧柳条筐,按照吴定克.福胜的指点,向岛子上游没有渔船的地方走去。这里杂树丛生,柳花飞扬。刚刚破土而出的小草绿油油的特别好看,蒲公英和不知名的小花更是喜人。这里更是鸟的天堂,有红嘴绿毛的,有通身洁白的,也有乌黑的,花花绿绿,什么样的都有。野鸭和大雁多得惊人。我正欣赏着美景,突然被啪啪啪飞起的一只野鸭子吓了一跳。再仔细一看,原来在野鸭飞起的地方有个窝,里面还有两个绿皮蛋。我一边弯腰往筐里拣野鸭蛋,一边心里想,看来这里还真有野鸭蛋哪!
    我正往筐里拣野鸭蛋的时候,不远处又飞起好几只野鸭子,我循着野鸭飞起的地方找去,在满地蚌壳的地方生长着一片茂密芦苇,由于处在江心岛的边缘,水源充足,因此杂草生长得特别繁茂,其它地方的植物才刚刚破土,这里的芦苇已经有半尺多高了。
    我踩着满是污泥咔咔作响的贝壳滩,迈步走进了芦苇塘。随着我的到来,隐藏在芦苇中的野鸭子一个接一个地往外飞。我低头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到处都是野鸭子窝,数都数不过来。每个窝里都有或多或少的蛋,有三个五个绿皮的,也有一个两个白皮的,我兴奋的不得了,迅速蹲下来麻利地拣了起来,没多长时间,筐就装满了。
    我站在芦苇塘边,欣赏了一会儿美景。看看天色尚早,心想反正没走出多远,于是就挎着筐,转身把野鸭蛋送回了网滩。吴定克.福胜和傅特哈.宁呢.波罗还在整理网具,他们俩见我回来了,问我拣了多少,我说筐拣满了,他俩说现在野鸭子刚下蛋,正是时候,如果再过几天就抱窝不能吃了。我放下筐,意犹未尽,还要去拣,吴定克.福胜说不要再拣了,如果你拣得太多了,就要影响明年野鸭种群数量,它们该不来了。再说拣多了也吃不了,还是留着点做种吧!
    在吴定克.福胜的说服下,我打消了再去拣野鸭蛋的念头,但还是坚持要出去转转。他们俩没有再阻拦,于是我穿过江心岛的柳树丛,来到了大江的另一侧。这里是一条狭窄的江岔子,宽度不到五十米,看样子也没有多深,水流缓慢。岸上全是一望无边的草原,成群的野鸭大雁在觅食,见到人后呼啦一声飞得老远。岛上岸边的淤泥里全是黑色的蚌壳,大大小小堆积如山。在草丛间我又发现了许多野鸭窝,里面的蛋比刚才还多。越往上游走鸟越多,大雁更是成群。我想捡些雁蛋回去,但是整个岛都走完了也没有见到一个。我回到网滩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吴定克.福胜和傅特哈. 宁呢.波罗把生鱼片已经削好了,我捡回来的野鸭蛋也被放在火上烧熟了,我们喝着酒,吃着生鱼和野鸭蛋,说着些不着边际的醉话,时间在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下午三点钟的时候,终于轮到我们撒网了,这一次我们开出去的网比昨天的长,横在江上有五六百米,吴定克.福胜说是十片。起网的时候我们打到一个二十多斤重的鳇鱼,傅特哈.宁呢.波罗说是鳇鱼羔子,太小,不能吃,一抖落网放了。这一网鱼又不少,还都是鲤鱼。在我们回到网滩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在落日余晖里,来了一条带有柴油发动机的铁皮大船,傅特哈. 宁呢.波罗说是来收鱼的机动船。我们把船直接开到了大船旁边,别的船已经卖完鱼了,吴定克.福胜让傅特哈.宁呢.波罗打开舱盖,叫来一个穿花衣服的中年女鱼贩子,拿起抄箩子捞出一条鱼,用绳子穿上笼头,交给鱼贩子用小秤勾着过磅,然后按个头出卖。
    他们交易的时候我上了岸,无意间我见到了吴定克 . 福胜的表弟尤克热.哎心.木都里,我和他握手后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他说:“我是开收鱼船来的。”接着他告诉我说他不打鱼,冬天他赶狗爬犁上山打猎,夏天给鱼贩子开船,一两天他就要开船随鱼贩子下来收一次鱼,收入还不错。
    我们聊天的时候,吴定克.福胜和傅特哈.宁呢.波罗已经把鱼卖完了,他们俩让我跟着尤克热.哎心.木都里的船回去,说网滩太冷,晚上又住不下,太遭罪。其实他们不说我也要回去了,昨天晚上我就有些吃不消,再折腾一宿我真的有些挺不住了,于是就顺水推舟上了大铁船,摆手和吴定克.福胜以及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告别。
    大铁船是机械动力船,又是顺水顺风,不到一个时辰我们就到了街津口。这时候太阳才刚刚落山不久,西天一片火红。
    尤克热.哎心.木都里说好长时间没有看见我了,下船后拎了条鱼,说什么也要请我去他家喝酒,见尤克热.哎心.木都里真心邀请,我就跟着他来到了位于街津口东山老林子里的地窨子。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他家拉雪橇的那帮狗,它们全部散放在院子周围,见有人来了,一个劲地狂吠,胆小的人还真不敢靠近。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吆喝住了狗,然后拽开门把我让进了地窨子。进屋后里面黑乎乎的有些看不清东西。尤克热.哎心.木都里一边让我进屋,一边掏出火柴点上鱼油灯,屋子顿时亮了许多。
    我摸索着在炕沿上坐下,打量了一下四周,昏暗狭小的房间里,有铺能住两三个人的小土炕,上面铺着破旧的苇子席,炕头卷着一条黑乎乎的狍子皮被,屋地上到处都堆放着鱼网,散发出刺鼻的鱼腥味。西墙上还挂着一把单筒猎枪。在我打量屋子的时候,他拿起靠墙戳着的杀鱼砧板,把手里的鱼放在上面,找了把菜刀,麻利地剥去了鱼皮,然后削成了鱼片。又从门外的地窖里拿出一大碗炒鱼毛和一小盆煮熟的野猪肉,他放上一个很小的四脚炕桌,摆上吃的。他怕我冷,又抱回一堆柞木柈子,点着炉灶,忙活完了这些之后,拎起了墙角里的鱼皮酒瘪子,我们俩在昏暗的鱼油灯下开怀畅饮了。
    一杯酒过后,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告诉我说,赫哲人由于人口少,多数都是近亲结婚,再加上饮酒过量,生活无定所,水里来水里去的,一般寿命都短,男人寿命更短,最长的也就是五六十岁,他的亲戚多数都没有超过六十岁就去世了。他目前还没有成家,如今政府鼓励他们和汉族人结婚,他打算娶个汉族媳妇。
    我问他目前有没有目标?他说还没有呢。
    尤克热.哎心.木都里人非常实在,在汉族学校读完了初中,掌握的知识很多,我们俩边喝酒边聊,没多长时间二斤老白干就下肚了。从他口中我得知,清朝的时候,赫哲人有二三十万,广泛分布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他们世代以渔猎为生,后来由于清政府抓他们当兵,不少人死于战场。又后来,由于天花病毒侵袭,多数死于天花,有的甚至全家乃至全村都死光了。他家的好多亲戚都是这样没的。赫哲人原来都是散居的,一般不得天花,也不受天花病毒侵袭,自从和其它民族接触,就慢慢被感染了,结果灶了灭顶之灾,使人口大减。再加上解放前日本人让他们归户,他们都散漫惯了,根本不把日本人的话当回事,结果日本人对他们就采取了三光政策,凡是不归户的,被抓到后一律杀人烧船,扒地窨子。就是主动归户的,日本人也不放过,给他们吸食鸦片,抽大烟。因此赫哲人和小日本结下了深仇大恨,他们烧日本开拓团的民房,破坏军事设施,给抗联当向导,为抗联提供情报等等,这就更加激怒了日本人,日本关东军秘密下令,要象希特勒对待犹太人那样,彻底铲除赫哲这个民族。没过几年,赫哲人就所剩无几了。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散居在全国各地的赫哲族总人口总共还不到一百人,这个民族几乎到了彻底崩溃的边缘。如今经过近十多年的繁衍生息,总人口也不足一千人。尤克热.哎心.木都里越说越激动,他不住地为自己的民族担忧。我们俩酒越喝越投机,就都有些过量了。我怕喝多了走不了,就不打算喝了,他对我说:你别走了,吴定克.福胜家里就媳妇领两个孩子,你去不方便,在我这里住吧,明天正好我的船要去下滩收鱼,你跟着收鱼船去看看我家解放前住过的地方,顺便考察一下日伪时期留下的遗迹。
    天越来越黑,忽明忽暗的鱼油灯还不如萤火虫亮,得不停地拨弄,否则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我和尤克热.哎心.木都里喝干了鱼皮酒瘪子里的酒后,我说不能再喝了,睡觉吧。他说我能到他家喝酒是他的荣幸,今天非喝透了不可。他把我拉到外屋地窖旁边,让我帮他擎着鱼油灯照亮,他下到地窖里取出一个不大的陶罐,然后搬到酒桌上,打开罐口上封着的黑乎乎猪膀胱,顿时一股酒香扑鼻而来。尤克热.哎心.木都里给我们俩分别到了一大碗,然后对我说:“喝吧,这还是我顾发(外公)活着时候贮藏的呢,有十多年了。据说是从酒坊正溜上接的,最少也有六十五度。人都没了,我始终没舍得喝,今天你来了,我们把它喝光了。”
    听说是贮藏多年的老酒,我端起酒碗喝了一口。这酒确实不错,度数虽然高,但是浓而不烈,入口清香,绵软悠长,有点西凤酒的味道。于是禁不住说了声:“好酒!”他喝了口也说不错。我们俩就着生鱼片和野猪肉又喝开了,你一碗我一碗,这一夜我和尤克热.哎心.木都里都醉了,桌子也没收拾,倒在炕上就睡。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老一竿子高了,衣服也没脱,身上有些痒痒。我翻了个身,嗓子有些冒火,尤克热.哎心.木都里不知道去哪里了,盖在身上的袍子皮棉被散发着刺鼻腥味。我努力爬起来,趿拉着鞋来到外屋,趔趄着找到水缸,舀了瓢凉水就喝,半瓢凉水进肚,胃顿时舒服了许多。
    我推门来到外面, 一股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使人着了魔般地惬意。天空如碧,大大的红日挂在东山的树梢上,暖洋洋的。刚刚钻出地面的小草带着露珠四处张望,树叶子如水粉般黄中透绿,各种不知名的鸟儿随处鸣唱,林子里到处散发着生机。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4 22:4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起床来到外面,站在一个高高的沙丘上,眼前的景色实在太美了,远方晨雾迷蒙,江天一色。浅滩上到处都是水鸟,混杂的吵闹声不绝于耳。对岸老毛子的城市已经隐约有车辆和行人了。网滩上草木繁茂,百鸟争鸣。成片的草戳罗子炊烟袅袅,渔船一个挨着一个,不停地在江水中摇动,发出沉闷的碰撞声。刹那间,东方天际里闪出半壁红晕,浪花里突然一轮红日喷薄而出,把天地染得火红。太阳出来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4 22: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推门来到外面, 一股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使人着了魔般地惬意。天空如碧,大大的红日挂在东山的树梢上,暖洋洋的。刚刚钻出地面的小草带着露珠四处张望,树叶子如水粉般黄中透绿,各种不知名的鸟儿随处鸣唱,林子里到处散发着生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4 22: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描写细腻,欣赏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04: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6-4 22:43
我起床来到外面,站在一个高高的沙丘上,眼前的景色实在太美了,远方晨雾迷蒙,江天一色。浅滩上到处都是水 ...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04: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6-4 22:43
我推门来到外面, 一股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使人着了魔般地惬意。天空如碧,大大的红日挂在东山的树梢上, ...

再次谢谢赏读!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04: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6-4 22:43
描写细腻,欣赏佳作。

谢谢!十分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6-23 22:11 , Processed in 0.453125 second(s), 14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