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39|回复: 8

[散文随笔] “经典杯”征文《美丽的大布苏湖 》

[复制链接]

升级   19.33%

发表于 2018-6-1 12: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yanzhi 于 2018-6-4 19:25 编辑


                                                               《  美  丽  的  大  布  苏  湖   》



      大布苏(满语“盐”的意思)湖,位于科尔沁草原上的吉林省乾安县境内,湖的面积约为一百一十平方公里。据说是霍林河下游遗留的湖泊。由于河流改道,水流中断,地表的径流将地层中的钠、镁等离子不断溶出,使淡水湖变成了盐碱湖。湖区内多自流泉。


      大布苏湖与我国唯一的一处泥林(俗名狼牙坝)毗邻,二者的最大间隔约十七华里,最小间隔为零,高低落差约五十米。有人按照先人“山水是自然界的夫妻”的思路,又考虑二者特殊的地理地貌,认为“它们”应该是一对“神奇的夫妻”,我颇赞成这样的观点。


       这湖因含碱量大,湖水呈乳白色。一般情况下,远望,她仿佛是一块亚光的白玉;近瞧,她仿佛是液态的“白玉”。当太阳当空照的时候,再眺望,她又像万花筒般变幻着的白玉:一会儿白亮亮,一会儿白花花,一会儿白粼粼,这时的她甚是靓丽。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湖面上笼罩着似烟、似雾、似雨的氤氲,飘飘渺渺,似有似无,仿佛是少女神秘的面纱,这时的她甚是温柔。一般情况下,她总是被微风轻轻地吹着,均匀的縠皱波纹,慢节拍地溶溶曳曳,溶溶曳曳,宛若舞人的慢四步,这时的她甚是好性情。有时,她还打造自己的炫彩:夏季来临的时候,在湖区斑驳的绿色上面,在白色的湖水周围,自流泉喷出的水花此起彼伏,洋洋洒洒,受到阳光的折射,犹如条条银线,转眼,便将天地相连;犹如缕缕七彩的舞虹,转眼,便荡漾在湖间;犹如朵朵正在绽放的锦绣花团,转眼,便与风一起飘散。这时,让人难以抑制冲动,欲向眼前的一切奔跑过去,撷下并拥抱这些奇妙的水花,旋进湖波里,溶入美丽之中……她给人的总体印象是地道的“大家闺秀”,与身旁雄伟奇崛的泥林真可谓“地设一双,天造一对”.呢!


      湖区中奇特的景物多多:在连浮生物都不长的盐碱水里、碱土斑上的芦苇,像棵棵散穗的小高粱似地格外壮实,不禁让人发出“天下第一芦苇”的感慨;在除了土坷垃以外,连一粒小石子都不见的地儿,却突兀出十多块石头,其中最大的有一米多见方呢!不禁让人发出“是女娲余下的补天石,还是天上掉下的陨石”的感慨;在那大面积的滩涂中,基本是泛白的稀碱泥,但是哪位有脚气的朋友在这里赤脚走上一阵儿,痼疾就会奇迹般的好了,多来几趟,就难有复发之虞了。不禁让人发出“何不让患者在露天的舞厅中伴着音乐跳起赤脚舞疗疾”的感慨。在湖东的滩涂上,有一片根须可以变成草炭的草场,三伏天酷暑难熬的时候,挖地约三十厘米,可取出晶莹如玉的冰块,吃上一口,甘甜蹦脆,那感觉甭提有多舒服、多美妙了!你说奇也不奇?可更奇的还在后面呢,在取冰处再往下挖到一定程度,还可以取出几斤、十几斤鲜活的泥鳅鱼来,让你淋漓尽致地过把摸鱼瘾,并将终生铭刻这一瞬间。此时,一家人或几个伙伴一起,在地上挖一个坑,支上锅,点起牛粪,煮沸泉水,伸手取鱼,不一会儿便清香四溢了。这会儿,人们围在一起,高举酒杯,于是乎人醉了,周围的万物醉了,乃至天地都醉了,甚至有人说:“获得这一信息人的思绪都醉了。”还有,当你满怀“曲径通幽”的惬意、满足,准备回程的时候,千万别忘记沿湖边再寻觅一番,很可能得到新的惊喜:捡到远古时代水中动物的一块或一具遗骨,它们经过长时间盐碱水的浸泡,变得晶莹剔透。如一枚小贝壳,给人的感觉,美玉缺少它的魂魄,玛瑙缺少它的灵性,语言描绘不出它的神采。你会几次伸出手去,又几次缩了回来,那是因为既担心弄脏了它,又担心碰碎了它。最后还要进行一番“是把它带回去永久保存呢,还是让它永远安睡在这里好呢”的抉择!


      湖区中还有一道道美而险的风景线:有的像一座座浅水中的鲜花岛,有的像一盆盆精心培植的绿色植物或紫罗兰的大盆景;有的像刚刚拱出土的纹络清晰、硕大无比的花菇…… 如果那位朋友自己闯进这里来的,见到这些花花美景,千万立即停止你的脚步, “只可远观,不可近亵”,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如果是导游带大家进来的,千万要服从他的指挥,不能因为有了“靠山”,为了寻求刺激,就铤而走险。如果问“为什么?”,让我告诉你,这些都是打着美丽幌子的陷阱——“大酱缸”(当地人对滩涂和沼泽上泥淖的俗称)。它的“胃口”和“消化能力”非同一般,如果人、牲畜、马车等陷进去,都会遭灭顶之灾,这绝非危言耸听。据说当年金兀术被岳家军追赶,他的一辆大车陷进去了,车上装的都是从中原掠夺来的金银财宝,开始车辕子还露在“大酱缸”外面呢。于是便有一拨拨人想尽办法要把车拉出来,结果都失败了,车反而陷得无影无踪了。至今在湖周围不时还可以发现当年往出拉车的牛的遗骨呢。可能有人会问,这那里是风采,分明是陷阱。非也,这正是湖的一大特征——喷泉上蹿的涌道,水将周围的泥土稀释了的结果。如果掌握了它的规律,也不必心有余悸了,当险情出现时,不要挣扎,要立马躺下,竭力往出滚,靠着它的浮力,便可脱险。余下的,就是充分享受其美的一面了。


       湖中碱的年蕴藏量约二十万吨;春天,湖的碱水上升,浸润地面,被风干后,形成土碱;冬天的清晨,冰面上生长一层霜碱;隆冬时节,在坚冰下面的水中形成冰碱。这些原碱,经过加工处理就成为用处很大的碱了。打碱,特别是打捞冰碱,很有点意味:人们先用冰镩凿穿冰面,清除碎冰后,形成个长约十五米,宽约一米五的水池,再用长杆碱耙子探入水中,贴着湖底把冰碱捞上来,其含碱量可高达百分之八十左右。如今,人工打碱基本被现代化生产代替了,关于当年劳作的精彩场面,只能源于他人绘声绘色的描述及个人的想向了,正因为如此,追寻的空间就更大了:打碱的人来自东北及关内河北等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熙熙攘攘,车水马龙;聚哈气成雾,挥热汗如雨,穿红带绿成景;人声、马蹄声、车轮声,声声悦耳。此时堪称湖上最热闹、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也是最富于双重意义的风景线。于是乎!那数不尽的“银块玉坨”、“银粉玉屑”被运往全国各地、千家万户,那一声声“宝姑娘”的对湖的呼唤便脱口而出了。


       湖里还流淌着一个美丽的传说:话说唐朝哪会儿,这里花香草长,獐狍野鹿遍地跑,猪马牛羊膘儿壮。老百姓的日子过得挺红火的。谁知武则天眼热了,就把她的一个儿子封到这里做了王。那家伙就知道吃喝玩乐,对老百姓的死活一回也没寻思过。最可恨的是,他还臭讲究,每隔十天就得找个人,给他剃头刮脸。不知为了啥,那些人都有去无回。这天轮到一个名叫“大布苏”的小伙子了,家里就娘俩过日子。他娘想到自己的命根子要进“虎口”了,眼泪都哭干了。再尽尽当娘的心意吧,便从自己干瘪的乳房中,挤出点奶水,和了点面,烙了几张饼,给儿子带上了。“大布苏”给老娘磕了三个响头,一步三回头地上了路。进到宫里,他一抬头 ,瞅见虎皮椅上坐着个人身驴脑袋的怪物,心里咯噔一下子,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会儿他心里明镜似的了,怪不得进宫的人都影像皆无呢!原来这家伙怕自己的嘴脸露了馅,杀人灭口了。自打他进来,那魔王就直紧鼻子,这是他闻到了来人身上有股香味。就怪声怪气地说:“还不把你身上的东西献出来,找死咋地?!”小伙子满心不愿意地掏出张饼来,那家伙一把抢了过去,扔进血盆大口里,没等嚼嚼就吞进了肚,嘴里蹦出一串“他妈的,好香,好香!”当他问明饼香的原由后,便皮笑肉不笑地说:“我吃了你妈用奶水做的饼,那咱俩就是一奶同胞了,看在兄弟的份上,我饶你不死,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接着又说道:“这头一件嘛?你回去对我的面相不能露出一丁点口风。另一件嘛?得天天给我送这样的饼。”说完,那对驴眼睛像要瞪出来一样,等着回话。小伙子听了哭笑不得,顺势问道:“这儿的人有谁不怕你?知道你的长相又能咋的呢?”那家伙连摇头带摆划手,说道:“万万不可呀!要是上界知道我在这儿,就会天崩地裂的!”小伙子点点头儿,心里早已拿定了主意。完事后,他刚出宫门,就大声喊道:“这里头住的是个驴头魔王…..魔王呀!”随着话音,天上乌云乱滚,炸雷声声,房也倒了,屋也塌了,整个王宫在往下沉,眨眼的功夫,一股泉水咕嘟咕嘟往上冒,一会儿,就冒出一个湖来。大伙为了记住这个为民除害的好人,就把这湖叫“大布苏”了。


       好了,湖的风采,还是请朋友们亲自来圈来点吧。这里,再让我们来体验一下湖与泥林这对“夫妻”日常生活中的另一个侧面吧:每当东方旭日喷薄欲出或西天红霞万朵的时候,周围村落的炊烟袅袅上升,并向整个空间飘散着,弥漫着,使得本来相对静止的湖与泥林就进入了“动”的状态,映入你眼帘的又是一番景象。这时的你有可能诗兴大发,用最美好的语言,去吟咏二者的牵手、信步、徜徉;去吟咏因为时间段的不同,日光投向二者位置的不同,“他们”或戴、或穿金色的礼帽、披风、裙裤,一抹的“情侣系列”时的“百般仪态”,“万种风情”;去吟咏“他们”“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心曲——将爱情进行到底!去吟咏“他们”由于千万年来的阅历、感悟,而显现出的最自然、最本色的东西……


【作者简介】
    刘彦智,笔名:岩芷,女,1949年生,吉林省乾安县人;大本学历;1968届高中毕业生;曾为知青、公务员。于业余创作中曾获得“黄河口杯”“红旗渠杯”“首先杯”“二安杯”“禹王台杯”等诗词文有关奖项。传记体小说《介子推》于199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2018年荣获“精英杯”全国文学创作邀请赛小说一等奖,获奖作品被纳入书籍出版。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 14: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行文流畅,笔触生动鲜活。赞赏!参赛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 16: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湖因含碱量大,湖水呈乳白色。一般情况下,远望,她仿佛是一块亚光的白玉;近瞧,她仿佛是液态的“白玉”。当太阳当空照的时候,再眺望,她又像万花筒般变幻着的白玉:一会儿白亮亮,一会儿白花花,一会儿白粼粼,这时的她甚是靓丽。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湖面上笼罩着似烟、似雾、似雨的氤氲,飘飘渺渺,似有似无,仿佛是少女神秘的面纱,这时的她甚是温柔。一般情况下,她总是被微风轻轻地吹着,均匀的縠皱波纹,慢节拍地溶溶曳曳,溶溶曳曳,宛若舞人的慢四步,这时的她甚是好性情。有时,她还打造自己的炫彩:夏季来临的时候,在湖区斑驳的绿色上面,在白色的湖水周围,自流泉喷出的水花此起彼伏,洋洋洒洒,受到阳光的折射,犹如条条银线,转眼,便将天地相连;犹如缕缕七彩的舞虹,转眼,便荡漾在湖间;犹如朵朵正在绽放的锦绣花团,转眼,便与风一起飘散。这时,让人难以抑制冲动,欲向眼前的一切奔跑过去,撷下并拥抱这些奇妙的水花,旋进湖波里,溶入美丽之中……她给人的总体印象是地道的“大家闺秀”,与身旁雄伟奇崛的泥林真可谓“地设一双,天造一对”.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 16: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描写细腻,错落有序。创作辛苦,欣赏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3 15:3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细腻,欣赏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3 16: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区中还有一道道美而险的风景线:有的像一座座浅水中的鲜花岛,有的像一盆盆精心培植的绿色植物或紫罗兰的大盆景;有的像刚刚拱出土的纹络清晰、硕大无比的花菇…… 如果那位朋友自己闯进这里来的,见到这些花花美景,千万立即停止你的脚步, “只可远观,不可近亵”,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如果是导游带大家进来的,千万要服从他的指挥,不能因为有了“靠山”,为了寻求刺激,就铤而走险。如果问“为什么?”,让我告诉你,这些都是打着美丽幌子的陷阱——“大酱缸”(当地人对滩涂和沼泽上泥淖的俗称)。它的“胃口”和“消化能力”非同一般,如果人、牲畜、马车等陷进去,都会遭灭顶之灾,这绝非危言耸听。据说当年金兀术被岳家军追赶,他的一辆大车陷进去了,车上装的都是从中原掠夺来的金银财宝,开始车辕子还露在“大酱缸”外面呢。于是便有一拨拨人想尽办法要把车拉出来,结果都失败了,车反而陷得无影无踪了。至今在湖周围不时还可以发现当年往出拉车的牛的遗骨呢。可能有人会问,这那里是风采,分明是陷阱。非也,这正是湖的一大特征——喷泉上蹿的涌道,水将周围的泥土稀释了的结果。如果掌握了它的规律,也不必心有余悸了,当险情出现时,不要挣扎,要立马躺下,竭力往出滚,靠着它的浮力,便可脱险。余下的,就是充分享受其美的一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3 16: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了,湖的风采,还是请朋友们亲自来圈来点吧。这里,再让我们来体验一下湖与泥林这对“夫妻”日常生活中的另一个侧面吧:每当东方旭日喷薄欲出或西天红霞万朵的时候,周围村落的炊烟袅袅上升,并向整个空间飘散着,弥漫着,使得本来相对静止的湖与泥林就进入了“动”的状态,映入你眼帘的又是一番景象。这时的你有可能诗兴大发,用最美好的语言,去吟咏二者的牵手、信步、徜徉;去吟咏因为时间段的不同,日光投向二者位置的不同,“他们”或戴、或穿金色的礼帽、披风、裙裤,一抹的“情侣系列”时的“百般仪态”,“万种风情”;去吟咏“他们”“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心曲——将爱情进行到底!去吟咏“他们”由于千万年来的阅历、感悟,而显现出的最自然、最本色的东西……
文笔细腻,描写生动,层次分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5 18: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入6月25日经典文学微信平台发布,公众号:QQ2282205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10 12: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佳作榜上有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8-19 05:53 , Processed in 0.859375 second(s), 14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