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43|回复: 6

[散文随笔] “经典杯”征文《也 说 梅 花 》

[复制链接]

升级   19.33%

发表于 2018-6-1 11:5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yanzhi 于 2018-6-4 19:24 编辑

                                             《 也    说    梅    花 》


      在北京坐过很多路公共汽车,因为在车上与一位老大姐有谋面之缘,而牢牢记住了——121路公共汽车。
      
      原来自己一般都是坐公共汽车上下班的,正是车中拥挤的时候,几乎每次都烦闷得很。一次,在中间站白锥子,车本来都要开了,乘务员喊了声“等一会儿”,待车门再开了时,上来一位弱小身材,满脸皱纹,衣着朴素,气质文静,看上去有七十多岁的老大姐。因为车上人多,她上来后,只能站在车门的底层。那时是1998年前后,整个社会的服务质量是较差的,我正在惊异乘务员为什么要给她开了乘车的绿灯时,一个声音较大的“开场白”传开来:乘客同志们,大家好,请允许我占用你们的一点时间,来宣传一下戒烟的好处…….”老人家反复了几遍上述内容后,于她上来的第四站下车了。
   

       一路上我的心情挺不平静的,一直在思想上探讨:老人家为什么热衷于这看来既毫无功利,又毫不“起眼”的事情?是她自己有过深受吸烟危害的经历,因此才如此的瘦弱吗?是她的亲人、好友因吸烟而患恶病,导致死于非命吗?是她退休后无所事事,找个营生来做吗?是她遭逢了人生最大的打击,痛不欲生,以此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吗…….在一段时间内,只要坐车到了这一站,便条件反射一般想到了那位老人。


       约几个月过去了,一次因为家里有点事儿,下午是提前请假回家的。那天,空中一直飘洒着小雨,整个空间似被口大黑锅扣着,使坐车的人于本来的烦闷中又添了一种压抑感。还是坐到这一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车门口,使自己觉得似一道闪电划过一般。虽然在离她较远的地方,我还是不加思考地站起来,走过去,想把她扶到自己的座位上,被谢绝了。她说,过一会儿就要下车了。接着,上次在车上的一幕“话剧”又开始了……到了第四站,她又下车了。这时自己才悟道到,老人可能就住在这几站的附近,宣传戒烟是她的天职,因此上风雨不误,每天都在行动。于是在更不平静中,我又想到:她在寒风中的抖瑟,在雨水中的蹒跚,在雪路上的坎坷……我又想到:有时她是怎样被人群挤带到车门的;又是怎样被人们搡到后面而错过了一辆辆车次的;她是怎样被拥挤架空而上的车或下的车;又是怎样凭着两条细弱的腿支撑几站地的……然后便又想到,她出于什么原因来做这件事情原本并不重要,而重要的是她的行动,不讲任何条件的行动!这太符合毛主席他老人家所说的:“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的教导了,太符合当年人们所热烈追求,而于前些年日益淡化甚至消逝的理想境界了,这不能不使自己这个曾经的后者眼睛湿润了。然后,在较长的时间里,我不时地琢磨怎样来进一步反映出自己的感动来,却一直没有结果。后来,在一个早春小雪后,先生因雅意横生,动员我到潭柘寺去探梅。到了那里,见到那一位位花仙子还处在孕育美丽与芬芳的阶段 ,一树树银装素裹的花蕾鼓鼓的,仿佛谁系上的千千万万个小灯笼,就等待被点燃的那一刻,换来一片片灿烂的朝霞一般;仿佛是千千万万只裹紧披风酣然沉睡的蝴蝶,就等待翩翩起舞的那一刻,换来动感非凡的新天地一般。还有那一树树朝阳的一面,刚绽开的樱桃小口(仅有缝隙),仿佛似笑非笑,就等待开怀大笑的一刻,换来快意满人间一般;仿佛似说非说,就等待话语滔滔的那一刻,换来一曲高歌冲云霄一般……先生便以吟诵古人:“雪云散尽,放晓晴庭院…….更风流多处,一点梅心相映远…….”来表示喜悦。

      于是,自己便在重复“一点梅心…….一点梅心”的感动中,进入对眼前景物细细品味的“阶段”了,似怀着虔诚重新拜谒那一位位、一群群花仙子似的。就在这中间,蓦地,一个念头闪过脑际,为什么不把眼前的梅与那位在车上宣传戒烟的老大姐联系起来呢?开始,自己还有一种突然的感觉,再往深里想下去,就有了猛劲鼓掌的动作和一种“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愉悦了。前者是为这种联想的合适、恰如其分。后者自然是为胸中那一直不能释怀的情结,怎样把一直以来对她的敬佩一吐为快,始终没有找到可以寄托的感觉,眼下却不期而至了。


       而后,便进一步地比较起来:似,极似,似在形上!梅没有硕大的花朵,没有颤巍巍的花蕊,没有亭亭玉立的造型,没有七彩的艳丽。有的却是铁杆虬枝和上面透露出的点点春意;老大姐没有高大的身躯,没有焕发的活力,没有耀人眼目的装束。有的是瘦骨嶙峋中跳动的一颗善良的心和呼唤健康的行动。似,极似,似在神上!梅的心愿是“唤醒百花齐开放”、造就万紫千红的好春光;老大姐的心愿是“唤醒烟瘾中的痴迷”,创造健康长寿的未来。梅的执着是“只要能达到目的”,什么寒冷、什么孤独,什么披风带雪、什么与百丈冰凌为伍全不在话下,只有年年呼啸春风的生动;老大姐的执着是“只要是能达到目的”,什么天气的恶劣,什么身体的疲劳、什么世俗的白眼,皆可置之不顾,只有天天的我行我素。那梅是一身傲骨,那大姐是一腔热血;那梅是笑傲江湖,那大姐是“九死而不悔”……..在此时,如果用二者“互为知音”来表诉,恐怕不仅不能尽意,也有不客观之疑了。这从里到外、从形象到灵魂的酷似,结论应该是那位大姐是梅仙子的转世了!于是“一树梅花一树身”的感慨便脱口而出了!


       后来,我曾向周围的一些人来介绍老大姐的所为,传达自己的感动。其中如我者有之,不可置否者有之,令人瞠目结舌者有之。后者使自己一直耿耿于怀,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如今,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大兴精神文明之风的实践,为这位大姐及类似其言行的人们提供了良好的氛围。当年我在车上两次际遇老大姐的有关情形:随着她的金口一开,一次是车上的不大不小的一阵搔动,要不是有人一嗓子“听着!”很多人会较难听清她在说什么;一次是因为里面人较少,造不成负面的气候。但同样是惊讶者多余理解者;毫无表情者多于认真听讲者;轻视者多余赞成者。更有甚者在自己对面的一位四十左右的男性伸长脖子好奇地看了一眼后,把头一下子扭到窗外去,一脸的不屑,那意思是“怎么这样倒霉呀?让我碰上了这个场面了!”的情形必将一去不复返了!同时,对老大姐的开了先河般的所为,又增添了几分敬意:凭她的丰富阅历、凭她的深邃的目光,岂能对她的每次的观众的反应视而不见?但态度依旧平静如水,依旧从容地翻开一页页明天行动的日历。我知道这是一种追求,这种在她看来值得追求的追求,给了她力量、勇气、毅力,就像当年的英烈们在即将就义的时刻,想到的还是“未来的寰球必定是赤旗的世界”一样,正因为如此,才使得她自己与梅创意春天的灵犀相通,修得了“梅仙子”的正果。


      因为搬家,自己很少坐121路车了,企盼再与她相遇的愿望没有实现。往往在这样的时候,自己便以在心中吟咏梅花的诗篇来表示对其的向往、尊敬。如今随着社会风气的好转,自己更爱梅了,更爱赞美梅的篇章,尤其是毛泽东主席的《卜算子.咏梅》。这样,便感觉在与老大姐那样的人物在亲近,在交流,在汲取滋润灵魂的营养:


       啊!我愿意在雪虐风狂的时候吟咏她,那是因为,正是“梅最俏”的时候;我也愿意在春光明媚的时候吟咏她,那是因为正是“梅在笑”的时候;我愿意在找到榜样力量的时候吟咏她,那是因为他(她)领略了梅的“真谛”;我也愿意在自己春风得意的时候吟咏她,那是因为曾得到了梅的“启示”。也许有人会笑话我的迂腐,如同当年笑话那位老大姐一样,但我还是要说一句,在流行歌曲不绝于耳的今天,朗诵或歌唱这首词,你也许会感到新鲜、振奋,仿佛有幸听了一回“纶语天音”。


【作者简介】
    刘彦智,笔名:岩芷,女,1949年生,吉林省乾安县人;大本学历;1968届高中毕业生;曾为知青、公务员。于业余创作中曾获得“黄河口杯”“红旗渠杯”“首先杯”“二安杯”“禹王台杯”等诗词文有关奖项。传记体小说《介子推》于199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2018年荣获“精英杯”全国文学创作邀请赛小说一等奖,获奖作品被纳入书籍出版。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 14: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梅没有硕大的花朵,没有颤巍巍的花蕊,没有亭亭玉立的造型,没有七彩的艳丽。有的却是铁杆虬枝和上面透露出的点点春意;老大姐没有高大的身躯,没有焕发的活力,没有耀人眼目的装束。有的是瘦骨嶙峋中跳动的一颗善良的心和呼唤健康的行动。似,极似,似在神上!梅的心愿是“唤醒百花齐开放”、造就万紫千红的好春光;老大姐的心愿是“唤醒烟瘾中的痴迷”,创造健康长寿的未来。梅的执着是“只要能达到目的”,什么寒冷、什么孤独,什么披风带雪、什么与百丈冰凌为伍全不在话下,只有年年呼啸春风的生动;老大姐的执着是“只要是能达到目的”,什么天气的恶劣,什么身体的疲劳、什么世俗的白眼,皆可置之不顾,只有天天的我行我素。那梅是一身傲骨,那大姐是一腔热血;那梅是笑傲江湖,那大姐是“九死而不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 14: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能够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与花魂的共鸣,不易。赞赏!参赛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 16: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那里,见到那一位位花仙子还处在孕育美丽与芬芳的阶段 ,一树树银装素裹的花蕾鼓鼓的,仿佛谁系上的千千万万个小灯笼,就等待被点燃的那一刻,换来一片片灿烂的朝霞一般;仿佛是千千万万只裹紧披风酣然沉睡的蝴蝶,就等待翩翩起舞的那一刻,换来动感非凡的新天地一般。还有那一树树朝阳的一面,刚绽开的樱桃小口(仅有缝隙),仿佛似笑非笑,就等待开怀大笑的一刻,换来快意满人间一般;仿佛似说非说,就等待话语滔滔的那一刻,换来一曲高歌冲云霄一般……先生便以吟诵古人:“雪云散尽,放晓晴庭院…….更风流多处,一点梅心相映远…….”来表示喜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 16: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愿意在雪虐风狂的时候吟咏她,那是因为,正是“梅最俏”的时候;我也愿意在春光明媚的时候吟咏她,那是因为正是“梅在笑”的时候;我愿意在找到榜样力量的时候吟咏她,那是因为他(她)领略了梅的“真谛”;我也愿意在自己春风得意的时候吟咏她,那是因为曾得到了梅的“启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 16: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细腻,欣赏佳作。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10 12: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佳作榜上有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9-19 20:51 , Processed in 2.812500 second(s), 14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