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5|回复: 13

王才的黄豹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31 07:4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黑龙江李冲 于 2018-5-31 12:24 编辑

王才的黄豹
文/老鲤
    王才是猎人的后代,日伪时期曾经在东北抗联干过。他枪打的准,人也厚道。在一次和日本鬼子的交战中不幸打瞎了一只眼睛,因此落了个绰号——瞎王才。后来他的顶头上司投靠了日本人,成了日本鬼子的走狗,王才恨透了小鬼子,说什么也不跟他的上司走。怕日本鬼子报复又不敢回家,于是不得不选择祖上人走过的路,进山继续打猎。没几年日本鬼子投降了,王才搬回了父母身旁,在老爷岭一个叫家雀窝的山村居住了下来。
    文革期间,有人举报说王才曾经跟土匪干过,是当地有名大土匪的干儿子。这下可苦了,他被红卫兵整天拉去批斗,先是站在人们面前承认自己是土匪,任凭批斗,后来逐步发展到戴高帽,挂牌子游街,再后来竟然连遭拳打脚踢,还不给饭吃。实在受不了了,开春的一天,他和年迈的父母商量,决定还走过去的老路,拿枪进山,找个地方隐居下来。他父亲说:“反正你也没成家,要走就走吧,这个世道长不了,等过了风头你再回来。”
    说走就走,王才带着母亲给他收拾好的破衣烂袜,领着家里那条训练有素的大黄狗,扛起猎枪,连夜就上山了。
    第二天红卫兵要批斗,发现王才跑了,就问他父亲王才去哪儿了,王才的父亲心想反正告诉你们你们也找不到,就说儿子上山了。红卫兵小将听后肺子都要气炸了,立即给他定了个罪,叫死不改悔的老土匪。马上组织民兵,挨个山头搜查,结果在附近山区连续搜查了十几天,连个人影也没看见,不得不报告上级,说死不改悔的老土匪王才没有找到。上级还让继续寻找,红卫兵又寻找了几遍,还是不见踪影,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王才怕被抓回去,一口气跑到了离家很远的老爷岭原始森林。正是春天,不怎么太冷,他就在一个叫老虎沟的地方停了下来。这里山高林密,人迹罕至,收拾一个抗联时期隐蔽在岩石缝中的旧窝棚住了下来。
    跑进了老爷岭的深山,远离了人间烦恼,再也不挨斗了,王才的生活暂时趋于平静,当下面临最严峻问题就是吃的。由于走的匆忙,没有携带多少粮食,害怕被发现,不敢开枪打猎。唯一依靠的就是这只大黄狗了。这是王才从小一手训练的雌性猎犬,有四五十斤重,通身黄色,仿佛是一条去掉花斑的金钱豹,他就给狗取了个好听的名字——黄豹。这是他家那条老黄狗留下的后代,是前年老黄狗生下的唯一一个崽子,人们都说独狗难活,但是黄豹在老黄狗的精心照料下却顽强地活了下来。刚会吃食的时候王才就开始训练,先是叫它的名字,还在它的窝边敲响动,让它熟悉声音,稍大一点放鞭炮,小狗开始有些害怕,时间长了就不害怕了。再稍大点就在老黄狗的带领下上山打猎了。头一次上山,黄豹就表现得不同凡响,出门没走多远老黄狗领着它撵起一只野鸡,野鸡见两条狗在地上撵,不敢低飞,只能拔高,王才看准时机,抬起手“砰!”地一枪,野鸡侧棱着翅膀掉在地上,王才本以为打死了,可谁知还没等两条狗跑到跟前野鸡又飞了起来,原来野鸡只是受了点伤,并没有打到要害。这一飞就是五六百米,黄豹跑得飞快,把老黄狗远远地甩在了后面。野鸡见狗来了,扑棱一声又飞起来了,这一次没有刚才那么远,飞了不到一百米就飞不动了。野鸡刚落到地上,黄豹就到跟前了,野鸡不甘心被捉,还想跑,刚一起飞,黄豹跳起三米多高,一口就咬住了野鸡的膀子,叼着活野鸡就跑回了王才面前,王才从狗嘴里抓住翅膀乱动的野鸡,赶紧扒出尖刀,跳开野鸡肚子,把内脏扔给了黄豹,以示奖励。黄豹摇着尾巴吃完野鸡内脏更加卖力了,在老黄狗的带领下一会儿南,一会儿北地来回穿梭,没多长时间,一只狍子被两条狗撵了出来,它想跑,但是已经晚了,前后两条狗堵住了去路,只得站在原地观察。王才见机会来了,赶紧举猎枪。老黄狗见主人要开枪了,凭本能,汪地一声,黄豹听到老黄狗的叫声,摇晃了一下尾巴,两条狗几乎同时跳到了一边。还没等狍子弄明白怎么回事,王才的枪就响了,“砰!”地一声,狍子被打倒在地。两条狗待枪响后,同时扑到了狍子身上。黄豹死死咬住狍子的脖子不放,老黄狗叼住一条后腿。王才见打中了,还和前次一样,赶紧拔出腰刀,上去豁开狍子胸膛,把内脏全部奖励了两条狗。
    由于黄豹必定太小,怕累坏了狗,再说打多了也拿不动,初试告捷,王才见好就收,他扛起狍子领着两条狗回家了。
    后来只要有时间王才就领着两条狗出去打猎,每次都有很大收获。一次外出打猎,碰上一群野猪,王才瞄准一头最大的,“砰!”地一枪,打到了野猪身上,他本以为打中了,野猪定死无疑。可是由于这是一头公野猪,常年在老林中往身上蹭松树油脂,把毛蹭得溜光锃亮,身上就像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铠甲,子弹在野猪身上刺溜一下飞了出去。野猪受到惊吓,抬头看了看,见有人向它开枪,顿时恼羞成怒,“嗷”地一声奔王才撞来。打猎的人都知道,野猪是山里最厉害的动物,有一猪、二熊、三老虎的说法。特别是那些孤独的公野猪更是厉害,连号称百兽之王的老虎都惧怕三分。由于这是群猪,王才才敢开枪。没想到群猪里的老公猪也这样厉害。这要是被撞上,不被撞死也得落得个残废。就在野猪要撞到他的时候,两条狗迎了上去,野猪被引向了旁边,救了他一命。可是由于野猪正在愤怒的时候,一嘴巴子打到了老黄狗的身上,野猪三四寸长锋利的獠牙把老黄狗的肚子一下子挑开了,肠子立刻流了出来,老黄狗“嗷”地一声惨叫,当时就被挑死了。黄豹见老黄狗被野猪挑死了,发疯般奔野猪后腿咬了下去。别说,野猪的裆部还真没有蹭上松脂,非常脆弱,一下子让狗咬出了个大口子,野猪一疼,回头又要用嘴巴子打黄豹,黄豹死死地叼住不放,野猪想回头回不了,疼得嗷嗷直叫,这时候王才的独眼瞅准了机会,照着野猪大脑袋就开了一枪,子弹从野猪的嘴打进去,从头顶打出来,当场毙命。
    见野猪死了,黄豹才松开口。王才还像往常一样,把野猪开膛破肚,让黄豹吃野猪内脏。但是由于黄豹的妈妈老黄狗死了,它趴在死去的老黄狗身边,任凭主人如何吆唤,就是不动。其实此时的王才比黄豹还难受,望着死去的老黄狗和通人性的黄豹他哭了。野猪也没要,拖着死去的老黄狗尸体回到家中。全家人见为他们奋斗多年的老黄狗死了,都落下悲痛的眼泪。尤其王才的老父亲更是心痛不已,他找来一个大木箱,把老黄狗装了进去,爷俩在离家不远的南山坡一棵老柞树下刨了个坑,把老黄狗埋了。从此后黄豹每天都来埋老黄狗的柞树下趴一会,风雨无阻,村里人都说狗通人性。
    想到这里,王才肚子有些饿了,他划拉点干树枝,掏出火柴点着,把带来的干粮在火上烤了烤,掰一半给黄豹,剩下一半自己吃了。
    两天后王才领着黄豹出去打猎了。这里是老爷岭原始森林,山高林密,树木高大,杂草繁茂,正适合野兽生存。没走多远黄豹就撵起一只狍子,黄豹上去就咬。狍子有个特点,不看清是什么东西把它撵起来它不跑,所以人们都说傻狍子。当这只狍子还没弄清怎么回事的时候脖子已经被黄豹叼住了,想跑已经来不及了。王才见狗咬住了猎物,赶紧掏出腰刀,跑上去照准狍子的心脏刺了进去,顿时一股殷红的鲜血流了出来,狍子倒地死了。王才拽回狍子,开膛破肚,把内脏分给了黄豹。他自己卸下一条狍子大腿,扒了皮,撒上带来的盐,点着火烤了起来,一会儿工夫森林里就飘出了肉香,王才饱餐了一顿,把剩下的放在阴凉处,留着下顿再吃。
    由于天气逐渐热了起来,两天后狍子肉就出臭味腐败不能吃了,他还得领着黄豹出去打猎。好在山里野兽特别多,王才见什么打什么,出去总能有所收获,很少有空手回来的时候。
    到了夏天,即使打不到野兽也没问题,山上的野果野菜都能果腹,日子就这样在不经意间一天天过去。寂寞的时候王才就和黄豹说话,聊天,象亲人一样。黄豹也象听懂了他的语言,总是一个劲地摇晃尾巴。
    王才无忧无虑又没收没管,倒也快活。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是秋天。一天早晨,王才睡醒起来发现黄豹不见了,他以为狗跑到附近找吃的去了,就放开嗓子往回叫,结果半天没有音信,王才以为黄豹可能想家跑回家里了,也就不再叫了。心想如果家中父母看到狗回来了,也得把它撵回来,用不了几天黄豹肯定能回来。
    没了黄豹,王才失去了帮手,只能捡些蘑菇榛子松果等留着冬天度命。
    五天后的一个早晨,黄豹真的回来了,在它的后面还跟着一只大灰狼。王才见狼来了,伸手就要去拿放在墙角的枪,还没等他摸到枪,黄豹汪地一声上来就把枪叼跑了。王才见黄豹把枪叼走了,赶忙掏出腰刀,警惕地注视着这位不速之客。大灰狼仿佛看出了这家主人的意图,远远地趴下摆动着尾巴讨好地看着王才,黄豹叼着枪也跑到大灰狼身边,和大灰狼一道摇起了尾巴。不管怎么说对狼还是小心为好,王才紧张地看着狼和黄豹,对视了二三十分钟,最后还是大灰狼打破了僵局,它在地上翻了个身,露出了肚皮给王才看,王才见狼没有恶意,黄豹还在跟前,就壮着胆子走到大灰狼身边,仔细一看是只公狼。他心里明白了,原来黄豹恋爱了,怪不得它把枪叼跑不让打狼,原来大灰狼是黄豹领回家的白马王子呀!想到这里,他一手拿着腰刀,伸出另一只手试探地摸了大灰狼肚子一把,大灰狼低声叫着,顺从地让他摸。王才见大灰狼没有恶意,就放心地坐下,对黄豹说:“黄豹啊!你可把我吓坏了,你不知道这两天我多么想你呀!你出去找对象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啊!”黄豹似乎听懂了他的话语,转过头来,摇晃着尾巴,放下嘴里叼着的枪,伸出舌头舔舐着他的手,一阵亲热。大灰狼见黄豹舔舐主人,它也转过头来,甩动起尾巴,用头向王才的腿蹭了蹭,以示友好。王才摸了摸大灰狼的头,对大灰狼说:“你这个家伙!跑到了这里,也不怕被我打死!会打猎吗?”说着,他突然想起了前几天给黄豹留着的狍子骨头,就站起来走回窝棚,拿出骨头扔给黄豹,黄豹闻了闻,吃了起来,他又拿出一块扔给大灰狼,大灰狼闻了闻也吃了起来。见狗和狼都吃起了东西,王才弯腰捡回了枪。大灰狼见到王才手里的枪马上警惕了起来,王才说:“老狼!你别怕,我不打你。”说着把枪放回了原处。大灰狼又继续吃起了骨头......
    转眼一天过去了,到了晚上大灰狼还是没有走的意思。不管怎么说狼终究是狼,得防着点,王才没有叫黄豹进屋,找了几根木头把石头缝中的破门在里面顶住,他才安心地睡下了。刚迷糊着,外面的大灰狼却嗷唠一声嚎了起来,把王才下了一跳,他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伸手摸起了猎枪。外面的黄豹见大灰狼嚎叫了,也跟着狂吠了起来。这下热闹了,狼嚎声和犬吠声混合到一块,传出老远,山谷里不断传来回音。王才侧耳听了听,他笑了。他知道狼嚎是狼群为了占领地盘,向远方另一群狼发出的信号,告诉同类这里是它们的地盘。于是放下手里的枪,等狼不再嚎了继续睡觉。
    过了两天王才领着黄豹出去打猎了,大灰狼虽然见到枪有些害怕,还是跟着出去了。他们在一个山坳里遇见一群野猪,王才示意黄豹上去,黄豹看了大灰狼一眼,大灰狼没有直接冲向野猪群,而是向野猪群的另一面偷偷地跑了过去,等到看不见大灰狼了,黄豹才箭一般冲向了野猪群。野猪正在吃东西,被黄豹突然一撵,顿时炸了营,一溜烟跑向了大灰狼所在的方向,王才远远地听到野猪撕心裂肺般的叫声,等他赶到的时候,大灰狼和黄豹已经放倒一头三百多斤重的大野猪,大灰狼咬住野猪的脖子,黄豹叼住野猪的一条后腿,野猪倒在地上一个劲地嚎叫,挣扎着要逃跑,就是跑不了。王才掏出腰刀,上去一刀结束了野猪的性命。黄豹松开野猪后叫了一声,大灰狼才松开口。王才又一刀豁开野猪肚皮,野猪的内脏流了出来,黄豹摇着尾巴领着大灰狼吃了起来。王才在一边看着两个伙伴,心想,原来大灰狼也能打猎呀,这家伙还真通人性啊!等两个伙伴吃完了他才割下野猪两条后腿回到了窝棚。由于野猪太大,其它部位只得扔掉。
    从此后王才又多了一个伙伴,每天晚上大灰狼都领着黄豹嚎叫一阵子,时间长了王才也就习以为常了。反正也没事,他学着大灰狼的音调也嚎叫了起来,学的还真有几分象。从此后,王才每天都要和大灰狼叫一阵子才睡觉。
    大灰狼不仅能配合黄豹狩猎,而且还特别会狩猎,凡是遇见猎物它都主动跑到猎物的另一边埋伏起来,然后再由黄豹正面撵,当猎物跑到它身边的时候,大灰狼出其不意,一口咬住猎物脖子,然后再由随后赶来的黄豹帮忙,不管多大的猎物都跑不了它们的包围圈,几乎十拿九稳。大灰狼不仅王才领着能打猎,就是王才不领着,它领着黄豹照样能独立生存。有好几次都是王才早晨刚起来,外面大灰狼和黄豹就把猎物叼回来了。有兔子,也有狍子和小野猪,还有几回抓了野鸡和山雀等小动物。王才观察,大灰狼也有弱点,一是怕黄豹,二是怕枪。吃东西的时候,只要黄豹一呲牙,大灰狼马上躲到一边去。只要王才手里有枪,它就离得老远。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到了秋天。这天王才领着黄豹和大灰狼又出去打猎了,在路过一个山葡萄架的时候,王才随手摘了一串快要熟透了的山葡萄,刚要送到嘴里,没想到却惊动了葡萄架里面的一只大狗熊,它“嗷”地一声窜了出来,奔王才就打,把王才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他往旁边一闪,大狗熊扑了个空,这时候大灰狼和黄豹从远处跑了过来,把大狗熊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王才拿起枪照着大狗熊的大脑袋就开了一枪,“碰!——”,枪声过后,大狗熊倒在了血泊中,挣扎几下死了。王才掏出腰刀上去一刀,在大狗熊的胸膛划了个口子,迅速取出熊胆。然后又划一刀,取出内脏让黄豹和大灰狼享用。
    回到窝棚,王才一阵后怕,心想,如果没有黄豹和大灰狼今天肯定凶多吉少,说不定就成了大狗熊的美餐。他越想越怕,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竟然想家了。跑出来已经六七个月了,带来的火柴和食盐也没了,天也一天天凉了,也该回家看看了,顺便买点盐和火柴再回来。这天晚上他翻来覆去一夜没睡着。
    说走就走,第二天早晨,天刚亮王才就起来了,天阴沉沉的,才过八月份就飘起了雪花。黄豹和大灰狼听到主人开门了,赶忙跑了过来。
    王才对黄豹和大灰狼说:“我要回家看看,几天就回来,你们两个好好看家!”
    黄豹摇了摇尾巴,不情愿地领着大灰狼趴回到了它们半截空桶子树的窝里,眼泪汪汪看着王才一步步走远。
    王才顶着初雪,操近路在泥泞的山路走了一天一夜才回到村子。这时候天刚亮,他没敢直接回家,在村边一个远方堂弟家敲了敲门,堂弟媳妇开门出来,见一个身背猎枪,穿着破衣服,满脸胡须的人站在门口,吓了一大跳,忙问:“你找谁?”王才说:“弟妹是我呀!你大哥王才。”这时候他的堂弟王宝听说哥哥王才回来了,从屋里迎了出来,说:“大哥回来了?快进屋”。
    半年多不见,王才已经变成了一个野人。堂弟让他放下猎枪,打来一盆水让他洗脸,还拿出刮脸刀让他把胡须刮掉。一阵收拾过后,王才算是恢复了原貌。这时候堂弟媳妇早已做好了饭菜,还拿出一瓶白酒,哥俩喝了起来。王才问堂弟父母怎么样了,堂弟说:“自打你跑后红卫兵就天天到家找人,两位老人都受到了惊吓,身子骨不行了,也就是将就着度命吧。”听说因为自己的事父母受到惊吓,王才一阵难过,喝了几口酒,吃了不多东西,告别堂弟拎着枪悄悄地回家了。
    父母见儿子回来了,即高兴,又害怕。简单说了几句话,给他包了点盐和两盒火柴,就撵他走。
    也是该出事,恰巧王才被一个叫林武的邻居早晨上厕所看见了,他可是这个村有名的大坏蛋,是这个村红卫兵的总后台,凡是斗谁不斗谁都得由他决定,去年王才被抓就是他出的主意。林武见王才回来了,立刻让儿子跑去找民兵,然后带领着民兵气势汹汹来到王才的家,正好王才没走,被堵在了屋里。王才见林武领着民兵来了,想跑也来不及了,被民兵五花大绑押到村大队部。王才的父母见儿子被抓走了,好个悲伤,一个劲地埋怨儿子不该回来。
    王才的猎枪也被没收了,林武说王才要用猎枪对付村贫下中农,要伺机造反,是家雀窝村的最大走资派和地富反坏右的帮凶。案情很快反映到县里,县造反派头头听说本地出了个这么大的反面典型,立刻报到省里。王才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被判了刑,押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劳动改造。
    由于王才生性倔强,又不会说话,在改造期间他不仅经常遭受毒打,还要忍受非人的虐待,几年下来,他已经瘦得不成人样了。不知不觉就是八年。后来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结束了,被冤枉和错判的人也都得到了平反,王才也随着运动的结束稀里糊涂地出狱了。当弄清他不是土匪的时候,他已经老了。
    回到家中的王才,房子早已破旧不堪,父母也在他入狱的第二年先后去世。这时候的王才也已经是古稀之年,生产队安排他在村队部看会议室。
    一晃又过了七八年,这天王才突然想起了他在山上的艰难岁月,特别是黄豹和那只大灰狼更让他牵肠挂肚。恰巧村里来了个采访新农村建设的记者,晚上和王才一起睡在村大会议室,闲聊的时候王才把他在山上的故事讲给了记者,说他想在适当的机会去山上看看。记者听了他的诉说,觉得简直就是童话,对他说:“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条狗和大灰狼肯定饿死了,即使不被饿死也得老死,据资料显示,狗的最长寿命不超过十五年。这么多年了,还能活吗?你去不去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听了记者的话,王才打消了去山里的念头。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大年三十王才做了个梦,一只大黑熊咬住了他的脖子,突然黄豹和大灰狼窜了出来,大狗熊松开了口,一巴掌打死了黄豹,大灰狼上来救黄豹,也被大狗熊一巴掌打死了,正在这时王才开了一枪,“砰!”他醒了,原来是院子里孩子们在放鞭炮。
    从此后王才由于思念黄豹和那只狼,每天都梦见这两个伙伴,几乎天天如此。
    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王才实在忍不下去了,就带上干粮,拄着拐杖,蹒跚着独自上山了。
    正是春天,树木已经长满了叶子,鸟儿们争相鸣叫,小溪流淌,鲜花盛开,到处一片盎然。
    两天后王才看到了岩石缝中他住过的窝棚,正在他张望的时候,突然一群恶狼从窝棚里跑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就把他围在了中间,王才本能地掏出腰刀,对付着眼看要咬到自己的那几只狼。可是由于这群狼有好几十,实在太多了,这个刚撵走,那个又上来了,他根本对付不了。眼看就要被狼吃了,他心想这回完了......索性把眼睛一闭,大声喊道:“你们来吧,我豁出去了!”就在他绝望之际,突然从窝棚里传出一声狗叫,接着又是一声狼嚎。这些恶狼听到叫声突然停止了攻击,王才睁开眼睛一看,远处窝棚里一前一后走出两只瘦骨嶙嶙的老狼。当两只老狼来到他面前的时候,前面的那条摇着尾巴,对他又是舔,又是蹭,后面的那条竟然把前爪子搭在了他的肩上,舔着他的脸,好一阵亲热。王才仔细一看,前面的那只正是他日思夜想的黄豹,后面的那条正是他魂牵梦绕的大灰狼。王才还以为是在梦中,再仔细一看,黄豹和大灰狼的牙都掉了。啊!你们还活着!王才抱起黄豹和大灰狼一阵猛亲,嘴里不住地念叨着:“没想到这些年了你们还都活着!没想到!真没想到哇!”王才又看了看远处那好几十条恶狼,对两位老伙伴说道:“原来它们都是你们的子孙哪!”不知不觉一阵心酸,那只独眼的泪水顺着脸上的皱纹淌了下来。
    当王才来到他住过的窝棚的时候,虽然到处灰尘,地上长满了蒿草,但是东西却一样不少,还是他走的时候那个样子,连灶坑里没有燃尽的半截桦木还在,炕上铺着的狍子皮已经和炕粘在一起了,上面长满了草。房梁上挂满了蛛丝,那只大狗熊的胆还吊在那里,已经干瘪得和灰尘一般颜色了。
    王才对大灰狼和黄豹说“老伙计!十几年了,你们还忠心耿耿地守护在这里,我以为你们早就不在了呢,真让我想不到啊!”说着不知不觉又落下了老泪。
    王才在山上和黄豹、大灰狼以及狼子狼孙们住了几天后带着干瘪的熊胆回到了村子。他本想把黄豹和大灰狼领回来,但是由于它们实在太老了,根本走不回来,只得一个人回到村子。当他把黄豹与大灰狼的故事讲给村民时,村里人都不相信,都说他在编故事。一气之下,王才在一个月高风静的晚上,带着简单生活用品,偷偷地离开村子,又回到了他的窝棚。
     当村里人发现王才不见了的时候,王才已经和他的狼和狗们在一起了。村里有好事的人想去看看,但是苦于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最后谁也没有去成。后来人们传说王才也变成狼了,说他是这里的老狼精。还说山里的狼原来只会嚎,不会像狗那样汪汪叫,凡是象狗一样汪汪叫的狼,都是黄豹和大灰狼的后代。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31 08: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只要有时间王才就领着两条狗出去打猎,每次都有很大收获。一次外出打猎,碰上一群野猪,王才瞄准一头最大的,“砰!”地一枪,打到了野猪身上,他本以为打中了,野猪定死无疑。可是由于这是一头公野猪,常年在老林中往身上蹭松树油脂,把毛蹭得溜光锃亮,身上就像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铠甲,子弹在野猪身上刺溜一下飞了出去。野猪受到惊吓,抬头看了看,见有人向它开枪,顿时恼羞成怒,“嗷”地一声奔王才撞来。打猎的人都知道,野猪是山里最厉害的动物,有一猪、二熊、三老虎的说法。特别是那些孤独的公野猪更是厉害,连号称百兽之王的老虎都惧怕三分。
当时常打猎的人才知道这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31 08: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村里人发现王才不见了的时候,王才已经和他的狼和狗们在一起了。村里有好事的人想去看看,但是苦于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最后谁也没有去成。后来人们传说王才也变成狼了,说他是这里的老狼精。还说山里的狼原来只会嚎,不会像狗那样汪汪叫,凡是象狗一样汪汪叫的狼,都是黄豹和大灰狼的后代。
大东北遍地是故事。赏读李老师作品就如走进一个神秘的世界!加精共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31 09: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天后王才看到了岩石缝中他住过的窝棚,正在他张望的时候,突然一群恶狼从窝棚里跑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就把他围在了中间,王才本能地掏出腰刀,对付着眼看要咬到自己的那几只狼。可是由于这群狼有好几十,实在太多了,这个刚撵走,那个又上来了,他根本对付不了。眼看就要被狼吃了,他心想这回完了......索性把眼睛一闭,大声喊道“你们来吧,我豁出去了!”就在他绝望之际,突然从窝棚里传出一声狗叫,接着又是一声狼嚎。这些恶狼听到叫声突然停止了攻击,王才睁开眼睛一看,远处窝棚里一前一后走出两只瘦骨嶙嶙的老狼。当两只老狼来到他面前的时候,前面的那条摇着尾巴,对他又是舔,又是蹭,后面的那条竟然把前爪子搭在了他的肩上,舔着他的脸,好一阵亲热。王才仔细一看,前面的那只正是他日思夜想的黄豹,后面的那条正是他魂牵梦绕的大灰狼。王才还以为是在梦中,再仔细一看,黄豹和大灰狼的牙都掉了。啊!你们还活着!王才抱起黄豹和大灰狼一阵猛亲,嘴里不住地念叨着“没想到这些年了你们还都活着!没想到!真没想到哇!”王才又看了看远处那好几十条恶狼,对两位老伙伴说道“原来它们都是你们的子孙哪!”不知不觉一阵心酸,那只独眼的泪水顺着脸上的皱纹淌了下来。

好感人,其实再刚烈的性子,也有柔弱的一面,人如此,狼亦如此,,,欣赏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10: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林下泉_q6yUC 发表于 2018-5-31 08:22
当村里人发现王才不见了的时候,王才已经和他的狼和狗们在一起了。村里有好事的人想去看看,但是苦于不 ...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10: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寅叶子 发表于 2018-5-31 09:00
两天后王才看到了岩石缝中他住过的窝棚,正在他张望的时候,突然一群恶狼从窝棚里跑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就 ...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31 23: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他绝望之际,突然从窝棚里传出一声狗叫,接着又是一声狼嚎。这些恶狼听到叫声突然停止了攻击,王才睁开眼睛一看,远处窝棚里一前一后走出两只瘦骨嶙嶙的老狼。当两只老狼来到他面前的时候,前面的那条摇着尾巴,对他又是舔,又是蹭,后面的那条竟然把前爪子搭在了他的肩上,舔着他的脸,好一阵亲热。王才仔细一看,前面的那只正是他日思夜想的黄豹,后面的那条正是他魂牵梦绕的大灰狼。王才还以为是在梦中,再仔细一看,黄豹和大灰狼的牙都掉了。啊!你们还活着!王才抱起黄豹和大灰狼一阵猛亲,嘴里不住地念叨着:“没想到这些年了你们还都活着!没想到!真没想到哇!”王才又看了看远处那好几十条恶狼,对两位老伙伴说道:“原来它们都是你们的子孙哪!”不知不觉一阵心酸,那只独眼的泪水顺着脸上的皱纹淌了下来。


令人感动的画面

点评

谢谢赏读评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3 19: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31 23: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行文流畅,故事真实生动,引人入胜。欣赏。

点评

再次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3 19: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 17: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好!欣赏佳作!祝老师夏祺!

点评

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3 19: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9:2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5-31 23:41
就在他绝望之际,突然从窝棚里传出一声狗叫,接着又是一声狼嚎。这些恶狼听到叫声突然停止了攻击,王才睁开 ...

谢谢赏读评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9: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5-31 23:41
行文流畅,故事真实生动,引人入胜。欣赏。

再次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9: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竹林康 发表于 2018-6-1 17:22
下午好!欣赏佳作!祝老师夏祺!

谢谢!!!

点评

下午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4 16: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4 16: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9-25 16:44 , Processed in 1.359375 second(s), 2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