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05|回复: 29

[散文随笔] 可见梅香站枝头

[复制链接]

升级   0.05%

发表于 2018-5-13 11: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驼影润沙 于 2018-5-13 16:40 编辑

可见梅香站枝头

文/驼影润沙


 
    终于,迎来了立冬后的第一场鹅毛大雪。
    这场雪,在小区路灯的辉映中,飞舞得纷纷扬扬、尽意酣畅!
    这一夜自天而降的温润,伴随着沙沙的落地声和灯影里海海洋洋的白羽掠空,似乎给这个冬天填词谱曲,既风雅了冬天的神韵,又深刻咏读着冬天的完整意义。

    天亮了。雪还没有停下来。
    拨通楼下斌虎的电话:“起来没?”
    斌虎回应道:“起来了,咋啦?”
    “走,一块遛狗去!”我吆喝了一下。
    我俩下得楼来,只见伸手可模的琼花串串,挂满小区耐寒的苍松翠柏,那身披绿底白裘笔直挺立的枝干,豪迈着多少生机在潜伏中养精蓄锐。耐寒的、不知名的青草看不见一根,它们象一群休整的斗士,静躺在白雪铺就的、厚厚的暖被之下,享受着来自大地母亲内心的问候,和苍天及时恩赐遮挡切骨之寒的温暖。
  院子里人很少。俩狗撒着欢儿,八只爪子给雪地拓印着梅花绽放的意象;而我俩,慢慢踩着干净得象羊羔毛织就的雪毯,心情的深处婀娜地走来了怡然悠然、自乐自得、物我两忘的感觉。
  “陶醉了?”斌虎瞅着一旁沉默的我调侃起来。
  “是啊,难道你不也是?”作为土生土长的北方人,确实见过无数场大雪,“陶醉”二字,受之似乎虚伪。但是,欣赏整个冬天第一场如此的大雪,说“不陶醉”似乎也有虚伪到极致的嫌疑,就像猛然间相遇久未见面的、少小时的同学,其中的感受何止是“久违”得以囊括所尽!

  “喂,你看那几树梅花!”循声望去,果然见平素习以为常的花景,竟在皑皑白雪中红装素裹、灿然妖娆。
  “走吧,过去看看,这可是这个寒冬里唯一的花香了。”对花平素并不感兴趣的我猛然有一脉冲动袭来。
    是啊,西北的冬天几乎没有更多的野趣和南国冬天里尚可叠复的烂漫风景,惟有公园和部分单位、住宅小区里种植的防寒草,以及农民兄弟们秋天播种的冬小麦在寒风中精神抖擞,站立在这片苍老的土地,迎风在起伏的山野之中。它们,和这里朴实贫苦的芸芸众生一样,永远是古老的黄土高原于冬寒里执着忠实的守望者,是广植在寒冷岁月的沧桑变迁中一抹生命的痕迹。而风华着浪漫色彩的姹紫嫣红,恐怕只有在凄冷的峥嵘中偶尔一显的雪梅了。
    走近几蓬清雅冷艳,我不忍轻弹其上的沉雪。和友一起蹲下身子,我看见微笑的它,衣冠着绒绒的雪氅,在心底的深处袅袅馨香着我的鼻息。
  “又见梅香站枝头!”我随口而来的一句感触,拨动了记忆中善感的诗弦——时间的远处,站立着一位少年;身旁,屹立着高原槐树般坚毅的汉子。那是被时光早已淡去的父亲,牵我伫立在故乡门前的崖畔。“孩子,它是不惧寒风清瘦矍铄的寒梅,一树白红,无需绿叶相扶相伴。虬干伤痕斑驳,却绽放血凝的骨朵;萧杀冷漠的世界,它有希望笑盏。如果,如果群芳只是为春天而开,孩子啊,你不要那样谄媚流俗,你应是一株御冬的温暖,即便冰天雪地,将寒香在枝头开满……”今天,我又站你眼前;不愿见花团锦簇,不想看秀色鹥天。只想,只想灵魂闻香升腾;站在云海潮头呐喊:冬锢的高原苏醒了!天涯彷徨的春天啊,你不想听听山峁粗犷流汗的号子?你不想亲亲沟壑温润的轻唤?
    ……
  
  友仍在呢喃着梅花的精彩,我继续延伸着我的追忆。
  小时候,那是一段在残缺中疮痍久痛的日子!因为父亲身份的牵连,我的童年和少年在政治玩笑中浮浮沉沉。那时,尽管日子过的很穷,但精神没有垮塌下来。仔细回想,支撑一家人无畏地走过那段冬天般日子的缘由很多,在今年春天的风铃未被南风摇醒的时候,我想说一段泛黄的故事。
  早年,父亲有一位学生在兰州水利厅工作。正月初九,他开着罕见的北京吉普在回乡祭祖后一路寻来,拜望很多年没有见面的父亲。隐约记得,他盘膝坐在我家北屋烧得热和的土炕上,眼睛潮湿的和父亲谈了许久,而我却象一位守护神那样,自觉地搬个小凳,坐在大门外使人敬畏得小心翼翼的吉普前面,享受着四面八方而来的、感觉上似乎蜜糖般粘稠的羡慕。
  他走时,车轮在乡间土道上扬起遮天蔽日的灰尘,全村的男女老少紧随其后,我骄傲地撒着欢儿,穿梭在孤陋寡闻的乡邻之中。不甚健忘的母亲后来回忆说,当时的那个阵势,宛若年关社火后面拖长的人流汇集的尾巴,车在河的对面远去,而人在河的这边议论守望。
  使我记得这段情景的真正原因,则是他走后半月寄来的一封书信。
  依稀记得,他的文笔很好。在给父亲信中的大概意思我凭记忆简单整理一段:……我的恩师,虽然和您匆匆一面,但我相信王亦农的老师永远不会被艰难的生活所摧垮。尽管恩师生活在冰冻三尺的日子里,但在凛冽的寒风中也能够看到希望的春光初现,那就是恩师门前崖边的那株腊梅。我想象到,它可能在严冬时开的辛苦,但毕竟会在近似无望中执着于希望的蓬勃与寒香。
    我的恩师,腊梅是在春节前最为寒冷、最为难熬中和冬天进行最后的拼杀后怒放的,它开着,证明它没有拒绝太阳吝啬的薄赠。这种不拒绝,不是渴求卑微的活着,不是假以虚伪的求全,而是生命在非凡的时空里收获着另一种信念。它在期待着万紫千红的来临,期待着自己零落的花瓣染红土地持久僵硬的笑脸。
    恩师啊,您不是教育我们要象松柏那样活着吗?而我,在内心祝福您就像家舍门前临崖的那株腊梅一样,不仅自己傲视寒冬,也留给孩子们一季的希望……
    亦农坚信一位智者说过的那句话:“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这句话,使得父亲在此后的每个寒冬更加钟爱门前沉默的那株腊梅了;这段故事,也使得我在欣赏竹风松韵的同时,倍加喜欢有着寒梅独领风骚的每一个冬季。

    雪影梅枝俏。这是我曾经追忆父亲生活片段的一篇文字。
    我在文字中写到:……深冬的日子,当满天的雪花飞扬得使冰冻的空气充满沙沙流动的气息时,父亲就会在那无声的静穆中蹲守在虬曲铮骨般的腊梅树前,冷峻的脸上那专注的眼神里,流露的竟是有着冬天呼吸出的同样的冷峻,似乎那枝端的花蕾和舒展的花瓣,竟是他宠辱皆忘的使者,抑或是心中正在悄然萌发的、期待春天尽快到来的渴望!多年来阅历过人间沧桑的我,在现在回想和品味起来,才知道那时父亲的神情肯定是认真的,并且在认真的冷峻后面,有着万千思绪随雪影的飘曳而质问着北国在那个时代里长得有些畸形的、特有的冬天!
  不知道父亲说过没有,我想他老人家一定曾摸着我的头顶,和冻得紫红的耳朵,丝般飘缈的声音从蠕动的喉结那里挤
出:孩子,这是雪梅!雪梅是冰雪的魂魄,是死亡的寒冷里尚存且依然可以伸展并吐香簇蕊的生命的精神。它是不畏严寒的行者,是不拘小节和循规蹈矩的舞者,也是多雠的世界里跳跃生活温暖的、希望的怒放!
  是啊,那个时代已经变得飘渺隐隐了。我的父亲,也携带着那段属于他的历史,于1998年年初跨鹤仙游了。

    回过神,把思绪拉回到自己的身边。目睹现状,不论是在城市里仍然“吃低保”的、曾经衣食无忧的数百万工人大军,还是拥挤在杂乱的棚户区、关怀的光影依然照亮不到的“三不管”区域出外一年卖命的农民兄弟,他们的心中,是否也有一株腊梅在岁末年初的当口,绽放着一树可期的梦想?站立着一朵风寒料峭之中的梅蕊?

  “走吧,哥们!有点冷。”斌虎轻语,将我的目光,从清绝的冷香中拽出......
                                                                                                                             
                                                                                                                          定稿于2017年冬日。西安。


    作者简介张荣彬,男,曾用笔名(网名):秋过留痕,眉挂春秋,竹品朝霜。祖籍甘肃天水,定居陕西西安。八十年代末毕业于石油大学,从事于油田开发及其管理。年及天命,不求闻达,但也绝非淡泊宁静、不问世事之流。自幼经历坎坷,无祖荫之佑护;平生命运多舛,有博弈之小成。为人处世以交友须带三分侠气,做人长存一点素心自勉;谋事人生,秉持常思一二,不求八九愿景。喜好虽较杂,但与常人无异;生性较豪放,但非草莽之徒。受业理工科,却偏好附庸风雅。闲暇常舞文弄墨,记录胸中珍存的心情;偶有精神富余,时捡拾一路朝前的脚印。托文赋志,皆因自竖人生路碑,不致走偏;行笔自留,欲以警示子嗣,尚待付梓铅字。结缘经典文学,谋广交家国情怀之友,开拓人生另一重境界;勤于笔耕之累,思精进文学水平,用我心我笔书写今生春秋。
    获得荣誉:精英杯全国文学大赛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获得者;当代文学名家获得者;跨世纪诗人、跨世纪作家获得者。

    作者近照:
         IMGP0510佛光岩.jpg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13 11: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喂,你看那几树梅花!”循声望去,果然见平素习以为常的花景,竟在皑皑白雪中红装素裹、灿然妖娆。

唯美,

点评

感谢之湄老师辛苦临帖鼓励!祝周末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3 11: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13 11:4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恩师,腊梅是在春节前最为寒冷、最为难熬中和冬天进行最后的拼杀后怒放的,它开着,证明它没有拒绝太阳吝啬的薄赠。这种不拒绝,不是渴求卑微的活着,不是假以虚伪的求全,而是生命在非凡的时空里收获着另一种信念。它在期待着万紫千红的来临,期待着自己零落的花瓣染红土地持久僵硬的笑脸。

点评

感谢老师的细阅和点评。祝夏吉顺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3 11: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13 11:4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过神,把思绪拉回到自己的身边。目睹现状,不论是在城市里仍然“吃低保”的、曾经衣食无忧的数百万工人大军,还是拥挤在杂乱的棚户区、关怀的光影依然照亮不到的“三不管”区域出外一年卖命的农民兄弟,他们的心中,是否也有一株腊梅在岁末年初的当口,绽放着一树可期的梦想?站立着一朵风寒料峭之中的梅蕊?

欣赏老师飘香的文字,相信梅花绽放的冬季,缕缕清香将严寒温暖,静待春天的到来!遥祝参赛愉快!

点评

感谢老师精华鼓励和精彩的留评与鼓励。此文写作时,用了点心思,因为记忆中真实的情感使然。深谢一直以来对本人散文、诗词及诗歌写作的交流与指导,我也会在闲暇时视为动力,不懈努力。再祝老师时祺、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3 12:0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5%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1: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水之湄 发表于 2018-5-13 11:41
喂,你看那几树梅花!”循声望去,果然见平素习以为常的花景,竟在皑皑白雪中红装素裹、灿然妖娆。

唯美 ...

感谢之湄老师辛苦临帖鼓励!祝周末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5%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1: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水之湄 发表于 2018-5-13 11:43
我的恩师,腊梅是在春节前最为寒冷、最为难熬中和冬天进行最后的拼杀后怒放的,它开着,证明它没有拒绝太 ...

感谢老师的细阅和点评。祝夏吉顺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5%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2: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驼影润沙 于 2018-5-13 12:14 编辑
在水之湄 发表于 2018-5-13 11:49
回过神,把思绪拉回到自己的身边。目睹现状,不论是在城市里仍然“吃低保”的、曾经衣食无忧的数百万工人大 ...

感谢老师精华鼓励和精彩的留评。此文写作时,用了点心思,因为记忆中真实的情感使然。深谢一直以来对本人散文、诗词及诗歌写作的交流与指导,我也会在闲暇时视为动力,不懈努力。再祝老师时祺、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5%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2: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驼影润沙 于 2018-5-13 12:13 编辑

对电脑图片的发送,一直是门外汉。不知怎的发上去的图片总是很大,无从下手让其变小,惭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13 16: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好!周末愉快!欣赏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5%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6: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林康老师临帖鼓励。也祝周末愉快、夏安和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13 20:4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俩下得楼来,只见伸手可模的琼花串串,挂满小区耐寒的苍松翠柏,那身披绿底白裘笔直挺立的枝干,豪迈着多少生机在潜伏中养精蓄锐。耐寒的、不知名的青草看不见一根,它们象一群休整的斗士,静躺在白雪铺就的、厚厚的暖被之下,享受着来自大地母亲内心的问候,和苍天及时恩赐遮挡切骨之寒的温暖。

很是佩服老师的散文功底。对人物语言的描写,细节的刻画,非常传神。学习了!

点评

感谢单佳老师临读鼓励。在散文写作上喜欢做一些探索,但还远远不够。您的散文很不错,每个人写作的风格不一,互相学习、多交流!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3 20: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5%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0:5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单佳 发表于 2018-5-13 20:43
我俩下得楼来,只见伸手可模的琼花串串,挂满小区耐寒的苍松翠柏,那身披绿底白裘笔直挺立的枝干,豪迈着多 ...

感谢单佳老师临读鼓励。在散文写作上喜欢做一些探索,但还远远不够。您的散文很不错,每个人写作的风格不一,互相学习、多交流!

点评

向老师学习。人生阅历不够,所以功力尚浅。望老师多指导,感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3 21:4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13 21:4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驼影润沙 发表于 2018-5-13 20:54
感谢单佳老师临读鼓励。在散文写作上喜欢做一些探索,但还远远不够。您的散文很不错,每个人写作的风格不 ...

向老师学习。人生阅历不够,所以功力尚浅。望老师多指导,感谢!

点评

老师谦虚了!再谢辛苦,并祝夏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3 21: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5%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1:5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单佳 发表于 2018-5-13 21:47
向老师学习。人生阅历不够,所以功力尚浅。望老师多指导,感谢!

老师谦虚了!再谢辛苦,并祝夏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15 11: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俩下得楼来,只见伸手可模的琼花串串,挂满小区耐寒的苍松翠柏,那身披绿底白裘笔直挺立的枝干,豪迈着多少生机在潜伏中养精蓄锐。耐寒的、不知名的青草看不见一根,它们象一群休整的斗士,静躺在白雪铺就的、厚厚的暖被之下,享受着来自大地母亲内心的问候,和苍天及时恩赐遮挡切骨之寒的温暖。

点评

感谢李老师的临帖鼓励。遥祝夏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5 11: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5%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11: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永保 发表于 2018-5-15 11:07
我俩下得楼来,只见伸手可模的琼花串串,挂满小区耐寒的苍松翠柏,那身披绿底白裘笔直挺立的枝干,豪迈着多 ...

感谢李老师的临帖鼓励。遥祝夏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15 12: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写得很好,在转折中展现了美,另外,本文象征的手法运用得很自然,让人读后映象深刻。

点评

感谢老师高评了。祝时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5 13: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15 12: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部分略显冗长,左此,我略抒个见。

点评

很喜欢老师的直言指正。我会在自己结集时考虑您的建议。远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5 13: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15 12: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结尾主题深化得很好

点评

再谢阅评辛苦。祝老师吉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5 13: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5%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13: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永保 发表于 2018-5-15 12:42
本文写得很好,在转折中展现了美,另外,本文象征的手法运用得很自然,让人读后映象深刻。

感谢老师高评了。祝时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申请友情链接  

GMT+8, 2018-5-26 13:58 , Processed in 0.500000 second(s), 19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