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8|回复: 7

先师孔子 上

[复制链接]

升级   56.2%

发表于 2018-4-13 14: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先师孔子 上

文/ 心蝶


孔子塑像

你永远向上的目光隐喻了儒家思想的格调,也折射了身前身后空气的稀薄,大道的坎坷,世界在忧郁中透出阳刚。历经春秋幽禁了心中的日月,在光明面前起起伏伏,浴火重生。理解阴阳就像理解出生时的丘,担当的重量,还有沧桑中绝不凋谢的白。高大的身躯掐断光源,意念在潜意识中奔腾狂野从故乡到天涯,又在极限折回内心。而沿途的签名像三千弟子沿着口型遍布世界的角落。我晚来了两千多年,只看到那些庙宇长成了你的口型

围着塑像转来转去,想不出万世师表与你的关系,只看到眼中的苦难身上的血泪。想不出应该拯救你,还是拯救我。直到那本《论语》折断阴暗露出崭新的空气,你在空气中闪着金光攫取了我的眼泪,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而细看《论语》没有任何刀剑,只有无极的功法仿佛在心口刺了铁青,那些青很深结成硬块在阳光中凝固,再由睫毛上的眼泪轻轻推开阳光大门。哦,有些臣服,不需要裁判

所有的线条都是弯曲的,连向上的目光也绕过黑暗。知道世界已经枯瘦,大道架在悬崖之上,空气中弥漫着呐喊,只好固守在喉结。传道授业解惑就像石头落在空气之后,在烽火连天的战场,大堂之上只能用俯首帖耳证明善良博爱。匍匐在低处你重新用《易经》撕开深藏的秘密,让世界在衰竭中新生。那些玛瑙的翠,阳光的红才是这个世界最真实的姓名,图腾
额头,鼻翼含住的愤怒反向行走
在某个词汇中矢重
疼痛的伤口朝向大道
穿越春秋
身旁的三千弟子化为三千竹笛
吹开远方的迷雾

因为疼痛所以前行
因为荒凉所以前行
因为明天是唯一的牵挂所以前行

而当前行的道上成为隐喻
身影被太阳镶嵌
立起了另一座的泰山


论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      
              —— 先秦·孔子《论语·卫灵公》

两千多年前延伸到今天的道裹着千年传统的夹板平仄进诗篇。大道通天,当《易经》成为大道之源,像汉语城池发散出灼灼光华,为世界带来了人道主义精髓。而道与命运换算回到了本真菩提。是本真隐藏了道,还是道隐藏了本真,在一个焦点它们拥抱融合,以落叶归根的方式。远处,先师的马车来了,从横无际涯的大道,奏出的江河无悔无恨。铺排到天边

白云深处传来的音乐落在尘世,那一刻,很多游子低下头朝着故乡的方向长跪不起。丢失了故乡的人无法还原旧日的情节,牵着乡愁走了很久才明白道不同不相为谋,只在夜半更深醒来时发现他还是他,却回不到旧时的他。而身边的道路承认了高远,还有弱不禁风的顾盼。解开路尽头那枚月亮感悟阴晴圆缺

先师的马车走在大道触摸岁月铁青的脸,脸颊挂住的车辙是尘世洗不掉的思想,如满坡青草去了又来。风雨泥泞的道路把马车是一朵荷,爱理想,也爱着残缺的道路。走下去真好,也许他在阳关道你在独木桥。他用刀剑插入尘世的咽喉,你只用暖阳谈经论道

谦恭的姿势写满礼
但不是唯一
因为树木要扎根
没有什么可以玄空
说过的无是有
没有存在就不会无

你们走来的时候
我将离去。离去带不走
曾经的日月,只留下
道上亘古的思念

以道的名义相遇
是石头支撑起岁月
尽管闪着末日的光环
用这种形式守住阳光
遍野的草木都会
闻到太阳的芳香


低处的道义
子路宿于石门。晨门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与?”
                                                                                                  —— (《论语·宪问》)

大道直行,沿黄昏走去必将在最黑暗的地方献出躶体和心。站在阳光最后的门槛你曾试图跨越,绝不退缩,扬起的旗帜刻着头颅鲜血,还有身后的河山。是浴火的凤凰拔掉羽毛引领火焰歌唱,铁青着走向神明或恶魔献上出生时的姓名

子路:周游列国是夫子克己复礼的体现,而冷漠嘲讽甚至敌意的眼光反复考验我们的韧性耐心。苍天可鉴梅杯盛满冰清玉洁,以及岁月的辽阔。愿意追随夫子透支所有春天。尽管来的时候满地都是破碎的花瓣,夫子的传说却在尘世流传。而我们依然寻找之外的传说

孔子:黑夜之外挂满了太阳,每一块石头可以放亮,每一种果实流淌着芬芳,每一个梦想沾着金光。只要双手合十就有梦从河中泅渡到彼岸。知道你们血红的眼睛更适合燃烧,但希望绽放在春天的枝头上,秋天的传说中,冬天的墓碑里

直到那颗星在胸口升起
才感觉到悬而未决的泪花
缓缓落下
我在光明中搅碎了眩晕
让岁月细嚼慢咽纹理
为路人递上香火拐棍
此后,你再也不会迷路
不管顺行逆行
那隧道中的灯火
是我的眼睛笑容
给爱着的人们和尘世
你牵挂的眼光不需要停留
车马拖不动那么多忧愁
但我可以低进你的眼光里
把寒意带走
留下春秋的美好


《周易》

尘世阴阳无边,道与刀之间也有中庸,使阴阳对称,刚柔相济。如果读懂了八卦中的语言,把自己抛进去和它交谈痛哭欢笑,用姓名诠释过去未来,是走在无极的道上携带乾坤的破碎重生。是虚无与镜中的自己重逢。但我还是要用肯定的语言告诉你,天地间并非死一般的虚幻,“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不计后果的执着就能迎来云开雾散。把万物放进体内,阴阳极致就会在拐弯的地方自然滤去

黑夜石岩缝隙开出的那朵太阳花,是光明站在锁链上的表白,演绎天地中的物极必反。但这个萧瑟的舞台内心却永不安宁,唇齿间的语言如风沙撕开日月的秘密,将尘世再次陷入不可捉摸的奥秘。万物生生不息,必将再次以它的倒立证明阳光的新生。无数黄金羽翼写意从善如流,恒久不已。此刻燃起的火猎杀漆黑的梦魇,疯狂的圆满。但不要以为是令箭,只是一根鸡毛还原的新生

卜筮是沉在山底的梦,等待火山爆发的时候散尽无穷的迷茫。走进火苗的那刻,可以把它看成一位美女子,有着诱惑的香,象牙的翠,翘起的唇角是风水以柔克刚。她站在阳的背面,你站在阴的背面,对称中完成整体思维。在另一端你们相互捆绑着手脚,合唱初遇时的美妙。感念这些琴瑟轻鸣,当天地茫茫时那些黑白眼睛依然在经纬中波动,推开虚空,“往来不穷谓之通”

太阳触摸了盲人的眼睛
变为黑色
劈开的黑暗在悲伤中
上升为音符
天干地支,阴阳五行
在大化中流动,演变无穷
而旷野中的小草顺着迷雾
走进《易经》
这里盲人的眼睛比太阳亮
宇宙像母亲的子宫
因为装满血肉而圆满
因为幸福而自然快乐
在脱离子宫的刹那
世界退回原点
但小草不懂什么
比如珍贵,彩色
只知道背负尘世的重
融入万物的逻辑
向死而生


杏坛

四面环山,雕梁画栋,进入内心的门却越来越窄。弦歌鼓琴的身后是流逝之远,也是生命源泉之所在。“逝者如斯夫”,要善于在千变万化中找到过去未来。如果迷茫可以掰开身体按住疯狂的高度守心如瓶,让它在身体中挣扎咆哮着撞开血管发出生命的语言。利刃与顽石的关系就是在这些觉悟中获得。当再次打开那扇无形的门时,会发现生命如此圆满

把宇宙的奥秘藏在琴弦中,是转告弟子不要做碌碌无为的人,“学而优则仕”成为有思想的智者。兰典雅清丽,梅傲雪凌霜,风骨在果实中低着头躬着身不与浮华争影。就像冰山清仓梅可以退至悬崖用红色的钥匙开启春天,那一指红是全身血液的凝聚,狠狠摁在冰雪之上冬天就碎了

自杏坛说教沿着藤蔓走遍大江南北,遥相呼应的人拿着花朵匕首狂奔而来,取出藤蔓中的绿色。这里已没有昔日的杏坛,只有相同皮肤的弟兄,而哪些藤蔓走进他们的筋骨,举起思想照亮世界。而长衫还是托着那么多礼,尽管是词语的空壳,依然静静伫立了几千年,却征服了世人的信念

我来了,在一堆骨骸下的魂灵中
脱去现实的衣服返回四书五经
疾驰的车太快,溅起雨后的泥泞
滞留了太多词语
越过那些枯井奔驰在大道
取出三心二意留在岁月
尘世太咸,生命清淡
沿着那些明喻暗喻
风景过后五味俱全
没有名片也无需拯救
转过身来只为割断
多余的尾巴


古道
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                                                                                            
                                                                                           --------《论语》

颜回已死,岁月无法带走他的影子。他打开生命的辽阔背负很多声音,又在宿命的转折中步入绝境。很多路可以通向内心与自己反复告别,而他的转身像一场雨让身后草木丛生,却成为自己内心的刺延伸到出生时的面目

也许还可以在影子中还原撑起剩余的春天,用花瓣为自己裁剪衣裳。而你面对神明一低再低的头颅,是敬畏虔诚不贰过的锁定。我抚摸着这些因果,无法用春秋的笔法注释。再也看不到那些眼光了,你剥开远方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彻底消逝。在无穷远的地方与自己合二为一

身后的脚印像脐带还留在这片大地上,揭示生命拔节的声音。一个寒颤让大地母亲站起来,用山的指尖触摸你内心的思想。你永远是新的,陈旧的是母亲的情怀和剥离的壳。我也要去了,如果再次相逢对于道的追求依然是新的甬道。但不管向上向下向前向后都是原来的古道

生死并不遥远
在一次无法收回的脚步中
我被义理捆绑不能回头
最后时分
所有无法安放的情节
在那个完整的汉字中脱落
有象形的真切,会意的虚幻
我们在争论后
承认山头的松树站得更直
看得更远
只是它多冷啊,旧世界已经消灭
还艰难地站着不息不止
每根神经叶脉都向着天空敞开
片刻的忧郁只是在阳光下低下头
而不是朝向大海
生死原本天定。当月光
再砸向影子,我却不会站起来
回到真实虚幻的尘世
看白天没有约束的飞


曲阜碑林

千百年来始终认为自己活着,就这样没日没夜地站着,在生与死的出入口。如花的碑文是无与伦比的颂词,从唐朝到清朝统领汉字在史册中闪耀。而沉睡的荒野中,庙宇边是路标方向,也是永远没有尽头的诗。很多眼神思想从这里启程走向新生凋谢。而我只能用心抚摸你坚硬的身躯,开阔的胸怀,以及时低时高的歌声

肩背上的风雨斧痕是命运的符号,也是永不屈服的写照。在无人的地方,你指向的大道逼近人类灵魂内核,如末日的光芒牵引我们在时光的裂缝中攀升。198块记载历代科举的墓碑写满星月的浩瀚,在纵横中完成史诗的高亢低沉。偶尔有人问起道在那里,道就在没有道的道上,没有终点的起点。就像夫子已经离去,还有回音立在这里

很小,像一叶叶孤舟来自遥远的天边。很大,是岁月无法阻止的生长。从古到今,从东到西。沉睡的时候是一团元气,来自土地的深层。醒着的时候是大风吹向无数方向。世界污浊你一直病着,面色肌肤由清白到灰黑。很多乌鸦以优雅的风韵时常站在头顶,遮掩了你的胡子眉毛让面目全非。来去的人带着不安的灵魂,影响了你半睡半醒的情绪。安放在春秋中的文字呵,载不动那么多愁

纲常何在
惟伦理忠昭日月
万千路人何以把
誓言视作游戏
道不是咒语
却可以打开城池的大门
通往内心的震颤
闭上眼睛
是用心肺凝视
把人间的悲喜含在心中
闭上嘴巴
是用空气说话
星辰的高远
尘世的低矮都是深渊
徘徊的人们不必困惑
你不来他永远不会离去
你走后他也不会散去
腐朽与神奇编制的陷阱
高喊着有人吗
他,就在这里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4-13 21:4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精彩,厚重,欣赏佳作,加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4-14 07: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身影被太阳镶嵌
立起了另一座的泰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4-14 07:4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遥祝问好!祝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56.2%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14:2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师朋友鼓励 向大家学习 周末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4-30 10:5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厚重,欣赏佳作,节日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56.2%

 楼主| 发表于 2018-4-30 14: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师朋友鼓励 佳节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4 22:0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欣赏,感受精彩篇章,遥祝老师笔耕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6-22 11:17 , Processed in 1.875000 second(s), 1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