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6|回复: 2

无言的结局··中篇小说《立冬盟约》之五

[复制链接]

升级   78.4%

发表于 2018-3-31 23:0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无言的结局
---立冬盟约 五
文/妍冰
一纸难书,哪一页有声的岁月 哪一页无言的结局。
                         题记·选自阿玉诗
敏思文友在清水港天然居盛大聚会一晃已经过去五个年头了。那一幕幕如诗如画的情节至今想起来都令阿玉感动不已。
那次聚会之后,小麦曾经问阿玉一个问题:世间那三个字最美?
阿玉一时没反应过来。
小麦便自问自答:“是梦、美、爱这三个字最美。”
阿玉听了很是感慨。
她对小麦说:“是啊,我们都是爱做梦的人。当初,我们一起在清水港观光,在小木屋度假,一起做着美丽的梦。后来,我们又在天然居相聚,做了更加美好的梦。我们几乎沉浸其中,不愿醒来。”
阿玉真想把这个梦一直做下去……
清水港给了他们一次美丽的邂逅,小木屋和天然居给了他们快乐的相聚。那时候到处都是明媚的阳光,到处都是用明媚阳光点缀的花容,那时候,他们将友情和梦想写进岁月。
阿玉多么想沿着生命的轨迹,继续写下去,写一部天荒地老的再生缘,名字叫《今夕何夕》。
可是,这一段时间以来,阿玉知道,世间不仅仅有最美的三个字,还有其他更加纷繁复杂的情绪,那一部再生缘《今夕何夕》还能够写下去吗?
阿玉这样想是有道理的。
当年,阿玉和阿海在古道相遇、相知,后来,他们便将古道当作他们联系的一个通道,他们在那里抒发各自对对方的思念和祝福,也在那里袒露各自的心事。可是,近一个月,阿海几乎不再光顾古道了,这令阿玉非常不解。
元旦的第二天,阿海终于去了古道,他留下一首诗:
去岁长亭品草花
新年古道赏蒹葭
天涯海角珠三角,
沐浴春风又发芽
然后说:“这是新年之后第一次进古道呢。感觉怎么不一样了?
阿玉说:“哪里不一样了呢?新年古道赏蒹葭?蒹葭在哪里,有吗?”
    阿海说:“那么,改一个字吧,‘赏’改为‘想’ 是否恰当些?这样”
去岁长亭品草花
新年古道想蒹葭
天涯海角珠三角,
沐浴春风又发芽
之后说:“我们好像都不用再来古道了。有什么话要说,不就可以在微信里说么?比如今天要说的,放到微信里,你什么时候有空看看就可以了,偏要到古道来说,不显得矫情吗?回到这里来,说些什么呢?看来,古道是不是要荒废呢?”
阿玉当时就不同意。她说:“古道谁说没用呢?古道自有古道的妙处。这里静静思;静静想。微信很及时,有触摸感,但怎么可以长篇大论呢?古道是静思妙想的地方。微信隔着屏也如面对面。其实,它们各不相同。就好比坐火车和坐飞机,怎么相比呢?火车可以定了卧铺,时间不急,沿途看风景。飞机呢,时间短,坐着不舒服,看不到任何东西。哪个有用选择哪个,你能不能说你不坐飞机就废了飞机吧?
阿玉真是不舍得废弃古道啊。她还记得那些日子……
让相聚和别离,都在沿途的风景里渲染成画,绵延成诗。
依然喜欢在那一抹蓝中聆听悠悠古道的泛音。
在千缕阳光里勾勒日暮长亭的幻影,
在即将到来的立冬斜阳里看黄叶纷飞,
回首一直以来深深浅浅的情韵,
在寒意渐浓的岁末,相拥去古道看风轻云淡。
可是,古道依然静默。                                
又过了一段时间,阿玉闲来有心,问阿海:“真的不去古道了吗?”
阿海说:“感觉好像真的没有必要去了。你呢?”
阿玉听了,默然。
过了一会,她答道:“古道不要了,风花也不要了吧。”
其实,阿玉说这话是违心的。
她希望阿海能够听出话里隐含的意思。古道和风花这二者怎么能分得开呢,想当年,如果没有长亭古道,又如何有他们的邂逅?没有在长亭古道那么多带有玄机的邂逅,又怎么可能有后来他们的风花雪月?这么明显的潜台词,阿海怎么能不明白?
可是,阿海就是不懂了。
他问:“风花?”
阿玉不高兴了。她说:“你还真是不明白!想当年,没有长亭古道,哪有雪月风花?这样的古道你说不要就不要,还真是扯得清。行啊,听你的。”
阿海听出阿玉的不满情绪,便解释说:“我是不明白风花所指。而且,古道也并不是不要吧?像你说的,古道有古道的作用。”
这场不慎愉快的对话,在沉默在中结束。
阿玉一个人静静坐在书房里,想起了那一年……
阿海和阿玉,小麦和少楠,他们一起去了小木屋,巧合遇到了1107;一年前阿玉和阿海再次莅临小木屋,又巧合遇到003,更巧合的是在客家土楼里,又遇到1107。
记得去年阿海和阿玉在小木屋分别后,回到他上班的城市里,一个人的时候也不时回味着003,回味着小木屋里面所有的神奇,品味着1107土楼中的浪漫,那时候阿海就是把时光深处素语把浅笑以及痴痴的温柔与多情,传递在他们特有的且行且惜的通道里!那通道就是他们的古道啊。
在那里,阿海将那抹暖暖的思念和爱恋,书写得轻柔如雾;似遥远犹近。
那时候的阿玉多么满足!那些清风细雨一般的爱抚令阿玉透彻地再次体验了那清澈的
依偎和温馨的相拥。那么安详那么宁静,阿玉感到甜蜜,时而又忧伤起来;那么亲近,那
么遥远,平平仄仄里面繁华着寂寞。
那时候阿玉曾对阿海说:“阿海,我与你就是此岸与彼岸,犹如你说过的桥西与桥东。二者忽近忽远,咫尺天涯。或许这就是人生?悲与欢的交错,一切柔软得不可思议,或喜或忧……”
阿海还安慰阿玉说:“有心的人,远在天涯却近在咫尺;无心的人,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人生这么长,又这么短。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天长地久有时绝;和无聊的人在一起,再短的时候也觉得烟波浩渺。你听说过吗?人生或早或晚,总会遇到一个真正属于灵魂里遇到的人。遇到了得不到就是晚。遇到了得到了就是幸!也是缘!比如我们。阿玉,你信吗?”
“我信,我信!”阿玉使劲点着头说:“这一点,好像冥冥中早就注定的,相遇和分离,天涯与海角,我们惟有用心丈量!而我们,我觉得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为了彼此而生的。因为……”
   “因为我们有古道!”二人几乎异口同声。
阿海很感动,他说:“谢谢你,阿玉,我们互为彼此而生。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们分居两地,或喜或悲,或苦或甜,我们都一一珍藏。亲爱的,今生有你,即使相隔天涯也温暖!”
想起这些,阿玉不禁摇了摇头,心灵深处发出深深的叹息:
唉!如此古道,阿海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呢?!
一天都很郁闷,心里像压着一块石头,没精打采。晚饭也不想吃,看看夕阳渐渐西沉,时针也指向五点半,阿玉拨通了小麦的电话:
“小麦,你好吗?你在干嘛?”
小麦甜美的声音通过电话传入阿玉耳畔:
“呀!阿玉,你好!你好!怎么了?听你声音没什么精神,你好吗?”
“不好!”
“怎么了?”
“小麦,是阿玉和阿海不好了。”阿玉平静地说。
“啊!和阿海怎么了?你可别瞎说,你们那么好,那么好,你忘记我们去伶仃洋畔小木屋的时候,阿海特意送给我们两个每人一把的油纸伞?你忘记在小木屋里,阿海专门为你唱的《只要情永在》?他这么用心用情的一个人,怎么就不好了?你快说说清楚啊。”
电话里小麦的声音充满了关切。
阿玉听了小麦的话很感动,但是,那个用心用情的阿海已经不在了。阿玉叹了口气,对小麦说:
“小麦,你说的是过去,现在的阿海已经不是那时的阿海了。你去微信收一个图片,看了以后我们微信说吧。”
“好的。”小麦答应着。
阿玉在手机里找到她珍藏已久的图片,那是一个银色心形钥匙链,上面嵌着水钻,当时是阿玉和小麦两个人在古村游玩时候发现的,当时它们摆放在古村一个小店里,阿玉一见就喜欢了。因为它不仅造型别致,而且它们是两件套,里面是一个心形,外面还有一个半圆形护着心形的半圆形,可以合在一起,也可以分开成两个独立个体。小麦也非常喜欢。
她说:“阿玉,我们每人买两套,我们分别将外面的半圆形送给阿海和少楠,象征我们各自的感情,缺一不可。如果他们哪个弄丢了,那说明他们心里已经没有我们了。”
阿玉觉得非常有道理,就都买了两套,各自送给对方。
                              
现在,阿玉将图片微信发给了小麦,小麦看了图片很快回复了:
“阿玉,这个钥匙链我当然知道,这是我们当年在小木屋游玩时候,一起在古村小店买的,每人两套,我们分别都送给了阿海和少楠。怎么了?你发给我想说什么?”
“小麦,就是这个钥匙链,前几天我发给了阿海,他看了半天,竟然问我:
“你发来的图片里面有英文单词,你是问我这英文单词是什么意思吗?”
“啊!阿海真的这么问你?”小麦很是惊讶。
“是的!”阿玉幽幽地回答。
“阿玉,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我说:你不熟悉它吗?”
“阿海呢?他怎么回答。”小麦更急了。
“阿海说,你这样说好像有些印象。是我送你的?”
“啊!阿海他真的忘了!他怎么能这样?这一点不像他呀,他曾经那么细致,那么用心,那么体贴,怎么变得这么粗心、健忘了?你们究竟发生什么了?”小麦一股脑打了一堆字发出来。
“还有……”阿玉欲说还休。
“还有什么,阿玉你快说啊。”小麦急了。
“还有就是……你知道,我和阿海一直分居两地,这么多年来,我们联系的通道就是古道,其实他一直对古道情有独衷的。你曾说‘来到古道,一种熟悉而又浓烈的气味扑面而来!是蒹葭芳草的香味!是江海交融的风味!是诗文平仄的韵味!人于古道,恍见女神,诗情画意,心旷神怡!’可是,最近他加了我微信,就要废弃古道,我是万分不舍啊!”
小麦听了心情变得沉重起来。关于阿海和阿玉的古道,小麦当然知道,在阿海和阿玉漫长的分居日子里,古道成了他们感情链接的纽带,在那里产生多少诗情画意,留下多少他们相亲相爱的印记啊。即使有了微信,古道怎么可以说废就废呢?阿海到底怎么了?不行。小麦想,一定找个时间,和少楠去看看他们。就这样定了。小麦打定主意之后,便安慰了阿玉叫她先不要多想,找个时间大家聚一次。
    和小麦微信告别之后,阿玉依然陷入回忆中不能自拔:
当年,他们古道邂逅,诸多的玄机、巧合令他们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油然而生。四千多个日日夜夜,他们一起打造了江海诗韵,他们称那厚厚的一叠江海诗韵为诺亚方舟,那只不停歇的笔就如同风帆,他们乘者方舟,历经风雨,扬波远航。途中经历那么多的诗情画意,那么多的平平仄仄,阿玉想:这些阿海能忘得掉吗?
阿玉还想起了当初,阿海还为古道挥笔写下的一首诗:
如果当初
他没有古道长亭抒雅兴
她也不天之涯又海之角
他没有风花雪月追伊人
她也不江山云海说玄机
他没有流连石桥勤呼唤
她也不翩翩文苑遥回应
他没有坚持秋游十七地
她也不连通方寸心
他没有立冬守候在银河
她也不清晨装扮来敲门
   
    他没有秀水灵山三角洲
她也不天涯海角鹿回头
他没有芳草藏珠吻幽兰
她也不蒹葭含露拥玉树
他没有情寄珠江赋平仄
她也不梦寻碧海吟诗文
当时阿玉读了这首怀旧诗,每一笔每一划,每一个音节,每一个旋律无不再现了自己和阿海相识当初的点点滴滴。阿玉一时感慨万端,挥笔回应道:
当初:
他古道长亭抒雅兴
她天之涯又海之角
他风花雪月追伊人
她江山云海说玄机
他流连石桥勤呼唤
她翩翩文苑遥回应
他坚持秋游十七地
她华洲连通方寸心
他立冬守候在银河
她清晨装扮来敲门
他秀水灵山三角洲
她天涯海角鹿回头
他芳草藏珠吻幽兰
她蒹葭含露拥玉树
他情寄珠江赋平仄
她梦寻碧海吟诗文
   她赐他天涯为名赋诗意
他惊喜若邻呼应写新篇!
可是,一切都在几个月前阿海从省城归来以后,变得迷离起来。
本来,阿海到省城是去领奖的。阿海回来之后告诉阿玉他自己获奖时候的林林总总,显然,他是兴奋的。
他说:
因为爱,被蒙蔽了双眼;
因为爱,智商也为零
因为爱,甘愿付出和奉献;
因为爱,受骗上当也是甜!
,便成了一个致命弱点!而且还是沉迷其中,享受其间,当局者迷!
我必须告诉你,回家这两晚我没有睡好,这也是令我吃惊的现象!
你或者以为我文人多情天涯艳遇了。
或者我也得承认,是的,我“艳遇”了,又一次艳遇了诗文!便有了平仄的激情与冲动。
阿玉默默感受他的有着艳遇一般的激情和冲动。
然后,阿玉向他道喜,恭喜他获奖,并祝福他因此获得如此好的心境。
阿玉说:“你此去,真真是不虚此行!”
阿玉甚至感觉到,此行天涯的欣喜程度胜过当初古道邂逅!
阿玉不胜感慨。
第二天,阿海告诉阿玉:“我现在也开通微信了!”
“哦?这可真没想到啊。”
这是真话。阿玉怎么也没想到阿海此去省城竟然变化如此之大。
曾经,她无数次劝他开通微信,也便于他们之间的联系,他都不肯,他说:“我是绝对不开微信的。本来人的距离就远,开了微信更加远了,你看看我们周围,除了低头看手机的,你还能看到正常的人际交往吗?”阿玉觉得阿海说得偏激,但是她也知道一时不能说服他,她也就放弃了。
没想到,省城之行令他有了如此改变。他还说:“如你所想,我的微信是没有朋友的,这次组成了73人的参会群,也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圈!。”
如今,阿玉领略到了73人的无穷魅力和感召力了。深感自愧不如!
想当初,无论怎么相劝,并亲自拿手机给阿海看,说:“你看看,我的朋友圈都是诗友或者文友,大家在一起都是诗心和文心。”
可阿海就是不听、不信。
阿玉想,现在阿海有了微信,他该第一时间加自己了吧?用手机还是QQ都能够加到自己。实在不能,他也可以和自己要微信号。
静静等了几天,都没动静。阿玉不禁无语了。
她想:阿海有了讨论诗词歌赋的73人,哪里还想到其他人呢!
再见面,阿海对于阿玉的沉默故作不知,一味津津乐道他的微信,他的朋友圈。
他说:“原来70多人的群,让群主并到了原来的作家群,应该是前两届“乡梓情”的群。全国各地,200多人了,大多不认识。加入这样的微信圈,随便上去随便下来,确也很轻松。这些闲人们舞文弄墨,却也有文人相轻的陋习。有炫耀者、有虚伪者、有真性情者、也有调侃者,有时候翻看一下,也可以放松一下神经。挺不错的。”
听着他这样津津乐道,阿玉愈发无语。
之后,阿玉便疏于和阿海联络,阿海因为初次尝到微信的乐趣,自然也无暇顾及阿玉。
直到圣诞节那天,阿海好像不明就里,问阿玉:
“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一个字不肯说!真的无语?”
阿玉说:
“我为什么无语,你该懂的啊! 无非两个原因嘛。其一…… 其二……”
阿海却说:“无缘无故不说话,我又怎么知道原因? 其一、是否最近吃西餐吃上火的食物多了或诗文活动应酬喝酒多了,导致喉咙疼咽喉炎之类说不出话来?其二、是否最近作业太多,俗事太繁导致江郎才尽江娘情尽,灵感不致,诗情枯竭文思不涌无话可说?斗胆乱猜,还请明示!”
阿玉没兴趣和他继续猜谜了,面对他的揣着明白装糊涂,她以实相告:
“其一:给你充足时间让你和那73人,不对不对,已经发展到了200多人玩微信,就不打搅你了。说不准再次找到长亭外古道旁,风花雪月也不一定哪;其二:等那人何时想通了加微信再说。”
阿海说:“我也不怕明示:第一、这个所谓的作家群于我来说,绝对绝对绝对没有古道长亭!也许有一点风花雪月。因为群里的人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气候时间都不一样,差异很大,此时,真的既有风,也有花,既有雪,也有月呢。第二、你也好好的坏坏的想一想、想二想、想三想,是否一定要加微信?”
   阿玉被他如此一想二想三想加以推辞,她还能说什么?那就随便吧,无所谓啦。
这一晚,无月。
阿玉走到阳台,看着黑沉沉的天幕,转身回到书房,挥笔写下:
今晚的月亮在哪
是被这初冬的雨淋湿了记忆
还是被猜疑淹没在云层里
燃一支沉香
抽不出寂寞孤独
饮一杯红茶
道不尽思绪万缕

几天之后,阿海回来了。
见阿玉还是为微信的事耿耿于怀,就当面加了阿玉微信。
有了微信的阿玉和阿海,在两地之间不时在手机上说点事情,联系似乎比以往密切了,
但是,就好比吃快餐,阿玉内心深处再也感觉不到有什么触动了,都是一些琐事,没有古道里的深邃和绵长,没有古道的厚重。
一天,阿海忙完手里的工作,给阿玉发来一个链接,里面有关凌叔华的一篇文章,是有关民国才女凌叔华恋爱婚姻与个人生活的,题目是《体面婚姻与红杏出墙之间,隔着廊》。
阿玉闲时抽空看完,见阿海没再说话,忍不住微信打过去几句话问阿海:
“《体面婚姻与红杏出墙之间,隔着廊》.你看了?有何感想?”
一会阿海就回话了。
他说:“爱情终究是爱情,只是世间多羁绊。”
阿玉又问:“爱情和婚姻哪个重要?”
阿海回答:“林徽因和淩叔华说:爱情如诗歌,不能医肚饿!”
阿玉听到自己内心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她说:“爱情如诗歌不能解肚饿。今天你说的话,我记住了。”
阿海解释:“这是是林、凌的意思。她们都不选徐志摩”。
阿玉说:“她们也许是对的。”
阿海又说:“嫁了徐志摩的陆小曼后来如何?”
阿玉听了阿海如此说,心里更加沉重,再次收起电话,不说了。
第二天,阿玉清楚记得那一天是2月1号
一大早,阿海发来问候:
“早上好!”
阿玉回答:“早上好!对不起,昨天我不够礼貌。”
阿海说:“是我不适当的调笑惹你生气了。”
阿玉想了一下,下决心把昨天一夜不眠所思所想告诉阿海:
“不过,这不是一时不理智。是一段时间的积累。也是我内心的直接反应。还记得你说的大意是:女入先知。因为你已经有了新新,所以.……希望你还能把我当作文友谈诗论文吧。再无其他。这样我就不会失落了。谢谢四千多个日日夜夜的过往。点点滴滴成为回忆!”
阿海问:新新?
阿玉不再解释,默默收线了。
“女人先知”的确是阿海在几个月前告诉阿玉的。记得那天他们一起相约在一个古村游走,走了一天,他们累了,就去一家茶餐厅晚餐。晚餐后他们走出小村来到江边,望着天上的明月,他们漫无边际地聊着。
阿海突然说到“女人先知”的话题,见阿玉不明就里,阿海解释说:
“这是我最近看到的一部法国电影,一对感情很好的恋人,女的比男的大十多岁。在他们感情交往很正常的时候,男的对女的说:以后无论什么时候,你感觉不好就告诉我,这个方面你的感觉是超前的。你告诉我了,我们就分手,我绝不拖累你。”
后来果然女的感觉不好的时候,对男的说了。他们便和平分手了。”
阿海告诉阿玉,这就是女人先知。
就是阿海这句“女人先知”,让阿玉感觉到自己正步那部电影中女主角的后尘
阿玉常常想,早知如此,是不是当初不该要阿海加自己微信呢?
两天后就是周五了。这个周末是阿海回来和阿玉团聚的时间。
可是,阿玉心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倒是超乎寻常的平静。没有了期盼,没有了兴奋,一切好像平常一样。
快下班的时候,阿玉电话响了,拿出手机一看,是小麦的,阿玉立刻高兴起来,快步来到走廊,抑制着内心的兴奋,说:“嗨!小麦你好!怎么想起给我电话了?”
“阿玉,猜猜我在哪?”
“在哪?不会来我们这里了吧?”阿玉知道不会。
“你真神了!阿玉,我就在你们这里,我和少楠,在翔天酒店,刚刚入住,阿海今天回来吧?何时到家,你约了他一起到酒店,我们一起吃晚饭。哪里好吃,你是地主,听你的了。”
啊!阿玉兴奋得不知说什么,心像长了翅膀,飘然欲飞!
将近六点,阿玉回到家里,阿海随后就到了。
阿海进来,关了房门,朝阿玉伸出双臂,阿玉转身躲过了,平静地说:“快换件衣服,小麦和少楠来了,在翔天酒店等我们。”
“哦?这么突然,他们怎么来了?有事?私事还是公事?”
“我也不清楚,去了就知道了。走吧,别让人家等久了。路上想想去哪里吃好一些?”
阿海也不敢再怠慢,走进里间换了一身休闲服,和阿玉离开家里,在门口拦了一辆的士,就向翔天酒店奔去。
在车上,阿海说:“就去南港海鲜酒楼吧,我们带他们去品尝海鲜好不好?”
“好吧。”阿玉说道。
很快就到了翔天酒店。阿玉和阿海刚进到大厅,就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小麦和少楠。他们二人也见到阿玉他们,赶紧走过来。
“小麦!”
“阿玉!”
二人喊着对方的名字,便都朝着对方奔过去,到了近前,就抱在一起了。
阿海和少楠笑着看她们忘情相拥,阿海伸出手,对少楠说:
“欢迎再次光临此地。怎么样?是公出路过此地还是专程前来?”
“是小麦想阿玉了,吵着要来。我只好作陪了。”少楠笑着说。
“天然居怎么样?生意还好吧?对了,水立方呢?你们都来了,生意怎么办?”阿海
问。
“嗯,生意还好。只是现在是淡季,有公司其他人照应着。如果是旺季,我们还真出
不来。”
这时,阿玉和小麦拉着手已经走过来了。
阿海笑着说:“瞧你们两个,好像多久没见着一样,比亲姐妹还亲。”
“当然,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再不来,我们阿玉不知变成了谁谁谁了……”
“小麦,你说什么?什么变成谁谁谁?你想说什么?”
少楠并不知道阿玉和阿海的事,这次来,也只当小麦想阿玉了。
阿海意味深长地看了阿玉一眼,赶紧打断少楠的话说:“别听她们两个的,一高兴说
的话一定云雾缭绕了。走,我们去南港海鲜酒楼吃海鲜。”  
“好吧。”少楠不再问。
一行四人走出酒店,服务生在门口叫了一辆的士,将四人让到车上,阿海坐在副驾驶位,少楠打开右侧车边,让阿玉进去,又带着小麦来到左侧,让小麦先进去,自己坐在车门旁,服务生将车门关好。阿海告诉司机:去南港海鲜酒楼。
翔天大酒店离南港海鲜酒楼大约两公里的路程,因为周末下班时间,路上很堵,原本
十分钟的路他们半个小时才到。
下了车,他们来到临街的南港海鲜酒楼,阿海带他们进去,便和少楠耳语说:你随我去点菜,弥补当年她们的缺憾。”说着还朝少楠眨眨眼睛。
小麦和阿玉看他们两个鬼鬼祟祟的,不知他们要做什么,少楠也不是很明白,但是,阿海已经拉着少楠的手,对阿玉和小麦说:“你们随服务员先去右边那个临床的位置,稍微等一下,我和少楠去点菜。”说着,也不征求两位女士意见,拉着少楠就走。
阿玉和小麦有些云里雾里的,不知阿海今天玩什么名堂。也不再多想,随着服务生到了临窗座位,阿玉请小麦坐到里面,自己挨着她坐下来。
小麦问:“阿玉,上次电话之后,我实在不放心你,现在你们怎么样了?”
“怎么说呢?不过,我现在心情非常平静,相信阿海也很平静吧。这样也好。互不相欠。各自自由。”
“什么相欠、自由,我不明白,阿海怎么会忘记了那个钥匙链?他是真的忘记了吗?”
“他何止忘记了钥匙链?我不是告诉过你,他连我们相识相系的古道都不要了。”
小麦知道古道,上次在小木屋阿玉已经把他们的故事讲给小麦听,小麦知道,古道在阿玉心中的份量。电话里听到阿玉说阿海想不要古道,心情和阿玉一样沉重,比听到阿海忘记钥匙链的事还沉重。
“是啊,阿玉,到底怎么回事?你说的都是真的?他为什么不要古道?你们这样两地生活,没有了古道,靠什么联系?”
“诺,有微信啊。”
阿玉指了指手里的手机,告诉小麦:
“这几年人人都有了微信,阿海就是不要。我怎么劝都不听。去年底,阿海有一个作品获奖,去省城领奖。回来告诉我,他有微信了。小麦,你知道,当我听到他有了微信是什么心情,我是既高兴又失落啊”。
“哦?这又是为什么?你不是一直希望阿海有微信吗?怎么又失落了?”小麦也不明白了。
“你想啊,我劝了他那么久,终不如他在省城初相识的那般朋友。”阿玉幽幽地说。
“然后呢,阿海怎么就不要古道了?”小麦问。
“你听我说。阿海有了微信,竟然很久不加我。实在忍不住,我问他:你既然都有了微信,为什么还不加我?小麦你知道吗?他却说了一堆想一想、想二想、想三想来推诿,问我是不是一定要加微信?见我真的不高兴,才当着我面加了我微信。”
“这不就好了吗?”
“好什么!”阿玉反问。
“你是说,阿海他和你有了微信,就不要古道了吗?”
“是,他还说:有了微信天天联系,还去古道,不是很矫情吗?你听听,这是什么话。总之,从有了微信,他再也没去过古道!这么久了,我已经渐渐从原来的情绪中走出来,也渐渐适应了没有古道的日子。现在,我们每天保持着微信联系,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更多的是聊他的诗,我的文。所以,我们更合适回归到原点。”
“回归?原点?你是说你们归位作为文友?这怎么可能呢?”小麦实在不理解。
这时阿海和少楠点了菜回来了。
二人赶紧闭嘴不说了。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那么热火朝天的。”少楠问。
“没什么,还不是分别这么久,我们互相询问各自的情况。”阿玉赶紧说。
小麦虽然没说什么,可是心里为阿玉和阿海的关系捏着一把汗。
四人喝着茶,一会,服务员就端上一盘菜。
“小麦,你看看是什么菜?喜欢吗?”阿海问道。
服务员把一个砂锅放到桌子中间,打开盖子,一股清香的味道弥散开来。小麦嗅了嗅鼻子,再看看砂锅,大声说道:
“呀!是我的芋头砂锅煲!阿海,你还记得那次在伶仃洋畔我点的这道菜?那一次这道菜活活被服务员听成了鱼头煲,然后给我们榄角清蒸鱼头。因此留下遗憾,今天终于可以品尝这道菜了。”小麦兴奋地说着,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芋头,吃得连连点头。
一会,服务员又端来一道菜,这时少楠让阿玉看看是什么菜。
阿玉一见,也愣住了,原来两位男士也为自己点了一道上次在伶仃洋没点到的菜:白蚬煮水瓜。阿玉眼睛湿润了。
小麦笑着说:“阿玉你真容易感动。对了,上次你点的这道菜,给你上了什么菜?”
“上来的是清蒸白鳝啊,哈哈。”阿玉一想到这个情节,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哦!蚬和鳝,字音还真是接近啊。哈哈。”一想起几年前在伶仃洋畔吃海鲜弄出的笑话,四个人又忍俊不住,笑了一阵。
这时候服务员又上来几道菜:葱姜炒肉蟹、清蒸花螺、白灼沙虾等海鲜,还有农家蔬菜红红绿绿摆了一桌子。
阿海拿出一瓶玉冰烧,给少楠斟满,自己也满上,二人觥筹交错,喝了起来。
阿玉和小麦不理会他们,两个人吃着自己喜欢的。
几杯酒下去,阿海和少楠都很尽兴。
阿海滔滔不绝地和少楠聊起了了他获奖之后的林林总总。
阿海说:“少楠,你早有了微信了吧?”
“是啊,这还用问?”少楠笑着说。
“微信这东西真不错,有时候看看‘随聊诗话’还是挺解闷的。比如在我唯一一个群里,常常就会看到两个自以为是诗词高手的人辩论。”
阿海说这话,一口干了杯中酒。少楠见状,忙给阿海倒满,问:“他们辩论什么呢?”
“谢谢!”阿海感谢少楠倒酒,举杯和他又碰了一下,喝了一口说:“少楠,你看我手机里,还有他们他们辩论的记录,论的是诗坛诗坛伪道士。”阿海说:“还不就是谁说谁的朋友圈寸草不生了,谁有说谁秃顶无耻腰长腿短了,哈哈。”
少楠被逗笑了,说:“你们文人之间的斗嘴这么有趣啊。还有什么?再说说。我喜欢听。”
阿海又喝了一口酒,见少楠感兴趣,越发聊得起劲:“又有人说别人多嘴爱管闲事遇事溜得比鸵鸟快,那被说的人生气了,反击说:说话要有根据,小心我告你诽谤。那人就说你患了强迫症吗?动不动就告状。于是两个人就在群里吵翻了天。哈哈”
    少楠喝了一口酒说:“如此,他们在群里这样论战,那对与错好与坏有什么标准?”
阿海说:“起码发现有明显的知识性错误就得到大家支持。比如“七月流火”有人当作“七月火一般热”。再如律绝词牌形式上有明确的标准,也一样可以能检测出来。当然,内容好不好另一回事。曾到一些人博客看过,标注律绝的不合律绝,标注词牌的不合词律,基本就字数对了。个人如此,很多诗词平台也如此!这是以诗词之名糟蹋诗词!”
少楠说:“这样也太较真吧?大家都是茶余饭后玩玩文字而已是吧?”
阿海说:“那不行啊。既称诗词就要遵守规则,这是最基本的规则吧!劣币驱逐良币,假的泛滥了真的就难以生存,文化自信,更需要文化自重!”
少楠说:“封你做诗国守护神吧!”
“不敢,不敢!”阿海笑了。听着两个男人聊到这般,小麦笑了。
“真是冷幽默。”小麦说完,问阿玉:“你觉得呢?
“我没什么感觉。”阿玉淡淡地说。
少楠奇怪地看了一眼阿玉,刚想说什么,被小麦使眼色给制止了。少楠便住嘴。
阿海酒醒渐浓,没有注意到三人各自的表情,继续说:
“还有关于书法和诗歌的谈论,也挺有见地。”
“哦?说来听听?”少楠说。
“好啊!”阿海把眼前酒杯里的酒一言而尽,说道:“现在啊,送诗不如送书法。你
看,虽然诗有字词句篇律韵意象意境妙不可言,但是一幅书法也如一首诗!可供玩味的东西甚至比诗还丰富,单是一个字里的笔画你可看长短偏正肥瘦圆润涩枯断连甚至节奏力度取势。诗只能网存着,但书法可远观近赏装饰书斋。写书法的人出名了,书法更有价值。说句庸俗话,有拍卖书法的不见拍卖诗词的,春节期间也有即席挥毫的无卖诗卖词的。”
“这我可不同意了,虽然我不是学文的,可也知道李杜白诗传千古啊。”少楠说。
“但是,你没听到过:欧颜柳书价难估?”阿海津津乐道:“而且,现在你送别人一
首诗真不如送别人一‘福’字。而且你用书法写你的诗送了人,别人便都盼着你出名!”
这次阿玉说话了:“诗歌也被说得太不堪了吧。你觉得呢小麦?”
“嗯,我也觉得。在我们眼里,诗歌是多么圣洁美丽啊,怎么就不如书法了?”
一瓶酒已经差不多被阿海和少楠喝完,阿海显然喝高了,他不睬两位女士的话,继续
喝酒,高声谈论‘现代诗速成’,他说:
“如果写诗,题目则统一都叫‘无题’——
第一句:在思维的____里(中),
评:在第一句的空格中可填任何表示场所的词,当然是用得越少的词越好,如“厨房”、“花园”、“浴室”、“厕所”、“大衣柜”等,方能显得深刻。
    第二句:我____着____……
   评:在第一个空中应用一个表示人的生理感觉的词,如听、看、触、闻等,而第二个空应用能引起人感觉的词,如色彩、味道等,但是一定要打乱这种对应关系,用得越离奇越能激起人的遐想,如“触摸声音”、“品尝颜色”等,而且还可进行复杂的组合,如“我在夜色的芬芳中拥抱着你的目光”。
   第三句:____________,
   评:第三句没有固定的格式,一句大白话,越朴实越简单越老土越好,当读者被前两句弄得云里雾里,冷不妨把他拽到地上来。如“我早上吃了一碗豆浆两根油条”、“我要坐375路公共汽车上班”等。
   第四句:也许__________……
   评:最后一句也没有固定的格式,一般要与将来有点瓜葛,语气要平和,要有所暗示。如“也许我们明天还要见面”,“将来我会找到她”等。
结果就这样了:
无题
    在思维的停车场里,
   在夜色的芬芳中我拥抱着你的声音……
   晚上7:30我会坐375路离开,
    也许明天会有个更好的约会……
无题
    在思维的天空中,
   我聆听着夜空中的星星……
    今天天上有一个月亮,
   也许明天天上有两个月亮……
无题
    在思维的鼠标里
   我听到花开的声音
   春天来了
   也许心事也会萌发
无题
    在思维的CPU中
   我隐约闻到烤鸭的味道…………
   牙好,胃口就好
   也许明儿个真的得买盒蓝天六必治…………
无题
    在思维的洗衣机里
   在纯净的水中我瞪视着袜子
   现在的苹果一斤多少钱呀
   也许明天我会学会削苹果
无题
    在思维的天堂里,
   我在妖蓝色的野云里拥抱着爱情,
   明儿个不吃杂酱面了,
   换成包子吧,兴许还渴望....
一种写现代诗的格式:
1]人物 XXX 地点
2]物品 XXX 动作
3]在 XXX(地点)
   4]存在(条件)XXX
初看起来会比较模糊,甚至不知道我在讲什么,没有关系,让我来慢慢解释:
1] 人物地点是阐述一个状态,例如“我 站在 27 楼楼顶的边缘”
    2]物品 XXX 动作:阐述一个与[1]相关的情形,例如“漫天的雪花在我脚下坠落”
    3]在 XXX(地点):变幻场景,例如“在那个有风的日子里”
    4]存在(条件)XXX:简单的说就是陈述一个没有联系的状态,例如“我的眼泪化作了片片的雪花”
    那么将上面的四句连起来,看看像不像一首现代诗:
    我站在 27 楼楼顶的边缘
   漫天的雪花在我脚下坠落
   在那个有风的日子里
   我的眼泪化作了片片的雪花
   很简单吧,让我们将技巧进行到底,
  我再做一首:
   你静静走在我的心里
   没有告诉我你的到来
   在荒芜的心灵中
我一直在等待这她的到来
少楠,你说你不会写诗吧?那么,你看看,按着这个格式,你是不是一样写出美丽的
诗篇?那么,让我们大家都去写现代诗吧!诗歌的高潮就要来临!”
阿玉脸上明显不好了。
小麦也觉得阿海这话有点刺人。明明知道阿玉喜欢写现代诗,阿海这话说得是不合时宜。可是少楠也多喝了酒,不明就里。也不怪少楠,他原本不知道阿玉和阿海的状况。小麦心知肚明,看到阿玉的脸色,她知道不能再让阿海说下去了。
于是,她建议让阿玉朗读一段诗歌。小麦一定想起了他们那一年在天然居阿玉的朗诵了。
这次阿玉不推脱。但是她说:“好啊,为了欢迎你们远道而来,就由我和阿海合诵吧。我朗诵一段,阿海跟上。好吗?”
阿玉望着阿海。
“没问题。”阿海酒气十足,信心百倍。
“那好,我先来。阿玉说道。
亦春亦秋?
明明是春天,却仿佛进入了深秋
那些飘零的落叶
一定是积累了太多的心事
它们向往自由的天堂
灵魂起舞于苍茫大地
阿海接着:
你在春天成就了我
我陪你走过了炎热的夏天
走过了凄凉的秋天
走过了冰冷的冬天
现在
又一个湿润温暖春天来了
我却不得不离开你
愿你有一个更灿烂的春天
阿玉道:
谁在春天成就了你?
你陪谁度过了炎热的夏?
既然 你们一起
走过了秋 走过了冬
为什么?
春天来了 你却要离开
抑或是--
你找到更温馨的春!

阿海接道:
我也不想走我也只想留
但都说缘分天注定
又说旧的不走新的不来
正如四季交替
新陈代谢顺其自然
我自然地离开而不是决绝
不在枝头却在大地
你的春天还有我的气息
阿玉道:
你要离去是因为大地的引力
无论是否一起走过冬走过夏
你看春暖花开
大地呈现出五彩缤纷
那是一份你拒绝不了的诱惑
你借着春天的雨水
挣脱了原来的桎梏
毫不犹豫
投入大地的怀抱!-

小麦听得明白,少楠一头雾水。二人还是给予了热情的掌声。阿海笑了。
笑着笑着,趴在桌上睡着了。
少楠刚想过去喊醒阿海,被阿玉摇摇手制止了。
她缓缓说道:

海已不是原来的样子。没有蔚蓝
回忆它的包围中,灰色的
喧嚣把浪花淹没。
鱼群在前尘的门扉游进
又从往事的窗口游出
我静静地坐沙滩上默数尘烟
海已不是原来的样子。没有波澜
曾经在它的画面中,淡然
一笔一划渐行渐远。
在我进入情节时 沉默
将我的全部的思绪打翻
惟几个词语在我脑海驻足
诗文平仄 古道 长亭
我看到一颗流星陨落
那一刻
一切都随之烟消云散
因为
海已不是原来的样子
   
听到阿玉此言,少楠再看看小麦的表情,他的酒醒了,彻底明白小麦为什么一定在这个时候强拉着他来看阿玉,原来是阿海和阿玉之间出现问题。虽然他不知道具体缘由,但是看到小麦两眼红红的难过的样子,知道这是劝不了的了。
阿玉静静坐着,表情平静,像一尊大理石。
没一片花叶不灿烂,没一片绿叶不含笑,心不寂静,根本不可能让它们仪态如此优
雅,平静也如此生动。   
草问,当我们身处逆境时,是该委屈成全还是奋起反博?
花说,放下。
草问,失去的东西有必要去追讨吗?
花说,失去的东西,其实从未曾真正地属于你,不必惋惜更不必追。
草问:生活太累,如何轻松?
花道,生活累,一小半源于生存,一小半源于欲望与攀比。
草又问,昨天与今天我们如何把握?
花道,不要让太多昨天占据你的今天。
草再问,有人说爱情会因为时间而冲淡?
花道,爱情使人忘记时间,时间也使人忘记爱情。
草自言自语:懂了!当时间和爱情都忘记了,就是回归到了原点。
始于古道,终于长亭
望眼石桥下
问脉脉流水,
哪一段是风花 哪一段是雪月?

    牵手流云,放手蓝天
    掬一抔时光
   更深深品味,
哪一抹有温度 哪一缕可回味?
聚焦大海,细数浪花
挽一轮明月
看海石纹理
哪一笔是平仄 哪一笔是诗文?
相聚如歌 离散无语
遥望敬亭山
唯风岚如练
哪一端温柔的凝聚 哪一端无情的吹散?
怀揣矜持·收藏自我
见与不见
有石桥默默
哪一个在桥东  哪一个在桥西?
傲然风骨,率性文人
转身的距离
一纸难书
哪一页有声的岁月 哪一页无言的结局
                   2018-3-27夜于石兰轩 初稿
                   2018-3-31夜修改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4-2 21: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细腻,欣赏。字体杂乱了些,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4-30 07: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7-22 03:13 , Processed in 0.578125 second(s), 13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