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5|回复: 7

短篇小说《丁文学的烦恼》

[复制链接]

升级   59.2%

发表于 2018-3-4 11: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青龙洞煮 于 2018-3-4 11:09 编辑

      巨赉集团永安市分公司副总经理丁文学最近内心颇受煎熬。他的儿子丁健大学财会专业毕业在家已经快半年了,可工作一直还没有着落。妻子赵美琴在家里经常唠叨,讥讽他在公司勤勤恳恳工作了二十几年,到头来连自己儿子都安排不进去,白干了二十多年!她似乎打心眼里瞧不起自己,这令他既内心烦闷却又无可奈何。
      丁文学在公司也是个副总经理,主管公司的研发部,公司里与研发生产相关的工作都由他主抓。这几年,公司生产的X设备在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逐年回落,订单逐渐减少,销售额也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这使得他在公司里代表身价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也随之“跑冒滴漏”。X设备一直是永安公司生产的主打产品,是国内的知名品牌,代表着该领域国内同行业的领先水平,占据着国内外约20%的市场份额。
      然而,十年来,随着科技进步,X设备在市场上悄悄被别的公司生产的同类产品所替代。特别是近年来,X设备的市场份额明显下滑,直到如今的15%都不足。公司领导为此专门召开过会议,分析并找出了出现这个局面的根本原因:一是虽然公司对生产车间进行过一次改造升级,但永安公司生产的X设备,本身的设计思路和理念并没有得到更新换代和升级,还是按照老方案老套路生产,再加上公司车间的生产设备早已过时,导致生产出来的X设备在市场上已经失去了其原有的领先地位,产品的运行模式和性能已跟不上日新月异的时代需要,明显缺乏国际竞争力。因此,被淘汰也是迟早的事。
      目前,国内另一家公司已经开发并研制出了一款更为廉价,性能更为优异的新一代智能化P设备,很快占领了国内市场,大有取代X设备而成为该领域同类产品新贵的趋势。虽然丁文学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心扑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地安排工作,加班加点地指导新技术研发,可就是没有出成绩,仍然无法改变被动局面。他感到了重重的压力,也让他在总经理顾长松面前抬不起头来。
      为了搞清楚国内这家公司生产的这款P设备的优越性能,丁文学和技术部主任专门到市场上做调研,对这款P设备做了极其仔细的研究。他被别人的产品深深震撼,那种打破常规的设计思路,新颖而独特的内部构造,特别是简洁明了的智能化操作,令他耳目一新!这些颠覆传统的制造方式,让他感受到了科学技术的极速发展所带来的变化,让八十年代就当上技术员的他,由衷地感到,自己已经落伍了,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恐慌。
      对赵美琴和儿子丁健,他也是深感歉疚的。儿子中考那年,公司正在对车间内部进行第一次升级改造。那半年里,生产车间里的新设备要安装、要调试,对工人要培训、要指导操作,设备出了问题要维护等等的工作多如牛毛,丁文学没日没夜地盯在车间里,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家里的一切都完全丢给了妻子赵美琴,有时候一个星期都不能回去。巧的是,儿子高考那段时间,又赶上公司领导层人事任免制度改革,搞聘任制,搞群众投票选拔公司领导副职干部。他不想失去这个机会,又只得更加专注于本职工作,天天找一些在生产一线的职工谈工作,拉家常,意图和职工打成一片。通过努力,最后终于以职工投票得票数第一名的成绩走上了公司副总经理的岗位。可儿子的高考成绩却一落千丈,本来有可能考上一本的好成绩,却因为感冒发烧给耽误了,没能得到正常发挥。在儿子考最后一门课时,发烧达到了40度,头昏眼花的,在答题卡上答题时,看错了题号,最后的十几道题目居然全被他依次打错了标记,一下子就错失了十多分!这在平时倒是没啥,可高考低了十多分,就差得太远了!结果儿子在得知自己的分数以后,一连七天没出自己的房门。急的丁文学夫妇了不得,生怕孩子憋出个好歹来。后来,只要是两口子拌嘴,赵美琴就要唠叨这些事,一说到这些事,赵美琴就挖苦他,说:就为了一个破副总经理!值得吗?
      这天晚上,赵美琴又开始唠叨了,本就心情郁闷的丁文学又被她挤兑得心烦意乱,便出了门,乘电梯下了楼,独自到小区里的林荫道上散步。
      小区内的林荫小道上,微风吹拂着道路两旁高大香樟树的枝叶,发出阵阵“沙沙” 的响声。路灯发出的昏黄色灯光,从香樟树摇曳的枝叶间投射到脚下的路面上,光点飘忽不定的,显得纷乱而诡异。在饭后散步,这是他多年的习惯,特别是在他烦闷的时候,来小区的林荫道上散散步,放慢自己的脚步和节奏,让自己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一番,整理一下思绪,通常能起到缓解一些压力的作用,有些事也会因此而找到了合适的解决方案。他自以为今天也是如此。在这里漫不经心地散散步,侧耳听听风吹香樟树叶发出的“沙沙”声,也许自己郁闷烦躁的心情就能得到舒解……然而,妻子鄙夷的神色;儿子无所适从的目光;公司大厅里业绩表上的曲线;顾长松严肃而冷漠的眼神……却仍旧不间断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就像这路边杂乱的荆棘灌木丛,看似湛清碧绿,毫无威胁,但倘若你不慎深陷其中,它却能把人的双腿死死困住,令你一时无法挣脱。人如果没有遭受过这种境遇,便不知道其中的潜在风险。所有的这些,让他无法沉静下来,心情也变得更加烦躁起来。他找了一张长凳,坐了下来,试图平息自己内心的不安和焦虑。他掏出烟,点燃并深深吸了一口,又大口吐出一团浓浓的烟雾,眼神里透露着迷茫,却又包含着无奈。


      经过了一夜的思考,他最终还是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向总经理顾长松道出自己的实情,希望他能理解自己,爽快地答应自己的请求,让儿子丁健进入公司的财务部。
      第二天上午,在公司办公大楼一楼的大厅里,当他看着挂在大厅北墙上的业绩曲线表时,再一次想到了顾长松严肃而冷淡的表情……他又有些犹豫了。他几次打算去找顾长松,可一看到这张表,便打起了退堂鼓,他不知道自己有过这种感觉多少次了……每每走到大厅,看着墙上的曲线表,他就会产生一种令他无法回避的焦虑感。照这样下去,不但自己职位难保,连公司都得垮掉!而现在,还让他担心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向公司提出这个要求,会不会显得自己有些过份了?顾长松会不会借此驳回自己的请求呢?然而,妻子鄙夷的眼神和儿子期盼的目光迅速在脑海里又一次浮现了出来……
      “丁文学!你要是再不去找顾长松,我跟你离婚!”妻子昨晚上的最后通牒在他的耳边又一次响起,让他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他咬了咬牙,下了决心,进了电梯,按了行政办公区六楼的按键……
      出了电梯门,他在电梯门对面的一面大镜子前认真照了照。他耸了耸肩,整理了一下穿在身上的浅蓝色工作服,又理了理自己稍显凌乱的头发,尽量让自己显得精神些、利落些。他固执地认为,西装不适合自己在公司里穿着,作为公司主管业务的副总经理,自己的这身打扮最适合此时和顾长松会面,西装则是在公司外面穿着才合适。他穿着工作服来见顾长松,目的是为了显示自己刚从车间里过来,证明自己一直都在勤勤恳恳地工作着,即使为了儿子工作上的大事,他也没有因此而忽略自己的本职工作。他来到总经理办公室,忐忑不安地伸手轻轻敲了敲办公室的房门……
       “请进!”房间里传来顾长松浑厚的男中音。丁文学轻轻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顾长松一改往日的严肃表情,显然也习惯了丁文学的这身行头,并未感到他这身打扮有什么特别,热情地同他打招呼:“文学,快请进!快请进!”
       丁文学见他今天的态度大有改变,便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忙谦卑地答道:“顾总好!”
       顾长松仍然很客气,挥手示意他坐到会客区的双人沙发上,并倒了一杯热茶。丁文学被他今天的热情所感动,赶忙起身致谢道:“顾总,您太客气了……我自己来就行……”
       顾长松端着冒着热气的白色茶杯,递给他,笑着说道:“文学,你是咱公司的财富,这是公司上下都公认的哦,就连在总公司也是挂了号的……”丁文学双手接了,等顾长松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他才坐下来,显得非常拘谨。
      不等丁文学开口,顾长松直视着窗外,若有所思地又说道:“文学,你来得正好,有两件事我正要找你呢!”
       丁文学一惊,放下茶杯,问道:“顾总,您找我啥事?”
      顾长松道:“是这个……你回去准备准备,明天出趟差,去广州开个会,总部的通知已经发过来了……”他站起来,走到办公桌上,拿了一份文件,又坐到沙发前,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丁文学,继续说道,“这是总公司的通知,指名道姓让你参加的!”丁文学接了通知,便认真默读起来。
      丁文学看完,爽快地答应道:“好!顾总,我下午就回去准备!”
      顾长松点了点头,又说道:“这第二件事是这样,总公司的万总,要求我们公司出一个报告,内容是关于我们公司的发展和生产目前所面临的困境,要仔细分析我们X设备在市场上的同类产品中缺乏竞争力的原因。公司党委决定由你来写这个报告。”
      丁文学忙说道:“顾总,你让我口头说说还行,可这报告,我可真写不了……再说,我从来没写过这种……”说着,他面有难色地摊了双手。
      顾长松马上挥手制止道:“唉!你不要谦虚嘛!你主管业务,在生产一线,这方面你最有发言权!别人都不合适,就你写!这是公司党委的决定!文学,这也是工作嚒!”他站起来,在沙发前来回走了几步,又说道,“写完,你交给我就行了!”说完,回到自己的大办公桌前,在老板椅上坐了下去,便开始在电脑上编辑文件,似乎把丁文学忘记在了沙发上。
      丁文学虽感到十分为难,却见顾长松毋容置疑的面容,也不敢再说别的,便只得接受这个工作。想到自己的事还没说,便站起身来,来到顾长松的大办公桌前,小心翼翼地说道:“顾总,我……”
      双眼紧盯着电脑屏幕的顾长松不等丁文学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说道:“文学!党委的决定你也不执行?!……就这么说定了,你快去准备吧,我等你的报告呢!”口气虽然听上去并不硬,但却有命令的成份。
      丁文学见顾长松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心里感到无比地失落,却也不敢多说,更不敢得罪他,只得悻悻地出了顾长松的办公室。
      晚上,赵美琴见他进了家门,便上前接过他的手包,笑脸问道:“今天顾长松咋说的?”
      丁文学假装不知,反问道:“啥咋说的?”
      赵美琴立即变了脸色,骂道:“姓丁的!你跟我装傻是不是?好啊!这个家我是没法呆了……”她浑身哆嗦,脸色苍白,像是被激怒的母狮一般,朝着丁健的房间里又吼道:“丁健,你出来,咱们走!这日子没法过了……”
      妻子的怒火让丁文学感到寒毛倒竖了起来,忙拉着她的胳膊解释道:“美琴,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嘛!”
      赵美琴根本不听他的任何解释,一屁股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哭了起来。儿子丁健惊愕地站在房门前看着父母二人,不知所措。
      丁文学朝儿子使了个眼色,让他回房间去。自己并排坐到赵美琴的身边,拉着她的胳膊,企图继续向她解释。赵美琴却甩开他的手,仍旧掩面哭泣。
      丁文学无奈,突然又心生一计,说道:“你听我给你解释么……今天我去找顾长松了,真的!没骗你!”
       赵美琴听了,便压低了哭泣的声音,听丁文学继续说道:“顾总让我明天去广州的总公司开会,并让我直接找集团老总万总,说这事把握更大一些……”
      赵美琴止住了哭泣,用纸巾擦了泪,带着哭腔问道:“你这话当真?”
      丁文学举着手发誓赌咒似的说道:“真的!骗你……骗你我是小狗!”说得赵美琴这才转怒为喜。
      过了一会儿,赵美琴似乎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头,又问丁文学道:“你们顾总连一个小小的会计都安排不进去?”
      丁文学答道:“那倒不是,现在不是人事制度改革了吗,所有的人事都归了总公司,就连找一个扫地的,都要总公司批准的……”
      赵美琴还是将信将疑,她十分严肃地说道:“你不要骗我!你要是骗我,可别怪我!”又见丁文学连忙不住地点头,才有了笑容,又去厨房里忙着做晚饭了。丁文学这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虽然赵美琴这一关丁文学算是暂时过了,可儿子丁健那边他也不得不去安慰一番。做儿子的思想工作要比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容易的多。
      第二天上午九点,丁文学踏上了南去的列车。
       一周后的一天旁晚,他才回到家。到家后免不了又被赵美琴再次追问,他谎称总公司的万总很重视这件事,并答应将根据总公司的人事招聘制度,让儿子丁健参加公司的招聘考试,一旦考试分数达线,将优先给予工作安排上的照顾。其实,他不可能和总公司的万总说自己的家事,更不可能让万总解决儿子的工作安排问题,但丁文学知道,赵美琴和丁健根本想不到这层显而易见的道理。不过,他这么说也全不都是顺嘴胡诌的。这次在广州开会期间,他打听到一个消息,总公司的确计划向社会公开招聘一批应届大学本科生,其中包括丁健的这个专业。对儿子丁健的学习,他还是有信心的。他思量着:凭着丁健在学校的成绩,大有希望被总公司录用。因此,他这么说,一是对儿子给予精神上的鼓励,让他更加自信起来,积极投入到学习中去,另外也是安抚妻子赵美琴,维护家庭安定团结的一个方法。他觉得,这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如果儿子参加了将来的招聘考试,并顺利进入总公司,那么,对儿子来说,前途比在分公司更为光明。然而,这是他不得已而为之的策略,具有一定的风险。当然,风险和机遇都是等同的,这个风险就是这个家庭的稳定环境很可能因此而被颠覆!想到这,他隐隐感觉到脊背上有一股股的寒意……
      丁健听了父亲的话,脸上洋溢着兴奋的表情,他显得信心十足。赵美琴给儿子打气道:“儿子,这回咱就看你的了!”丁健满怀信心地一挥手,说道:“爸!妈!你们看好了吧!”直到这时,丁文学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
      第二天,回到公司上班,想着要向顾长松汇报广州的会议精神,并上交他连夜书写的报告,便没回车间,而是先到办公大楼,打算直接去找总经理顾长松。在一楼的大厅里,碰上了刚出电梯的公司财务总监仝丽娅,见她身穿卡其色的长款风衣,脚上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一副苗条的身材,打扮得十分漂亮时尚却又不失稳重,便热情地向她伸出了有力的大手,微笑着夸赞道:“仝大美女,你好!几天没见,越来越漂亮了!”
      仝丽雅笑着伸出了手,轻轻握了一下他粗大的手指,上下打量了他,笑着答道:“丁总,您终于回来啦!怪不得这天一下子就晴了呢!”接着又解释道:“你一走啊,咱这儿就天天下雨!你这一回来,天就放晴了!我看,你可千万不能离开咱公司,要不然还不天天是阴雨天啊……哈哈哈……”说笑着,又象一阵春风似的出了大门,并带走了随身附着的巴黎香水的香味。丁文学则呆在电梯门前看着她袅娜的背影,心里咀嚼着她刚才的那番的话,不知道话里头包含着啥意思。
      这仝总监可不是一般人,是市里一位大人物的千金,来公司不过三年,从一个普通的财会人员一直爬升到财务总监的位置。在公司里她也是个大权在握的重量级人物,据说,连顾长松都得让她三分。有一次,副总经理刘金陵找他落实一笔款子,她就是扣着单子不给,后来连顾长松到场了也没给立即解决。当天晚上,来拿款子的供货方拎着礼品上她家登门拜访,第二天才拿到几万块钱的那笔后勤物质的款子。毕竟和她年龄相差悬殊,平时丁文学和她接触并不多,常常只是礼貌性地打打招呼,偶尔也会开一些简单的玩笑,从外表上看,仝丽雅对丁文学还是比较尊重的。这样的人物,在公司里说话可不是随便乱说的,也许……她是知道了啥事情才这么说的。丁文学想着,心里不禁又一阵忐忑起来。
      进了总经理办公室的房门,顾长松很是热情,与他握手寒暄了好一会儿,一改往日地模样问寒问暖的,又是倒茶,又是递烟,弄得丁文学有些不自在。坐定了,丁文学开口说道:“顾总,这次在广州开会……”
      顾长松伸手打断他说道:“这个会议精神就不用汇报了,总公司在网上已经下发了。你的报告写得怎么样了?”
      丁文学说道:“我写了初稿,还得请你把把关……”说着,便从黑色公文包里抽出了早就打印好的文件,递给顾长松。
      顾长松接了,坐到大办公桌前的老伴转椅上,认真地看了起来,丁文学坐在沙发上等着他的问话。
      顾长松一边看着文件,一边点着头,嘴里不时地发出赞许的声音。“很好……很好……文学!……很好麽……毕竟是老大学生……这报告写得很好嘛!”
      丁文学谦逊地说道:“顾总过誉了,我……”
      顾长松看完,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又一挥手,说道:“我看象咱们公司的你们这些老大学生就是比现在的小年轻称职!”
      他略显激动地夸赞着,站起身来,离开了座椅,来到丁文学对面茶几前,来回踱了几步,又转身对他说道:“文学!有个事想和你说说……”
      丁文学问道:“顾总,有啥事您说!”
      顾长松思索了几秒钟,才坐到沙发上,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总公司在琼州开一家分公司,土地已经规划好了,目前正在做建造的设计以及相关的准备,关于生产车间的安排建造必须符合生产流程,这就需要一个懂得设计和生产方面的专家来指导,总公司的领导说,你是这方面的专家,决定派你去协助指挥,现在委托我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当然,道路是远了点……不过你放心,总公司会专门给你配车……到那边你还是副总经理,一切待遇都不变。这也是总公司万总的意思……”他见丁文学脸色有些苍白,便忙笑了说,“说实话,公司也舍不得你去啊!可没办法,我们总不能阻止你进步吧?!”
      丁文学心里一阵地惊慌,他早就听说过这事,也知道琼州那个鬼地方,据说在规划的厂房附近连一条宽阔的马路都没有。但没想到的是,这倒霉的差事又落到自己头上了!这不是……这明摆着是顾长松要把他赶出公司,抛弃他!此刻,他也明白了仝丽雅在电梯门口的一席话的意思,可自己却找不出拒绝的理由。他知道不服从总公司万总的安排,意味着什么,可是……他一时不知所措,掩饰住心里的一阵慌乱,恳求般地说道:“顾总,能不能换个人去?我……”
      顾长松似乎看出了他的心事,语重心长地说道:“老丁!咱是老同事了!你不要有什么想法……这去琼州也是去工作麽!你还是副总经理,不是公司不需要你,更不是要赶你走!知道你儿子丁健的工作还没有安排落实……万总说了,马上给你安排……这你还担心什么呢?”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丁文学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他心事重重地离开了顾长松的办公室,在公司的大门口,他呆呆地看着公司里来往的人流,还有路边的树木花草,不觉空落落的难受,心里有一种被挖空了似的隐痛。
      在回家的路上,他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回的家。
      傍晚五点半,赵美琴到了家,发现丈夫比自己还早到家,睡在沙发上,甚是奇怪,便问道:“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比我还早?”
      丁文学佯装睡着,不理她。赵美琴提高了嗓门。对他喊道:“唉!说你呢?”
      丁文学翻了个身,还是不吱声,赵美琴便走到沙发前,推了他一下,骂道:“装什么装你?!”
      丁文学忽地翻身坐起,冲她没好气地嚷道:“你烦不烦!”说完,起身进了卧室。赵美琴一头雾水,见丈夫没来由地冲自己发了火,却不知何故,便嚷道:“早回来,也不知道做饭!还冲人发火!”
      丁健从房间里探头出来,不满地看了一眼,对母亲说道:“妈!做饭吧!我饿了。”赵美琴听了儿子的话,便象得了命令似的进了厨房,围了围巾,开始做饭。
      晚饭时,妻子一再追问他到底怎么了,他只得轻描淡写地把自己工作变动的事说给他们母子听。
      赵美琴当时就跳了起来,问他道:“干嘛要调你走?!公司没人了?你干嘛忍气吞声的?”
      丁文学不耐烦地放下筷子,朝她吼道:“你懂啥?总公司万总安排的,我能怎么着?!”
      赵美琴见儿子在面前,声音立刻矮了半截,埋怨道:“你就知道朝我凶!为啥要安排你去?还不是你太好说话了……”
      丁健说道:“妈!您能不能别吵了……让爸爸把话说完吗。”
      儿子对自己的理解,让丁文学感到非常欣慰。他十分耐心地对赵美琴说道:“这工作调动,得一分为二地看。”
      赵美琴和丁健便都拿眼看着他,听他进一步阐述其中的道理。丁文学说道:“这首先要看到它有利的一面……”
      赵美琴冷笑道:“这还有利……”见儿子又对她显示出不满的神色,便马上住了口。
     丁文学没看到儿子的神色,继续说道:“你看……我在咱分公司干了20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吧!这在咱分公司上上下下有目共睹的,是总公司领导公认的老革命!老黄牛!不是我辛辛苦苦地抓业务生产,哪来公司今天的辉煌!这一点,总公司的万总在各种会议上多次提到……现在公司调我去协助创建新公司,这是对我的培养和信任,我不能不知好歹吧……虽然,现在看琼州,条件是差了点,可当初咱分公司比现在的琼州差得不是一点半点的呢!再说了,到那边对我也是一种锻炼,条件艰苦,才容易出成绩啊!说不定将来还能有更进一步的突破呢!”说得赵美琴脸色不禁起了红润。
      小健听了也是信心满满,对丁文学说道:“爸爸!等我也考上了总公司,咱俩就可以在一起工作了!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嘛!”说得一家三口都笑了起来。
      丁文学道:“你不用考了,万总说,直接给你安排,先进这儿的永安分公司!”
      赵美琴疑惑地问道:“万总不是说让小健参加考试的吗?”
      丁文学不由得额头上冒出了汗,忙解释道:“哦,这……这是万总今天才表的态,不用考试了,他说……他知道咱小健是个很优秀的大学生,因此,不用考了。过两天,等有了通知,你就直接进公司上班了……”小健听了,丢了碗筷,在餐厅里兴奋地跳起了太空舞,把赵美琴逗得合不拢嘴。丁文学看着儿子的高兴劲,脸上虽然也开心的笑着,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三天以后,丁文学工作变动的通知下来了,让他先到广州的总公司人事部报到。丁健顺利地进入永安分公司财务部,归仝丽雅领导。丁文学临走前,跟儿子详细解说了永安分公司的人事,为他仔细分析了所要面临的工作环境,并一再嘱咐他千万不要意气用事,要尽量少说话多做事。又带着儿子到财务部与几个同事们打招呼,并特地找到仝丽雅,请求她多加关心和指导丁健的工作,并又言辞恳切地说了些予以关照指教之类的话。自己又和顾长松等几个主要领导告别,交接好工作,收拾了自己的私人物品,才从行政办公楼里出来。一些车间主任和工人虽然都知道他调动工作的事情,可此时都正在车间忙着,因此,只派了几个人,代表他们来为他送行,丁文学也并不见怪,依依惜别着出了公司,回了家。
      隔了一天,丁文学便去了广州。没过几天,就到琼州上任去了。自此,丁文学对永安分公司的人和事,已无能为力了,而此时关于丁文学离开永安公司的原因有了各种各样的猜测,并在公司职工间传开了。有人说,丁文学是被排挤出去的;也有人说,总公司万总看上了丁文学,这是让他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炼的;有的说,丁健进公司是顾长松和丁文学做的交易;也有的说得更难听,说丁文学是个大笨蛋,让人卖了,还给人家数钱呢……等等。这种事传播起来很快,从来不缺多嘴多舌的人和喜欢添油加醋的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丁健渐渐对公司的人事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对公司内部的底细也有了一定的掌握。公司里传言他父亲丁文学离开永安的原因,很自然地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父亲在永安分公司的形象,在他的脑海里也渐渐清晰起来。他明白了当初父亲在自己和母亲面前报喜不报忧,全是他无奈的谎言,只是替自己在外人面前,挣得一个男人和父亲的自尊和脸面。他痛心地把公司的传言告诉了母亲赵美琴。他为父亲的懦弱而感到泄气,年轻气盛的他受不了公司里嘲讽的目光,愤而辞职,并决意出去打工。
      丁文学全然没有料到永安这边的变化,一直还蒙在鼓里。开始时,赵美琴母子还经常打电话给他,嘘寒问暖一番,后来渐渐地电话、短信也少了。最近半个月,连个短信、微信消息也没了。虽然,他隐隐有些不安,但自己工作实在太忙,也由不得他多想,又以为他们母子俩可能也忙得顾不上,便索性把这事丢开了
      离开家一个多月时间,说长不长,可丁文学实在是想家了,便在一个周末,坐了最后一班列车,回到了永安。满以为儿子和妻子会热情地迎接他的归来,却没想到,一开门,见到的却是赵美琴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
      赵美琴冷笑着挖苦道:“丁总,大忙人,您回来了?”
      丁文学心里七上八下的,觉得妻子像是发了神经!他倒退了一步,惊讶地连问道:“美琴!你咋了?发烧了?病了?”说着,伸手就要去摸赵美琴的额头,却被赵美琴“啪”的一声用手打开了。
      赵美琴突然凶神恶煞一般地冲他吼道:“你才有病呢!”她双手叉着腰,激动得浑身发抖,眼里却含着泪,大喊道:“丁文学!你个骗子!你说的多好听啊?!”丁文学被突发状况惊得不知所措,连声央告道:“美琴!美琴!你小声点……邻居听了要笑话……”
      赵美琴根本听不进他的劝告,步步紧逼地继续挖苦道:“你当初是怎么说的?什么万总的意思……什么对你的信任……什么对你的锻炼……全是狗屁!”她咬牙切齿地说道,“什么总公司招聘……什么人事制度改革……全是你编的……现在,儿子也辞职了!工作也没了!我……”她抢过丁文学手中的公文包,伤心地哭道:“我是倒了霉了!嫁了你这么个没用的男人!我……”说着,拿着皮包朝丁文学没头没脑地连续拍过去……丁文学什么都明白了,一动也没动,任凭她发泄,任她拍打着自己的身体。他感觉到,这不是妻子在对自己的肉体进行惩罚,分明是对自己心灵的鞭挞……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赵美琴的质问,也不知道儿子此时能是什么样的心情。他的内心被深深刺激着,又像被泥潭陷住了双脚似的,让他无法解脱……这能怪谁呢?这一切就像是一出闹剧!可导演是谁?他无法解开这道题……
      赵美琴打累了,跌坐在地板上,掩面痛哭着。他轻轻打开丁健的房门,只见房间里空空如也,床上却留着一封信。他拿起信封,打开,看了起来。原来,这是丁健写给自己的信。儿子已经外出打工好些天了,这是他在出门前写的。信里说,他发誓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要像他父亲那样懦弱地活着,自己的命运由自己来掌控,而不愿任人摆布……
      他关上儿子的房门,无奈地抓起地板上的破皮包,转身出了家门。在电梯里,他却感到这时候的自己才是轻松的。也许自己有些地方并不如儿子小健;也许自己和小健一样,应该做真正的自己,开始自己人生的第二次拼搏。
      他下了楼,又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3-7 14: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3-7 14: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搞清楚国内这家公司生产的这款P设备的优越性能,丁文学和技术部主任专门到市场上做调研,对这款P设备做了极其仔细的研究。他被别人的产品深深震撼,那种打破常规的设计思路,新颖而独特的内部构造,特别是简洁明了的智能化操作,令他耳目一新!这些颠覆传统的制造方式,让他感受到了科学技术的极速发展所带来的变化,让八十年代就当上技术员的他,由衷地感到,自己已经落伍了,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恐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3-7 14:3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赵美琴和儿子丁健,他也是深感歉疚的。儿子中考那年,公司正在对车间内部进行第一次升级改造。那半年里,生产车间里的新设备要安装、要调试,对工人要培训、要指导操作,设备出了问题要维护等等的工作多如牛毛,丁文学没日没夜地盯在车间里,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家里的一切都完全丢给了妻子赵美琴,有时候一个星期都不能回去。巧的是,儿子高考那段时间,又赶上公司领导层人事任免制度改革,搞聘任制,搞群众投票选拔公司领导副职干部。他不想失去这个机会,又只得更加专注于本职工作,天天找一些在生产一线的职工谈工作,拉家常,意图和职工打成一片。通过努力,最后终于以职工投票得票数第一名的成绩走上了公司副总经理的岗位。可儿子的高考成绩却一落千丈,本来有可能考上一本的好成绩,却因为感冒发烧给耽误了,没能得到正常发挥。在儿子考最后一门课时,发烧达到了40度,头昏眼花的,在答题卡上答题时,看错了题号,最后的十几道题目居然全被他依次打错了标记,一下子就错失了十多分!这在平时倒是没啥,可高考低了十多分,就差得太远了!结果儿子在得知自己的分数以后,一连七天没出自己的房门。急的丁文学夫妇了不得,生怕孩子憋出个好歹来。后来,只要是两口子拌嘴,赵美琴就要唠叨这些事,一说到这些事,赵美琴就挖苦他,说:就为了一个破副总经理!值得吗?

顾此失彼,生活和工作的无奈所迫,人生往往都是不尽如人意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3-7 14: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拿起信封,打开,看了起来。原来,这是丁健写给自己的信。儿子已经外出打工好些天了,这是他在出门前写的。信里说,他发誓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要像他父亲那样懦弱地活着,自己的命运由自己来掌控,而不愿任人摆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3-7 14: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关上儿子的房门,无奈地抓起地板上的破皮包,转身出了家门。在电梯里,他却感到这时候的自己才是轻松的。也许自己有些地方并不如儿子小健;也许自己和小健一样,应该做真正的自己,开始自己人生的第二次拼搏。
      他下了楼,又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要懦弱地活着  

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3-28 19: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入3月28日经典文学微信平台发布,公众号:QQ2282205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67.4%

发表于 2018-5-19 23:3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文笔老道,故事引人入胜,祝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9-22 15:00 , Processed in 0.937500 second(s), 13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