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77|回复: 6

欲笺心事· 小说

[复制链接]

升级   84.2%

发表于 2018-1-23 00:0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妍冰 于 2018-1-23 19:50 编辑




什么叫真正的放下——就是有一天,当你再次面对你爱过恨过、希冀过失望过的人,心如止水,不再起心动念,坦然面对,一笑了之。即便他在你面前,复述过往种种甜蜜与心伤时,你仿佛是在听别人的故事,心里一丝涟漪都没有泛起。
                                                   题记

    一、天凉了

    仿佛在不经意间,秋天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来了,丝丝凉意渗进每一寸肌肤,惬意着秋的亲密接触。骨子里的秋是有些凉薄的,而身外,犹有些暑热未散。但心里已是满满的欢喜了。今年闰九月,北方长长的秋天里,高高的玉米,散淡的高粱,弯下腰的谷子,饱满的豆子,挺拔的芝麻,金艳的油葵,它们都愈来愈丰硕,在初秋的天空下摇曳生姿,别有一番风韵。喜欢简静和自然,不喜欢纷繁,不喜欢把大把的光阴撒在人群中,喜欢一个人的静谧与安然。一杯清茶,一册墨卷,是一个人的清欢。
    春雪一身素淡,长发披肩,里面穿一件宝蓝色薄薄的羊毛衫,外面套一件深蓝色风衣,颈部外一条白色丝巾,独自行走在微凉的秋风里,长长的丝巾在风中飘出一天弧线。长发也随着摇曳。清新的音乐好像拂面吹来的微风,不知从何处飘出来,阳光轻快,很美好,舒适惬意的小调好像这秋晨的阳光,清新悦耳,同样也照彻人心,温暖耳畔。春雪很容易被这样的快乐情绪所感染。那种有质感的声音,仿佛是留在耳畔的暖暖阳光,轻轻吹来的温柔,此时此刻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解释,因为音乐已经深深地将春雪沉郁的心房融化。
    是的,春雪的心情沉郁多久了?这情绪似乎酝酿了好久好久。
    夏季以后?不,记得中秋依然如火,那甜美的月饼香醇依旧。
    中秋过后,天凉了,心也随之凉了。那时就预示着这一天的到来吧?那漫长的等候,那一如既往的期待,那空空如也的信箱,空空的电话,犹如春雪空空的心灵。那连不上的线路,就连短信也看不清楚,还能说什么?
自幼就非常自负的春雪,难道还要等对方的宣判吗?
    曾经反复说服自己:再等等,再等等吧,也许他真的很忙,别误会了人家。就这样,一个月,一个月,又一个月,稀稀落落的电话偶尔也有,反倒成了被责怪的对象,或者忙碌不堪云云……这样的托词也太小儿科,不要再痴迷了吧。
    几次想开口结束这段感情,可是春雪都狠不下心,那毕竟是一段心情啊。古树青藤相绕、50亿年的太阳、沿着岸奔流的江水……用心谱写的江岸春曲还没唱响!
    忙碌的一天,一个稍稍的空闲,突然心里一狠:春雪顺着那根曾经多么熟悉的线路,打过去。听到熟悉的声音中透着不以为然,这叫春雪很恼火。
    千山好像什么也没意识到,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嘛。
    到嘴边的话,春雪又说不出来,无奈的放下电话,想了想,春雪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一个沉重的电话放下了,一个故事就结束吧!”
    即刻就收到到千山的回复了。多久没看到千山反应如此迅速了:
    “那可不行!”
    春雪的心动了一下,可是,话出口了,也收不回来了。
    继续忙碌中打发了这个别样的下午。
    下午4点18分,电话响了,线路那边传来千山的声音了。春雪一下不知该说什么。千山还在说话,可是那时候线路非常不好,里面有点吵,春雪一时没听清千山说了什么,然后线就断了。
    春雪愣在那里,想了一下,又发一条信息,过去告诉千山:“断线了。”
    千山即刻又回复:“不信!!!!!!!!!!!!!!!!……”…   
    这样无数的感叹号,刺痛春雪的眼睛,也刺痛她的心灵。
    可是春雪本不想再解释什么了,关键时候的断线,是不是天意呢。
    晚饭前,春雪还是给千山一个短信:“你知道吗,曾经那么在意你,但是你不珍惜……再见!祝你一切都好!”
    晚饭春雪一个人毫无滋味的吃过。
    手机短信响了,是千山的:“那你就挂断吧。”
    春雪心里又痛了一下,回答千山:“好。这是你希望的。”
    可能这就是一个句号吧。
    时间是什么?是能冲刷记忆的良药,长痛不如短痛。这一天迟早要来,与其慢慢煎熬不如快刀斩乱麻。就这样,在渐渐冷郁的深秋,在萧瑟的西秋风中,春雪决定结束这将近两年的故事。
一切都将成为回忆……

    二、冬来了


    闲暇时候,春雪特别喜欢读纳兰容若的词,仿佛这样一个天高云淡的季节,一下子就生出孤独的骨感来。随手拾起一片落叶,慢慢地用温情、用善意将它舒展开来,黄色中夹杂着一抹淡绿的叶子,似染尽岁月的沧桑。细听一片落叶的絮语,好像立刻读出冬的韵味了。   
    铅华洗尽,素心独行。一场小雪过后,天,是清透的蓝,澄澈高远。望去,仿佛将心也映的晶莹素洁,一尘不染。这个北方初冬的午后,春雪感受着涤尽满天尘埃,深邃了身心的明净。
    偶尔,春雪也曾沉醉在白落梅的散文中,其文清淡,带着些许从容,些许诗意,些许禅意,散发着淡淡兰草香,泣人心脾,心情便会在她婉约清丽的诗文中变得清晰或明媚。一个人,孤独时候守着一本闲书,翻,一直翻,直到翻到最让自己热泪盈落的一页,才肯承认,就算一辈子,还是喜欢那分清淡,
    春雪就把自己埋在书里,不去向有关千山的种种……然后,毕竟记忆深处的那丝甜甜记忆,那抹温暖,那份承诺,是忘不掉的。
那是一份怎样的承诺啊!
    那漂亮的翎羽,从去年冬天就该飘来的。
    一年过去了,又一个冬天来临,多少次,遥遥处看到了,那色彩,那造型,叫人心动。可是隔着千山万水,跨越黄河长江,盼着,想着,等着,紫薇花谢了,紫荆花开了,又谢了,那翎羽依然若即若离。
    百思不得其解,既然答应了,怎么办到那么难?不要了吧,这样牵肠挂肚的期盼,无尽无休的,好像是一种看不见的折磨。
    今生今世,真的能够做到不再去想关于翎羽的点点滴滴吗?
    春雪知道自己曾经硬着心肠做到了。然而,这个冬天的午后,春雪知道自己做不到。
    她蜷在沙发里,不知不觉,陷入了往事之中……

   三、忘却

    两年的日历容易翻过去,两年的记忆,说忘就忘了吗?那两年的点点滴滴,如同天上飘着的白云,不经意的抬头,它就在你到眼前飘舞。
    为了忘却这段日子,每日里春雪刻意的忙碌,之后春雪因疲劳很快进入梦乡。
    这天,春雪一个人去超市准备买些日用品,逛了一圈之后,春雪拿出手机想看时间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未接听。翻看看号码,竟然是千山的!
    他来电话了?该死,刚才怎么就没听到电话响。想到千山曾说过:“你挂断吧!”他那时是多么决然又无情。那么现在,千山又想说什么呢?春雪想了想,决定把电话打过去了。
   电话刚一接通,就听千山质问:
   “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为什么要结束那个故事?为什么女人都容易变?你说过不变的,我们都说过,不是吗!”一连串的话像机关枪扫过来。春雪又感到一阵无奈。春雪几乎总是成为被指责的对象。
    春雪淡淡的说:“我在超市,刚才这里很吵,没听到你的电话,是真的。故事的结束,不是你希望的吗?我没变,只是你变了,你这样说,是不是想使自己心里好过一些?”
    千山说:“我根本没变,我永远都不会变。你明白吗?告诉你,不许你变!你要答应我,像以前那样,永远不要变!”
    千山的声音很大,超过了超市的吵杂声,令春雪吃惊。千山怎么了?他为什么如此激动?春雪心里七上八下的。

     四、亦梦亦幻

    这是一个长长的冬天。
    春雪喜欢在文字的城池中煮一壶暖心的文字来消磨时光。无论时光素浅也好,不管物是人非也罢,哪怕有一天连千山,连自己都认不清,唯有文字依然在原地,明媚或忧伤如初见,依然会在诗意中绽放,在婉丽中贴切,在悲戚中凄美。春雪觉得自己的年华在回眸中流走,走的那么决绝,那么彻底,不留一丝痕迹。值得庆幸的是,自己依旧可以枕着文字取暖,与文字相依相守,填补这个冬天这一段孤独时光。
那次在超市接到千山的电话,又过去一周了。这是一个慵懒的周末,春雪一直习惯将星期天也叫周末。
    春雪在自己单人宿舍用过简单的早餐,边洗衣服边听着舒缓的音乐,努力着将心情放松。可是,不经意还会想起了曾经……
    那时这样美好的周末,自己在干什么?会这样慢慢的做洗着衣服,听缓慢的音乐打发时光吗?不会的,那时候,春雪会迅速的做完杂事,就跑到电脑旁,一定有一个人在等候着春雪;或者春雪会边做家务边打开电脑,这边和千山说着话,听到洗衣机报警, 慌忙跑过去打理,那是一段美好而快乐的时光……
    这时电话响了。
   “你好!哪位?”春雪毫无热情的问。
    “你好!”啊!是千山。
    “你好!”心里一阵狂跳。春雪极力克制着,不让声音将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
      “在做什么?”千山问。
     “ 没什么,在打发一个无聊的周末。”春雪说。
     “ 不是周末,是周日。”
     “ 啊?是周末,怎么不是?”
      “周六才是周末,六天中最后一天为末。今天是第七天,是周日”。千山耐心地说。
      “哦?可我一直这样理解的,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领导百忙中电话不是为我纠正这个错误的吧?”
      “不是,我昨天上山了,非常冷,前所未有的,冷得刻骨!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有什么比心冷更寒呢?”春雪幽幽地说。
      “如果那份寒冷是人为的呢?如果可以避免呢?如果……”
      “不是如果,就是!是人为的。”春雪提高了声音说道。
      “唉!春雪,我们不能忘记过去,知道吗?你要记着,我对你的承诺有多重,你该明白,我从没对任何人承诺过,唯独你!我在努力调整自己,现在我在话吧里给你打电话,我的工作即将发生变化,领导昨天和我谈话了,我可能去一个我更中意的地方。工作中我也许忽略了你,可是我绝对没有忘记你。你该知道,除了你,我没别人。”
     “也许。不过,我现在很平静,很平静,我已经渐渐习惯了这份平静的日子了。”春雪说。
     “那可不行!好了,我到时间了,有事去办。春雪,等着我!”千山挂断了电话。
      放下 电话,春雪又是一阵心潮翻滚。
     说自己忘记了,怎么能忘得了啊?当时听到千山说:“那你就挂断吧”这句话那种心痛的感觉是多么强烈。现在,是不是千山在暗示:那条线没断?或者那条线曾经断了,千山在努力地接上它?
     千山走了,春雪陷入了一片忙然……
      这还是梦吗?
      亦梦亦幻。


    五、三千万


    这是圣诞节的前一天。
    春雪一个人行走在冬日的午后。
    天寒地冻。春雪披着裘皮大衣,围紧围巾,将手插在大衣口袋里,慢慢读者北方的冬。读懂了冬的风骨,便是读懂了人生。云烟散尽,天蓝云白,天山一色,此境是何等的清明,空寂,这也是人生的境界。是啊,云烟俱散,便可摸着自己的那颗心了。春雪下意识将手从口袋里抽出,摸了摸自己的心。隔着大衣感到自己的心跳,感受到生命的搏动。春雪突然觉得一真暖流从那里流出,好像不冷了。
    这时春雪电话又响了。
    春雪接通电话,跑到路边一个小店里,就听到千山的声音。
    “你好!平安快乐!”
    “你好,谢谢!”春雪感到一阵欣慰。
    “这个圣诞节,你要什么?”
    “我……”春雪一时不知说什么了。是啊,要什么?突然就想起了翎羽。千山早就答应
    要送的翎羽,可是春雪还能提吗?今生今世不再想关于翎羽的点点滴滴。是春雪的决心。于是,春雪说:“谢谢,我什么也不要。”
    “哦?那就送上我的三千万吧。这个你一定要收下。”
       “三千万?”春雪一时懵懂。
       “是的!三千万--千万要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记得我们共同的誓言!”
       “啊!原来如此。看到最后一个千万春雪感动了,真是用心良苦。于是春雪说:“谢谢,这三千万我收下,也同样祝福你:健康快乐!”
       “好的好的。你听,听到什么了?”
       电话里传来呼呼的风声,还有……好像嘎吱嘎吱的声音。
    春雪问:“是风声,还有……是什么声音?”
   “是的,是呼啸的北风,另外还有我脚踩落叶枯枝的声音。”
      “ 啊!你在哪里?”
       “在大山里,我一个人,两条狗,在大山深处给你打电话,希望你圣诞节前平安,圣诞节日快乐!啊!我的猎狗发现了猎物,我收线了,再见!”
       很久没有这样的感动了,春雪心里一丝暖流流过,在这个小店里,春雪抑制着心里的不平静。于是想离开这里,去哪里呢?此刻好像一个人静静的想点什么。或者什么也不想,就静静的独坐在冰封的小河边,看夕阳渐薄西山!……


    六、往事


    如果说曾经的确美丽,春雪不能忘怀,那么现在美丽依旧。
    因为千山的疏忽,春雪曾一度心灰意懒,那一刻电话也沉重的令春雪窒息。很想就此放下的电话,怎么就像有一种魔力,紧紧的吸着春雪,不能释怀!
    两年前,一切都是那样自然,自然中生活在发生着质变。千山就在一个晚上不知不觉走进了春雪的生活。
    记得那一天是三八节的前夜。
      千山和春雪仅仅是一般相识,互相加了QQ,从没说过话。
      那天千山突然在QQ上过来问好:
      “你好!谢谢你!”
      “你好!为什么谢我?”春雪一头雾水。
      “因为,一间只有四人的小屋,我那颗久已荒芜的心田又一次被感动了,知道为什么吗?”
      “哦?为什么?你是说你的感动和我有关?” 春雪还是不明就里。
      “是的!记得那天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用心倾听着来自天国的梵音,是的,从那时起我心里就认定了,那美妙的声音是来自天国。是你。你用声音将我的诗歌演绎成有生命、有色彩、有灵性的尤物。”
      “哦!原来如此。”春雪终于明白千山为什么谢春雪了。
    于是春雪说:“是的,你的诗真的很美,那深远的意境、那浓浓的情感、那洋溢着潇洒的阳刚。但凡美丽的诗歌,我都读的,真的不知道读你的诗而被你关注着。我还不知道当时读你的哪首诗让你如此感动?”
      “哪一首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精彩的朗诵,想到我那些没有生命的文字被你赋予了生命的灵动,真的好想再听一次。可以吗?”
       春雪没想到一次不经意的朗读,会带给作者如此的震撼。春雪也被感动了,就说:”“你可以语音吗?我现在就读给你听。”
      “好!能的。”
      于是,千山向春雪发出邀请,春雪点击通过。
     一阵的网络连接,先是听到语音传输过来,接着屏幕出现了一个头像。啊!这是怎么回事,春雪一下没反应过来,那时春雪从没接触到关于网络视频,一时无语。
      “你好!怎么不说话?”那段一个男性头像在说话。
       清楚的看到了是他说话。明白了这个说话的人就是诗歌的作者。
    他就是作者千山。他长得很帅!真正的男人,棱角分明,双目有神,眉宇间透着阳刚、透着一份洒脱、一份飘逸。
      “你真像高苍键。”春雪脱口而出。
      “谢谢!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我的人。怎么?你没有视频?我不能看到你吗?”
      “哦!我没有,对不起,我还不能接受那么新潮的东东。”春雪笑着说。
      “呵呵,”千山宽厚的笑了,说:“你多大?”
      “改革开放的产物。你呢?”
      “我?粉碎四人帮年代出生的人也要管我叫哥哥。你也不例外吧?”
      “哈哈”,春雪被逗笑了。知道这是一位年长自己的仁兄。
      那天,春雪对千山印象很深,千山不仅仅是自己喜欢的诗歌的作者了。在夜色渐浓的时候,春雪向千山告别:
      “千山兄,我们单位明天出游,为了纪念三八节。所以,该下了,很高兴我们今天的交流,你已经加入我的好友里了。再见!”
      “是吗?谢谢!好吧,我们下吧,祝你明天玩得开心。再见!”千山下线了。
      春雪关闭了语音,千山的音容笑貌连同千山的才华没有被关闭。春雪心里的某一个角落,隐隐的,有了千山的影子,尽管淡淡的……

     七、巧合

    第二天一早,春雪就匆匆来到单位候车的地点和大家一起去游玩了。每次出行前春雪都会对出行的地点了解清楚,唯独这次没有,反正就是一天,又是阳春三月,春风和煦。不用带多余的衣服。就这样,豪华大巴载着一路歌声路笑,向西向西……
    大概一个多小时,车停在一座山前。这里四周风景如画,即使空调车那密封的门窗人们也嗅到一股清新的空气。哦!就是这里吗?导游小姐。是的,是这里,这里是千山风景区。我们今天一起登千山,好吗?导游笑意盈盈。

    千山?春雪心里一惊。
    车停稳了,春雪急忙跳下车,向前面望去。真的。就在停车场右前方,一个醒目的牌子立在那里:千山风景去欢迎各位朋友。
    真是千山!
    这样的巧合,春雪自然想起昨天刚刚认识的千山。想到千山的幽默,千山的才智,千山棱角分明的五官,千山黑红的脸膛,千山冷峻的外表,千山热诚的心灵……心里荡起一丝暖意,和着早春的暖阳。
    这一天春雪非常快活,看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一草一木似乎都变得莫名其妙的亲切了;这一天,春雪游兴十足。一天下来不觉得累。心里有一种冲动,有一种感受,非写出来不行。
回来了,春雪以“千山,美妙的风景”为题写了一首小诗,发到千山常去的论坛上。后来知道了千山当时还真误会了。
千山说:“那一晚,我仔细查找全国地图,查不到你所写的地方,看来是你杜撰的。谢谢你为愚兄杜撰的小诗。”
      “啊!你以为我是在杜撰?那是真的啊,真的有这个地方,很巧是吗?”
     “ 哦?真的?那是很巧。为了这个巧合,我们该好好庆贺。 ”

      从此他们联系不断,就因为这个巧合。
     其实,生活中,太多的巧合,不经意就会错过。失之交臂的情缘留下太多太多的遗憾。他们呢?留下遗憾了吗?


    八、礼物


    冬天随着渐渐远去的寒风,越来越远。
    不经意间,春来了。随着春天到来的,还有西方情人节。
    这一天,雪春刚下班,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千山的电话打进来了:“雪春,终于打到山鸡,我一直没忘记给你翎羽的承诺,你――还要不要?”
      “我……”春雪一时语塞。
       怎么回答千山?说不要?那是假的,那漂亮的翎羽一直在心里装着。已经成了一个梦。说要?曾经对自己说不再想关于翎羽的点点滴滴了。这可是春雪当时发出的誓言。
      “怎么不说话?不要?我可是准备好了,明天就给你寄去。这几天注意查收。应该三天就会到的。”
    “哦!好吧,我会查收的,谢谢!”
    抑制着内心的欢喜,春雪装着不在意的说道。
    之后的几天,春雪天天跑收发室。第三天,因为有事忙了一个上午,刚要下班,收发室的工人就将一个塑料包裹送到办公室。
    谢过并送走门卫工人,春雪急忙打开包裹,十几根漂亮的翎羽就出现在春雪的眼前,灰色的茸茸的羽毛上闪着多彩的光,有紫色,紫色中间有一圈漂亮的蓝色,蓝色外围含着隐隐的黄色。
    太美了!雪春心里惊叹着。
   可能因为翎羽过长被装在特快专递信封里,使得翎羽根根都成了弯弯的了。春雪有些遗憾。但是丝毫没有减弱春雪愉快的心情。春雪仔细欣赏着。
    看到在翎羽底下还有很多细细的绒毛,春雪拨通了千山的电话:
      “你好!千山,我收到了!”千山一定从春雪的声音里听到了欣喜,春雪想。
      “哦!喜欢吗?够不够?”
      “喜欢!够了,谢谢你!”
      “呵呵,你知道吗?当时我从山鸡身上拔翎羽的时候,同去打猎的朋友很惊奇,问我干什么。你猜我怎么回答?”
      “我猜不到。”春雪说。
      “我说我有一个喜欢山鸡翎羽的朋友。结果他们都笑了。”千山们说:“你还真实在,人家说喜欢翎羽你就寄翎羽?不会给寄去点山鸡肉吗?我知道你不会喜欢的。对不对?”
      “是的!我可不要吃什么山鸡肉。这翎羽足以使我欣喜了。转告你的朋友,谢谢他们!”
      “对!你是要谢谢他们的,当他们听说你真的喜欢翎羽时都抢着拔自己山鸡的翎羽,给寄过去的翎羽里有很多是朋友当时拔他们自己的山鸡上的。对了,看到有些绒毛吗?”千山问。
     “看到,正想问你,怎么回事?”
    “哦!我故意给你放里的,其实,那些绒毛更美,如果你会粘贴艺术的话,那些绒毛就派上用场了。”
    “哦!”春雪感动了,默默的收线。一阵心潮翻滚。
    看了看日历,今天是2月13日,明天就是情人节了,亏千山用心良苦。这份情人节的礼物是贵重的。春雪明白。
    回家以后,春雪拿出数码相机,将翎羽摆好造型,拍了无数照片,那弯弯的形状反而增加了翎羽的灵气。恍惚间翎羽好像成了春雪的翅膀,载着春雪飞向梦幻中的世界。那里有凤凰山,有鸭绿江铁桥,有红爪留痕,有送子娘娘的故事,有一箭洞孔……
   
    春雪揉揉眼睛,驱散了这美丽的想象,把弯弯的翎羽一根一根小心的拿起,插在春雪心爱的蓝色花瓶里了。那些千山说很美的细细的绒毛春雪仍然放在那个塑料代里,春雪小心的将她们和那本自己和千山合作的诗集放在一起,连同千山随信写来的遒劲手笔。
    之后,春雪宿舍里多了一道风景。每天回来春雪都被翎羽吸引。单位有同事来,也不由得被吸引着走过去,大家的赞赏,令春雪心里泛起一阵阵涟漪,软软的……
   
    几天后,春雪发现,那些翎羽根根直立,透着精神。啊!好漂亮,像一束束褐色长剑,显示着山的伟岸和剑的阳刚。

    春雪因此更加珍惜这不同寻常的礼物!
    这几根翎羽,成了千山和春雪之间的桥梁和纽带,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窗外,春渐渐深了。白杨树开始发芽,小草也偷偷从土里钻出来。一条由弯弯曲曲的小路从这里向远处延伸……

                               2014-10-15初稿
                               2018-1-21修改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3 01:4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精彩,欣赏佳作。加精华。

点评

谢谢!遥祝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3 19:5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84.2%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 19: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莲花王子 发表于 2018-1-23 01:42
文笔精彩,欣赏佳作。加精华。

谢谢!遥祝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5 10: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完整,文笔精湛。读后令人回味持久,欣赏楼主的才情,创作愉快。期待新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11 19: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GuGu交易 ... 想到的100%都能交易的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12 10: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欣赏,感触甚深。问好作者,祝创作愉快,期待您的更多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67.4%

发表于 2018-5-22 21: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文字优美,文笔凝练,欣赏!祝作者佳作连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9-22 14:52 , Processed in 0.937500 second(s), 19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