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89|回复: 24

【图文】独立虹桥风满袖 —— 咸宁风情之四

[复制链接]

升级   42.2%

发表于 2018-1-8 15: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王生不易 于 2018-1-14 20:51 编辑

                                                                 【图文】独立虹桥风满袖
                                                                                                                                        —— 咸宁风情之四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B6BB.tmp.png
      
     那时,我站在虹桥上为淦河的“老邻居”们拍照片,我没想到,这张照片不小心成为了见证它们曾经存在过的证据!
   我拍这些“老邻居”时正是今年的夏季。淦河每年的夏季都会给它的老邻居们带来一份“惊喜”,这一次也不例外。暴雨撕下了淦河温情脉脉的面纱,露出了它张牙舞爪的真面目,从距房子近二十米的河岸气势汹汹地杀到了房子的脚下。看着水流一个漩窝套着一个漩窝像跳交谊舞似的转着巨大的圆圈冲刷着“老邻居”——房子脚下的土地,我扶着铁桥的栏杆,心里直发怵:这些楼房会不会突然间扑向河水,以粉身碎骨般的壮烈行为完成复仇式的快感?好在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也只是杞人忧天虚惊了一场 。
    而今,这些建在淦水河畔的楼房在我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已被夷为了平地。有人告诉我,从上游新建的那座京广线铁路桥直到下游的107国道,这些占据河堤甚至是河道的房子全部拆迁后,河沿岸将被设计成河滨公园,成为咸宁市的一大风景点。 这件事一点也不让我感到惊奇,旧城改造在很多地方早就蔚然成风了,反正只要是有“含金量”而又出得起拆迁价地段的房子,基本是在劫难逃,除非是政府或者个人都无能为力。当然,也有些东西可能还有点利用价值而被保留下来了,比如说我现在脚下踩着的虹桥。
   
     虹桥是咸宁城历史上第一座横跨淦河两岸的钢铁巨人,也是中国铁路史上修建“粤汉铁路”时最早建成的一批钢铁桥梁之一。“粤汉铁路” 始建于1900年,是指“京广铁路”南段广州黄沙到湖北武昌徐家棚这一段铁路线的旧称,全长1059.6公里,武昌至长沙段在1918年才竣工,“粤汉铁路”全线通车是在1936年。当年从广州过来的火车只开到徐家棚就到了终点,还没有跨过长江,武汉“三镇”的其它“两镇” 汉口和汉阳还见不到的火车的影子,只能隔江听到蒸汽机发出的高亢悠扬的汽笛声在宽阔苍茫的长江上空回荡!
    当年,“粤汉铁路” 的倡导者是积极推动洋务运动、时任“湖广总督”的张之洞。光绪十五年即公元1889年的冬天,为了修建“芦汉铁路”(即当年从北京至汉口的“平汉铁路”,因为北京当年称“北平”,故称之),需要大量的钢铁,张之洞于1890年主持在湖北龟山脚下动工兴建“汉阳铁厂”,1893年9月建成投产,它比日本在1901年开工生产的八幡制铁所还早八年。这个钢铁联合企业是近代中国第一个大规模的资本主义机器生产的钢铁工业,而且在亚洲也是首创的最大的钢铁厂。在付出了大笔的“学费”后,汉阳铁厂终于生产出了优质的马丁钢,后来,修建“芦汉铁路”和“粤汉铁路”的钢材基本上都是由汉阳铁厂制造,铁路桥梁也大都是钢结构。在中国铁路建筑史上,张之洞留下了他们其浓墨重彩的大手笔,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人物,可叹的是,他临终都没有忘记修路之事,未能亲眼看到自己心血构建的钢铁巨龙奔驰于洞庭湖滨、五岭山岳的壮观景象!
    抚摸着虹桥用一排排铆钉銲接的厚实宽大的钢板,虽然历经百年的风吹雨打,有的位置已露出了铁锈痕迹,却依然那么的坚固耐看,用手轻轻拍击钢板,那清脆的声音,依稀当年蒸汽机车呼啸着而过铁轨
发出的“哐当哐当”声,如天籁一般的令人陶醉!我想,张之洞老先生若在天有灵的话,看着他毕生追求的“实业兴国”的梦想成为现实时,一定会露出欣慰的笑容,或许在每个宁静的夜晚,他的英灵一定会不知疲倦地在这座铁桥上徘徊.....

    站在远处的河岸上,欣赏虹桥壮观的身姿,实在是一种爽心悦目的享受。虹桥一共有四个巨大厚实的椭圆形的桥墩,其中有两座桥墩屹立于淦河之中,每一个桥墩的身上承载着两块等腰梯形的钢铁框架,框架的中间以“X”状的造型相互连接紧紧地扣在一起,硕大圆形铆钉将相邻的钢板牢牢地固定着,有如一排排钢琴的按键在演奏着无声的乐章似的。我记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读初中的我就曾见过父亲和他所在的桥梁工区的工友们一道系着安全带为这座桥除锈,然后再刷青灰色的防锈漆,而且这种工作每隔一段时间都要重复一次。那时,这座桥已经不再通火车了,新开辟的京广线在这座桥上游2公里的地方,新桥桥墩比虹桥的桥墩高出一大截,桥墩上铺着钢筋混凝土浇铸的桥面,桥面上两侧是两溜用角钢和钢筋串在一起组成的护栏,看上去远远没有虹桥那般雄伟壮观。
    我曾问过父亲,既然这桥不再使用了,为什么还要花冤枉钱给它除锈翻新。父亲告诉我,虹桥现在虽然不用了,但这是一个战备桥,以后要是打起仗来,它就有用处了。凡事要从长远看,不能只看眼前。但我怎么看,也看不到它的“长远”能有多大的利益,倒是虹桥和它所在的这一段被放弃的长长的铁路路基成为了人们修建房子的免费地基,虹桥已经成为了人们走亲访友的便捷通途。
    虹桥在我心中属于无名英雄一类,它的南面有因北伐之战的残酷而名闻遐迩的咸宁“南大门”汀泗桥,它的北面更有因北伐之战的大捷而连地名都改了的咸宁“北大门”贺胜桥,那两个地方都是军事专家们所言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关隘,而虹桥这里却是一马平川之地,即使有山,那山也在十里八里之外,虽然有淦河这所谓的“天险”,但淦河水面窄不说,到了冬季的枯水季节,那水也就一米多点深,河水的最深处在河道中央,位于中心桥墩的两侧,人都可以挽起裤腿从河的这边趟到河对面去,所以,被打败的北洋军都没有心思在这里挖战壕和士气正旺的北伐军将士一较高下,因而,虹桥也就错过了它本该得到的在历史上享有的北伐战争“纪念章”,不然,哪里还轮得到让那两座山沟里的小桥“出风头”呢?

    我是在淦河边长大的,直到我走进大学的校门之前,除了臆想中的天安门城楼是宏伟巨制的高楼外,能让我肃然起敬的高大建筑就是钢铁构架的虹桥了。我一直不知道这座冰冷的铁桥为什么会有“虹桥”这么美丽的名字,后来,读高中时,《阿房宫赋》里面有句话“长桥卧波,未云何龙”,意思是说长桥卧在水上,没有云怎么会有龙出现?我脑子笨,琢磨了好久才搞明白,原来小杜同志是在赞美阿房宫里那精致的廊桥蜿蜒曲折的姿势就像盘旋在空中的飞龙一样优美!我去查资料,发现“虹”字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日中水影”,另一种是说“虹”是一种双头的怪兽,常在水边活动,能化为美女诱惑人。古文字释“虫”的意思就是“小龙”,“虹”字“从虫”,其内涵与“龙”密切相关,也就是说,“虹”是龙的另一种形态的描摹,从这个意义上讲,“虹桥”就是如龙一样形态伟岸姿色撩人的龙桥!百余年来,虹桥横卧于淦水之上,如镜面般的河水早把桥的身姿溶进它的怀抱里,钢铁巨擎被温柔的河水长年累月的浸润着,早就淡去了冰冷的气息,渗进了水的情意,风乍起时,虹桥的身影随着清澈的碧波翩翩起舞,如“绕指柔”一样的妩媚动人!这幅令人神思飞跃浮想联翩的美丽画图,伴我度过了青葱如诗般的少年人生!少年的情怀真的是人生中最美妙难忘的诗卷啊!
    虹桥两岸各有一座桥墩建筑在河堤上,桥墩周围由大青石头簇拥着,临河一面的石头还用粗大的钢丝网固定住,从河岸到水中的桥墩处还有一排圆木墩,枯水时节才能看得到,那圆木的直径都不小于30厘米,估计是当年建筑桥墩时留下的纪念。因为临河的一面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又没有用水泥浆灌缝,留下了许许多多的石洞和缝隙,成为螃蟹和黄鳝的绝好寄生地,也是我少年时谋求改善生活质量的最佳去处。我们生活的那个年代,食品比较贫乏,买什么都要凭票供应,平日吃猪肉更是稀罕。现在的人过年一般都不大腌肉了,可那时候一到过年,家家户户熏腊肉的香味五里外都能闻到,真的太馋人了,有人说,过去的“年味”重如今“年味”淡,实在是因为那时食物奇缺,人们吃一次肉就当成“过年”一样的稀罕得不得了,是难得的大饱口福机会,这种扭曲的心理其实是人们在特定生存环境下的自然反应!
   
    最让我难忘的是桥墩的设计非常人性化,虽然是椭圆形建筑,但是,距离桥面两米处专门还浇铸了一米宽的类似休闲的工作平台,桥墩的两边都有,平台用钢筋护栏围成圈,人可以自由地行走。向外突出高大桥身的两侧桥墩的平台可容四、五个人,人们可从平台借助铁扶手楼梯自如地上下到工作平台,十分方便。夏季的时候,我们就带着凉席、枕头和薄被子在工作平台上过夜,听着桥下“哗哗”的流水声,还有岸边此起彼伏的鸣蛙声,闻着随夜风带来的水草淡淡的青香,睡梦中人恍若进入了桃园圣境!我的奶奶那时还健在,每次去桥墩上过夜时,她都要交给我一根宽厚的红布带子,叮嘱我睡觉之前一定要把红布带子一端固定在护栏上,另一端系在自己的腰上。据说,就有人半夜时分在睡梦中听到桥下传来呼叫声,迷迷糊糊地竟从工作平台上蹦了下去,第二天鼻青脸肿血迹斑斑地趴在河岸上,被人发现后送到医院救治。
    其实,那时节桥下的水是比较深的,约有四米多深,夏天有不少人喜欢站在工作平台上往水中“跳冰棍”,就是笔直往下蹦,那个工作平台离河面也就不到四米高,怎么可能把人摔得鼻青脸肿血迹斑斑?我奶奶说,那是遇到邪性的脏东西了,淹死的鬼每年都要出来找替身,然后自己才转世投胎。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晓得奶奶给我的那条红布带子是她特地浸了黑狗血和公鸡血的,据说这样的话可以避邪,连鬼都害怕,所以,我才能在那个工作平台上度过那么多安然无恙的幸福时光,那条浸了黑狗血和公鸡血的红布带子可惜早就扔掉了,不然,我说不定会专门把它供起来作保护神的!
    椭圆状桥墩像巨舰的舰首将湍急的水流一剖两半,河水从桥边急驰而下,晴朗的日子,骄阳照射在清亮的水面,从工作平台向下望去,能望见水中散落的大大小小的石头,还依稀可见成群的小鱼贴着桥身逆流而上,鳞片在阳光的照射下时隐时现。手持鱼杆,挂上饵料,抛入水中,片刻功夫就能钓上一条鱼儿。只是取鱼时很头痛,鱼杆在铁桥下又不能举起来靠近收杆,鱼儿如果咬钩不紧的话,折腾个三二下子就会脱钩,“扑通”一声落入水中,所以,半天钓不了几条鱼,纯粹就是在过一把钓鱼的瘾。不过,我都是用大鱼钩钓鳜鱼(即桂鱼),用泥鳅、小鲫鱼和活虾作鱼饵,只是那铅坠得用大号重量级的,不然鱼饵沉不下去,很容易被水流冲走。鳜鱼是很贪吃的,咬上钩就不会轻易松口,所以,我一有空就会去那平台上钓鳜鱼。钓之前先用根粗点的绳子将自己系在铁栏杆上,因为低头看水流的时间长了,会感到头晕目眩,脸仿佛在跟着水面旋转,倘若没有绳子固定的话,便极有可能一头栽入水中和鱼作伴了。
   
    最爱的是在秋天,站在虹桥上观赏淦河两岸的风景。那时,河堤上还没有建房子,举目所见的只有茂密的扬柳树列队于河堤之上,长长的柳枝如俯首低眉的女子,静静地立在那里,夕阳的余辉撒在高高低低的树叶上,仿佛给树涂抹了一层淡淡的金辉,煞是耀眼,风起的时候,似乎都能嗅到河水湿润的气息和岸边草木散发的芬芳。只有不知何处传来的蝉鸣声给这寂寞的淦河陡添了一丝生气。
    河堤南岸水塘里的青蛙声早就听不见了,只有一丛丛青绿色的荷叶还默默地相互偎倚在那里,不知是在叹息还是陷入了回忆。水塘边上是一些私人开垦的一片片的菜地,远远看去,绿幽幽一片。记得每年夏季淦水泛滥时,这一带都是必淹之地,然而每次水退去之后,栽种的蔬菜即使少浇肥,它也生得格外的茁壮。我曾经在那块菜地上抓了一把土,手心润润的,我把土攥紧成一团,然后慢慢地松开,只一会儿,那土便在我的手中散成一片,根本就无法再抱成团。我大伯是种菜的高手,他告诉我说这种土是沙壤土,土质疏松肥沃,是最适合种菜的,河水泛滥带来的泥沙本身就是很好的有机肥,那菜长得不好才怪呢。淦河的南岸原先都是大片大片相互连接的一望无际的菜地,也是当年咸宁县的蔬菜供应基地之一。现在,那些曾栽种蔬菜的肥沃土地都被房子和马路占据了,咸宁市民的蔬菜供应大多要依靠从外地调运才能满足需求。
   
    每年过年,我回到老屋祭祖时,都要抽空去虹桥上坐坐,有时一坐就是一下午,我摸着它身上斑斑的锈迹,看着那些从它身边经过的人在它的身上留下的残忍“纪念”—— 一道道的划痕,尤其是桥墩的工作平台处那作为防护的钢筋竟然也被人锯走,只剩下没有护栏的平台还孤零零地吊在桥墩上,如同等死的弃儿一样,真是令人见了心酸!
    我还记得,淦河两岸的桥头都还修筑有圆形的碉堡,内部是双层结构,有四、五米高,都是用大青砖加钢筋砌筑的,内外又用混凝土抹了厚厚的一层沙(泥工称之为“搓沙”),尔后又刮得光溜溜的,一点也不毛糙。抗战时期,“武汉会战”结束后,日本人占领了咸宁,铁路沿线都派住有军队,象虹桥这种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的桥梁更是有重兵把守,那个碉堡据说就是日本人留下的“遗产”之一。从碉堡内的各个射击孔向外观察瞭望,能看得很远,根本就没有射击死角,想用手榴弹或者炸药包把碉堡炸毁,除非里面的人都死光了才行,不然的话,那伤亡的代价实在是无法想像的。象“抗日神剧”里描写的游击队员用一二束手榴弹炸毁鬼子炮楼这种事,对照一下这虹桥边残存的令人心惊胆战的坚固碉堡,就足以令那些笔下杀鬼子的“传奇故事”编造者感到汗颜!可惜,这么好的“历史文物”没保存好,当年也没人能预测其潜在的“价值”,有关部门便也没上心,结果,碉堡被人拆毁了,那些青砖也被人拆除后弄回家盖了房子,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我父亲去世之前,虹桥就已经停止了维护。我曾问过父亲:不是说它是战备物质么?怎么说放弃不要就不要了?
    父亲说:那桥,维修成本太高!现在都讲成本核算,谁肯出钱?
    从那时,我就知道虹桥的命运已经画上了句号。如果不是它铆钉銲接的厚重钢板无人能搬得动的话,估计这座桥恐怕早就尸骨无存了,那些败家子即便白天不动手,晚上也会琢磨着怎么把它拆掉!
    而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虹桥还健在的时候,抽空就去看看它,就像去看望自己一起长大的发小一样,它虽然不能说话,但它一定能理解我此时的心情,我只能用笨拙的手,轻轻地、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它,和它喃喃地说上几句掏心窝子的话!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5: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站在虹桥上为淦河的“老邻居”们拍照片,我没想到,这张照片不小心成为了见证它们曾经存在过的证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5:5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拍这些“老邻居”时正是今年的夏季。淦河每年的夏季都会给它的老邻居们带来一份“惊喜”,这一次也不例外。暴雨撕下了淦河的假面具,露出了它张牙舞爪的真面目,从距房子近二十米的河岸气势汹汹地杀到了房子的脚下。看着水流一个漩窝套着一个漩窝像跳交谊舞似的转着巨大的圆圈冲刷着“老邻居”——房子脚下的土地,我扶着铁桥的栏杆,心里直发怵:这些楼房会不会突然间扑向河水,以粉身碎骨般的壮烈行为完成复仇式的快感?好在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也只是杞人忧天虚惊了一场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6: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而今,这些建在淦水河畔的楼房在我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已被夷为了平地。有人告诉我,从上游新建的那座京广线铁路桥直到下游的107国道,这些占据河堤甚至是河道的房子全部拆迁后,河沿岸将被设计成河滨公园,成为咸宁市的一大风景点。 这件事一点也不让我感到惊奇,旧城改造在很多地方早就蔚然成风了,反正只要是有“含金量”而又出得起拆迁价地段的房子,基本是在劫难逃,除非是政府或者个人都无能为力。当然,也有些东西可能还有点利用价值而被保留下来了,比如说我现在脚下踩着的虹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6: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虹”字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日中水影”,另一种是说“虹”是一种双头的怪兽,常在水边活动,能化为美女诱惑人。古文字释“虫”的意思就是“小龙”,“虹”字“从虫”,其内涵与“龙”密切相关,也就是说,“虹”是龙的另一种形态的描摹,从这个意义上讲,“虹桥”就是如龙一样形态伟岸姿色撩人的龙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6: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抚摸着虹桥用一排排铆钉銲接的厚实宽大的钢板,虽然历经百年的风吹雨打,有的位置已露出了铁锈痕迹,却依然那么的坚固耐看,用手轻轻拍击钢板,那清脆的声音,依稀当年蒸汽机车呼啸着而过时铁轨上发出的“哐当哐当”声,如天籁一般的令人陶醉!我想,张之洞老先生若在天有灵的话,看着他毕生追求的“实业兴国”的梦想成为现实时,一定会露出欣慰的笑容,或许在每个宁静的夜晚,他的英灵一定会不知疲倦地在这座铁桥上徘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6: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站在远处的河岸上,欣赏虹桥壮观的身姿,实在是一种爽心悦目的享受。虹桥一共有四个巨大厚实的椭圆形的桥墩,其中有两座桥墩屹立于淦河之中,每一个桥墩的身上承载着两块等腰梯形的钢铁框架,框架的中间以“X”状的造型相互连接紧紧地扣在一起,硕大圆形铆钉将相邻的钢板牢牢地固定着,有如一排排钢琴的按键在演奏着无声的乐章似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6: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天有不少人喜欢站在工作平台上往水中“跳冰棍”,就是笔直往下蹦,那个工作平台离河面也就不到四米高,怎么可能把人摔得鼻青脸肿血迹斑斑?我奶奶说,那是遇到邪性的脏东西了,淹死的鬼每年都要出来找替身,然后自己才转世投胎。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晓得奶奶给我的那条红布带子是她特地浸了黑狗血和公鸡血的,据说这样的话可以避邪,连鬼都害怕,所以,我才能在那个工作平台上度过那么多安然无恙的幸福时光,那条浸了黑狗血和公鸡血的红布带子可惜早就扔掉了,不然,我说不定会专门把它供起来作保护神的!

点评

谢谢好汉老师高抬!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8 18:4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6: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虹桥在我心中属于无名英雄一类,它的南面有因北伐之战的残酷而名闻遐迩的咸宁“南大门”汀泗桥,它的北面更有因北伐之战的大捷而连地名都改了的咸宁“北大门”贺胜桥,那两个地方都是军事专家们所言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关隘,而虹桥这里却是一马平川之地,即使有山,那山也在十里八里之外,虽然有淦河这所谓的“天险”,但淦河水面窄不说,到了冬季的枯水季节,那水也就一米多点深,河水的最深处在河道中央,位于中心桥墩的两侧,人都可以挽起裤腿从河的这边趟到河对面去,所以,被打败的北洋军都没有心思在这里挖战壕和士气正旺的北伐军将士一较高下,所以,虹桥也就错过了它本该得到的在历史上享有的北伐战争“纪念章”,不然,哪里还轮得到那两座山沟里的小桥“出风头”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6: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镜面般的河水早把桥的身姿溶进它的怀抱里,钢铁巨擎被温柔的河水长年累月的浸润着,早就淡去了冰冷的气息,渗进了水的情意,风乍起时,虹桥的身影随着清澈的碧波翩翩起舞,如“绕指柔”一样的妩媚动人!这幅令人神思飞跃浮想联翩的美丽画图,伴我度过了青葱如诗般的少年人生!少年的情怀真的是最人生最美妙难忘的诗卷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6: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晓得奶奶给我的那条红布带子是她特地浸了黑狗血和公鸡血的,据说这样的话可以避邪,连鬼都害怕,所以,我才能在那个工作平台上度过那么多安然无恙的幸福时光,那条浸了黑狗血和公鸡血的红布带子可惜早就扔掉了,不然,我说不定会专门把它供起来作保护神的!奉趣,读了叫人趣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6: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年过年,我回到老屋祭祖时,都要抽空去虹桥上坐坐,有时一坐就是一下午,我摸着它身上斑斑的锈迹,看着那些从它身边经过的人在它的身上留下的残忍“纪念”—— 一道道的划痕,尤其是桥墩的工作平台处那作为防护的钢筋竟然也被人锯走,只剩下没有护栏的平台还孤零零地吊在桥墩上,如同等死的弃儿一样,令人见了心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6:3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而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虹桥还健在的时候,抽空就去看看它,就像去看望自己一起长大的发小一样,它虽然不能动,但它一定能理解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我用笨拙的手,轻轻地、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它,和它喃喃地说上几句掏心窝子的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6: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的精彩篇章,读来叫人轻松愉悦,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老师学习了,祝老师快乐.

点评

谢谢王老师高抬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8 18: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7:4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在淦河边长大的,直到我走进大学的校门之前,除了臆想中的天安门城楼是宏伟巨制的高楼外,能让我肃然起敬的高大建筑就是钢铁构架的虹桥了。我一直不知道这座冰冷的铁桥为什么会有“虹桥”这么美丽的名字,后来,读高中时,《阿房宫赋》里面有句话“长桥卧波,未云何龙”,意思是说长桥卧在水上,没有云怎么会有龙出现?我脑子笨,琢磨了好久才搞明白,原来小杜同志是在赞美阿房宫里那精致的廊桥蜿蜒曲折的姿势就像盘旋在空中的飞龙一样优美!我去查资料,发现“虹”字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日中水影”,另一种是说“虹”是一种双头的怪兽,常在水边活动,能化为美女诱惑人。古文字释“虫”的意思就是“小龙”,“虹”字“从虫”,其内涵与“龙”密切相关,也就是说,“虹”是龙的另一种形态的描摹,从这个意义上讲,“虹桥”就是如龙一样形态伟岸姿色撩人的龙桥!百余年来,虹桥横卧于淦水之上,如镜面般的河水早把桥的身姿溶进它的怀抱里,钢铁巨擎被温柔的河水长年累月的浸润着,早就淡去了冰冷的气息,渗进了水的情意,风乍起时,虹桥的身影随着清澈的碧波翩翩起舞,如“绕指柔”一样的妩媚动人!这幅令人神思飞跃浮想联翩的美丽画图,伴我度过了青葱如诗般的少年人生!少年的情怀真的是人生中最美妙难忘的诗卷啊!

欣赏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7:4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爱的是在秋天,站在虹桥上观赏淦河两岸的风景。那时,河堤上还没有建房子,举目所见的只有茂密的扬柳树列队于河堤之上,长长的柳枝如俯首低眉的女子,静静地立在那里,夕阳的余辉撒在高高低低的树叶上,仿佛给树涂抹了一层淡淡的金辉,煞是耀眼,风起的时候,似乎都能嗅到河水湿润的气息和岸边草木散发的芬芳。只有不知何处传来的蝉鸣声给这寂寞的淦河陡添了一丝生气。

欣赏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7: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而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虹桥还健在的时候,抽空就去看看它,就像去看望自己一起长大的发小一样,它虽然不能动,但它一定能理解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我用笨拙的手,轻轻地、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它,和它喃喃地说上几句掏心窝子的话!

文理清晰,情感丰富,虹桥成了老师无尽的眷念,欣赏精彩

点评

谢谢叶子老师品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8 18: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42.2%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8:3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寅叶子 发表于 2018-1-8 17:51
而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虹桥还健在的时候,抽空就去看看它,就像去看望自己一起长大的发小一样,它 ...

谢谢叶子老师品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42.2%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8: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勤_PDDfB 发表于 2018-1-8 16:43
老师的精彩篇章,读来叫人轻松愉悦,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老师学习了,祝老师快乐.

谢谢王老师高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42.2%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8: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梁山好汉 发表于 2018-1-8 16:10
夏天有不少人喜欢站在工作平台上往水中“跳冰棍”,就是笔直往下蹦,那个工作平台离河面也就不到四米高,怎 ...

谢谢好汉老师高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7-17 09:36 , Processed in 0.484375 second(s), 1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