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60|回复: 25

[散文随笔]

[复制链接]

升级   0.09%

发表于 2018-1-7 21: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驼影润沙 于 2018-1-7 21:26 编辑


文/驼影润沙


    已是今年二九的第一天,也是公历2017年的最后一天。
    因前天晚上的一场大酒,终被酒精打趴下整整一天。断片的记忆中,似乎各位多年的老友均有疏狂失态的“光辉业绩”,想之汗颜。临近中午,互有电话问候,皆有“老夫聊发少年狂”之慨叹!老了,不胜酒力了,一如这个季节朝气的萎靡,和今岁时光的逝去。
    昨夜的一宿好睡,精神稍有恢复。关中大地今天依然是艳阳高照,冬天较过去同期持续变暖了很多。开窗透气,皮肤裸露处清楚地告诉我这里的冬天可以和好多年前的深秋初春能相提并论。季节的冬天,在海拔只有400米左右的关中平原似乎也有同样苍老的感觉,老到凛冽的寒流从西伯利亚长途跋涉而来后,只能止步歇息在西北方向海拔1000多米的陇塬之上,不肯继续东行肆虐,也无力再接再厉地向着日出的方向扫荡。
    但是,冬天确实在渐渐地走向深处。临窗,看院子里依然有着绿草萋萋、碧树依依,但那些对季节的冷意颇有敏感的阔叶树,实实在在迎着时序铿锵的足音抖落了灿黄或焦黄的叶子。那满院蓬勃的翠绿显得稀疏了好多,且有赤裸的枝干挺拔在尚有的绿荫当中,显示着它们的顽强和对未来春光的等待。

    微寒的风,从被我打开的窗户袭来。此时此刻,我把思绪的触角延伸到了我见证过并在返城后母亲反复叙说直至深刻在心中的那段历史,走进了留在遥远记忆深处的那段真实岁月。
    1968年临近深秋初冬之际,因父亲年轻时曾参加过国民党三青团一事,被身边心怀叵测之人检举被关进看守所七十余天。释放回来不到十天的那个下午,我家接到了下放农村的通知,且第二天必须到距城十多公里以外的西川公社李堡大队报到,祖上留下来的院子和房子将被收为公有。一同而来的房管局的干事说,过去后先住在大队部腾出的两间房子,已经安排好了。也就是说,我的父亲将一贫如洗地准备带着我们远离祖辈们曾经生活了一百多年的故居,由城里人一下子变成乡下人,要过上从吃供应粮变成必须亲自耕作才可以填饱肚子的生活了。这对生于城市、长于城市的父亲和母亲而言,无疑是难能接受的现实。但在那种政治氛围很浓的年代里,全家人根本就无法也不敢选择另外的出路和抱有任何的幻想!
  一家九口人,老的八十有六,是我的奶奶;小的不足两岁,那就是我。而唯一的经济来源,也就是父亲正常从职时微薄的三十多块钱的工资,也面临着可能被剥夺而去的可能。
    古人说过:“福不双降,祸不单行。”古人对于世事洞察的睿智,是和苍天有着感应的,冥冥之中的遥相呼应,是为科学的感知,还是天意之于人间的暗示,我不得而知。就这么倒霉的是,我的大哥就在父亲被关押三四十天时,在一次打水的时候因为井台结冰、脚下打滑而掉进井里,那可是进入了深冬的水啊!那时的天气可是比现在同期要寒冷得很多很多!此后,被母亲和邻居们捞上来的大哥因持续高烧而落下了终身不愈的半身不遂,那年他好像也只有十二三岁。记得母亲说过,她当年到处借钱给大哥治病,却因大家日子都过得很苦,竟也没有借到多少勉强可以给大哥维持治疗的费用。无奈的母亲只能到我父亲就职的单位去讨要因为父亲被抓而被停止发放的工资。而政治的无情和炎凉的人世再一次显示出了它们的淫威,单位给我无助的母亲竟连一分钱都没有支取。而我的父亲可还是那个单位的书记,也还没有被定性为所谓的反革命分子,只是在审查阶段!可怜的母亲,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懂事的长子彻底地被雪上加霜的高烧剥夺了行走的权利、终身不愈!  
    而对于被下放农村接受再教育的那天,听母亲后来说是她今生永远不会忘记的、充满凄凉和叫天无应、呼地无声的一个日子。并说当天晚上,夜已经很深了,年幼的我在无知的眼里,天真地只会看到家人们的叹息、父亲的无奈、她擦不干的泪水,以及父亲的十几位闻讯偷偷赶来的亲朋好友和巷子里邻居们无力的安慰!而我,则紧紧地依偎在她的怀里,一只小手抓着母亲的乳房,静静地躺着,被大人们的举动吓得久久不敢入睡。
  后来,一直不怎么说话的父亲终于开口了。他用几近沙哑的口气说:太晚了,大家都回去吧!明天我们就要上路了,谢谢大家的关心。天无绝人之路,我会想办法养活全家的。等孩子大了以后,日子就会好起来的......母亲说,听到此话,她终于哭出了声!
  第二天,在日上三竿,饭菜喷香的时候,我在甜甜的睡梦中,被母亲轻柔的拍抚叫醒了。我不知道,搬家的时候已经到了。饭是在邻居的高爸家吃的,他是父亲的莫逆之交。那顿在当时已算十分奢侈,花费了高爸近10天薪水的饭菜,两家人吃的很少。母亲经常回忆:当时的我,伸着嫩嫩的小手,抓着很少有机会吃到的白米饭一个劲地直往小嘴里填。记得我年龄稍长的时候,在一次奶奶过寿的日子,从城里赶到乡下我家的高爸给我提起当时吃饭的情景:彬彬,那天你的爸爸、妈妈几乎没有吃饭。大家热情的劝说反而凭添了他们的愁苦。后来,看到两家的几个孩子也不敢吃了,才勉强动了几筷子!那顿饭啊,从不吸烟的你爸,和从不吸烟的我,一根接一根地抽着......
  又不知过了多久,父亲将我抱进了由一位亲戚准备挑起的竹筐,扁担的那一头竹筐里是半袋玉米面。紧接着,伴随着帮忙的人群,架子车的颠簸声,以及扁担的吱呀声,我被晃悠着走出家门,向巷口走去。我惊讶于自己小时候超强的记忆力,那种特有的晃悠至今依稀可以感觉!
  刚出巷口,前面的母亲突然叫大家停一下。小小的我也一下子从筐中爬出,紧紧地拽着母亲的衣摆,又向刚刚出来的大门走去。
  进了院子,远远地看见我疲惫的父亲被一群好友半围着,站在爷爷栽下的老葡萄树下,抽着烟,沉默不语。
  当时,众人嘴里吐出的烟雾,一如大家的无言沉默地飘在院子的上空。我似乎懵懵懂懂地知道,那绝不是能下雨的云。因为,能下雨的云就象我小小脚丫蹬破的被子里所露出的棉花,厚厚的、暖暖的!
  哽咽的母亲带着哭腔朝父亲说:快走吧,我们还要赶二十多里的山路啊!
    听到这话,父亲很快的转过头去,只见频繁起落的袖口渐渐的湿润了起来,而那副瘦弱的肩膀也在剧烈地抖动着!
    母亲也不说话了,而是轻轻地将我推到了父亲的面前,让我快叫“爸爸”。几声脆脆的“爸爸”,竟叫的父亲毫不掩饰的泪珠砸落在我的头上,流进了我的脖颈;也是这几声脆脆的“爸爸”,竟叫得满院的人泪如雨下、不能自控!
    ......
  
  拉回思绪,回顾着这段已经过去近五十年的、畸形社会生态之下的往事,想着于1998年早已去世、没有享过几天儿女们成长后清福的父亲,心中的隐痛仍然有着流血般的铭心刻骨!
    倘若,让我筛出这几十年所经历过最冷的冬天在哪时哪地,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我不到两岁那年的冬天最冷。而地点,则是在我的故乡,在我家的祖居,在那个我今生回不去了的西北小城!
    说真的,那个冬天,真的好冷!冷到我而今八十七岁尚健朗的母亲每每聊起时,仍然会眼圈泛红、泪水从眼角的皱纹里循迹而下......

     作者简介张荣彬,男,曾用笔名(网名):秋过留痕,眉挂春秋,竹品朝霜。祖籍甘肃天水,定居陕西西安。八十年代末毕业于石油大学,从事于油田开发及其管理。年及天命,不求闻达,但也绝非淡泊宁静、不问世事之流。自幼经历坎坷,无祖荫之佑护;平生命运多舛,有博弈之小成。为人处世以交友须带三分侠气,做人长存一点素心自勉;谋事人生,秉持常思一二,不求八九愿景。喜好虽较杂,但与常人无异;生性较豪放,但非草莽之徒。受业理工科,却偏好附庸风雅。闲暇常舞文弄墨,记录胸中珍存的心情;偶有精神富余,时捡拾一路朝前的脚印。托文赋志,皆因自竖人生路碑,不致走偏;行笔自留,欲以警示子嗣,尚待付梓铅字。结缘中华文艺,谋广交家国情怀之友,开拓人生另一重境界;勤于笔耕之累,思精进文学水平,用我心我笔书写今生春秋。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7 21: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细腻,情感深重,欣赏佳作。加精华。

点评

感谢陶先生鼓励!拙作记录了一段真实的历史。之于自己尚小并未遭受多少苦难,而之于父母则是晴天霹雳般的一场灾难! 祝好先生,冬安吉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7 21:4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9%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21: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莲花王子 发表于 2018-1-7 21:39
文笔细腻,情感深重,欣赏佳作。加精华。

感谢陶先生鼓励!拙作记录了一段真实的历史。之于自己尚小并未遭受多少苦难,而之于父母则是晴天霹雳般的一场灾难!
祝好先生,冬安吉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7 23: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腻,沉重,时令之冬,“人生之冬”。拜读,问好先生

点评

感谢先生莅临暖贴。冬虽寒,但心不畏。世间好人居多,如当年下乡之地的父老乡亲,至今薪火相传、情同亲戚。再谢辛苦,并祝冬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7 23:3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9%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23:3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安歌 发表于 2018-1-7 23:27
细腻,沉重,时令之冬,“人生之冬”。拜读,问好先生

感谢先生莅临暖贴。冬虽寒,但心不畏。世间好人居多,如当年下乡之地的父老乡亲,至今薪火相传、情同亲戚。再谢辛苦,并祝冬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09: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夜的一宿好睡,精神稍有恢复。关中大地今天依然是艳阳高照,冬天较过去同期持续变暖了很多。开窗透气,皮肤裸露处清楚地告诉我这里的冬天可以和好多年前的深秋初春能相提并论。季节的冬天,在海拔只有400米左右的关中平原似乎也有同样苍老的感觉,老到凛冽的寒流从西伯利亚长途跋涉而来后,只能止步歇息在西北方向海拔1000多米的陇塬之上,不肯继续东行肆虐,也无力再接再厉地向着日出的方向扫荡。

欣赏

点评

感谢陈老师临帖鼓励。祝新的一周工作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8 10: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09: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而对于被下放农村接受再教育的那天,听母亲后来说是她今生永远不会忘记的、充满凄凉和叫天无应、呼地无声的一个日子。并说当天晚上,夜已经很深了,年幼的我在无知的眼里,天真地只会看到家人们的叹息、父亲的无奈、她擦不干的泪水,以及父亲的十几位闻讯偷偷赶来的亲朋好友和巷子里邻居们无力的安慰!而我,则紧紧地依偎在她的怀里,一只小手抓着母亲的乳房,静静地躺着,被大人们的举动吓得久久不敢入睡。

点评

感谢陈老师对我写作一直以来鼓励与帮助,辛苦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8 11: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09: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

点评

刚才年度班子考核,回复断续见迟,请老师勿怪!再祝老师事业精进,诸事吉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8 11: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9%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0: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邯郸陈勇 发表于 2018-1-8 09:09
昨夜的一宿好睡,精神稍有恢复。关中大地今天依然是艳阳高照,冬天较过去同期持续变暖了很多。开窗透气, ...

感谢陈老师临帖鼓励。祝新的一周工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0:32: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午好!欣赏佳作!祝工作愉快!

点评

感谢林康老师一直以来的鼓励。祝老师新周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8 11: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9%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1: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邯郸陈勇 发表于 2018-1-8 09:10
而对于被下放农村接受再教育的那天,听母亲后来说是她今生永远不会忘记的、充满凄凉和叫天无应、呼地无声 ...

感谢陈老师对我写作一直以来鼓励与帮助,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9%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1: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邯郸陈勇 发表于 2018-1-8 09:10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

刚才年度班子考核,回复断续见迟,请老师勿怪!再祝老师事业精进,诸事吉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9%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1: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竹林康 发表于 2018-1-8 10:32
上午好!欣赏佳作!祝工作愉快!

感谢林康老师一直以来的鼓励。祝老师新周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8 11:3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驼影润沙 发表于 2018-1-8 11:16
感谢林康老师一直以来的鼓励。祝老师新周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7 12: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不知过了多久,父亲将我抱进了由一位亲戚准备挑起的竹筐,扁担的那一头竹筐里是半袋玉米面。紧接着,伴随着帮忙的人群,架子车的颠簸声,以及扁担的吱呀声,我被晃悠着走出家门,向巷口走去。我惊讶于自己小时候超强的记忆力,那种特有的晃悠至今依稀可以感觉!


点评

感谢香儿老师辛苦临帖,祝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7 15: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7 12: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众人嘴里吐出的烟雾,一如大家的无言沉默地飘在院子的上空。我似乎懵懵懂懂地知道,那绝不是能下雨的云。因为,能下雨的云就象我小小脚丫蹬破的被子里所露出的棉花,厚厚的、暖暖的!
精彩。

点评

感谢老师摘句鼓励。新春即将到来,祝一切如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7 15: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7 12: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听到这话,父亲很快的转过头去,只见频繁起落的袖口渐渐的湿润了起来,而那副瘦弱的肩膀也在剧烈地抖动着!
    母亲也不说话了,而是轻轻地将我推到了父亲的面前,让我快叫“爸爸”。几声脆脆的“爸爸”,竟叫的父亲毫不掩饰的泪珠砸落在我的头上,流进了我的脖颈;也是这几声脆脆的“爸爸”,竟叫得满院的人泪如雨下、不能自控!
催人泪下的画面。

点评

那是我幼年至今记忆犹新的画面,今生会一直在脑海里珍存。那段历史虽然远去,但刻在生命中的痕迹永远不会消失。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也是眼内泛着泪花.....感谢老师同感!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7 15: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7 12: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真的,那个冬天,真的好冷!冷到我而今八十七岁尚健朗的母亲每每聊起时,仍然会眼圈泛红、泪水从眼角的皱纹里循迹而下......


点评

那场变故,伤害最大的还是我的父母。对我们几个孩子而言,是一场磨炼;但对于父母而言,则是一场灾难!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7 15: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7 12:5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悲凉的画面,真实的情感,令读者潸然泪下。文笔细腻,阅后回味持久,好文章值得加精。

点评

感谢香儿老师的细心阅读和认真精彩的评点。祝新的一年万事顺意、吉祥平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7 15: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9%

 楼主| 发表于 2018-1-27 15: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8-1-27 12:49
又不知过了多久,父亲将我抱进了由一位亲戚准备挑起的竹筐,扁担的那一头竹筐里是半袋玉米面。紧接着,伴随 ...

感谢香儿老师辛苦临帖,祝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12-16 13:57 , Processed in 1.343750 second(s), 28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