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文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1|回复: 3

老技术员之死

[复制链接]

升级   99.67%

发表于 2017-12-3 15: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青龙洞煮 于 2017-12-4 08:22 编辑

      华青铸造厂的老技术员刘本善,在一个周六的晚上加班后,和做徒弟的儿子以及另外两个徒弟一起四人,在饭店吃完饭,在回家的路上,突发脑溢血死了。
      出事的那几天,厂长陆文龙正在外地出差,一时回不来,便把抚慰家属的一些具体事情交给了主管业务的副厂长钱守望。他在电话里简单说了几个应该注意的重点问题,要求把这事合理妥当地办好,不能留后遗症,重点是不能影响厂里的生产。
      星期天上午,钱守望和几个车间的主任一起去吊唁了这个老刘。钱守望没有辜负厂长的重托,完全按照陆厂长的意思给刘本善家带去了5000块的慰问金,和家属说了一些安慰、同情之类的话,其中,特别提到一点,那天晚上,由于刘本善同志是在工作之后,与徒弟们在厂外饮酒,不能算在工作时间,不能被评判为工伤,只能算是他自己身体健康的原因,才导致的意外结果,因此,厂里按惯例只能出慰问金。在刘本善家出来临走时,钱厂长一一握着刘家人的双手,又着重把陆文龙厂长交代的意思表达了一番,在极大的肯定了老刘几十年来对厂里的贡献以及对厂里的发展所付出的辛劳和成绩以后,又开导刘本善的妻子想开点,要节哀顺变,不要过于伤心。并鼓励老刘的儿子,扎实努力地学习技术,好好工作,继续为华青铸造厂做贡献。在刘家的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刘本善的妻子和同厂工作的儿子小刘,没有提出任何不同的意见,看不出要搞事的意思。
       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钱守望几乎做到了滴水不漏,厂里的生产丝毫也没有受到影响,这令厂长陆文龙非常满意。

        一个星期后,刘本善的儿子小刘,也按时上班了。此时的陆文龙也回厂里三四天了。
       这天晚上的后半夜,钱守望行政值班,从车间里刚刚巡视回到办公室准备眯一会儿,手机就骤然响了起来。
       “钱厂长!不好了,李玉强……手没了?”一个几乎是哭腔的声音从手机里传过来。
       钱守望忽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大声问道:“怎么回事?!”
       “我……我……我不知道啊!你快来吧!三车间……”电话就这样挂了。
       钱守望赶到车间的大门口,几个工人正拖着一个瘦小的工人往厂门口小跑。路灯下,鲜血象一条黑线一样留在了几个人的身后。
       钱守望大声命令道:“小卢,快送医院!”
       钱守望的驾驶员小卢,赶忙把奥迪开了过来,钱守望和两个工人一起把这个瘦小的李玉强送往了医院。

       第二天清晨,陆文龙在办公室详细询问着昨晚上发生的事故的起因。
       “厂长,主要原因是操作不当。”车间主任说。
        “操作不当?!工人不是都经过严格的培训吗?不能操作机床的人,不熟练的人不能上机床你们不知道吗?”陆文龙严厉地批评道。
       “老陆,你先别急。”钱守望和风细雨地说。
      “还有你!老钱,你是怎么搞的?你怎么抓的生产安全?!”陆文龙有些气急败坏。
        钱守望沉默了一会儿,也有些不痛快,说道:“这事已经出了,那你说怎么办?”
       “那个工人,叫什么名字来着?……现在情况怎么样?”陆文龙瞟了钱守望一眼还是十分的不满地问道。
        “叫李玉强。”车间主任赶忙回答。
       “情况是这样,”钱守望答道。“手虽然能保住,但专家说可能会残废!从目前的情况看,要看好可能要做几次整形手术,至少要花二十万!”
       “你看看!你看看!”陆文龙又气又急,再次情绪激动起来,一屁股从椅子上窜了起来。“我反复强调安全!安全!安全!你们就是把这当耳旁风!”说完却又无力地坐了回去。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气氛显得很沉重。
      “厂长,该怎么办?”车间主任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说怎么办?!你说怎么办?!……早干嘛去了?!”陆文龙大声的吼道。
       接下来便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工伤是肯定的了,这手要看好的话,还不知道要多少钱啊。”车间主任又一次打破了凝重的气氛。
       “你知道个啥啊?!”陆文龙再一次怒吼道。
      “现在车间的生产问题不大,关键是这李玉强,看病的钱还是个无底洞,咱们职工们从来都没买过保险,出了这样的事情要花一大笔钱来治疗,况且还不一定能治好了,假如这李玉强真的残废了,补偿金也是一笔大数字啊。”钱守望慢条斯理从容不迫地说着,说得陆文龙一阵的迷糊,额头渐渐生出了细小的汗珠。
      “快!老钱,找专家!”陆文龙突然醒悟过来。
      “好!老陆,这事我来办,你放心,我一定把这事办妥当!”钱守望下决心似的坚定地说。
       “也只能这样了。”他无可奈何地说道。
       “你赶快回车间,给我好好盯住了,千万再不能出这样的事情了。”他对车间主任命令道。
       “唉!你放心,绝对不会出事了!”车间主任也坚定地回答说。说完便离开了厂长办公室。
       “老陆,有个事我想和你说说。”钱守望见车间主任走了,便坐下来和陆文龙轻声说道。
       “啥事?”陆文龙显然没有从愤怒的情绪中调整过来,依然带着一丝愤懑。
       “这几天厂子里出了好些事,你可能不太清楚。”
       “出了什么事?”陆文龙又要发作。
       “你别急啊,听我说。”钱守望看陆文龙又要来劲,赶忙拿话截住他道。
       “这三车间的事不说,就说一车间、二车间吧。”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首先是次品增加,一车间的次品增加了3%,二车间的次品增加了5%。二是机床问题,一车间五台机器有两台这几天无法正常运作,二车间的也有一台,三车间也有两台。”他思考了几秒钟,又接着说:“机修工对这几台机器做了检查和保养,可是问题还是没解决。”
       陆文龙这下怔住了,问道:“这些机器以前一直都没问题啊,怎么会一下子出情况了,而且不是一台机器。”他不由得沉下心来,从刚才的急躁和愤怒中缓和过来并思考起来。
       “会不会有人做了手脚……”他轻声对钱守望问道。
       钱守望摇了摇头,说道:“不会吧?咱实行的是计件制,故意把机器弄坏了,这么做对工人自己也没好处啊?!”
       “那会是什么原因?”
       “我看这样吧,咱把机床的厂家人员请过来,他们是这方面的专家,是不是这个原因,一看便知。”钱守望说。
       “行!这办法好,就这么办,你赶快去联系一下。”陆文龙接着又说,“另外,联系一下律师,看看那个李玉强的事情要是打官司的话会怎么样。”
       “好的,我马上去办。”钱守望答应了一声便离开了厂长办公室,只留下陆文龙一个人继续思考着最近厂里发生的事情。

        三天以后,工人李玉强的家属在医生的建议下要求转院,陆文龙只得同意家属的这个请求。机床厂家的专家也来对出问题的几台机器做了检修,结果是机器虽然陈旧,有一些小毛病,其他都很正常,没有大毛病,不会影响生产的产品质量。可经过厂检验员反映,次品任然比以前多了近一成。这结果让钱守望无奈,让陆文龙头痛而焦虑,不免常常对厂里的一些领导和下属,特别是对几个车间主任无缘故地发脾气。
       刘本善的儿子小刘来厂里两年,跟着父亲天天在厂里,围着这些生产设备打转,对每台机器的脾气秉性十分的熟悉。自打办完父亲的丧事来上班以后,他还和以前一样,从不间断地围着这些设备打转转。这天,到了下班的时候,却被陆文龙叫到了厂长办公室。
陆文龙十分热情地为小刘倒好了茶,敬了一支中华烟,又用关切的口吻问起了小刘家里的生活和厂子里的工作情况,小刘都一一做了得体的回应。
       “小刘啊。”陆文龙很快切入了正题。
       “厂长您有什么话就说吧。”小刘知道陆文龙找他绝不仅仅是关心他的个人生活,便自觉地把话题接了过来。
       “那咱就实话实说了。”陆文龙也不避讳。
       “对你父亲的死,我还是十分惋惜的。那几天我正好在外出差,没能亲自上门去吊唁,不过我拜托钱厂长去慰问了一下,对这……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
       “怎么会?!厂长。我爹我妈还有我们一家都很感激厂里对我们的照顾!您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是不是我有那些地方做的不对?厂长您就直接指出来!”小刘慌忙问道。
       “哦!不是,你做得很好。”陆文龙从小刘的焦急的眼神里看得出,他是真诚的,绝不是那种会去搞事的人,这令他安心了许多。他接着说:“是这样子,最近厂里出了点事情,你也知道的。这李玉强的事情大家是不是都在议论啊?我想知道都议论了些什么?你能不能……”
       “厂长,是的。这些日子大家都在说这事呢。”
       “都说什么?”
       “他们说,厂里应该给大家买保险。还有就是,咱厂里的设备太老了,操作的步骤太多,太复杂了,很容易出故障,也容易出安全事故,应该买新的机器。”
       “就这些?”
       “就这些。”
       “没别的?”陆文龙将信将疑地问。
       “厂长,大家都这意思。您要是不信,你可以问问钱厂长,他最清楚!”小刘说。
        “哦,没事,我就问问。”陆文龙故作轻松地微笑着说。
        “那厂长,没什么其他的事的话,我先走了。”
       “好,好。”陆文龙目送着小刘走出了办公室。


         又是一个布满阴霾的下午。
        陆文龙接到一个令他不安的消息,李玉强再一次转院了。紧接着,又从经营厂长那边传来消息,说前几天运往上港柴油机厂的一批零件因为质量不合格被退回,在被拉回来的路上又遭遇了车祸。这个消息传来,一下子让他的心情沉到了谷底,不由得坐卧不宁起来。
        他赶紧回到办公室,招来钱守望、质检员和几个车间主任开会,以应对突发的紧急状况。会议开了很长时间,并不是因为会议的内容多,而是这会议开的没有一点活跃气氛,死气沉沉的,除了问题还是问题。会议最后,陆文龙就当前生产中的产品质量和安全问题做出决定并提出要求:一是由钱守望负责,马上停止生产,要找到导致的产品质量问题的原因,要搞清楚是人的因素还是设备的问题;二是加强管理,严抓质量和安全,特别是质检要紧紧跟上,这块由钱守望、各车间主任和质检科负责;三是立即与厂家协商沟通,商讨退货的相关事宜,把损失降到最低,这事得陆文龙亲自出马。
        钱守望在会议结束后,立即着手,加班加点地进行工作。几个小时下来,人的问题没找到,机器的问题也没找到,他不禁大惑不解起来。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呢?在一旁的小刘也十分的疑虑。随口说道:“真是见了鬼了!我爹在的时候,机器问题从没有这么多,咋他不在了一下子就出了这么多问题!难道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显灵了?!”
        一句话说得钱守望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觉颤了一下。
        二车间的车间主任搭话道:“你个鬼儿子,胡说啥呢?你老子要是显灵,该保佑这些机器别出问题才是,你看这……我看不是显灵,是作怪才对!”
        “你才作怪呢!”小刘有些生气。
        “你们还有心情闹哪样?!”钱守望责备道。
        “小刘师傅,你爹那时都怎么摆弄这些机器的啊?”钱守望随口问道。
        “我也没太在意。不过,经常听我爹说,这机器就像骡马一样,都有自己的脾气个性,你要是不好好的对它,它就不好好给你干活。”
        车间主任接口说:“你还别说,还真是那样子。”他指了指人们旁边的一台机床说,“就这台机器,只有老刘能修,就连省里来的修理师都修不好。”
        “怎么的?”钱守望问道。
        “记得上半年,有一回,这机器老是出次品,厂里几个人搞了几天都修不好,就把厂家的专家也请来了,结果人家说这机器该淘汰了,零部件也不在生产了,没法修了。他老刘就不信这个,他一个人带着几个徒弟搞了一夜,还真被他们鼓捣成了。”说完,他带着大伙来到这台机器旁边,对钱守望说:“钱厂长,你看,这就是老刘搞的这么个小装置,别小看这个东西,没花钱,可解决了大问题。后来只要是差不多这样的问题,老刘都能给解决。这老头啊,只要听声音,就知道机器哪儿出了毛病!”
         一席话说得小刘一脸的骄傲和自豪。
        钱守望半信半疑,走到几台机器面前一一查看,发现真是这样的,几乎每台机器都多出了这么个小装置,虽然有些不中看,但从几个人的眼里可以看出,对这个装置的作用他们十分的肯定。
        “我爹还有一个小窍门呢!”小刘骄傲地说。
         “什么窍门?”钱守望来了兴趣,问道。
        “您看到这个小钢片没?”小刘指着机器的一个关键部件上的一个薄薄的小钢皮说,“如果没有这个小东西,咱的次品要增加一倍,用了这个就能明显减少产品的误差。”
        “是的,就这个东西,每台机器上都有。就这个小东西,谁都知道怎么弄上去的,但除了他老刘,就连他儿子小刘也做不了,你做一个一模一样的装上去,它就是不买你的帐!不信你试试!”车间主任感叹道。
        “真的?”钱守望俯下身来仔细地看着这个小钢片,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突然问道:“那现在为什么又出现那么多次品了?”
       小刘看了看车间主任说:“这个小钢片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换,至于什么时间换,该怎么换,我爹没说过,所以,我想应该是到了该换的时候了。”
        车间主任也说:“是的,这机器太老旧了,很多零部件都买不到了,一些能自己做到的,我们都自己做。有些都是老刘自己想的办法,老头几乎每天都在做这些事情。”
        这个信息对钱守望的震动着实不小,他赶忙汇报了陆文龙。陆文龙来到车间,一个车间一个车间地带着几个人仔细查看了各台机器。
        他从检查开始到结束,似乎一直在思考着什么。最后他问道:“李玉强是怎么受伤的?”
        车间主任说:“那天机器有异响,在他低头检查的时候,没注意,把手放在了机器的刀头傍边,一没留神,所以就……”
         “这么说,那台机器早之前就有故障了?”陆文龙问。
        “是的,那天老头还说的,这台机器要等他弄好了才能干活,李玉强不信,结果就……”车间主任回答道。
         接下来几个人七嘴八舌的一席话,陆文龙根本没听见,他在思考着一些问题。
         钱守望和陆文龙回到厂长办公室,都想着刚才发生的事,车间主任、小刘等几个人的话,不由得让他们都陷入了沉思。

       这天夜里十一点半,陆文龙又被电话铃声再次惊醒,又出事了!配电房里失火了!
       赶到厂里,火已经被扑灭了。配电房里一片漆黑,一片狼藉,空气中橡胶燃烧的臭味老远就能闻见,钱守望打着手电正和几个工人在清理现场。看着这一切,陆文龙心情沮伤到了极点。他想骂人,可是又能骂谁呢?厂里的电工是刘本善,自打刘本善去世,还没有招人来顶替这个位子,这是他自己的疏忽大意造成的。自从他陆文龙接受这个厂子十年以来,还从来没出过这么多事,最近是怎么了?接二连三的事情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心中充满了疑问。
       “老钱,这是怎么回事?”他大声问在一边指挥的钱守望。
        “老陆,这是杂物仓库的废纸箱起火造成的。”说着,他指了指配电房旁边的一个原来是杂物间的方向。那杂物间这时候已经成了一个黑铁架子。
        “怎么搞的?谁干的?”他十分恼怒地问道。
       “这是意外。车间里的废料和废纸箱一般都堆在这,这原来都是刘本善管的,现在也没人管了,可能是电线的线路老化吧,万幸,发现及时,没烧到物资仓库,损失还不大。”钱守望边抹着额头上的汗水边说。
       “又是这个死鬼刘本善!”陆文龙心里嘀咕道。
        “小刘在哪?”他大声问道。
        “在呢!”小刘应声而来。
         “现在,从现在起,你把你老子的事情都给我好好管起来!”说完,转身回办公室去了。



       厂长办公室里,陆文龙和钱守望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思考着这些日子里所发生的事情,老刘的影子这些天总是在他们的脑子里盘旋着。
       陆文龙说:“老钱,你说这个死鬼老刘真有这么大的能耐?”
      “我看不假,这十几年咱在安全上没啥事情,那是老刘在,现在他不在了,问题就全都暴露出来了。这可不是咱猜猜的,你去问问那些工人,都这么说。”
       “我接过厂长这个担子也十年了,咱厂里的机器设备老旧我也清楚,我想换机器,可那是一大笔资金啊,现在产品质量出了问题,除了机器,就是人的问题,况且,究竟是不是机器的问题咱还不能确定,总不能因为没了老刘就要到停产的地步吧?”他试探似的问道。
       “老陆,你是一厂之长,你说了算。咱是招技术员还是换设备你拿主意。”钱守望把问题又推了回去。此时,从各方面得到的信息综合起来看,钱守望已经明白,这个刘本善在厂子里一直默默无闻的干了几十年,对厂子的贡献非常大,很多问题在他们厂里领导们都不知情就给解决了。而现在,少了这个刘本善,特别是设备维修的问题,一下子就暴露了出来,从而引发了一系列接踵而来的问题。这是厂领导们对同志的关心不够,基层的深入也不够的缘故啊。把这事说明了,也就是在批评陆文龙的工作了,所以,他只得这样回答陆文龙。
          陆文龙有些悔意似地说:“老钱,咱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你该体谅我的难处啊!”
          “厂长,您别急。这事得一桩桩的办,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是啊,我也知道。可最近出了这么多事,一时也适应不了。你年龄比我大,你是老大哥,说说看,咱怎么办?”他态度诚恳地问道。
         “老陆,你也没必要太担心了。我看这样,咱先开个会,把所有的问题都找出来,放到桌面上来。先解决质量问题,其他的问题咱慢慢来。”他继续说。“这机器设备,已经严重老旧了,已经不适应现在的发展了,必须得换,假如不换,咱们的产品要被淘汰,也是迟早的事。”
         “老刘这个人,从老厂长建厂就一直在这工作,为咱厂辛苦了几十年了,从来都没多说过一句不行的话,厂里很多乱七八糟的事他自己就不声不响地给解决了,咱还不知道。……这让工人们怎么看咱厂领导啊?!你可能还不知道,都五年多了,咱还没给人家加过一分钱的工资!人家可啥也没说过,这是咱把人家给忘了啊!”钱守望动情地说。
        一席话说得陆文龙怔住了。

      几天以后,陆文龙厂长带着几个厂领导亲自登门刘本善家,看望了小刘母亲,并给小刘母亲带去了五万块钱。
      没过两天,好消息来便接踵而来,小刘修好了车间里的机器,机器运转正常了,生产也正常了,次品率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水平。上港柴油机厂的供货虽然有过退货的波折,但经过双方的磋商,上柴同意继续履行合同。送货卡车的事故处理也非常圆满。李玉强经过二次手术,受伤的手功能基本恢复。厂里又招了一个年轻的有证的电工师傅。更为惊喜的是,厂里决定,暂时引进两台德国进口的新机床,自动化的,智能机床。
       全厂职工沸腾了,都说,老刘真的显灵了。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2-4 13: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福祸双收,结局精彩。欣赏楼主的文采,创作愉快。

点评

谢管理员鉴赏,一天的时间写成,有些仓促,不当之处颇多,请多多批评指正。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4 13: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99.67%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3: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儿 发表于 2017-12-4 13:10
福祸双收,结局精彩。欣赏楼主的文采,创作愉快。

谢管理员鉴赏,一天的时间写成,有些仓促,不当之处颇多,请多多批评指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2-13 22: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华文艺 ( 沪ICP备13027727号-1|申请友情链接  

GMT+8, 2018-1-16 17:41 , Processed in 0.406250 second(s), 17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