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3|回复: 4

寓言:湖的故事

[复制链接]

升级   58.8%

发表于 2017-11-22 10: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非洲大草原上的某个地方,有一个小湖泊,它象一条东西横贯的扁担,躺卧在大地上。湖泊里住着两只年轻的鳄鱼和一只正值壮年的河马。
他们曾经为了各自的生存领地发生过多次激烈的争斗。特别是鳄鱼,对湖面的统治权产生了严重分歧和冲突,各自都不想让对方来与自己分享这硕果累累的地盘,都想把对方打败或者赶出去,而达到独霸这个小湖的目的。由此爆发了持续的冲突和战争。然而,面对力大无比而又凶神恶煞一般的庞大食草物种——河马,年轻的鳄鱼们也不得不避让三分,有所顾忌。在河马的干预下,互不相让的鳄鱼双方不得不暂时停战,和平共处起来。很自然地,他们将湖分成三各区域,湖南侧的区域归“眼睛(剩一只眼睛的鳄鱼)”统治;湖北侧区域归 “门牙(只有一只门牙的鳄鱼)”支配;中间的三分之一区域是小湖深度最深的中央部分,这区域归了年老的河马所有。就这样,争斗终于得到了暂时的平息。几年过去了,年轻的鳄鱼们在时间和季节的交替下,渐渐步入壮年,他们长得越来越彪悍壮实了,而河马却慢慢显得苍老,对鳄鱼们的态度也变得温和了许多。只要他们不再威胁到自己的领地安全,便不会干预他们的日常事物。鳄鱼们看着这只即将垂垂老矣的河马,暗自思忖着对策。这只碍事的河马在不久以后一定会老死,到那时,便是展示自己的实力的大好时机,杀死或者击败对面的那只鳄鱼,自己才能成为这个湖泊的唯一统治者,才能实现自己成为霸主的梦想。因此他们都各自暗下决心,为将来可能爆发的夺地战斗积攒着自己的精力。他们等待着时机,时刻准备着,期望能不惜一切代价,蓄势而发,通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来杀死对方,或者把对方赶出去,夺取被对方占领的土地,并因此而展示自己的实力。
  栖息在湖南侧的“眼睛”,十分孔武有力,只有一只眼睛。那只眼睛是当初在捕获一只岸边的小狮子时被抓瞎的。虽然被幼狮的前掌抓瞎了一只眼睛,但那头2岁的小狮子却也成为了他口中的美餐。那是他最具实力的一次狩猎,也是他最值得骄傲的一次战绩。虽说丢了一只眼睛,却没有半点羞耻感和自卑心。他时常鄙视地看着湖北侧的那只鳄鱼,在他看来,“门牙”虽然那次捕猎成功了,却失去了象征着种族力量的一颗门牙,是“打掉了门牙自己咽,有苦说不出”的羞愧,是鳄鱼种群的失败,是战士的耻辱!他打心眼里瞧不起对岸的“门牙”。
屈身在湖北侧的“门牙”,也不是个省油的主。当初他在湖岸边有过一天捕获一只羚羊,一只鹦鹉和一只狒狒的辉煌战绩。虽然那只狒狒的份量看似和对面的“眼睛”捕获的那头小狮子没有可比性,不在一个数量级上,但狒狒却是极其的狡猾,能捕获一只狒狒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况是一天还捕获了两只其他的动物!当初他在捕获那只最大的公狒狒的时候,他紧紧咬住了狒狒的头颅,狡猾的狒狒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的时候,抓起湖底的一块石头,猛击他的下颚,致使他的那颗门牙脱落,但他忍受着剧痛,硬是丝毫没有松懈,最后,狒狒终究没能逃脱得了他的利齿。这不是任何一只鳄鱼都能轻轻松松就做到的捕猎行动,这和他具有的高超的捕猎技巧、完美的伪装技术和沉着冷静的意志个性是分不开的。他有时也会轻蔑的斜视着对面的那个独眼的同类,感觉这个家伙不过就是个头脑简单,不学无术的草莽暴徒而已!
       如今,早已不再壮实的河马除了在湖岸上啃啃草皮,会暂时地离开湖面,其余的时间,他就像一尊佛陀,总在凉爽的湖水里静静地坐着,眯着双眼,晃着那双小耳朵,泡着冷水浴。就这样,惬意悠闲地享受着阳光。偶尔,在“眼睛”和“门牙”因为领地和猎物再次发生争执或犯起冲突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冲进湖里,张开血盆大口,打着响鼻,呵斥着双方,把他们双双嚇退;有时,他又像和事佬一样耐心地劝阻,和风细雨般地从中调停,让双方偃旗息鼓,鸣金收兵。因此,只要河马在附近,“眼睛”和“门牙”大都会尽量保持克制,互不侵扰,各自为政。一旦老河马离开湖面,走远了而不在附近的时候,他们两就时常会爆发一些摩擦或口角,偶尔也会大打出手。所幸一直以来,也都无大碍。如今,在老河马的恫吓和反复规劝下,他们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双方已经相互领教过了无数次,事实证明,他们实力相当,能力都有一拼,如果其中的任何一方受伤,便会失去捕猎的能力,失去了捕猎的能力,便意味着死亡,这对于他们目前的情况来说,是非常不值得的,也是相互忌惮的,没必要的事情。这个小湖泊周围生活着无数待捕的猎物,水上水下的猎物们都不得不依赖着这个水源而生存,因此,鳄鱼们不会忍饥挨饿,根本不愁吃喝,他们不必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去拼个头破血流、你死我活,这是个很浅显的道理,大家和平共处,各自忍让就能平安无事,才能各自过得坦然舒心。而老河马也需享受这接下来的美好时光,他的晚年更需要的是安宁。就这样,几年下来的舒适生活让各自越发壮实,增重不少,可见幸福指数颇高。
       这一年,旱季实在太长了,四个月没有下过一滴雨,湖面的面积减少了三分之二,湖泊的储水量已不足往年的四分之一。令鳄鱼们不解的是,前来湖面饮水的动物数量却越来越多,胆子似乎也越来越大。有些愣头青甚至敢在他们的嘴边来低头饮宴。他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饱餐一顿。年老的河马越来越显得笨拙了,上岸啃草皮的次数越来越少,常常有气无力地站在湖底的淤泥里,傻傻地,看着岸边的那些前来饮水的动物们发愣。
       鳄鱼们在饱餐之后打着饱嗝,爬上岸边,慵懒地趴在灌木丛的阴凉里纳凉歇息。大群的斑马、羚羊、猴子和一些鸟儿都趁此机会到湖面上豪饮一番,几只狮子也不失时机地往湖边冲了过来,惊走了正在俯身饮水的十几只几乎要被渴死的羚羊。狮子在暴饮一番之后,回身在湖岸边又捕获了一只已渴得奄奄一息的斑马,大快朵颐起来。鳄鱼们对眼前的这一切毫不在意,也懒得理会,他们因为吃得太饱,被撑得实在厉害,此时他们需要的休息,需要花点时间来消化腹中的猎物尸体。这是所有动物们都羡慕的神仙才有的日子哦!就连湖岸那边的那些狮子们,也没有过过这样的惬意生活哦!这个小湖泊就是他们鳄鱼的美丽家园。
       快七个月了,天还是没有下雨的意思。灼热的阳光炙烤的这片贫瘠的土地,空气中弥漫着尸臭味和焦糊味,湖水渐渐往湖中心蜷缩着。老河马在湖面下趴着,此时的湖水已不能淹没他黑色的宽脊背,只见他吃力地站了起来,连白色的肚皮都已经露出了水面。老河马已经十天没上岸了,此时的他又饿又病。只见他颤颤巍巍地在湖底原地挪动着步子,晃了晃硕大的身体,摇了摇发晕的大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起来,然而,眩晕却越发沉重。接着,他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打算上岸,没想到,又“噗通”一声,倒了下去,他试了好几次,却再也无力重新站立起来。
       几天以后,河马的尸臭味引来了大批的秃鹫和苍蝇,也引来了“眼睛”和“门牙”这两只鳄鱼。他们两不容分说,毫无顾忌地分食着几近腐败的老河马的尸身。有好几天,顿顿都吃得他们两个滚瓜溜圆的,吃完之后,便会爬到湖边稀疏枯黄的灌木丛里,美美地晒晒太阳,消消食。
     湖底的水面还在不断地缩小,已不及一亩地的大小,老河马早已死了,鳄鱼吃完了他的尸身,便盘算着重新规划各自的领地,又开始了他们的争斗。由于没有了河马的从中阻碍,两只鳄鱼之间重新爆发了几乎是你死我活的持续战斗。双方虽都互有胜败,但他们仍然不分昼夜的比拼着。好在猎物虽然不多,但捕食却依然很容易,他们能轻而易举地捕获到渴急了的羚羊、垂死的斑马,甚至水牛。吃饱了肚皮以后,他们将要继续战斗下去,直到彼此都精疲力竭。虽然水源越来越紧张,两只鳄鱼却谁也没有打算要放弃这块最后的水源的意思。
一周后,“门牙”不慎在战斗中负了伤。战斗呈胶着状态时,他的一只前爪被“眼睛”死死咬住,他奋力挣脱,结果导致这只前爪骨折,并被撕下一大块皮肉,流了很多的血。拖着血肉模糊的前爪,忍受着剧烈的疼痛,他只得跑开,逃离阵地,暂时认输。此时“门牙”意识到,在这非常时期,面对穷凶极恶的对手,狡诈和策略未必就一定好使,在交战时,必须拼死一搏,万万不能怯阵,两军相遇勇者胜,简单而直接地直击对方的要害有时更具有效率。
       侥幸得胜的“眼睛”,经过数轮持续的战斗,虽胜犹败。在这场持续到生与死的较量中,他看似获胜,但却没有捞到大便宜。本来他就剩一只眼睛了,在战斗中,那只好眼睛又被“门牙”的前爪给拍了一下,视线立马一片模糊。他忍住剧痛咬着“门牙”的前爪不放,才是他获胜的关键,如果他因为剧痛而张开了利齿,可能躺在边上呻吟等死的是他自己。然而,眼睛再一次受伤,现在连猎物到了自己眼前都辨别不清了,他担心这样下去,怎么捕猎?到嘴的肥肉吃不到,和对面那个将死的鳄鱼“门牙”又有什么区别呢?真所谓,“杀敌三千,自损八百”。他不免有些后悔,开始怀念起在老河马没死的时候,主持湖务,维护着湖面安宁的那几年安逸日子来。
       两个星期过去了,天空里仍旧没有一丝云彩。湖水彻底地干了,猎物们再也不来喝水了,只剩下一块近似屁股大小的淤泥地, “门牙”趴在淤泥地的边缘死了,他死于极度的饥饿和伤口的感染。他那只受伤的前爪已拱出了蝇蛆,他的尸体将在干涸的湖床上慢慢地腐烂。“眼睛”也已成了瞎子,他不得不屈身于这块最后的湖床淤泥里,湖底的几只鲶鱼无处藏身,只得在湖底潮湿淤泥里扑腾、翻滚,有时会正好溜进 “眼睛”张开的大嘴里,正好给了这只瞎鳄鱼生存下去的一丝机会。
       八个多月以来,还没有下过一滴雨。不知道为什么,旱季如此的漫长,雨季迟迟未至。瞎鳄鱼“眼睛”,不得不绝望地瘫卧在干涸的湖床上,一动也不得动,任凭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自己即将焦烂的皮肉,静静地等待着暴风的来临,默默期待着雨季的早日到来,却又似乎是在悲凉地等待着死神的召唤。
       他失望了,闭着双眼,没有一丝气力,奄奄一息地即将昏睡过去。忽然,“轰隆隆”一阵雷声,自远处的南方天空中传来。他闻声不由得从昏睡中一下子惊醒了过来,他睁开双眼,试图用眼睛去看个究竟,然而,眼前却是模糊的白茫茫一片,他什么也看不见了。他用他并不灵敏的耳膜仔细地聆听了一回,“轰隆隆”!是的,那是雨季的信号!是生命的信号!他激动了,用他最后的那点气力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试图从干涸淤泥里挣脱出来。然而,试了几次,他却没有能挪动自己瘦弱的身躯。死神向他微笑着慢慢地走了过来……      
几天以后,风暴席卷着乌云奔涌而来,顿时大雨滂沱,雨季终于来了。不大的功夫,雨水便灌向了非洲草原的河沟坡坎。湖水再一次灌进了湖底。表面干涸的湖底泥土层被雨水浸湿浸透。牛蛙被雨水唤醒,又一次从地底下钻了出来。那只瞎了双眼的鳄鱼——“眼睛”,直挺挺地浮上了被雨水灌满的湖面,被冲到了小湖的南岸,雨水湿润了他已经快要干瘪的瞎眼球,让人看了,不由得觉得那是鳄鱼的眼泪。他死了!他没能坚持等到雨季带来的问候,没有等到生命奇迹的再一次出现。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1-22 22: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然中的角斗,激烈而残酷。然而,根本上都受制于大自然本身,连最凶猛强大的也一样。如果以和代斗,共同抵御灾害,或许两只年轻的鳄鱼还能扛过去。老河马活着时已然给二者启示,而其到底未能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1-22 22: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然中的角斗,激烈而残酷。然而,根本上都受制于大自然本身,连最凶猛强大的也一样。如果以和代斗,共同抵御灾害,或许两只年轻的鳄鱼还能扛过去。老河马活着时已然给二者启示,而其到底未能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1-22 22:5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角斗场面刻画精彩,角斗各方的经历也十分生动。老河马的状态描写细腻,与前者对比鲜明,引人入胜。欣赏,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2-1 17: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行文流畅,欣赏楼主的文采,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6-21 04:49 , Processed in 0.500000 second(s), 14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