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文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90|回复: 37

旧友相逢

[复制链接]

升级   88.67%

发表于 2017-10-11 12:4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风萧^易水 于 2017-10-11 12:57 编辑

       母亲病逝,我回到老家连住了两个多月。整日里心绪低沉,深居简出,简直成了世外之人。目光所及之处,满是旧时的居家情景;心中所念,皆是过往生活片段。我常常坐在父亲身边,听他讲述他的年代那些往事,有关母亲的。有时,听听音乐,有时,安静的坐在那儿,思绪离开我很远,远得到了天边。母亲慈爱的目光就在天上时时看着我,使我如沐冬日暖阳。在母亲的爱抚里,人们总是像孩童一般无忧无虑。此时的我便沉浸在对母爱的依恋中不肯自拔,仿佛时间停止了前行的脚步。我没有烦扰,没有忧伤,忘记了身边的一切,也忘记了儿时的玩伴,就连小时候闺蜜间的喁喁私语,也没有在记忆深处泛出一点儿涟漪来,直到一天的一次甜美的邂逅。
       小城的生活简单而平静。特别是对阔别三十几载后,重返故里的我,除却偶尔去店里买几样简单生活用品,真是躲进了小楼,父母家是我的一统天下,直到进了腊月的一天。这天是腊月二十六,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为了预订返回长春的车票,我和妹妹乘公交车前往长途客运站。我紧抓着扶手,站在车里任思绪跟着车子上下颠簸着,茫茫然。既没有顾及窗外的车水马龙,也没有留意车内乘客的声色嘈杂。照理说,无论车内还是车外,家乡的巨变是难以言述的。可除了那两座依然矗立的古塔,我都不曾想过去辨认任何旧日的痕迹或试图找回任何旧日的时光。这时候,一旁的妹妹轻触了一下我的手臂,把我从恍惚中拉回来,她努着嘴朝两米外坐着的一位女士示意了一下,并轻声问我道:
       “你看那人是谁?”
       我扭头瞄了一眼,摇摇头。
       “不认识”,
       “你当然认识,她是兰兰”。     
      妹妹的声音很低,但一下子激活了我的记忆。我的思维陡然灵活起来,
      “谁?”,
      “兰兰。”
      我的一个初中好友的名字。在八十年代后半叶,学校对我和同龄的孩子们就是个玩闹场。班级每日里状况百出。老师无计可施,弃班而去时,学生们就像出了圈的羊似的,三个一伙,五个一群的,离开学校。有带着同学回家里玩的,或去同学家里玩的。几个要好的女生到了一起,嘁嘁喳喳笑声不断,说些同学间的笑话,彼此分享隐私。一个人伤心,几个人一起落泪,遇到麻烦,互相出主意想办法。大家分吃着有限的零食,妈妈的腌什锦,小琴妈妈的酸萝卜块儿,兰兰姨妈捎来的松仔儿,旭儿老家的地瓜干...充满了家的味道,田野的味道。那个年月,物质生活极其匮乏,生活简单,但快乐与我们这些十几岁的青少年如影随形。虽然没有特别的娱乐,偶尔去照相馆合个影,或一块儿去看个电影,也能让我们兴奋上一两个星期。一点点的课外作业,做起来,从来都是轻松加愉快的。学习好的同学帮助学习落后的同学,不消一刻的工夫就能搞定。尽管差不多每个同学都有不只一个哥哥或姐姐已经在工厂里工作,或在上山下乡,可没有谁想到自己的前途和未来,玩在自己的快乐中,不知道愁是个啥滋味。大家来自不同的家庭背景,却没有任何隔膜和嫌弃,大家玩在一起,心地单纯的像一张白纸。那是我青葱岁月里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兰兰的家离校园步行不到十分钟,是我们常去的地方。那时的她,梳着两条齐腰的大辫子,说话时,总是用一双渴盼的眼神热切地巴望着你,一笑起来,声音憨憨的,舌尖儿总是急不可耐地几几乎从牙缝间顶出来,样子可爱极了。我一九七八年初升高,第二年去外省读大学。自此离开家乡,便再也没有见过她,一晃三十五年过去了...
      会这么巧吗?我扭过头,开始留意打量起这位女士来。她近五十岁的样子,面色白皙,烫着干练的及耳卷发,上身穿着件灰白色夹条的裘皮短外套,紧身黑裤和谐地收拢进过膝的黑色长靴里。一切入时得体。我一时竟不能将眼前的她和我年青时代朴实的玩伴对上号。那齐腰的大辫子哪儿去了?那热切的眼神儿哪儿去了?疑惑间,正在手机通话的她,无意中将头扭向我。那舌尖顶着牙齿的浅笑,就是她,没错了!当时,别提我心里有多高兴了。掩饰着内心的激动,向她走了两步,拉近了距离。此时的她,仍在电话上聊着天儿,看上去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按捺不住,我索性走到她的旁边,并把手搭在她坐着的椅子背上。可她还是在那里旁若无人,没完没了地煲着电话粥。等得忍无可忍,这一回,我把手拍到了她的肩膀上,径直打断了她的电话:
       “嗨,够了哦,该咱俩聊一会儿了”
       她慌忙关掉手机,腾地站起身来,疑惑地瞪大松果仁儿般的眼睛望着我,直到身旁的妹妹说出了我的名字,她的脸上这时才泛出兴奋的光彩来。接踵而来的除了惊喜,便是欢呼。她紧紧抓着我的手不放,不容分说拉着我来到她的住处,并执意邀来了另外几位好友。旧友相见,片刻的凝视,忘情的相拥,直呼着小名,声声的问候,这般亲切,这般热情,直暖心窝,我默然的心融化了,眼里盈满泪水。大家谈论过去,现在,和将来,多了几分成熟,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淡定,少了几分羞怯,多了几分理解,少了几分任性。。。大家感慨良多,话题绕来绕去,总是离不开你我她同学你我他,闺蜜你我她,发小儿你我她… 聚会中,叽叽喳喳的笑声就没有断过。我们都意外地在同学的眼神儿中找回了年轻的自己,还有那青葱岁月里酿就的浓浓友情。旧日简单快乐的时光就这样回来了,它没有遗失在繁华的市井街区,也没有遗失在拆迁的旧宅院,不用你去刻意寻找,在旧友重逢的问候中它悄无声息地回来了。
       三十五年了,去国他乡,岁月留痕,一切都不似从前。无论东西方文化的差别有多大,三十多年尘世的变迁有多深,无关地域种族,无关金钱财富,人们心底不变的追求是人间的真诚。
       我从网上下载了一个音乐微卡,填上词,情不自禁,久久吟唱:
       老同学重逢的感觉真好,
       犹如这早春时节里萌动的生机,
       它潜潜地滋生着,
       唤醒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那可是封尘了三十几年的记忆呀,
       如今它鲜活地走了出来,
       伴着旧时玩伴儿的青涩和纯真,
       合着青春年少的轻狂和任性
       带着故乡泥土的质朴和清新,
       它扑面而来,
        拂去一路风尘,
       融入到了暖暖的春意里。
      ……
      酒未沾,
      人醉了,
      终于明白了,
     是什么在故乡呼唤着远方游子。
     工作的缘故,我再次背上行囊,离开了家乡,心里盈满伴我此生的亲情和友情。我暗自有了一个想法:退休后一定得回家乡去,那里有我的青春年少,也会有我的暮霞秋歌。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11 13: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病逝,我回到老家连住了两个多月。整日里心绪低沉,深居简出,简直成了世外之人。目光所及之处,满是旧时的居家情景;心中所念,皆是过往生活片段。我常常坐在父亲身边,听他讲述他的年代那些往事,有关母亲的。有时,听听音乐,有时,安静的坐在那儿,思绪离开我很远,远得到了天边。母亲慈爱的目光就在天上时时看着我,使我如沐冬日暖阳。在母亲的爱抚里,人们总是像孩童一般无忧无虑。此时的我便沉浸在对母爱的依恋中不肯自拔,仿佛时间停止了前行的脚步。我没有烦扰,没有忧伤,忘记了身边的一切,也忘记了儿时的玩伴,就连小时候闺蜜间的喁喁私语,也没有在记忆深处泛出一点儿涟漪来,直到一天的一次甜美的邂逅。

人往往就是这样,回忆过去总是美好的时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11 13:0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城的生活简单而平静。特别是对阔别三十几载后,重返故里的我,除却偶尔去店里买几样简单生活用品,真是躲进了小楼,父母家是我的一统天下,直到进了腊月的一天。这天是腊月二十六,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为了预订返回长春的车票,我和妹妹乘公交车前往长途客运站。我紧抓着扶手,站在车里任思绪跟着车子上下颠簸着,茫茫然。既没有顾及窗外的车水马龙,也没有留意车内乘客的声色嘈杂。照理说,无论车内还是车外,家乡的巨变是难以言述的。可除了那两座依然矗立的古塔,我都不曾想过去辨认任何旧日的痕迹或试图找回任何旧日的时光。这时候,一旁的妹妹轻触了一下我的手臂,把我从恍惚中拉回来,她努着嘴朝两米外坐着的一位女士示意了一下,并轻声问我道:
       “你看那人是谁?”
       我扭头瞄了一眼,摇摇头。
       “不认识”,
       “你当然认识,她是兰兰”。     
      妹妹的声音很低,但一下子激活了我的记忆。我的思维陡然灵活起来,
      “谁?”,
      “兰兰。”
老友应该重逢了吧,但年轮的增加,可能会让人模糊了中心的那个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11 13: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一个初中好友的名字。在八十年代后半叶,学校对我和同龄的孩子们就是个玩闹场。班级每日里状况百出。老师无计可施,弃班而去时,学生们就像出了圈的羊似的,三个一伙,五个一群的,离开学校。有带着同学回家里玩的,或去同学家里玩的。几个要好的女生到了一起,嘁嘁喳喳笑声不断,说些同学间的笑话,彼此分享隐私。一个人伤心,几个人一起落泪,遇到麻烦,互相出主意想办法。大家分吃着有限的零食,妈妈的腌什锦,小琴妈妈的酸萝卜块儿,兰兰姨妈捎来的松仔儿,旭儿老家的地瓜干...充满了家的味道,田野的味道。那个年月,物质生活极其匮乏,生活简单,但快乐与我们这些十几岁的青少年如影随形。虽然没有特别的娱乐,但偶尔去照相馆合个影,或一块儿去看个电影,也能让我们兴奋上一两个星期。一点点的课外作业,做起来,从来都是轻松加愉快的。学习好的同学帮助学习落后的同学,不消一刻的工夫就能搞定。尽管差不多每个同学都有不只一个哥哥或姐姐已经在工厂里工作,或在上山下乡,可没有谁想到自己的前途和未来,玩在自己的快乐中,不知道愁是个啥滋味。大家来自不同的家庭背景,却没有任何隔膜和嫌弃,大家玩在一起,心地单纯的像一张白纸。那是我青葱岁月里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兰兰的家离校园步行不到十分钟,是我们常去的地方。那时的她,梳着两条齐腰的大辫子,说话时,总是用一双渴盼的眼神热切地巴望着你,一笑起来,声音憨憨的,舌尖儿总是急不可耐地几几乎从牙缝间顶出来,样子可爱极了。我一九七八年初升高,第二年去外省读大学。自此离开家乡,便再也没有见过她,一晃三十五年过去了...
终于记起来了,过去的影子总是在逐渐的回忆中清晰起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11 13: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会这么巧吗?我扭过头,开始留意打量起这位女士来。她近五十岁的样子,面色白皙,烫着干练的及耳卷发,上身穿着件灰白色夹条的裘皮短外套,紧身黑裤和谐地收拢进过膝的黑色长靴里。一切入时得体。我一时竟不能将眼前的她和我年青时代朴实的玩伴对上号。那齐腰的大辫子哪儿去了?那热切的眼神儿哪儿去了?疑惑间,正在手机通话的她,无意中将头扭向我。那舌尖顶着牙齿的浅笑,就是她,没错了!当时,别提我心里有多高兴了。我掩饰着内心的激动,向她走了两步,拉近了距离。此时的她,仍在电话上聊着天儿,看上去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按捺不住,我索性走到她的旁边,并把手搭在她坐着的椅子背上。可她还是在那里旁若无人,没完没了地煲着电话粥。等得忍无可忍,这一回,我把手拍到了她的肩膀上,径直打断了她的电话:
       “嗨,够了哦,该咱俩聊一会儿了”
好有悬念呀,人和人都是一样的,都会模糊过去的年轮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11 13: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慌忙关掉手机,腾地站起身来,疑惑地瞪大松果仁儿般的眼睛望着我,直到身旁的妹妹说出了我的名字,她的脸上这时才泛出兴奋的光彩来。接踵而来的除了惊喜,便是欢呼。她紧紧抓着我的手不放,不容分说拉着我来到她的住处,并执意邀来了另外几位好友。旧友相见,片刻的凝视,忘情的相拥,直呼着小名,声声的问候,这般亲切,这般热情,直暖心窝,我默然的心融化了,眼里盈满泪水。大家谈论过去,现在,和将来,多了几分成熟,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淡定,少了几分羞怯,多了几分理解,少了几分任性。。。大家感慨良多,话题绕来绕去,总是离不开你我她:同学你我他,闺蜜你我她,发小儿你我她… 聚会中,叽叽喳喳的笑声就没有断过。我们都意外地在同学的眼神儿中找回了年轻的自己,还有那青葱岁月里酿就的浓浓友情。旧日简单快乐的时光就这样回来了,它没有遗失在繁华的市井街区,也没有遗失在拆迁的旧宅院,不用你去刻意寻找,在旧友重逢的问候中它悄无声息地回来了。
好友重逢,叽叽喳喳,女人的天性,好温馨的重逢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11 13: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五年了,去国他乡,岁月留痕,一切都不似从前。无论东西方文化的差别有多大,三十多年尘世的变迁有多深,无关地域种族,无关金钱财富,人们心底不变的追求是人间的真诚。
国外在好,也不如家好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11 13: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从网上下载了一个音乐微卡,填上词,情不自禁,久久吟唱:
       老同学重逢的感觉真好,
       犹如这早春时节里萌动的生机,
       它潜潜地滋生着,
       唤醒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那可是封尘了三十几年的记忆呀,
       如今它鲜活地走了出来,
       伴着旧时玩伴儿的青涩和纯真,
       合着青春年少的轻狂和任性
       带着故乡泥土的质朴和清新,
       它扑面而来,
        拂去一路风尘,
       融入到了暖暖的春意里。
      ……
      酒未沾,
      人醉了,
      终于明白了,
     是什么在故乡呼唤着远方游子。
     工作的缘故,我再次背上行囊,离开了家乡,心里盈满伴我此生的亲情和友情。我暗自有了一个想法:退休后一定得回家乡去,那里有我的青春年少,也会有我的暮霞秋歌。
漂亮,精彩,用诗抒情,用歌抒情,好,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11 13: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欣赏,文笔流畅,看不出是生活在国外35年的华侨的文笔,足见老师的爱国情怀,中华文化的根基始终扎根在老师的心里,真情实感的流露,从一点一滴中得见老师的爱家,爱故乡的情怀,抒情饱满,点赞学习,亮起精华共赏,遥祝老师笔耕快乐,遥祝老师在家乡生活快乐,祝老师秋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11 13: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五年了,去国他乡,岁月留痕,一切都不似从前。无论东西方文化的差别有多大,三十多年尘世的变迁有多深,无关地域种族,无关金钱财富,人们心底不变的追求是人间的真诚。



说得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11 13: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同学重逢的感觉真好,
       犹如这早春时节里萌动的生机,
       它潜潜地滋生着,
       唤醒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那可是封尘了三十几年的记忆呀,
       如今它鲜活地走了出来,
       伴着旧时玩伴儿的青涩和纯真,
       合着青春年少的轻狂和任性
       带着故乡泥土的质朴和清新,
       它扑面而来,
        拂去一路风尘,
       融入到了暖暖的春意里。


同学之间的情谊是最真挚,最不带任何色彩,纯洁无瑕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11 13: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作的缘故,我再次背上行囊,离开了家乡,心里盈满伴我此生的亲情和友情。我暗自有了一个想法:退休后一定得回家乡去,那里有我的青春年少,也会有我的暮霞秋歌。



文笔娴熟,顺畅,叙事清晰明了。欣赏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88.6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3: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的悉心点评,这是我努力的动力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88.6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3:4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萧^易水 发表于 2017-10-11 13:15
拜读欣赏,文笔流畅,看不出是生活在国外35年的华侨的文笔,足见老师的爱国情怀,中华文化的根基始终扎根在 ...

谢谢超版关注慧评,祝秋安笔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88.6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3: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天一色 发表于 2017-10-11 13:22
工作的缘故,我再次背上行囊,离开了家乡,心里盈满伴我此生的亲情和友情。我暗自有了一个想法:退休后一 ...

谢谢版祝关注慧评,祝秋安笔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11 20: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班级每日里状况百出。老师无计可施,弃班而去时,学生们就像出了圈的羊似的,三个一伙,五个一群的,离开学校。有带着同学回家里玩的,或去同学家里玩的。几个要好的女生到了一起,嘁嘁喳喳笑声不断,说些同学间的笑话,彼此分享隐私。一个人伤心,几个人一起落泪,遇到麻烦,互相出主意想办法。大家分吃着有限的零食,妈妈的腌什锦,小琴妈妈的酸萝卜块儿,兰兰姨妈捎来的松仔儿,旭儿老家的地瓜干...充满了家的味道,田野的味道。
快乐的童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11 20: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年月,物质生活极其匮乏,生活简单,但快乐与我们这些十几岁的青少年如影随形。虽然没有特别的娱乐,但偶尔去照相馆合个影,或一块儿去看个电影,也能让我们兴奋上一两个星期。一点点的课外作业,做起来,从来都是轻松加愉快的。学习好的同学帮助学习落后的同学,不消一刻的工夫就能搞定。尽管差不多每个同学都有不只一个哥哥或姐姐已经在工厂里工作,或在上山下乡,可没有谁想到自己的前途和未来,玩在自己的快乐中,不知道愁是个啥滋味。大家来自不同的家庭背景,却没有任何隔膜和嫌弃,大家玩在一起,心地单纯的像一张白纸。那是我青葱岁月里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无忧的青葱岁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11 20: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旧友相见,片刻的凝视,忘情的相拥,直呼着小名,声声的问候,这般亲切,这般热情,直暖心窝,我默然的心融化了,眼里盈满泪水。大家谈论过去,现在,和将来,多了几分成熟,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淡定,少了几分羞怯,多了几分理解,少了几分任性。。。大家感慨良多,话题绕来绕去,总是离不开你我她:同学你我他,闺蜜你我她,发小儿你我她… 聚会中,叽叽喳喳的笑声就没有断过。
相逢是首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88.6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1: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梁山好汉 发表于 2017-10-11 20:11
旧友相见,片刻的凝视,忘情的相拥,直呼着小名,声声的问候,这般亲切,这般热情,直暖心窝,我默然的心融 ...

相逢的歌暖心窝,谢谢版主关注,祝秋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华文艺 ( 沪ICP备13027727号-1|申请友情链接  

GMT+8, 2017-12-13 01:54 , Processed in 0.500000 second(s), 14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