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89|回复: 14

[学习工具] 父亲,我们坐在餐桌前等你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5-22 23: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邓仲祥 于 2017-5-22 23:42 编辑


南京屏子

父亲,我们坐在餐桌前等你
桌上的三只碗在等着你
天边,豁了口的月亮是第四只碗

父亲,我们在等你回家
将你从黑夜里分离出来
你只有眼睛里是白的
还有咧开嘴笑出的一口白牙
亲我们的时候
脸上的煤渣比胡子还扎人
我们常常欢笑着挣脱你的怀抱
父亲,你这次真的全身都变成黑的
从煤的一部分变成一整块煤了吗


父亲,那些饭在等你
剥开粗糙的稻壳
把米从谷子里整出来
炊烟熏得香喷喷的
就是我们的晚餐了
父亲,你的米是黑的
你把在矿里打工称作种地
你像爱米一样地爱着煤
又像爱煤一样地爱着你的儿女

父亲,如果真的挽留不住你
我们将扯一匹白布铺在你的脚下
你走了太多的黑路啊
如今,愿你越走越敞亮
走到东方既白,走进天堂
你在高高的地方可以看得见我们
也让我们一仰起头时就能看见你

黑黑的父亲
将所有的白留给了母亲
一座雪山压坍了一丛芦苇
白了头的芦苇空了心的芦苇
将生命的月光流成了泪水
她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了黑色
连黑夜也是白的了
二十四小时的白
三百六十五天的白
她再努力成为灯盏
燃尽自己也无法照亮什么了

父亲,从此我不敢烧煤炉了
那仿佛是你红红的眼睛
在看着我盯着我
从此我不能走在煤渣路上了
硌疼了我的脚窝扭伤了我的脚脖
父亲,我跪下了
风把煤尘吹进我的眼里
你的煤尘永远的煤尘
乌云一样的煤尘黑风暴一样的煤尘
熟悉的煤尘陌生的煤尘
令我倍感亲切而又无比憎恨的煤尘啊

父亲,现在我们渴望你的胡子和煤渣
将我们的小脸扎得疼一些再疼一些
我们要用小手箍紧你
抱着你,亲着你,蹭着你
手黑了脸黑了衣服黑了
这是你给我们的奖赏
这份黑,胜过任何红红的奖状
父亲,父亲,你回来啊,回来啊
你怎么能,怎么能,彻底地
从黑夜的一部分,变成了一整个黑夜

父亲,我们依然坐在餐桌前等着你
四只碗在等着你
等着你这口锅



升级   0.04%

发表于 2017-5-23 20: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醉了

点评

谢谢欣赏点评,遥祝问好!祝创作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24 07: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4%

发表于 2017-5-23 20:5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深深意绵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5-23 21: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我们坐在餐桌前等你
桌上的三只碗在等着你
天边,豁了口的月亮是第四只碗

点评

谢谢欣赏点评,遥祝问好!祝创作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24 07: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5-23 21: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我们在等你回家
将你从黑夜里分离出来
你只有眼睛里是白的
还有咧开嘴笑出的一口白牙
亲我们的时候
脸上的煤渣比胡子还扎人
我们常常欢笑着挣脱你的怀抱
父亲,你这次真的全身都变成黑的
从煤的一部分变成一整块煤了吗

感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5-23 22:00:56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如果真的挽留不住你
我们将扯一匹白布铺在你的脚下
你走了太多的黑路啊
如今,愿你越走越敞亮
走到东方既白,走进天堂
你在高高的地方可以看得见我们
也让我们一仰起头时就能看见你

欣赏催人泪下的诗篇,感谢老师的精彩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7-5-24 07: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欣赏点评,遥祝问好!祝创作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7-5-24 07:3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水之湄 发表于 2017-5-23 21:58
父亲,我们坐在餐桌前等你
桌上的三只碗在等着你
天边,豁了口的月亮是第四只碗

谢谢欣赏点评,遥祝问好!祝创作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2%

发表于 2017-10-10 20: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从此我不敢烧煤炉了
那仿佛是你红红的眼睛
在看着我盯着我
从此我不能走在煤渣路上了
硌疼了我的脚窝扭伤了我的脚脖
父亲,我跪下了
风把煤尘吹进我的眼里
你的煤尘永远的煤尘
乌云一样的煤尘黑风暴一样的煤尘
熟悉的煤尘陌生的煤尘
令我倍感亲切而又无比憎恨的煤尘啊

点评

我都想哭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0 20: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2%

发表于 2017-10-10 20: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子崖 发表于 2017-10-10 20:20
父亲,从此我不敢烧煤炉了
那仿佛是你红红的眼睛
在看着我盯着我

我都想哭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2%

发表于 2017-10-10 20: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现在我们渴望你的胡子和煤渣
将我们的小脸扎得疼一些再疼一些
我们要用小手箍紧你
抱着你,亲着你,蹭着你
手黑了脸黑了衣服黑了
这是你给我们的奖赏
这份黑,胜过任何红红的奖状
父亲,父亲,你回来啊,回来啊
你怎么能,怎么能,彻底地
从黑夜的一部分,变成了一整个黑夜

点评

扎心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0 20: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2%

发表于 2017-10-10 20: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子崖 发表于 2017-10-10 20:21
父亲,现在我们渴望你的胡子和煤渣
将我们的小脸扎得疼一些再疼一些
我们要用小手箍紧你

扎心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2%

发表于 2017-10-10 20: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感浓烈饱满,真挚动人,好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09%

发表于 2017-10-19 13:2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做着咏读父亲的诗句里,我读到了不仅是亲情,还有对现实的针砭!欣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12-16 21:43 , Processed in 1.328125 second(s), 2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