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经典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58|回复: 2

新 伯 乐 相 马(10)

[复制链接]

升级   35.8%

发表于 2016-8-16 13: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参与互动,展示风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伯乐暮年,困卧于蒙山明相院中,怏怏终日而不乐。东山有驴曰阿黑,闻伯乐病笃,喜曰;“天助我也”。阿黑上的蒙山,进的明相院中,见伯乐病卧于床,拜之曰;“先生少目以视,东山阿黑冒死为天下请命”。伯乐问曰;“子乃何人”。阿黑曰;我乃霸王千里踏雪,万里追风之乌骓是也”。伯乐惊道;“乌骓赴水而死,何以至此”。阿黑曰;“天不绝我,趁水而出,隐于东山,时日已久。今闻先生久病,恐马经有失,天道或缺,今冒死前来,特为先生计之耳”。伯乐道;“子真乃天种也,可我目已不明,耳亦少聪,天下大统,岂可轻授”。阿黑曰;“以先生之明,少闻则知”。于是退至院外,掩其鼻,揪其舌,强而鸣之,果似马声。伯乐甚喜,执其手,抚其额道;“天不绝道,以子相授,愿子执大统,正大道,莫欺于天”。阿黑道;“天道恢恢,岂可欺也,况先生风范长存,为世代仰望,我亦为天种,更不可枉为”。伯乐遂授马经而死。  
      
阿黑之弟阿灰闻兄为伯乐,至而见之曰;“兄为伯乐,我辈之幸也”。阿黑道;“弟何有此言,先生训导,犹在耳也”。阿灰戏曰;“兄欺伯乐老迈,此乃天道乎”。阿黑大惊道;“且莫为外人道哉”。阿灰曰;“想伯乐那厮,重马种,轻我辈,兄今继之,可雪我辈之耻”。阿黑道;“不可”。阿灰曰;“有何不可,兄今持马经,据明相院,为天下所宗。赵高宦贼,且可指鹿为马,而兄指马为驴,亦不为过也。且天下凡俗之辈,皆重名轻实,且短见无为,久而久之,皆以驴为马,而不知马为何物也。”阿黑曰;“马乃天种,我辈何可胜之”。阿灰道;“兄且勿忧,马日尽担草,餐尽斗料,方可为之千里。凡俗之家,养之何用也。而我辈仅束草之食,皮麸之养既可,天下谁人不喜。况以兄之尊,斥马为驴,是之为天下所轻,久而失养,且莫说千里,百里亦难为也。一旦我辈为天下所重,整日养尊处优,岂能不胜于马乎。诚如是,兄没世之功矣”。阿黑沉吟良久曰;“弟亦言之有理”。乃封阿灰为千里马。
      
天下驴辈闻之,皆至蒙山,阿黑或以兄弟之亲;或以同宗之义;或以同乡之情;或因同辈之属;皆以千里而封之。于是乎,天下驴辈大甚。匹夫匹妇喜而曰;“昔者千里马累世难逢,而今驾车驮碳,拉犁运粪者,均千里之良马也,真乃我辈之幸甚也”。   
      
昆仑本乃天帝牧之处,有天马百万,天下凡马,皆出其私交。二十年前,天降神马一匹,身高一丈有余,体长丈六且甚,通体如雪,蹄尾皆白,鸣之则声达万里,行之则舍山舍水,众天马拥而王之。阿灰信步行至山下,举足欲上,众天马阻之曰;“此乃天马之乡,子乃驴辈,何往之也”。阿灰怒道;“尔等不伦不类,非驴者何也。我乃伯乐先生亲封千里神马阿灰者是也”。众天马凝之。阿灰诘之曰;“以伯乐先生之明,何人不服。”众天马闻言大惊,归告于王。王曰;“我辈乃天种,岂可为贱类所辱”。众天马计曰;“以伯乐先生之明,何止于此”。白马王曰:“我且往蒙山于之论理,想伯乐不可枉天道而为也”。   
      
昆仑至蒙山虽有万里之遥,但见白马王下的山来,夹清风,绝埃尘,须臾即至。白马王进的明相院,但见阿黑踞于堂上,乃问曰;“子乃何人”。阿黑曰;“某乃伯乐者是也”。白马王惊道;“子乃驴辈,何为伯乐乎”。阿黑曰;“前任伯乐已死,我继而为之,有何不可。”白马王曰;“既为伯乐,可有马经”。阿黑出而视之。白马王曰;“子既为伯乐,可为我一相”。阿黑闻言,少目视之,心下大惊。但见白马王高大威武,气宇轩昂,端正庄重,神仪非常,不觉心下妒意大生,乃曰;“尔非马也”。白马王曰“何以见得”。阿黑道;“我为伯乐,伯乐既我,我为黑,黑为宗。你一身白毛,易污易乱,难梳难理,贱之甚也。”白马王惊曰;“尚有此说”。阿黑曰:“此乃其一”。白马曰;“愿闻其详”。阿黑曰;“我身长四尺二寸,高三尺九寸。你长我者数,高我者甚,非驴者何也。”白马王闻言大怒,夺马经在手,仰天而叹曰;“天书岂可流于凡俗之手”。遂毁之而去。阿黑笑曰;“我踞明相院,既是伯乐,有经无经,有甚了得。天下凡俗之辈,皆重名轻实,且短见无为,谁能知之真假乎。我言既经,经既我言,已是天下所向,你区区一马,有何能为也”。   
      
白马王取道西归,行至河边,见一通体火红,身材高大之马。白马王看的真切,心下大喜曰:此乃火云弟也。二马相见,抱头痛哭。原来白马王于火云马皆为天神,因贪嬉而贬,白马王降至昆仑,火云马落于凡尘。白马王见火云马骨瘦如柴,遍体伤痕,乃问;“弟何以至此”。火云马道;“自伯乐死,阿黑窃位,天下皆以驴为荣,而尽弃我辈于荒郊,饥不得食,渴不得饮,且日夜负重而鞭绳累加,不至此者何也”。白马王曰;“天道何以至此”。火云马曰:“天道以神为纲,凡俗之辈,乃无神之属,名之于命,须臾既为灰尘。而我辈虽皮肉之不存,但精神犹在,凡俗之辈,何可比之乎。恢恢天道,何枉之有,我辈生而当正于天地,死而当昭明万代,兄何忧之有乎”。白马王道;“大丈夫且不苟活于无道之世,而我辈乃天种,岂可立于不白之地乎”。于是兄弟相拥,赴水而死。  
      
昆仑天马闻之,或跳崖、或撞壁、或绝食、死之且尽。   
      
从此天下无马。
      
   

升级   35.8%

 楼主| 发表于 2016-8-16 13:2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天 于 2017-8-12 19:41 编辑

大家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6-8-18 00: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才华!作品文笔犀利,构思奇特!作品哲理深埋,发人深省!欣赏佳作!精华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典文学网 ( 沪ICP备13027727号-1  

GMT+8, 2018-7-23 16:03 , Processed in 0.406250 second(s), 14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久爱网络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